4 1

分享

肉身雖滅,但愛永存 — 《如果能撫平悲傷》

2011年3月11日,日本時間下午2點46分,在日本宮城縣仙台市以東的太平洋海域130公里處,發生芮氏規模9的大地震,伴隨地震而來的巨大海嘯重創日本東北地區,據日本警察廳公布的數據顯示,此次災害造成15900人死亡,2525人至今仍下落不明,更糟的是,因海嘯關係,福島第一核電廠冷卻系統故障,在爐心熔毀的狀況下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質洩漏,核電廠附近的居民只得撤離該處。因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海嘯、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餘震等一連串因大地震所造成的災害,日本政府統稱為東日本大震災

遭海嘯重創的日本岩手縣三陸海岸宮古市 (https://www.flickr.com/photos/dugspr/5560136942/in/album-72157626228549391/)

在東日本大震災中,有超過九成以上的罹難者皆因海嘯往生,百廢待舉的災區也逐漸出現各種靈異傳聞。2016年,就讀東北學院大學的學生工藤優花,為了撰寫畢業論文,她花了一年時間訪問重災區宮城縣石卷市一百多位計程車司機,其中有七名司機透露曾載過因震災罹難的幽靈;有人在往日跟好友約碰面的地點看到被海嘯沖走、早已往生的好友;一位婦人在借了一位全身濕透的「女人」衣物後,竟有一大群「人」跑來請求婦人借他們衣服……。從科學角度來看,靈異現象極有可能是對災區恐懼的心理投射現象,或是罹患創傷壓力症候群(PTSD)的災民因過度恐懼或思念逝去親友所產生的幻覺;若從玄學方面解釋,或許是那些在寒冷的天氣中,載浮載沉於既黑又冷的海水,時間就此停滯在2011年3月11日的亡魂,渴求保暖的執念驅使祂們向生者乞求衣物,抑或是對現世親友的掛念,才會在親友身邊或早已面目全非的故鄉不斷徘徊。
這些靈異現象,卻也成為家屬懷念往生者的媒介之一。
由日本知名紀實作家奧野修司採訪並撰寫的《如果能撫平悲傷:3.11後的奇蹟相會,歷時三年半深度傾聽,16篇「無法證實」的真實故事》,就紀錄16篇於東日本大震災中失去親友的遺族所遇到的靈異現象,這些現象讓他們確信往生的家人還在身邊,有些人甚至重新獲得繼續活著的力量及勇氣。

《如果能撫平悲傷:3.11後的奇蹟相會,歷時三年半深度傾聽,16篇「無法證實」的真實故事》封面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4792)

春之旅

居住於宮城縣南部亘理郡、與長女相依為命的龜井繁,在海嘯中失去妻子及次女,在火化儀式結束當晚,便夢到去的妻女向他招手,在之後的日子,他陸續在瓦礫堆中找回充滿重要回憶的物品,而死去的妻子也會在他想要一了百了時出現在他的夢中,總有一天會在彼世重逢的信念,是支撐他在漫漫人生路上繼續走下去的力量。在受災嚴重度僅次於宮城縣石卷市的氣仙沼市,熊谷正惠在遺體安置處看見許多藍色乒乓球形物體在遺體腹部上下浮動著,除了夢見已過往的父親,在服飾店時還遇到幫亡父及亡母傳遞訊息給她的占卜師,知道父母已經原諒自己,到時也會在另一個世界相逢後,便放下心中大石。在重災區岩手縣陸前高田市的熊谷常子,申辦完兄長的死亡證明後,收到從已逝兄長手機傳來、晚了四個月的「謝謝」訊息。居住在宮城縣石卷市臨時住宅的遠藤由理,因311當時前夫強行從現任丈夫手中帶走兒子康生,在半路上被海嘯沖走,前夫為了活命鬆開抱著康生的手,諷刺的是,康生的遺體就在前夫求生時所抓的管線下方,在看見康生的玩具車、黃色小球會自行移動,次男彷彿在半夜會被康生拉起來一起玩耍後,確信康生還在自己身邊,也逐漸讓自己振作起來。與遠藤由理是好友的永沼惠子,長子琴在大川小學避難時不幸被海嘯沖走,遺體至今仍未尋獲,居住在臨時住宅時,天花板傳來的獨特腳步聲、敲打牆壁聲等種種奇特現象,讓她們確信自己與在另一個世界的琴的心緊緊相連。

百廢待興的災區,逝者已逝,活下來的人們要如何面對未來的日子? (https://www.flickr.com/photos/dugspr/5545771268)

夏之旅

居住於氣仙沼市的阿部秀子在亡夫遺體被尋獲的前一天,在家中看見丈夫的靈體。同樣在氣仙沼市的赤坂佳代子幸運地在海嘯中獲救,在朦朧的睡夢中看見出現在枕頭邊的亡夫,但在習慣獨居生活後,亡夫入夢的情況就越來越少。陸前高田市的吉田佳代在震災發生前曾做過目睹成千上萬的往生者大體之惡夢,在生活逐漸步上軌道後,思念因海嘯罹難的二伯子,便撥打理應不會有人接聽的二伯子手機號碼,卻聽見二伯子的聲音,掛斷後竟然還接到二伯子的回電。與作者相約在氣仙沼市會面的阿部由紀,夢見外婆生前避難的情景,而外婆遺體發現處,竟與夢中所看見的地點相吻合,在外婆到夢中與自己道歉後就沒再夢見外婆的她,並不認為外婆已經離開這個世界。在僅次於女川町,為宮城縣受災第二嚴重的城鎮南三陸町,失去唯一孫女小由的千葉美代子,在全家陷入愁雲慘霧,甚至有走上絕路的念頭時,因明仁上皇的佇足慰問,讓她敞開心扉,在心情逐漸穩定後開始夢見小由,因小由生前想變成瓢蟲的童言童語,她們一家將每年接近3月11日就會出現的瓢蟲當作小由的化身。筆者讀到愛吃的小由喜歡吃帶有鹹味的米飯—也就是小由口中的「阿嬤飯」,就想到筆者小時候肚子餓時,外婆總會盛一小碗白飯,用小湯匙蘸點醬油膏淋在白飯上拌勻給筆者止飢,醬油飯也成為筆者小時候愛吃的食物之一。

正在重建的南三陸町志津川地區,右方紅色建築為海嘯時損毀的防災對策廳舍。防災對策廳舍廣播員遠藤未希在311海嘯來臨時堅守崗位到最後一刻,後被捲走殉職,得年24歲,其事蹟被列入學校教材中,題名為「天使之聲」(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5%8D%97%E4%B8%89%E9%99%B8%E7%94%BA_%E5%BF%97%E6%B4%A5%E5%B7%9D_-_panoramio_(1).jpg)

秋之旅

再次踏上氣仙沼市的作者,在這裡採訪高橋美佳,她在自衛隊尋獲亡夫遺體的前一天深夜夢見亡夫,在重新經營時裝店後,每當莫名感到悲傷時,亡夫就會到夢中,彷彿在告訴她別認輸。在陸前高田市的菅野佳代子在海嘯中失去丈夫後,在諸多機緣巧合下找回以為已經失去的珍貴相片,在震災後莫約一個月的餘震中,她發現擺放在丈夫骨灰罈的手機在一片漆黑中發出光亮,將亡夫骨灰納入寺廟、搬去臨時住宅後,不時會夢見亡夫,在震災後第四年,她蓋了一座與地震前相同的房子,並請當地畫家在客廳牆上繪製亡夫的等身大畫像,就像從前被丈夫擁抱著那樣。同樣在氣仙沼市的三浦幸治及村上貞子姑侄,三浦幸治則是與親戚在即將尋獲父親三浦信一遺體之時在同個時間點聽見敲門聲;身為三浦信一妹妹的村上貞子在尋獲兄長遺體的前兩天晚上,在夢中見到兄長,在確認遺體身分時,發現兄長遺體的衣著竟與夢中相同。居於石卷市的金野伸一和奈保子夫婦,長男廣夢與春之旅中提到的琴是好朋友,廣夢與琴同時於大川小學罹難,身為鐵路宅的廣夢,冥冥之中似乎替自己選了能夠看見巨大蒸汽火車的火葬場,生前喜愛的鐵路模型和火車模型在無人觸碰開關的情況下會自行啟動,或是發出廣播聲,知曉這些現象的奈保子終於肯向前看了。宮城縣名取市的大友陽子,在震災時失去母親和愛貓,震災過後開始夢見亡母,學習蓋那笛後常去亡母墳前吹奏,竟看見從前餵過的貓及其他貓的靈體,爾後即使看不見形體,也能感覺到貓咪就在身旁陪伴她,感受到活著意義的她,決定努力活下去。在震災後前去七鄉小學找尋母親的吾孫耕太郎在別位避難者臉上看見母親面孔的投影,後來才得知母親在避難途中被海嘯沖走,或許是長年跟隨母親工作的緣故,母親才會以這樣的方式與吾孫先生做最後的道別。

位於陸前高田海岸線的奇蹟一本松,在震災後成為居民的精神支柱,枯死後被製成標本保存 (https://www.wikidata.org/wiki/Q15920177#/media/File:Collapsed_Rikuzentakata_Youth_Hostel_and_a_Pine_Tree_of_Hope.jpg)

在震災後的十年閱讀這本書,書中一篇篇的溫暖故事,撫慰生者因震災失去親友的痛楚,更給了遺族活下去的勇氣,在科學昌明的現代,仍有許多事情無法用科學驗證,相信與否是個人的選擇及自由,對於遺族來說,不管是否為真,他們也從中獲得走下去的力量。肉身會消逝,但無形的羈絆與愛,是維繫亡者與生者的連結,依過往的經歷及立場,筆者相信這些遺族說的都是真的。
在閱讀此書的同時,筆者查覺到裡面的琴和廣夢都是大川小學校的學生,在311海嘯當天,因一連串的錯誤決策,使得大川小學校108位學童中,有74位學童慘遭海嘯捲走,而根據此書其中一位推薦人,作家張維中老師於其粉專貼文留言的補充,有些罹難學童的家長控告宮城縣及石卷市政府,主張因學校過失導致孩子死亡,要求政府賠償23億日幣,後仙台地方法院認為學校確實延誤疏散,於2016年判決宮城縣及石卷市政府需賠償14億日幣。
在書中最後,作者承諾會再次回到東北,繼續記錄更多的感人故事,將之放入「冬之旅」篇章,讓那些曾經活過、被深愛過的人的存在,不會隨著時間抹滅。
引用及參考自:
如果能撫平悲傷:3.11後的奇蹟相會,歷時三年半深度傾聽,16篇「無法證實」的真實故事
三一一大地震將十週年 仍有超過2500人下落不明
http://www.bousai.go.jp/kaigirep/hakusho/h23/bousai2011/html/zu/zu004.htm
311震災區撞鬼多! 仙台辦靈異研討會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原因、症狀、診斷、治療
https://www.facebook.com/weizhong925/posts/10159403122142557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心靈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街頭的另類眾生相 — 《無家者 — 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
  • 下一篇
  • 獻給父母的深沉情書-《菊次郎與佐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