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公子向北走(穿越故事)

原創 故事 小說 文字 穿越

公子向北走,小女子向南瞧

生活中,總有許多的無可奈何或不知所措,有些人有些事,錯過了就錯過了。
錯過了今天的未班車,我們反而能慢慢的走,一路上、把沿途的風景看個夠。

        小雪下意識地低頭往自己的身上看下去: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自己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絲綢的V領連身睡衣。肩上兩條纖細適中的紅吊帶,在不經意間增添了些許輕熟女特有的性感……
        待她回過神來:「啊~~」的一聲尖叫……

        樂樂結婚後,小芙也回家接手家族事業,原本三個女孩合租的公寓只剩下小雪一個人。城市居,大不易,小雪退租了三人房的公寓後,向老司機租下了單人的房間。
        新租的單人房,除了空間坪數比較小之外,其他的設備一律俱全。尤其是前一個房客臨走前收拾得相當亁淨,幾乎是不必花太多的整理即可入住。
        小雪送走了來串門子的樂樂夫婦和小芙,原本想留小芙過夜,但她隔天還有工作要忙,就做罷了。把客廳收拾好、就準備洗澡睡覺去。 今夜,是她入住這間房間的第一夜。
        躺在床上,小雪關了床頭燈後,才想起要設定好空調時間,免得半夜太冷。然而,整個身體已經埋在暖呼呼的棉被裡,又懶得起來,只好伸出手、在床頭櫃的抽屜裡摸摸看有沒有空調遙控器,果然被她摸到了。
        設定好時間,把遙控器放回抽屜。裡頭好像有一張紙,或是照片之類的東西,小雪好奇地借由窗外的月光,拿近眼前瞧一瞧……
        照片裡有一個男子,年齡與小雪相仿,身穿古裝、看不出是哪一個朝代的服飾,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肯定是演戲,因為照片裡的背景是在一個舞台上。
        這時她腦海中,好像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瞬間閃過……她立即坐直了身子,開亮了床頭燈,照片裡的男子立刻清晰起來,連同她逐漸模糊的記憶、也一點一點地清楚起來……
        這……不就是她大學的學長:溫拓希!不會記錯,這是一個深深刻在小雪心裡頭的名字和身影,是一顆世界上最苦的糖果,也是她生命中最甜蜜的折磨……
        搬進來前,房東(老司機)帶她觀看房間時,曾說過:前一個房客是一個與她年齡差不多的男性,因為工作的緣故要長住美國,所以和女友結婚後,打算在美國定居。
        小雪看著照片裡的學長,這是一場學期末社團例行的話劇演出。學長的舞台動作雖然生澀了一點,但儀態舉止卻落落大方、溫文儒雅,佔據了當時所有鏡頭的焦點。
        小雪躺在床上滑著手機,看著裡頭一張張她保留下來、像是寶貝般的照片。看著看著,唇畔邊不自覺地向上揚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一幕幕有關學長的記憶像是投影機般,在她腦海裡回放著。漸漸地……她的眼皮越來越沉重了,嘴角上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入眠了……
        此時手機的螢幕急促地閃爍著強光,強光就像一個巨大的強力磁鐵,把她吸引了進去……

        早上的一縷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間鑽了出來。小雪揉了揉惺忪的雙眼,反射性地伸手在床頭的櫃子上探索著。
        「咦!手機呢?昨晚睡前我還設定好了鬧鐘,現在是幾點了?」
        小雪勉強地撐起身子,半睜半閉著眼睛把手再次摸到櫃子上,還是沒摸到手機,會不會掉到地上?
        小雪沒形象地打了一個大哈欠……忍著窗外刺眼的強光,下床找手機。她沒戴手錶,沒有手機她就不知道時間,上班快遲到了。
        「小姐,您醒了。婢女先侍候小姐盥漱,然後就可以吃早飯了。」
        一聲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彎著腰在地上找手機的小雪嚇了一大跳。她抬起頭來,兩頰的長髮散亂地遮住了她的半張臉,她看向聲音的來源處,門口旁站著一個低著頭、身穿古裝的女子。
        等一下……古裝!小雪再次揉了揉雙眼,定睛看著門口前的女子,的確是身穿古裝,只不過不知道是哪一個朝代的衣服?不過這不重要,莫非……我還在夢裡,還在昨晚夢見的大學話劇社團的場景裡?
        小雪咬一咬嘴唇……哎呦!會痛呢!這不是夢境!
        她向房間四周環顧一遍:淡淡的檀木香味撲鼻而來,鏤空的雕花窗桕射入絲絲的晨光,花窗上掛著粉紫色的薄紗,隨著窗外徐徐吹來的輕風而飄動。身下是一張柔軟的紅木床榻,精致的雕花裝飾作工不凡。銅鏡放置在鑲嵌著玳瑁彩貝的梳裝台上,滿屋子都是那麼的閒適高雅。
        卧榻懸著是粉紅色的繡花紗帳,床頭擺放繡著蓮花的枕頭,一床被子粉紅清新……
        等...等!這不像是話劇社裡的背景!學校話劇社團的經費不可能買得起這些昂貴的道具!
        「妳……妳是誰?我……我又是誰?」小雪眼光投向門邊站著的女子。
        「小姐,我是服侍您的婢女:樂樂!您是陳家的二小姐:雪兒姑娘。」站在門旁的女子一邊回答,一邊向她走來。
        待女子走近,小雪仔細一看……真的是樂樂!只不過好像年輕了點,年齡應該只有十五、六歲。
        「樂樂,現在是演哪齣啊?我們怎麼又會在這裡呢?」小雪讓她扶起來,坐在梳妝台前。樂樂拿起桌上木製的梳篦,開始替她整理凌亂的頭髮。
        透過梳妝台上銅鏡的反射,影像雖然是模糊了些,但可以看得到鏡子裡的二女:是自己跟樂樂。只不過二女的面貌都年輕了好幾歲,像是高中時侯的她們。
        「難道……我是穿越了?」
        睡了一覺的小雪,居然「穿越了」!
       
         小雪在這個世界裡待了三天或五天吧?反正整天不是睡覺就是吃飯,其餘的時間也不准出門,只能在陳家大宅院的庭院裡活動。更沒有手錶或手機,不曉得今夕是何夕?
        白天也會有「先生」到學堂授課,教一些古文、詩詞、琴棋書畫之類的課程。陳家大宅院有自己的學堂和老師,集合了家族裡還是學齡中的小孩一起上課,約莫十多個。
        小雪去過幾次學堂就沒再去了,因為在穿越前、她已經大學畢業好幾年,如今再叫她去跟那些小屁孩一起朗誦:「人之初,性本善……」,那叫她一個……情何以堪啊!
        有一個她推不掉的東西,在古代是未婚女子必須具備的技能:「女紅」,也就是:紡織、刺繡之類的才藝。小雪嘗試了幾次後,發現那東西真不是一般人能作的,除了扎了滿手的針孔外,也沒能繡出個半朵花,於是乎也就放棄了學習。
        小雪發現樂樂真的不記得她了!除了長得像之外,她在這個樂樂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的相似點。好吧!那就這樣嘍!既來之則安之、見招拆招吧!
        「小姐,明天是元宵了,您要不要與夫人和各位姨娘去看燈會?」樂樂幫小雪卸下披帛、外杉和長裙。小雪從穿越到現在,還搞不懂身上疊疊層層的衣服和裝飾物,是怎樣的穿法和佩戴。
        在古代,未婚的女子,特別是大家閨秀或小家碧玉,都是三步不出閨門。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元宵節由於開禁,在各地都會舉辦燈會或製作花燈,街道上人來人往,男女有機會相遇,因而造就了無數的良緣美眷。所以元宵節在古代就是未婚男女的情人節或相親大會。
        「我們自己去就好了。」小雪示意只要她們主僕倆自己去。也不知道現在這個「原主」的爹爹:陳老爺,他到底娶了幾個老婆?反正在陳家的庭院走著,就會聽見樂樂小聲提醒:這個是三姨娘,那個是五姨娘。
        至於她的親娘,聽樂樂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沒有親娘的她,難怪在陳家眾多的子女裡最不受重視,還屢次遭到欺負,都要她自己出手維護主權。幾次下來,她便落得一個「女漢子」的封號。
        在穿越前,她可是一個經過比賽認證的跆拳道高手,就算是男人,她一樣打得他滿地找牙。不過眾多的兄弟姐妹裡頭,有個人稱「陳家大少爺」,也就是她的大哥、對她還不錯,會訓斥那些欺負她的人,可能是同情她沒親娘吧!
        「走!我們出門嘍,樂樂妳帶路。」樂樂幫小雪梳妝打伴後,她就迫不及待地拉著樂樂出門看花燈。
        儘管樂樂一再提醒她:「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矜持,不可給陳家失顏面」。
        但是小雪才不管它什麼:儀態端莊,還是矜持不苟!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她也沒見過這個「原主」的爹爹幾次面,更別說會有人關心她的生活起居、或言行舉止了。
        來到了東城門,街道上人山人海,萬家燈火到處張燈結彩。抬頭眺望,元宵燈火將大地點綴得五彩繽紛,綿延不絕與天空連成一片。遠處的燈光像是點點的繁星,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樓上的燈火猶如明月高懸,照亮了整條大街如同白晝一般。
        小雪拉著樂樂的手,到處竄動。時而...駐足在雜耍攤前的人群中探頭觀看;時而...流連在各種小吃攤裡大快朵頤。
        樂樂扯扯她的衣袖小聲說:「小姐,吃慢點,別讓人看著笑話。」
        小雪甩掉樂樂的手,坐在小吃攤的位置上,低頭吹著碗裡的熱氣,嘴裡含著一顆燙舌的湯圓不清不楚地說:「別拉我,妳要是覺得丟臉,就裝作不認識我!」
        此時不遠處,城門前的戲台上敲鑼打鼓,似乎開始進行著什麼節目。
        小雪轉頭問樂樂:「他們在幹啥?」
        樂樂連忙捂住她的嘴,慌張地左右瞧看:「小姐,說話別那麼粗魯,這話說不得呀!」
        小雪不管她,起身向戲台的方向跑去,留下樂樂在原地瞪大雙眼,久久沒能回過神來。
        「上聯:千門掛紅燈,燈火迎佳節。 」鏘鏘鏘!戲台上的樂手一陣敲鑼,一位像是主持人裝伴的小廝,扯著嗓子大聲說:「有沒有人對下聯?」
        一陣躁動後,眾人都安靜了。你看著我,我也看看你,個個面面相覷。有人撓了撓腦袋,像是在思考著,也有人交頭接耳,像是在討論著。
        「萬樹綻銀花,花團鬧元宵。 」從一片沉靜中,悠悠冒出一句下聯,眾人皆轉身四處尋找聲音的主人。
        後面的人群逐漸讓出一條路。一名身穿白服的男子手搖折扇,一身的仙風道骨。烏黑的頭髮在頭頂上梳著整齊的髮髻,套在一個精致的白玉髮冠中。
        男子緩緩地向戲台走來。眾人定睛看清楚來人後,一陣陣的掌聲此起彼落:「原來是溫秀才啊!好詞!對得好呀!」……「再來一副對聯,再來!」
        「上聯:三五良宵,花燈吐艷映新春。 」
        「下聯:一年初望,明月生輝度佳節。 」男子胸有成竹,氣定神閒地搖著折扇。身旁跟著一名小男僮,手裡抱著一些線裝書本,應該是他們剛才在街上買的戰利品。
        「那個男的是誰啊?」小雪被前面的人擋住了視線,只覺得男子的聲音有些熟悉。
        「小姐,不能說“男的”。那位是溫公子,是縣城裡有名的秀才。」樂樂險些翻白眼,這個「小姐」真的是陳家二小姐嗎?
        溫...公子?好熟悉的姓氏!等等!
        「樂樂,溫公子叫什麼名字?」小雪像是想起了什麼來,催促問著。
        「溫公子,名:拓希,字:天河。是北城門溫家的獨子。」樂樂一臉崇拜,像是見到了心儀已久的「愛豆」,小臉紅撲撲的。
        這時台上又出了一句上聯:「燈月交輝,慶三元而開極。 」
        「下聯:花樹並茂,賀六合以同春。 」小雪搶先在還沒有人對句之前開口,探出頭、從人群裡鑽了出來。
        男子聞聲,轉身向小雪望去。總算在沒有人的阻擋之下,看清楚了男子的面貌。
        「溫……拓希學長!怎麼你也穿越了?」小雪驚訝於眼前所見到的現象,一臉不可致信。
        「好!對得好!」……「再來,再來!」場邊的絲瓜群眾鼓掌吆喝著,頓時現場氣氛來到了最高點。
        「光耀銀花,一刻千金春對酒。」溫公子吟詠一句上聯,似乎有意試試小雪的對聯能力。
        「清傳玉漏,五更三點月留人。」小雪得意的回敬了一句下聯。
        蝦咪碗糕!跟我來這一套!本小姐來自二十一世紀,這些小詩小詞只不過是國中生的程度罷了!
        溫公子搖一搖手中的折扇,嘴角不禁往上揚起,滿意地點點頭。絲瓜群眾裡有好些年輕的姑娘開始竊竊私語,自以為溫公子剛才那一抹微笑、好像是在向她們示出善意。
        「樂事逢春,裝成錦繡輝元夜。」……「歌聲徹曉,引得嫦娥動春心。」
        「月缺月仍圓,佳節每逢都歡喜。」……「花開花易謝,少年相戒莫蹉跎。」
        小雪和溫公子、你一言我一句,誰也不讓誰。看得圍觀的絲瓜群眾無不報以熱烈的掌聲叫好。
        元宵燈會結束後,她們主僕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溫公子,雖然他說是「巧遇」,但是小雪可以感覺到他是刻意製造偶遇的機會。
        小雪把自己的姓名告訴溫公子,還差一點脫口說出:「要不要加個FB好友或LINE?」
        
        自從元宵燈會過後,小雪開始思索著:為什麼他們三個人,同時穿越來到這個世界,只有她記得穿越前的記憶?而她穿越過來,卻沒有了這個身體「原主」的記憶?這不符合劇本呀!網路上的「穿越小說」不是這樣寫的啊!
        一切又回到了小雪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日子,不斷重覆著不變的模式進行每一天。古代的女人真是無趣呀!尤其是像她這種小有名望的家庭,最遠只能在陳府大宅的庭院中活動。如果是較為窮苦人家的姑娘,都要下田幫忙莊稼,那日子也許不會那麼的無聊吧!
        「準備一下,我們要出去了。」小雪招乎樂樂到她的房間裡,低聲在她耳畔囑咐著。
        樂樂面有難色地無奈點點頭,眼前這個「小姐」已經帶給她無數次的驚奇了。反正她們主僕也不是第一次溜出陳府,每次小雪和樂樂都會換上男裝,順利地混進人群裡。
        「小姐,我們要去哪裡啊?」樂樂跟在小雪的身後。
        「我們去找溫公子!」小雪示意她帶路。從燈會與溫公子一別後,主僕倆曾經幾次到北城門找過,但都不能如願見到溫公子。
        「他那麼忙嗎?他是在做啥大事業來著?」小雪和樂樂在北城門的街道上遛達著,順便向城裡的鄉親探索一些有關溫公子的消息。
        「應該是準備明年進京科舉考試吧!」樂樂把知道的訊息告訴她。
        「那……溫公子有沒有女朋友?喔!我是說:紅顏知己。」小雪雖然穿越到這裡有些日子了,但她的習慣還是停留在二十一世紀。
        樂樂搖搖頭,臉頰紅得像是兩顆初熟的蘋果。小雪看著她,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每次提及溫公子,她是在害臊個什麼意思?
        總算,在她們決定回家時,在北城門口前的小路上遇到溫公子。 小雪向他表明身份後,溫公子微笑地點點頭。他還是穿著那一身的白服,樸素中不失文人的風流儒雅。
        「雪兒姑娘,不知師出何位名師的門下?」溫公子早就想問小雪是跟從哪位名師學習。
        小雪搖了搖頭,隨後又點點頭。她總不能說:自己是大學畢業生,那幾句的對聯是在網路上看過的。
        小雪也不跟他研究詩詞歌賦,拉著樂樂、和他在路旁的樹蔭下席地而坐。
        一席的談話讓彼此間的了解更加深刻了。小雪滔滔不絕地講述著,溫公子多半的時間都是微笑頷首點頭,偶爾才會說幾句話回覆她。
        他們邊聊著天,也邊吃著小雪讓樂樂帶出來的糕點茶水,一切都是那麼的和樂融融、相談甚歡。頓時間,讓她有種回到小學生郊遊踏青的感覺。
        他們告別前,小雪和溫公子約好下一次見面的時間,溫公子手搖折扇、微笑點頭答應。
        他覺得:這位雪兒姑娘很不一樣,雖沒有其他大戶姑娘的矜持,但言談舉止間,和不經意流露的神情氣質,又有一種令人為之動容的灑脫。
        
        好景不常,好夢易醒。美好的日子總是時光匆匆地過去了。小雪偷溜出去陳府的祕密被人揭發,告密人就是一向與她作對的陳家大小姐。
        「雪兒,有人看見妳出了陳宅大門,私會北城門的溫秀才,可有此事?」陳老爺坐在大廳的太師椅上喝了一口茶,怒目看向小雪。
        小雪身子抖了一下,低著頭、站直了身,她不想為自己辯解些什麼。因為她知道,在這個世界的女人是何等的卑微,没有任何的發言權。
        「老爺,小姐不是故意的,小姐只是上街買點女紅的針線。」樂樂跪在大廳的中央,為小雪向陳老爺求情。
        「雪兒,妳説話,我要聽妳説!」陳老爺不理會樂樂的求情,一個婢女在這個大户人家𥚃頭是没有說話的餘地。
        「那就這樣嘍!你説什麼就是什麼。」小雪抬頭看向陳老爺,眼神堅定,反正木已成舟,也没有什麼好閃躲的。
        「妳……妳這個劣女,氣死我了……」陳老爺捂住胸口喘不過氣來,下人連忙扶他起身回房休息。
        陳家的眾兒女們都在大廳門口前探頭看熱鬧。尤其是陳大小姐,一見到她爹爹氣得臉色發青,立即攙扶著陳老爺進屋,嘴裡説著:「爹爹,別生氣了,二妹她還小不懂事,您可別氣壞了身子!」
        小雪翻了好幾個白眼。
        妳這個白蓮花,元宵燈會妳看溫公子的那副嘴臉、活像是個花癡一樣。又多次找人去向溫公子獻殷勤,被拒絕後還搬出了「陳家大小姐」的名號來恫嚇人。平日欺負我時,怎麼不說我年紀還小?硬是要跟我計較個仔細,現在還來個落井下石!
        後來這事就在陳家大少爺、也就是小雪的大哥,從京城經商返家後告一段落。大少爺以停發樂樂半年的工資,以及小雪從今以後,不得再擅自離開自己的庭院為懲罰。
        
        雖然還能在自己的庭院裡活動,但這等同於是「禁足」,是限制人身的自由。庭院就那麼丁點兒大,出了房門就是幾坪的前、後院和小花園。自從被揭發私自離開陳府後,小雪的庭院四周就被用木製的籬笆圈圍住了。不過這也好,連帶隔離了那些與她不友善的兄弟姐妹們。
        小雪讓樂樂準備了一些木板,和用袋子裝沙子做成的沙包。樂樂好奇地問她原因?
        小雪一躍而起~~從上而下、徒手劈破了三塊木板;又一個華麗的轉身~~來個迴旋踢,把沙包踢凹了一個大坑。
        樂樂驚嚇得……瞪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巴...久久不能言語!
        練習完了跆拳道,小雪把破裂的木板當柴火,在庭院裡搭一個烤肉架,叫樂樂到伙房拿一些生菜和生肉烤來吃。在大少爺的默許下,伙房的小廝也沒給她們主僕太多的為難。
        生活總是要自己找點樂趣,不然日子如何過下去?
        
        轉眼間來到了下半年,溫公子也該打包行李,進京去赴明年春天的科舉考試了。臨走前,小雪讓樂樂想辦法送去一封信,信中的內容多是一些鼓勵與祝福的言語。只不過,信裡文字以外的意味深長……想必只有信中人,才能懂得信中意。
        翌年,春末夏初,算算時日溫公子也該考完科舉了。
        「劈里!啪啦……」鞭炮聲震耳,大街小巷人聲鼎沸,大家口耳相傳著這個縣城裡,有史以來最令人振奮的大事。而超越這個聲音,則是城門口前的報信遒人,手中搖晃著木鐸,震耳欲聾的吆喝聲。
        「小姐...小姐!」樂樂匆匆忙忙地從外院跑進來,差點兒撞到了坐在門口前發呆的小雪。
        「小……小姐...中了中了!」
        蝦咪中了?我中了頭獎彩券!
        待樂樂喘過氣來,才興高采烈地比手畫腳說:「放榜了,溫公子考中榜眼了!」
        榜眼?那不就是第二名!狀元>榜眼>探花,全國第二名!我就知道他是個學霸!
        「那...溫公子可回城了嗎?」小雪興奮地站起身來,拉著樂樂的手要往庭院外去。
        「小姐,別急、妳不能離開這庭院呀!更何況溫公子也還在回城的路上。」樂樂趕緊把小雪推進房屋裡,深怕她控製不住又偷溜出去。
        又過了一些時日,小雪讓樂樂去城裡的大街上打聽看看有什麼消息。小雪雖不能私自離開陳府,但身為婢女的樂樂能,可以藉口採買些什麼東西之類的理由出門,大少爺還不至於太為難她們。
        「溫公子恐怕不回城了,要到諸羅城去任職。」樂樂把打聽到的消息告知小雪。
        「諸羅城?不就是嘉義嗎!這裡是半線,也就是彰化,彰化到嘉義……不會很遠的!走,我們去找溫……」小雪話還沒說完,就被樂樂捂住嘴,隨及把房門關上。
        「萬萬不可啊!小姐,老爺已經在注意您了,更何況溫公子他……」
        「他怎麼了?妳有隱瞞什麼?」小雪見樂樂欲言又止,直覺得事有蹊蹺。
        「溫公子是去諸羅城任職,但也是去娶親,諸羅城的縣老爺、已經把縣府小姐許配給溫公子了。」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平凡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小雪來到這個世界算算也有個一年半載了。
        自從溫公子到諸羅城任職後,大少爺也就解除了她的「禁足令」,如今的陳府是大少爺在當家。
        沒有禁足限制的小雪卻不想出門。溫公子不在了,她去找誰呢?成天只有坐在院子裡發呆,再不就是趴在圍牆的欄桿上,憑欄數著街上的人來人往。
        「……願你三冬暖,願你春不寒,願你天黑有燈,下雨有傘;願你善其身 ,願你遇良人,暖色浮餘生,有好人相伴……」一曲熟悉的旋律向小雪耳朵傳來,那...是她手機的鈴聲!
        小雪尋著聲音的來源,走到了紅木床前:沒錯,這聲音是從床下傳出來!
        她猶豫了一下,彎腰把頭探進了床下。床下雖然黑暗,但黑暗裡卻有一個光點在閃爍著:那是……她的手機!
        小雪索性在地上趴著,半個身體已經陷入到床底下的黑暗中。她伸長了手臂、撈到了手機,急忙按下電源鍵……
        想不到,手機的電池還有電!
        螢幕瞬間開啟,一曲熟悉的旋律再次震耳如雷地向她襲來。手機螢幕的強光讓她睜不開眼睛,只覺得……強光就像一個巨大的強力磁鐵、把她吸引了進去……

        「……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睞,擾公子良久...公子勿怪……」
        一陣陣手機鈴聲把睡夢中的小雪驚醒,她沒形象地打了一個大哈欠……反射性地伸手在床頭櫃上摸索著。
        關掉了手機裡鬧鐘鈴聲,她勉強地睜開惺忪的雙眼……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完蛋嘍!要遲到了,上班來不及了!」
        「樂樂……樂樂,快來幫我梳頭髮!」小雪掀開棉被下床,一陣寒冷向她吹來,如同一桶冰水從她的頭頂上澆灌下來……
        「好冷哦~」小雪打了一個噴嚏,順著冷風的方向看去……「誰把空調開得這麼大!真浪費電。」
        小雪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了搖控器,關掉空調。正要把搖控器放回原位時……看見抽屜裡有一張照片...是:溫公子!
        「樂樂,溫公子回城了嗎?」
        小雪心想著:「今天樂樂怎麼還沒進房來,幫我梳理頭髮和穿衣服?要是沒她幫忙,這層層疊疊的衣服我要怎麼穿呀!」
        「叮咚~叮咚~」此時,大門的門鈴突然響起,像是討錢的債主急催著人還錢。
        「樂樂,是妳呀,快來幫我梳頭髮……」小雪開了門,讓她進來。
        等一下……不對哦!怎麼這屋子裡有:空調、手機、門鈴還有防盜門!
        再回頭往屋內看:電視電腦、桌子椅子、冰箱、瓦斯爐抽油煙機……還有浴室馬桶!這顯然是一間單人套房的擺設!
        樂樂把她推進房間裡,按壓坐在梳妝台前,開始替她梳理頭髮:「妳看看妳,頭髮亂的跟鳥巢一樣。 」
        小雪看見梳妝鏡裡的二女:自己和樂樂都已經回復到二十五、六歲的模樣,結婚前變胖的樂樂也努力瘦了很多。
        再看看她的穿著:上身穿著一件寬鬆版型的白色針織衫,顯得慵懶時髦;下半身搭配一件及膝的A字黑白格子半身裙,寬鬆、遮肉又顯瘦。一身活潑的休閒裝扮,已經不是古代婢女的服飾了。
        小雪下意識地低頭往自己的身上看下去: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自己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絲綢的低胸V領連身睡衣。肩上兩條纖細適中的紅吊帶,在不經意間增添了些許……輕熟女特有的性感。深V領口上的蕾絲,像是一縷煙霧、縈繞浮貼在她那雪白的胸前,露肩的剪裁讓她纖細的脖子,以及美麗的鎖骨...無所遁形。
        更要命的是:小雪身後窗戶的光照出賣了她。背著光線的薄紗睡衣,若隱若現地浮現出她那~~美的人神共憤的婀娜身材。
        待她回過神來:「啊~~」的一聲尖叫回蕩在房間裡。
        她措手不及地用雙手護住V領睡衣的領口,胸裡的春光早就被一覽無遺。
        「遮什麼遮,又不是沒看過!妳的左胸下還有一顆米粒大小的”朱砂痣“……嗚...嗚...我不能呼吸了……」
        小雪急忙轉身把樂樂的嘴巴捂住:「我讓妳說話了嗎?我讓妳說話了嗎!就妳話多!」
        小雪總算是清醒了,她已經回到二十一世紀了。
        
        「小雪,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個月來、我一直重覆做著同樣的夢,夢見妳和我都穿越到古代去了。」樂樂愣愣地獨自一個人說著。話還沒說完、小雪已經穿好衣服了。
        還是現代的衣服好穿:貼身黑色T恤,低腰包臀的牛仔褲,七分長的褲管更顯腿長。頭髮往後一捆,綁一束馬尾就好了,簡潔大方、優雅成熟,十足的御姐風格。
        「妳說,為什麼夢裡的妳、是大小姐,而我卻是婢女?」樂樂搔搔頭,還在想著夢裡的事,一臉呆萌。
        「妳都說是“做夢”了,那妳還把它當真!」小雪一邊回答著,人已經走到了玄關處,準備穿上高跟鞋。
        「我還夢見……溫拓希,喔!就是妳大學時暗戀的那個學長!」
        喀嚓……小雪聞言,左腳上高跟鞋的細鞋跟,突然斷裂了……
       
         暗戀的本質,也許只是一場自娛自樂的遊戲。因為我一直想停留在只有你……和我的美好裡,所以我只有奮不顧身地跳下去。
        為了遇見你,我一直等在你會出現的路口,儘管你早已不再經過……就算到了最後,我還是沒能說出口。於是我決定把它放在心裡頭,讓它去經歷曠日持久的消磨與……沉默。

( 原創: 綠茶老司機/ 歡迎轉發,請標註原創作者 )

#原創  #故事  #小說  #文字  #穿越 
分類:藝文

喜歡喝著綠茶回味人生故事的老司機

評論
上一篇
  • 暴走的蘿莉(原創故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