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利卡巴里的日記】《斯特拉德的詛咒》伍拾壹~陸拾

【伍拾壹】
  咦?亡靈騎士追出來了?!   
在吾等的面前出現了在銀龍宅邸看過的那些很難纏的亡靈騎士。吾等用眼神交流,做了一個決定。這裡這麼大,吾等沒有必要浪費體力與彼戰鬥,紛紛往彼身後的道路逃去。吾是比較早逃掉的人,根據海因里希後面的人的說法,彼在跑之前還跑去撞人家騎士,把人家撞倒了!   
海因里希真為同伴著想呢!就算要逃跑還不忘幫大家逃得輕鬆一點!   
總之吾等順利的來到之前那座塔。拉西摩多首先站了出來,吾想想那個奇怪的舞蹈只有拉西摩多一個女孩子跳應該挺害羞的,於是吾自告奮勇,表示也要一起,接著塞刃也站到吾等旁邊,然後是海因里希、Vivi也過來了!跳過的彼斯納拿了個東西開始敲起了節奏,一個人跳起來很害羞的奇怪舞蹈卻讓吾等一行人嘻嘻哈哈的鬧了一下。   
於是在吾等的舞蹈下門開了,吾等立刻鑽了進去,跳上那個平台,Vivi口中的魔法咒語念完,人偶又帶吾等直接上到了頂樓,本想讓吸血鬼獵人對突然出現的吾等大吃一驚的,然而到頂後傻住的卻是吾等一群人,在頂樓的除了那位獵人,還有另一名全身包著繃帶的女性。   
本來想要嚇吸血鬼獵人的吾等就傻站在那邊,等到獵人出聲喊吾等、吾等才回過神來。彼問吾等有沒有找到什麼,於是塞刃拿出了陽光劍給彼看。彼點點頭,似乎很滿意吾等打敗斯特拉德的勝算又多了一分。
吾等好奇的向彼詢問了那名女子是誰,彼道那是彼的徒弟。既然是自己人,拉西摩多便邀請彼的徒弟出去到可以用魔法的地方,幫彼治療一下傷口。在吸血鬼獵人的示意下,那位徒弟與拉西摩多一起到了外邊去。吾趁機問道彼的徒弟為何傷得如此之重?吸血鬼獵人告訴吾等,彼的徒弟居然自己去單挑斯特拉德!   
驚訝之餘,吾等更好奇彼的徒弟是怎麼一個人單槍匹馬的被斯特拉德打傷後又自己逃回來的?吾也是因為夥伴,才免於好幾次的死亡說。在吾等好奇的竊竊私語下,拉西摩多以及那個徒弟也回來了。彼斯納問了彼一些可能會在吾等與斯特拉德對決時有幫助的問題。   
之後吾等又問了吸血鬼獵人知不知道哪裡值得調查,彼告訴吾等往東南方走有一個廢墟,吾等可以去那邊看看。另外吾等終於問到了夢寐以求的地圖了!可是那畢竟是吸血鬼獵人的東西,彼不可能給吾等的,但大家集思廣益,用之前Vivi撿到的墨水,在海因里希的睡墊上面畫下了地圖。   
完成了以後吾等又跟吸血鬼獵人借了一樓休息一宿,準備明天正式啟程往地圖上標示的廢墟而去!   
【伍拾貳】
  今天經過了一片草原,看著這片草,海因里希說想要吃兔肉。雖然帶頭的塞刃想要幫彼找兔子,滿足彼的口腹之慾,不過很可惜什麼都沒有找到!啊不,塞刃又撿到了一件男裝。   
而晚上的首頁,則是吾守上半夜,彼斯納守下半夜,睡覺前並沒有什麼異像,今天應該會有一個好夢!
【伍拾參】
今天吾等在路上遇到了四位村民,不過吾等只對彼等笑了笑就走了。   
最近大家好像愛上了輪流守夜,今天還是吾守上半夜,不過下半夜卻換成了塞刃守夜。會不會有人想跟吾換一天班呢~?不過吾有警戒之盾,守夜比較方便一點,能讓大家多休息一點是一點,吾果然還是固定守一班好了。
【伍拾肆】
  今天遇上了十二位村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麼多村民在森林間走來走去的,感覺好危險啊……還是村子發生了什麼危險,讓彼等選擇跑出來呢?但吾等並沒有詢問彼等,塞刃倒是將路上撿到的其中兩件男裝送給了這些村民。不管彼等想要去哪,希望彼等能夠旅途平安。   
今天吾守夜的時候,發現附近有鬼異的火緩緩飄過來,吾注意到後一直盯著彼,然而靠沒多近,火光卻消失了!吾走過去看只剩下破碎的南瓜,然後餘下的碎片也漸漸消失了,看來這顆南瓜應該是受到吾跟拉西摩多的信實守衛的攻擊,被擊退了吧!   
交棒給海因里希沒多久,吾等突然聽到海因里希的高音尖叫!驚醒的吾等看到海因里希對著一個鬼魂正在左揮右揮,卻什麼都揮不到,也不知道是被鬼還是被海因里希的尖叫聲嚇到,吾等其他三個男生都被嚇到愣在了原地……
然而兩個女孩子只是一臉淡漠,只見Vivi手一揮,五道灼熱射線朝鬼魂飛去,直接將彼打得魂飛魄散。   
吾等都還沒反應過來,只見解決完鬼魂的Vivi又回到原本的位置繼續休息,而拉西摩多哼了一聲,也縮回了Vivi旁邊睡覺。愣完後,吾拉過恢復冷靜的海因里希,忍不住悄悄說道,汝以後如果還守夜,遇到了什麼魔物,不要大吵大叫,叫醒吾等這群男孩子就好了,不要打擾女生睡覺!   
有起床氣的Vivi和拉西摩多真的太可怕了啦!
【伍拾伍】
  今天是拉西摩多帶路,彼在路上撿了一個東西,是一個半損毀的銀龍項鍊墜飾,拉西摩多將之戴了起來,彼說有一種冰涼的感覺。   
晚上吾守夜的時候撿到了一件女裝,吾想想塞刃最近撿到了那麼多衣服,感覺應該會對這個有興趣吧?所以就把衣服放在了睡著的塞刃旁邊,將下半夜的班交給了Vivi。
【伍拾陸】
  今天吾等終於來到廢墟了!吾等在不遠處發現了稻草人,推測之前到酒莊襲擊的或許就是彼等。此時,兩個女孩子有了一個瘋狂的想法!Vivi乘上了拉西摩多的掃把,兩人一起飛到了空中,然後到城鎮裡面把所有的稻草人都吸引過來。   
吾等目瞪口呆的看著在拉西摩多掃把上的Vivi對著下面的稻草人群扔下了一發致命的火球術,這些易燃的稻草人便消失在火海之中了。還來不及驚呼兩人的厲害,一團奇怪的黃綠色霧團在兩人之間炸開,在廢墟的另一頭跑出了一個老巫婆,那個奇怪的霧團應該就是彼釋放的!   
吾等立刻衝上前攻擊老巫婆,在吾等的圍攻下,彼立刻逃跑了,雖然吾想用靜默領域封鎖彼的魔法,卻被彼反制掉了,而拉西摩多和Vivi雖然想要阻止彼逃走,但吾等還是失敗了,咒語過後,那個老巫婆在吾等面前消失了身影。   雖然覺得應該去把彼找出來,不過感覺也找不到彼,於是吾等決定直接進去方才那個老巫婆出來的屋子。
屋子門口有一個骷髏頭,吾等當機立斷將彼給擊碎了,進入了屋內。屋子中央有一個小嬰兒,陽光劍告訴塞刃那只是幻術,但為什麼老巫婆要在這邊放一個嬰兒呢?   
海因里希和拉西摩多兩個受傷最嚴重的休息了一會,吾等其他人則在房中搜查。吾只找到了用著吾看不懂的文字寫得日記,詢問大家,大家都看不懂。Vivi也找到了用著同樣文字寫著的研究文件。那邊海因里希拎起小嬰兒,那嬰兒立刻哇哇大哭起來,吾一邊找東西一邊對海因里希說不要欺負那個小嬰兒啊。   
雖然知道是假的,但聽見那個哭聲還是讓人很心疼呀!沒多久嬰兒的聲音就消失了,然而也沒看到嬰兒的身影,不知道海因里希放到哪去了?彼斯納看了一下,讓海因里希把嬰兒床拿起來,破壞了那正下方的地板,那邊藏著一顆綠色的寶石!   
看來這就是酒莊遺失的寶石!順利得找回了東西,吾等討論要不要乾脆就離開呢?這時吾等發現房間內還有一個箱子,塞刃要去打開前,彼斯納和兩個女孩子都默默的走出了屋子,吾跟海因里希還疑惑的看著彼等舉動,突然就聽到塞刃的慘叫聲,回頭看去,受了傷的塞刃咬牙切齒的念著這死老太婆!   
不過雖然塞刃受了傷,但裡面還是有好東西的,也不算太糟吧?   
找到了莊園遺失的寶石,吾等立刻離開了廢墟,打算先回瓦拉吉鎮一趟後再到莊園還寶石,然後到琥珀神殿去。路上吾等遇到了一隻單獨的稻草人,不過彼立刻就跑掉了,或許這就是預兆也說不定。   
當天晚上,吾等休息時,那位在廢墟被吾等打跑的巫婆又追了上來,帶著一整群的稻草人要來襲擊吾等,不過吾等也早有心裡準備,並沒有受到突襲。經歷了一連串的魔法轟炸:什麼觸手啊、奇怪的黃綠色霧氣啊,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魔法後,最後巫婆被彼斯納給了結了性命。   
而吾之後繼續保持警戒,守過整個夜晚。
【伍拾柒】
  今天路上經過了一座墳,不過彼斯納遇到這些墳一向都是直接路過,這次也是毫不猶豫的帶吾等走過。想來也是,吾等也沒遇到幾個好幽靈的……   
晚上吾守完上半夜後就交給拉西摩多守下半夜了,希望可以一夜平安!
【伍拾捌】
  呼啊--吾昨天晚上冥想的時候好像有聽到什麼打鬥聲,不過吾並沒有被叫醒,後來去問了拉西摩多才知道昨晚有三個狼人跑來攻擊吾等,拉西摩多認為沒有必要喊醒Vivi,而叫醒吾可能會吵醒Vivi,所以就沒有喊吾醒來了!不過早上醒來時並沒有看到那些狼人的屍體,大家處理過了吧?   
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幾十位村民,總覺得最近在路上走來走去的村人愈來愈多了?彼等說是想要找個能遠離斯特拉德迫害的地方,所以踏上旅途。吾等也只能祝彼等好運,各自分道揚鑣。   
吾今晚是守下半夜,看天邊的濃霧漸漸散發微光,這次守夜應該也是平安度過了!
【伍拾玖】
  本日路途上遇到的是幾十頭一般的森林野狼,顯然這種小動物對已經擊敗了各種強大敵人的吾等也會感到害怕了。看到領頭的彼斯納威嚇彼等,彼等很快的就可憐兮兮的嗚咽著逃跑了!   
所以上半夜彼斯納就被拉西摩多推出來守夜了,興許是彼的氣場太強了,連帶吾守的下半夜也非常安全呢!
【陸拾】
  這次是兩個狂戰士跳出來擋住了吾等。上次彼斯納直接騎著小毛驢把人戳起來的畫面吾可還記得很清楚呢!不過已經沒有小毛驢了……但這依舊不影響彼斯納的駭人氣場,在彼斯納的威嚇下,兩個狂戰士也不戰而逃了。拉西摩多看著連續兩天嚇走敵人的彼斯納,眼中若有所思的樣子。   
可惜晚上就沒那麼平安了,在拉西摩多守的下半夜中,之前在銀龍宅邸打過好幾次照面的一隻亡靈騎士出現在吾等面前。因為知道彼的強大,拉西摩多趕緊喊所有夥伴起來應戰。也不知道這隻亡靈騎士,是不是吾等之前遇到的那隻?如果是,彼也太執著了吧?   
不過彼這次只有一個人,雖然海因里希受了點傷,吾等還是輕鬆將彼打敗了。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