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 - 不再純愛時 - 5

南部四月天總是熱得比中北部快,一個充滿霧霾的港都,悶熱的空氣中富含台灣海峽潮濕的味道,有時候會像一隻深海魚類,快無法在這擁擠的陸地上呼吸。夜裡的光害嚴重,天上一顆星星也沒有,它們被藏在黑幕裡,就像是暗戀一個人一樣,無法把心意傳遞給對方。

坐在芮妮的小綿羊機車後座,沿途風景乏善可陳,風很大,我扯著嗓子,『相信我,邀妳唱歌絕對不是因為要妳當司機。』

  『不用解釋了,當你的司機我無條件願意,我上輩子到底是積了多少陰德才能一次跟這麼多帥哥一起唱歌。嘻嘻……』既便隔著口罩,我也可以清楚聽見芮妮奸臣式的笑,她的臉想必已經爽到歪掉。

  正前方的黑色打檔車,是安迪載著詹姆,他的雙手自始自終都緊抓車尾,而跑在最前面的橘黃色125是凱文載著克里,克里緊緊環抱凱文的六塊或是八塊王字腹肌,口水應該沾溼凱文的厚實背肌了吧。

  我們前行的均速七、八十左右,不到十五分鐘,就到新崛江一帶的好樂迪。這間好樂迪旗艦店有著富麗堂皇的裝潢,一踏進大門就有人來招待,看來凱文早已安排好,佩服他深具公關的特質,人派廣又男女老少通吃,不一會,我們被通知到三樓的大型包廂。

  凱文拉著剛坐下的安迪,『大家餓了吧,我跟安迪去拿吃的,你們趕快點歌,熱門歌曲都趕快點起來!』

  『我也去。』詹姆坐在我身邊,『你想吃什麼,我幫你拿。』

  『薯條,我最愛吃薯條,還有番茄醬,謝謝。』

     好想讓他知道我所有喜歡的人事物,包括眼前的他。

  前奏響起,是我很愛的一首蘇打綠的歌,我好想你。克里的嗓音沒有青峯那樣纖細溫柔和清亮,比較像是周興哲那樣紳士般的呢喃訴說。

  副歌的歌詞是我的心境。

  我好想你,好想你,卻不露痕跡… …

    應該說,我好想要你。

  文青風格的MV畫面,讓人嚮往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漫步在樸實的巷弄裡,倘若身邊還能有一個他陪,該有多好。

  靠在克里肩膀上,靜靜聽他天賜的嗓音,像一股暖暖的震波在我體內流動,這兩天的疲憊感被幸福的多巴胺給化解,音樂是心靈的藥,當對的歌給對的人吟唱時。

  桌上被兩位學長還有詹姆塞滿了食物和飲料,我噗哧一聲,『是在餵豬嗎?』 

  『這麼可愛的豬,一定要好好餵養。』凱文用他鍛鍊過長了繭的手刮了我的臉一把。

  唱歌的局,基本上我都用吃來回本,我有避開拙處的自知之明。芮妮和凱文正在合唱練習愛情,好表現的安迪拿著麥克風見縫插針,是標準的KTV咖。K歌排行榜上的每一首歌好像都可以哼上一段。

  『你怎麼不唱呢?』詹姆從頭到尾都沒拿起麥克風,只是喝著手上的冷飲。

  『你不也是,怎麼還不吃薯條?』他坐在我身旁,手展開放在我後方的沙發椅上,他偶爾轉過頭看我,不經意的每個動作和表情都讓我特別著迷。

  我故意往後躺下,枕在他的手臂上,幻想這支胳膊能讓我每晚靠著。

  他從白瓷盤上抽了一根涼掉的薯條,沾了番茄醬,遞到我嘴邊,『啊——』

  『啊?』我張口。

  他把薯條放進我口中,『雖然涼掉了,但沒吃到最喜歡的薯條還是會覺得遺憾吧。』

  如果這是愛情的味道,有些許油耗味,失去了點脆度,吃再多遍我也不會膩,我嚼爛了薯條,捨不得嚥下,是因為害怕再也嚐不到這樣的滋味。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何時該前進,何時該放棄… …。  

     芮妮又適時地幫我唱出心中的O.S.。

  『不知道你唱起歌來的聲音是怎樣?』James問。

  『不然你陪我唱一首吧。』

   我插播了小幸運。

  詹姆磁性的聲音唱得直率,有時帶點感冒般的沙啞,就算不唱歌,耳朵也可以懷孕。我寄情於一首歌的時間,跟他偷偷談了一場戀愛。

  一位服務生抱著一箱金牌啤酒闖了進來,迸一聲放在桌上,擺上酒壺、酒杯、冰塊還有一包酸梅。

  『唱歌就是要喝起來,來來來,不用謝哥,這攤我請。』凱文將一瓶一瓶的啤酒倒入盛滿冰塊的酒壺裡,『怕苦的自己加梅子啊。』

  昨晚已經喝到宿醉,中午還吐地亂七八糟,我淺酌幾口便擱下酒杯,安迪見狀問,『怎麼了,拉夫小學弟,不會連酒都不敢喝吧,還是學長買的酒不合你的口味。』

  不知如何解釋,也無力解釋,為了不讓氣氛尷尬,我尿遁到了昏黃的洗手間,裡頭飄著消毒水還有煙味,我洗了把臉,鏡子裡的我臉色黯沉,水洗得去髒污卻淨化不了煩惱,為了避免尷尬,真不想出去面對安迪學長三番兩次的酸言酸語。

  不過為了喜歡的人,我該勇敢一點去面對吧,我心想。

  回到位子上,我主動拿起酒杯敬安迪學長,沒有加梅子的啤酒真是苦澀,想想活到現在,總是逼自己苦中作樂,讀書是這樣,social也這樣。每吞下一杯酒,心也跟著喝了一杯,醉倒了頂多今晚再去克里家擠一張床。

    安迪完全抓緊這個機會,不斷跟我還有克里敬酒。

  克里自誇循環代謝快,戳著完全沒泛紅的臉頰,『安迪學長你可要小心一點,我可是千杯不醉,你睡路邊我送不了你回家。』

  『失敬失敬,這麼巧,在下是萬杯不悔,來,再乾這一杯。』

  原本悅耳的MV音樂讓人心煩氣躁,嘔心感在灼熱的胃裡翻騰,血液裡的酒精沖刷我的血管壁,我的臉猶如著了火,嘴裡吐出的話有點跟不上腦袋,眼皮像掛上了錨往下沉,『學長,我真的喝不下了。』

  安迪繼續斟滿我的杯子,『這樣就不行,一定是平時欠缺訓練,解酒的方法就是繼續喝下去。』

  『你怎麼都不跟人家敬酒啊,安迪學長。』芮妮試圖替我解圍。

  『抱歉學妹,第一,妳杯子裡是可樂,再來很重要要,我對鮑鮑沒興趣。』安迪再次碰了我的酒杯,『像拉夫這麼討人喜愛,一定要繼續乾啊。』

  『他是真的不行了。』詹姆拿起我的酒杯,『我幫他喝吧。』

   他的喉結隨著酒汁上下擺動,我都醉了,心裡還能起邪念,想在他的脖子上烙下我的唇。

  『你昨晚跟我說你不喜歡喝酒,今天卻為了一個外系的人搶酒。』安迪說。

  昨晚?他們是一起去Rainbow的。

  詹姆一貫作風,冷冷地回應,『我是不喜歡喝酒,昨晚也沒打算去,是你硬要我陪你去的。』

  有好多問號浮在遲鈍的腦袋瓜裡,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飆高音就4爽,媽的嘴巴好渴喔。』凱文唱完他的浪流連,一把抓起克里被斟滿的酒杯豪飲起來。

  『Bro,那不是你的酒杯吧。』安迪說,『這樣可不行,你想霸佔所有可愛學弟啊,那你要保護的人可能一卡車都載不完喔。』

   剛嚥下一口酒的凱文差點嗆到,他架住安迪的脖子,『靠,沒有這麼多啦,不要亂講。』

  唱完五個小時的歌,拚完兩大箱的啤酒,宿舍的門禁時間早已經過了,我跟詹姆都快變成舍監的黑名單了。桌面杯盤狼藉,包廂裡充斥著五味雜陳的味道,失去控制的空調,帶走我的體溫,我醉地蜷縮在沙發上發抖,我果然是最不勝酒力的那位。

  能喝的克里也抵擋不了大量酒精的後座力,癱軟在我身邊,憨笑地對我說,『我真的沒醉,再來一杯。』

  真想錄下他醉後的糗態,可惜我也戰敗投降。而我另一邊躺著已經閉上眼睡著的詹姆,他細長的睫毛躺在那賞心悅目的單眼皮上。

  我還能聽見芮妮的聲音,『這三個人也太醉了吧,凱文你確定要扛這兩隻小的上計程車回你家嗎?你不是會撿屍的那種人吼?』

  眼前的畫面有點像夢,凱文故做猥瑣,摩拳擦掌,『嘿嘿嘿,我可是正人君子,不過妳的建議我會考慮一下,唉唷沒啦,我開玩笑的,不要報警。啊,對了,安迪,你家學弟就拜託你帶他回去啦,反正他也回不了宿舍,機車我們明天再來牽。』

  『不用你提醒,我當然會好好照顧系上的學弟,他是我認可的,我會好好保護。』安迪酒量真的是好,依然保持清醒。

  芮妮扶我到門口,離開前說,『兩位敬愛的超帥學長,請好好照顧他們,要是他們明天跟我抱怨起屁股痛,別怪報警處理,必要時我還可以出庭當證人。』

  『放心,我技巧很好,屁股不會有事的。』芮妮差點當真,凱文才又說,『開玩笑的啦,我保證他們一切都會很好,該有的都不會少,不該有的也不會有,倒是夜深了,妳一個女孩子騎車小心。』

  芮妮離開了。雖然醉到乏力,但我的感官還能模糊得接受外面的訊息,凱文點了一根菸,吸了一大口,再傳給安迪,『兄弟,你條件這麼好,身邊不乏追你的人,應該不需要這麼刻意討好他吧。』

  『我這不是討好,我的level當然也要挑我喜歡的啊。』

  『可是我看他對你好像滿冷淡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像乾冰般妖嬈的香煙從安迪嘴裡飄出,『放心,沒有我得不到的,只有我不想要的。只要有阻礙,我會一一剔除。』
#啤酒  #飲料  #食物  #番茄醬  #BL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