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3

分享

心機用來保護自己,單純用來認識世界

因為傷口不能碰水的關係,將近快1個月都是去外面洗頭,覺得開銷太大了,所以都去家庭理髮一次180~200塊的那種。

有一位總是幫我洗頭的女生每次都會關心我傷口的狀況,也聊了好幾次天。
就在今天,突然問到幾年次,念什麼國中時

她很激動的說,「啊~我們是同學!我是xx啊,妳不記得我了嗎?」
因為她戴著口罩,總記不住人名的我完全沒印象。

接著她脫掉口罩說:「我就是那個瘦瘦小小常常被欺負的女生呀。」

瞬間就想起來了!
接著我就問:「是不是常常下課被的大家強迫去福利社買東西,然後買太慢,或拿不動掉到地上還會被罵?」

她說:「對!」
我很緊張的問:「我應該沒有叫你去買吧><」

她說:「沒有!妳對我很好,還會教我功課,然後教室的佈告欄都是妳做的,超厲害的~我很喜歡妳哦~」
接著又說:「但不知道為什麼班導師竟然有發現我一直被使喚去跑腿,還在課堂警告大家不能再欺負我,雖然有一個胖胖的女生還是會對我很兇…」

然後我突然想起來,這個好像是我去告狀的…XDDD

從小長輩緣就滿好的,幾乎遇到的每個老師對我都不錯,班導對我又特別好,還曾利用午休教我寫書法(可惜我懶散沒好好學),然後會問一些班上發生的事情,我似乎對於同學被欺負的事情很氣憤,有打小報告。

但也沒跟班上那群惡勢力處不好,也常常會把在導師室得到的零食、情報、八卦分享給他們,只不過那個胖胖的女生(一直想當女老大)有時候的作為卻實太過分,有幾次也是看不下去,不願意挺她。

她似乎有發現,所以想教訓我,但因為我實在太會做人了,即使她怒罵我,或嗆要找人修理我之類的,我還是會裝沒事,問她要不要吃餅乾,要不要抄作業,因此都沒成為被針對的對象。
加上後來隔壁班有一個號稱是這個年級的男老大(據說每個年級都有一個勢力最強的老大),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跑來跟我告白,因為完全不是我的菜,但又不敢得罪對方,所以掰了一個謊。騙他我是同性戀,喜歡的是女生,但很樂意當朋友,然後就莫名奇妙的得到了一個保護,國中也算是安然渡過。

但必須說,整個求學生涯,國中真的是人際關係最麻煩、複雜的時期,那群不愛念書的同學有的真的很可怕,會打群架、結交校外人士,比拚惡勢力。

曾經就有同學因為說了不該說的話,放學被拖到校外毆打到腿骨折,還有女生被校外人事強暴等事件,所以說不怕其實是騙人的。

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很可怕…
那位同學說當時被欺負造成心裡很大的陰影,一點也不想跟國中同學有任何往來,但沒想到多年後能夠遇到我,覺得很開心,並且說我跟他們不一樣,是非常單純、沒有心機的人。

不想搓破她的美好的想像,但只能說完全不是啊。
真正單純、沒有心機的反而是她,如果我沒用點心機除了自身難保之外,怎麼可能還幫得了妳呢?傻孩子。

所以啊,真正能在社會上生存的人通常是黑白兩吃,有心機、有城府的人,只是偏善還是偏惡就取決於良知了。
#對我而言
#心機是用來保護自己
#單純是用來認識世界

像爸爸一樣對我很好的班導師

分類:心靈

我是一位女性創業家,擅長利用現有的資源,挖掘特色發揚光大,找出最小施力點獲得報酬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標。對我來說,成功大多數都是靠運氣,但當好運來時,抓不抓得住就得靠平時付出了多少努力。

評論
上一篇
  • 上天的禮物 高敏感者的自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