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利卡巴里的日記】《斯特拉德的詛咒》陸拾壹~陸拾肆

【陸拾壹】
  ※從這邊起日記合併成好幾天一篇,※   
今天就到瓦拉吉鎮了!因為之前依約幫旅店老闆帶了酒回來,所以吾等有免費的住宿,可以安安心心的休息一晚,真令人開心!吾等在入鎮前遇到了四位正好要外出打獵的獵人,不過吾等只是對彼此點頭示意一下。   
這次吾等的目標是將這個寶石還給莊主,然後到那個傳說中是斯特拉德獲得力量的地方「琥珀神殿」。因為這次這個琥珀神殿相當遙遠,吾等多待在瓦拉吉鎮好一段時間,做了一些準備。在這段期間吾等尋找了馬匹以及馬車,希望旅途上能快速一些。   
這段時間大家也分頭去忙了些自己的事情,拉西摩多和Vivi各自又找了些魔法物品,彼斯納、海因里希以及塞刄則去賭博或是去競技場玩了一番,但是競技場組似乎不太順利的樣子。吾自己也找了一個魔法物品,但是相當昂貴,可是夥伴們紛紛掏出了錢,幫吾湊錢買下了那個魔法物品,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同時吾也好感動!   
將一切都打理好之後,吾等駕著買到的馬車,來到了酒莊將東西物歸原主。看彼等高興的表示終於又能生產這裡最昂貴的酒,令吾也好奇起來那酒有多好喝呢?不過吾每次喝酒就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所以之後還是看夥伴們喝就好了吧。  
【陸拾貳】
  將馬車留在了酒莊,吾等徒步前往琥珀神殿。那裡位在一處高山上,雪花紛紛。不過吾等早有預備,都穿上了禦寒的衣物,不過氣溫還是低得令人直發抖。終於來到了琥珀神殿前,幾個石像佇立於此,一致都是戴著兜帽,做著祈禱模樣的人型。   
拉西摩多沒看出上頭有什麼魔法,只覺得越看越不舒服。吾等想想決定先繞著外面看看,往西邊走,發現了有個大裂縫通往裡頭,最深處似乎還有火光。彼斯納提議敏捷的遊蕩者塞刄先進去看看,不料可能是地面太滑了,彼狠狠得摔倒在地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吾等直覺糟糕,站到了兩旁。果然沒多久,塞刄就跑了出來,塞刄跑出來後海因里希湊到裂縫前,果然發現了有一名野蠻人正追著塞刄,最後彼在跑出來時被彼斯納給打敗,但更多的野蠻人以及一名女性的角鬥士也衝了出來。或許是一路戰鬥到這邊了,吾等並沒有太緊張,很快的將彼等都給擊敗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吾等就放著大門,一起擠過這個裂縫進到了神殿內部。火還靜靜的燃燒著,方才被吾等打敗的人大概是在這邊休息吧。吾等先往東走,只找到了一個房間和裡面的密門,似乎是監視的地方。在東邊的房間有個破洞,下方是跟西邊一樣配置的兩個小房間。   
不過這裡躺了一具巫師的骨骸,彼斯納將彼的魔杖收了起來,拉西摩多則簡單的為彼做了個禱告。然後吾等又繼續往北邊前進。走廊的左邊打開,有一個看來是講堂的地方,忽然彼斯納發現講台後面有躲人。吾等警戒的靠進,發現是一位身上有許多燒傷、頭髮也被燒掉一半的人。   
彼瞪著吾等詢問吾等是來做什麼的。被吾等派去交涉的Vivi表示吾等是為了找跟斯特拉德有關的事情來的,而那個人則是為了尋求更強大的力量才來到琥珀神殿。彼似乎不想與吾等有過多交涉,只告訴了吾等彼的目的後就要吾等不要妨礙彼的走掉了。   
別離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吾等繼續向北走。這次的門一打開,便看到一個琥珀巨魔像站在房間裡頭,明顯是用來守護神殿的巨魔像毫不留情的就對吾等展開攻擊。不過彼身上本來就帶著傷,在吾等的圍攻下也只能倒下化作碎片。Vivi撿了一塊看來比較完整的琥珀碎片,道說回去要做成飾品,有一種紀念品的感覺吧?   
這個房間的東邊是一個小陽台,從這邊可以看到一座高大的花崗岩石像,同樣也是戴著兜帽看不清楚表情。吾跟彼斯納本來想湊近看仔細一點,但一道奇怪的魔法攻擊了彼斯納,吾等嚇得趕緊逃進北面的房間。其他幾位聽到了吾等的動靜,緊張的跑來尋找吾等,卻也受到了閃電的攻擊。   
好險大家都還剩著一口氣,幫Vivi和拉西摩多做了點小治療,吾等一邊在這邊小小休息一會,一邊找找房間。這個地方似乎有人跟方才那個巨魔像大戰過,被破壞得亂七八糟。隔壁又是一間小房間,從那邊的箭孔可以看見大廳,還有那個會對人丟魔法的奇怪石像,吾覺得毛骨悚然,不再看箭孔外面。   
稍微休息足夠後,吾等決定回那些野蠻人休息的地方去進行長休,明天再繼續調查。離開現在這個房間時,那個石像果然又想攻擊吾等,不過Vivi將彼的魔法給反制掉了。安全回到了休息地,彼斯納檢查似的打開了北邊的門,只見彼愣了一秒後,將門給關上躲到了一邊。   
突然轟的一聲,門就被燒開了。幾個冒火的骷髏頭飄了出來,想來彼斯納就是看到彼等才關門的。不過骷髏頭顯然不想放過發現的活物,又追了過來。很快的將彼等給擊碎後,休息沒多久,海因里希注意到被吾等打碎的骨頭似乎想要聚集在一起恢復。   
彼斯納見狀,淡定的讓拉西摩多去對另外顆骷髏用個解除詛咒,果然這些骷髏碎片便不再蠢蠢欲動。但海因里希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將骨頭碎片扔進了火裡,只見骨頭高速復原成骷髏頭,對海因里希噴了滿臉火。吾等也不知是驚訝還是對海因里希的舉動感到無言,默默的將這個骷髏頭又處理掉。   
有時候海因里希總是做出一些奇怪的行為呢,那著火的骷髏頭明顯喜歡火了,彼還將那些骨片往火堆丟,也是傻得很可愛吧!
【陸拾參】
  今天吾等繼續往火焰骷髏出現的走廊探索,吾跟著海因里希,其他幾個人都跟著彼斯納行動,吾等在左右兩旁的房間探查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彼斯納倒是發現了一個被燒的焦黑的屍體,彼在那個屍體身上又搜到了一把魔杖。而北邊的房門打開,可以看到前面的餐桌上擺滿了許多的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更奇異的是旁邊有很多狼之類的動物在跳舞!?   
這麼明顯的陷阱,吾等這些牧師、術士早就看出這些都是魔法了。不過吾的解除魔法對這沒有用,而拉西摩多的解除魔法也只有暫時讓這些東西淡掉一些,很快就又恢復原狀了。這些幻影的香味使得海因里希的口水又生理性的滴下來了,彼可真愛吃……   
右手邊的房間門打開,又看到了昨天攻擊吾等的那個巨大雕像。吾等討論了一會後決定下樓去,彼斯納打開的其中一個房間,看起來似乎是個書房,裡面有一隻幽靈,彼直接朝彼斯納扔出了一張椅子,要彼滾出去,不要打擾彼。   
走廊北邊的門打開,裡頭左右琥珀制的棺材,但同時還有四個奇怪的獨眼怪物在看著吾等。拉西摩多進去了一下,只感覺到彼等的視線令子不太舒服,所以就退了出來。吾等對看了幾眼,立刻決定先去調查其他房間。南邊和左手邊的門被魔法鎖住了,而東邊的走廊看去,空曠的大廳可以看見那個奇怪的雕像。   
彼斯納提議讓Vivi嘗試對雕像丟個小魔法攻擊看看,然而往那兒砸去的火焰箭消失了蹤影,反之是一道雷電飛了過來,Vivi立刻乾淨俐落的將彼給反制掉了。吾等決定等會再來處理這邊,擲了個硬幣決定先用魔法打開南邊的門。南邊的門推開,三個琥珀棺材放置在裡面。   
海因里希和拉西摩多似乎是很想去看看裡面有沒有放著什麼陪葬品,不過彼斯納在吾等耳邊幽幽的提醒吾等在銀龍宅邸發生過的事情,吾趕緊勸彼等放棄,將門關上。這時立志成為訓獸師的海因里希不知哪根筋不對勁,突然跑進北邊的房間,說要跟獨眼怪談心。   
然而最後彼失落的走了出來,說不知為何感覺怪怪的,好像心靈被掏空,好茫然。摸摸率直的海因里希,吾等決定對付那個雕像。拉西摩多想要試著對那個雕像放魔法,彼斯納以及Vivi趁機跑到雕像左手邊的房間去。吾跟海因里希則站在安全的地方,以備不時之需。   
作戰開始,魔法砸了過去,然而還是沒有魔法擊中的火花,一個火球倒是往拉西摩多砸了過來。雖然拉西摩多被燒到了一點小傷,不過彼斯納和Vivi倒是平安的跑了過去。吾等這個位置只能看到Vivi留在了那個房間,彼斯納則偷偷繞到了石像後面。   
沒多久,就看到了Vivi做手勢要吾等過去支援,吾等幾人頂著火球,沖去雕像後面,受傷的彼斯納面前是打開的門,裡面是一片黑暗,吾立刻拍了一個解除魔法下去。黑暗消去,在雕像裡面的頂端處有個穿著法炮的男人,看來就是攻擊吾等的人了。   
吾對彼的所在處扔了一個靜默術,不過彼當機立斷的飛出了範圍,可惜彼想攻擊吾等的火球術又立刻被Vivi給反制掉了。或許在空中就是彼的不幸,只見彼被Vivi的魔法攻擊,從空中狠狠的摔落地面,雖然用了魔法險險閃過追上的彼斯納,但最後還是被海因里希給擊暈了!   
被擊暈的男人變成了狐狸的模樣,吾等將彼綁了起來,夥伴們還塞了個抹布到彼嘴裡,防止彼施魔法逃跑,然後狐狸就被夥伴們搜刮了全身,把魔法材料跟彼身上的雜物法袍都搜刮走了。Vivi跟海因里希留下來看守著昏過去的狐狸先生,彼斯納和拉西摩多則一起去其他房間尋找寶物,而吾則跑到了雕像的頂端到處看看。   
忽然聽到了拉西摩多的大喊著「有財寶和敵襲!」沒多久便看到尋寶二人組跑了出來,拉西摩多和大廳的兩人說明過情況後就飛上來跟吾解釋,並找吾下去。原來彼等又在裡面遇到了琥珀的巨魔像,而且那巨魔像會使人身體變得沉重。   
吾等一邊休息一邊討論等下要如何對抗那個巨魔像,說著說著,吾等一直在看守的狐狸醒了過來,但眨眼間就從吾等面前消失了蹤影,只留錯愕的吾等。然而這樣的變故並不影響夥伴們要找財寶的鬥志,休息足夠後吾等來到了那個房間。   
吾與Vivi守在房門口,海因里希、彼斯納以及拉西摩多鑽進去,拉西摩多負責裝財寶,彼斯納跟海因里希則在判斷哪些比較值錢。這時,彼等口中的巨魔像在海因里希和彼斯納兩人的中間出現了。但顯然的,對於集齊的小隊而言,這個守護者也不能阻止彼等帶財寶走,於是巨魔像再次化作了遍地的碎片……   
看著大家熟練的清點寶藏,吾坐在門口乖巧的等待大家整理好。   
話說吾等,是來這邊尋寶的嗎?嘛、反正大家高興就好!
【陸拾肆】
  因為找到了大筆的財寶,連拉西摩多的次元袋都幾乎裝滿了,吾等便決定直接離開這裡了。而此時,吾等收到了斯特拉德邀請吾等的聚餐邀約。大夥覺得經過這些日子的冒險,吾等也該跟斯特拉德做個了斷了,決定乾脆就順應斯特拉德的邀約,前往鴉閣堡。   
吾等先是去吸血鬼獵人的塔那去,然而塔頂空無一人,彼與彼的徒弟未留下隻字片句。然後吾等又回到了瓦拉吉鎮,和藍水旅店的老闆詢問能不能在這裡借放東西的同時,之前那對兄妹的哥哥在知道吾等要去討伐斯特拉德之後,表示要加入吾等的行列。   
吾是覺得彼不要跟來,好好的跟妹妹一起生活比較好,但多一份力,吾等打贏斯特拉德的機會便越高,所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到了鴉閣堡,那裡比總是陰天的山谷還讓人不舒服。天空烏雲密布、雷聲轟隆、濃霧籠罩還下著滂沱大雨。海因里希才剛點起手中的提燈,一陣狂風便把火給吹熄了。吾等直接通過了鐵制的大門,來到了城堡門前。警戒的看著是不是有什麼陷阱,但什麼也沒發現。   
一直在外頭淋雨也不是辦法,拉西摩多用奇術打開了門,打開的門後,門廳連同大廳的火炬同時亮了起來,還有壓抑悲傷的管樂聲響起,似乎在歡迎吾等來到。這邊不得不嘮叨幾句,鴉閣堡到處都是灰塵!斯特拉德如果那麼閒,就應該先嘗試把整個城堡打掃乾淨!吾在把整個教堂擦的亮晶晶後總是特別高興、特別有成就感呢!   
總之吾等通通進入了城堡內部,本以為大門會在吾等都踏進來時突然關上,而且就此打不開,不過大門卻還是維持開著的模樣。此時,從大廳那邊搖搖晃晃的晃出了幾隻全身蒼白不著衣物的人影,朝吾等撲了過來。一進門就受到攻擊的吾等看著佈滿蜘蛛網的大廳,就怕又有東西突然出現攻擊吾等。   
大廳的牆壁上似乎畫著什麼,不過太過老舊,吾等看不出來。而此時,有三名村民跑了出來,看到彼此的吾等驚嚇的看著對方,對於在這種地方看到其他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彼等說彼等是被吸血鬼僕人抓來的,趁機逃出來的,說了幾句話,那三人又害怕的竄走了。   
別去了這個意外的插曲,吾等再次打量附近的情況。更前方有一個青銅制的大門,北邊有向上的樓梯,南邊則是一條小走廊。正當吾等在討論該往哪去看時,北面的樓梯下來了一位男性的黃昏精靈,彼向吾等介紹彼是這裡的管家,斯特拉德已經在飯廳等著吾等了。   
彼向吾等指明了飯廳的位置,卻沒有要為吾等帶路的打算,走在吾等後面。一邊警戒的同時,一邊來到了飯廳前面,而走廊底端有一個擦的發亮的盔甲,說實話在滿是灰塵的城堡裡,這樣的盔甲真得相當引人注意。而旁邊還有向上或向下的旋轉樓梯。  
總之在門口聽到的管樂聲越發越響,明顯是從裡面發出來的。彼斯納推開了門,先是巨大的水晶燈印入吾等眼簾,然後一整桌的美味佳餚,接著便看到了背對吾等的斯特拉德正在彈奏著巨大的管風琴,管風琴的裝飾是一群人伸著手像是在祈求什麼,相當嚇人。   
突然,斯特拉德停下了演奏,邀請吾等入座。位置剛剛好,便是吾等幾個人的數量。彼斯納問斯特拉德不一起吃嗎?斯特拉德只道彼吃過了。於是海因里希帶頭坐下,大家紛紛戰戰兢兢的坐下,卻無人敢用餐,紛紛盯著斯特拉德,不發一語。   
「難道你邀我們來這裡就是單純的用餐?」   
  彼斯納的話打破了沉寂,接著黑暗突然降臨,門被用力的關上,斯特拉德的身影消失在吾等面前,只剩下彼的狂笑聲迴盪於此。而在舞光術的光線下,海因里希默默開吃了……跟來的哥哥也開始吃起來,看著面對眼前情況還吃的下飯的兩人津津有味的樣子,吾等覺得這些菜似乎真的沒毒,而且也挺好吃的,結果就一起吃起來了……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