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一

DND
  至綠鎮(Greenest)是由一位自稱綠色原野 (Greenfields)女王的半身人遊蕩者——德哈瓦·散心(Dharva Scatterheart)建立的。散心在小鎮成長為現在的規模前就已經去世了,但她的小鎮後來發展成了一個繁榮的小鎮。
  不過至綠镇能成功並不是件很意外的事,它是烏爾登商道(Uldoon Trail )上唯一成規模的小镇,而這條道路連結著東部的巨龍海岸( Dragon Coast)、柯米爾( Cormyr )和桑比亞 (Sembia )地區各城市。
  其南端接續灣岸公路 (Coast Way )並以此連通安姆( Amn)、泰瑟尔爾(Tethyr )和卡林珊( Calimshan) 等各個城市。經過至綠的商隊會為鎮子的商人以及手藝人帶來生意,鎮子的運營則由居民所委任的鎮長負責。
  不過這些資訊裡,似乎沒有可以告訴他們,那些人去那裡做什麼的線索。馬車喀啦喀啦的行駛著,所有人擠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卻彼此沉默。希爾達、艾絲跟安納法只不過是因為修伊才跟上的,自然不知道現在前往至綠鎮是為了什麼。
  而知道原因的兩人,一個枕在希爾達腿上睡著了,一個則一直望著馬車外邊,神色凝重。氣氛沉悶的除了老烏龜以外,都有點想要出去透透氣——不然這種有如陌生人一般的尷尬氣氛,只有像諾莉棋那種能完全無視他人的人,才能適應好嗎?
  「唉,好無聊啊!金毛,你要不要鍛鍊一下?」
  「……啊?在車上怎麼鍛鍊?」
  希爾達終於忍不住,開口打破寂靜,被點名的修伊或許是因為思緒被打斷,所以語氣有些不耐煩。希爾達露齒一笑,拿出腰間的麻繩用力的拉直,眼裡都是興奮,修伊不知怎的就被看的冒了一身的冷汗。
  「來!我綁著你,然後把你丟下馬車跑!怎麼樣?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訓練吧!金毛你雖然說要復仇,但體質實在是太差了!來來來,得好好練練!」
  「快停下妳危險的想法——妳這是要我命才不是要鍛鍊我好不好!」
  希爾達顯然是認真的,她小心的把睡在自己腿上的諾莉棋放在了椅子上,拿著繩子就逼近了修伊。修伊慘白了臉,立刻向安納法的方向撲去,圍著安納法兩人來了一場鬼抓人,艾絲憋著笑,她才不覺得修伊的拙樣很好玩呢!
……只有一點點啦。
  「吼吼吼,年輕人可真有活力!」
  「不是!安納法快阻止她!」
  「不要跑啊,金毛!我知道你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訓練了,但是在車上會給人添麻煩的!」
  「妳哪隻眼睛看到我迫不及待?」
  諾莉棋皺著眉頭縮成一團,剛剛安靜的不是很好嗎?修伊真是吵鬧……要是被修伊知道諾莉棋的想法,他大概會想要吐血吧。最後兩人的動靜實在太大,被前方的車夫請求好好坐下不要再車上打鬧後,希爾達才放棄,與安納法一樣直接坐在車的地板上。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自從坐上馬車後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四周的景象除了草跟綠地就是草跟綠地。除了一直睡的諾莉棋,幾乎所有人都看膩了這個景象了,而修伊又從上來起就繃著張臉,其他人就對聊天興致缺缺的了。
  「各位客人,前方有個小高地,那裡可以看到至綠鎮,只要經過那裡就可以到目的地了!諸位要不要先來看看這座熱鬧的小鎮呢?」
  在臨近傍晚時,車伕的聲音傳來,聽到可以出去透透氣,希爾達跟艾絲連連說好。沒多久就感覺到馬車往高處行駛而去,隨後便停下了,車伕通知各位迫不及待想要一覽目的地至綠鎮的旅客的聲音,卻在途中變了調。
  「怎、怎麼回事?不該是這樣的啊!」
  聽見馬車伕近乎崩潰的叫喊,除了諾莉棋以外的人立刻跳下了車。據一路上車伕透露的資訊,至綠鎮應該是被綠地所包圍的一個熱鬧的小鎮,臨近傍晚的至綠鎮確實有許多店家準備休息了,但夜晚才要開始的酒店之類的地方才剛要開始熱鬧才對。
  然而幾人現在所看到的景象,肯定比所預想的還要「熱鬧」幾百倍。在逐漸變暗的天空下,至綠鎮彷彿是落下的夕陽一般火紅,大量的濃煙竄起,一個深色的身影在鎮中的城堡上空盤旋,雖然看不清,可是感覺的出,那是一隻龐大的生物。
  無數的人影在燒起來的城鎮逃竄,有的在死命逃出城鎮,但更多的是在殘殺那些逃跑的人們,或是到處闖入房屋,隨後放火點燃,宛如一片人間煉獄。火焰喚起那日的記憶,綠瞳中映著搖曳的火焰,那日他家也是像這樣……
  「我們得快去救火!」
  「金毛說得對,車伕快啊!那些人需要我們拯救!」
  修伊的話讓震驚的大家回過神來,希爾達第一個附議,衝到還在發抖的車伕前。頭髮已經斑白,年紀很大的車伕聽到希爾達的話,頭搖的像是波浪鼓般,抓著韁繩一臉害怕。這一看就是被盜賊侵犯了,他一個普通人去豈不是找死嗎?給錢他也不幹!
  「別指望將死的老人了,我們直接過去吧。」
  或許是想到自己的經歷,修伊顯得有些焦躁,這話一說完,修伊忽然感到背脊發涼,轉頭是安納法在危險的盯著他,修伊趕緊轉過頭,當作不知道。希爾達抓抓頭,既然車伕不想去,那她也不能勉強,看看四周的夥伴,忽然發現好像少了一隻。
  「……呼哇……我們到了嗎?」
  「走吧!出發了!」
  希爾達跳上車,把唯一還在車上的諾莉棋像抱沙袋那樣攬著腰抱起,然後跳下車來,跑在了最前頭,向至綠鎮衝去。諾莉棋無視腰間的不適,努力提起精神看了一下現狀,看到著火的至綠鎮都沒有變過眼神的她,卻在看見那盤旋在城堡邊的生物時,瞇起了金瞳。
  「……希爾達,我可以自己走。」
  「嗯?藍色的妳醒了?」
  「醒了。」
  趁著希爾達放下諾莉棋的時間,修伊三人追上她倆,看到主動下來走的諾莉棋,修伊顯得有些驚訝,畢竟諾莉棋會醒的情況只有,其他人找她問正經事、晚上守夜,還有機率不醒,最後就是她遇到感興趣的事情。
  總之,當幾人趕到至綠鎮旁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可至綠鎮裡並不黑暗,不是因為人們點起了溫馨的燈蠟,而是因為火焰正在燃燒人們的家園,將本來涼爽的夜燒的灼熱,連吹來的風都帶上了一絲熱氣。
  遠遠看去,除了看起來是鎮民的人以外,還有一些看起來像是蜥蜴的類人生物以及穿著奇怪、臉上帶著面具的人,到處闖入房屋,出來後便直接將房屋點火,完全是走過不留任何東西,如果只是搶劫的話,帶走財物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搞破壞呢?
  大家慌亂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並且想找有沒有什麼鎮民可以詢問一下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至綠鎮會被這群人襲擊?只有諾莉棋對這個不感興趣,現在正是搶劫進行式,與其去問「怎麼了?」還不如趕緊選邊站,究竟是要幫忙、還是袖手旁觀,甚至一起趁火打劫。
  而且……
  「……等一下,在城堡的那個……不是龍嗎?」
  沒錯,比起那些強盜,還是那個有意思。
  諾莉棋已經看著城堡那邊好久了,注意到諾莉棋視線的艾絲也看過去,在看清了那個方才在高處看不清楚的龐然大物後,她寧可自己沒有看清楚!那是一隻藍龍,而且還是一隻成年藍龍!還未成年的艾絲,瞬間就產生了一絲怯意,她想回去了……
  「是因為龍來襲擊,所以這些強盜趁火打劫嗎?這附近有龍的巢穴?」
  「不知道,如果有時間,我會研究看看。」
  但應該沒有吧,因為追那群人還蠻急的。
  「嘛啊,所以我們再等什麼啊?快衝啊!」
  希爾達取下身後的巨斧,扛在肩上,指指鎮的方向想直接衝進去的樣子。比起在外面討論這麼多五四三的,還是直接實幹比較符合她的個性!修伊看了看那隻藍龍、又看了看想直接衝進去的希爾達,總覺得不太妥……
  畢竟那可是一隻成年巨龍耶,希爾達不會連龍的危險性都不懂吧?旁邊的龍類狂熱者快給她普及一下知識啊?
  「希爾達我覺得妳需要再謹慎點……這種情況應該要再多收集點資訊,而且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妳……我們打不過那隻龍。」
  修伊皺著眉頭,試圖讓希爾達先冷靜下來,他倒不是想見死不救,但面對成年巨龍,還是要謹慎一點好,要是把那隻龐然大物吸引過來,別說救人了,他們絕對會先嗚呼哀哉。希爾達聽修伊這麼說,也看了龍一眼,沉吟了一會,大力的拍了拍修伊的背。
  「哎呀!金毛!你對自己這麼沒有自信,反而什麼事都做不到啊!」
  「咳咳!妳、妳就是對自己太有自信,才會這麼莽撞!」
  修伊覺得自己要被拍出血了,趕緊逃離希爾達的魔手,而且他怎麼就叫沒自信了?除了希爾達以外,其他人肯定也跟自己一樣不想對上那隻龍吧?修伊像是要尋求同意似的,轉頭看向其他夥伴,然第一個對上的是那雙慵懶的金瞳,對方眨了眨眼,配合的開口道。
  「嗯?我想去看龍。」
  諾莉棋妳個叛徒!
  修伊無語的看著這麼回自己的高等精靈,她的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說自己要去看貓似的,他方才居然還想指望這個龍類狂熱者告訴野蠻人大姐,那隻在城堡盤旋的藍龍有多麼危險,錯的離譜的人可能是他。
  「你看!藍色的也說要過去!」
  「……而且,我覺得那隻龍有點奇怪。」
  「怎麼說?」
  修伊聽到諾莉棋的話後,伸手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要一旁的希爾達先閉嘴,希爾達抱著自己的巨斧,有點像是被叫還不能開動的狗狗似的,又看看修伊他們、又一直往城鎮的方向看。她發誓,只要修伊一說「走」,她就立刻衝過去!
   「……那隻龍只是在那裡盤旋,與其說牠在攻擊,我倒覺得……牠是在威嚇,威嚇城堡裡面的人,不讓他們輕舉妄動。」
  「聽起來確實很奇怪,那隻龍是有什麼目的嗎?」
  「誰知道。」
  諾莉棋聳聳肩,她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想靠近去瞭解一下啊。所以在說完以後,不等陷入沉思的隊友,諾莉棋就徑直往城堡的方向走去了,希爾達見諾莉棋都走了,立刻就跟了上去,她還覺得諾莉棋走太慢,都想抓起她直接跑過去了,再他們猶豫的時候,有多少鎮民又受傷了啊!想到這個希爾達就很焦躁。
  「往、往好處想,我們不要做什麼會惹惱藍龍的事情,牠應該就不會攻擊我們了吧……?」
  艾絲因恐懼所以顯得慘白的臉強撐起笑,她喃喃自語著,像是在說服自己打起精神來,安納法將手放在矮人女孩頭上,像是要分她一些勇氣後,率先跟上了先行的兩位隊友。
  看隊伍有一半都前進了,修伊雖然心裡還是擔憂著那隻藍龍,但這時候提出要來至綠鎮的自己還不行動,那就說不過去了,而且還得找那群人的線索,可不能眼睜睜看著城市毀滅。剩下最後的艾絲,當然也是選擇跟大家走,只是似乎是因為有些害怕,走路都同手同腳的了。
  由於整個城鎮裡面到處都有那些不知哪來的強盜,所以諾莉棋姑且將福庫羅屋放了出去,到前面探探路。不過現在城裡的情況如此混亂、而且在滿是房屋遮擋的城鎮裡,福庫羅屋能在上空偵查到的東西真的有限。
  所以毫無預警的一行人面前竄出了一伙穿著奇怪的人。注意到彼此的雙方尷尬的對望,看到對面交頭接耳起來的希爾達搔搔頭,正想開口時,對方拔出了武器。咦?這麼突然就要開戰了嗎?大家紛紛握住了武器。
  「這些人是強盜嗎?修伊你要不要跟他們對話看看,搞不好可以用溝通解決……」
  艾絲握著自己的鎚子,小聲的詢問修伊,但修伊遲遲沒有回答,艾絲奇怪的看過去,只看見修伊渾身都在顫抖,惡狠狠的瞪著那群人臉上的面具。諾莉棋瞇起金瞳,她也認出來了,這個奇怪的面具……是那群人。
  「談什麼?跟這群混帳沒有什麼好談的!」
  修伊吼道,嚇了艾絲一跳,同時大家也都注意到修伊突然狂暴的情緒了。大家都是知道的,修伊在找殺父、殺母的仇人,所以不難聯想到,這群人應該就是修伊要尋找的對象了,也不知道該不該說真巧……
  對方直接衝了上來,其中一名猝不及防的用彎刀在最前方的希爾達身上劃上了一刀,有兩名面具人也趁機衝了過來想在希爾達身上再造成一個傷口,但她躲開了揮來的兩下攻擊,臉上帶上對戰鬥的興奮。
  希爾達舉起巨斧往其中一名敵人揮去,可或許是可以攻擊的人太多了,希爾達有些心猿意馬,所以巨斧華麗的——揮空了,希爾達愣了片刻,笑意更深,眼中出現了對戰鬥的狂熱。這片刻的分神雖然讓她沒注意又向她揮來的一次攻擊,但這疼痛對現在的希爾達而言,算是一種提振精神吧,令她注意到了另一下攻擊。
  不知不覺間,希爾達將幾乎大半敵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或許是她那奇怪的怪叫害得吧。諾莉棋打著哈欠,為自己釋放了一個法師護甲(Mage Armor)眼角忽然瞄到,一個面具人抄著彎刀向修伊砍了過去。
  在面具人朝自己衝過來的時候,修伊便一直注意著,在躲開面具人攻擊的同時,修伊快速的做出了手勢,一道發著淡紫色光芒的魔能爆(Eldsritch Blast)直接炸在面具人臉上,讓他變得滿臉鮮血。
  按理來說,使用射線類魔法應該要與敵人拉開距離,因為在近距離要注意到不能波及到自己,所以會導致瞄準上有所困難;但修伊現在顯然氣到都忘記了這些,要不是他沒有可以近戰砍人的武器,不然他肯定會抄起刀砍過去。
  修伊看面具人滿臉的血,本想再一發魔能爆直接讓他下地獄,但或許是死亡激發了對方的潛力、又或是修伊太得意忘形,魔能爆並沒有擊中。但第一下的重傷確實給面具人帶來了影響,雖然想回擊修伊,但他的攻擊搖搖晃晃的,大概是失血太多。
  一旁的諾莉棋掃了一眼戰場,最後看向了與修伊打的難分難捨的面具人,在空中劃了幾道後,諾莉棋指向了面具人,但他只是晃了晃頭,試圖讓自己眼前不要這麼糢糊。諾莉棋默默收回了手,她的亡者喪鐘(Toll the dead)沒有起到效果,大概是面具人滿腦子都是修伊的關係吧。
  艾絲看了看諾莉棋與修伊那裡,有點擔心兩位法師能不能解決,而且修伊現在還像希爾達這個野蠻人一樣,居然也擁有「狂暴」,實在讓人操心。可是她的面前也有敵人,雖然他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希爾達身上。
  想想修伊那裡還有諾莉棋在,應該沒問題,所以艾絲以她嬌小的身軀,舉起了大鎚,翠綠的火焰附在了鎚頭,敲在了眼前的敵人身上,火焰還灼燒到了一邊的面具人。大概是沒料想到這個看起來漂漂亮亮的小蘿莉居然會掄起大鎚砸人,被艾絲第一下砸矇的面具人又被艾絲敲了一下。
  一旁的安納法雖然看起來很笨重,但其實相當靈敏的來到了其中一位圍著希爾達的敵人身後,巨鎚大力一敲,面具人的頭直接被砸碎,血濺了安納法以及希爾達一身。希爾達見安納法那麼厲害,也舉起巨斧躍躍欲試。
  可或許是因為模仿安納法用巨鎚的姿勢,拿的是巨斧而不是巨鎚的希爾達又再次揮空了,她茫然的把斧頭從地上拔出,一邊用巨斧擋住揮來的兩柄彎刀,一邊思考怎麼自己沒打中呢?她看向安納法,試圖從他身上找答案。
  大概是安納法一鎚敲碎自己夥伴的畫面太過震撼,身上也沾染上夥伴鮮血的面具人帶著些許顫抖的叫喊砍向了安納法,只不過沒好好瞄準的面具人鏘的一聲打在了斑駁的龜殼上,安納法不急不徐的舉起巨鎚回敬,但被忌憚的面具人給閃開了。
  被小蘿莉敲了兩下的面具人頂著還暈呼的腦袋,試圖揮刀教訓教訓這個矮人女孩,但艾絲輕巧的跳了幾步,閃開了這搖搖晃晃的攻擊,想要揮鎚反擊時,右後方突然傳來了修伊的怒吼、隨後是受到傷害的聲音,讓艾絲分了神,不小心打偏了攻擊。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修伊胡亂砸著魔能爆,眼前的敵人明明奄奄一息了,卻遲遲不肯斷氣,讓修伊氣惱不已,魔能爆砸在地上揚起大量塵灰,從塵灰後方,面具人以此作為屏障,給反應不及的修伊身上劃上了重重的一刀。
  修伊慘叫一聲,捂住從傷口溢出的鮮血,眼神狂亂的瞪著那個該死的面具人。看見這狂妄的小鬼狼狽的模樣,面具人本想好好的嘲笑他一番,可突然一股寒冷襲來,在這燃燒的城鎮裡顯然不正常,他的身體正在結冰。
  面具人感覺到自己的生命要被這層冰給吞噬,死前。他努力轉動因結了一層冰難以移動的脖頸,看向了一邊。冰藍色長髮的精靈,正用著金瞳,冰冷的看著自己,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這個女人的魔法,至少死也瞑目了。
  看到自己的目標身上出現了冰霜後死去,修伊立刻就想到是諾莉棋的傑作,本想抗議這是自己的目標,但諾莉棋本來看著面具人的冰冷眼神與修伊對上了。修伊一瞬間都忘了自己還想抗議,眼睜睜看著諾莉棋又慢慢往遠離敵人的地方走了幾步。
  前頭的希爾達也有聽到修伊受傷的聲音,喊了一聲「金毛撐住!」不過回頭看去,見那邊似乎沒事了以後,她繼續攻擊眼前的敵人。又是巨鎚又是巨斧的,面具人現在完全不想管攻擊了,他只想在這兩柄可怕的武器中活下來!
  全神貫注只想活命的面具人又一次躲開了攻擊,希爾達露出佩服的表情,他都閃過三次攻擊了,那肯定就不是自己有問題,而是對方身手了得啊!希爾達興奮的看著面具人,把他看得心裡有點發寒。
  「嘿!我欣賞你!要不要加入我們啊?」
……這女人在說什麼啊?
  欣賞起來就算是敵人也可以收嗎?妳身後那個金髮小哥同意了嗎?不要亂拉人啊!面具人有骨氣的哼了一聲,希爾達本來還想要再說點什麼勸降他,但另外一個面具人趁機在希爾達身上又砍了一刀,希爾達這才想起來,要拉人也該等到戰鬥結束,這樣對對手才有禮貌嘛!
  安納法看眼前的面具人完全在警戒他們的攻擊,索性直接繞到他背後,趁他們以為自己要從背後偷襲時,實則是攻擊旁邊的另一個面具人。安納法的巨鎚又直接將一個面具人的腦袋直接敲爆,方才被希爾達邀請的面具人身上沾滿自己夥伴的血,面露恐懼。
  希爾達擋下了旁邊的一記彎刀後,就像在玩又或是威嚇一般的砍向那個很會閃的面具人,彷彿這樣對方就會同意加入他們。不過希爾達並沒有如願,只見她在閃過對方試圖抵抗的彎刀後,面具人身上突然結了一層冰霜。
  趁著他行動因為冰霜變得遲緩的時候,安納法直接將他的頭再次敲成血肉糢糊,又一個面具人倒在安納法的鎚子下,等待死亡的龜人還沒有等來自己的死亡,倒已經先送好幾個人下去了。希爾達看著那個有趣的面具人死亡,稍微覺得有些可惜,聳了聳肩看向了另一個面具人,眼神彷彿在詢問「你厲害嗎?」
  修伊在從諾莉棋疑似生氣的眼神中回過神來後,壓下了莫名的心虛,繼續朝這群殺人犯攻擊。可也不知道是傷口太疼、還是情緒過於激動且混亂,他的魔能爆砸在了艾絲對上的面具人腳邊。別說面具人,艾絲都被嚇了一大跳,導致兩人的攻擊都偏了。
  「修伊!瞄準點啦!」
  艾絲忍不住朝後頭的修伊抱怨,雖然知道他很氣,但一不小心打到隊友怎麼辦啊!修伊吼了一聲「知道啦!」回去,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看準艾絲附有翠炎劍(Green Flame Blade)的鎚子擊中面具人的瞬間,魔能爆準確的炸在了面具人身上,背部變得血肉模糊,倒在地上斷了氣。
  由於方才修伊重傷的面具人,最後是被諾莉棋殺死的,所以這一個面具人嚴格來說,是修伊第一次殺人。以前作為一個普通的學者,基本與殺戮無緣的他,此時的心裡有些緊張、有些慌亂,但更多的,是親手血刃仇人的滿足感。
  可是這份滿足感很快就又消退了,因為修伊自己也知道,這只是他復仇對象裡的冰山一角,他還得繼續……得要把那群人都給殺光,替父母報仇!修伊看向了最後剩下的面具人,耳邊雖然響起了艾絲說留活口的聲音,他卻悄悄的準備著魔能爆。
  如果夥伴們只有把那個人打昏,他就補上最後一擊。修伊的舉動,全部被諾莉棋看在眼裡,由於魔法不好控制力道,所以她並不打算幫著一起對付最後一個人,於是她默默的走到了修伊身後,握了握自己的手又鬆開。
  希爾達聽到艾絲的要求,但卻沒有刻意減輕力道,對方也是名戰士,肯定能接住自己的攻擊的!如此肯定的希爾達,巨斧卻是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有擦到。希爾達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武器,她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打到過人啊?
  而此時,如死神一般的龜人晃到了面具人身後,朝在躲避希爾達攻擊來不及反應的面具人身上「輕輕」鎚去。安納法自認自己已經放輕了力道,然當鎚擊中後,面具人直接飛了出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看來已經死了。
  「喔呀?抱歉啊,老夫好像沒控制好力道。」
  「……算了……」
  面對艾絲有些質疑的眼神,安納法坦率的道了歉,想想先前安納法都是直接打爆人家的頭,一時之間可能真的力量也收不住,所以艾絲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錯失了一個可以問話的機會了,稍微覺得有些可惜。
  「……呵呵呵!死好!終於全部都死了!」
  看著周圍倒下的仇人們的屍體,修伊忍不住笑出來,用腳踩踏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具屍體。前方的三人被修伊瘋狂的笑聲吸引了注意力,詫異的看著他,他臉上的表情又高興卻又憤怒,扭曲的猙獰,局外人看到還不好還會認為他其實才是壞人那一方。
  諾莉棋伸手拍上了修伊的肩,修伊反射性的回頭看去,結果一股力直接打在了他的臉上,把他轉向諾莉棋的臉給打偏了。雖然力道不大,但還是隱隱發著疼的,修伊捂著那地方,再次看向諾莉棋,綠瞳中映著還舉著手的諾莉棋。
  他被諾莉棋賞了巴掌。
  「……如果失去理智,你什麼都做不到,甚至失去好不容易找到的線索,趕緊正常。」
  雖然方才就隱約感覺到,但現在修伊才真的確認,諾莉棋似乎在生自己的氣。看在諾莉棋幫自己找到那群人的份上,她的話還是要聽的,所以修伊在諾莉棋冰冷的視線下,深呼吸了好幾口氣,鎮定自己狂躁的心情。
  「……妳說的對……我應該冷靜……」
  看到修伊終於正常了,諾莉棋的神情總算溫和了些,稍微走到前頭,又放出了福庫羅屋。安納法稍微翻了一下面具人們的屍體,並沒有找到什麼特別的,只是身上有許多財物,安納法將這些拿給隊友們看。
  「看來只是單純的盜匪,可是好大一群啊!」
  「不,並不是,但對你們而言不重要。」
  諾莉棋連頭都沒回,直接反駁了安納法的推測,修伊靠了過來,艾絲認真的打量著他,確認他真的冷靜下來了,才停下想要遠離修伊的腳步。畢竟一個失去理智的瘋子還是很可怕的,她可沒忘記那個炸了她腳邊地板的魔能爆。
  「他們不是盜賊,他們肯定是有什麼目的。」
  只不過這群傢伙的目的是什麼,修伊也不知道就是了。聽到這,艾絲看著腳邊的屍體,再次感覺到可惜,要是有活口,就可以從他嘴裡問問情況跟線索了。希爾達看大家又再討論,看著內部有光的城堡,半催促的提醒道。
  「藍色的不是說要看龍嗎?我們快點過去吧!」
  「嗯,那裡應該會有人能解釋情況,快走吧。」
  諾莉棋同意希爾達的話,並且道了一個夥伴們應該會比較有動力前往的原因後,再次率先往城堡走去,想想諾莉棋說的也有道理,什麼也不知道的他們,也只能先往城堡前進了。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二
  • 下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