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逝者

我們還要再掘土多深
多少,還有多沉重
逆滲透出淚水
然後去計量體軀的乾重
壓一片片米餅
嘎嘣脆地爽口

那些故事是被隨機取樣地封存
我們已是如此震撼;
所以請不要再去試圖濃縮
不要把留白延展
不要把那些神色定格後套上輪廓
標本後的蝴蝶不能再起飛
被精裝的人只能被翻閱
再忘卻

把悲傷還給他們
處境外的我們有另外的任務;
我們不要再受傷害
不讓痛生刺,刺出花火
乾燥的土壤要水
草木依然需要茂盛

也許他們的時光提前到站
而我們都還在路上
即將抵達
尚未抵達
#新詩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