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六

DND
「喔!就在那裡是吧?出發!」
「等等希爾達!妳給我回來!」
越來越靠近那縷煙後,可以看到那邊似乎是一個坑,希爾達本來想直接拿著巨斧衝過去,被修伊跟艾絲聯合一起拖了回來。真是太危險了!一不注意這個人就要直接蠻幹!好險希爾達一被這麼喊,也沒有執著著往前衝,只是疑惑的看向兩人。
安納法又呵呵笑了兩聲,讓其他人先在原地待命,自己趴下身,和他不知道在哪裡結緣的動物夥伴,一條叫作費瑞提歐的蟒蛇一起往前進,像是一塊巨大的石頭在前進,而且速度不慢。
留下來的幾人等了一會後,希爾達索性把諾莉棋放下來,因為等等可能要戰鬥了嘛!諾莉棋略為發出不滿的聲音後,悻悻然的從袋子裡爬了出來,打著哈欠揉著眼睛,完完全全的剛睡醒樣。
「妳這樣也能睡啊?」
「哈啊——嗯……修伊早安。」
不早了!下午了!很想這樣對還跟自己道早的諾莉棋說,但修伊忍住了,他都想給自己點讚,對這個藍色精靈認真就輸了!希爾達聽修伊沒有回應,代替他跟諾莉棋道早,諾莉棋回應了一聲,站著在原地又打起了瞌睡。
好、好尷尬啊,安納法怎麼還不回來……艾絲僵著臉上的笑容,站在一旁想著。
安納法湊到坑邊,探頭望去,一邊是幾個那些帶著奇怪面具的人,按照那個男人的說法,那應該就是龍巫教的教徒吧。他們圍著火堆,正在烤著雞,他們所看到的炊煙就是因此而來的。
在另一邊,一群狗頭人圍在那裡,這樣加起來確實就是安納法說的十幾個敵人了。人數略多,不過如果他們突擊,或許可以先清掉一些人,也不是沒有機會打贏,安納法點了點頭,用手勢指揮費瑞提歐回返。
在艾絲尷尬到準備開口與看起來最好搭話的希爾達尬聊時,他們的烏龜爺爺終於回來了。回到幾人躲藏的地方後,烏龜才直起身子,和大家闡述了一下自己所見到的情景,一聽完,大家果然也都想到了先發制人。
「對了!那不是一個低處嗎?要不我們推石頭下去吧?如何?」
「這裡哪來的石頭啊?妳要推安納法下去嗎?」
修伊嘴快的直接吐嘈了希爾達,說完立刻撇過頭去,輕輕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忍不住!一不小心就又對這個暴力女猩猩的話認真了!然希爾達這麼一聽,卻一臉這是個好主意的看向了安納法。
安納法雖然臉上笑咪咪的,但默默舉起了那奪走無數性命巨槌的烏龜,不知道為什麼散發著一股嚇人的殺氣,所以希爾達把視線移開了。怪了,那一瞬間覺得背脊有點發涼,怎麼回事呢?
「速戰速決吧,哈啊——」
這種事情最麻煩了,趕快做完趕快離開,討論那麼多根本浪費時間。所以諾莉棋直接朝那個坑慢步走去了。這真的有心要偷襲嗎?希爾達倒是很欣賞諾莉棋的乾脆,立馬就跟了上去,其他人也只好追上去了。
「師傅!你在哪裡?我們來救你啦!」
一到坑邊,希爾達立刻朝底下這麼大喊,修伊一臉問號的看著希爾達,誰是妳師傅?人家師傅有名字好嗎?人家叫萊奧森好嗎?不要亂認師傅好嗎?有妳這麼突襲的嗎!大家目光都看向妳了啊!
好吧,雖然修伊此刻的腦中跑過了無數的跑馬燈,但不得不承認,希爾達完美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安納法帶著費瑞提歐衝入了邪教徒之中,但掄起的巨槌打偏在地上,揚起了大量的飛塵。
不過費瑞提歐趁著這股塵灰,一口咬上一名邪教徒的脖子,大量的毒液注入動脈之中,邪教徒面色鐵青,摀著脖子呻吟,沒一會抽搐著死亡了;艾絲那邊,則一手舉著盾、另一手拿著槌子衝向了狗頭人堆裡。
因為希爾達的吸引以及艾絲的出現,一隻狗頭人被悠悠走到的坑邊的諾莉棋,一個火焰箭(Fire Bolt)給燒成了焦炭,狗頭人們聞著「烤肉」的香氣,躁動了起來,終於跑到敵人面前的艾絲將槌子砸在狗頭人的太陽穴上,直接將他的動靜打熄。
嗚嗚……艾絲當然還記得昨晚被狗頭人圍毆的記憶,但是為了後面防禦更加薄弱的諾莉棋以及修伊,她必須貼上來才行!修伊看著這個奇妙的狀況,告訴自己不要去看邪教徒那邊,專心狗頭人的部分——所以為什麼是艾絲擋著狗頭人啦!希爾達!
「希爾達!那個萊奧森不在這裡啦!快下去幫忙艾絲!」
「喔、喔!」
修伊對慢半拍的希爾達吼道,用魔能爆(Eldritch Blast)支援被狗頭人們盯上的艾絲,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要克制自己不要在意另一邊龍巫教的戰場,魔能爆偏開,只在狗頭人的腳邊炸開。
不過這一下恰好給興奮衝下去的希爾達一個掩護,在那隻狗頭人身上砍出了一道深深的傷痕。諾莉棋打著哈欠,音起、語落,隨著手指輕輕的一指,一道熾烈的火焰箭又烤香了一隻狗頭人。
眼睛正睏的要閉上時,忽然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面前,諾莉棋下意識後仰了身子,並且伸手抓住了修伊的帽兜。被這麼一勒,一瞬間喘不上氣的修伊一邊咳一邊轉頭要問諾莉棋做什麼,結果看到衝到他倆身邊的邪教徒,立刻就氣紅了眼,都忘了追究諾莉棋那下意識的「謀殺」了。
「我刻意不想看你們,你到自己送上門來了?我這就送你下地獄!」
這麼說著,然後將魔能爆精準近距離炸在對方臉上的修伊,神色猙獰的比對方還像個壞人。不過,她也討厭陌生的人靠得這麼近,諾莉棋有點嫌棄的歪了歪頭,眼神飄向地板後,目光突然就轉對上了好不容易才勉強睜開眼的男人。
「Frostbite(霜噬)。」
從睜開的眼開始,男人的皮膚開始結霜,連聲音都被凍結,「碰」的一聲,他倒在了兩個施法者面前。能夠一直冰涼涼的睡著了,他應該要感謝自己才對,諾莉棋打了個哈欠。
安納法與費瑞提歐這對伙伴對上了剩餘三個邪教徒,對於攻擊力驚人的兩隻動物,基本上是一攻擊就是一條命。其下手之狠,以至於當安納法舉起槌子準備朝最後一個邪教徒揮下時,會讓人產生他會一槌子敲爆對方腦袋的錯覺——
「呼呼,老夫相信你的命會很大的。」
這隻烏龜完全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邪教徒在昏倒前,以為自己會這麼死掉,腦袋被敲爆的死掉。但實際上,安納法確實只有把人敲昏而已,某方面來說,能夠如此妥善的控制力道也算是一種經驗老道的象徵吧。
解決完自己這部分,安納法看看狗頭人那邊的戰區,皺了皺眉頭,使用神莓術(Goodberry)在手中製造出了十顆神莓果實,往艾絲的方向靠去。在方才那段時間,狗頭人們的集體攻擊,將這位矮人小牧師給打昏了。
而姍姍趕到的希爾達算是頂替下了艾絲原本想保護修伊跟諾莉棋的工作,但或許是相較於單線條的希爾達而言,狗頭人過於狡猾了,希爾達身上的傷口也不少,只是因為身體強健,才顯得傷害不大。
不過狗頭人畢竟只是麻煩了點,本質上還是一種偏弱小的生物,但戰線收回來後,剩餘的幾隻狗頭人也沒掙扎多久就全部死亡了。安納法看著身上滿是被石頭砸出瘀傷的艾絲,想辦法讓艾絲至少先吃下了一顆神莓果實。
這樣至少就不會有性命之憂了。
「希爾達,剩下九顆神莓,妳之後跟醒來的艾絲分著吃吧。」
照理來說艾絲應該要馬上醒來才對,不過傷勢好轉的艾絲發著呻吟,緊鎖的眉頭看起來相當痛苦的樣子,或許在昏迷中的她,還在被狗頭人圍攻吧?這麼一想,總覺得似乎叫醒她比較好……
處理完艾絲傷口的安納法將捆綁好的龍巫教成員拎了過來,只不過仔細一看,他居然是讓費瑞提歐把對方給綁起來,這時候該負責吐嘈的修伊卻為了避免自己失控把人殺死,已經轉頭刻意走遠了。
希爾達則在看著手中的神莓果實,認真的數著自己該吃幾顆、該留給小矮人幾顆;而艾絲、艾絲還是沒有要醒來的意思。諾莉棋皺皺眉頭,最後還是張口讓希爾達拿麻繩把邪教徒好好捆好。
「好了,人抓到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審問。」
「啊?什麼是審問?」
「嗚呼呼,老夫不懂妳的意思。」
「讓我來審問我就是直接殺掉!哼!」
諾莉棋微微瞇著眼,掃過一圈這群人,有一種手癢的感覺。好吧,希爾達是個笨蛋、修伊是個莽夫,但那個烏龜感覺就很拿手幹這種毀滅他人心智的事情啊,難道他都是直接毀滅從不搞精神毀滅的?
「喔。」
所以諾莉棋也選擇擺爛了,她就是懶,你抱怨了她還是懶,不爽自己來。反正那個龍巫教也昏倒了,現在也沒人要問,剛好。這尷尬的氣氛瀰漫了一會,之後修伊抓抓頭,打破了沉默。
「不然把艾絲叫起來吧,感覺她挺擅長的。」
其實如果不是你看到龍巫教就抓狂,你肯定更適合。
諾莉棋在心裡想著,沒有說出口,邊打哈欠邊點頭。希爾達似乎終於從思考「審問」是什麼中跳出來了,感嘆了一聲「小矮人這麼厲害啊!」後,轉頭就直接把似乎在做惡夢的艾絲搖醒。
「啊啊!不要!不要把那顆珍貴的礦石當你的石頭丟!……咦?怎麼了?怎麼了?敵人呢?」
被搖醒的艾絲渾身冒著冷汗,胡亂揮舞著手,似乎是想要趕跑或是阻止什麼似的,待完全清醒後,艾絲疑惑的左看看右看看,最後定格在對她揮揮手的希爾達。希爾達看著艾絲的反應,還有些擔心的看著她,小矮人不會睡傻了吧?
「來,小矮人,烏龜說我跟妳分著吃!」
想著大概吃點東西就好了,希爾達笑嘻嘻地拉起艾絲的手,把四顆神莓果實放在上頭。方才烏龜已經給小矮人吃過一顆了,所以她拿五顆、再給小矮人四顆,剛剛好一人一半,她可真會算數!
「小矮人,聽說妳很會那個什麼『審問』啊?快點露一手吧!」
希爾達指指地上還在昏迷的龍巫教,一臉期待地看著艾絲,想要領略一下什麼叫審問。可被這麼期待著的艾絲一臉震驚地看看其他人,安納法一如既往地帶著看不穿的微笑、修伊撇開頭一臉就再鬧脾氣的模樣、諾莉棋……諾莉棋睡著了!
「什、什麼審問……我不會啊!」
她只是一個鐵匠!要不是因為被摩拉丁大人相中,她甚至不會當牧師!看小矮人著急地要哭的樣子,希爾達雖然不懂為什麼修伊明明說艾絲感覺很擅長,本人卻否認,但也不忍繼續逼問小矮人。
「好吧,那現在怎麼辦?」
結果人是留了,但沒人會審問啊?
「哈啊……那就先走吧,反正那個龍巫教還沒醒,也問不了話。」
治療的手段這麼緊缺,諾莉棋可不贊同為了從一個,感覺就撬不出什麼東西的口中,套出沒用的話,而浪費一丁一點的治癒手段。修伊這麼一聽,碎念著什麼,拿出了長劍,嘴裡碎念著。
「……給他點疼痛他就會醒了……」
希爾達見到,按下了修伊手中的劍,兩人沉默的互看了許久,諾莉棋默默補了一句,別讓「修伊拿著凶器靠過來,俘虜會死。」此話一出,希爾達眼神更加堅定了,修伊嘖了一聲。
「MinorIllusion(小幻象)!」
修伊轉頭在邪教徒的耳邊製造了巨大的聲響,聲音大的大家都矇了一下,諾莉棋耳鳴一結束,第一個反應就是給突然這麼做的修伊頭上一掌。不過即使這麼做,邪教徒還是沒有醒來的意思。
希爾達聳了聳肩,隨手把邪教徒的傷處理了一下後,直接將對方扛在了肩上。
「那就聽藍色的,先走吧!救人是等不及的!」
希爾達有些小興奮地詢問烏龜接下來該往哪裡走後,就小聲地哼著什麼的帶頭前進了。艾絲跟安納法沒說什麼就跟上了,修伊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還得跟龍巫教的人再相處一下啊?煩死,還得忍耐……
「……做啥?為什麼不走?」
走了幾步後,修伊忽然發現諾莉棋沒有動作。諾莉棋彎下腰,撿起了本來裝著自己的大布袋抱在懷中,垂著眼眸,咕嚷了什麼,修伊沒聽清楚,「啊?」了一聲,把頭靠過去了些。
「……那是我的位置。」
說完,諾莉棋微微鼓著臉頰,不大高興地跟上了前面的隊伍,只留修伊在原地,腦中不斷跑過方才那句話,幾經消化後,不禁鄙視那個背影——有腳的話就好好自己走路啊!妳這個懶精靈!還因此生悶氣,妳小朋友嗎!
……
一路上大家又是跟希爾達科普什麼是「審問」、又是想說服修伊去負責審問,走著走著,安納法突然又舉起了手,暗示大家停下腳步,隨後跟滿頭霧水的隊友們解釋停下的理由。
「在前方一里左右,有敵人,不過不到十人。」
「全部殺掉、全部殺掉!反正已經有俘虜了!」
修伊哼哼著,大概對於要忍著不能殺仇人這件事已經快忍到頭了。諾莉棋抬手,讓身上的福庫羅屋跳到自己手臂上,與牠對視許久後,又一舉,將福庫羅屋送往了天空,大家便看到那隻貓頭鷹飛向了前方。
「等福庫羅屋回來吧,哈啊……」
「喔喔,小鳥鳥真可靠!話說烏龜好厲害啊,為什麼都可以知道前方有人啊?能不能教教我啊?」
「呼呼,那首先,妳得是隻烏龜呢。」
看著一旁在進行奇怪的瞎掰,有著正常知識的其他三位隊友同時在心中冒出了「不要亂說好嗎?」的想法,但卻沒有人真的阻止安納法,大概是認為希爾達就算再單線條,也不會真的相信吧?
「果然是差在龜殼嗎?藍色的算是一種殼嗎?」
「……不是。」
……她居然信了……
好在這無理頭的插曲沒能持續多久,福庫羅屋就回來了,在前方的平台上確實有人在那邊,似乎是埋伏的樣子。而他們走的這條路,恰好就會從那個平台下走過,要是沒有發現的話,他們很大概率會被突襲的措手不及。
「嗚……呃……」
令人意外的是,這時希爾達肩上那個邪教徒也醒了過來。聽到了男人的呻吟,希爾達不客氣地直接把人丟在地上一指,道說醒來了。在暴走邊緣試探的修伊喊著「全部殺掉啦!」卻非常自動地遠離了大家。
「……先把這個邪教徒問一問,再決定要不要前進吧……哈啊……」
「交給你們啦。」
「好!喂,說!你們的據點在哪?」
安納法說完後,同時讓費瑞提歐去纏住邪教徒的脖頸;方才那段時間,大概理解了「審問」是什麼意思的希爾達,聽到烏龜說交給他們,就有些躍躍欲試的拽起邪教徒的領口,用著自己最兇的樣子瞪著他。
可邪教徒只睹了希爾達一眼,便倔強的哼了聲,撇開了視線。想到大家方才跟自己解釋,審問就是「用一些手段,例如砍對方小指頭,來逼對方說真話」之類的方式,希爾達拿出了比較小的手斧就打算來現場實操一下。
「嘿,希爾達,別這麼做,他會又昏過去甚至死掉。」
身後傳來了藍色精靈的聲音,回頭看去,她已經雙腳併攏的坐在地上,在那邊反反覆覆的摺著那個可以裝進她的大布袋,根本沒有抬頭看希爾達,但她卻知道希爾達想要做什麼,後者抓了抓頭,乖巧的收起了手斧。
安納法看對方不配合,指使費瑞提歐纏緊了對方的脖頸,但對方就算被掐的面色脹紅,還是死死的瞪著一行人,完全不配合。甚至於費瑞提歐都露出了毒牙,邪教徒還是不為所動。
諾莉棋瞄了一眼這個邪教徒,又看看事不管己、又或是苦惱不已的隊友們——嗯……感覺,或許自己能夠睡一會呢。打了個哈欠,最置身事外的藍色精靈如此想道。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七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