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二

DND
至綠鎮到掠奪者營地的這條路,總覺得走著走著,這片風景不佳的曠野,感覺都走出一種親近感了。在靠近營地的高原處,忽然安納法舉起了手,反射性停下的一行人,在不遠處看到了帶著馬匹的一群人。
他們手上拿著弓,身上的穿著看起來像是獵人,他們盯著一行人,顯然也已經注意到這個冒險者小隊了。只不過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警戒的動物一般,但是對面似乎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這群人是敵人嗎?要跟他們說話嗎?他們是路人還是龍巫教?」
「總之全部殺掉吧。」
「你已經不論對方是不是龍巫教,總之先殺掉就對了嗎?修伊?」
「呃……!」
諾莉棋冷靜卻狠狠地吐嘈了修伊,讓後者啞口,低頭思考了一下,頓時覺得自己的想法越來越不像一個善良的公民,對於這樣的轉變,修伊埋怨起害自己變成這樣的龍巫教、也失落這麼容易就差點突破底線的自己。
「嘛……對面既然沒有主動攻擊,表示我們可以跟他們對話吧?去說說看吧!」
樂天派的希爾達抓了抓頭,豁達的下了這個決定,就大搖大擺地朝對方靠過去。可以很明顯看到對方在希爾達大咧咧的直接走過去時,都緊張的握緊了武器,但隨後大概是感覺到了希爾達無害的氣場,所以並沒有真的舉起弓攻擊。
「請停下,有何事?」
對方並沒有讓一行人很靠近自己,在還有一段距離時,便開口讓希爾達停下了。希爾達舉著雙手,乖巧的停下了步伐,表達自己的善意。對方總共有四個人,和他們的人數差不多。
「我們不是壞人~話說,你們是龍巫教嗎?」
先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場,然後詢問對方是不是自己的敵人,不愧是直率的希爾達,真是一波充滿嘈點但又無可挑剔的發言。好險對方真的不是敵人,因為其中一名看起來像是帶頭的獵人皺起了眉頭,否定道。
「不。」
希爾達非常滿意的點點頭,回頭隊夥伴們露出了「沒問題的笑容」,但大家都用著關心的眼神看著她。艾絲就不明白了,在明知道是對立的情況下,究竟會有誰真的承認問問題的那個人,自己是你的敵人的?
啊,她差點就忘了,修伊肯定會。
「那、那個……你們是在附近生活的獵人嗎?」
「對。」
「那、那這附近有什麼危險的動物嗎?」
「狼、還有……獵豹。」
「你們是哪個村莊的人嗎?」
「不,我們游牧。」
艾絲往前站了一步,想要代替希爾達跟對面進行交流,然而話到嘴邊通通變成了寒暄,雖然對方非常坦白的,每個話題都非常精簡的回答了艾絲,但就連艾絲本人都在心裡抱頭大喊,問這個做什麼呢!
嗚嗚……她還在緊張嘛!說被拷問的事情沒給自己留下心理陰影是騙人的,要不是抱著自己寶貴的裝備可能被對方留在原地了的希望,艾絲覺得自己才不會答應、至少不是緊接著就又去招惹那群兇惡的邪教徒!
「欸都——你們最近有沒有見過奇怪的人跑到附近啊?」
希爾達這麼問完後,其他人彷彿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難道不是你們嗎?」的疑惑……諾莉棋嘆了口氣,決定幫希爾達的問句限定一下範圍,這裡離龍巫教的距離大概還有半小時,要是他們知道龍巫教的訊息,自然應該知道那座營地。
「知道離這裡還有半小時的營地嗎?」
「知道。」
「跟裡面的人認識?」
「不,有交易。」
「什麼交易?」
然而這個問題,對方沒有再回答,若不是有意隱瞞,就是這群獵人也有交易內容不可隨意告知外人的基本操守吧。不過他們的交易內容也不難猜,能跟獵人做什麼交易呢?如果不是警戒路過的人,那就只有一個。
供給食糧。
那個營地有幾百人,還要加上奴隸,要供應這麼多人,光靠搶劫而來的食物肯定不足,更別提這裡並不是龍巫教真正的目的地,要想繼續旅程,就必須備更多的食糧。雖然不知道龍巫教給了獵人們什麼,但獵人們肯定是給了他們自己狩獵的獵物。
「烏龜,你也是獵人嗎?」
「嗯?是啊。」
那個帶頭的獵人突然轉向了安納法,語氣稍微祥和了點。雖然不知道他從哪觀察出這個拿大槌的烏龜也是獵人——在冒險者中,更樂意稱呼為遊俠——但似乎是因為這原因,他們反而比較想跟安納法對話。
「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尋找風景好的地方。」
「是嗎。」
        ……然、後、呢?
其他人足足等了半分鐘有,然而只有一道風吹過,吹起衣服、頭髮、也吹著他們的身心。本以為會有什麼對話、或是期待安納法能問出什麼情報的,但是他們就這樣結束了話題!
「什麼啊?烏龜你跟他們認識啊?」
「同行。」
對方居然還點了點頭。
之後諾莉棋想試著問問他們是否知道龍巫教離開的方向,獵人們雖然點頭表示知道,但諾莉棋下一個往哪的問題,他們就又沉默不回答了,彷彿先前短短的回答,已經用完了他們給其他四人的施捨。
而隊伍裡面看起來最有機會可以跟對方正常交流的安納法,只是掛著他的烏龜營業笑容,默不吭聲,顯然沒有打算主動說什麼的意思。諾莉棋癟癟嘴,總覺得跟老烏龜扯上關係,她就會吃虧,特別討厭。
「他們既然是用馬車離開的,肯定會有痕跡,老夫也會追蹤這個,不用擔心。」
這樣也尷尬,他們直接告別了獵人,繼續前進,總感覺浪費了時間……或許是想讓隊友心裡平衡點,安納法表示了沒有獵人們的資訊也沒關係的事情,但這只讓人更疑惑,他們為什麼要跟那些獵人搭話啊?
到達了前天才造訪過的龍巫教營地,那天看起來相當熱鬧的營地,此刻已經人去樓空,只剩下那些搬不走的大型建物,例如哨兵塔和圍牆還在原地;還有一些不知道為什麼沒被撤掉的帳篷,證明他們並沒有走錯地方。
有幾道車輪印子在地上,稍微追蹤了一下,大概可以推測他們往燭堡的方向去了,但是真正的目的地還是不清楚,畢竟那個方向還有其他的城鎮,不論是要再一次掠劫還是做其他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我的裝備、我的裝備……」
「艾絲,妳太過執念了,是病,得治!」
「你不懂那對我有多重要!而且看到龍巫教就暴走的修伊你哪有資格說我啊!」
艾絲心心念念的開始找起自己的裝備,她真的相信自己的裝備可能被留在這裡,所以雖然重新買了盔甲跟盾牌,但是她並沒有將槌子給買回來,要是、要是真的找不到,她就跟諾莉棋還有修伊一起躲在後面用魔法啦!
修伊看到她這麼執著,就像一個在說風涼話的哥哥一樣,想勸她放下,但毫不意外的被艾絲懟了回來。修伊切了聲,但看艾絲要急哭的樣子,也跟著早已幫忙艾絲一起尋找的安納法和希爾達一起幫艾絲翻翻。
只不過現實便是如此殘酷,他們幾乎把營地都給翻過來了,所以不得不承認,這座營地只剩下滿滿的小型垃圾和大型垃圾們,其餘有用的東西,是一個都沒有留下來,艾絲的藍瞳中滿是淚水了。
「人家、人家的……裝備……」
她那如同家人、孩子一般的裝備,就這麼不見了……啊啊,真是愧於面對摩拉丁大人!看忍了好久,終於忍不住要哭的艾絲,修伊就感到頭皮發麻,或許是他的愧疚感在作祟,總覺得這事似乎自己也有錯……
「那啥,別哭啊……啊!艾絲,那邊還有洞窟不是嗎?搞不好在那裡面呢?」
修伊不想看到艾絲哭,耗盡腦汁的想著要怎麼安慰艾絲時,注意到了山壁上的大洞。話說那邊也是萊奧森委託他們調查的地方,聽說龍巫教會往裡面搬物資,搞不好東西真的在裡面!
艾絲順著修伊手指的方向看去,抽了抽鼻子,把眼淚逼了回去,點點頭,心中那點希望之火,總算是勉強還保留了一絲火種。洞窟前,諾莉棋早已恭候多時,她靠在山壁邊,閉著眼,對靠過來的夥伴們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有人看守,門口目前看到一個人。」
大家紛紛都退到了諾莉棋所在的山壁旁,小心翼翼地探頭往裡面看去,黑暗的山洞不遠處,果然有火光在閃爍。火光看起來只有一根,這大概也是諾莉棋推算只有一個人的原因。
「嗯……不只門口那個,裡面有不少人呢……大約有二、三十個人。」
還以為龍巫教的人都走了,沒想到洞窟裡面居然還有這麼多人!這表示裡面應該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吧?不然不會大部分的車隊都走了,但是居然還派人留守在洞窟裡面,只不過,安納法到底是怎麼知道這個數字的啊?
「讓他永遠安靜吧。」
為了避免他去通報其他人、或是發出大喊,安納法跟費瑞提歐雖然已經偷偷潛到了那個哨兵身邊,還是等待著在洞窟外圍、對方死角處的艾絲釋放完了靜默術,他才跟費瑞提歐一起衝上去,乾淨俐落的讓他「安靜」了。
安納法向大家比了一個手勢,其他人得到了暗號,走到了火光旁。為了可以交流,艾絲撤去了靜默術。現在目前看起來沒有敵人,可想到安納法說過裡面有十位數以上的敵人存在,就讓大家不太敢大意的前進。
「要不我打頭唄?不過我看不到,可能要點火。」
希爾達難得精明的看出大家好像在擔憂誰走前面,所以提出自己打頭的建議,可是艾絲跟修伊兩個正常人的臉扭在一起,拿著火把感覺在這個黑暗的洞窟,就是在昭告這裡有人、而且是個不懂規則的外地人啊!
但是、但是!他們可靠的前排,安納法跟希爾達都沒有黑暗視覺,如果不讓希爾達前去的話,那麼撇除掉懶得不行的諾莉棋,肯定就是他們兩個之中選一個去前方探查了,這個危險的工作……
絕對不想選上!
「猜拳吧艾絲。」
「有摩拉丁大人保佑的我,可不會輕易輸掉的喔?」
……為什麼?摩拉丁何時還管猜拳勝負了?確定真的沒有搶幸運之神的業務嗎?諾莉棋在心中默默地吐嘈完後,按住了兩人的手,搖了搖頭,居然還朝著沒人的方向無奈地嘆了口氣。
是怎樣,他們方才被諾莉棋覺得像小孩了嗎?諾莉棋妳有資格嗎!
在兩人不滿的鄙夷視線下,諾莉棋從虛空中召喚出自己的魔寵福庫羅屋,這隻比主人還可靠的貓頭鷹停在了諾莉棋伸出來的手臂上,朝著大家的方向歪了歪頭,諾莉棋用手指梳著福庫羅屋的羽毛言道。
「我透過福庫羅屋的感官去前方探探,希爾達,妳帶我移動,你們聽我指令前進。」
「沒問題,來吧!」
話說回來,希爾達的裝備明明都被龍巫教給搜走了,但那個用來裝諾莉棋的麻布袋居然還在,那個東西其實是諾莉棋的物品嗎?總之,諾莉棋給福庫羅屋釋放了一個隱身術(Invisibility)後,放飛了福庫羅屋。
在希爾達背起自己後,諾莉棋切換到了自己魔寵的視線以及聽覺,並不是沒有用過這個感官共享的功能,但果然還是很不習慣這個貓頭鷹的視野。讓福庫羅屋向前探去,前方出現了一片可以稱之為廣場的地方。
在繼續往東,有一個斷層,不過在最邊邊有階梯,會下到另一個平臺;在廣場的南邊,有一條不小的路,或者該說坎?以一個天然的岩洞而言,有這種規則奇怪的地方也不奇怪——
嗯……這是一個天然岩洞嗎?諾莉棋在奇怪的地方糾結起來。姑且還是讓福庫羅屋去那轉了一圈,結果沒想到,乍看之下是個平平無奇的死路,卻別有洞天——那有通向別處的路。
在黑暗視覺,東西都是單純的黑白灰的情況下,這條路也不是很明顯,至少諾莉棋覺得自己或夥伴們應該會忽視掉,會注意到,大概是因為福庫羅屋的眼,本來就很擅長搜尋吧。
諾莉棋開口讓大家到平臺去,並且指揮福庫羅屋繼續往前探查,這條隱密的密道算是狹窄的,大概只夠一個人通行,如果要在裡面作戰,感覺就像在熱鬧的市集一樣,舉步維艱。
路向西方、也就是入口的方向延伸,不過很快就分成了兩個岔,一個繼續向西、一個向南。西邊連到一個算是空曠的大房間,裡面存放著一些東西,而一名應該是看守的龍巫教成員正在裡頭呼呼大睡。
這對主寵內心同時冒出了鄙夷的想法,轉頭繼續去調查向南的岔路。向南的岔路也通到一個房間,但相比之下,這裡就熱鬧多了。粗略算了一下比較弱的守衛跟教徒大約快十人,而其中,還有一名比較強的紫袍級成員。
雖然有隱身,諾莉棋還是囑咐福庫羅屋小心點飛進去,盡量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在房間東邊有一扇木門,不過想讓福庫羅屋打開,顯然是不切實際的一件是,總之記下了這邊有大量敵人,諾莉棋便讓福庫羅屋從密道出來了。
通過樓梯可以到的平臺,那下方還有路,飛躍過幾個小石階,又是一片平坦的廣場,幾柱連著地面以及天花板的石柱稍微有些阻礙這裡的視線,但並不是很礙事,路的盡頭則又是斷層。
斷層有兩階,最底下全都是被丟棄的垃圾,似乎沒什麼特別的;而這裡也有兩條路可以選,一個是往西北方,乍看過去應該也是平坦的平臺;另一處則是東方,看起來是一個小房間,因為它掛著一片獸皮在那。
覺得小房間先搜查完畢比較好的諾莉棋讓福庫羅屋進去,結果一穿過獸皮,才發現布簾上全是帶刺的倒鉤。福庫羅屋受到了驚嚇,但有驚無險地穿過了獸皮,驚慌的福庫羅屋眼中,這是一個掛滿了肉的房間。
沒有任何的暗道、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這似乎就是一間儲藏室而已。但偏偏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儲藏室,它卻成功關住了這個在人家洞窟裡面飛了個大半的貓頭鷹,看著掛滿倒鉤的獸皮,諾莉棋皺起了眉頭。
對他們這些冒險者而言,這倒鉤造成的傷害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但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粗劣的小陷阱,就足以殺死福庫羅屋了。而福庫羅屋的力氣,一定要用身子撞才能掀開布簾,那就等於直接往鉤子上撞……
「……福庫羅屋,被關住了。」
「……啊?牠、牠被發現了嗎?」
「……不。」
諾莉棋將自己的感官收了回來,扶著額,第一次感到有些不自在,將福庫羅屋被關住的原因大致講解了一下後,逐一把福庫羅屋看到的東西都跟大家說了個遍,只不過不知道沒有過去的西北方通道有什麼?
那時候好像聽到了不小的騷動,感覺那邊也有敵人。
大家安靜地聽諾莉棋說完後,陷入了一片沉默,眼神都不自覺望向了那個看起來就沒有路的死巷裡。按照諾莉棋的說法,裡面至少藏了有二位數的敵人嗎?雖然似乎只有一個特別強的對手,但想想至綠鎮那晚……
輪番上陣的教徒以及衛兵,也夠讓他們陷入苦戰了!要是他們聽到了動靜,從後面包夾過來的話……是不是就連退路也沒有了呢?諾莉棋默默地從袋子裡爬出來,沒有要干預大家想法的意思,照她的思路……
她不認為她們能夠搜尋到什麼有用的情報,至少在他們還守衛著這個洞窟的情況下,他們什麼也得不到。一般的小嘍囉大概不清楚,只是聽令行事;而要見到有一定階級的人,又要經過一番戰鬥。
而這麼多場戰鬥下來,諾莉棋清楚明白,他們的隊伍不擅長打車輪戰,也不知道是幸運女神已經被龍巫教綁架了還怎樣,他們有時候甚至只是一場看起來很簡單的戰鬥,都會有一個人昏過去。
橫豎結果都差不多,就讓別人來丟這顆命運骰子吧。
安納法靠近了小小的斷崖處,稍微上下觀察了一下,透過諾莉棋的講述,可以知道這邊點火,應該還不會引來其他人的注意,所以點燃了火把,雖然洞口的光可以透進來,但到下方的平臺那邊他就看不清了。
在樓梯跟斷崖圍成的區域,那邊佈滿了蕈類,仔細一看還有屍體倒臥在裡頭;向上看去,上面居然有著無數的蝙蝠,要是驚動了牠們,肯定會造成很大的聲響,安納法熄了火把,轉頭跟夥伴們告知這件事。
「要不我釋放靜默術(Silence)在下面的區域,這樣就不用擔心驚動蝙蝠了?」
「很遺憾地告訴妳,妳的法術範圍應該沒有這麼廣,而且……」
「……蝙蝠是用超音波感知情況的,這種方式……跟一般依靠聽覺的方式,不太一樣。」
兩位學者接力,把艾絲的主意否決了,雖然對超音波的結構不太明白,不過從書上來看,那跟一般的聲音是不太一樣的,他們兩個也不清楚靜默術能不能將超音波這種,需要特殊構造才能聽到的聲音靜掉。
「好、好吧……」
看兩人的表情,艾絲也不太敢冒險了。一旁一直在等大家做決定的希爾達,發現大家好像又陷入了糾結之中,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直在糾結天花板上的蝙蝠,是因為驚動牠們,會引來附近的敵人嗎?這樣的話——
「怕引來下面的敵人,那我們就先把他們幹掉不就好了嗎?」
野蠻人如是說。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三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十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