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七

DND
為了避免真的又把人勒死、或勒昏過去,安納法最後還是讓費瑞提歐鬆了鬆身子。艾絲左看看右看看,覺得自己也該努力一下——不然她提出的俘虜計畫會完全泡湯!雖然自己不會用弓,但是她從至綠鎮出來後,還是有拿了幾支箭跟一把弓。
艾絲抽出了一支箭,把箭頭的部分對著自己握住,微微用空著的手摀住鼻子,把對方的靴子脫了下來,用箭尾的羽毛搔著對方的腳底板——嗯,傳聞的確是有這麼一種稱之為「笑刑」的處刑、逼供方法。
處刑人會在被處刑者的腳底上塗上鹽巴或是蜂蜜、白糖水之類的東西,然後讓山羊不斷的舔被處刑者的腳之類,容易敏感發笑的位置。雖然最開始能夠忍受,不過大多數人最後都會忍不住發笑,最後甚至會因為狂笑導致缺氧窒息。
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刑罰呢,艾絲嘴上說著不會「審問」,但做出來的事情很恐怖呢,小孩子真是不容小覷。只不過邪教徒的表情雖然因為艾絲的動作有些糾結,但他還是強撐著忍住了。
艾絲見俘虜久久沒有反應,失望的停下了動作。果然書上的知識不一定有用嗎?
「……希爾達,妳把他拿給修伊。」
「啊?喔。嘿!金毛,藍色的說交給你!」
打瞌睡睡到一半的諾莉棋大概是覺得有些拖時間了,微微張開了一隻眼,指揮希爾達動作。希爾達沒有問為什麼,直接像拎小貓那樣抓起了龍巫教的教徒,把他丟到了修伊面前。
「Eldritch Blast(魔能爆)!……把這垃圾帶到我面前做啥啊!」
修伊幾乎是反射性的,一發魔能爆就丟了出來,擦過了龍巫教的耳邊。一滴汗沿著臉頰滑落,邪教徒戰戰兢兢的微微轉頭,看向了被炸得冒出黑煙的地面,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有點被修伊的歇斯底里嚇到。
「藍色的說的啊……啊——我跟你說,我其實很沒有耐性的,你最好趕快配合!」
被修伊吼的希爾達滿頭霧水,怎麼她聽藍色的說的做還不對了?想了半天想不出答案的希爾達也是有脾氣的,轉頭就把自己的巨斧抵在了俘虜脖子上,冰涼涼的觸感,加上一連串的「威脅」,終於讓對方原本強硬的眼神有了一絲鬆懈。
「你們……你們想知道什麼?」
「喔!早點配合不就好了嗎?說!你們攻擊那個鎮子做什麼?」
「……為了光耀龍后,所以我們要用財寶充盈祂的寶庫!」
大概是希望至少可以死的痛快點,龍巫教的人終於鬆了口,對於他口中的「龍后」,大家幾乎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聽起來應該就是龍巫教崇拜的對象,這樣的話應該是一種神明……
「光耀……?可是光耀的話……不是應該做些功績,或是展現自己的能力嗎?你們、你們搶劫無辜的鎮民做什麼呢……」
作為一個守續善良的神明的牧師,艾絲無法理解對方的信仰為什麼可以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修伊咬著牙,那是幾乎快把牙齦咬碎的力度,他抓著對方的頭髮,拉近了自己,居高臨下的狠狠的瞪著對方。
「為了光耀那個什麼龍后……就能毫無顧忌地屠殺這麼多人嗎!」
為了一個不知道在哪的神明,這群傢伙破壞了一個原本和平的小鎮、讓許多幸福的家庭破滅、奪走了無數人的性命……為了那該死的龍后,他的父母也……!對方看著修伊眼中的憤恨,輕蔑的笑了。
「當然——唔!」
「金毛!」
修伊氣不過,直接一拳打在了對方臉上,希爾達立刻就架住了修伊往後退,看著還想舉腳踹死眼前這個人渣的修伊,為了避免對方又昏過去.艾絲也只好衝上來擋在倒地的龍巫教面前,用眼神確認了一下,好險修伊手勁小,只是稍微把人打矇了。
「說的這麼理所當然,那我們殺了你也是當然的吧?」
「要殺就快點!反正我們偉大的龍后最後一定會復活的!」
希爾達雖然把修伊架開了,但對龍巫教草菅人命的態度也非常不爽,怒極返笑的想要嘲諷對方,不過對方本來就對死一點都不怕,反倒顯得以死威逼的希爾達有些尷尬。艾絲朝夥伴們擺了擺手,把對話的工作重新攬回自己身上。
「你們從哪裡來的、有多少人?」
「我們有很多人,你們這一團人都會倒在我的夥伴們手下的!」
「你們的據點在哪裡?廢話怎麼這麼多啊!」
雖然回答了艾絲有關於人數的問題,不過也相當模糊。多?很多是多少呢?幾十、幾百、幾千?這麼多人的集團,正在預謀什麼可怕的事情,真是讓人憂心;而對於希爾達關於據點的問話,對方哼了一聲,轉頭不回應。
「那你們的領導者是誰?」
「佛魯蘭.蒙達斯。」
艾絲看著自己手中記下,有關於鎮長要他們詢問的問題的小紙條,再次向邪教徒詢問。對方沉默了片刻,吐出了一個人名,艾絲有點驚訝,不過還是連忙在紙條上記下這個名字。
為什麼艾絲的問題就回答,其他人的問題就沉默或是挑釁呢?關注奇怪地方的諾莉棋默默在一旁觀察著大家,在這個人說出領導者的名字時,修伊的面色明顯看起來變得十分厭惡。
諾莉棋闔上眼眸,這麼說來,好像確實看過這個名字……在那本日記上,雖然自己只是大略翻閱了一下。那麼那個人……艾絲似乎還是對於龍巫教是以掠奪的方式光耀他們的神這件事耿耿於懷,忍不住又喃喃問道。
「能以財寶充盈龍后的寶庫,對我們而言是至高無上的龍后,哪是你們這群冒險者和虛偽神明的走狗能夠理解的?」
邪教徒似乎相當樂於解答艾絲的疑惑,講述著他們光榮的理由,他的神情顯得相當狂熱,導致艾絲都有些退縮。在一旁的諾莉棋拍了拍自己的裙子,起身靠近了在審問的那群人。
「龍后提亞馬特,本來就不算是什麼好神。至於收集財寶……聽說龍本來就有收集財寶的習慣,也沒什麼奇怪的吧。」
作為一個龍愛好者,知道龍后的名號也沒什麼奇怪的,不過邪教徒還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這麼說的精靈。提亞馬特與另外一位善龍神巴哈姆特一直不對頭,所以如果是巴哈姆特的教徒,聽到龍巫教,大概也會跟修伊一樣抓狂。
「既然這樣,應該不可能只襲擊一個城鎮就結束吧?你們下一個目標是哪裡?」
「……這我怎麼會知道。」
「也是吧……畢竟只是一個小嘍囉……」
諾莉棋看那個總是乖乖回答小女孩話的男人,似乎因為對方一句失望的咕嚷顫了一下,這個男人可真不是普通的對艾絲順從啊,還是因為鞭子與糖的效果,所以對特別溫柔的艾絲比較好?
人類好怪。
「這種小人物不用管他啦!直接殺掉,去找大人物就好了!」
「……反正他也說不出什麼東西了,真是沒用。」
希爾達看艾絲似乎問完了,而修伊的殺意顯然已經按捺不住了,索性放手。諾莉棋聳了聳肩,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遠離了即將變成屍體的男人;艾絲看到修伊已經在唸咒,急忙抱著自己的筆記跑走,看了一眼臨死之際,還是露著笑容的男人。
「Eldritch Blast(魔能爆)!」
看著被修伊炸成血霧的屍體,艾絲不禁感嘆,邪教……真恐怖。
轉頭再次看向疑似有埋伏的高原,現在要前進的話,勢必要直接面對埋伏,走過底下的路;或是爬上高原,與對方正面衝突。由於走在低處,不知道對方會利用高低優勢做出什麼事,所以大家似乎從一開始就在想如何爬上去。
「這點高度的牆,我很輕鬆就可以爬上去啦!我爬上去後丟麻繩給你們吧?」
「好!不過這牆看起來有點高,希爾達,先把我的麻繩跟妳的綁再一起吧!」
「喔,小矮人真細心!」
希爾達乾脆地把自己的麻繩拿給艾絲加工,轉頭便看到諾莉棋跟修伊正無言的站在一起,用著一樣的角度同步的抬頭看著那片牆,眼中似乎有一樣的生無可戀……希爾達敲打一下自己的手掌,一副了然的模樣。
「藍色的!我背妳上去吧?記得妳不擅長體力活對吧?」
明明修伊擋在諾莉棋跟希爾達之間呢、明明修伊的眼神跟諾莉棋一樣厭世呢,為什麼偏偏卻繞過他,只說要背諾莉棋上去呢!趕在諾莉棋開口說好之前,修伊替自己憤憤不平的抗議。
「那我呢!你們打算讓一個體弱的法師爬這麼高的牆嗎?」
修伊的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然喊完後修伊就後悔了。安納法呵呵笑著,一臉「小夥子真是缺乏訓練」的表情;艾絲一邊手上的動作,一邊鄙視的用餘光看著修伊,她一個小孩子都沒有這樣抗議,真丟臉。
希爾達本人先是茫然、隨後恍然大悟,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修伊抽抽嘴角回頭望去,諾莉棋想要進行制裁的手停在半空中,幾乎都要碰到自己的腰了,但卻因為修伊的話,停在了那裡,看著他的藍瞳平淡的看不出情緒,
「……」
「哎呀,金毛你真愛撒嬌,那我把藍色的背上去也下來背你好不好?」
「……沒關係,我自己爬上去吧,有繩子的話。」
不是、讓我解釋;不然,讓時間倒回吧!
不理會突然又在自言自語的修伊,希爾達再次向提出自己爬上去的諾莉棋確定,畢竟,諾莉棋說要自己爬上去耶!諾莉棋點點頭,看著蹲著的修伊,覺得自己真是貼心,這樣就能兼顧半精靈小孩兒的自尊以及心理平衡了。
嗯,其實自己也是能照顧別人心情嘛。
希爾達乖巧的回答一聲「好吧」,艾絲那邊也把繩子處理好了,一邊把繩子交給希爾達,一邊叮嚀她上去要小心點,不要讓敵人發現。隨後帶著艾絲弄好的繩子,希爾達有如一隻壁虎一般,快速地爬上去,丟下了麻繩。
「你們先上去吧,就算掉下來了,老夫也能接住你們。」
安納法笑咪咪地看看三人,讓他眼中的三個小孩兒先上去,艾絲看諾莉棋跟修伊雖然似乎已經認命要自己爬,但卻不太想面對現實的樣子,決定放著那兩個比自己還沒用的大人,率先上去——
真是,她的力量也不大啊!還穿著很重的鎧甲耶!但對於爬牆什麼的自己可沒有在怕!這兩個人真應該向自己看齊!艾絲在爬到頂後,對著底下兩個還在大眼瞪小眼的兩位法師無奈的搖搖頭,像個小大人似的。
「修伊,你先請。」
諾莉棋比了個「請」的姿勢,便退了一步。修伊心裡是想推讓的,畢竟只有聽過女士優先不是嗎?不過諾莉棋是不會管這個的,而且現在再推拒,感覺很不像男人——雖然他方才的抗議已經讓他很不像個男人了。
「金毛!你怎麼還不上來?不會是怕爬不上來吧?要不你把繩子綁在自己身上,我拉你上來?」
「……不用!妳小聲點!」
把心中的心動給掐熄,修伊認命地抓起麻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了山壁上。爬到山壁上的修伊累的直喘氣,為什麼眼前一個女人、一個小孩卻完全像個沒事人啊!他的手痠的彷彿不是自己的了!
「金毛你沒問題吧?哎呀,想做還是做得到嘛!」
「呃啊!」
「小心、小心!哎呀,怎麼連腳步都站不穩啊!」
修伊抽抽嘴角,看著希爾達那現在抓著自己,但先前卻差點把自己拍下去的那隻手,委屈的抿抿嘴,選擇不說。諾莉棋看著崖邊的小鬧劇,再看看一旁的烏龜,嘆了一口氣,終究是不能逃避啊。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記憶,一段總是爬不上牆的記憶……明明夢裡的自己也有這樣的繩子,眼前的牆甚至沒有現在這座石壁高聳,可是她的步伐總是會在牆的一半就滑落。
要是這次也爬不上去,她就再也不爬牆了,反正希爾達會背自己。
結果意外的,或許是因為她做了這樣的反插旗,雖然跟修伊一樣爬得上氣不接下氣,但是諾莉棋平安的到達牆上了。一次就做到了這個在她心中非常不可能的事情,諾莉棋心裡突然想被稱讚,所以她看向了修伊。
「……做啥?」
沒用。
「哎呀,藍色的,看妳爬得這麼累,果然下次還是我背妳吧?」
「嗯。」
所以她決定霸佔連一句稱讚都不給自己的,修伊無法享受的福利,就算修伊不理解她的意思,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也一樣。老練的獵手烏龜,雖然身上的殼相當沉重,但靠著經驗老道,他也是相當不費吹灰之力的就上來了。
「喔呀喔呀,這麼多人,是要歡迎老夫的到來嗎?」
 烏龜才剛站穩腳步,就說了一句奇怪的話,拔出了自己的武器槌子走向了一大片草叢的前方。相較於一臉問號的其他三人,諾莉棋彷彿心領神會了什麼、又或是她跟安納法一樣注意到了,慢慢退到了崖邊,對自己放了一個法師護甲(Mage Armor)。
詭異的寧靜讓不明所以的其他三人也握住了自己的武器,身處的位置頗高,導致風比下方要來的強烈,吹動著草叢颯颯。瞇起了雙眼,似乎……好像能在草叢中看到什麼的樣子……?
安納法乾脆地替大家打破這個僵局,背著費瑞提歐的他,直接朝幾人右方的草叢衝了過去,槌子揮開了空氣,響起的破空聲讓人光用想的,都可以推測出這個老烏龜揮的到底有多大力。
且這槌子居然扎實的砸在了什麼身上,雖然聽起來是打在金屬鎧甲上,但是還是感覺痛的讓人腦殼一疼。被發現的一群人也不躲了,紛紛從草叢中站起,趁著他們爬上來的時間,這群埋伏在上面的敵人早已偷偷來到了這附近,把一行人包圍了。
「糟糕!什麼時候來的?」
希爾達趕緊跟上安納法的步伐,試圖不要讓這群人靠近後方的法師們。這群埋伏者,有些身上也套著龍巫教教徒的黑色長袍,看起來曾經在磨坊裡出現過的黑衣人,還有兩位穿著鎧甲,看起來比他們遇過的教徒都來的要強悍。
艾絲握緊手中的盾,在上一場戰鬥中重傷的她現在也不適合上前,但是她還是有意擋在更加體弱的諾莉棋以及修伊面前。只不過大量的黑衣人還是直接繞過了安納法以及希爾達,衝到了後面三人附近,甚至有一位鎧甲老兵跑到了修伊身旁。
修伊雖然連忙發出了一個魔能爆想要反抗,但老兵冷笑了一聲,直接將露出了破綻的修伊直接擊昏。聽到修伊的慘叫,希爾達喊著金毛,著急地看向後方,這麼一分心,身上被兩個黑衣人捅了兩個窟窿。
後方的危機讓希爾達進入了狂暴狀態,想要快點解決身邊這兩隻,趕到後方的法師那邊。小矮人身上的傷還沒好多少、諾莉棋也不是擅長打近身戰的人,得趕快去幫忙才行!
安納法跟費瑞提歐對付一個老兵、一個黑衣人,那邊應該是最勢均力敵的,甚至有些佔上風;希爾達對上兩個黑衣人,只要她正常發揮,很快就能結束戰鬥……至於自己跟艾絲這邊……
看著不懷好意笑著的男人們,諾莉棋皺了皺眉頭,四個黑衣人跟一個老兵,看來,他們應該是有意要先幹掉後排的法師們的。這種時候,就覺得如果對方是笨蛋還比較好了呢。
……是一場,惡戰呢。
「……嗚……!」
一不留神,被黑衣人給刺中了一槍,諾莉棋收回了分神的神智,瞪著那個刺中自己的男人,金瞳一閃、一聲很輕的「Toll the dead(亡者喪鐘)。」後,男人在只有他聽得見的喪鐘聲,痛苦的扭動著倒下了。
轉機、機會,得想辦法脫離這劣勢……討厭疼痛,討厭這種生命備受威脅的感覺,她得,活下來……腦中因為快速跳動的畫面與想法而發疼,她又被身後的傢伙擊中了,身上又一個地方開始在冒出血液。
很痛,她非常不喜歡疼痛,因為那會使她的注意力渙散,魔法的威力大打折扣,因為現在的狀況相當的差。不管怎麼預見,都是非常糟糕的情況,她的未來非常的——不樂觀,好痛、好痛……不行,不能再窺探了……
無底的深淵,那是她的未來?不……光芒……光……
諾莉棋眼睛突然一睜,盯住了在修伊倒下後,就一直被老兵攻擊的艾絲。光芒……諾莉棋背對了身後的黑衣人,沒看著他的諾莉棋就像是已經預知到了他的行動,一聲「Shield(護盾術)!」擋在了對方的攻擊。
她撲向了艾絲,老兵的劍正要往艾絲的心窩桶下,那絕對是會無法等到大家幫忙止血,就會死去的重傷。但因為諾莉棋的突然亂入,劍雖然一口氣捅穿了兩人的軀體,卻偏移了在艾絲身上的角度。
「藍色的!小矮人!」
諾莉棋吐了一口血,看著老兵先是驚訝,後是嘲笑的表情,諾莉棋挑挑眉,在暈厥前,留著了男人一個將軍的笑顏。送死?她是不會做這種事的。她只不過是,要提前先去小睡一下了……晚安。
一切的疼痛瞬間都消失了,感官,陷入了黑暗。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八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