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利卡巴里的日記】《斯特拉德的詛咒》肆拾壹~伍拾

【肆拾壹】
  今天是海因里希帶路,走了大概半天,塞刃發現彼帶錯路了!不過好在塞刃發現了,吾等也只走錯半天的路嘛!都是夥伴,就盡量往好的方面看囉!   
今天吾守上半夜,等等要交接給守下半夜的拉西摩多了,希望今天晚上能好好休息!
【肆拾貳】
  拉西摩多昨晚守夜時不小心踩到了補熊陷阱,好在治療了一下就沒事了。但還是感覺好痛啊!吾等今天在路上還遇到了四頭恐狼,塞刃試著威嚇彼等走,但沒有成功。不過吾等還是順利打贏了,塞刃割了一張狼皮,而拉西摩多砍了條狼腿下來。   
拉西摩多守上半夜時將狼腿烤了,聞起來還挺香的,不過吾並不喜歡吃肉,倒是一旁的海因里希在夢中不斷嚥口水,彼應該很想吃吧?感覺彼有點貪吃呢。
【肆拾參】
  吾等今天遇到了那些構裝稻草人,說起來另一個魔法種子似乎是被稻草人偷走的,之後吾等還得去找回來呢!不過這群稻草人並不是偷襲莊園的那群,很快的就被吾等打成稻草屑了,站最前面的彼斯納和海因里希身上一堆稻草,看起來怪狼狽的,有些好笑!   
而途中有個小插曲,Vivi的魔法把自己變成藍色了!見彼尷尬的表情,彼說以前也發生過一次,彼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把自己變回原來的膚色……不過好險,吾等的隊伍中就有會解除詛咒的牧師了!拉西摩多幫Vivi解除詛咒後,彼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看來變成藍色的時候彼應該過得很辛苦吧……   
今天拉西摩多精神特別好,說了晚上守夜交給彼後就推吾等去睡覺了。彼真是精力充沛呢!   
【肆拾肆】
  今天Vivi在路上撿到了一個墨水瓶。墨水瓶本身沒什麼,但吾等盯著越看越不舒服,也不知道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今天上半夜是拉西摩多守夜,吾是守下半夜!
【肆拾伍】
  呼!嚇死吾了!那麼大個補熊陷阱放在那裡,要不是吾閃的快,差點就要被夾中了!這裡離任何村子也都有好幾天的路程了吧?村裡的獵人們也真夠拼的!總之吾等趕了一天的路,期望今天晚上也能平平安安的!
【肆拾陸】
  今天吾等給了先前帶錯路的海因里希一個挽尊的機會!讓海因里希再帶一次路。彼這次沒帶錯路了,卻把自己搞得很狼狽。吾等在路上遇到了兩隻小枯枝怪,或許海因里希是覺得枯枝怪太弱小或是可愛,彼原本想要安撫彼等,讓彼等自己離開,結果安撫不成卻讓兩個小枯枝怪非常生氣!在彼身上戳了好幾下!   
看彼那樣安撫不成反被揍的模樣,吾等也不知該笑還是該怒,趕緊上前幫海因里希解圍。走了一段時間,吾等終於來到了阿爾金佛斯特宅邸。吾等走上了山丘,首先進入眼簾的不是宅邸的大門,而是一座高聳的龍雕像。由於有在吸血鬼獵人塔那邊的經驗,吾等慎重的調查了一下雕像,卻查不出什麼。   
一籌莫展的吾等只好直接去開門,才剛踏上樓梯,那個龍雕像的頭突然轉向吾等,在錯愕之中對吾等吐出了龍息!然而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吾等只感受到了絲絲涼意。Vivi判斷應該是因為時間太久了,所以這個機關已經失去了彼的效力了。   
彼斯納推開了大門,裡頭不怎麼明亮,所以拉西摩多拿出了陽光之劍、彼斯納拿出了鋒銳之劍給大家照明。吾等小心翼翼的從左手邊的房間開始探查起,彼斯納一眼就看出了這個房間有暗門。在要前往暗門時,房間的壁爐燃起了火,而且是一個龍的模樣。   
吾等嚇了一大跳,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那個火龍看吾等沒什麼惡意,便開口說了起來,彼自稱是這裡的主人,如果吾等沒有惡意、而且能力足夠強大的話,希望吾等可以解放彼的騎士們。吾等滿頭霧水,但不等吾等詢問,那隻龍便消去了身影。   
吾等對看了幾眼,決定繼續探查這個宅邸。吾等直接朝暗門走去,暗門通向了一個酒窖。也不知拉西摩多和彼斯納是不是太喜歡酒了,彼等立刻一起去檢查有沒有還能喝的酒。能喝的酒彼等並沒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一個黃昏精靈!彼表示是受維斯塔尼人拜託尋找小女孩,卻被枯枝怪攻擊,為了躲避才逃到這裡面來。   
由於彼傷得很重,吾一邊為彼治療,其他同伴一邊詢問彼。因為最開始吾沒跟著去,所以不知道瓦拉吉鎮那的維斯塔尼人群附近還住著一群叫做黃昏精靈的種族,而彼就是當初受委託幫忙找小女孩的其中一人。吾等告訴彼小女孩已經找到了,彼似乎很高興。為了幫忙找一個孩子,彼跑到這種地方來,也是不容易!   
吾等本來想留彼一起行動,不過彼說這個宅邸鬧鬼,不想留在這裡。再三確定彼一個人沒問題,吾等便目送彼離開了。接著彼斯納和拉西摩多各自散開調查,吾本來想拉著海因里希一起去大廳右手邊的房間看看,但彼卻拍拍吾的頭,說一次開太多門的話,要是遇到危險就糟糕了。   
吾想想有道裡,隨後發現不對!為什麼彼總是愛拍吾的頭啊!是不是把吾當成小朋友了!?雖然彼解釋是因為吾體力差才這樣說,但吾總覺得哪裡不對啊……   
拉西摩多跟彼斯納回來後,吾等一起去了彼斯納找到的房間,那邊似乎是一個餐廳還是談話的地方,有著長桌以及幾張破爛的椅子,上頭的水晶燈雖然破爛,卻意外的還亮著光。Vivi說是有魔法讓彼可以一直亮著光。海因里希對一旁裝飾的盔甲很有興趣,一直盯著看。
  這時,吾等看到了這個房間還連著一個禮拜堂。吾跟大家說吾想過去看看,找找有沒有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三百年來幾乎都待在教堂,只要去到教堂、修道院或是禮拜堂這種與神最近的地方,吾就會感到特別安心!可能是不放心吾一個人吧,拉西摩多也說要賠吾一起去。   
吾等走進去,發現神壇前面跪著三個穿著鎧甲的人形。想到方才那個火焰銀龍的話,吾有點害怕,跟拉西摩多說吾去外面找人進來一起查看就跑出去了。沒想到趁這段時間想要看一下這些人形到底是什麼的拉西摩多就被攻擊了!回到禮拜堂的吾等看著被打昏的拉西摩多,紛紛進入備戰模式!   
彼等的攻擊很強力,連海因里希都在戰鬥中昏倒了一次,而且如果不用光耀或是火焰傷害,彼等便不會真的死去。經歷了一番苦戰,吾等終於打敗了這三個騎士。吾本來想照銀龍的想法為彼等祈禱,希望能讓彼等解脫,然而卻感受不到彼等的靈魂了,也不知道吾等這樣算不算淨化了彼等?   
然後拉西摩多打開了一扇裡頭有好幾隻大蜘蛛的門,吾等在彼輕輕關上門後,決定上樓看看。吾等先是來到一個突出的小空間,黑色的窗簾下有著一個石像,而且那個石像居然是塞刃的模樣!塞刃先是用刀子砍了砍,看看那個石像受傷自己會不會跟著受傷,發現沒事後,很爽快的直接把石像給砸了。   
吾等本來想拉開窗簾讓這裡亮一些,但當吾等離開,窗簾又悄悄自己拉上了。拉西摩多這時候進了一扇門,本來想去找找有沒有什麼東西,結果地板一陷掉了下去!好險彼有魔法掃帚,所以沒什麼大礙!飛上來後又開了隔壁的門,那邊則是一間浴室。   
後來吾等沿著路走,先是找到了一間裡頭有著一個大肖像畫的房間,畫的是一個有著銀色毛髮的男人,吾等推測彼應該就是銀龍化成人後的模樣。接著吾等又找到一間客房,這時客房的火爐又亮了起來,方才看到的火焰龍又冒了出來,而且還飛出來了!   
吾等立刻追上去,跟著彼到了三樓。接著彼在一個王座前消失了龍影,那個王座上還坐著一個人。吾等以為是銀龍,但彼自我介紹說是銀龍騎士團中的騎士長。彼與那些騎士為了要消滅斯特拉德的執念,而變成亡靈復活。在此為了讓斯特拉德永遠痛苦而監視著。   
吾完全不敢置信,彼道說斯特拉德現在很痛苦,彼等要讓斯特拉德永遠這樣下去!吾完全不能接受!斯特拉德或許不快樂,或許也很痛苦,但這座峽谷的居民怎麼辦?彼等這群曾經對抗過斯特拉德的偉大騎士們,怎麼會如此狹隘,乾脆滿於這個現狀,自欺欺人的說現在這樣很棒?   
這樣放任禍害去危害無辜的人--根本不值得被人當做英雄!憋了滿肚子氣的吾,卻因為不知道這個騎士長多強、而且不知道彼會不會召來其他小弟而只能忍氣吞聲。吾等討論了一下,決定先不理彼,到客房去休息一晚,隔天再繼續探查這個宅邸。   
到了房間後,同是牧師的拉西摩多跟吾一樣也很受不了那個騎士長,吾等一起開始說道騎士長的不是。有人跟吾一樣的想法真是太好了!那種爛人--吾寧可把彼的幾百個騎士通通淨化,也不想跟彼交流!真是太過分了--或許吧,世界上這種人很多,但因為彼是曾經對抗過斯特拉德的英雄,卻抱著這種想法,令吾真的……   
很失望。    
【肆拾柒】
  今天吾等繼續探索這個宅邸,吾等出房間後直接往上走,走廊到了底,分成了東西兩邊,而且各有一扇門。彼斯納和拉西摩多想打開西邊被鎖住的門時,卻覺得腳下地板一陷,吾等剛剛走過來的路降下了一道牆擋住了退路,而幾個幽靈戰士就這樣從左右竄了出來!   
雖然吾等嚇了一跳,但還是通力合作將幽靈士兵全部殲滅掉了。拉西摩多在西邊的房間裡面找到了四瓶藥水,Vivi認出那是可以讓一些傷害減半的藥水,拉西摩多將那些分給了站在前排們,自己身上也放了一瓶。東邊的房間倒沒有什麼東西,最後花了一點時間,吾等才把那道降下來的牆給破壞,休息了一會才繼續探索。   
吾等往二樓的南邊走,打開了那兒最靠東邊的門,房間破損的很嚴重,已經可以看到外面了!當拉西摩多踏上裡面的地板時,昨天看到的九隻大蜘蛛從一樓爬了上來!吾、吾也不是特別怕蜘蛛啦,可是看海因里希跟彼斯納一臉無所謂的將在天花板上的大蜘蛛用武器殺死,然後佊等身上淋滿了蜘蛛的體液以及屍體--   
對不起,整場戰鬥吾都被嚇到放不好魔法!戰鬥完後好想幫兩位戰士把身體擦一擦啊!接著吾等討論要先去哪裡看看?吾跟拉西摩多本能的不想再去三摟看那個騎士,紛紛表示先去外頭轉轉。吾等繞了一圈,發現了一個墓地,以及特別隔出來的塔。   
再繼續走,又看到了一個空地,那兒有個毀壞嚴重的雕像,這樣子繞了一圈,吾等回到了墓地。經過討論後,吾等打算到那個單獨的塔看看。吾等又進到主屋,穿過了禮拜堂來到了這個墓地,拉西摩多看了看,發現有八個墓被掀開了,想到昨天的亡靈騎士,吾等警戒的走過墓地,來到了那座塔。   
裡頭很昏暗,塞刃跟彼斯納再次拿出劍照亮裡面。而吾等正前方的牆壁上寫著吾等看不懂的字,塞刃說那是龍語,並且翻譯給吾等聽,大意就是銀龍的屍骨埋葬於此。彼等為了找出這個屍骨,到處翻了翻,卻什麼也沒找到,然而彼等的這些行動已經觸怒了亡靈……   
在吾等檢查完二樓跟一樓,要出門時,沉重的石門後面出現了五隻跟昨天一樣的亡靈戰士。吾等第一個反應就是把門關上,然而對面人多勢眾,吾等根本不可能贏過彼等的力氣!那群騎士直接打昏拉西摩多和海因里希的畫面吾等可還是歷歷在目!   
但好險這兒地形不錯,兩位戰士堵在了樓梯口保護吾等這群法師以及牧師,海因里希專心擋住攻擊,彼斯納和Vivi以及塞刃專心輸出,吾與拉西摩多在後排支援,有驚無險的打贏了這群強敵!好險遇上了這個地形,要不吾等的損傷一定會很嚴重的!   
但是吾等後排的法術位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三摟吾等不敢用這種狀態去搜查,於是吾等決定先休息一天,明天再繼續!雖然現在時間還很早,但是吾等想了很多事情可以打發這段時間!例如海因里希要教吾上次沒學會的遊戲,吾等還討論要不要說一些鬼故事,因為這邊氣氛很適合!   
雖然吾等感覺有點過於悠閒了,不過也許在這種困境中,吾等才更要保持快樂吧!希望吾等到最後也不會忘記笑容,能平平安安的離開這個地方!
【肆拾捌】
  吾等醒來後便往三樓探查去,沒去那個不聽人話的騎士長那裡,吾等打開了長廊旁的一扇門。看起來像是會議室的地方,裡面有五個先前讓吾等陷入苦戰的那些亡靈騎士。吾等的空氣中充滿了尷尬二字,就在吾等小聲討論著是否該關上門快跑時,那邊的亡靈騎士先發話了。    
彼等讓吾等沒事的話快點離開這裡,見彼等居然沒有二話不說就開打,突然覺得這裡還是有人可以溝通的!塞刃代替吾等一群人,向彼等表示銀龍希望彼等能夠從亡靈的情況中被解放。或許是因為搬出了銀龍的名號吧,彼等沒有剛開始只要吾等再不離開就開打的氣勢,和吾等解釋道。   
彼等必須效忠發誓的對象,所以如果王座那邊的騎士長不發話,彼等不能擅自離開之類的,而且如果騎士長下令攻擊吾等,彼等也必須照做。雖然吾等說吾等有銀龍的委託,不過如果不是銀龍本人來說的話,彼等也不能就這樣相信吾等。   
雖然事情毫無進展,不過好歹難得有可以對話的幽靈了。吾等關上了門,彼斯納又看了一眼王座,那個半點騎士精神也沒有的騎士長也正瞪著彼。彼斯納趕緊拉著吾等繼續搜查三樓。話說說道方才那些亡靈騎士,後來改與陽光劍同調的塞刃有問過陽光劍知不知道那些人是誰?   
但陽光劍卻說,那些人比彼更老,彼並不認識!吾等嚇了一跳,這才發現,原來銀龍騎士團被擊敗的時候,斯特拉德還沒有變成吸血鬼。憑著人類身軀打贏銀龍,這個斯特拉德真的很厲害啊!   
回到探索的部分,三樓有很多地方都被損毀了,路上布滿了瓦礫堆,吾等為了上頂樓還特地下二樓再從另一個樓梯上三樓,才順利來到頂樓。頂樓那還有一個更高的小塔,吾等繞著螺旋樓梯走上去,發現一扇門。有昨天那個經驗,彼斯納讓吾等做好戰鬥準備後便跟塞刃一起踹開了門。   
兩個幽靈士兵冒了出來,不過這樣的士兵在彼斯納面前可有可無,只見彼斯納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的,一個幽靈士兵就被彼砍消失了,而另一隻也在海因里希的斧子下魂飛魄散。不過爬到了最高處,吾等也只看到一片霧茫茫。   
吾等下了塔後,吾好奇的跑去看那個大洞,想試著從這個大洞看到王座那個壞傢伙,雖然有點困難,不過還真的被吾看到了!要是吾等在這邊對彼放冷箭的話--不、不,吾在想什麼!拍了拍臉,吾又跑去坍塌的房屋前看看,屋頂上有個銀龍的石像,拉西摩多帶好奇的吾上去摸了摸,然而什麼也沒有。   
又從另一個樓梯下了樓,吾等找到了一間浴室,還有一個房間。進入房間時,吾等聽到了什麼東西的振翅聲,然後掉下了一個書頁。彼斯納撿起來後馬上交給吾等的術士Vivi,Vivi感覺出了上面的魔法,對彼施予了正確的魔力,在吾等的面前出現了銀龍的身影。   
「我的屍骨在我的仇敵那裡,唯有帶回我的屍骨並燒毀,否則我的騎士團無法安息。」
道完,彼便自顧自地消失了。彼斯納猜測這是銀龍生前留下的魔法,而那個仇敵我們連猜都不用猜,自然就是在斯特拉德那裡了。這樣看來不去斯特拉德那裡走一趟,吾等根本無法解決銀龍的請託!   
雖然有點搞不懂吾等這三天到底是為了什麼留在這裡,不過時間也晚了,吾等打算在這裡待到隔天早上再離開。Vivi用修復術修好了浴室的澡缸,拉西摩多創造了許多水出來,命令昨天淋了一身蜘蛛汁液的彼斯納和海因里希要好好把身上的汙垢給搓乾淨!   
海因里希認命的努力搓洗著自己的鎧甲,彼斯納則是嫌棄著已經乾掉了很難洗之類的默默照做。吾的話跟女孩子們一樣,對於久違的洗澡感到很高興呢!洗完之後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真好!
【肆拾玖】
  離開宅邸前,塞刃覺得還是要跟那些人說一下銀龍骸骨的事情,但回來的塞刃看起來氣呼呼的,直說那個騎士長真沒有騎士精神!原來彼跟騎士們說完銀龍骸骨的事情後,彼等跟塞刃表示早就知道銀龍的骸骨在斯特拉德那裡,但是沒有騎士長的命令,彼等也沒辦法行動;而去跟騎士長說,彼依舊持續跳針著要守著斯特拉德現在的痛苦,所以塞刃才生氣。   
總之吾等打算回吸血鬼獵人那邊一趟,去問問彼知不知道哪邊值得調查的?決定好了方向,於是便由塞刃帶頭帶吾等往塔走去了。路上塞刃撿到一件男性的衣服,然後很快就迎來了晚上。   
吾與拉西摩多又習得了新的魔法,吾等一起放了信實守衛保護吾等晚上如果有人襲擊吾等,彼會先被攻擊削弱一些力量。由於學到新魔法太興奮了,一不小心吾就守了一整晚了,嘿嘿。
【伍拾】
  今天塞刃又在路上撿了一件男裝,不過沒發生什麼事就來到了晚上。今天上半夜是拉西摩多守的,吾守下半夜。在周邊巡邏巡邏,吾摸到了一具屍體。吾嚇了一跳,雖然做了禱告,但感覺好像不是很好,總之吾還是將彼埋進土裡,希望彼能安息。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