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五

DND
「他們躺在那一動不動的……感覺傷的好重!我得趕快幫他們治療!」
三人距離倒下的安納法以及希爾達有段距離,只能看到他們的身影,不知道他們究竟是生是死,看有通往下面的階梯,艾絲立刻就邁著小步伐衝了下去。見到失蹤的隊友,修伊也鬆了一口氣,臉上不禁露出放心的微笑。
唯有諾莉棋,皺著眉頭盯著倒下的隊友……如果是自己……對,如果自己是一個邪惡組織的領導者,就算對自己組織的力量再有自信,但真的會這樣直接把抓到的俘虜丟在前營地裡嗎?
在明知道他們的夥伴不大可能放棄他們的情況下……
「艾絲!別過去!」
「為什、呀!」
「什麼鬼東西!啊!可惡、放開我……!」
在艾絲即將觸碰到兩人時,在一旁的石柱開始動了起來,仔細一看才能發覺,這彷彿連到頂的鐘乳石柱並沒有到頂,從頂端處附近,六根觸手長了出來,在柱身身邊晃動的。
一顆眼睛也從靠頂端的位置睜開,眼珠子轉了轉,在艾絲以及修伊和諾莉棋的位置停滯了一下後,它張開了佈滿烈齒的嘴,對幾人發出了怪叫,同時三根觸手同時往三人的方向擊去。
艾絲跟修伊被綁了起來,只有諾莉棋勘勘躲過了攻擊,觸手打在了地上,漸起了碎石。被抓住的修伊立刻從上頭的平臺被拽到了怪物的面前,修伊的掙扎的聲音就這麼靜了下來,被怪物咬了一口的修伊再次昏了過去。
這種怪似乎有在書本上看過,主要生活在一個叫作幽暗地域的地方、棲身於洞窟的怪物,名字叫作樹繩妖。雖然不知道像鐘乳石的樹繩妖為何不叫什麼石繩妖、柱繩妖的,應該更符合形象,但就如同它像石頭的身子一樣,物理的攻擊對它效果不大。
此外,這個敵人……就算只有一個,但搞不好比他們先前遇過的龍巫教們、甚至……甚至比藍怒還要棘手,畢竟那揮舞著的觸手,可不只會把獵物拖過去,還能緊緊地把人綑綁住呢……
「你們居然敢動我的食物!我要把你們都吃掉!我餓死了——!」
意外的,不該會說通用語的樹繩妖,忽然用著通用語,朝一行人惡狠狠的怒道。這聲吼確實很有魄力,但此刻不是走神的時候,這個是危機變成轉機的機會!艾絲立刻接上樹繩妖的話。
「你、你說你要食物?我知道哪裡有很多食物!我們可以把那裡告訴你!你可以放我們離開嗎?」
「真的嗎?」
「真的!真的、真的!」
「什麼食物?比你們還多嗎?」
「肉!比我們還多!」
艾絲緊張的手都是汗,心臟跳動的很快,也因此全身都在發熱。她幾乎是秒答樹繩妖的問題,誠懇地用著全身上下唯一還能自由行動的頭拼命點著,唯恐樹繩妖不相信自己所說的。
「不然我們把那隻已經昏的半精靈留下當押金,不論我們是否騙你,你的食物也都多了一個,沒有損失吧?」
諾莉棋看這情況,也難得開了金口想要幫忙說服樹繩妖,畢竟她可不想跟這麼棘手的敵人對戰,雖然自己的魔法應該是對付它的主力,但現在沒有可以擋下樹繩妖攻擊的人,跟它開戰很危險。
「什麼押金不押金?好吧!要是你們敢騙我,我就把你們都吃掉!快走!」
樹繩妖轉了轉眼球,對諾莉棋的「理性」說服完全不感興趣,但艾絲的話確實戳到了飢餓的樹繩妖的點,所以它放下了向它保證的艾絲,用觸手推了推小矮人,示意她帶路,一邊用其他觸手將倒在地上的安納法以及希爾達也捲了起來。
嘖,總覺得從遇到這群人開始,自己的理性溝通就毫無用武之地,明明一般的談判都應該把利益什麼的都先明白地擺出來不是嗎?果然怪物跟笨蛋都是很難對付的類型。諾莉棋暗暗嘖著舌,跟著發抖的艾絲帶樹繩妖到那個掛滿肉食的房間。
帶著高大的樹繩妖一路走到了肉類儲藏室,一進入那裡,雖然已經少了大半,但看起來明顯比五個類人還要多的食物,讓樹繩妖立刻就丟開了觸手上的修伊、希爾達以及安納法,左一個右一個的,大口大口吃起肉,完全把帶路的兩人遺忘了。
看來這隻樹繩妖真的很餓呢……感謝龍巫教留下這麼多的食物——等等,為什麼自己要感謝那群壞人?死裡逃生的艾絲腦袋有點混亂,總之不想跟這個餓死鬼共處一室的她,和諾莉棋聯手,終於把三個倒下的人拖出了儲藏室。
艾絲先把昏迷的修伊身上的傷口治療了一下,讓他醒來之後,開始確認毫無動靜的其他兩名隊友,只不過方才在拖行時,答案就已經很明顯了。摀著被樹繩妖用石牙咬傷的地方,坐起的修伊看著離不遠的艾絲消沉的垂下頭,似乎喃喃著什麼。
「……艾絲?」
「……死了……他們、死掉了……!」
艾絲回頭大喊,他們臉上已經毫無血色、心跳已經停止、身體也早已冰冷,希爾達跟安納法不是剛死,是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艾絲的話讓空氣凍結,雖然大家心裡都有預感,但是真的聽到噩耗,腦子還是嗡嗡作響,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總是衝在最前面的安納法以及希爾達、在撤退時也永遠是最後的,他們因為身處這麼危險的位置,所以……死掉了。但凡早一點、再早一點來救他們,會不會……會不會他們就不會死了?
一時間,整個石洞裡只剩下依稀可以聽到的、從旁邊房間傳來的咀嚼聲,剩下的,就是艾絲在低聲哭泣的聲音。突然一個突兀的金屬聲吸引了沮喪的艾絲跟修伊,他們一齊看向聲音的來向——
——諾莉棋倒出了自己所有的錢幣,又默默的一個一個放回小皮袋裡。
「妳在……幹嘛?」
「數錢。你們有多少錢?」
諾莉棋的話讓腦袋空白的兩人增添了許多問號,然而他們現在沒有辦法思考,呆呆地也各自拿出自己的錢包,稍微數了一下;不過先前被抓過、要採買裝備的兩人,積蓄自然沒諾莉棋多。
「哼嗯……這樣不夠……如果完成萊奧森的任務的話,五個人總共可以拿到七百五十金嗎?這樣可能只夠一人,不過對方如果是聖騎士的頭領,也許……但最重要的任務……艾絲,妳有沒有在洞窟內找到其他東西?」
「啊、有……」
諾莉棋喃喃算著整個隊伍的財務,但還沒有把話說清楚,便突然朝艾絲詢問道。被這麼一問,艾絲突然想起自己找到的那張地圖、以及寫著奇怪數字的紙,趕緊把這兩張羊皮紙交給諾莉棋。
諾莉棋稍微看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將地圖連著紙一起收了起來,起身拍了拍衣服。看著與平時無異的諾莉棋,修伊的心情也莫名被感染,雖然有些氣惱這傢伙怎麼都不沮喪一下?但是腦袋也開始慢慢恢復運作。
「妳到底要幹嘛……?」
「復活他們。」
悲觀的想,他們確實來晚了,兩人已經死了;但樂觀的想,他們來的即時了,因為兩人的屍體還相當完整。不為已經確定的結果悲傷、躊躇;不對已經無力回天的事情耿耿於懷,這,就是諾莉棋的行事方式。
諾莉棋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確確實實的點燃了已經消沉的艾絲以及修伊心中的希望之火。事情太過突然了,才讓他們都忘記了,只要靈魂並未消散,那麼死亡就不是終點!雖然……復活很昂貴。
­「我們最好快點,超過十天的話,金額就不是我們可以負荷的了。至綠鎮不會有可以施展這麼高級魔法的牧師,我們得到大城鎮去。」
艾絲點點頭贊同諾莉棋的說法,她現在連最簡單的回生術(Revivify)都不會,更別提更高階的死者復生術(Raise Dead)了,要是再晚,就得用到更高階的復活術(Resurection)才能換回他們的靈魂了。
「說的對!我們動身吧!一定要把他們救回來!」
艾絲鼓起了幹勁,為了保護他們,讓他們安全逃脫的隊友,可沒有時間在這邊消沉!一定、一定要把他們救回來!修伊沉默著,閉上了眼,最後睜開眼,堅定的點了點頭,不會讓他們跟父親和母親踏上一樣的結果的……!
這次為隊友的復活,就是為以後替父母復活的前奏!
「我來釋放譚森浮碟術(Tenser's Floating Disk)運送安納法,如果那龜殼沒有想像中重的話,你們也可以把希爾達的屍體放在上面。」
「好……等等!諾莉棋,先等一下!」
艾絲打斷了準備施法的諾莉棋,諾莉棋闔上了法術書,用眼神詢問艾絲,不過後者沒有回答她,只是跑到了北邊那有兩層的向下平臺,也就是被龍巫教當成垃圾場的地方,艾絲猶豫了片刻,還是堅強的轉過頭。
「搞不好會有些值錢的東西在下面的垃圾場!我下去找找!畢竟我們需要錢復活安納法跟希爾達嘛!要是有危險的話,就麻煩你們在上面幫忙囉……」
沒錯、這是為了救夥伴!在心中不斷這樣告訴自己,艾絲忍著底下的異味,小心翼翼地來到了最下層的平臺,開始翻找起有沒有值錢的東西遺留在這。忽然,有些不是艾絲造成的騷動聲傳來,瞇起眼細看,四隻看起來像是蜥蜴的生物從牆上、或是垃圾堆中鑽了出來,包圍了艾絲。
「艾絲,小心!Eldritch Blast(魔能爆)!」
「……Toll the dead(亡者喪鐘)。」
修伊的大喊配合著魔能爆一起提醒了艾絲有敵襲,諾莉棋緊接著對挨了一發魔能爆的敵人補上了攻擊魔法,讓牠發著怪叫直接倒下。只不過其他三個敵人還是攻擊到了艾絲,雖然被提醒了,但太過突然,讓艾絲有些反應不及。
意識在昏迷邊緣,艾絲給自己一個醫療真言(Healing Word)後,拿著盾牌專心的防禦著這些怪蜥蜴的攻擊,並且在心中著急著,希望上面兩個人趕快把這些敵人給打跑!
或許是艾絲的祈禱起到了作用,剩餘三個敵人在幾次嘗試突破艾絲的防禦未果、再加上不斷受到上面兩人的魔法攻擊下,產生了恐懼的心理,行為更偏向野獸的牠們,意思意思朝艾絲吼了幾聲後,便夾著尾巴逃走了。
方才那個生物是……戰蜥人吧?確實是生活在類似這種幽暗洞穴的種族,雖然有智商,但比較偏向依靠原始本能生存的種族。其特點除了會像變色龍一樣變色來隱藏身子以外,還會散發惡臭……
真是適合守衛垃圾場的傢伙呢。
諾莉棋與修伊持續站在上方,替艾絲警戒著是否還有戰蜥人來襲,但在艾絲上來以前,那群傢伙都沒有再出現了,看來他們的威嚇有起到作用吧。艾絲捧著一手的寶石,高興的跑了上來。
「沒想到裡面有這麼多寶石!這些賣掉,大概快五百金了!」
「……挺好。」
身為一名矮人,艾絲對寶石的估價還是可以相信的,諾莉棋聽著她的話,難得給了一句像是稱讚的話,讓艾絲還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趕緊把這些要用來復活夥伴的資金給收好。
隨後帶著兩人的屍體,一行人趕回了至綠鎮,為了跟時間搶人,他們去找了夜山。在聽完修伊跟艾絲的話後,夜山雖然表示惋惜,不過就如同諾莉棋猜測的,至綠鎮上並沒有能夠施展死者復生術的牧師。
本來修伊是想要借一輛馬車的,畢竟安納法跟希爾達的屍體,對於他們三個施法者來說真的不輕。只不過馬車這個物品,現在在至綠鎮也成了稀有物品,雖然面對幫忙拯救鎮子的英雄不該這麼小氣,但沒有的東西,想拿也是拿不出來的。
「雖然沒有馬車,不過馬匹還是能夠借給各位的!」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夜山連忙補上這點。對於趕時間的他們而言,這個幫助確實是還在復甦中的至綠鎮所能給予最大的幫助了,但問題是……修伊跟艾絲都面有難色,他們……都沒騎過馬啊!
「不會騎還是得上,請借兩匹馬給我們。艾絲,妳帶著希爾達的屍體;修伊你負責載我,我會維持譚森浮碟術帶著安納法的屍體。」
他們沒有時間,不會,只能去克服。諾莉棋用一種不得抗議的語氣發令,兩人也只能把「不會」、「辦不到」這種喪氣話吞回肚子裡。嗚嗚……又不是諾莉棋要負責控馬,她卻風輕雲淡的——可是她說的也沒錯,現在可不是撒嬌的時候。
「可是,要去哪裡復活安納法跟希爾達呢?」
「艾爾托瑞爾。」
艾爾托瑞爾位於沖薩河附近,不過對於它的情況,諾莉棋也僅僅只知道一些傳聞、和文書上的描述。這座都市有一個相當著名的景觀,便是在它的城市上方,懸浮著一顆持續發亮的魔法光束。
這個魔法光束會對不死生物造成痛苦,既一直保持光明、又有天然的抵禦不死生物的光束在,實在很難想像這裡的聖職業會不發達。艾爾托瑞爾所信奉的神明是勇氣與犧牲之神托姆,信奉這樣神明的人,通常都很固執也不怕死——
基於他們現在是站在要對抗邪惡組織龍巫教的立場上,諾莉棋認為復活一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萊奧森的任務委託,是讓他們調查完後,到艾爾托瑞爾去回報給那的聖騎士首領,安塔爾。
那項任務的報酬也是復活安納法以及希爾達重要的財產之一,少了這個,大概就得忍痛放棄其中一個人了,這樣的話修伊跟艾絲肯定會猶豫、並且情緒低落很久,而且也不知道被單獨復活的那個人會不會良心過意不去。
所以,要,就一起復活。
不過其實諾莉棋心裡還打著另一項主意,但姑且還沒有告訴其他兩人的意思,只是心裡有數,五環的施法費是絕對不會便宜到哪裡去的。畢竟高階的施法人員,還是相當少見的,尤其還不當冒險者,留在鄉鎮服務的,就更少了。
……
經過了六、七天的行程,大老遠地就看到了那壟罩著整個艾爾托瑞爾的神聖之光。雖然沒有馬車來的舒適,但夜山提供的馬匹,意外的相當溫順,是連新手都能夠很快上手的孩子們。
剛開始時雖然還是不太穩,但修伊跟艾絲很快就上手了,這幾天的趕路,只有為了召喚譚森浮碟術來搬運安納法的緣故,稍微耽誤了時間,所以讓他們比預定的時間晚到罷。做了簡單的入關手續,三人帶著屍體正式進入了艾爾托瑞爾。
「好亮……好大……」
艾爾托瑞爾大概是他們目前所到過最大的城市了吧。耳邊滿是喧鬧以及吆喝聲,可以看到街道旁有不少的攤販,賣的東西因有盡有,從農產品到漁獲;裝備品到裝飾品……幾乎各式各樣的商人都可以在這找到。
「艾絲,能請妳先去把寶石賣掉嗎?我去打探教堂的位置。」
「好!」
諾莉棋的聲音把被熱鬧的景象吸引的兩人喚回神,聽到艾絲的回覆後,諾莉棋便前去向一旁的衛兵搭話、艾絲則一頭栽進了市集中。修伊看看諾莉棋、又轉頭去捕捉那個小矮人的身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跟誰走好。
「……去啊,我不會跑掉的。」
注意到修伊的猶疑,諾莉棋召喚出了福庫羅屋,讓牠停在了修伊肩上,彷彿在表示福庫羅屋會帶他們找到自己的。雖然做出來的舉動是想讓人安心,但說的話,卻讓人不禁想要多想。
「我又沒說妳會跑掉……」
「啊,是呢。」
修伊的咕嚷就這樣被隨意的敷衍掉了,諾莉棋擺擺手,讓他趕緊跟上去。總覺得好像扎了根刺似的,心情不大愉快,不過轉頭艾絲的身影幾乎要不見了,擔心艾絲一個小朋友的修伊還是選擇跟上艾絲去了。
她不會跑掉的,至少,現在還沒這個打算。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六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