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五

DND
他們一行人一直休息到了中午,才陸陸續續醒來。修伊算是倒數第二個醒來的,由於整夜的憋屈經歷,心中充滿懊悔與憤怒的他,即便身體再累,腦袋還是一直靜不下來,最後似乎是精神真的不堪負荷,才昏厥過去的。
而他們有嗜睡症的藍色精靈,自然是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意思,看著縮成一團的諾莉棋,修伊的視野移到諾莉棋也不知道是無意識還是刻意捂住的腹部,那個位置,是她被藍怒補了一劍的位置。
修伊移開視線,微乎其微的嘖了一聲,心中還是對這精靈突然的逞強感到不悅。雖然諾莉棋冷眼旁觀的模樣,他也看不慣,可是那個人,似乎就該是陽光一出,便會融化消失的冰晶,永遠冷淡的,站在一旁看著一切才對。
不再看著諾莉棋,修伊稍微四處張望一下,尋找其他夥伴的位置。昨晚明明傷的頗重的希爾達,此時看起來已經精神不錯的在活動身子骨了,彷彿完全沒有受過傷似的;安納法坐在能曬到陽光的位置,烏龜的臉龐看起來笑咪咪的,看著在一旁不知道在跟安納法說著什麼的艾絲。
「嘿!修伊,早啊!喔、要小聲點,藍色的還在睡。」
「這點聲音喊不醒她啦。」
希爾達發現修伊醒了,朝氣滿滿的朝他打了聲招呼,隨後注意到修伊對面的諾莉棋還沒有要醒的樣子,趕緊摀住了嘴。修伊擺了擺手,好歹也是跟諾莉棋相處最久的人,他深知這個精靈對睡覺的執著絕對不是希爾達的大嗓門可以干擾的。
不過希爾達的聲音還是吸引了其他人。
夜山鎮長注意到了幾人醒來,雖然還有一個人未醒,不過想想這個精靈一直都對事情沒什麼表態,甚至不太在意,應該沒關係。在原地思考了片刻,夜山還是不大好意思的靠了過來。
「各位冒險者,休息的還好嗎?」
「還不錯啊!倒是你們還行嗎?看起來一直在忙碌,都沒休息過啊?」
這句話不假,夜山眼袋上的黑眼圈相當沉重,並且第一個醒來的希爾達清醒時,就看到夜山一直在忙前忙後的了。畢竟劫掠者雖然走了,但麻煩可還沒結束,經歷了這般災禍,日子還是得過下去的。
「只要別再來一些災禍,總會好起來的。說到這個,我們這邊有個委託,想麻煩各位冒險者……雖然如各位所見,被掠奪後我們幾乎沒有財物了;但是我們會趁各位去執行任務的期間,籌到足夠的資金的!」
聽到有委託,艾絲有些興致的蹦跳了過來,安納法默默跟在她背後。希爾達抓抓頭,她倒是樂意幫忙,不過對方都這麼慘了,還擔心他們會因為沒有報酬,不願意幫忙……希爾達敲了自己的胸膛部位兩下,要夜山不要緊張的感覺。
「哎呀!說什麼報酬?你們鎮子也不容易吧?就別提什麼報酬了?」
不要瞎說好嗎?
修伊舉起手,張口想要制止野蠻人把他們應得的報酬給推掉,好在夜山是個有良心的好人,雖然聽見希爾達這麼說,緊皺的眉頭雖然放鬆了不少,但還是搖了搖頭,苦笑道。
「不、不!各位昨天幫了我們這麼多忙,我們如果再這樣濫用你們的好心,那可就是活該遭遇這種事了。諸位不用擔心報酬的事,我們這裡沒有問題、也絕對不會虧待各位的。」
夜山欠了欠身,推辭了希爾達的好心。所以說有時候這樣的禮貌,反而更讓人困擾了,連本來覺得這次一定得收報酬的修伊,此刻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艾絲看看大家,貼心的開口,打哈哈過去。
「沒關係、沒關係,如果有稀有礦石的話,我這邊可以用那個抵喔!」
「喔?真不懂小矮人妳怎麼喜歡那些小石子?」
「哎呀,妳不懂啦~礦石可以製作武器、裝備、裝飾品……許許多多的東西!可是非常重要的!」
「小矮人的品味真特別!」
艾絲的話轉移了希爾達的注意力,修伊趁機插進了希爾達與夜山之間,代替希爾達與夜山交涉。夜山呵呵一笑,對艾絲道說如果有找到,可以為艾絲準備這樣的報酬之後,便和修伊詳細談了談委託內容。
夜山的請求自然是希望幾人去調查那群突然襲擊過來的掠劫者,他們想知道,「掠劫者的營地位置?」、「大約有多少人?」、「領導者是誰?」、「為什麼攻擊至綠鎮?」以及「下個目標是什麼?」這五個問題。
「他們的部隊有許多人,也沒有刻意隱藏足跡,我想應該不難追蹤才是;而我們這邊,願意給予諸位每人五十金的報酬,還期望各位可以接下。」
夜山補充道,早上他們的衛兵就有看到他們離開的行跡,不過他們鎮子的人是沒有那個能力跟上去的;而這樣貿然跟上去,不但只是送死,甚至可能會為鎮子帶來二輪傷害,這可不是夜山樂意見到的。
雖然派冒險者過去,要是被抓住,或許也有這樣的問題;但一群冒險者,也不能確定誰對誰錯,到時候極力否認就是。修伊半垂眸思考著,報酬什麼的都還好,最主要是他自己本人,也想要追尋那群人的線索。
交易便是這樣的你情我願,不會去深問背後的理由的。也有給予其他夥伴們的報酬,諾莉棋……算了,那傢伙跟自己一樣,就是要追那群人,應該不會在意。轉頭與其他三位夥伴再次確認意願後,修伊朝夜山點了點頭。
「好,我們接下這個任務,麻煩告訴我們看到行跡的地方。」
聽修伊他們坦然地接下任務,夜山是真的高興的露出了笑容,說著當然,並讓一名士兵詳述了一下所見的痕跡位置。確認了方位以後,收拾收拾包袱,幾人就要出發,都走了一半以後,希爾達突然停下腳步。
「哎呀!糟糕!差點忘記藍色的!」
希爾達趕緊跑回去,推了推地上的諾莉棋。諾莉棋打了聲哈欠,問了一聲要去哪?隨後看著希爾達身後的大布袋,也沒聽希爾達的回答,拉了拉那個袋子,在希爾達放下以後,把自己裝了進去。
希爾達回歸以後,大家就看到那隻藍色精靈頭上站著自己的魔寵貓頭鷹,整個人縮在布袋裡,給希爾達背著了。是有多懶、是有多睏、那劍傷是有多嚴重!讓妳要被昨天還暈了兩次的希爾達背著!
然而其他人居然只是多看了諾莉棋兩眼,就繼續說說笑笑的前進了,完全沒有人要對這件事有任何發言。修伊張張口、最後又挫敗的閉上,他的夥伴們好怪,好難懂,他認真就輸了。
然他們又一次被人攔了下來,一名左腿包著繃帶的人類男性伸手喊住了一行人,想來大概是有事相求,抱著姑且聽聽的想法,幾人沒有無視他離開,站在原地等他依著拐杖靠過來。
「我聽說幾位要去追那群掠劫者……我希望你們在出發之前聽我一言!我想你們還沒有聽說過我的師父,萊奧森.厄蘭澤。這件事情相當重要!他是一位來自燭堡的半精靈武僧,昨晚我們也跟掠劫者們進行了些驚險的戰鬥,隨後我們就走散了……」
「天亮後,我只找到了師傅的手杖跟頸圈……雖然他可能是沒有挺過這次的戰鬥,但我覺得更有可能的是,師傅混入了對方的隊伍裡!我們已經對這些掠劫者進行了好一段時間的調查,師傅或許是趁機想去獲取更多情報!」
「但師父昨天畢竟也跟對方有交手過,或許會被認出來也不一定……各位冒險者們,沒有人比我師傅更了解這些強盜了!如果你們有什麼想要知道的,我師傅那邊的情報肯定至關重要!」
男人的絮絮叨叨像是念經一樣,諾莉棋又縮了縮身子,眉頭不禁皺起,她覺得有點吵,這個人的冗言贅詞太多了,她幫他總結一下,就是請大家去救他師傅,報酬是他師傅可能知道那群人許多訊息。
「他可能跟那群劫掠者走了,是嗎?」
「你師傅長什麼樣子?」
雖然對龜人來說,其他類人生物感覺都差不多。男人大致形容了一下萊奧森的模樣,看起來是個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留有鬍子。對於艾絲有點懷疑對方真的不是戰死的疑惑,男人握著手中的枴杖,略顯激動的解釋道。
「如果師傅不是滲透進去的話,這個項圈跟手杖不該好好的被藏在一個地方,所以我相信師傅肯定是潛進去了!」
也是不知道這兩個小東西怎麼能讓他產生這麼大的「相信」,不過人或許就是需要這樣的小信念才能活下去吧,諾莉棋微微睜開的眼又瞇了回去,她對救這個人沒什麼興趣,即使她在追這批人,但……她不需要太認識他們。
「放心!交給我!我們一定會救回你的師傅的!」
「那、那就拜託你們了!」
「……希爾達,妳會不會答應的太快了!」
還在思考的修伊一抬頭就看到希爾達已經抓著對方的手,擅自答應了對方。希爾達一臉沒問題的回頭朝著半崩潰的修伊比了個讚,身為英雄,可不能對別人解救委託視而不見啊!反正順路嘛!
修伊抽著嘴角,非常認真的考慮聰明的自己是不是該用言語,嚴肅的告知這個理想主義的野蠻人現實的殘酷?先不提能不能找到那個叫作萊奧森的武僧了,要是對方真的被抓了,他們救得出來嗎?
雖然到時候,修伊不要變成被抓的其中一員就不錯了。
「對了,你們也有看到昨天的龍對吧?」
「當然……那麼雄偉的存在,很難忽視牠吧……」
艾絲搓搓起雞皮疙瘩的手臂,她短期內可不想再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一隻成年巨龍了,性命被盯上的感覺一點都不好,更別說那個存在能夠一口噴死自己。男人贊同的點點頭,繼續說明道。
「根據我們在燭堡圖書館的調查,再加上這個團體疑似能指揮龍的樣子,師傅推測,這個團體就是傳說中,惡名昭彰的邪教團體,龍巫教。」
男人說完後,就偷偷注意著五人的表情,然而卻跟他想像的不太一樣?沒有任何的驚訝或驚恐,艾絲跟希爾達臉上寫滿了「什麼龍巫教?我不認識!」;安納法也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野蠻人背後的那隻精靈也毫不在意,似乎睡得更香了;而修伊甚至一臉「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的表情,顯然是早就知道了。男人抓抓頭,這個隊伍可真奇怪啊?對自己要面對的敵人不在乎的、知道的、不知道的都有。
「所以那個龍巫教是什麼東西啊?」
「一群龍的愛好者所組織的團體?」
「那是諾莉棋吧。」
「呼呼,原來我們之間有一個間諜啊?」
「……。」
不、安納法,這個真的不好笑!但是諾莉棋妳也反駁一下啊!為什麼睜開眼看了一下後,又閉上眼了?一副默認的模樣啊!男人尷尬的咳了兩聲,打斷了小隊突如其來的相聲表演。
「哎呀!反正我們要找那群龍巫教、而他的師傅可能在龍巫教,順路嘛!趕快出發啦!救人這種事情不能等的!」
希爾達最後做了個總結,催促大家趕緊上路,反正認不認識那個龍巫教,影響不大吧?再說修伊看起來好像認識啊!沒問題啦!不會發生什麼事的!修伊有些無奈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嘆了好大一口氣。
最慘能怎樣?最慘一起跟這人的師傅一起被抓囉。
告別了這個臨時冒出來請求他們尋找自己師傅的男人後,幾人終於要去追尋那群龍巫教了。按照夜山身邊那個小士兵所說的,他們來到了龍巫教離開的那個方向,一望過去,追尋的線索一覽無遺。
龍巫教們完全沒有隱藏的行徑蹤跡,就像是一條踏出來的路似的,一行人完全不需要花什麼其他精力做什麼,跟著就是了。雖然如此,盡責的年長獵人還是時不時就會停留原地一會,像是在感知什麼似的。
不過當他冥想完畢回來,詢問他怎麼了,烏龜也只是呵呵笑了兩聲,平淡的敷衍過去,道說沒什麼,神秘的一群人完全看不出老烏龜葫蘆裡在賣什麼藥。道路一直從平原變到丘陵、最後前方出現了一片高原。
高原的石壁看起來相當光滑,不是能輕易爬上去的樣子,不過有路可以通過去,所以也用不著爬。而遠方不知為何,有一縷煙裊裊升起,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信號,而是人家煮飯的炊煙。
「喔?那邊有不少人呢,十幾個在野餐吧。」
安納法說著,指向了炊煙的方向。聽到有人,其他幾位都下意識伸向了武器,不過看到希爾達準備把諾莉棋放下來,握上巨斧,一副要直接開打的模樣,修伊還是愣了一下,覺得要有所計策才對。
「妳要直接開打囉?」
「啊?不直接上嗎?不然要怎麼做?」
可以偷襲、可以設計……反正可以先做其他很多事吧!被半拿下的諾莉棋皺了皺眉頭,不悅的睜開了眼,瞄向了炊煙的方向,隨後看向一直默不吭聲,只是掛著淡淡笑容的老烏龜。
「距離實際有多遠?」
「呼呼,四英里(約六公里)。」
其他三人聽到兩個年長者的對話,尷尬的眨了眨眼。諾莉棋抗議似的打了個哈欠,又再次閉上了眼;安納法沒有多說什麼,他如實說了自己感覺到的東西,只是沒報詳盡而已啊,呼呼。
「哇……你怎麼知道的啊?四英里耶……」
「你看到什麼啊?我只看到煙啊!」
愣了片刻,艾絲呆呆地說了一句也不知道是驚歎還是質疑的話;希爾達重新把諾莉棋背好,墊起腳張望著,她不管怎麼看就只有一縷煙升起啊!烏龜到底怎麼知道那邊有十幾個人的?
「看煙的大小啊。這煙不大,撇除是大部隊的可能;但也不是很小,所以人數應該也不少。」
兩個有反應的人愣愣地聽完、愣愣地點頭,還是聽不太懂她們的老烏龜在說什麼,最後艾絲只能當作是經驗的多寡導致的,稍顯沮喪;而希爾達則對於安納法的「神乎其技」感到十分佩服的樣子。
「那個位置與龍巫教的行跡偏離了吧?不要管他們,直接通過啦!」
修伊皺著眉頭,不想去額外生枝,想趕快追到大部隊,然後把他們全部剿滅。艾絲第一個投出了反對票,揮舞著手,要發表自己的意見,看大家的目光聚焦過來以後,闡述了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我們該過去看看!搞不好可以抓一個人過來問話!」
「……」
「呼哇——問不到啊,修伊會直接殺掉他們。」
「咕……!那些傢伙沒有留下來的必要!全部殺死就對了!反正他們什麼也不會說的!」
此話一出,大家全部都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修伊,大家可都記得他把好不容易打昏的面具人給炸成血沫這件事。就跟諾莉棋說的一樣,衝動的修伊讓他們根本抓不到人問話,增添許多麻煩,他們要用眼神讓修伊感到羞愧。
「不是啊,修伊。我們需要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攻擊至綠鎮、有多少人、下個目標是什麼……很多很多事,你忘記鎮長的委託了嗎?」
最後團隊的良心,艾絲還是試圖說服一下他們遇到對方就失心瘋的半精靈魔導士。被大家這樣看著的修伊稍感理虧的退了兩步,他現下神智清楚,自然也知道大家說的都對,呃……
「……真麻煩!好啦,手下留情也行,我也很在意他們的行動……」
只是到時候能不能忍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真的嗎?太好了!要是到時候修伊你忍不住,我會打暈你喔!」
「喔!我也可以幫忙!」
「吼吼,老夫會讓你毫無痛覺的暈過去的!」
「你們這群傢伙預謀許久了是吧!」
聽著一群隊友爭先恐後的想要應徵自己失控後,要打昏自己的選手,修伊忍不住吼道,是他做人失敗還是他的隊友太過分啊!聽著隊友的打哈哈,修伊閉上嘴後,瞄了一眼諾莉棋。
……反正到時候,第一個動手的是這傢伙才對吧。
修伊忍不住撫上了腹部……那本該是,要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跡 。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六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