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咒術迴戰|虎伏釘] 第六話 告白(AU線 和平世界)

夏日豔陽高照,學校中庭有棵傲然、翠綠欲滴的大樹。傳言在這棵樹下告白,有極大機率能成功,因此學生給了它一個名字—「告白樹」。
告白樹正綻放生命力,展開枝枒,守護著欣欣學子那青澀又脆弱的愛意。
這次樹下站著一男一女,樹蔭溫柔的為他們遮擋陽光。葉片葉脈隨著風飄動擺盪,彷彿齊聲合唱,唱出颯颯聲響。
這段歌聲引得當中的女孩,抬頭仰望,微瞇著眼,眼見光芒點點從枝葉交錯的空隙中灑落下來。
她的視線徐徐轉向眼前,點點光芒照在臉上的男孩。
他神情嚴肅,開口說──
────
「這就是你想要的?伏黑惠?」在告白樹下,釘崎努力握緊自己的拳頭,放緩語速,一字一句問著,那雙漂亮的眼睛斜盯著地上的草地,不願看她的伏黑惠。
「嗯。」
「嗯屁!我問你,如果我跟虎杖在一起你會比較開心嗎?你覺得成全我們兩個,犧牲你自己就行了嗎?」
到最後掩飾不了自己的情緒,將怒吼化為實質的武器擲向對方,不斷拋出,只為對方能開口講自己想要的答案。
當伏黑下了一個結果論,已是最終。
他的心中會有一道選擇題,經由他人的利益、他人的批判、自我的設想,編織屬於他的最佳答案。
也永遠不會是釘崎野薔薇所喜歡的。
「我們還是好朋友這點不會改變。其餘的也就這樣了。」曖昧不明的話語,身為當事人卻可以了解。同樣也因為了解,才更加心痛。
釘崎眼神如光,語氣如堅說著,「伏黑,我會讓你知道我們有多在乎你。」
一語完,不願看對方的神情,留下神色晦澀不明的伏黑,轉身離開。
───
這位學生習慣抓取流行資訊和校園熱談八卦,變為自己的素材,能讓眾人可以關注他。
現在他正幻想有個聚光燈照射在自己身上,有觀眾、有舞台,用話劇方式將告白場景完整重現。
表演完,歡愉的瞪大雙眼總結:「所以伏黑真的向釘崎告白了!」
浮誇的神情、言語,惹來觀看的同學們一陣哄笑。
還有人向他擲出橡皮擦以示自己笑到肚子痛的無奈。
「你親眼見過?」好奇心被激發的同學提問。
「聽人家講的啊!我只是把場景重現,厲害吧。」炫耀可以只聽片面幾句,腦中就能塑造台詞、動作,展現活靈活現的演技。
也有對此事不以為意的人,他坐在一旁的桌上,搖晃著腿,「之前校園論壇不是有他們的八卦,留言被刪除,但我記得當事人有出來闢謠。」
「闢謠什麼?」
「就釘崎野薔薇不是他們其中一人的女朋友啊。」
「都已經闢謠,怎麼伏黑還告白?!你不會聽錯吧?」
他有點意外自己受到質疑,聲音瞬間變為尖銳,憤而回嗆,「我耳朵又沒聾,我只是把他們講的再說一次給你們聽啊!愛信不信。」
這時關注點都在伏黑身上的女孩們,語焉不詳對伏黑感到惋惜,「釘崎不是很恐怖嗎?要是這樣伏黑君的審美觀....」。
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們對於異性都喜歡用著反抗敏感的方式表達,認為她們只對臉蛋漂亮的人抱持友好態度。所以反諷,「拜託,釘崎長的不錯啊!看臉我也會想跟他交往。」
「你是笨蛋嗎?那男人婆有甚麼好的?!」
「只會看臉的笨蛋!」
想當然而,被群之圍剿。
八卦就此在他們彼此之間蔓延。
從眾效應,在這場談話中只要有幾個人拓寬自己的道德底線,口無遮攔、幸災樂禍的情緒討論,呈現一種對方沒有聽到,那麼,「這些」都能存在的潛規則。
大家分擔著罪惡感,有誰會特意警告呢?
所以這句話一出來,抓住眾人的耳朵,並刺激他們的內心,「當心說這些話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一位長髮女孩,起身面向他們告誡。
趁著他們處於尷尬、憤怒夾雜的情緒無法開口的狀態,接續,「我國中是與伏黑同班,曾看過他沒有任何理由,揍了校園中、附近甚至是隔壁校的不良少年,聽說,到現在那些人看到伏黑乖的跟小動物一樣。」
女孩說完,轉身走至門口,「啊!他還有個可笑的稱號,叫做浦見東的惡魔,所以你們要小心不要被惡魔抓到了。」
語尾上揚,仿似已經看到這些人被惡魔解決的畫面,帶著歡愉,在眾人的面前離開教室。
因為她的關係導致氣氛尷尬,大家都不願再交談。
但彼此心知肚明,主要原因是畏懼某人的恐怖傳說。
伏黑惠竟然向風評好壞參半的釘崎野薔薇告白的事情,像病毒擴散般,急速的傳入每一位學生的耳中。
也包含當事人。
但這無聊的謠言不是伏黑首要在意的點。
他跟釘崎說的話做的決定,不會後悔。盡管看著她那憤怒哀傷的臉,心臟像被人捏緊似的,疼痛難受。
但他知道唯有這樣,禪院家才不會找他們麻煩,再者,謠言的狂風暴雨也不會侵害他們。
昨晚才對釘崎──
「惠君!」一位同學叫住正要前往教室的伏黑。
伏黑瞬間回神,轉身看著那位同學。
「抱歉!虎杖說請你上頂樓一趟。」用手指了指天花板。
「他有說要做甚麼嗎?」
虎杖是會看天空狀態才選擇要不要到頂樓,就那人的說詞,天空呈現最美的時刻他才想到上頭欣賞。
況且離此處有段距離的隔壁大樓,才開放學生上去,他與虎杖不同班,很少會約在頂樓。
代為傳達的同學搖了搖頭示意不清楚。伏黑點頭並說著謝謝,便向對方道別前往相約的地點。
伏黑抵達時,走至中間,環視四周,不見人影,緊閉著眼,長嘆口氣,從口袋拿出手機,撥打對方的電話,想請他好好解釋,為什麼約在這,人卻不見蹤影。
按下號碼之際,突然鈴聲響起,來電者是虎杖悠仁。
接起,彼此都想搶第一句話,搶話遊戲由虎杖獲勝,直接堵住伏黑要脫口而出的笨蛋,喊道:「看前面!」完全沒有前言後語。
人聽到指示會下意識做出反應,伏黑的視線順著虎杖的話看向前方,對面的頂樓,虎杖舉著看板,他絕佳的視力看到幾過碩大的字。
『伏黑惠!我們永遠愛你!要永遠在一起!』
舉了少說有十五秒左右,迅速放下來,拿出不知哪裡借來的大聲公,信念灌輸在語言中,用著放手一搏拚死的決心大喊,「我!虎杖悠仁!」
旁邊還有跟著附和,「我!釘崎野薔薇!」
再齊聲,「不管其他人說甚麼,我們都會永遠陪伴在伏黑惠的身邊!請你接受我們的告白!」
聲音大到樓下幾層都聽到了,眾人都隨著聲音跑至頂樓觀賞這奇異的場景。還有人拿出手機攝影。
這次的驚喜(驚嚇),讓平常對突發狀況較苦手的伏黑,僵住身體無法動彈,做不出任何回應。
之後又聽到對面喊,「管其他人說什麼?我們三人之間的情誼永不變!」
腦中紛亂無章,卻因這句話回憶起之前釘崎說的。
「伏黑,我會讓你知道我們有多在乎你。」
雖然用這讓自己無所適從的方法。卻也深刻畫進伏黑惠的心中。
「喂!誰准你們上來這邊的?!」老師的怒吼響徹天空,刺刺入耳,也如警報器般,讓所有學生一哄而散。
伏黑從旁觀的視角就這麼看著,那兩人背後藏著看板跟大聲公,接受老師的「循循教誨」。
這段插曲結束後,伏黑放學至教導處,坦承與虎杖悠仁、釘崎野薔薇因個人因素引起的小糾紛,為了和好才做出這樣的事情,使作俑者是他,請別處罰他們。
有趣的是,教師的回應,「你們感情真好,釘崎還特地交代,如果伏黑來這邊自首的話,就安排你來監督他們的打掃。」
老師勸告,「不過就算吵架,私自跑到頂樓錯在先,你不用陪著他們。」
「沒關係,謝謝老師。」並未在此話題多琢磨,問到他們打掃的地點,並簡單幾句與師長道別,離開教導處。
「伏黑!」見到從轉角走出來的伏黑,虎杖開心地揮著手。
「打掃很開心嗎?」插著口袋,微挑著眉,對笑到彷彿不是做校園服務,而是某處玩耍的虎杖悠仁問道。
虎杖將竹掃把當拐杖,雙手疊著下巴抵著,彎著腰說,「還以為會去掃倉庫呢,看來佐藤人也很好啊!」
「既然如此,他的課你何不好好學習?」一語完,轉向一語不發的釘崎。
釘崎抬起頭,望過來,嚴肅認真的神色映入伏黑的眼眸中,愧疚不斷湧出心頭,滿到快溺斃的狀態。如同被氧氣奪走的人說不出半句話。
時常在三人中充當調和劑的虎杖要發揮作用時,釘崎的音量比平時小了一倍,卻清晰的傳入他們耳裡,「我喜歡你們,我知道這樣很怪。但外界的眼光我不在乎。」
「就算因為謠傳攻擊你們,我也會用自己的方法反擊。」
「伏黑,我沒那麼弱,虎杖也是,還有──」
「我們在乎你的程度遠遠超過你的想像。」
這嚴肅的氣氛老實說對於虎杖是尷尬、不適應。但還是順勢,「我也喜歡你們,是超過友情的那種,我敢說開,也是因為了解你們能接受我。」
「伏黑,下午的告白雖然像是玩笑,但我們的心意是真的。」
「知道,我沒說不接受,但謠言,不,應該是禪院家那邊,會很麻煩。」就現實層面,看到伏黑身上所謂,御三家有錢少年的招牌,風光背後往往要背負很多枷鎖。
更不用說,伏黑的身分更為複雜。
「畢竟都拐了人家的小少爺,不做足準備,很失格啊!」突如其來湧起鬥志的虎杖說道。
「也是,反正我們三人聯手永遠是最強的。」釘崎也將袖子捲起,擺出要戰鬥的姿態。
「好了,先把你們的鬥志用在打掃上吧,要掃到幾點。」伏黑拿著多帶的掃具,嘴上嫌棄的加入他們,說的同時嘴上還帶著微微笑意。
盡管三人掃地,卻在玩、認真的態度來回轉換,因此掃到老師急忙趕人,強制規定明早掃完,才結束一天校園生活,慢悠悠的一同回家。
───────
伏黑加班完回來,看到還沒睡的兩人,窩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機。
走近,仔細聽到手機發出的聲音,『我們都會永遠陪伴在伏黑惠的身邊!請你接受我們的告白!』
等──這不是?!
「嗚哇!我們竟然有這麼青春的時刻。」虎杖無不感嘆道。
「話說還有照到惠耶,那時太緊張竟然沒看到你有這樣的表情。」釘崎壞笑的舉起手機面對伏黑。
「啊!等!我的手機!」
「啊!別刪啊!你不要突然打電話!會嚇到人家的。」
虎杖看到伏黑一連串流暢動作,搶到手機,從影片發送者找到聯絡人,手指飛快點著,虎杖就知道他的目的。
盡管有略些身高差,但搶的速度還是不相上下,展開手機保衛戰。
而身為旁觀者,開心的拿起手機紀錄這一刻。
#咒術迴戰  #虎伏釘 
分類:藝文

我是紋映!這邊是我存放寫作的地方。 寫的混亂又雜,但希望能把對CP的愛都完整記錄下來。 也記錄自己寫作的歷程 請大家多多指教。(咒術迴戰坑中,本命虎伏釘產糧中,喜歡五夏,偶爾會更其他CP的點文) 噗浪:https://www.plurk.com/myloveart8426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