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利卡巴里的日記】《斯特拉德的詛咒》參拾壹~肆拾

【參拾壹】
  今天是回去路上的第二天,早上沒有發生什麼事,可是晚上時--   
在拉西摩多守的下半夜,又聽見樹林裡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彼將吾等喊起來後,便發現了一群殭屍從林子裡走了出來。或許是休息被打擾很不高興,Vivi一發火球術將大部分的殭屍給燒得乾淨,然而解決完最後一隻殭屍的吾等也發現事情不妙--   
森林燒起來了啊!!!!!!!!!!!!!   
管不了那麼多,雖然非精靈族的大家根本還沒休息夠,但待在這裡吾等也會跟殭屍一樣被燒成灰燼的!吾等趕緊拿了行李,連夜趕路、或者該說連夜逃離火場。燒的這麼大,不會有人向吾等索取損失費吧……?若真要說的話,這座森林的主人應該是--   
吾突然打了個惡寒,趕路、趕路吧。
【參拾貳】
  昨天因為連夜趕路,除了吾跟Vivi以外的大家多少都有些疲累,不過吾等也安全逃離了火災的範圍,但身後依舊濃煙滾滾,讓吾等不敢停下腳步。此時吾等面前出現了三個穿著獸皮的狂戰士,看來是想要打劫吾等。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沒睡好心情糟糕,騎在小毛驢身上的彼斯納衝上前,手中的長槍連續攻擊了好幾下,直接將一個狂戰士串起,連帶著往前衝去了!吾等跟餘下的兩個狂戰士都嚇了好一大跳,其中一個想趁機攻擊彼斯納,卻跌倒了,直愣著看著彼斯納跟驢子直直往前衝不回頭,那個莫名其妙就被連突突死的狂戰士,死不瞑目的落在路旁。雖然這個畫面著實很嚇人,但餘下的吾等還是快速的解決完了戰鬥。   
塞刃想搜搜彼等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但彼等一無所有,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出來搶劫吧。不過吾等也沒時間管那麼多了,吾趕緊喊上大家去追騎著小驢子跑遠的彼斯納。   
於是在中午左右,吾等來到了莊園。作為把種子帶回來的報酬,隊友們希望可以拿到幾瓶葡萄酒。海因里希因為酒莊之前被德魯伊襲擊過,不好意思接受禮物。吾本來也想退還的,不過拉西摩多看起來很想要的樣子,所以吾就送給拉西摩多了!吾不喝酒嘛~   
吾等討論了一下,決定在酒莊渡過一天再繼續旅行,畢竟昨晚大家並沒有休息夠。在休息前,酒莊主人向吾等詢問了森林的濃煙,想想吾等也不好意思說謊,拉西摩多將吾等在擊退殭屍時不小心引燃了森林大火的事情。好在主人並沒有怪罪吾等,只是說了句希望火焰不要漫延到這才好。   
休息前吾等討論了一下之後要去哪,最後決定去拜訪之前那位吸血鬼獵人。但路途畢竟有些遙遠,本想問問酒莊有沒有要再送酒,想搭個便車,不過酒畢竟都被德魯伊毀了,彼等暫時沒有貨品可以送去,而吾等也只能徒步過去了。   
話說大家還裝了一瓶毒酒,說是以備不時之需,看大家的表情好像對這酒的功力挺有想法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參拾參】
  吾等剛上路沒多久,便遇上了幾個人,彼等是要去莊園買酒的人。吾等告知彼等莊園那邊沒有酒可以買了,要的話要等下一季,如果很急的話吾等這邊有幾瓶可以賣。不過顯然彼等是要買好幾桶轉售的,所以拒絕了吾等的好意,意興闌珊的打算打道回府。   
吾等趁機詢問可否搭個便車?這群人挺好的,答應讓吾等搭個便車到附近下車。有馬車就是輕鬆且快速,吾等本來預計要三、四天才能到,直接縮短了一半的路程呢!
【參拾肆】
  吾等在一個十字路口與那群人道別,但才沒走多久,一位熟面孔又出現了--毫無疑問的,便是斯特拉德。吾都沒有力氣說彼了,大家都是一副「又是你!」的厭煩表情。然而這次斯特拉德還帶了一群恐狼擋住吾等的去路,活像要來討債的。   
吾等這邊的Vivi先發制人,先行賞了彼等一發火球術,向來都是斯特拉德賞吾等火球,彼似乎嚇到了,傻傻得站在原地給Vivi砸。不過彼也不甘勢弱,也回敬了吾等一發火球術……兩發火球術再度引發了森林大火,吾等在擊退了恐狼後逃離了斯特拉德身邊--   
然而這趟旅途的第一個犧牲者出現了。   
彼斯納的小毛驢,逃跑的時候在森林裡被恐狼殺死了,而那隻恐狼因為在著火的森林裡面,吾等也不知彼是死是活。彼斯納沒多說什麼,不過吾等看得出來彼一定很難過。雖然彼斯納不常騎著小毛驢戰鬥,但那隻小毛驢就像吾等隊伍裡的精神象徵,彼的死去讓吾等都很沮喪。   
當天晚上,那隻受傷的恐狼便帶著夥伴前來找吾等報仇。或許是被吵醒很憤怒,又或許是因為小毛驢死掉,大家一下子就把這些不速之客給處理掉了。不過在戰鬥時,Vivi的魔法讓彼一分鐘內說話都會吐出粉紅色的泡泡,吾覺得很有趣,看著悲傷沖淡了不少。   
而海因里希似乎很久沒吃肉,想要烤點狼排來吃,大家一起幫忙,卻將四頭狼弄得亂七八糟,為了安慰海因里希,Vivi給海因里希弄了個烤狼排口味的魔法食糧。
可是吾覺得、彼應該不是糾結於味道,只是單純想吃肉吧?
【參拾伍】
  在出發前,吾為小毛驢進行了一個儀式,希望彼能夠不受邪惡力量的傷害,安穩的到達洛山達大人身邊。也祈求洛山達大人保佑吾等旅途平安。之後吾等朝吸血鬼獵人的塔繼續前進。   
到了塔下,吾等一群人擠在門口前,看著明顯就有魔法在上頭的門不知所措。吾等喊那個獵人的名字,卻沒有任何反應,Vivi試著丟了根樹枝碰門,結果霹靂啪啦的雷降了下來,把吾等電了一番。吾等又繞了一圈塔,想找找進去的方法,卻只看到一個華麗的馬車,但感覺就有什麼機關在上頭,吾等不敢亂翻。   
在吾等一籌莫展時,彼斯納讓吾等退出到三十呎外,似乎是有什麼想法了。只見彼照著一定順序,做出門上那個圓盤上畫的動作後,安全的將門給推開了!彼斯納真厲害!吾還以為那是什麼魔法文字,彼居然看出了那是暗示要做動作!總之吾等趕緊在門要自己關起來前,進到了塔內。   
屋內左手邊都是一些殘破的碎片,右手邊則有一些木箱子,吾等的最前方有一座平台,平台的四個角落各有一個石像,鐵鍊從天花板垂下,落在彼等身邊。大家探查的同時,拉西摩多想幫被雷打得特別嚴重的吾治療一下傷勢,然而魔法卻放不出來!   
Vivi見狀,也試著釋放自己的魔法伎倆,然而也是一樣,魔法完全聚集不過來,此時吾等意識到了,這座塔是個禁魔空間。吾等又四處翻了翻,還大聲呼喚吸血鬼獵人,但依舊沒什麼反應。Vivi看看四個石像,道說這些是魔法魁儡,只要知道啟動語就能使用了。   
而剛好,Vivi也知道這個啟動語是什麼。吾等走上平台,讓Vivi啟動石像,只見命令語一道完,四個石像拉起了自己面前的鍊子,將吾等腳下的這個平台緩緩往上拉。二樓、三樓望過去就只是一片狼藉的廢墟,到了頂樓,在感覺有人生活的四樓中,吾等終於找到了吸血鬼獵人,而彼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塞刃翻了一下房間的書桌,並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期間彼斯納一直盯著窗邊的盔甲警戒著,以免它突然動起來,不過最後擔心的事情也沒有發生就是了。
但傻站著也不是辦法,討論了一下後,大家把吾推出去,要吾去叫醒吸血鬼獵人……本以為彼會被突然出現的一群人嚇到、或是被吵醒不開心的,但這些都沒有,吸血鬼獵人只是揉了揉眼,平淡的說吾等來了啊。   
不知道該說彼真鎮定還是太沒警戒心了……要是吾冥想到一半,被人喊醒而且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群不是非常熟的人,一定會嚇一大跳的!總之吾等問了彼一些有關塔的事。這座塔也不是彼的,聽說以前是一位巫妖的,但那位巫妖在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時,卻反而讓自己灰飛煙滅了。   
彼覺得這座塔不錯,所以在這裡的這段期間就把這裡當做是自己的基地。說到此,吾等不禁向彼抱怨沒跟吾等說過門口那個防衛機制的事,但彼笑著說,相信吾等才不會被那種小魔法給絆住腳的,真是……
吾等又問了這座塔是不是不能使用魔法的事情,彼說彼來之前就是這樣了,只有原本就在這的那些魔法魁儡才能正常運作,例如方才讓吾等得以上來的四個石像,以及窗邊那個鎧甲。   
話說吸血鬼獵人說自己因為太累了,所以才沒注意到吾等來的動靜,讓吾不禁好奇彼都去做些什麼了?彼跟吾解釋,彼很在意吾等之前告訴過彼的那些,塔羅牌上的訊息,所以去探查了一下。再往更西邊走,有一座很破敗的小村子,塔羅牌中預言的陽光之劍似乎就在那邊的修道院。   
然而修道院那邊最近不太平靜,據說是被一群瘋子佔領了,不太歡迎外人。彼不想惹上麻煩,所以就沒有進去探查了。想了想,吾等又問了門口那輛華麗馬車的事情,彼告訴吾等那是彼徒弟的車,然而吾等跟彼都沒有見到那個人。   
之後吾等打算在這裡休息一天,再前往吸血鬼獵人所說的那個村子,尋找那把陽光之劍。不過吸血鬼獵人休息的地方實在太小了,吾等花了好一段時間把一樓打掃乾淨,才讓吾等有可以休息的地方。而且這裡並不能使用魔法,所以今天就沒有魔法大餐了。   
好在拉西摩多之前掃光了瓦拉吉鎮的所有口糧,久違的吾等吃了口糧度過今日。
【參拾陸】
  今天吾等便出發往那村子前進了。白天吾等有遇到一些狼,不過那些狼馬上就被帶頭的塞刃給嚇走了。   
晚上拉西摩多守夜時,有一隻鬼魂緩緩的飄了過來。但是三兩下就被夥伴們給打的魂飛魄散了。唉、汝說這鬼魂圖什麼呢!要是好好的放棄執念,搞不好還能到洛山達大人身邊呢!
【參拾柒】
  今天吾等遇到了要前往的那個村子裡的村民,彼等是來打獵的。彼斯納向彼等詢問了一下關於村子的事情,例如聽說彼等的村子不歡迎外人之類的是真的嗎?彼等回答其實是因為村子太窮了,連個讓旅人住宿的旅館都沒有。問了修道院的事情,彼等也回答那裡住了一群瘋子。   
而且跟普通的人不一樣,彼等身上有一些狼的耳朵、動物的四肢之類的。吾回想起了之前所遇到的獸化症人類,所以那座修道院充滿了獸化症的人?   
當天晚上,彼斯納守上半夜。吾守下半夜時,兩個狂戰士從樹叢跳了出來,吾立刻喊起了夥伴們,彼等一醒來,各個摩拳擦掌。彼斯納的凶狠平常也見識多了,彼與塞刃解決了一隻狂戰士。而Vivi二話不說,扔了三發灼熱射線給另一位狂戰士。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到一半被叫醒,彼的狂亂魔法攻擊了吾、拉西摩多,以及睡的死死的海因里希。Vivi扔完魔法後,就又坐回火堆旁冥想了。接著拉西摩多衝上前,只見彼情描淡寫的打了那隻被燒的狂戰士一下,狂戰士瞬間變成血沫死掉了!   
看著又縮回去一起睡的兩位女孩子,吾覺得、吾、吾下次還是不要打擾彼等睡覺好了……後面守夜,拉西摩多把狂戰士打成血沫的畫面一直在吾腦中揮之不去……
【參拾捌】
  在到達村子之前,吾等在路上看到了一具女性村民的屍體。彼似乎是被狼攻擊而死的,但兇手似乎是聽到了吾等的聲音,所以跑掉了。由於已經死亡,吾跟拉西魔多也救不了彼,只好為彼進行禱告,將彼給埋起來後,吾等又繼續前進了。   
終於到了吸血鬼獵人所說的村莊,毫不意外的門口的守衛們要吾等證明吾等不是吸血鬼。然而吾等說服不了、想出來的證明方法彼等不接受,彼等也不認得洛山達大人的聖徽……這時塞刃用鍍銀短劍刺了自己一下,彼等終於相信吾等不是吸血鬼了……   
對於彼等認不出洛山達大人的聖徽這件事,吾還是挺耿耿於懷的,畢竟這裡不是有修道院嗎?不過後來想想,彼等侍奉的神,應該也是那個晨光領主吧?不認識吾的神明,也是很正常吧……
之後彼等也帶著歉意的向吾解釋,那邊被一群瘋子佔領後,佊等也不常靠近了;也因此就算展示的是晨光領主的聖徽,彼等大概也不認得。吾趁機多問了一些,好奇那群瘋子是不是獸化症的人?但彼等說那不是一般的獸化症。   
因為那群人不是像獸化症的人一樣,變成一種動物,而是一個人身上有很多種動物的特徵,所以那不是獸化症是詛咒——不過,獸化症也是用解除詛咒解除的啊……?反正修道院的問題應該不簡單才對。   
由於村子沒有地方讓吾等住宿,吾等就在城牆邊休息一晚,打算明天早上去拜訪完村長後,到修道院去看看。兩個女孩子躲進了帳篷休息,吾等四個男生在外頭一句有一句沒的閒聊著,最後在彼斯納的催促下,都噤了聲休息。
【參拾玖】
在村民好奇的圍觀視線下,吾等將露宿的東西收拾收拾,出發尋找村長。村子裡頭的房子多是用茅草蓋出來的簡易房屋,不難看出彼等生活多麼困頓。吾等找到村子中最大的一間屋子,在那裡找到了村長。向彼詢問了一些村子的事情,例如那個修道院的詳細。   
那兒自從斯特拉德來了以後,便開始出現了那種奇怪的獸化症狀,而詛咒似乎會傳染.很多人跟修道士都陸陸續續變成了奇怪的生物,之後那座修道院就被當作不祥之地孤立了。
另外這座村子的北方有一座小池子,是那個修道院的創始者保佑這裡的聖水池。村長總地也就只知道這些事情,再問下去也沒什麼其他訊息,吾等便決定直接出發,親自去那座修道院一探究竟。   
吾等到時,鐵製的大門關著,但並沒上鎖。吾等在大門左右找到了守門的守衛,彼等正在打盹。兩人身上有許多動物的特徵,就跟從村民那聽到的一樣。彼斯納直接將彼等喊了起來,彼等似乎是因為被吵醒,看起來不大高興,詢問吾等來這裡有什麼事?   
意外的好說話呢,吾還以為會打起來呢!向彼等表達了來意,兩個守衛將吾等引入了大廳,便去通知了這邊的領導人。過沒多久,一位長得很帥的修道士朝吾等走了過來,向吾等詢問有什麼可幫忙的?吾等將想與斯特拉德對抗的事情、以及來此尋找陽光之劍的事情告訴彼。   
彼立刻就猜想到東西在哪,並且領吾等過去。Vivi在路上小聲的告訴吾等,彼覺得這個修道士怪怪的,其實吾等也不太敢相信彼,然而彼給了吾等疑似陽光之劍的劍柄,也沒有拒絕吾等想拿走的請求。除了因修道院裡面,還是存在著村民口中的瘋子這件事,所以令彼不期望吾等久留以外,彼並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抱持著對修道院的疑惑,吾等離開了修道院,去了拉西摩多想看看的聖水池。吾等其他人圍著陽光劍,好奇的研究著,因為沒有劍身,吾等在猜是不是少了什麼?
於是拉西摩多就用這池感覺到了神聖力量的水澆了澆劍,然而什麼也沒發生。雖然有神聖的氣息,不過這池水並不是聖水,不知道有什麼用?不過也有可能單純是因為那位創始修道院的聖人的庇佑也不一定。   
水池中央有個雕像,寫著晨光領主,彼與創建這個修道院的人、以及瓦拉吉鎮那個教堂的創始人,這三個人似乎是對這裡貢獻很大的偉人們。這時候在一旁跟劍進行同調的彼斯納皺了皺眉頭,表示自己被劍拒絕了!拉西摩多想了想,從彼斯納那邊拿過劍開始進行同調,這次成功了,拉西摩多能與陽光劍進行交流了。   
這是一把智能武器,從斯特拉德把彼毀壞了以後開始,彼似乎已經沉睡了好幾百年了。由於都在沉睡,所以問彼什麼,彼很多都不知道。雖然這麼輕易就找到了傳說中的武器,讓吾覺得怪怪的,不過吾等又找到了一份打敗斯特拉德的助力!   
吾等討論了一下之後,覺得修道院雖然很可疑,不過吾等打算以後再來,總之先去銀龍宅邸——阿爾金佛斯特宅邸走一趟看看吧!決定好地點的吾等,離開了這個小村子,又踏上了旅途。   
吾想這應該是一個好的開始,今天一路上,吾等都沒遇到什麼事。
【肆拾】
  今天在路上看到了一位被狼咬死的巴洛維亞兒童屍體。說實話,小孩子的死亡讓吾更為難過,彼明明應該還有更多的未來,卻死在這裡……也許這就是命運吧,但還是令吾很難過……
而且吾等要趕路,沒法好好的為彼祈禱安葬。這份愧疚讓吾一整夜沒法好好休息,自願守了一整夜,也好在,今天沒發生什麼事。   
因為不捨,所以吾等得趕快增強實力打敗斯特拉德才行!吾可沒時間一直消沉呢!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