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零

DND
  灼熱。
  在一連串的吵雜聲、打鬥聲後,一切都歸於了寂靜。隨後劈哩啪啦的,響起了木頭被燃燒的聲音。他捂著嘴,縮在了房間的角落,恐懼的看著出口的方向。自己也不是個孩子了,那些聲音代表著什麼,並不是不能聯想到的。
  但是推導出來的結果,讓他寧可不去想像。睜大的綠瞳充滿了恐懼以及憤恨,念及父母在把自己推下樓時給予的忠告:「不要出去、不要出聲」他只能咬住自己的手臂,以免情感就這麼從嘴裡宣洩而出。
  好熱。
  滑過臉上的,那究竟是汗水還是淚水?強烈的燒灼感透過上方的土地不斷透下來,自己宛如是在土窯裡的食物一般,感覺就要這麼被悶燒在裡面了。上方正在燃著火焰嗎?他們究竟做了什麼?要遇到這種事……
  父親跟母親還有我,明明只是想要安穩的一起生活下去而已啊……
  熱度燒毀了他最後的神智,不堪負荷的他倒在了地上,當意識消失前,他還是在祈禱著,這一切都只是夢,當他推開地下室的門時,一定還是往常的模樣……母親會端著散發著香氣的早餐,喊自己趕快就位,然後與父親一起,三人繼續平凡又不特別的……每一天……
……
  金髮的半精靈男子在一片黑暗中醒來,記得在昏過去前,四周都是灼熱的一般人幾乎無法承受的溫度,但現在空氣已經涼了下來,可是還帶著一絲燒焦的氣息。思緒逐漸回來,同時不安也幾乎吞沒了他。
  不……這肯定只是母親煮糊了食物,一定……
  男子的步伐因為心裡的恐懼而蹣跚,通往地面的木門在黑暗中看不清顏色,但是隱約有光透了過來。男子咬咬牙,推了推地門,但地門卡的死緊,男子只得用身體去撞開門。密閉的地下室讓他沒一會就渾身冒汗,而且體弱的他,顯然也沒法這麼容易就把門撞開。
  碰!
  好不容易將地門撞開,但照進來的光,卻讓他心懷的最後一點希望消磨殆盡。木質的地門已經被燒的焦黑,同時刺鼻的焦味一湧而上,他所熟悉的、那個溫暖的家,已經被燒毀,只剩下一些殘骸留在原地。
  「啊……啊……」
  縱使心中已經多少有些預感,但現實真的展示在眼前時,他還是無法接受的,喪失了自己的聲音。想要嘶吼、想要大罵、想要追上那群毀了自己家的那群混帳,狠狠的往那群王八蛋的臉上揍上一拳。
  然他現在只感覺得到從指尖蔓延的寒冷,明明四周的殘骸還留著些許火焰的溫度,他的心卻愈加冷去。父親跟母親呢?男子回過神,立刻開始在屋子的廢墟裡,試圖尋找父母的身影。既然自己沒事,或許、或許——
  然,世界上或許不存在奇蹟。
  兩團焦黑、看起來像是人形的東西糾纏在一起,屍體雖然已經近乎不成人樣,但是從那扭曲的黑色肢體可以知道,這大概是被活活燒死的。或許……這或許是別人的屍體……男子艱難的靠了過去,最後無力的跪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
  被另一個焦屍擁抱著的那個,身材較為嬌小的屍體脖子上,有一個被燒的焦黑的金屬項鏈。其他人可能看不出來,但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母親隨身不離的項鏈,裡面存放著他們一家的畫像。而這條項鏈也證明了,兩個屍體的真實身份。
  他們沒做過什麼窮兇惡極的事情吧?為什麼要如此的趕盡殺絕……那些人究竟是誰……?那群像強盜的傢伙……父親當時的表情並不像是看到暴徒的樣子,他與母親的表情凝重,好像認識他們似的……
  「……呼哇……真的是往這裡走了嗎?福庫羅屋……」
  男子一驚,回過頭,原本應該是玄關的地方站著一名體型嬌小的女子,從冰藍色的直長髮中微微露出的尖耳,讓人大概可以推測她是一名精靈。可是看她一臉隨時要睡著的模樣,又不太像傳聞中不需要睡眠的精靈。
  她伸出了手,一隻貓頭鷹落在了她的手臂上,然後一雙金瞳,與跪在房屋遺跡中的男子對上了。但她隨後就撇開了眼神,目中無人的直接踏入了屋內,朝方才男子才跑出來的地下室走去。就算已經毀了,這裡還是他家好嗎?不要這麼自然的無視他啊!
  「妳是誰啊!不要當自己家亂逛好不好啊!」
  精靈女性還是沒有理會對她大喊的男人,直接走入了地下室,男子心中的悲傷跟憤恨幾乎要一湧而出,他隨手抓了一塊石頭,追上了女子。黑暗中可以看到那個纖細的身子佇立在一堆雜物之中,聽聞到了身後的動靜,她又轉頭看了男人一眼。
  「……Prestidigitation(魔法伎倆)。」
  女子打了一個響指,不遠處的蠟燭立刻燃起了火焰,晃得男人忍不住用手去擋了一下,這也使他冷靜了不少……這個女人是一個施法者嗎?為什麼要來他們家?難道……是那些人留下來看有沒有倖存者的嗎?
  「——。看來確實來過這裡,福庫羅屋,去找尋一下他們離開的痕跡。」
  女子的話讓男人一愣,依著火光,他第一次仔細看了下地下室裡的東西,這麼說來,以前父親跟母親從不讓他進入地下室。女子手上的貓頭鷹在聽到她的指示後,與男子擦肩而過飛出了地下室,她自己則稍微在地下室晃了起來。
  她隨手從箱子上拿了一本佈滿了灰的書本,稍微排去上面的灰後,快速的翻閱了一下,便將書闔上了。但她沒有放回原位,而是面對著男人,與他的碧瞳對上眼,將書那在手中,做出一個像是要遞給他的動作。
  「……你的。」
  見男子傻傻的遲遲沒有反應,女子輕輕的說了一句話,明示要他來把這本書拿走。他有些猶豫,畢竟這個人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究竟安什麼心。可是她一眼似乎就認出了地下室裡的東西是從何而來的……
  他從不知道家裡有這些東西,父親跟母親以前……究竟做過什麼?最後男人還是接過了書,一拿到書立刻就警戒的跳到了離女人有些距離的地方。女人打了一個哈欠,將手臂靠在一旁的木箱上,居然睡起來了!
  半精靈無言的眨了眨眼,還是分了一絲警戒,在靠近出口的地方翻開了書。這是母親的日記……!可是上面提到的東西,除了父親的名字以外,其他他全部都沒有聽過,而唯一一個還算有印象的名字……
  是那個女人在點亮這個房間時,說的那個名字。
  他一不小心便全神貫注的看完了日記,當翻到最後一頁,他才發現到這一點,緊張的看向了精靈方才最後所在的位置——結果她居然完全沒有移動過,還睡在那裡,男人都要懷疑這個人是身上有病還是怎樣了。
  「……喂,妳。」
  「……嗯……嗯?」
  精靈因為被喊起,皺了皺眉頭,稍微把身子縮了起來,連開口都懶,甚至連眼睛都沒睜開看男人一眼,只用單音節回了他。他突然覺得現在拿石頭攻擊這個施法者,自己搞不好會贏。要知道,一般人跟冒險者的體質差別可是相當大的。
  「妳知道燒了我家的那些人是誰吧?而且還在追蹤他們……」
  「嗯。」
  反正對自己而言,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所以精靈女子就乾脆的回答了。男人抿了抿脣,沉默片刻後,說出了自己在心中下的決定。
  「……我也要去!我……要幫父母報仇……!」
  這句話讓女人終於睜開了一隻眼,看向了這麼說著的半精靈。那雙眼瞳雖然有些許懼怕,但更多的是堅決,看來並不是玩笑話。女子收回了睡的有點麻的手臂,正坐在木箱上,仔細的凝望著男人。
  「……你很弱,會死。」
  「……那就讓我變強!妳是施法者吧?一定有什麼辦法吧?」
  她垂下眼眸,似乎是在認真的思考,隨後搖了搖頭,在男人的心落到谷底時,又緩慢的點了點頭。
  「……你當不成法師,但……應該有其他辦法,不過得靠你自己努力。」
  「沒問題!」
  只要有辦法可以變強,他就會努力去試!女子縮了縮腳,又往離男子相反的方向挪去,一臉不想被他的幹勁給傳染的模樣。男子的一切已經全部被燒毀了,離開,也沒有會挽留自己、或讓自己猶豫的東西存在了。
  他花了點時間將父母葬了起來,在這期間,女子的貓頭鷹都回來了,但她還是坐在一邊,靜靜的等待男子把所有的事情都給處理完,應該是因為她答應了,會一起去尋找那些人——又或者是她還是睏吧。
  「喂,起來了。」
  「嗯……嗯……?」
  精靈揉了揉眼,看著眼前的半精靈好一會,又看向他做好的墓碑。
  「你以後要復活他們嗎?」
  「……嗯,如果有能力的話——不,等我復仇了,我一定會來想辦法復活父親跟母親!」
  在這個世界,只要靈魂能夠回來、並且有足夠的代價,死亡就是一件可以逆轉的事情。所以男人的目標,倒也不是天方夜譚……喔,對一個不是冒險者的人來說或許是吧?不過他也即將成為冒險者中的一員了。
  「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我叫修伊•格萊爾,妳呢?」
  「……諾莉棋。」
……
  於是,為了替父母復仇、以及復活他們這個目標,本來是一名普通半精靈的修伊,與高等精靈法師諾莉棋一起踏上了旅程。
  諾莉棋是真的一位還不錯的法師,而且先前似乎是一名學者,其知識讓同是學者的修伊還有些望塵莫及。諾莉棋如所約定的,幫他想辦法在短時間內獲得了力量——他們尋找了一位異界宗主,讓修伊與祂訂下契約,成為了魔導師。
  她會替修伊解答新手施法者的疑惑、與身體體質較差的修伊認真的討論,怎樣的戰鬥風格適合他。雖說兩人的魔法來源非出自同源,但諾莉棋在他剛成為魔導師時,真的給予了修伊很大的幫助,感覺是挺可靠的夥伴——
——如果她不要這麼愛睡就好了!
  「起來啦!」
  「呼姆姆……再睡一下下……」
  「妳多睡好幾下了!是妳說要早點行動,不然那些人的蹤跡就找不到了耶!」
  「嗯。」
  「有力氣嗯的話麻煩請起來自己走!」
  修伊吃力的拖著完全放棄行走的諾莉棋往前前進,雖然諾莉棋嚴格來說不是非常重、身上也沒有帶很多東西;但可惜的是,修伊是那種沒什麼力氣的人,像這樣拖著一個人走還是相當困難的。
  明明諾莉棋腳上的皮靴都被磨破了,怎麼就是不肯醒來自己走啊!諾莉棋嗜睡的程度嚴重到修伊一度懷疑她是不是中了魔法,但是夜晚守夜的時候,她總是會把自己必須休息的六小時守夜承包下來,感覺也不是真的無法控制自己想睡的慾望——
——當然,每次在諾莉棋爆睡給自己添麻煩時,修伊就開始懷疑,那六個小時是不是都是福庫羅屋在守的了。
  「妳真的——啊!抱歉、您有沒有——」
  「沒事、沒事,你們沒事吧?」
  使勁吃奶力氣拖著諾莉棋的修伊撞上了人,還帶著拖油瓶的體弱魔導師就這樣跟嗜睡法師跌成了一團。修伊趕緊跟對方道歉,抬眼聲音卻有些卡住了。眼前是一名比他高、比他壯碩的女性,她對兩人伸出手,想拉兩人起來。
  修伊擺了擺手,低著頭尷尬的自己把害他撞到人的精靈抓起來。被撞到了剛好,直接躺在地上睡覺啊諾莉棋!修伊對女人勉強扯了一個笑容,就打算這樣離去。紅髮女子抓了抓頭,既然兩個小個子說沒事,那應該沒事吧。
  「……真是!妳再睡,我就把妳賣掉!」
  修伊越想越氣,低聲對睡的一臉幸福的諾莉棋威嚇道。但與他們擦肩而過的女人卻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那還在努力試圖挪動前進的兩人……賣掉?賣掉一個昏迷的精靈女孩子?所以那個人等於……人口販子!
  「可惡!人口販子!你居然敢在我的面前犯罪!差點就被你純良的外表給騙了!」
  「啊?什麼?啊啊啊!」
  穿著獸皮布衣的壯碩女人朝修伊撞了過來,別說扛著諾莉棋的修伊了、平常的修伊大概都反應不過來,所以自然被女人給一把抓住了。感覺到奇怪的抓力,諾莉棋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但她已經被提著衣領,丟到一邊了。
  聽著修伊的慘叫,諾莉棋有些嫌吵的長吟了聲當作抗議,才轉頭看向沒有好好帶著自己的修伊。那邊修伊慘叫著,被女人用格鬥的固定技束縛著,喀啦喀啦的,他好像聽到了自己骨頭的聲音,他怎麼了他!
  「為什麼要打我啊!妳這個野蠻人不要不講理啊啊啊啊啊!」
  「我才不是野蠻人!我是戰士、戰士希爾達!藍色的妳別怕,我把壞人制服了!」
  「喔……謝謝。」
  自稱希爾達的女人,從她身上幾乎都是獸皮的衣物、以及很多獸類的遺骸做成的裝飾品、最重要的是她背在後頭的巨斧來看,修伊很確定這個人應該是野蠻人才對;但是希爾達在聽到修伊叫她野蠻人後,把他的身子凹的更彎了,總覺得骨頭要斷了!
  希爾達無視痛苦嚎叫的修伊,對一旁看起來剛醒來的諾莉棋,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在她眼中諾莉棋就像是在睡覺中被人販子拐走的無辜少女。搞不清楚狀況的諾莉棋立刻決定總之先順著對方的話說,所以道了個謝。
  「不要道謝啊!妳快跟她解釋啊!」
  「你還威脅人家?可惡!看來得給你多一點教訓!」
  「不是!能不能聽人解釋——諾莉棋——!」
  他只是一個剛成為冒險者的普通人而已,而且說實話自己不耐痛啊!為什麼他得在這裡被一個野蠻人欺負啊!修伊吼著諾莉棋的名字,要這個害他受罪的罪魁禍首趕快救自己,但隨後修伊就受不了希爾達的折磨,陷入了昏迷。
  「嗯……修伊不是壞人,可以先放下他嗎?」
  感覺好像看到他的靈魂出竅了。
  「藍色的,如果妳是被他威脅的,現在可以不用怕了喔?」
  「我沒有被威脅。」
  希爾達確認般的歪了歪頭,諾莉棋便肯定的給她點了點頭。希爾達愣了片刻,露出了糟糕的表情,趕快解開對修伊的束縛,被解開了禁錮的修伊癱軟在地上,感覺奄奄一息的,諾莉棋戳了戳他的臉。沒事,應該還活著。
  希爾達與諾莉棋席地而坐,大概是為了賠罪,希爾達讓暈厥的修伊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諾莉棋看著修伊有大腿可以躺,想想自己都沒有這個待遇,莫名的有點小嫉妒,像個孩子一樣一直輕輕的戳著修伊。
  「我好像不小心把妳的夥伴誤認成壞人了,抱歉啊!你們兩個要去哪裡呢?」
  「追人,那些人殺了修伊的父母,所以修伊要報仇,我跟他一起。」
  諾莉棋隨便的大概幫修伊解釋了一下,當然有很多詳細內容沒有說。希爾達聽著這短短兩句話,腦中卻跑過了很多想法。修伊不是壞人,而他的仇人肯定是壞人,幫忙打敗壞人,那麼她就成了好人,就是英雄、相當榮譽,這樣就能光榮返鄉了!
  「好!藍色的!我也來幫你們!」
  雖然不知道希爾達腦中怎麼做的聯想,但諾莉棋也不想管,搞不好願意讓修伊躺腿上的希爾達也會願意讓自己躺,而且希爾達雖然看起來比修伊硬,可高大強壯的模樣,感覺自己至少不會再被拖在地上拉了……
  「好。」
  諾莉棋直接同意了希爾達,為了更好的床。只不過沒料到的是,希爾達在聽說了如果不快點趕上的話,可能會失去那些人的線索後,立刻就決定扛著修伊直接出發了。得自己走路跟上的諾莉棋一邊打著瞌睡,一邊羨慕的看著被希爾達扛著的修伊。
  修伊醒來時,就感覺被粗壯手臂扛著的腹部被壓迫的讓他相當不舒服,他忍不住掙扎了幾下,正好讓希爾達和諾莉棋知道他醒來了。修伊看掙不開這手臂,疑惑的順著手看向那人的臉,一發現是希爾達,臉色又蒼白了一半。
  做什麼?現在是要把自己抓去哪?
  「修伊,如此這般,希爾達要跟我們一起旅行。」
  「如果妳並不想解釋的話,真的可以不用多費脣舌,謝謝。」
  希爾達把修伊放了下來,也不知道被這樣扛著行進多久了,只感覺得到肚子那一塊都在痛,究竟是因為自己太重只能這樣扛還是怎樣,但看看希爾達背上又是巨斧又是一桶的長矛,修伊也只能深呼吸,告訴自己沒被丟包就已經不錯了,不要要求這麼多了。
  「那什麼……妳是希爾達?妳說要跟我們一起走?諾莉棋真的有跟妳說清楚我們要做什麼嗎?」
  諾莉棋瞇著眼看向了修伊,但看方才諾莉棋解釋的方式,修伊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說錯,而且諾莉棋下一秒就直接把眼閉起來,站著開始打瞌睡了。希爾達自信的搥了搥自己的胸,勾著大大的笑容,對修伊點點頭。
  「當然!打倒壞人然後光宗耀族!」
……不,她一定沒懂。
  「希爾達,這件事情很危險,我也沒有報酬可以給妳,我跟諾莉棋只是因為同樣要找那群人,才一起走的,我認為妳沒有要跟我們一同冒險的理由。」
  「金毛,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戰士希爾達可沒有在畏懼危險的!我的理由就是要幫你們打敗壞人,就這樣!哎呀!金毛,不要婆婆媽媽的,你就是這樣、先前不跟我直接解釋,我才誤會你是壞人啊!行啦!我們以後就是夥伴啦!」
  修伊本來還想說點什麼勸退希爾達,結果希爾達先一步搶在修伊之前開口,開口就算了,還動手拍了拍修伊的背。一點也不知道控制力道的希爾達直接一掌把修伊拍倒在地上,才剛醒的修伊就這樣光榮的又昏倒了。
——他還沒正名自己叫修伊,不是金毛啊!
  「哎?金毛怎麼又睡著了?真是愛撒嬌。」
  「修伊好狡猾……明明應該輪到我睡了……哈啊……」
  希爾達再次扛起修伊,畢竟他們還得繼續去追那群人嘛!可不能因為金毛昏倒,就耽誤行程、追丟線索。諾莉棋不悅的抓著被扛著的修伊,她也想被扛著,明明是自己答應的床,為什麼都在搬修伊呀?呼哇……好睏啊……
  可憐的新手冒險者修伊就這樣被新夥伴給打昏了兩次。再次睜開眼,天空已經變成黑夜,灑上了點點星光。修伊揉著自己的肚子,靠著星光,可以看到在中間已經熄滅的篝火對面,那個把自己弄昏的女人大咧咧的睡在那。
  轉頭可以看到諾莉棋坐在一邊,乍看之下還以為她在守夜,但是她根本沒有睜開眼……所以果然都是福庫羅屋在守夜吧!這麼想時,諾莉棋突然睜開了眼,炯炯有神的直直盯著修伊,看得他有一點心虛。
  「……等下換你守夜。」
  「……喔……」
  無言的沉默了一會後,諾莉棋又閉上了眼。雖然不是自己自願暈倒的,但是昏睡了那麼久,修伊現在也沒辦法繼續睡了。看著希爾達許久,他果然還是不太想把外人給牽扯進來。所以修伊壓低了聲音,向現在應該還醒著的諾莉棋搭話。
  「妳真的要讓她一起跟來嗎?這個人跟……沒有任何的恩怨,把她扯進來是不是……」
  「修伊,你想死嗎?」
  對著猶豫的修伊,諾莉棋問了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修伊愣了下,還是對重新睜眼看著自己的諾莉棋搖了搖頭。開什麼玩笑,在為父母報仇以及復活他們之前,自己不能死,如果死了,他的父母怎麼辦?
  「那你就需要夥伴,你跟我,都不是很能扛下攻擊的人,但敵人是不可能乖乖站在原地給我們打的。所以,我們需要希爾達,既然她同意,那就沒有推開她的理由。」
  諾莉棋站起身,正好月在她的身後,讓她整個人處在背光的陰影中。晚風吹起她的長髮,諾莉棋伸出了手,讓飛回來的福庫羅屋停在自己的手臂上。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修伊會覺得,諾莉棋或許會就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
  「……修伊,你只要為自己的目標努力就好了。能利用的就好好利用,現在的我,也是你能利用的資源之一;而你,只要去想哪一天當我們不願再幫助你時,你是否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可以繼續行走下去就好了。」
  為了各自的目的然後互相利用,諾莉棋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修伊心裡是有點不太舒服的,但是現在也懶得跟諾莉棋說什麼,而且大概率,說完後諾莉棋也只會淡淡的說一聲「喔」吧,因為諾莉棋從不嘗試說服別人第二次。
  「呼哇——交給你守夜了。」
  「……嗯。」
  稀稀疏疏的,大概是諾莉棋在調整一個好睡的姿勢,修伊盯著眼前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警戒還是在發呆。能利用的就該好好利用嗎?修伊大大的嘆了一口氣,是啊,未來只會更危險的……也只能坦率的接受了吧。
……
  最後修伊沒有再推辭希爾達加入,除去有些衝動以外,這個女野蠻、女戰士,感覺比諾莉棋可靠太多了。雖然讓女性來做一些力氣活,修伊剛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但後來或許是被諾莉棋的厚臉皮給感染了,所以修伊習慣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事情,而顯然的,對他而言力氣活不在此列。
  修伊訂下契約的異界宗主,是墮影冥界的生物,與之訂下契約的人,大多被稱為「咒劍士。」墮影冥界中有一種以陰影物質雕琢的智能魔法武器,被稱為暗影武器,據說最早是由鴉后創造出來的。訂下契約後,修伊可以使用墮影冥界的暗影魔法。
  不過比起暗影魔法,由於咒劍士其中有個能力是能夠詛咒敵人,使自己的攻擊能更加有效,但是基於魔導師的魔法環位不多,所以咒劍士最主要還是依靠武器戰鬥。因此尋找修伊適合的武器,成為了他們追尋那群人之外的主軸。
  一般的咒劍士多是拿劍的,而修伊似乎本來想要拿斧頭,最後被兩位女性一致否決了。諾莉棋否決的說法倒還好,就是說以他的體質,最好不要這麼做,輕易衝上前只會讓自己陷入危險;希爾達就過於直接了,看著他像是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後,搖搖頭道。
  「金毛你連藍色的都扛不起來,斧頭對你來說不適合啊!」
  確實,如果是一般需要依靠力量的斧頭,那的確對修伊來說相當不合適。但咒劍士使用的武器才不是利用力氣或是技巧來攻擊的!但感覺就算跟希爾達解釋,她也根本聽不懂,所以修伊索性不說了。
  最後諾莉棋與修伊討論出來,決定使用長弓作為修伊的魔武器。雖然以後修伊應該可以鍛鍊出來的能力「鋒刃魔契」,是能夠塑造出長弓的;不過在諾莉棋的記憶中,要將契約武器做成遠程武器的模樣,要不是要稍微有點實力、要不就是將一把本來就是魔法武器的遠程武器變成自己的契約武器。
  當然也可以等到那個時候,再讓修伊開始使用長弓進行戰鬥,在那之前小戲法是足夠可以應付戰鬥的。但能早點摸到未來的武器,開始習慣也好,希爾達也同意自己的常用武器應該要早點拿在手使用,才不會有不習慣的問題。
  因此,三人來到了矮人聚集的城市,矮人一直以來是著名的鍛造者,這座城市在位於摩拉丁的教堂邊,就有矮人鍛造匠的市集。一看到這麼多武器與裝備,希爾達立刻就高興的脫離了隊伍,去看看有沒有趁手的武器。
  希爾達身上的武器似乎是從她的家鄉帶來的,但是她本人對這些武器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情感,甚至非常想要更好、更鋒利、更堅固的武器。剩下修伊跟諾莉棋兩個人,由於是要幫修伊選武器,所以諾莉棋難得的打起了精神——不過也只是自己走,人還是瘋狂打瞌睡。
  「找找可以用的長弓,如果你需要的話,看看有沒有能用的鎧甲也行……?」
  不過大概沒錢買。
  諾莉棋當然沒說,反正今天就是帶修伊來看看,她才不覺得修伊真的能從中找到非它不可的裝備。修伊應了一聲,雖然控制了嘴角不要上揚,但眼睛還是藏不住那小小的興奮,畢竟是自己的武器嘛。
  在矮人的城市中,一個半精靈跟高等精靈的組合還是相當顯眼的。半精靈還好,但精靈通常是不被歡迎的。不過就算受到矮人不善的視線,諾莉棋也無所謂,只是打著哈欠,跟在修伊背後走過一家又一家攤販。
  「總覺得不管哪一把長弓都有點重啊……護甲就更別說了,除了輕甲,其他的感覺穿上就很難動了。」
  「哈啊……畢竟修伊連我都背不動……」
  「——妳也背不動我好嗎!」
  「可是修伊比我重啊……」
  修伊抿住了嘴,在心中告訴自己不要跟諾莉棋計較——而且她說的全部是事實,似乎也沒什麼好計較的,就是聽著讓人很想要反駁什麼……不久前還只是個普通學者的修伊能拿起、且不累的東西,大概只有如書本那麼輕的東西了吧。
  「……不過說實話,直接選魔法武器會不會比較好啊?老闆,能幫我打造魔法武器嗎?」
  修伊果斷的轉移話題,看向了販賣武器的矮人工匠。因為如果直接買魔法長弓,之後也能直接把它變成契約武器,這樣就不會浪費了!諾莉棋張張嘴,但想想,就用手擋著乾脆打了個哈欠,原地打起瞌睡。
  「打造是一回事,就算老夫這裡不行,這個城市裡也肯定有人會鍛造的。但是小哥,你有足夠的錢跟材料嗎?」
  「材料?例如什麼材料?錢的話……目前能拿出幾十金吧……」
  矮人工匠撇開了眼,眼前這個客人渾身散發著窮酸味啊。修伊見眼前的矮人遲遲不回應,本來想再追問,但突然感覺到背後被人戳了一下,回過頭看去,只看到在站著睡覺的諾莉棋,顯然不是她。
  「往下看!下面!」
  稚嫩的女聲從下邊傳來,修伊低下頭,才發現一個看起來就像人類小孩般的女孩子正抬著頭,雙手插腰,鼓著臉頰,碧藍色的眼瞳睜得大大的,寫滿了「我很生氣」四個字。修伊抓抓頭,不懂一個孩子找自己做什麼。
  「你突然跑來,要我們幫你打造訂製武器,卻沒有準備足夠的酬勞以及需要的稀有材料,你這不是在耍我們嗎!難道精靈都這麼沒禮貌嗎?」
  「……嗯。」
  「不要以為我低頭就沒看到,妳有資格用那樣的表情,看我這個半精靈嗎,高等精靈?」
  腦袋裡還在解讀著這個女孩的話,嘴已經反射性的吐嘈了旁邊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用著跟女孩一樣譴責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諾莉棋。女孩隨著修伊的話也轉頭去看諾莉棋,與女孩對上眼後,諾莉棋又默默閉上了眼,當作沒看到。
  「哎,小艾絲,如果妳想說教,能不能先帶到別處去呢?站在老夫的攤位前有點……」
  「是的,我明白!我就是為此而來的。所以你們兩個,跟我到旁邊來!」
  命令完兩人的女孩又看了下兩人的臉,最後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搖了搖頭。修伊搞不懂了,他就只是想先知道要製作一把特殊的弓究竟需要多少錢以及材料,怎麼就這麼被針對了?隨後他往諾莉棋四周看去,才發現被針對的人或許不是自己,他不過是被牽連的……
  諾莉棋妳這傢伙為什麼要在大街中央睡覺擾亂交通啊!
  修伊尷尬又不好意思的推著諾莉棋,跟著喊他們到一旁去的女孩走。話說方才那個矮人大叔似乎稱她為艾絲?而且她最一開始說的我們……這孩子也是一名矮人嗎?感覺她的年紀非但很小,體格以一個矮人來說也太纖細了,不說還以為是半身人呢。
  艾絲把兩人帶到稍微遠離了熱鬧市集的地方,艾絲站在了一個稍高的平臺上,試圖給自己增添一點魄力,然而臺子其實也不高,艾絲幾乎只與諾莉棋持平。這個看起來有些滑稽的畫面,讓修伊有點想直接跟眼前的矮人女孩揮手說掰掰。
  諾莉棋想了想,直接原地坐下,沒一會就睡著了,速度之快、目中無人的讓艾絲都愣住了。在想想她連在人潮之中都能睡,身為一個牧師的艾絲還是發揮了自己一點的悲天憫人,向修伊詢問道。
  「……這個精靈是有中過什麼魔法還是詛咒嗎?」
  「她喔?睡病沒藥醫。」
  修伊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要不是諾莉棋真的幫助了自己許多,修伊都沒自信可以容忍諾莉棋這種,睡到給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人都感到困擾的情況了,要是有人能解決諾莉棋嗜睡的問題,他一定先帶諾莉棋去找那人!
  「那、那就算了!不過半精靈你要是知道自己的夥伴有這種問題,就不該把她放在大街上擋著人啊!這給市集造成了很大的阻塞,可是會影響商家買賣的成交機會的!」
……為什麼他得因為諾莉棋的關係,被一個看起來未成年的女孩子罵……正這麼想,艾絲就換了唸的內容,可憐修伊開始聽了一長串「矮人製作裝備有多麻煩、多少時間,但是因為矮人總是如此用心,所以裝備才如此精良,聞名全大陸,所以你應該抱著崇敬之心好好委託矮人幫你打造裝備……」大略是這樣的話。
  囉唆的本來有點愧疚的修伊都不爽了,他不過就是想知道到底有多貴,有必要說的像是他沒打算付錢嗎!趁著艾絲換氣的空檔,壓抑著想衝上去捂住女孩嘴的衝動,抽著嘴角半黑著臉,咬牙切齒的緩緩問道。
  「……好,妳這麼厲害,如果我準備了足夠的錢以及稀有材料,妳能幫我打造嗎?嗯?」
  修伊是稍微有些挑釁的,因為就算眼前的矮人也是工匠,但這麼年輕大概也只是新手吧?既然是對打造裝備非常敬重的「矮人工匠」,應該不會抱著僥倖的心態去做可能會糟蹋掉好材料的事情吧?修伊就是想暗示艾絲不要只會動一張嘴!
  只不過修伊錯估了,雖然沒有一般的矮人壯碩,但艾絲的確是族內數一數二的工匠,而她甚至為了尋找稀有素材,在大家反對的情況下獨自出來旅行。一聽到修伊說要找稀有材料給自己鍛造武器,艾絲的表情立刻從小大人的模樣變回了像是孩子般可愛。
  「真的嗎?你要找稀有材料給我鍛造?」
  「呃,是啊?畢竟我還是需要這個裝備,如果找到,當然……?倒是那時候,我應該也找不到妳了吧,哈哈哈……」
  為什麼聽艾絲的語氣,修伊總覺得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跳啊?聽到修伊後面的話,艾絲在平臺上左右走了一下,隨後跳下來,來到修伊面前,由下往上的,用著閃亮亮的眼神看著修伊,這個模樣也不能說不可愛啦!
  「那我跟你走吧!這樣你一找到稀有材料就可以給我了!」
  「……等等!我們的冒險可是很危險的——」
  「別擔心,我好歹也是摩拉丁大人認可的牧師,肯定能幫上忙的!那就約好囉半精靈!爽約的話會被摩拉丁大人制裁的唷?」
  看著興奮的矮人,如果是剛才一直喋喋不休的模樣,修伊肯定能狠下心拒絕;但像這樣用著乖巧又期待的表情看著自己,修伊怎麼可能說「不!」要是對方哭了怎麼辦?修伊轉頭就去看不管對方是誰都能一視同仁的諾莉棋,結果看到她用稍微鄙視的表情看著自己。
  「……誘拐小朋友。」
  「——我沒有!」
  結果雖然沒有找到任何適合修伊的裝備,可是撿了一個新夥伴,也算是有所收穫吧。話說回來,好像忘了什麼事情……
  希爾達呢?
……
  把希爾達找回來以後,幾人進了酒館。雖然艾絲說要加入,但修伊還是覺得要好好詳細跟她說明,尋找他的仇人才是主要目標、而尋找稀有材料不過是順便的,如果可以最好勸退艾絲才好,因為聽諾莉棋說,艾絲大概以矮人的年紀來說,還沒有成年。
  他不想耽誤一個未成年少女的未來啊!
  「好喝!這酒館的酒真棒!」
  「當然了!矮人的酒可是最棒的,人類妳真識貨!」
  但為什麼從剛剛開始他就插不進話!
  進入酒館後,希爾達跟艾絲點了一堆酒,就開始喝了起來。希爾達喝的比較豪邁,基本上是一次一杯;艾絲雖然喝的比較文雅,但看她身邊的空杯數量,可以知道她喝的也不少。最可怕的是這兩個人完全沒有要醉的跡象,唯一倒下的是半滴酒都沒喝的諾莉棋!
  「咳……兩位……」
  「嗯?金毛你都沒喝對不對?」
  「太浪費了,來到矮人的酒館怎能不喝酒?」
  注意到修伊的兩個酒鬼,一左一右的將裝的滿滿的酒杯放在了修伊面前,兩人臉上都寫滿了要修伊把酒喝下去的表情。修伊忽然很後悔把幾人帶到酒館談事情,他早該想到的,矮人不管年紀多少都是死酒鬼。
  「這個先稍等,我有很重要的咕咕咕——!」
  趁修伊不注意,希爾達直接把酒灌進了修伊嘴裡,嘴裡還哈哈笑著,說著什麼多喝酒別廢話。修伊掙扎著,為了不讓自己被嗆死,只得將倒進嘴裡的酒全部吞下去。雖然不是不會喝酒,但誰想用這種方式喝啊!
  修伊搶過杯子,把它重重砸在桌子上,想要讓兩人冷靜一下,但這舉動引起了趴在桌上睡的諾莉棋的不滿,隨手抓住一個離她最近的空杯,就砸向了修伊。雖然諾莉棋沒有瞄準很好閃避,修伊還是被敲了一下。
  由於是自己打擾諾莉棋睡眠在先,所以還不能唸她,好鬱悶!
  「艾絲!我真的要跟妳說很重要的事!」
  修伊把這份鬱悶化作力量吼了出來,頓時酒館都安靜了,被喊得艾絲睜著大眼看起來有點小委屈,搞得好像修伊欺負人家一樣。希爾達攬住艾絲,用責怪的表情看著修伊,看看四周,幾乎所有人看自己的表情都很怪,自己好冤。
  「好嘛……用不著這麼大聲吧……」
  「就是說啊金毛,你嚇到小矮人了!」
  可是他好說歹說,這兩個人都沒有要理自己的意思啊!忽然覺得雖然總是會偷嗆自己,但還是會好好聽人說話的諾莉棋真是太可愛了……不過好不容易吸引了兩人的注意,修伊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只得忍受這些目光嚴肅道。
  「艾絲,我們這趟旅途並不是單純要去尋找稀有材料而已,我們主要是要去追我的仇人,而那些人相當危險。如果妳只是因為我先前說找到了稀有材料也不知道怎麼給妳,才決定加入的話,那我覺得妳最好再好好思考一下。」
  把話說清楚以後,修伊也拿起了兩人點的酒開始喝,也不知道艾絲會怎麼回答。雖然心裡不太想要艾絲加入,可是他們的隊伍裡欠一個牧師不假,要是艾絲願意加入,那麼他復仇的成功率也會上升,何樂而不為?
  「什麼嘛,原來是說這個。向神發誓的事情,我,艾絲•火鑄,是不會後悔的,我已經考慮過了,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是自願跟來的。」
  雖然剛開始確實因為修伊說要找稀有材料給自己鍛造,她才腦子一熱要跟修伊他們一起旅行的。但之後艾絲就冷靜下來了,雖然明白修伊真正的主要目標不是尋找稀有材料,但是說實話自己也需要夥伴,搞不好在這趟旅途中,自己真的能找到看得上眼的稀有材料,那樣的話自己絲毫不虧啊。
  「……好吧,妳認為自己已經認真思考過的話,就一起來吧。」
  修伊也不再多說什麼,他決定按照諾莉棋說的,能夠利用的東西就好好利用,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希爾達和艾絲又開始高興的喝起酒來,修伊不太喜歡光喝酒,打算起身去點幾盤小菜,這時一個龐大的陰影籠罩了他們。
  「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有人知道有什麼好的安葬地點嗎?」
  一隻棕色的龜人突然向一行人搭話,從他蒼老的聲音、斑駁且有青苔覆蓋的龜殼,可以推測這位龜人應該相當老了。對於龜人奇怪的問題,醒著的幾人都呆呆搖了搖頭,修伊回過神,多問了一句。
  「您是要埋葬什麼人嗎?」
  「我在找自己的安眠之地,如果你們之後有聽到有好的安葬地點還請告訴我,那麼打擾了。」
  龜人說完,步履蹣跚的走開,到下一桌繼續去詢問這個問題。艾絲和希爾達對看了一眼,聳聳肩又喝起酒來;修伊則看著那隻龜人的背影,久久沒有轉移視線。找自己的安眠之地……?那位龜人是想死嗎?修伊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去阻止龜人輕生,忽然被人拉住了衣袖。
  「……他的年紀差不多了,大概是某一天就會突然死掉的程度吧。不過如果你想去找他也行,他應該也是名厲害的冒險者。哈啊……」
  諾莉棋輕聲對修伊說完後就抽回手,繼續趴在桌上睡了,雖然這兒很吵,但是有桌子可以睡,還是很不錯的。修伊聽完,雖然知道了那位龜人不是想自殺,但或許是因為父母死了,深刻體會到生命可貴的修伊,忽然不太能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就這樣,去尋找自己的安眠之地,然後靜靜等待死亡。
  修伊喝了一大口酒當作壯膽,前去尋找龜人。
  「嗨,你好,我是修伊•格萊爾,我能跟你說說話嗎?」
  總感覺喝的還不夠醉,手心好像在冒汗,但修伊還是盡力保持臉上的笑容。龜人看著修伊許久,最後點了點頭,修伊看了看四周,把人帶到一個新的空位坐下,畢竟他們原本的座位,幾乎被兩個酒鬼喝的空酒杯擠滿了。
  「不好意思,能請問一下你的名字嗎?」
  「安納法•崔•尼林立,叫我安納法就可以了。」
  修伊點點頭,向櫃台點了兩杯酒後,思考了許久,小心翼翼的問道。
  「安納法,在找安眠之地的途中,你願意跟我們一起旅行嗎?不瞞你說,我正在追蹤殺害了我父親給母親的仇人,但對方的勢力很強大,我想再找一點夥伴幫助我……」
  不是因為諾莉棋說安納法很強的原因,所以修伊才想邀請安納法。比起未來還很長的希爾達或是艾絲,像安納法這樣生命已經幾乎走到盡頭、對死沒有畏懼的人,修伊反而比較能放心找他一起去復仇。
  只不過與那三個自願跟上來的人不同,安納法完全沒有一起來的理由,所以修伊其實是抱著被安納法拒絕的心理準備來的,但真的看對方在思考,果然還是會因為怕對方拒絕而感到相當緊張啊……
  可是出人意外的,安納法點頭了。
  「可以,反正我的壽命本來就所剩不多,借給你也是可以的。」
  修伊沒想到真的成功了,驚訝完後,笑意忍不住浮上,他止不住高興,拉起安納法的手握了握,當作多多指教的意思。隨後修伊將安納法帶回了原本的座位,向大家介紹新夥伴,看到方才那隻烏龜被修伊帶過來,大家都有不同的反應。
  希爾達沒想太多,連道歡迎;艾絲倒是有些驚訝,但是沒有多說什麼;諾莉棋意思意思的用手揮了兩下當作招呼,大概早就預料到修伊會把人拉進隊伍裡了。在修伊重新坐回自己身邊後,諾莉棋突然從桌上起來,頭靠在了修伊肩上,此舉嚇了修伊一跳,正想把人推開,諾莉棋先一步開口了。
  「他們好像要去至綠鎮。」
  道完,諾莉棋就自己趴回了桌上。諾莉棋口中的他們自然就是修伊跟諾莉棋一路走來在追尋的人。修伊從來不懂諾莉棋是怎麼追蹤他們的行跡的,不過他也沒有其他線索,所以只能相信諾莉棋。
  既然諾莉棋已經給了明確的地點,那麼目的地也就確定了。而幾人還不知道,從至綠鎮開始,幾人即將捲入一場危險的冒險之中。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諾麗琪的筆記】《龍后寶山》一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