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28

分享

惡霸流氓充斥的小社會,這是我國中時期的日常...

霸凌 惡霸 欺負 學生時代 社會難題

攝於2017年,我的國中母校操場,比小時候更漂亮了...

  

在我的國中時期班上,有幾個同學是小混混,我們稱「流氓」。
這些流氓聽說真的有人參加過社會上黑道幫派。

這幾個流氓,是學校一方的霸主,也有一批小弟跟著他們,形成了學校小型的幫派。學校其他班級自然也有各自的流氓霸主或小幫派的存在,他們之間或許互通有無,也有交惡仇視的。
他們距離傳統黑道還很遠,因為沒有伸張理念或濟弱扶貧等等的理想!只是作威作福及欺凌弱小,就是個恣意妄為的惡小孩,胡作非為,找別人麻煩,靠勢力欺負同學,根本沒有正義這種東西。
既然他們也是個國中生,其實就跳脫不出國中生的孩子氣。他們幾人常常就在教室裡玩起遊戲,殃及同學造成困擾,但每個人都沒有膽量反抗,甚至表達不悅都不敢。

尊師重道蕩然無存

當他們在教室玩耍時,教室裡通常沒有老師在。
在我的那個年代雖然已經有打老師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發生,但還是少數中的少數,時代還算是純樸,若老師在場都還不至於太誇張。
不像現今社會根本無所謂的「尊師重道」了,現在的老師什麼都不能做,一發生事情就被告,或被家長及媒體批評,可憐至極,一點威嚴都沒有了。惡性循環之下,學生也愈來愈不把老師看在眼裡,現在的老師辛苦又薪資不高,都快沒有人想做了,品質下降會成為必然。
  

不過真正差勁的老師、或是秉持理念的優秀老師的確都存在,我這裡就不討論了。

回到班上場景

兩個惡孩拿起水桶在教室互相潑灑玩水。這時眾多同學都還在教室裡,兩個惡霸玩起水來當然是波及到所有的同學,但卻沒有一個同學敢有怨言,只能盡量躲避。
被潑到全身濕淋淋的同學就趕緊擦拭身體,甚至還面帶微笑彷彿不要緊的樣子,甚至在躲避潑水時都不敢動作太大,為甚麼呢?
因為當惡霸看到你有怨言或表達不悅神情,他們就抓到一個「有趣的把柄」,他們會藉機不斷找你麻煩,惡言相向、恐嚇並動手,若被欺負的同學「執迷不誤」還不示弱的話,鐵定會被毆打的更慘。

社會問題

這些惡霸就是閒閒沒事做,精力無處發洩才會這樣。年紀小小的,無論是惡孩子或是被欺負的孩子恐怕都得肩負心理上的創傷,但事發當下,只有被霸凌的同學是受害者
  

這完全就是強權或向惡勢力低頭求生存的寫照,小型社會的翻版。這類學校問題也存在許久,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的。

校園霸凌這種事直至現在都是無解的教育難題,現在還有了網路霸凌,惡毒更甚於我當年,真是防不勝防。

長大後的下場

  

或許以下的例子能讓被霸凌過的我們好過一點,但仔細想想,這對欺凌者而言,也是個悲劇罷了... 

況且也不保證會有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回事。

得知有一個小時的惡霸孩子,長大了在一場幫派鬥毆中腳筋被砍斷了,聽說已變殘廢,再也不能逞兇鬥狠。
還有一個惡霸旁附屬的小混混,如今類似有點兒痴呆似的游晃在北投街頭,感覺受到了些重大創傷,精神出了問題。
他們是算受到了報應嗎?其實不是,嚴格來說他們也是受害者。
現在很多殺人犯也算是社會的受害者,他們受到的懲罰到底是不是應得的?

不公平始終在上演,受害人愈來愈多,怎麼解決呢?這真是大環境的難題。

  • 文 2017.5.19
  • 增修 2021.4.8
#霸凌  #惡霸  #欺負  #學生時代  #社會難題 
分類:心靈

性格是波動狀態,分不清是外向還是內向;內心小劇場多到驚人,好聽點兒是思考型,難聽點兒是庸人自擾。所以愛寫東寫西。

評論
上一篇
  • 法朗克《交響變奏曲》平實又有深度的作品
  • 下一篇
  • 2021年1月2月大峽短文集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