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日本散記

日本青森-奧入瀨溪流

3月份特別看了電影:『福島50英雄』,日本發生大地震那陣子我也正經歷了一些事情,所以對於那一天我仍歷歷在目,即使過了10年無一日忘懷。
以前曾讀過一篇文章,是說核電非常安全,有很高的SOP規範,如果要讓核電發生災難『除非是』10個笨蛋同時做了10個錯誤的動作,才會引起災難,意思是想說明不可能有10個笨蛋在同一家公司,也不可能同一時間內連續10次下錯決定做錯事。可是墨菲定律告訴我們:具體內容是『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指的是任何一個事件,只要具有大於零的機率,就可確定它終有一天會發生。
對於『一定』會發生,那麽我們是否能夠承受的住?比如核災。
因此飛機失事風險控管裏(或企業良品瑕疵控管),有Six sigma(六個標準差)理論,讓每一百萬次只有3.4次瑕疵,也就是說,成功率達到99.99966%。讓飛機失事率接近0,但僅是百萬次內。
可惜的是人有人性,不是機器一板一眼,要嘛粗心、不然就是大意、最可惡的是行政怠惰無作為,釀下大禍,害的家庭破碎、妻離子散,我常想如果我在那火車上的最後3秒,肯定十分巨痛。將心比心後,只有不捨。(指的是最近火車撞擊工程車事件)

(以下是2012年文章)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後,我曾寫一篇對日本感想的文章,沒想到接到日本民間組織的感謝信,這一點我蠻訝異的,我在台灣寫部落格,不經意的心情抒發,日本組織什麼情況下會讀到這『中文』的文章?疑惑!但是覺得民間組織這樣一個感謝文鏈接,倒讓人覺得窩心。

日本自己的機械業很發達,通常不會買台灣機器,可是311大地震,重創了仙台附近的工廠,重建過程需要重新購買生產機具,這時日本集團考慮到台灣機械價格便宜,出貨速度快,使用後也覺得台灣機械符合他們要求,於是擴大到集團日本各地工廠都可以採購,也讓我有機會以工作的方式環遊日本鄉間小鎮。(和台灣一樣工廠大都設在鄉下偏遠小鎮,重工業通常不會在市區,都在工業區。)

剛好因為這屬性,讓我可以深入日本鄉下,真正體會到日本的生活。那陣子,我們從福岡下飛機,搭車到熊本,再搭JR新幹線,到東京附近,再到最北方的青森,一路巡迴檢修,從新幹線到單線小車站,由南到北,再由北回到南,由於我對工作熟稔,出差像度假,日子過得愜意。

有一次從福岡下飛機,聽說福岡附近有一間拉麵很有名,特別央求翻譯帶我們去吃,翻譯和計程車司機說了地址,到了拉麵店,計程車司機在外面等我們吃完才繼續往工廠地址去,到了目的地計程車司機特別下車,跟我們鞠躬說謝謝(在台灣計程車司機不會下車鞠躬,文化不同。)

巡檢的某一站飯店(印象是熊本)感覺像民宿,三代女人經營,像含笑食堂的阿嬤、媽媽、女兒一樣,很親切,早餐白飯添的特別多,以為我們是做工的,需要補充體力。
我們要出門工作時,民宿媽媽便從櫃檯走到門口,在門口的實木地板跪下來,笑容親切的彎腰送我們出門。(我非常的不適應)
這就像幾年前我到紐約出差,幫一位日本老闆工作,吃住都在老闆家裏,清晨6點左右出門,老闆的日本老婆必定在樓下站立,看著他先生和我們上車,然後鞠躬說:「路上平安,早點回來」之類的話語。下班回來,她必定在廚房煮晚餐,很標準的日本女性。

我所到的日本工廠裡,去廁所都必須脫掉鞋子,穿著門口提供的拖鞋,走到小便池前。廁所的地板一塵不染,也沒有水漬,這裏是工業區裡的工廠啊,照理說應是污穢不堪,結果竟然比辦公室還要乾淨。台灣工業區裏的廁所則有好有壞,20多年前大陸工廠那就恐怖了,大號的門是到腰部,小便池是貼著墻一排類似白鐵的鐵皮,上面一排塑膠水管偶爾噴著水,功能是沖掉尿液和尿味,可是往往尿垢附著在鐵皮上、腳底下.....當然啦,這幾年大陸發展越來越好,這情景已不復見。

由於合約寫著台灣每2個月就得派人巡檢,我記得有次出差人數較多,分2組團隊,由台灣多派了一個隨員翻譯正妹,20多歲,個子矮小長相甜美,笑起來有二個淺淺的小梨渦,也很健談,她一路很能聊,也熱情,所以每天三餐就靠她張羅。
在青森住的一間飯店附設餐廳,有個套餐是我們出差人員公認最好吃的:「烤花魚定食」,每晚都吃這套餐也不會膩,花魚肥美,肉質飽滿,烤的火候很厲害,筷子一下箸,魚肉便左右分離,細細看的話,可以看到魚汁噴發的景象,魚刺很少,魚骨厚實,難怪可以撐住肥美的魚身。這可以媲美我在以色列吃到的烤魚,那烤魚特殊之處是,猶太人老闆可以將整隻烤魚從烤的酥脆的魚皮劃開,吃完所有魚肉後,再將魚皮合攏回去,看上去像是整條魚還沒食用過,魚身還是鼓鼓的。

翻譯正妹有幾次私下和我聊了很多她和男朋友的事情,我不曉得她會和我說那麼多,也鉅細靡遺,也許我像大哥哥,想尋求我的建議,加上我是她的楷模,所以下班後總要我空出點時間和她聊聊。她抱怨男朋友沒有企圖心,下班後只會玩線上遊戲,不會想進修、學習,而她明確未來想在日本作貿易,要自己創業,可是男朋友完全無法給她助力。

隔了幾個月剛好又一起出差,便和我說她和男朋友提分手了,她們是大學時代就在一起,進了社會,看世界的眼光不一樣,協議分手,分手前一起到國外旅遊,說好,下飛機踏上台灣土地後,各奔前程。我心裡暗道厲害,這麼神奇的情侶,協議分手還來個情感畢業旅行,彼此都沒有怨懟。厲害的還在後面。

後來正妹結婚了,對象是我同事的同學。估計他們下班後一群人聚會唱歌,所以介紹了身邊的朋友認識。我默默算了一下,從認識到結婚有一年嗎?結婚時,她前男友也來參加,特別把他安排到我同事那桌去(六、七個人就近看管著),我那天坐到別桌,事後聽他們說前男友似乎很落寞,整桌沒有一個認識的人。唉,這樣一個人吃飯很奇怪的,新娘來敬酒時,那心情又是如何?如果是我,是不會參加的,特別奇怪的場合啊,即使沒有吵架的分手,彼此都有感情,其實不需要去見證她(他)的婚禮,默默祝福就好。尤其是要活的比她(他)還要好,別去看她過得比你好。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