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十三(完)

致好友多洛爾:
我們平安出來了……我……活著出來了……
我本來對這件事未曾抱有任何期待的,我以為面對那麼強勁的敵人,就算大家再怎麼厲害,肯定都得有人犧牲的,到時候,我就自願把這個充滿罪孽的靈魂雙手奉上,就算靈魂無法安息也無所謂,只要能夠贖罪就好。
但是我活下來了……為什麼呢?是尤拉格蘭大人的庇佑,亦或是……我能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是因為有你的庇祐嗎?多洛爾……我……我先跟你說說我們最後的冒險吧。
若是到那時,你還願意繼續看我的信,我、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在確認開啟眼前這個讓人不舒服的大門,需要上層看過的那些奇怪的骷髏以後,我們便回到前幾個樓層,去收集那些我們放走的骷髏頭,雖然花了點時間,但非常順利。
只不過收集完了這些,這個門還是打不開,因為用來鑲入這些骷髏頭的地方,都被一塊金色的鐵片給擋住了。壹大哥推測打開這個孔洞的機關就在這裡我們能看見的五間房間,所以我們現在只要去想辦法破解這些房間就好。
在前往房間時,我看著躲在角落的那些小玩具,猶豫了片刻,還是去找他們說話了。當我們收集完骷髏頭回到這個房間時,他們真切且恐懼地問我們怎麼又回來了?得快點逃跑才行。
然而我們不能在這裡離開、或者該說,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這些孩子們的靈魂被他們口中的老巫婆抽了出來,灌注到了這讓人不大舒服的小小物體裡,若是我們不帶他們走的話,他們就得繼續待在這裡害怕吧?
一個人在黑暗中瑟瑟發抖,我再清楚不過那樣的感覺了。
所以我詢問他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來?一邊把那個代表他們三人說話的稻草娃娃給捧了起來。他們好像很擔心,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那些囚禁且虐待他人的老巫婆實在太恐怖了。
但我請他們相信我們、相信我們會保護他們的,貝貝姊姊也來把那個無臉的娃娃給抱了起來,放在了肩上。不知道是因為我的保障、還是感覺到我們的善意,雖然可以感覺得到他們應該還是很害怕,但是他們願意跟我們走了。
我們第一個選擇了西北邊的門,進去以後,裡面是一個相對我們所見過的所有房間而言都要來的小的房間。房間正中央有個玻璃管,玻璃管的底部有一個把手被罩在裡面,但整個玻璃管只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形洞口。
整個房間轉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其他的開關,所以莉雅姊姊讓我跟貝貝姊姊退出房間,她嘗試把玻璃給打碎。只不過不管是用拳頭還是拿上武器,那玻璃堅固的就像是被施上了魔法似的,連個裂痕都沒有。
貝貝姊姊趁這個時間想先去打開下個門,我發現以後囑咐貝貝姊姊一個人會很危險,最好找個人一起過去,她就默默把門關上了。知道莉雅姊姊那邊不太順利的壹大哥湊了過來,給了一個提議。
壹大哥讓莉雅姊姊在繩子端打出一個小圈,然後放進洞裡,去套住控制桿然後拉動。雖然聽起來不難,可是實際看莉雅姊姊準備操作時,我立刻就感覺這個如果是我,肯定要試很久才能成功……
不過莉雅姊姊的手非常的巧,只見莉雅姊姊稍微試了一下繩子的手感之後,一下子就把繩子上的圈套到了控制桿上,並且拉動了控制桿,沒多久在外頭的壹大哥便告知我們,三角形的那個孔打開了。
這次的陷阱雖然要一點技巧,但相對於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些致命陷阱,這個機關真的和善好多!接著我們進入了貝貝姊姊原本想進去的房間,房間裡面總體偏暗,但深處卻有盞盞燭光,並且從裡面飄出了相當美味的氣味。
站在最前方的莉雅姊姊依靠著點點燭光,告訴我們房間兩側擺放著長桌,上面擺滿了豐盛的菜餚,如烤乳豬、南瓜濃湯、蛋糕……之類的食物,說著的莉雅姊姊甚至不自覺得嚥了嚥因美食而分泌出來的唾液。
而房間正中央,有個男人站在那哩,發現我們的到來,優雅且紳士的稱呼我們為客人,並邀請我們一起進來,享用這些他精心製作的美食。可不管是這個人、還是出現在這裡的佳餚,所有的東西都擺明寫著「可疑」,我們怎麼可能敢去食用這些東西呢?
可是食物的香氣確實勾起了飢餓的感覺,因為能很快的習慣創造食糧那無味的味道,所以我以為我對食物其實沒什麼要求的;但這股飢餓感讓我發現,或許我其實……很想要享用美食?
可是我們還是找理由塘塞這個並沒有強迫我們用餐,非常和藹的男子。並不只是因為貝貝姊姊在他身上感受到幻惑學派的光芒,更多的還是,實在是擔心吃下去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莉雅姊姊有注意到四周的掛毯上都畫著五角形,不過把掛毯掀起來,並沒有找到任何的東西。雖然莉雅姊姊好像想好好調查掛毯,但明顯一直被一旁的食物吸引,因而分心的無法好好探查。
最後,莉雅姊姊居然受不了誘惑,吃了桌上的蛋糕……!但看莉雅姊姊似乎非但沒什麼事,而且還一臉滿足的模樣,感覺食物似乎沒有被下毒的樣子,而那個一直因為我們不肯吃食物,而看起來很沮喪的侍者看起來也變得開心了一些。
總覺得心裡似乎有個聲音在說:「看,莉雅姊姊吃了都沒事,所以也去吃一口吧?肚子好餓啊……」但我還是選擇忍著這股飢餓,集中精神去調查掛簾,定睛凝神的看著,我看到上頭有個五角形的圖案看著有些扭曲的樣子……
將手伸了過去,我的手直接穿過了掛簾,在裡面摸到了一個棒狀的東西,感覺就像……控制桿!我將這件事告訴大家,在外頭的壹大哥片刻就肯定的讓我拉動它,由於壹大哥都這麼說了,想來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我就照做了。
沒多久,壹大哥便說外頭五角形的孔開了。這裡的謎題也成功解完,雖然肚子真的很餓,但我還是毅然決然放棄食用這裡的食物,在侍者失落的「歡迎隨時來享用下」,我們來到了西南邊的門。
這個房間也沒有照明,不過房間並不大,莉雅姊姊說裡面有五支蠟燭,蠟燭更後面有一面裂了的鏡子。不過鏡子雖然裂了,但還是可以清楚照出我們的樣子,而莉雅姊姊稍微橋了一下位置,發現其實蠟燭有六根,而且剛好擺成了六角形的模樣。
此外,我注意到牆上似乎是用血寫了幾個字「小豬、小豬、小豬。」聽完這些,在外頭的壹大哥立刻就做出了判斷,讓莉雅姊姊在能在鏡子中看到六個蠟燭的位置,唸出這三個詞。
        ……沒有,多洛爾,我們真的沒有因為壹大哥在,索性就放棄思考了……
總之由於要開始解機關了,所以莉雅姊姊把我們這些對陷阱不熟識的人都推出了房間,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內,明明就算有陷阱發動,我也不怕的……不過現在或許能避免受傷,就不要受傷比較好吧……
總之在莉雅姊姊按照壹大哥的指示做了之後,她注意到鏡子中南邊的牆上出現了一個控制桿,只不過轉頭過去,並沒有在相同的位置上看到。我自告奮勇告訴莉雅姊姊她可以把控制桿的位置告訴我,我去拉;但莉雅姊姊還是不願意讓我冒險,自己記下了位置就準備去拉控制桿。
只不過當莉雅姊姊離開了原本的位置過去控制桿應該在的位置時,她不管怎麼摸都摸不到那個理應在那裡的桿子。而回去站在與方才相同的位置看鏡子時,本應該在那個位置的控制桿也確實不見了。
大概是因為莉雅姊姊離開了那個位置就不行了,所以應該要再做一次方才弄出控制桿的動作。此時看了一眼房間內的壹大哥注意到原來莉雅姊姊說的蠟燭並沒有點燃,讓莉雅姊姊在說咒語前,先把蠟燭點亮。
莉雅姊姊照做之後,又念了一次「小豬、小豬、小豬」,這次變成是北邊的牆上出現了控制桿。雖然很疑惑為什麼控制桿的位置變了,這樣究竟哪個控制桿才是正確的?不過更大的問題是該如呵拉動控制桿……
這時,在壹大哥的提示下,莉雅姊姊又拿出了方才在三角形房間切斷的剩餘繩索,又打了個小圈,用套鎖的方式套在了控制桿上面,站在原地拉動了控制桿,之後便傳來了壹大哥說外頭六角形的孔洞打開了的聲音。
如果說壹大哥很擅長解題題,真的很聰明的話;我覺得莉雅姊姊的身手真的是好到令人歎為觀止的程度,因為一些好難的動作,由她來做,感覺彷彿就是雕蟲小技一般,真的好厲害……!
總之,我們馬不停蹄的前往了東北邊的門,打開門走進去後,只見小小的房間內,到處是在整個空間內飛舞的紙頁。貝貝姊姊努力抓到了一張,上面寫著的是跟「動物之友」這個魔法相關的資訊,看來在這裡的書頁,應該都寫著跟魔法有關的訊息……
壹大哥在房間轉了一圈,發現在西面的牆上有著一個半透明的把手,手碰過去,便直接穿了過去。突然壹大哥和我借了一支炭筆,在旁邊畫了一個正方形後,把手便拉動了,出去看,正方形的孔洞也確實打開了。
        ……因為是壹大哥,所以感覺什麼都不奇怪了呢……嗯?可是,壹大哥怎麼會知道我有炭筆……?
嗚嗯、總之我們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八角形的孔洞了,而那個對應的機關應該就在東南方那個房間。打開房間門,莉雅姊姊便看到房間正中有一個那種像是教堂主教用來放聖典的書架佇立在那,上面放著一本打開的書。
架子的後面有八隻人形的骷髏,它們並沒有因為我們開門衝過來,只是被擺在那理,看起來就像正在衰弱、尖叫的痛苦模樣。打開的書上,兩邊的書頁都只寫著一句話,莉雅姊姊小心地進去,先四處檢查了一下有沒有陷阱。
莉雅姊姊在房間的地板上發現了一條裂縫,看起來應該是機關觸發時,地板會打開的陷阱。這種陷阱的話,明顯因為有帕帕佐特大人的庇佑、所以不論多高都能輕巧落地的塵哥哥來探查會比較好。
塵哥哥跟莉雅姊姊換了班,再次進入了房間,塵哥哥在書架旁也發現了一條裂縫口,不過莉雅姊姊檢查了一下,覺得這個需要用機關打開,她無法直接撬開,所以唯一的線索就只剩下那本書,塵哥哥將書全部翻了一下,總共只有八頁,內容如下:
向後、向後,八到一。
念著詩直到結束。
把蜘蛛關起來。
看見手把,如白晝一般。
轉呀、轉呀,鐵蜘蛛。
把血和骨調成雞尾酒。
念著詩直到你的命運到來。
向前、向前,一到八。
聽起來是一段讓人不太舒服的詩句……壹大哥聽完以後,便讓塵哥哥出去房間,換自己走到了書前,從最後面的字句倒回去念到了第一句。語畢,塵哥哥所發現的那個裂口便打開了。
裡面自然是最後一個控制桿,拉下後一起來到碧色大門面前的我們,都看到了整個大門上,只剩下還空著的那個八角形空洞了。把骷髏頭放下去之後,後面等著我們的……
做足了心理準備後,大家一齊朝管理著骷髏頭的壹大哥點了點頭,壹大哥隨後便將骷髏頭塞進了最後的孔洞。在門稍微向後打開的同時,突然身後感覺到了敵意,回過頭,稻草娃娃說過的那三個老巫婆惡狠狠的在後面盯著我們。
雖然有她們會出現的心理準備了,可是我們還以為是推開門進去後才會遇上的……雖然站位上我們後排有點過於靠近敵人,不過對方也是施法者,應該不會怎樣。
對其中一隻燃起聖焰,我立刻退到後方去,但下一秒,一隻奇怪的稻草人就從西邊的樓梯衝到了我旁邊,只不過它腳剛站定,就被壹大哥砍成了重傷,隨後被我用聖焰給解決了。
塵哥哥則衝上前,震懾拳成功的震懾住了其中一位巫婆,那隻巫婆理所當然的就在莉雅姊姊還有後來上前的壹大哥的猛烈攻擊下直接倒地。而剩下兩隻巫婆,雖然想要反擊,但先是對壹大哥放的魔法無效、對莉雅姊姊跟塵哥哥放的閃電束也輕鬆被兩人閃開,她們就這樣錯過時機,直接被我們打倒了。
但看著那個微微敞開的門,我們立刻決定打開小屋,在原地先小小的休息一下在進去。其實是比較想要長休的,畢竟壹大哥因為惡夢的關係,並沒有恢復魔法的環位。
但我們光是在這短休,我們帶著的那些孩子就感覺非常不安了……稻草娃娃害怕地抱著我伸過去的手指,說著「三個壞巫婆死掉了,她們上頭的大壞蛋肯定要來了……」
哄了一段時間,稻草娃娃才安靜下來;但娃娃都這麼說了,我們肯定不可能還悠哉的在這個墓穴裡長休了……再次準備好,我們排好了位置,由最前頭的壹大哥和塵哥哥推開了門。
推開門的瞬間,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長長的樓梯下去以後,前方出現的東西讓我們全部都愣在了原地。在房間的中央,一個藍色的圓柱體型容器哩,滿是在哀號、掙扎的靈魂。
那個應該就是導致死亡詛咒的源頭,薩爾芒格吧;而在薩爾芒格旁邊,一個看起來相當畸形的巨型嬰兒、我們所見過的生物中,大概只有羽之王可以一比。而它用一條類似臍帶的東西連著薩爾芒格,似乎是以此吸收裡頭的靈魂、並且繞著薩爾芒格繞著。
那個是阿瑟瑞克的手下在日記裡提過的,被放逐的諸神造物吧?三個可供單人通過的鐵道將薩爾芒格懸在了空中,在那之下是一大片的岩漿,要是在戰鬥時掉下去的話,肯定會相當棘手。
聽到我們在討論的土巨靈給了我們一個提議,我們可以花費一個願望,讓它使用石牆術,它會將石牆橫放,變成地板的樣子,供我們有可以立足的地方,這樣我們的前排能夠戰鬥的地方就會增加了。
不過這個法術它需要專注,並且我們只有十分鐘,但有總比沒有好,我們就這麼決定了。接下來就是究竟該先從哪個敵人解決了……按照我們的任務,應該盡早把薩爾芒格給處理掉比較好;而且阿瑟瑞克似乎對那個嬰孩很重視,現下阿瑟瑞克並不在,但那個嬰孩死了,或許就會出現了;再者那個嬰孩感覺會吸收薩爾芒格裡的靈魂,不確定會不會因此回復力量……
不過壹大哥則認為,只要我們想要破壞薩爾芒格,那個嬰孩就會做出反擊,到時候如果又要破壞薩爾芒格、又要攻擊嬰孩,分散了力量反而會讓戰鬥變得棘手。
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先將那個諸神造物給解決掉。我給大家上了祝福、貝貝姊姊也給了塵哥哥一個加速,前排們都站到了土巨靈所製作的石牆上,我們後排則在樓梯上。
塵哥哥在拔出長劍向它攻去的同時,巨嬰發出了淒厲的尖叫聲,感覺到彷彿身上的力氣被吸走了一些,但搖搖頭,我們繼續接著攻擊。聖焰砸在它身上時,它看起來相當的痛苦,看來壹大哥對它的攻擊會非常顯著吧。
只不過它似乎先前被大家打的太痛了,壹大哥還來不及接近,巨嬰立刻就往上飛了,還朝我攻擊,我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被吸取走,雖然很努力想忍住,但還是不小心讓祝福斷了……
但壹大哥的標槍還是有著光耀的力量,多少還是造成了點傷害,最後在塵哥哥的連續箭下,那隻巨嬰發出了最後的淒厲叫喊,沉入了岩漿之中。根本還來不及喘息,一股強大的邪惡氣息從房間內湧出,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愚蠢的凡人們,居然敢破壞我的傑作!」
那個聲音便是一直將我們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大巫妖,阿瑟瑞克……!強大敵人帶來的威壓幾乎讓人喘部過氣,可是忽然間,寄宿於大家體內的神明竄了出來,我感覺到了……艾珍大人對於阿瑟瑞克的憤怒……!
神明們的憤怒驅散了因為敵方過於強大所帶來的恐懼,我們重新握緊了武器,能贏的、連神明大人們都在幫助我們,所以我們一定得贏……!我……要跟大家一起出去,才不要留在這種地方!
塵哥哥快速拾起方才為了換長弓、而丟在地上的長劍,快速的衝到了阿瑟瑞克身邊,長劍劃出了華麗的劍影,但只成功砍中了一劍,但塵哥哥迅速的補上了拳頭,或許是沒想到塵哥哥會突然揮出拳頭,塵哥哥一拳打在了阿瑟瑞克的臉上。
神明的憤怒大概不只給了我們額外的體力,塵哥哥的兩下拳頭,看起來比平常給予敵人的傷害還要來的重,或許神明正依靠我們的攻擊,也在對阿瑟瑞克進行攻擊吧。
顏面被直擊的的阿瑟瑞克憤怒的一揮杖,塵哥哥突然就從原本的位置摔了下去,下面便是炙熱的岩漿……!雖然急忙做出反應想要抓住地,但是手卻被奇怪的透明物給擋住了,抓不住任何東西的塵哥哥摔入了岩漿之中……!
我著急地就想趕緊靠過去,雖然水上行走無法讓塵哥哥免疫岩漿的炎熱,但是至少塵哥哥不會泡在岩漿之中……不過莉雅姊姊行動更快,她再次拿出繩子,將繩子扔了下去,塵哥哥一握住,立刻將人從岩漿中拉出來,至少不會再被岩漿燒著了。
好險莉雅姊姊獲得了庫巴贊大人的庇佑,要是依莉雅姊姊以前的力量,肯定拉不住塵哥哥的吧……貝貝姊姊稍微靠近了一些,想要用濃酸球攻擊遠處的阿瑟瑞克,但是濃酸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牆,滑落滴進岩漿……
接連著碧絲卡姊姊從與濃酸球相反的位置釋放了閃電束,但閃電也在竄到阿瑟瑞克面前時,被那透明的牆給擋住,根本沒碰到阿瑟瑞克。那彷彿完全罩住了阿瑟瑞克的牆讓我有些動搖,如果攻擊不到阿瑟瑞克,我們要怎麼辦……
而且在期間,阿瑟瑞克還從裡面丟出了一顆黑色的球攻擊莉雅姊姊,好險莉雅姊姊閃過了……不過壹大哥在經過這些後,認出了阿瑟瑞克使用了什麼魔法——力場牆。對我們來說,這個無法用解除魔法處理的魔法,真的很棘手。
可是壹大哥沒有露出困擾的樣子,感覺他似乎有所計畫了,我們曾經討論過面對阿瑟瑞克時的應對方式,壹大哥還沒有放棄,所以我……不能放棄,只要交給壹大哥就行了!
我對壹大哥使用了神聖武器,接下來,我得靠近阿瑟瑞克……!一直以來,我都躲在大家後面、躲在最後面,但是為了計畫,必須更靠近他才行,不用害怕、菲西羅斯,大家都在那邊……!
壹大哥騎著自己的龍從我身邊竄過去,在那面力場牆前,一個迷蹤步,壹大哥出現在阿瑟瑞克身邊,在那裡的壹大哥用行動證明著,我們還不到絕望的時候,就像壹大哥對我們說的——
「繼續打他、不要洩氣!」
我們還有機會!原本最危險、掉落到岩漿裡面的塵哥哥已經踏著牆上來了,雖然因為力場牆無法攻擊,所以塵哥哥來到了跑到前方的我身邊,雖然不知道我想做什麼,但塵哥哥還是選擇來護著我……
還來不及因為這舉動心安,下一秒,被阿瑟瑞克碰觸的壹大哥忽然消失在我們眼前,宛如我們精神象徵一般的壹大哥的消失,讓我們的心都格噔了一下,那一瞬間我以為壹大哥就要回不來了……
但是原本灘在力場牆上的融酸失去了依靠,落在地上,這不起眼的現象,卻恰好向我們傳達了,力場牆消失了。壹大哥不會想看到我們因為他不在就慌亂的,平常都是壹大哥救我們,但不可能每一次都依靠壹大哥的!
莉雅姊姊率先衝上前去,但是或許還是些許慌亂,雖然擦過了阿瑟瑞克的衣袍,但是並沒有真的扎到實體。阿瑟瑞克舉起了法杖在地上敲了一下,大量的黑色迷霧散出,不過在他身邊的只有莉雅姊姊,莉雅姊姊雖然受到了一點傷害,但看起來不是很重。
匕首之雲、火球術、靈體武器,我們也接連將魔法砸在他身上,當打空的聖焰消失在阿瑟瑞克身邊的同時,壹大哥又再次出現在原本的位置了,壹大哥瞪著阿瑟瑞克的表情彷彿能殺人,但他勾起了笑容,顯得映在壹大哥眼中的阿瑟瑞克相當慌張。
「你以為這樣困得住我嗎?」
——是啊,阿瑟瑞克才困不住我們,該我們還擊了!
力場牆的消失讓塵哥哥再次衝上前,與先前莉雅姊姊一樣,雖然斬中了阿瑟瑞克的衣袍,卻似乎沒砍中實體;可是塵哥哥的攻擊更快更多、阿瑟瑞克還是不慎中了幾下,要用護盾術擋下時,直接被碧絲卡姊姊給反制了。
阿瑟瑞克嘖了一聲,發出了足以動搖整個房間的聲音,有如深淵傳來的嗓音,讓我耳朵疼痛的有些不舒服,忍不住摀住了自己的雙耳。透過手掌傳來的聲音,是阿瑟瑞克憤怒的詛咒。
「——我會記住你們!」
然後在我們面前……消失了。
都準備使出渾身解數跟阿瑟瑞克拚死一戰的我們僵在原地,心裡有一種特別憋屈的感覺……多洛爾,這個阿瑟瑞克,你可以盡量笑、大聲笑他!有尤拉格蘭大人的保佑,他也不會對你做什麼,快狠狠的唾棄他!
被阿瑟瑞克這樣一逃,感覺大家精神都萎靡了,感覺到艾珍大人相當開心,所以排除了阿瑟瑞克是假逃的可能性。雖然對我們而言沒能確實打倒阿瑟瑞克,是一件很不悅的事情;但是已經復仇的九神們似乎很高興。
碧絲卡姊姊嘗試用魔能爆攻擊薩爾芒格,結果薩爾芒格身上那彷彿是裝飾的觸手,居然動了起來攻擊碧絲卡姊姊……!不過由於觸手不夠長,在觸手邊緣的碧絲卡姊姊閃過了攻擊,走到觸手碰不到的地方,開始拆除薩爾芒格。
在碧絲卡姊姊拆除的時候,壹大哥沿著連接薩爾芒格的幾個鐵道,走到了西邊的平臺上。看著那滿平臺的東西,壹大哥皺起了眉頭……在東西的兩個平臺上,放滿了大量巫妖的命匣。
唯有破壞命匣,才能真正打敗巫妖。所以就算阿瑟瑞克沒有逃跑,我們也是無法真正打敗阿瑟瑞克的……雖然知道這點,但是還是很不高興啊。而每一個命匣只有一種正確的破壞方式,要研究這個需要大量的時間跟金錢……
就算帶出去,給強大的勢力去研究,也很高的機率會引來大量的巫妖去把那邊剷平……所以雖然想要將這些命匣處理掉,但以現實來說,我們只能放棄這個想法……
突然,身後傳來了玻璃碎裂的聲音,只見在碧絲卡姊姊的不懈努力下,薩爾芒格開始碎裂,片片玻璃落入了岩漿之中。被關在裡頭的無數幽魂爭先著往上飛去,其中,一個靈魂對著我們的方向點了點頭當作致意。
塵哥哥他們說,那個看起來像是珊德拉女士,原來在我們在九神之墓中完全斷絕聯繫的時間裡,珊德拉女士已經因為死亡詛咒,靈魂被吸到這裡來了,好險我們趕上了……
……還好,多洛爾,這個詛咒是不會將過去那段時間死亡,但沒復活過的靈魂給吸進來的。
只不過雖然委託完成了,但我們並還沒有離開這個墓穴。依碧絲卡姊姊現在的魔法能力,雖然已經有辦法使用傳送術了;可是壹大哥覺得要是這個墓穴相對而言,可以用這麼簡單得方法逃出去,那早該有人逃出來了。
按照壹大哥的猜測,要是使用了這種傳送法術離開,或許會觸發什麼陷阱,所以我們只好繼續前進了……而前進的路,就是方才阿瑟瑞克出現的那個傳送門。
既然這個墓穴的最大Boss我們都打跑了,那之後應該沒有比這個更危險的存在了吧?除了陷阱。踏進傳送門,一陣閃光閃過,再次睜開眼時,我們來到一個長條的房間。
兩旁傳來了吵鬧的聲音,望過去,兩旁有著只有一隻眼諸的奇怪生物,總共有八隻被綁在這裡。雖然聽不懂他們在喊些什麼,但大概可以意會出來,大概是在叫喊著放開他們。
可是他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生物,果然莎甘比大人也告訴了貝貝姊姊,他們是邪惡的。不理會這些生物,在房間南面的我們往北方看去,那裡有一個石臺,不過上面並沒有東西。
在石臺後面,有一個純黑的簾子,我跟貝貝姊姊小心的掀開簾子,後面是一個長條的走廊,地上有著紅色、紫色跟金色的線,而東邊的牆邊,一具金色的骷髏倒在那裡,手指著牆壁。
線的盡頭都是一些牆壁凸起的地方,感覺路不可能到這裡就斷了,我喊了喊塵哥哥,請他過來看看,果然他在骷髏指著的地方、跟上面一點的西邊牆壁上都找到暗門。
看著還在幕簾後的其他人,雖然覺得應該請莉雅姊姊來檢查一下有沒有陷阱,可是感覺大家還對於阿瑟瑞克脫逃這件事耿耿於懷,所以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所以我自己打開骷髏指著的那扇暗門。
一打開,塵哥哥就發覺了不對勁,雖然他提醒了我跟貝貝姊姊,但我們還是被一股寒意給凍了一層霜。下一刻,那個黑色的布簾燒了起來,且往我們的方向過來了!
塵哥哥直接抓起了我,跟著貝貝姊姊一起躲進了我推開的暗門裡面,好在燒著的布簾過去,到了底後就消失了。鬆了口氣的我們回頭觀察所進的房間,一個小小的房間,中間有一個池子。
池子裡面有著看起來像是爛泥的東西,並且還冒著泡。貝貝姊姊用探查魔法看了一下,這個池子有著召喚學派的氣息,而傳送魔法,也是召喚學派的……其他人也跟了進來,我們圍著池子思考,總覺得這個池子或許是出去的關鍵,只是感覺不是跳進去這麼簡單……
得找一個人來問。
但是在這個地方,還有什麼人可以詢問呢……這時,莉雅姊姊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了,她跟貝貝姊姊在我們探查這個泥池子時,去探查另一個密門了。她說貝貝姊姊被房間的老人攻擊了,聽到的壹大哥有點傻眼,回問她們難道連一個老人都打不贏嗎?
莉雅姊姊安靜了一下後,回答老人變成狐狸了。這次我們沒有再回話,直接往那個房間跑去。當我過去時整個房間暗的很奇怪,所以一到門口,我直接施放了解除魔法,果然裡面是因為黑暗術才黑的那麼奇怪。
途中貝貝姊姊不小心昏倒了,大概是因為先前的陷阱,才會因為這點傷而昏倒的吧……而壹大哥本來還想讓大家留個活口,訊問牠知不知道出去的辦法,但看牠抵抗的樣子,壹大哥回頭問我會不會死者交談,得到會的答案後,便將狐狸斬死了。
將貝貝姊姊治療醒來後,我對狐狸使用了死者交談,然後這個狐狸也只是被阿瑟瑞克抓過來的,牠也不知到離開的辦法、甚至沒試過要用傳送術離開……線索又斷了……不,既然死者交談可以的話……!
我和壹大哥提出了可以去問那三個老巫婆,她們既然直屬於阿瑟瑞克手下,或許會知道離開的辦法!我和壹大哥兩個人回到了碧綠的大門前,對三個巫婆屍體施放了死者交談。
對於我們詢問如何離開的問題,其中一個巫婆從自己身上拿出了五個黑色的珠子,似乎是大理石製的,說只要將這個珠子,丟進骷髏所指引的房間內的池子中,就可以離開了。很意外的,雖然死者交談不會對沒什麼敵意的人特別說謊,但沒想到我們都殺了她們,她們居然沒對我們抱有敵意。
想說既然如此,也應該有所表示,想幫這些巫婆完成一些無傷大雅的事情的我們,反被她們回答,反正阿瑟瑞克會來幫她們復活,所以無所謂。我還順便問了一下這些孩子娃娃們的事情,她們將這些孩子的靈魂抽出來,只是因為……好玩。
沒有什麼恢復的方法,讓我安靜下來,壹大哥小聲地勸我乾脆讓他的靈魂直接去轉世投胎,但是我……我摸了摸肩上的稻草娃娃,還是出去之後,再問問他的想法吧,現在薩爾芒格已經毀了,他們如果想走,一定能順利到達神明那裡的,只是我……不想自己動手……
我們還問了使用傳送的話會怎樣,果然如壹大哥所言,會觸發陷阱,被傳入墓穴裡的某個房間;之後壹大哥還問圖書館有沒有珍貴的東西,她們說有,也不知道留在那裡的大家有沒有找到?
我們回到了原本的走廊,告訴大家離開的辦法,一說到離開,貝貝姊姊想起了留在控制室的蜥蜴,看起來很沮喪。壹大哥二話不說,便使用了任意門去把那隻蜥蜴帶了過來。
相比於貝貝姊姊看到牠的開心,蜥蜴不悅的說自己有點暈車;問牠想不想自己,蜥蜴則回答食物呢?大家在這個房間內找到許多法術書,還有一些小寶物.突然間壹大哥走到了那個狐狸的旁邊,然後……
……這個,不寫也沒關係吧?
不過壹大哥拿走了狐狸臉上的眼鏡,那個眼鏡看起來相當漂亮呢。在離開前,我詢問了艾珍大人會如何,祂告訴我,這是祂們的墓,祂們不會離開這裡,我們出去以後,祂們會在尋找其他東西寄宿。
我有點沮喪,但是分離是無可避免的,我珍重向艾珍大人告別後,壹大哥把那個黑色的珠子放入了池子中。之後,一個熟悉的黑色方尖碑,那個,是在門口出現的!
我將一直在地上跟著的猩猩娃娃也捧起來,我們一起觸碰了黑色方尖碑,光芒之後,耀眼的陽光灑在我們身上,嗅到了清晰的自然氣息,我們真的,出來了!
不過高興沒多久,我們突然發現身上,原本九神寄宿的魔法物品通通話成了灰……雖然一瞬間對嘶嘶化成了灰我有點沮喪,但是我們真的,出來了!總覺得經歷過這麼多危險的冒險,出來後,我有點激動地想哭……
抹了抹眼,多洛爾,你有看著我嗎?我、有沒有露出笑容呢?
之後碧絲卡姊姊用傳送術將我們傳回了尼亞薩魯港,回到這裡的我們,被空前熱絡的歡迎著,先一步醒來回到這裡的珊德拉女士宣傳了我們的事蹟,也歡迎著我們。
珊德拉女士真誠的感謝我們,並且如約給了我們一人一個魔法道具,大家幾乎都選了在九神之墓中使用的魔法道具,我也將嘶嘶重新拿了回來。而那些孩子,我們讓他們的靈魂去轉生了,希望下輩子,他們能別在遭遇這種事,請尤拉格蘭大人保佑他們。
之後在一起去看看阿特斯大人和龍餌大人如何,我們應該就會分開了……不過,塵哥哥會跟壹大哥一起走;碧絲卡姊姊本來想留在這裡,去赫拉克瑪學打鐵,似乎是因為自己的戒指一直壞掉,有所陰影了。
不過壹大哥說服了碧絲卡姊姊跟他一起去,他也有認識不錯的鐵匠,可以教碧絲卡姊姊;莉雅姊姊想到處去冒險,所以會跟我們分開;而貝貝姊姊,私下邀請了我,說有一件事情想拜託我,壹大哥他們會暫時跟著我們。
雖然莉雅姊姊會離開我們,我有點捨不得,但是我沒想到,結束了這個旅程後,還能跟大家在一起又一段時間,我已經滿足了……真的,能出來真是太好了,我……好高興,能遇上大家……
……所以呢,多洛爾,請你繼續看著我吧,我相信總有一天,我一定能完成我們的約定的……然後啊、如果你還願意繼續把信讀下去的話,我想要對你說一件事……
……我一直以來,都在跟你說對不起;但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謝謝你,謝謝你邀請我離開那裡……要是沒有你,我根本不會遇到這些珍貴的夥伴們,更不可能會有現在的「菲西羅斯」的。
即便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危險、遭遇了好多痛苦或是難過的事情,可是每一次與夥伴們在一起的溫暖、在一起的歡笑、在一起的安心,那些比那些恐怖的事情都要來的美好太多了……
你想拉著我想去看的世界,真的好耀眼;你想拉著我去看的世界,真的有好多新奇特別的東西,我好希望你也能在這裡、不是在上面看著我,而是和我站在一起,所以啊……如果、如果……
……如果你能再次來到這個世界,多洛爾,你還願意,成為我的朋友嗎?
DND
DND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十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