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 - 不再純愛時 - 4

凌晨三點鐘,我喝得酩酊大醉,克里叫了台計程車直接回他家,他扶著我,拖著腳步穿過管理室中廊,搭上電梯,搖搖晃晃回到他巴洛克式的華麗套房。

    我倆直接倒臥在他豹紋床舖上,懸掛在上的水晶吊燈,因為我眼睛無法聚焦而更加朦朧美。頭隱隱作痛著,我不曾喝得這麼多,而且還不自量力地混酒喝,我已經有明天醒來天花板將會天旋地轉的覺悟,實在太累了,澡也不洗牙也不刷就這樣骯髒徹底,反正睡死了也都一樣。

  雖然就要睡著了,腦海還是掛著今晚在Rainbow的總總。

不期而遇是不是一種上天刻意安排的緣分呢?我和克里今天算見識到了,世界就是這小,英文常說的It’s a small world是不折不扣的人生寫照。我將灰色豹紋毛毯蓋到鼻子的部位,好強烈的熊寶貝氣味,香香甜甜的,喜歡一個人很像也是這樣的味道吧。

  原來詹姆也是圈內人,平時他異男氣息濃厚,沒有一絲懷疑過他的性向,今晚他是獨自一人去的嗎?後來都做了什麼?有回宿舍嗎?雖然心中有很多的疑惑,我完全都沒有過問,只有裝沒事,微笑地跟他打招呼。

    他似乎有點無所適從,但也回以禮貌性的微笑,然後說很開心可以在這邊碰到我。為什麼他會開心?難道是因為他對我也有我對他那樣的感覺嗎?想著想著,我也抵擋不了睡眠的漩渦,沉沉地睡去。

  隔天一早,我被滿到喉嚨的嘔吐感給粗暴喚醒,我狼狽下床,抱著馬桶把一肚子的酸水還有沒消化的炸物全部傾巢而出,作嘔的聲音迴盪房間,餘音嬝繞。被吵醒的克里倒了一杯七百c.c.的白開水遞給我,『明明是乖乖牌,很少喝酒還逞強,你犯了酒界大忌,看你還敢不敢混酒喝。』

  擁抱馬桶不知道多久,已過了中餐時間,飢腸轆轆的我們決定去吃摩斯漢堡,餓到發慌的我們,點了一個全家歡樂餐,結帳前,店員再三確認,『這是全家餐喔!』

  克里打了一個長嗝,『吃飽就是人間第二爽,第一爽是什麼?你知道的,就是做愛……玉,哈哈哈,不好笑我知道。對了,等一下要繼續睡回籠覺嗎?』

  『No,難得的星期日要好好的運用一下,等一下一起去運動吧!』我說。

  『Jesus cries. 你不累嗎 ?我晚上還要打報告耶。』

  『少騙人了,你的個性我還不知道,前一天打報告才是你的style。』

     我打開Line,從好友名單找到了詹姆,他的大頭照是帥氣側臉看著豔陽藍天,我點進對話框,留言:

    等一下我會回宿舍,下午要一起在學校打桌球嗎?

  訊息送出不到十秒已讀,他回覆:

    好啊,沒問題,四點見。

  克里偷瞄我傳訊的過程,『Well… …你現在很積極喔,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來約凱文學長看看。』

  午餐結束後,我獨自回到學校宿舍,克里先回家整理收拾。一嗶卡進宿舍,詹姆已經穿好運動服在交誼廳看電視,他看起來完全不像熬過夜,氣色極佳,我發現他球褲是寬鬆短版的,大腿還有小腿上均勻分佈的細軟腿毛一覽無遺,我的賀爾蒙有開始起浪,生理反應有點壓抑不住。

  詹姆關掉電視,『嗨,好了就跟我說一聲。』

  『不好意思,我馬上去換衣服還有拿桌球用具!』

    回到房內,室友們都在,他們在書桌玩線上遊戲,頭也不撇,異口同聲說你回來啦,完全沒有興趣過問我昨晚怎麼沒回宿舍,反正他們眼裡只有遊戲還有把妹子,話不投機半句多。

  打開衣櫃,挑選了純白色的透氣吸濕排汗的棉質T恤,外加一件… …跟詹姆一樣的藍色運動短褲,我又聯想到他的腿,下半身又不小心興奮起來。在浴室更衣時發現額頭髮際邊冒了一顆痘痘,一想到可能會被詹姆看到,只好稍微用瀏海遮住。

  回到交誼廳,詹姆站在沙發旁,雙手插口袋等著我,他笑起來時,右臉頰有個不太深的酒窩,非常可愛迷人,畫面美好,我忍不住姨母笑。

  『我臉上有東西嗎?』他摸摸自己的臉頰。

  『喔,沒有啦,突然想到一件好笑的事而已,跟你沒關係啦。』我編了一個爛藉口,希望他不會識破。

  去桌球室的路上,橫切操場是最快的路線,它位於學校禮堂正下方的地下室,沿路的排球場和籃球場上已經滿滿的人,激烈地競技中,他們滿身是汗地替自己的得分高聲吆喝。

  涼風吹拂,整個校園滿溢著操場的青草香,我和詹姆靠得有點近,臂膀時不時擦撞。

  詹姆不經意拿走我袋子裡的不銹鋼水壺,『其實… …我也有一點宿醉。』他將瓶蓋打開,湊到唇上啜飲。

  是間接接吻嗎?我內心彭派,表面故作冷靜,『你昨晚也喝不少啊,多喝水很好,把酒精排光光,呵呵呵。』

  昨晚的事,我以為他會裝傻,沒想到他主動提了,或許他並不排斥讓我知道他的事,知道他也是……。

  到了桌球室,只有兩組人在用,我們簡單暖身,開始練習單調的正反手推拍,詹姆認真打球的模樣也讓我小鹿亂蹦,不過好像他做什麼事我都會覺得小鹿不安份,想到這,我又開始姨母笑起來。

  十來分鐘後,克里揹著圓筒式白色側背運動包從階梯走下來,凱文學長跟在後頭,他們一前一後,一白一黑的穿搭,頗有情侶檔的範。

    克里跟凱文學長介紹,『小奶狗拉夫,昨晚你們見過,而這位酷哥是德文系的顏值擔當,詹姆。』 

  『我才不是什麼顏值擔當。』拉姆搔著後腦勺。

  『叫我凱文就好了啦,不用加學長,都自己人。對了拉夫,昨晚抱歉啊,沒驚嚇到你這小可愛吧?』

  『你那位朋友……傑,還好嗎?』我問。

  『就掰掰啦,反正他這麼任性又黏人。』

  覺得凱文有點渣,一方面對傑愧疚著,『真的很抱歉… …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你幹嘛道歉,事是我鬧的,應該是我道歉吧。況且凱文學長,喔抱歉,是是是,凱文就好,他還要謝謝我們吧,幫他篩選不適任人選,是吧?』克里對凱文挑挑眉。 

  詹姆安靜地聽我們交談,沒發表任何意見,我們都是同一個圈子的人,在他面前也就沒避諱談論。

  將所有物品置放在休息區的板凳後, 凱文提議來個雙打,我們都贊成,克里吵著要跟凱文一隊,身為神隊友,當然馬上覆議我跟詹姆一隊。

  一開局,凱克組就大幅領先,他倆默契十足,調動和諧,很天造地設的一對,我由衷讚嘆。反觀我跟詹姆就略顯生疏,或許是我太畏縮,不太敢跟詹姆有太多肢體觸碰,怕惹他反感。

    克里就是淫蕩,不是啦,是坦蕩蕩地多,能多吃凱文一塊豆腐,絕對吃好吃滿,得分不是挽手臂,不然就是摸胸膛。

  比到一半的時候,克里叫了暫停去上廁所。桌球隔壁是健身房,正好有一群人熄燈走出來,身上都穿著籃球服,上衣印有德文系籃字樣。凱文對其中一位身材高挑、留著前些年很紅的都敏俊髮型、輪廓深邃的人吹了口哨,『Yo, 安迪! What’s up man?』

  安迪是二年級的學長,他把運動毛巾甩在肩上,過來與凱文來個美式碰撞。

  『Hey,這不是現在我們系上顏值擔當的一年級學弟詹姆嘛。』

    『我不是什麼顏值擔當……』詹姆小聲地說,只有我能聽到的音量。

    安迪走到詹姆身旁,把臉貼近,兩個人差不多高,應該都有185左右,我差一點以為他們就要接吻,『怎麼,昨晚玩得不夠累啊?』

  『謝謝學長關心,學長都這麼有精神了,學弟怎麼可以被比下去呢?』詹姆這樣冷漠,倒不像平常的他。

  『雖然我是系藍的,但桌球這種小眾運動應該不難吧,我也來跟你們玩玩。』未經我允許,安迪拿走我的球拍,吆喝凱文還有剛剛回來的克里重啟戰局,我還看見了他的手親密地拍著詹姆的背。

  我一人發楞坐在板凳上,詹姆會時不時看向我,眼神傳遞著無言的關心。

    安迪喜歡以一個學長的姿態指揮著詹姆該怎麼做,就我看來,他打得真地不怎麼樣,根本比不上詹姆,完全外行人的水準,不懂他哪來的自信對別人頤指氣使。

  『等一下,剛剛那球擦網要重發。』克里將球接住拋回給安迪。

  『學弟,玩玩而已,有必要這麼認真嗎,又不是正式比賽。』

  『規則就是規則,你平常在打籃球,別人幹你拐子,你會留著鼻血笑笑回說玩玩就好嗎?』

  『唉唷,是在秋什麼,忘記自己是學弟了是不是?』

  『擺什麼架子,你又不是我的直屬學長。』

     克里好帥喔,我心想。

   或許安迪從來沒這樣被別人頂撞過,氣一上來,把我心愛的球拍摔在球桌上,『凱文,你這學弟可能要好好溝通一下,不然都覺得每個學長是塑膠做的啊。』

  『我的球拍!』我心急地過去拿起球拍,這支球拍雖不值錢,但這是我第一支自己存錢買的球拍。

  我感覺到詹姆輕碰我的背。

  『不過是支球拍,有這麼嚴重嗎?』安迪一臉不屑。

  心情霎時盪到谷底,我無心與之辯論,也不想繼續打球,『體育器材室應該可以借用球拍吧,你們繼續打,我累了先回宿舍。』

  轉身要離去之際,詹姆握住我的手腕,『留下來好嗎?我想跟你一起打。』

  『不打了、不打了,拉夫要走就不有趣了,留給巨巨學長們打吧。』克里將球拍放回包包,要跟我一起離開。

  或許是為了緩和氣氛,凱文主動說,『我認識安迪這麼久了,他這個人就是太不拘小節、太大而化之,很容易得罪人,但他是無心的啦。不然這樣,給學長我一個面子,也差不多要吃晚餐了,不如我們就一起去好樂迪唱個歌,歡樂吧吃到飽,好好彼此熟識一下,打ㄍㄟ貢賀ㄥ賀啊!?』

  一聽到要唱歌,自稱小青峰的克里立刻雀躍附議,但我心情很藍色,睡眠又不足,真得不是很想去。克里見我猶豫,便動之以情,『好啦好啦,你不是很愛聽我唱歌,整晚都讓你隨便點,陪你唱或唱給你聽都ok。還有啊… …』他刻意放低音量,『這是我跟凱文學長進一步接觸的nice chance,你會幫我吧?』

  這兩顆水汪汪的貓眼珠閃爍著,我不忍心掃他的興,只好勉強答應。

  『太好了,詹姆也一起去吧?』凱文問。

  詹姆和我對看,『我… …好啊。』

  當他說出好啊,剛剛的委屈和勉強都變得不算什麼。

  『那事不宜遲,孩子們,現在就動身出發吧!』凱文一手插腰,挺起大胸肌,一手指向遠方。

  『等一下,我也要去。』安迪說。

  『你也要去!?』克里大概提高了兩個八度音。

  『你們不知道詹姆可是我的直屬學弟嗎?我不去,萬一他被你們欺負了怎麼辦。』安迪下巴略抬,手交叉在胸口,挑釁地看這我,『你說是吧,拉夫小學弟。』
#豆腐  #克里  #詹姆  #凱文  #BL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