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遇到「好老師」可能是一種災難

今天在永和國小說的故事是:法蘭茲與電視
遇到「好老師」,對某些孩子而言,可能反而是一種災難。
這是我今天早上去學校深刻的體驗。
早上進教室時,老師很盡責地給孩子量額溫,叮嚀各種事項,但是對於一個狀況外的孩子,她破口大罵,聽了幾分鐘後,我的心情有點受影響,就走到走廊,看著操場上籃球隊的孩子們來回練習各種運球技巧,心想,若是那孩子每天學習前先出來運動,會不會讓情況有所好轉?
(似乎是為隔代教養的孩子? 從老師的話語中,孩子好像有要求「打電話給阿嬤」…)
老師不但對他破口,還當著全班公審他,「你們說,該不該罰?」
(想到宇兒小時候,是否也被王其先老師如此對待?)
「我罰他是因為~ 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說的都對,都振振有詞,然而,她對這位孩子,可能早已長期進入「觀過」模式,就算孩子有一點點的好,可能有看不到了。
(在她帶的上一個班,也有一位讓我感覺回答問題視角獨特的孩子,是被類似的方式對待的)
馬大元醫師在「優質世界觀」概念中特別提到,應該做的事,不要列為懲罰。
感覺那孩子被罰寫的東西,已經超過他的可達成範圍了。
一次又一次被罰寫,使得原本就不好的書寫經驗,變得更差,若教育目標之一是「希望他有優質的書寫經驗,喜歡寫字,好好寫字,書寫成為他一生學習的工具」那麼這種罰寫,無疑是與這個目標背道而馳的。(宇兒也曾經被高年級的羅惠娥老師荼毒過)
對於老師的作法,我沒有立場介入,可以做的,就是給孩子祝福:
祝福你,熬過這一段日子。 (二下了,在幾個月就能分班,升上三年級)
祝福你,遇到能夠欣賞你的老師,願意接納你的特質(上課走來走去也OK,慢慢練習安住就好),用適合的方法對待你(或許你需要出去跑操場三圈?),看到你生命中的亮點(回答問題時,我覺得你的見解很有創意呢)。
想到的時候,就想著他,顯化觀想,給他祝福吧!
同時,我也想祝福這位認真盡責的老師,被她教到,是多數孩子的福氣。
願她有機會想起教育的本質、當老師的初衷
「我正在造一份甚麼樣的業?」遠比在「事項」上追求完美重要,前者關乎如何對人、全局的走向,層級是「事項」的上一層,應該優先被思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平-5F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