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救難與創傷心理學

台灣經歷過多次地震、房屋坍方、水災、氣爆等各式災難,心理人從一開始的混亂、跑去災區插旗擺攤,到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到現在越來越成熟。我自己曾在很多年前幫忙過某次災難。有點心得可以分享一下。
  • 災難的第一時間,「心理師」其實不需衝去災區
  • 但心理師可以將自己的服務「變形」
我先說會得罪人的實在話,基本上災難發生後的前期,災區當地往往很難有「心理師」的用武之地,你說身心科醫師還可以開個鎮定劑什麼的,說道陪伴比起心理師,慈濟師姊師兄還比較受到信任,尤其並不是很多地方對於心理師這個行業都了解,你插個旗子說自己是某個心理相關單位的,真的不太會有人「光顧」。
但有種方式可能會被接受,就是以一種災民需要的方式產生出的變形,我當年是去災區「帶小孩」,災區的大人們要去整理家園,國小幼稚園的孩子沒人看顧,在暫時收容災民的地點跑來跑去,那就集合大家來一起玩遊戲、帶活動、畫畫,整個變身幼稚園的大姊姊大哥哥。這是一種服務的方式。小孩子也會在遊戲中、繪畫中自然而然表達出他對災難的感覺,對於生活遭逢巨變的想法,小孩子是透過遊戲與繪畫思考的啊。
(準)心理師參與災區兒童的臨時安置與照護是一種方式,我相信也會有其他方式參與協助災民或受難者家屬的方法,但如果你拘泥於心理師就是要一對一的個別晤談,那一定乏人問津啊,大家處理善後、恢復家園、處理親人喪葬事宜都來不及了。很少有人有空有意願跟你談,有時也困難有能力好好說話。
  • 另一個概念是,創傷期其實很有可能很長,有可能是好幾年以上。
這個部分就是心理師需要衛生教育的部分。因為很多時間久了,不代表不感到傷痛,如果人們無法理解這個部分,就有可能去指責受害者,已經過了這樣久,為什麼還無法好好生活?無法回歸所謂的「生活正軌」?但對於親人逝去的人來說,一切都回不去了,對於目睹災難現場的人來說,可能會承受著目睹傷亡的衝擊。這樣的修復是長期的。
  

我這次看到很多民代的網路小編真的超優秀,我相信這一定有更專業的諮詢者協助。想在此稱讚一下王婉諭委員和陳柏惟委員的團隊。

災難 創傷 創傷症候群 心理師

王婉諭 臉書粉專


災難 創傷 創傷症候群 心理師

陳柏惟 臉書粉專

災難 創傷 創傷症候群 心理師

「創傷、發展與療癒」臉書粉專

雖然有人會在創傷急性期(近期)就感到身心不適,與巨大的痛苦。例如:我們會看到有人哭到暈厥或是無法行走。但很多時候人面對眼前的災難,會因為忙於處理現實事務,暫時性的把自己的情緒感覺給隱藏起來,這其實是人類原始的生存方式。但是,當事情告一段落,回歸於日常生活,那種巨大的失落與痛苦,是會回來的。原本的親人不在了,原本規劃好的美好人生已經不可能了。活生生的,好像自己的某一部分也跟著離開了,像一個行屍走肉一樣,想著想著又掉下眼淚。這樣的狀態是正常的,也是可以被理解的。
早年的創傷治療,會希望當事人把精神、氣力、時間投注在新的有意義的關係中,轉移對於失落傷痛的注意力,彷彿這樣就會有一個新的開始,新的人生。但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即使有了新的關係,我們也無法去否認這些創傷與失落,那些是會在日常生活中的點滴流露出來的痛苦感受。已經失去的親人與關係,無法被新的關係與人事物取代。
而每一段關係與親人,對於當事人來說都是珍貴與獨特的存在。

心理師可做的

1. 心理衛生教育非常重要:社會大眾、救難隊員、家屬、當事人
這個部份在事發的一兩天內,花蓮諮商心理師公會與花蓮臨床心理師公會都有提出呼籲與心理創傷相關的說明、宣導。創傷對於當事人、家屬、救難隊員、乃至於社會大眾都是一種日常生活的斷裂與失控。而這些宣導與呼籲其實有助於將失控的感受稍微有一點控制與理解。當我們對於創傷的機轉更為了解,不會認為這些痛苦與反映是異常的,才能進一步的接納與面對這些可能的身心反應。
心理衛教的對象不限於面對創傷的當事人與家屬、救難隊員,還包括了整個社會。當社會大眾也能有所理解,那就有機會彼此協助。避免因為不了解,而對於家屬或救難隊員的責備。
另一個部份是,警消或救難這樣的工作職位,在某種程度上,所謂的專業,意味著與自身的情緒隔絕,不讓工作受到情緒的影響。這讓他們困難去接納與面對自己的情緒,即便是已經下了工作崗位,仍有可能還是處於情緒隔絕或否認情緒的狀態(沒有、我很好、我沒事、我還可以...等),因此需要做的是,把專業與情緒脫鉤,做為一個人,警消與救難工作者可以感到害怕、痛苦、恐懼、悲傷,這些身心的情緒反應是正常的,有這些感覺和情緒不代表自己不專業或怠忽職守。我想這類的情緒勞動,需要被重視,需要被看見與理解。沒有人可以永遠的「堅強」,每個人內在都有脆弱的部份,但脆弱不代表不好。
2. 跨單位/ 跨縣市的系統合作
(1) 跨醫療與學校輔導系統
因為這次0401花蓮火車事故發生在花蓮,但受難與受傷者有不少花蓮外縣市民眾,有些是在學學生,在心理輔導部份醫療系統與學校系統的合作是好的,很多學生不見得是當事人或家屬,但面對每日相處的同學突然的失去生命,也會感到失落與痛苦,後續需要輔導系統的協助。
(2) 跨縣市醫療系統
跨縣市後續醫療處遇也是重要的。因為後續複診會是在原縣市。如果有心理衛生輔導與關懷系統,也會是當事人的所在縣市處理。這個部份八仙塵爆的時候相關心理衛生單位已經有經驗。這次我猜也有可能會按照類似的模式走。提供後續的心理治療或相關協助。

以上是我想到的部份,如果有其他未竟的討論,我會再補充上來。
#災難  #創傷  #創傷症候群  #心理師 
分類:心靈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精神科醫師都沒有銅鋰鋅嗎?
  • 下一篇
  • 支持特殊教育心評老師專職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