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二

DND
  小心翼翼的走在街道上,除了依靠空中的福庫羅屋以外,大家也警戒著四周,就怕敵人從哪個巷口裡鑽出。走著走著,最前頭的希爾達忽然讓大家停下,她指了指一個暗巷,然後躡手躡腳的靠了過去。
  其他人望去,在那躲藏著兩個看起來約十二、三歲的少年。他們背對著希爾達,沒有注意到朝他們靠近的她,所以他們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直接被希爾達拎起了後背的衣物,像母貓在拎小貓那樣的帶回了一行人身邊。
  「啊啊啊!放開我們!你們這些殺人犯!」
  回過神的少年們一邊大喊一邊掙扎著,雖然這小小的掙扎對希爾達來說壓根等於沒有,但他們吵吵鬧鬧的,很有可能把真正的「殺人犯」給吸引過來。也不知道是顧慮到這點,還是覺得吵,諾莉棋貼近他們,冷冷的說道。
  「你們再這樣吵,真正的殺人犯就要來了。」
  或許是口氣震懾到了兩個孩子,他們稍微安靜了幾秒後,又開始繼續他們吵鬧的掙扎。諾莉棋沒有再多費脣舌,直接走開了。希爾達看著感覺嚇壞了的少年們,將他們拎至與自己同高的位置,露出笑容,試圖安撫他們。
  「別怕、別怕,我們不是壞人!」
  或許是希爾達的笑容過於豪放,所以兩個少年雖然還是一臉懷疑,但他們漸漸停下了掙扎以及吵鬧。希爾達見他們似乎肯配合了,就放下了兩人,他們小心的依偎在一起,警戒的掃過一群人後,再次看向希爾達。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城市的衛兵呢?你們的父母呢?那隻龍是怎麼回事?」
  乍看之下與他們年紀比較相仿的艾絲靠了過去,艾絲一連拋出了好幾個問題,搞得兩人有些混亂。而且可能是還要去回想那些可怕的經歷,所以兩人的臉色慘白了許多,結結巴巴的,好一會才組織好語言,
  「不、不知道啊……傍晚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恐怖的叫聲,這些人就突然闖了進來,開始四處搶劫、和衛兵戰鬥!爸爸跟媽媽讓我們趕快跑,然後我們就走散了……我想衛兵應該都在城堡那邊,所以我們想逃到那裡去……」
  年紀比較大的少年作為代表回答了艾絲的問題,在說道父母時,看起來比較小的那個男孩,就忍不住抓著另一個哽咽起來。看著哥哥安慰著自己的弟弟,希爾達有些苦惱,待艾絲走過來後,不禁詢問大家。
  「這兩個孩子怎麼辦啊?要不讓他們循著我們過來的路逃出去吧?」
  「那些人是在整個城市裡遊蕩,我們走過的路並不等於安全。」
  「我可以幫他們把襲來的敵人都打倒!」
  「所以妳要護送他們出去?」
  覺得讓兩人跟在身邊會很危險的希爾達是想讓兩個孩子趕快逃出至綠鎮的,但諾莉棋理性到甚至有些冷酷的將她的想法一一打槍了。將兩個人送出去的期間,可能會有更多人遇害,希爾達有些難以抉擇,諾莉棋看她不回答,也不知道是因為無聊還是因為睏,打了一個哈欠。
  「……那就把他們順便帶去城堡吧,反正我們不也決定要去哪裡嗎?帶過去丟給城堡的衛兵就行了。」
  最後是修伊做出了決定,希爾達點點頭,反正她覺得大家都比她聰明,聽大家的肯定沒錯!便蹲下身仔細向兩個孩子叮嚀,如果有危險的話要好好躲在後面之類的話。突然,一波吵雜的聲音往他們的方向走來。
  希爾達趕緊把兩個孩子藏到了暗處,舉著巨斧跑到了隊伍最前端,其他人也各自找好了位置,舉起武器等待,沒一會,兩個面具人領著五隻蜥蜴模樣的的類人生物狗頭人,從前方的巷口走了出來。
  對方大概是有得到不是隊友就殺掉的指令,這次也是沒有任何的交談,狗頭人就哇啦哇啦的怪叫著,朝五人撲了過來。艾絲想到之前沒成功問到話的事情,又叮嚀了一次抓一個俘虜來問問話。
  安納法像是在哄孫女似的,連連說了幾聲好,用一種以他看起來笨重的身軀而言,看起來相當不科學的速度,直接衝到其中一位面具人的身邊,手中的戰鎚便順著這股力,直接往面具人的肚子上砸去。
  光看都感覺肚子疼,更別提直接受到傷害的面具人,只見他抱著肚子,直接就倒下了。艾絲以為安納法又太大力直接把人敲死了,不過仔細一看,他似乎還有呼吸,安納法雖然看起來下手很狠,但真的有手下留情的樣子。
  狗頭人見狀,朝幾人嘶吼著,除了在安納法身邊的狗頭人,其他人紛紛拿出了投石索,滿天的石頭飛了過來。艾絲跟安納法不慎被石頭砸到了頭,安納法甚至被拿著匕首的狗頭人劃了一刀。艾絲捂著被石頭砸到的地方,鼓起臉頰,揮起燃著綠色火焰的鎚子砸向丟她的狗頭人。
  可狗頭人敏捷的閃開了,發著奇怪的怪叫,彷彿在嘲笑著艾絲一般,笑沒兩聲,狗頭人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右後方有股熱氣,轉過頭去,他的夥伴吐出了一股煙氣,渾身重度燒傷的倒下了,諾莉棋稍稍收了手,轉頭看向不遠處的修伊,眼神黯淡下來。
  修伊看著倒下的面具人,又憤怒的滿目通紅,完全忘記了艾絲要求留活口的要求,將魔能爆(Eldsritch Blast)狠狠的砸在了面具人身上。已經昏迷的面具人根本無法閃躲,在地上炸出了一大灘血肉,安納法棕色的皮膚又染上了斑斑紅跡。
  聽到響動或是親眼看到的前面三人,看了看地上不成人樣的死屍,又看看後排,不可能是不知何時打起瞌睡的諾莉棋,只可能是那忍不住臉上狂喜的修伊。艾絲握了握鎚柄,有點生氣修伊把安納法特意手下留情為自己留下的面具人殺掉的行為。
  但修伊瘋狂的樣子,又讓艾絲怕的只敢在心裡嘮叨,不敢真的對修伊出聲抗議。希爾達抓抓頭,反正對方是壞人,金毛殺了也沒差啦!所以希爾達馬上就將這件事丟到腦後,舉起巨斧朝安納法附近的狗頭人衝去。
  在經過那片血泊時,希爾達一不小心踩滑,本來要砸在狗頭人身上忽然轉了個方向,擦過安納法,在地上砸起了塵灰。雖然很尷尬很好笑,但看著地上被砸出的大洞,狗頭人實在笑不出來。希爾達喊著抱歉抱歉,把斧頭從地上拔出來。
  安納法呼呼笑了幾聲,似乎不在意的樣子,但卻默默遠離了希爾達,將最北邊的狗頭人砸的頭破血流。眼看著夥伴越來越少,或許是對死亡的恐懼激發了狗頭人的戰力,他們紛紛化恐懼為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各自對在自己面前的敵人攻去。
  狗頭人的小匕首能劃出的傷口並不大,但除了希爾達以外,安納法跟艾絲都被匕首給刺進體內。第一次被人打的這麼痛的矮人女孩,疼的倒吸一口氣,碧藍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有淚光在閃爍,但艾絲把眼淚硬生生憋回去,想用鎚子打回去。
  但或許真的是太疼了,鎚子又被狗頭人給閃過了,狗頭人又趁機在艾絲小小的身子上戳出一個血洞。一旁的修伊直接將剩下的面具人也炸成了碎片,確認過沒有面具人後的他,精神稍微正常了些。
  看見與狗頭人對峙的艾絲似乎陷入了苦戰,在她跌在地上時,修伊將那隻狗頭人炸成了血沫。艾絲呆愣愣的,臉上都是血,她轉頭看向修伊,修伊想想前不久自己好像給艾絲填了麻煩,所以現在幫她解決敵人剛好還她一個人情,此刻還覺得自己做得不錯。
  「……你為什麼不快點打倒他啦!」
  「……啊?我的錯嗎?」
  就算沒有稱讚,至少也該有句謝謝吧?然而修伊只得到艾絲的氣話。艾絲朝修伊吼完後,就將頭扭向沒有人能正面看到的地方,胡亂擦著臉上的血甚至是別的東西。處理完剩餘狗頭人的安納法還有希爾達都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修伊,冤枉的他轉頭看向身後的藍色精靈。
  「……欺負小朋友。」
  「——我沒有!」
  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對方可是那個諾莉棋,他到底在期待什麼?艾絲替自己用治療傷勢(Cure Wounds)治療了被狗頭人捅出來的兩個血窟窿,用著有些紅的眼,轉頭看向大家,裝作一臉沒事的樣子,看到安納法身上的傷口也很多,便爬起來去幫他治療了一下。
  「你們好厲害!好厲害啊!」
  躲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兩位少年,在確認了敵人真的都被幾人打倒以後,跑到了修伊身邊,用他們所能想到的詞彙大大的稱讚幾人。本來因為被狗頭人打的很痛、很沮喪的艾絲,都露出了些許不好意思的表情。
  大概也只有重新讓福庫羅屋先行去探查的諾莉棋,對兩人的稱讚毫不在意了。待修伊讓興奮的兩個少年安靜下來後,一行人繼續往城堡的方向,走沒多久,福庫羅屋突然給諾莉棋發出了警告,諾莉棋突然停下來,讓大家也疑惑的停下腳步。
  諾莉棋只是默默的指向前方巷口,大家再次默默握住手中的兵器,艾絲甚至把盾拿了出來,兩個孩子跑到了離前方最遠的修伊背後,大家都緊張的看著前方。忽然,一群孩子跑了過去,一個似乎腳受傷的男子被他們拉著。
  一名拿著盾與矛的女子斷後,好幾隻狗頭人追在他們身後,將這些人逼進了死胡同。希爾達看到這景象,立刻就衝上去了,這時候也管不著希爾達是不是太莽撞了,一般人打不贏這些強盜,不久前還是普通人的修伊最明白了。
  諾莉棋雖然不想上前,但是知道夥伴要救這些人的她,姑且還是要幫一下的。最前面的狗頭人,希爾達和安納法應該回去處理,所以她打算先處理遠一點的狗頭人,以免他們想要繼續追殺那一群平民,可中間有太多的障礙,火焰箭沒辦法準確的瞄準。
  她嘆了一口氣,難得往前走了好一段路,些許感到厭世的諾莉棋結了個印,朝最北方的狗頭人一指,他忽然就七孔流血,捂著雙耳呻吟著倒下了。這恐怖的一幕,瞬間吸引了所有狗頭人的注意力,他們將手中的匕首對準了這群明顯更有威脅性的冒險者們。
  但那瞬間,其他人的攻擊也隨後來到,一大半的狗頭人瞬間就受了重傷,在地上流下了一灘又一灘的血泊。狗頭人拿起投石索想要反擊,但或許是因為太緊張了,射出來的石頭皆只是擦過了幾人身邊,甚至有隻狗頭人,一不小心就被希爾達找到了空隙,一斧頭砍去頭顱。
  或許是想要保護村民激起了希爾達的戰鬥力,她馬不停蹄的又衝向了下一隻狗頭人,將他的身首分離;與幹勁十足的希爾達相比,艾絲看著又沒有任何反應的狗頭人,沮喪的跺了跺腳,她的亡者喪鐘(Toll The Dead)對方彷彿聽不見似的,沒有任何反應。
  艾絲看著最後兩隻狗頭人,分別被諾莉棋燒死、以及被安納法打飛,這次戰鬥似乎完全沒有出到力的矮人女孩拍了拍自己的臉,像是再給自己打氣。雖然傷口好了,但她似乎還是對打傷自己的狗頭人,心理上有些畏懼。
  修伊走向驚魂未定的幾人,跌坐在地的跛腳男性趕緊在孩子的攙扶下起身,跟靠過來的女子和三個孩子一起,對出手救了他們的一行人鞠躬致謝,修伊連忙讓他們無需多禮,招呼躲在後面的兩個孩子過來。
  修伊也向他們詢問了一下城鎮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得到的答案與兩個少年差不多,就是突然間這群強盜就衝進了城鎮裡,開始四處燒殺擄掠;為了生命安全,他們打算跑去有衛兵鎮守的城堡,跟幾人的目的地相同。
  「那這兩個小孩拜託你們了,既然是同個鎮子的,比較好彼此照應。路上我們會負責保護你們,遇到敵人時你們就自己躲好,可以吧?」
  修伊最後一個問句是問向了自己的夥伴們,大家點點頭,諾莉棋更是直接放出了福庫羅屋當作回答。只可惜福庫羅屋似乎還是被高聳的房屋給遮擋了視線,沒有注意到埋伏在前進路線的敵人,當他們出現在視野內時,雙方都發現了彼此。
  兩個大人平民連忙帶著孩子們躲到安全的地方,福庫羅屋飛到了他們上空,似乎是想幫忙看著他們。眼前又出現了自己的仇敵面具人,修伊握緊了拳頭,又喪失了理智,諾莉棋皺了皺眉頭,發現一隻巨大的蜥蜴長大著嘴,試圖咬上完全沒有注意到牠的修伊。
  諾莉棋皺起眉頭,試圖用霜噬(Frostbite)凍住蜥蜴的行動,但或許是周邊的空氣太熱了,冰並沒有好好的結起來,很快就隨熱度融化了。蜥蜴狠狠的住修伊的腳咬去,諾莉棋眼中的視野扭曲了一陣,修伊被咬住的畫面倒流,倒流回蜥蜴攻擊前。
  「……修伊,護盾術(Shield)……!」
  太陽穴抽痛著,諾莉棋按著頭,對修伊喊道。修伊雖然被諾莉棋的大喊驚到,但反射性的就按照了諾莉棋的指示釋放了護盾術,他身後的蜥蜴利牙一口咬在護盾的透明力場上。諾莉棋還來不及鬆一口氣,睜大的金瞳中,修伊還是倒下了。
  遠處的狗頭人拿著投石索,趁著修伊被那顆石頭重擊時,另一隻狗頭人直接往修伊的腹部捅入匕首。修伊吐了一口血,光希爾達對他禁錮束腹都能使修伊昏倒,這兩下攻擊當然也不例外,修伊咬著牙,用最後的力氣瞪著面具人,視野變成一片黑暗。
  諾莉棋眼中閃過一絲混亂,但很快那無措的感覺,便隨著頭痛離去了。諾莉棋輕輕嘆了口氣,手指向了拿投石索重擊了修伊的狗頭人,輕輕吐出了「Toll The Dead。」在她冷漠的眼神中,狗頭人尖叫著,先是耳朵的部分、再來是雙眼……血從頭部的空洞流出,他的聲音也越來越虛弱,碰的倒在了地上。
  希爾達跟艾絲注意到修伊被蜥蜴重傷,立刻跑去後方,一起對付那隻蜥蜴;安納法則往另一邊,將一隻狗頭人打飛後,獨自對上了面具人以及剩下的一個狗頭人。安納法以身子接下了狗頭人重重的一下攻擊,反過來把他給鎚扁在地,剩下的面具人反手被他鎚碎了頭顱。
  安納法渾身傷痕纍纍,但依舊撐著,佇立在一片屍體之中,棕色的身軀已然染成鮮紅。希爾達對上了那隻巨大的蜥蜴,怒吼著用巨斧砸向了牠。蜥蜴靈活的閃開希爾達的攻擊,爪子擦過希爾達的手臂。
  希爾達不甘示弱,把砸在地面的斧頭拔起,在蜥蜴身上橫砍出了一大條傷痕。感覺性命收到威脅的蜥蜴低吼著,咬住了希爾達的腿,希爾達忍著腿上的疼,直接將送上門的獵物直接砍了頭,露出了狩獵成功的狂野笑容。
  一旁艾絲對上重傷了修伊的狗頭人,再次與狗頭人面對面戰鬥,艾絲握著盾牌的手有些發抖。她忍著恐懼,趁著狗頭人的攻擊被自己的盾牌擋住的瞬間,想了解眼前的狗頭人。可狗頭人露出了得趁的笑容,讓艾絲晃了神。
  那片刻走神,鎚子擦過了狗頭人的鱗甲,下一秒身上傳來了劇疼,艾絲悲鳴了聲,捂住流血的傷口。狗頭人看著艾絲低著頭,發出了奇怪的笑聲,好像在嘲笑因為受傷,彷彿就要哭的艾絲,可狗頭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對上了艾絲的眼神,那雙碧綠色的眼瞳中已經沒有怯意,只剩下深深的憤怒,將鎚子狠狠的往狗頭人的臉上砸去。看著倒下不再動彈的狗頭人,艾絲哼哼幾聲,讓你笑!矮人女孩成功用憤怒戰勝了恐懼,踩了狗頭人幾下當作發洩,艾絲馬上蹲下身。
  倒在地上的修伊雖然面色蒼白,但似乎沒有生命危險,用魔法將修伊的傷口治療後,修伊很快就醒來了。醒來第一句話就是在找自己的仇人,但發覺身邊除了諾莉棋以外,大家都傷痕纍纍的,其他就是方才那些敵人的屍體。
  「呃、呃……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身為一個施法者好好注意一下周遭有沒有敵人好嗎?學學諾莉棋!完全沒有傷,多省事啊!我最後一個環位都用在你身上了……要趕快找個地方休息才行……」
  雖然嘴上在唸著修伊,然而艾絲的語氣裡比起生氣,更多的是擔憂,看看希爾達和安納法、自己身上的傷口也頗重,但她現在卻已經完全沒有環位可以治療了,也不知道前方還有多少戰鬥,究竟何時才能到城堡呢?
  看到戰鬥結束,福庫羅屋從鎮民那邊飛回來,落在諾莉棋伸出來的手臂上,諾莉棋與福庫羅屋大眼瞪小眼著,也不知道在溝通什麼,一會諾莉棋就帶著福庫羅屋走到大家面前,一臉平淡的說著奇怪的話。
  「你們可以對福庫羅屋說一聲加油嗎?」
……那隻鳥不會是被妳操勞到罷工了吧?
  「喔!上啊小鳥鳥!加油!」
  「笨鳥快上啊!不然就烤了你!」
  「……如果等等福庫羅屋沒注意到敵人,就是修伊的錯。」
  艾絲跟安納法沒有說什麼鼓勵福庫羅屋,不過艾絲看向福庫羅屋的眼神是充滿期許的。諾莉棋放飛了福庫羅屋,福庫羅屋在飛去探路以前,先生氣的到修伊頭上抓了幾下,才悻悻然的去探查前路。
  他不就想說用個激將法嗎!這隻貓頭鷹脾氣也太大了吧?但不管是福庫羅屋還是諾莉棋,修伊也只敢動動嘴皮子說說他們而已。大家小心的向前行,途中福庫羅屋不知是因為被希爾達鼓勵了、還是真的被修伊激將法成功了,終於提前先發現了一組劫掠者。
  身為冒險者的幾人將鎮民們先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躲在劫掠者的死角處小心的觀察對方。要是放著不管,他們沒多久就會撞上要通過這條路前往城堡的一行人了。想想也沒有其他辦法,修伊專注自己的精神,在劫掠者行進方向的反方向釋放了小幻象(Minor Illusion)。
  修伊在那邊做出了打鬥的吵鬧聲,雖然有些拙劣,但是這樣的動靜在現在的至綠鎮裡面,也不是很奇怪,對方只稍微疑惑了一下,就往小幻象所釋放的方向跑過去了。趁著他們被引走,一行人趕緊通過這裡。
  經過驚險的躲藏以及趕路,這十幾人的隊伍終於來到了城堡的城門下,城門口有著劫掠者的屍體、也有衛兵們的屍體。修伊開口請裡頭的人打開城門,門微微開了一點縫,衛兵警戒的眼神從那透過來,修伊推開,讓身後的鎮民們去跟衛兵說明。
  聽到鎮民七嘴八舌的解釋這群人幫忙保護他們到這裡後,衛兵們的眼神友善許多,開門放大家進去,然後再次關上大門。城堡內有許多來躲避的民眾、更多的是受傷的衛兵,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疲倦與恐懼。
  一行人站在大門口,幾個年級比較輕的看到這個情景,感到些許無措,畢竟這麼慘烈的情況,對第一次見到的人還是比較震撼的。對眼前情形比較鎮定的安納法以及諾莉棋看向了城堡二樓,那邊一個身上包著繃帶的人類男子,後面跟著一個身著盔甲的矮人往他們走來。
  「各位旅人,謝謝你們幫助我們的鎮民。我是至綠鎮的鎮長,夜山。」
  在離幾人不遠的地方,夜山站定後,對大家鞠了個躬當作感謝。諾莉棋用手指戳了戳修伊的背,明顯是叫他來負責回答,修伊沒辦法,只好向前一步,代替整個隊伍發言——明明這個精靈不論年紀還是學識都比自己高,為什麼就是不肯自己上啊?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請問你們知道為什麼突然會發生襲擊嗎?還有城堡上方的龍是怎麼一回事?」
  「唉……你們想知道的事情我也想知道,究竟為什麼,今晚我們得遭遇這麼可怕的事情……雖然我們已經讓士兵去抓些俘虜、想看看能不能抓到一個指揮官,但目前並沒有得到什麼好的證言……」
  夜山嘆了口氣,搖著頭回答修伊。連鎮長也不道鎮子被襲擊的理由,總覺得特地跑到了城堡,卻什麼事都沒有進展的感覺,讓人感到些許沮喪,不過至少,他們將那些鎮民平安護送到這裡也是一件好事,也不是完全做白工吧。
  「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帶幾位到塔樓上看看現在的情勢。」
  「我去。」
  一直撇頭不看鎮長的諾莉棋,一聽到可以到塔樓上,馬上就答應了,想也知道她是要去看龍。修伊無言的看了她一眼,但他自己也想要了解一下那些人現在的情況,所以也點點頭,打算跟上,希爾達跟艾絲看了看彼此,也選擇跟上他們的暫時隊長修伊。
  最後只有安納法想洗掉一身血汙,所以獨自離開而已。其他人上了塔樓,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被火焰染得通紅的城鎮,不免讓人感到唏噓。除了一出來就在找位置觀察龍的諾莉棋以外,其他三人看著這景象,臉上都不禁凝重。
  「各位冒險者請看,在廣場那裡有個穿紫袍的人,我們想他大概就是這次的主謀,因為他一直在指揮這些掠劫者的行動。」
  「嗯……那要直接幹掉他嗎?」
  單線條的希爾達瞇起眼,望向夜山所指的方向,確實看到了那個帶著面具的紫袍人,轉頭回去,發現修伊竟以滿目通紅,舉起手預備畫出魔能爆的手勢了。希爾達以為這是要攻擊的意思,也摸向了身後的標槍。
  「等一下、等一下!不要衝動啊!」
  艾絲直接抱住了又失去理智的修伊,希爾達那個標槍肯定丟不中就算了,修伊的魔能爆可是真的有可能砸到那個人的!可是那個紫袍人身邊都是敵人,滿滿一圈,這樣莽撞的攻擊下去,用想的都覺得後果不妙。
  「如果你莽撞的攻擊下去,不用那些人,上頭的藍龍應該會直接下來用吐息噴死你。」
  諾莉棋也出聲警告,上頭的藍龍僅僅只是在盤旋,簡直就是在監視整個城堡的人,所以諾莉棋猜測,這隻龍大概也是聽令於那些掠奪者的,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也想抓那個指揮官問問,但是是在自己能活著的前提下。
  「就是說啊!修伊,現在包括你在內,我們除了諾莉棋以外傷勢都很嚴重,這樣只是去送死而已!你不是要復活爸爸媽媽嗎?你死了的話誰去幫你做這件事?」
  「哈!沒關係啊!死了剛好下去陪他們!所以趕緊放開我!」
  艾絲試圖以修伊的另一個目標勸說修伊放棄現在對紫袍人的復仇,但修伊完全不為所動。艾絲生氣的跺了跺腳,抿著嘴看起來被吼的很委屈,而諾莉棋更是在修伊說完後,眼神冷漠的看向了修伊,連希爾達都感受到了她的不悅。
  「是嗎,那隨便你。」
  諾莉棋不再嘗試勸阻修伊,語氣中有著掩不住的失望,即便連本人都不是很明白自己在失望什麼,她甚至為了這股不想看到修伊的難受,不想再留在塔樓處看自己最感興趣的龍。艾絲見諾莉棋都被修伊氣走了,索性也跟著哼了一聲,不再拉著修伊。
  修伊看著走開的兩個隊友,咬了咬牙,雖然心裡也有些難受,但他還是更想向那些該死的殺人犯復仇,為此他什麼都不怕!甚至是、惹夥伴生氣……修伊搖搖頭,瞪著紫袍人,再次準備魔能爆要炸向紫袍人。
  在藍龍金色的眼瞳中,那個金髮的男子的準備動作又再次被打擾,希爾達直接攔腰抓起了修伊,招呼夜山一起進入城堡內。修伊騰空時呆了一陣,發覺是希爾達抱起他後,立刻捶打著希爾達滿是肌肉的手臂,試圖讓她放開自己。
  「雖然我也想直接殺了指揮官啦,但我覺得藍色的她們比較聰明,我們應該聽她們的!」
  「啊——!妳想聽的話就自己回去啊!放開、放開……妳這個、這個……!暴力女猩猩!」
  根本掙脫不開希爾達的修伊只能在口頭上罵著希爾達,然希爾達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把他帶到了隊友們休息的地方,還因為怕修伊不聽話又跑去塔樓上炸人,特意把修伊按在了自己盤起的雙腿間,要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休息,又憋屈又尷尬的模樣,讓本來還有點生氣的艾絲都忍不住轉頭偷笑。
  可另一個走掉的隊友,卻是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諾莉棋靠在城堡的窗邊,福庫羅屋都不在她身旁,整個人散發著不要去打擾她的氣息,明明難得不是在睡覺,卻更加難以親近了。如果死亡是他自己的選擇,那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所以……
……為什麼要覺得氣惱呢?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三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