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利卡巴里的日記】《斯特拉德的詛咒》零~拾

【零】
  說來為什麼吾會開始這趟旅途呢,其實吾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的。
吾是侍奉「新生與復甦之神,洛山達」的牧師,雖然個子不高,還長得像是未成年的小朋友,不過吾已經三百歲了!
  三百年來,吾不是在家鄉就是在教堂裡為神服務。新來的那位教主,吾也是看著彼長大的,甚至還參與過彼的受洗儀式呢!不過或許就是彼看吾待在教堂過久了,彼居然對吾說:「你在這座教堂這麼久了,出去冒險冒險,看看這個世界吧!」然後吾就被趕出來了。   
美其名曰是吾神給吾的試煉,其實是彼不想看吾繼續窩在教堂吧!不過彼說的對,幾百年來世界真的變了很多,也許吾的確該出來見識見識才對。   
但此時的吾並不知道,這趟旅途竟會如此驚險刺激…… 
【壹】
  由於吾是第一次出來冒險,所以吾在冒險者公會接了一個簡單的送信任務,獎勵只是簡單的路費開銷以及可以在委託人的家中享受豐盛的一餐。看起來是個相當簡單的任務,正適合吾這種初出茅廬的冒險者!同時也有幾名冒險者跟吾一起接了這個任務,不過他們跟吾不一樣,應該是順路才接的。   
一位是名男性人族戰士,叫做彼斯納;另一位是個男性半獸人遊蕩者,叫做塞刃;還有一位是女性卓爾術士,叫做Vivi。三位都是有經驗的冒險者,感覺真放心!   
總之吾等踏上了旅途,晚上在休息時,有一隊商隊路過,詢問可否和吾等一起過夜?吾等接受了。帶頭的老人似乎是名魔術師,為了感謝吾等,彼不知施了什麼戲法,在火中做出了些影子,給我們講述了一個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民族被他們的敵人趕出了他們的居所,為了尋找新的居住地,他們到處飄泊。有一天,他們撿到了一名受傷的男子,那個民族的人治好了男子。不過,那名男子似乎有非常多的敵人,但那個民族沒有因此拋下男子,並且還保護著他;同樣的,男子也保護著對他這麼好的那些人。終於,他們回到了男子的故鄉,原來他是這裡的貴族,那名男子向他的救命恩人們表示:『為了感謝你們的幫助,我宣布這個地方永遠歡迎你們的到來,你們想留在這裡就留在這裡,想離開就離開!』但好景不常,這名男子受到了詛咒,變成了吸血鬼,連帶著那塊土地,一同變成了個恐怖的地方--」   
說到此,火中的戲法消失了,老人用著真摯的眼神看著吾等。彼就是故事中那些流浪民族中的一員,大家也都知道了吧?彼表示一直在尋找有實力的冒險者,希望能幫那位貴族解除詛咒。
吾覺得不能放任一個需要幫助的人不管,再說詛咒也是吾等牧師要幫忙處理的,再問過大家後,吾等決定先將信送完後,跟隨老人一同前往那塊被詛咒的峽谷去。
【貳】
  老人帶送完信的吾等進入了一片迷霧,這片迷霧從四面八方而來,明明是早上卻陰暗的令人喘不過氣來。高聳的峽谷入口有兩個高大的石像站崗著,斷了頭的守衛讓人毛骨悚然。   
穿過了那兩個石像後,吾等來到一個相當死寂的村子,老人等有另外的據點,與吾等約好明日正午在門口集合後就走了。吾等只好摸著霧找到一家旅館。裡頭有個酒保、三個與老人身著相似的人、以及和彼等穿的都不同的男人,吾沒什麼經驗,誤把那個男人當成了店主,還好彼並沒有生氣,還請吾喝了杯飲料!   
與彼聊天時,彼告訴吾等,彼的妹妹被這裡的吸血鬼領主--也就是老人希望吾等拯救的那位被詛咒的貴族,斯特拉德--看上了。吾詢問彼為何不直接帶著妹妹逃走?彼告訴吾,這片迷霧困住了所有人,只有維斯塔尼人,也就是傳說中幫助了那位貴族的流浪民族可以自由在這片迷霧穿梭。
得知這個訊息,吾向子提議明日與吾等一起去見那位維斯塔尼族的老人,或許子能藉此機會尋求彼等的幫助。聽到這個提議,子似乎相當高興,幫吾付了飲料錢後,便回去找妹妹做準備了。   
吾等來到村子時尚只是下午,彼斯納問要不要去村子打聽打聽?於是吾等便到了村子去了。雖然是下午,但路上幾乎沒什麼人,這裡物資似乎也很缺乏,在雜貨店買的口糧比其他地方都貴。隨後吾等來到了一座破爛的教堂。身為神職人員,看到這樣的教堂真令吾痛心。   
吾等在這座教堂探索時,彼斯納聽見了微弱的男人慘叫聲,循著聲音彼找到了個地下室,塞刃下去後發現了一名眼睛發著紅光的吸血鬼僕從。彼斯納說吾等遲早會與吸血鬼對上,不如下去拼拼看?
吾也擔心那個慘叫的男人,於是大夥都同意了。只可惜吾等雖然把彼打成重傷,卻讓彼逃走了……搜索了一下,這裡只剩下幾具被吸乾血的乾屍,在火葬了之後,吾雖然感到些許不安,但吾等就這樣回到了旅店。
【參】
  隔天一大早,吾等再次來到教堂,一來是昨天還沒探索完,二來是吾實在擔心昨日放出來的那名吸血鬼僕從會不會做出什麼壞事,果然教堂的神父被吾等發現時,已經被吸乾鮮血而亡……吾沉重的將彼埋葬後,吾等依約來到了正門,昨天旅店的那對兄妹似乎得到了同意,要與吾等一同前往下一個城鎮。
但馬車空間不夠,吾等只能目送著老人帶著那對兄妹先走一步,吾等則步行跟上。途中吾等遇到一名幽靈,告訴吾等曾經有個銀龍和彼的勢力也對抗過斯特拉德,不過最後以失敗收場。現在銀龍的魂魄還在一處城堡內,等待著討伐斯特拉德的勇者。   
吾等途中還經過了一座處刑台,真不明白為什麼這種東西會放在馬車的行徑路邊……接著吾等來到了一座湖畔,終於跟上了先行一步的老人,在那裡吾等遇到了一位占卜師,彼為吾等做了五個希望能幫助到吾等的占卜,占卜內容如下。   
「此牌講述歷史。遠古的知識將幫助你們瞭解敵人。有一個鎮子where all is not well。在此處你將找到一間腐化之屋。在屋子裡,有一間黑暗的房間,裡面擠滿寂靜的鬼魂。」   
「這張牌預示出一股強勁的力量,為善良和守護而生,一個偉大希望的象徵。 去往令人目眩的高處吧,在那兒,石頭都是活的。」   
「此牌揭曉一名強大的助力,在對抗黑暗的戰鬥中給予你們幫助。 找出惡魔新娘的兄弟吧,他被人叫做the lesser,但他有著強大的靈魂。」   
「你的敵人是一個黑暗的造物,力量超凡,這張卡將領你到他面前。 去那極高的地方,找到城堡搏動的心臟,他就在近旁等著。」   
「這張牌代表力量,預示著一把復仇的武器,一把陽光之劍。 你所尋找的寶藏藏在太陽後面,在聖者的屋宇中。」   
同時吾等還從維斯塔尼人那裡聽說了,以前有位老法師挑戰斯特拉德時,被斯特拉德在這湖上方的瀑布處打落,但彼等去搜尋時,卻找不到屍體。話說回來,吾等在這裡遇到了一位新同伴,與吾同是牧師的人類女性,拉西摩多。之後吾等在維斯塔尼人熱鬧的舞蹈下,度過了一夜。
【肆】
吾等繼續前進,不同的是,這次兄妹倆也與吾等一同步行了。吾等穿過了一處石橋,雖然對面的石像鬼雕像很嚇人,不過似乎不是被命令成攻擊路過的旅者的樣子。石橋上吾等看到遠處的瀑布,吾不禁想起那個老法師的故事,只可惜實在是太遠了,看不清那兒的情況。   
在經過一處交通要道時,一名高貴的男子在吾等面前出現,吾等想不到,傳說中的斯特拉德居然就這樣直接出現在吾等面前!彼對於來到的新面孔似乎相當期待,說要測試吾等的能力,面對明顯放水的斯特拉德,說來可恥,吾被彼咬到,昏了過去,聽說拉西摩多一個人扛住了斯特拉德很多下攻擊。
最後斯特拉德放走了吾等,說隨時歡迎吾等到彼東邊的鴉閣城堡挑戰彼。這段經歷吾只要回想起來,脖子就一陣痛啊……趕路的途中吾等經過了一處湖泊,剛被斯特拉德攻擊過,雖然想要休息一下,但吾等看時間也不早了,最後還是決定盡早到村子去比較好。   
之後吾等來到了另一個村子,應該說鎮子,鎮子外頭掛滿了還滴著血的狼頭,好是嚇人。而吾等暫時在一家叫作「藍水」的旅店住下,在那裡有位狼獵人、一個奇裝異服的半精靈吟遊詩人,有點禿頭。
吾還跟在酒館裡面打鬧的一對小兄弟一起玩了一會,之後送了彼等回家,聽說彼等的母親很嚴格,也不喜歡鎮子之後要舉辦的祭典、應該說是不喜歡鎮長一直舉辦祭典的行為。   
據老闆所言,鎮長之所以一直舉辦祭典,是希望歡樂的氣氛能夠趕走吸血鬼。也因此吾等在進入這個城鎮時也被盤查了一番。不過,如果吸血鬼硬要進來的話,彼等應該也沒轍吧……
【伍】
  吾等一醒來又開始到處探索這個鎮子,這裡有一家玩具店,店主的肩上有隻看起來很聰明的小猴子,不過這家玩具店裡面的東西看起來相當獵奇,總之不是吾會喜歡的東西……
吾看了幾樣都是諸類這種平常人欣賞不來的東西,心裡不大舒服,就自己出去了。塞刃到是買了一個音樂很嚇人的獵奇音樂盒,吾真的覺得晚上聽這東西會做惡夢的……   
等去散步的彼斯納回來後,吾等一同去了這裡的教堂。雖然還是一樣破敗,不過多多少少有人在這裡做禱告。彼等信仰的是一位叫做晨光領主的人,因為在教堂令吾有一種安心的感覺,吾表示想留在這裡做個禱告,其他人則先到外頭等吾了。離開前,吾被那的神父叫住。彼對吾訴說了創建此教堂的聖人,聖安德魯的故事。   
最後神父告訴吾,一直在保佑著這座教堂的聖骸最近被偷了,希望吾能幫忙找回來。現在想來,吾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連個報酬都沒談,真的很對不起同伴,畢竟雖然對吾而言是義務,但對彼等不是啊。
總之神父告訴吾,除了彼以外只有另一名在這打雜的小男孩知道聖骸在哪,吾去詢問彼之後,得知彼最近有稍微透露聖骸的訊息給守墓人。冒險經歷不多的吾自然去找夥伴們求助,夥伴們也很好,立刻就同意幫助吾了!   
然而守墓人對吾等愛理不理的,吾等的線索到此就中斷了……但吾等還是靠著拉西摩多的魔法發現,聖骸似乎在一個被封的死死的棺材店,可老闆並不願意配合吾等。於是拉西摩多帶著Vivi直接從上破窗而入,同時在下方的彼斯納也趁機破門,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發展,吾就像裡頭的老人,嚇得不知道該做什麼。  
塞刃熟練的用麻繩把老人綁了起來,彼斯納拿了個麻布袋套住子的頭,吾本來想阻止彼等的行為,但當塞刃問聖骸在哪,老人說出聖骸在哪的同時,表示上面的六個箱子裡面還有吸血鬼的僕從時,吾也顧不上夥伴的行為正確與否了,腦中只剩下糟糕二字。
因為破窗的那兩人,肯定驚醒了吸血鬼僕從了。吾等只能狼狽的趕緊帶著東西往教堂跑,而似乎是聖骸保佑,在到達教堂時,吸血鬼的僕從也放棄追逐吾等了。   
吾當下只想把老人帶進去問話,卻忘了老人被吾等搞得--吾等看起來很像在犯罪,大家也一口一聲審問,讓神父拒絕吾等進去,經過一陣雞飛狗跳,夥伴們向神父要了聖水當作報酬後,就帶老人到了別處,吾則是留下與神父致歉,吾也沒想到吾的夥伴們……
嗯!並不是每個人都跟吾一樣,吾得包容才行!
  之後有些沮喪的吾回到了藍水旅店,遇見了一名旅人,吾好奇跑去向彼答話,彼是一名男性的人類戰士,叫作海因里希,和彼的聊天沖淡了吾沮喪的情緒,同時先離開的夥伴們也回來了。
彼等對吾說要去找一個失蹤的維斯塔尼人小女孩,吾立刻就答應了,並且邀請海因里希一起來。聽到小女孩失蹤,海因里希相當激動,馬上就同意了。不過當吾的夥伴在給彼做自我介紹時,吾問了聲「吾也要嗎?」彼居然拍拍吾的頭,說:「小妹妹就不用了!」被認成小孩子就算了,吾還是第一次被認錯性別啊!   
總之吾等來到了附近的池畔,在湖中央有艘小船,上面似乎有坐著人。拉西摩多騎著掃把靠近,那人立刻丟下個東西進湖裡,雖然很遠,但吾還是看出了,那似乎是個可以裝進個小女孩大小的麻布袋,一聽到吾的說詞,還在岸邊的大家立刻滑船趕到,彼斯納急忙把袋子撈了上來,打開果然是那名失蹤的小女孩。   
彼斯納將船划到那艘船旁,跳到了對方的船上;海因里希本來也想過去,卻失足跳入湖中,好險吾跟Vivi成功把彼拉回來了。總之吾等把那名醉漢帶回了岸邊,雖然很不該,但彼真的太過分了!
所以吾安撫著小女孩,當作不知道身後彼斯納的審問。但小女孩好像還是很害怕,好險大家有帶女孩家人的信物,她才安心下來!至於那名醉漢僅僅只是因為釣不到魚,所以要把女孩獻祭給根本不知真偽的湖神,這點讓吾等都非常憤怒,決定將人帶給小女孩的家人處置。   
回到旅店時,似乎是早上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鎮子,旅店老闆要吾等半夜十二點時來見彼。吾等各自去打發了時間,十二點時,旅店老闆帶我們去到了一個房間,房內有那位吟遊詩人,只不過彼的服裝看起來正常多了!而旅店老闆向我們表明,彼是名為鴉人的種族,彼的組織打算討伐斯特拉德,而那位吟遊詩人其實是一名吸血鬼獵人。   
彼等表示會給吾等在討伐斯特拉德上的幫助,雖然吸血鬼獵人因為懷疑維斯塔尼人與斯特拉德有勾結,所以暫時不會與吾等一起行動。其實吾覺得,依照那個傳說,維斯塔尼人如果真的偏向斯特拉德也不奇怪,可是既然如此,為什麼一開始的老人要找吾等呢?彼是真的相信吾等會拯救斯特拉德、而非討伐彼嗎?對維斯塔尼人來說,斯特拉德到底是?   
吾沒有說出吾的疑惑,之後吾等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今晚那對小兄弟沒有來,如果看到彼等,吾一定要叮嚀彼等最近晚上不要出來比較好,那些跑出來的吸血鬼僕從不知道現下躲在哪,可能隨時會出來攻擊人,很危險的。
【陸】
今天一大早,吾等便跑去拜訪鎮長。吾等被帶領至一個小房間,沒多久鎮長牽著兩條兇惡的獵犬走了進來。鎮長看起來過於嚇人了,無法想像這種人居然會希望歡樂的氣息可以趕走吸血鬼--說實話,吾都懷疑彼根本是吸血鬼的僕從了……   
總之彼邀請吾等共進晚餐,可現下才不到中午,吾本無聊的想去鎮上晃晃,看能不能遇到那對小兄弟一起玩,不過其他夥伴似乎想探查鎮長家,偷偷摸摸的摸到了人家二樓去了。
吾對這種事沒興趣,就待在原地幫忙顧裝備了。最後彼斯納帶回了一本書,似乎是塔羅牌中指示的物品,吾見大家回來了,也就去教堂打發剩下的時間了。
        ……
  用完了晚餐,吾一邊跟海因里希聊天,一邊回到了藍水旅店。熱鬧的旅店內除了以前看過的熟面孔們,還多了一個陌生人,看上去是一名木精靈,看到同鄉,吾拉著海因里希開開心心的跑去與彼搭話。彼是一名女性木精靈游俠,叫做諾琳。   
可能是吾突然跟彼搭話,彼剛開始有點嚇到,不過後來吾等還是聊起來了!彼跟吾等分享了彼在路上聽到的傳聞,在離鎮上大約三天路程的磨坊,那附近時常有小朋友失蹤。想來祭典還有些時間,吾提議不如吾等一起去調查看看好了!畢竟小朋友失蹤是非常嚴重的事!   
於是吾等約好隔天早上,整理好物品後一同前往。
【柒】
  隔天一早,吾等聚集在城外,彼斯納因為還有點事情想調查,獨自留在了鎮上,所以沒有一起去。雖然知道了大概方位,不過還是要找一下路才能到那座磨坊,所以提議要去的吾等三人,偷偷湊在一起決定該誰來帶路才好?
海因里希用撲克牌給吾、諾琳、和彼自己測了個運氣,吾等最後決定由海因里希帶隊,雖然吾的運勢跟彼一樣,但吾是第一次出來旅行,還是交給別人比較好吧!   
結果、結果……吾等遇到了數十頭狼。   
而且海因里希過於自信,還被狼群給咬昏了……   
好在吾等最後還是成功打退狼了,沒事就好,對吧~?   
但畢竟大家都累了,吾等打算露宿一晚,由是精靈的吾、Vivi和諾琳分別守夜,為了大家的安全,吾會努力的!
【捌】
  吾等度過了平安的一晚,繼續朝著磨坊前進,這次由昨天測出來運勢與海因里希一樣的吾帶隊,可吾懷疑海因里希的卡牌可能是假貨,因為吾等遇到了更多的狼……若不是有諾琳帶吾等繞開了狼,吾等一定又要經歷一番苦戰……
  遠遠的吾等已經可以看到磨坊了,磨坊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根本不像是人會住的地方。因為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等著吾等,所以吾等決定慢慢前進,早上再到那裡。   
按照慣例由精靈們守夜,大家就安心休息吧,吾一定會好好守夜的!
【玖】
嗚嗚……為什麼偏偏這種日子會做惡夢!夢見了之前被斯特拉德襲擊的事,總覺得脖子一陣疼,吾的冥想備受干擾,根本沒好好休息!   
總之吾等來到了破破爛爛的磨坊前,拉西摩多飛上去從窗戶偷看,二樓有一位老婆婆,發現了拉西摩多後邀請吾等進去吃吃東西。吾等討論了一下,便進去了。老婆婆一邊歡迎吾等,一邊詢問吾等要不要特製的夢幻糕點。其實吾也不是特別喜歡這種東西啦!可是夢幻糕點、點心、吾還是有一點、嘿嘿嘿……   
塞刃、拉西摩多、海因里希還有吾都買了,但海因里希沒有吃,而吾吃下去後有好一會兒的記憶都想不起來,在被夥伴搖醒之前吾到底在做什麼呢?嗯……總覺得飄飄然的,好開心喔!   
但是呢、在塞刃突然拿刀抵著老婆婆,想要逼問失蹤的小孩子的下落時,老婆婆卻突然變化了……原來老婆婆其實是鬼婆,所以吾吃的蛋糕……嗯、蛋糕好好吃!鬼婆喊來了其他兩位鬼婆,還召喚出五隻小惡魔。看到小惡魔出來時,吾好像明白了消失的孩子都去哪了。   
雖然很生氣,但不知道是不是蛋糕的副作用,吾的攻擊幾乎都打不中,好險拉西摩多跟Vivi有很強大的戰力,吾等通力合作(其實吾好像沒有做什麼事情,嗯……)終於將這些強大的敵人打倒了!   
塞刃在二樓找到了兩個還活著的小孩子,好險吾等來了!而拉西摩多則找到一堆的錢,還找到了一樣魔法物品,跟八件藝術品!嗯……可這個地方如此貧窮,感覺這麼多東西有點困擾呢……要不回去的時候把錢給神父好了,希望教堂可以整修整修!   
之後由於天色以晚,吾等決定在這座小磨坊休息一晚再回去。
【拾】
  吾等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隻骷髏騎士,不過拉西摩多舉起聖徽,使用驅散不死後,彼就繞路走了。彼似乎本來就沒有惡意,不過吾不太喜歡不死生物,不接觸也好。   
今天拉西摩多自告奮勇說要守夜,彼明明只是人類,會不會太逞強了呢?不過彼很強,吾相信彼!
向洛山達大人祈禱,希望吾等能度過平安的一夜!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