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 - 不再純愛時 - 6

小時候,媽媽為了維持家裡所有開銷,每天都在加班,白天她是一位餐館的服務生,晚上她開著小發財貨車前去夜市擺攤賣衣服,我是個黏人的孩子,回到家一定先把功課都做完,只為了可以一起去。我喜歡縮起身軀,躺副駕駛座上,數著沿途的路燈,我的臉就在陰暗和燈光中反覆交替著,那時候覺得這是一件有趣的事。

  此刻我在計程車裡,想起那一盞盞記憶中昏黃的路燈,任由電線桿的影子覆蓋我又離開我,車窗是開著的,夜裡的涼風吹起我的劉海,像岸邊的浪,起起落落。

  計程車開進了一條小巷子裡,停在一棟五樓透天厝前,凱文將克里扶到門外階梯,讓他倚靠著鞋櫃,他已經熟睡過去。凱文接著將我扶出計程車。

    雖然我剛剛非常的醉,不知怎麼地,如迴光返照般的清醒,或許是一路上的風吹散了酒精帶來的暈眩。進了他的家門,燈一開,好空蕩的屋子,只有一組沙發和一台液晶電視。

  凱文說目前只有他住在這間屋子,他的父親在中國上海開公司,長期不在台灣,他們家在高雄有好幾棟房子,母親現居在澄清湖一帶,他因為讀書關係,就近住在這裡,偶爾才會回去澄清湖跟母親碰面。

  凱文身形壯碩,輕鬆就將克里抱到他二樓的主臥,『我的房間就讓給你們兩個小可愛睡啦,有點亂,不要介意啊,如果會害怕要我陪,我是可以陪睡的。』

  『不用了,那學長你睡哪裡?』

  『怎麼可以這麼快拒絕我… …』他癟嘴裝可憐,『好啦,我睡隔壁房間,如果你們半夜有什麼需要… …可以直接過來叫我喔。』

  『絕對不會有什麼需要,謝了凱文,快去睡吧!』

    克里要是知道自己就睡在凱文的房間,一定會興奮到尖叫。

  凱文突然過來親吻我的額頭,我被嚇到往後退了一步,他眨眨眼,像鬧著我玩,接著就到隔壁房間去了。先不論他形像是個花心渣男,情竇初開的男孩的確很吃這套,還好我抵抗力還不弱,我知道我要什麼。

  他的臥室井然有序,牆面是一片黑色荊棘圖騰壁貼,除此之外的傢俱或是擺設都相當簡樸,我打開空調,將溫度設定在26度。

  加大的雙人床看起來柔軟舒適,我幫睡死的克里脫去上衣和褲子,這傢伙穿著低腰紅色三角,還真是符合他嗆辣的性格,身材精實,竟然還有腹肌!還好我對他沒有任何肉體上的慾望,凱文要是看到就不得了了。想到這,我趕緊將他翻正,蓋上被子,以防凱文等一下偷跑進來。

  蛻去自己的衣褲後,我躺在床上想著詹姆,他應該已經在安迪
的住處了吧,為了我喝這麼多酒,希望他沒事。只是心裡面的魔鬼揮舞手上的三叉矛,提醒我安迪對他別有用心,但想這些又有什麼用,我和詹姆什麼也不是。

迷濛中微微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一股尿意壓迫著膀胱,我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是凌晨四點半,我無力地下了床走去浴室,沒注意到流水聲,就將門打開,眼簾印入的,是凱文正在淋浴。

  『天啊!你怎麼在這間浴室裡。』

  他一絲不掛地轉過身來,沒有要遮掩的意思,『我沒說這兩個房間浴室是相通的嗎?』

  這簡直就是全見版寫真集攝影師視角啊!我表面鎮定,但內心尖叫不已,凱文的傲人身材,未勃起的尺寸驚人,我雖然刻意把頭別開,但眼角餘光還是很誠實地掃了,我感覺自己起了生理反應,『我、我、我要尿尿啦!』

  『馬桶在那,你尿啊。』

  我轉身背對他掏了出來,下面很不配合地呈現興奮狀態,尿一直解不太出來,我閉上眼,心裡唸著法文數字一到一百,隨著蓮蓬頭的流水聲,慢慢消除一些緊繃感,終於尿了,一陣暢快後,我背對著他問,『不對啊,這麼晚了,你怎麼這個時間在沖澡啊?』

  他關掉蓮蓬頭,『我剛剛都在打遊戲啊,原本想睡了,可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我就忍不住自己… …你知道的。』

  『喔……我知道了,你慢慢來吧,打擾了。』

    我隨便甩甩塞回內褲裡,趕緊轉身要離開,來不及逃開,他鐵鎚般的雙臂神速壓到我眼前的磁磚牆上,我背對他,身子微微顫抖,可以感受到一股暖熱的水氣覆蓋住我後頸的肌膚,他清楚又深沉的氣息聲環繞在我耳朵旁,『我不怕被打擾。』

  『學長……別鬧了。』我想要轉身,但他的手臂囚禁了我活動的範圍。

  『誰說我再鬧。』他微濕的上半身壓在我背上,『你有男朋友了嗎?』

  『我、我、我有喜歡的人了。』

  他得寸進尺地將下半身慢慢地貼近我的臀部,我可以感受到他下體的碰觸,我的前面又不爭氣的脹大起來。

   『你喜歡的那個人我也認識嗎?』

  『我沒有義務告訴你吧。』

    他使個勁,輕易地將我扳過來面向他,他那雙電力極強的眼眸正毫無節制地釋放出千萬伏特。

    『幹嘛……不要這樣看我。』

  『你不說是誰,我也知道,勸你還是放棄吧,如果不想受傷的話。』

  『是因為安迪嗎?』

  『不是,是因為我想要保護你。』

  凱文無預警野蠻地將雙唇壓制在我的唇上,他滾燙的舌尖想要進一步探索,我卻本能地抵抗著。

  我用力別過頭,閃開他的唇,『你對每個想要玩弄的對象都樣嗎!』

  『玩弄?如果你硬要這麼說,是又怎樣?』

  想起昨晚夜店裡為了他失去理智的傑,我心裡升起一股惱怒的火,『那你又有什麼資格去批評選擇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去愛你的人呢!』

  想到傑的不堪,鼻頭為之一酸,但眼淚沒必要流下來,傑就算可憐,眼前的凱文更可悲。

    『有人主動想要保護你不好嗎?』

  『如果這個保護只是一時的衝動,我寧可不要。』

  浴室門沒關好,突然被撞開,凱文往後退了一步,迅速地抓起浴巾遮住重要部位。克里像個遊魂,閉著眼漫步走過我們面前,從浴室另一道門出去,進入凱文睡的客房。

  『他… …又夢遊了。』我說。

  凱文注意到他的紅色低腰三角褲,『哇靠,這麼騷包的內褲,是紅內褲小男孩來著。』

  剛剛的緊張情緒稍稍被這意外的插曲打斷,我說,『還不快去看紅內褲小男孩躲到哪裡去了。』

  兩人進了客房,克里已經大字形躺在床鋪的正中央,毫無防備的展示他青春可口的肉體,我只能佩服他將夢境化為行動,這樣侵門踏戶到凱文的床上。

  『我把他抱回你們的房間吧。』

  『不用了,這樣會吵醒他。』凱文一臉問號,我又繼續補充,『夢遊的人不可以被吵醒,這樣靈魂會回不來,這都市傳說沒聽過嗎?』

  就讓克理睡在這吧,他起床一看到凱文在身邊一定會爽死,這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只是想到凱文剛剛在浴室對我做的事情,我又猶豫了,『你不會對他怎樣吧?』

  『喔?剛剛是鬧你的啦,我早就自己清槍了,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拿證據給你看。』他去翻攪垃圾桶拿出一團衛生紙。

  『好了!不用了,那… …』我緩緩退到門口,『我就在隔壁,不可以亂來喔。』

  我用手指比著凶狠的眼睛,凱文比個ok要我放心,我輕聲把門帶上回到主臥。躺回床上,想到凱文剛剛的舉動還是讓人激動,不行,我一定要忘記這件事,他是克里喜歡的人,肉體雖然很誠實,但我的心意我自己了解。    

  我熄掉夜燈,眼前的黑像電影螢幕,用來排演心中的小劇場。

  床邊有點空蕩,一直以來習慣單人床的擁擠,不習慣雙人床的孤單,我的瞳孔投影出詹姆的幻影,側躺在我身邊,淺淺微笑,用溫暖的手輕撫我的臉,親吻我的額頭,抱入懷裡,哄我入睡。

    可惜這只是泡沫,啵一聲,消失在黑暗中。我翻身,聞著床單上的味道,還好凱文是愛乾淨的人,沒有惱人的汗臭味。我取下充電中的手機,躺回床上對了,發了條Line訊息給詹姆。

  Raph: 你一定熟睡了吧……只想說聲謝謝,希望你不會宿醉太嚴重。

  螢幕藍光照射下,我看起來像個鬼吧,而且是一身酒氣的鬼。等了幾秒鐘,沒有回應,這是一定的,他一定睡了,我真像個傻瓜。關掉螢幕,打算繼續回充,螢幕閃出了一則回覆。

  James: 我這裡很舒適,他睡得香甜呢。

  什麼?這打字的語氣是安迪嗎?

  James: 你自己看看他熟睡的臉吧。

  他傳來一張自拍,兩人都裸著上半身,只著一件內褲。

  Raph: 你有點過囉,擅自用別人手機對嗎?

  James: 明天再跟他說就好啦,又不會怎樣,要繼續抱睡了,不聊,掰。

  怎麼有人可以如此自我中心,以為他的存在是焦點,其他人只是陪襯背景。

  詹姆不會已經跟他… …我不敢想下去,有一種讓人反胃的感覺。

  手機擱在胸口,緊閉眼,安迪的話彷彿是海洛因,讓我心悸,無法平順的呼上每一口氣,覺得自己就要窒息,我扯開窗簾,讓月光灑進來,果然房裡還是太暗了。

  天色漸亮,快要六點,微光照出我的黑眼圈了吧,還是沒辦法好好入眠,穿上衣服,偷偷打開客房,克里跟凱文側躺熟睡著,凱文用手臂從後抱住克里,很美好的一幕。

  關上房門,我躡手躡腳下了樓,打開大門,地上有兩隻麻雀正在吱吱喳喳跳耀著,一躍飛到電線桿上去。我反鎖大門,清晨的冷空氣喚醒了胃,飢餓感不請自來。

  『Ça va ? (法文 :你好嗎 ?)』我自問,自答,『Pas du tout. (一點也不好)』
#中國  #上海  #台灣  #高雄  #BL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