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十一

  致好友多洛爾:
唉……好險給多洛爾你寫信的紙我都好好的收在了次元袋裡,要不然方才那一爆炸,我就沒有紙可以給你寫信了,這樣就太難過了,因為除了這樣給你寫信,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證明,我有再努力實現我們的約定……
我們現在正在墓穴的第五層樓,已經走了好長一段路了,連小的旋轉樓梯都到了底,不知道這裡是不是最底層了呢?這也表示,我們離阿瑟瑞克越來越近了吧?覺得自己還是相當弱小,好不安啊……
我還是先跟你講講我們打完眼魔之後的事情吧?短暫的休息以後,我們決定繼續去把四樓給探查完,貝貝姊姊興奮的說她有看到一扇有趣的門,就在遇見蜥蜴的那個惡魔雕像南邊。
話說回來貝貝姊姊將那隻會說話的蜥蜴帶上了,而且就養在自己頭上……我覺得毛茸茸的像是麻雀之類的就算了,可是蜥蜴在頭上的感覺,總覺得很不舒服……爬蟲類的話,還是嘶嘶這樣的蛇比較好。
跟著貝貝姊姊,我們來到那扇門前,門上雕著一個戴著斗篷的人,臉的位置被星型的符號給蓋住了,然後他的舉起左手、手掌向前。壹大哥讓塵哥哥到門前,指揮他做出跟門上的人一樣的動作。
大概是因為大家都習慣聽壹大哥的話了,塵哥哥雖然一臉疑惑,還是按照壹大哥一個紙另一個動作,當塵哥哥擺完動作的同時,眼前的門也同時打開了,雖然一瞬間愣住了,但想想是壹大哥,所以塵哥哥很快就回過神,帶頭走進房間了。
莉雅姊姊跟在後面,我緊跟在後,一踏進去就有四條路可以走,但想想分開有點危險,所以我們一齊往前走。大概是房間的中央,我們看見了一頂王冠,它放在一個臺座上。
這頂王冠相當的漂亮,我們在眼魔的房間裡面也有見過其他王冠,但一跟這個相比,其他王冠簡直就像個玩具、仿造品一樣。莉雅姊姊專心的檢查整個臺座時,房間的西南方我們看到了一隻六角頭的骷髏,但我們只是默默的看著它離開。
莉雅姊姊沒有在臺座上發現什麼,所以我們直接把房間檢查了一圈,西邊有扇門,打開後發現是通往那面等身鏡所在的走廊;東面的牆上,又有一個惡魔臉的浮雕。
只不過這次的浮雕比較大,別說我了,它甚至跟壹大哥他們差不多大。雕像張大的嘴看過去非常的漆黑,壹大哥手拿的提燈的光芒都照不進去,有嗡嗡嗡的轟鳴聲從裡面傳出來,感覺很奇怪。
我們回到王冠前,貝貝姊姊一個人在這邊看了這個王冠好久,之後告訴我們這個王冠,它是曾經一個相當有名的大魔法師製作的王冠,它的歷史價值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隨便賣都有五千金以上、若是找到欣賞它的收藏家,價格可以再翻個四、五倍不是問題。
雖然聽起來好像很讓人心動,可是……也不知道是在這個墳墓裡太久了,比起這種賺錢的東西,對現在的我們而言好像安全離開更重要了,總覺得一拿起這個就會有什麼敵人冒出來,所以這次我們選擇不拿。
回到了大旋轉樓梯的地方,我們往它的西邊走去,通道底是一座石門,上面雕刻著一對蝮蛇,還布滿了暗褐色的污漬,微微靠近就嗅到了鐵鏽味,感覺就是血漬。
貝貝姊姊並沒有感覺到上面有什麼魔法,所以莉雅姊姊靠過去檢查了一下,門上沒有鎖孔、沒有手把,卻有些小管道連接到了牆壁裡,似乎會有什麼液體灌進去的感覺。
壹大哥用神聖感知感覺了一下,發現門後有很多不死生物的氣息,感覺直接從大門進去有點危險。我正想提議要不要往北邊那個向下的樓梯走時,壹大哥根據墓穴的構造,提出要不要從小旋轉樓梯下來?
他似乎認為那邊應該有路可以繞到石門後面,應該可以避免直接從石門進去時,會被不死生物偷襲的危險。幾乎是百分百信任壹大哥的我們同意壹大哥所說的,繞回了樓上,從小旋轉樓梯下來。
樓梯下來後就只有一條通往西邊的小路,走到底時,那裡在我們眼中看起來就是一堵牆,不過塵哥哥直接指出那是暗門,輕輕鬆鬆就把它推開了,塵哥哥在這些地方,眼睛總是很銳利。
打開門後,牆上到處都壁畫,幾個殭屍一手提著顏料桶、一手拿著畫筆正在作畫,莉雅姊姊都踏進房間了,它們都絲毫沒有反應。如此聰慧能夠作畫的殭屍,我還是第一次見……
感覺殭屍們不會主動靠近我們的壹大哥讓流星所呆的提燈發出了光亮,塵哥哥在看到整個房間正西邊的王座後,皺了皺眉頭,告訴我們帕帕佐特大人說,那些是歐姆人民的屍骨,最上面的牛頭,是歐姆一個著名的牛頭人的頭顱,聽著塵哥哥的敘述,感覺那個堆滿骨骸的王座真讓人不舒服……
稍微觀察了一下壁畫,這上面畫的似乎是各式各樣的冒險者,他們最後的結局,而其中一隻殭屍,正在畫莉雅姊姊被莎甘比大人的陵墓中,那些陶製盔甲圍攻的畫面。
莉雅姊姊發現後顯得有些氣急敗壞,但還是忍了下來,不過嘴裡一直喃喃著它們怎麼會知道,然後頻頻瞪向塵哥哥……嗚嗯、我想塵哥哥再怎麼樣,也不會跑去跟殭屍說這些……吧?
而整個房間中央,是一個大坑,不過不會到很深,還有樓梯可以下去。房間的南北方牆邊各有三個雕像,壹大哥讓我們想想三樓水關那裡的雕像,提是後面可能會有暗門,所以塵哥哥就去找了。
隨後進來的碧絲卡姊姊看著王座的方向,凝視了好一會後,告訴我們王座那邊有個權杖,寄宿在她身上的歐伯拉卡說最好不要拿起它。說到權杖的話,應該就是謎語中的「尋鐵權杖之孿生」吧?
貝貝姊姊靠近了東面的石門,看了一下是我們先前在走廊上看到的沒錯,同時在門旁的南北方也有門。壹大哥聽到貝貝姊姊的話,讓她不要碰門,因為他感知到的不死生物可能就在裡面,貝貝姊姊聽完,默默地趕緊靠了回來。
塵哥哥也將這些木製雕像後面都探查完了,除了有殭屍擋在前面的雕像沒有仔細看,其他五個雕像,只有北邊最西的那個木雕像後面有一扇密門。趁著這個時候,碧絲卡、莉雅跟貝貝姊姊下了樓梯,從坑那邊靠近王座,想確認一下那把權杖的材質,雖然沒有魔法氣息,不過那個權杖的頭似乎是精金做的。
隨後我們一起來到塵哥哥找到的密門前,由於整個通道幾乎都被雕像擋住了,所以最後決定由莉雅姊姊進去看,因為她有黑暗視覺、身手又敏捷,遇到什麼危險也比較能躲開……
莉雅姊姊告訴我們,裡面有一個棺材,棺材上方用兩條鐵鍊,懸吊著一個金黃色的太陽徽章上大約五尺的位置。而房間的牆壁上,畫著在城市中,各種生物在這個城鎮中看起來都過得很開心,牆上的藍天與陰鬱的墓穴形成強烈的對比,畫中彷彿在描繪伊甸園一般,美好的一點都不真實。
除此之外棺材的上面還有放著一個純金的、糞金龜造型類似盒子的東西。貝貝姊姊湊到門口,用偵查魔法看了看,太陽徽章跟盒子裡都有塑能魔法的光芒;棺材裡面則有轉化系魔法的光芒。
現在很明顯的,大概只要一推開棺木,就會啟動陷阱、而陷阱大概就是那個太陽……莉雅姊姊讓我們都退到外面去,自己一個人留在裡面推開了棺材,我不敢像塵哥哥一樣直接站在門口注意裡面情況,只能站在一旁,要是莉雅姊姊發出慘叫,我就準備過去幫忙——
結果發出叫喊的是塵哥哥。
只見即使隔著雕像,還是有很多道刺眼的光照了出來,雖然塵哥哥根本沒有受傷,但還是飛快地離開了秘門前,也告誡我們外面的人千萬不要經過,要是我們,大概就會直接受傷了。
而沒幾秒鐘的時間,莉雅姊姊也出來了,感覺她整個人都暖呼呼的,不過身上並沒有傷。莉亞姊姊告訴我們,棺材裡面有一個看起來像是睡著的女性,她的手中握著一把金色的權杖,但莉雅姊姊不敢直接拿出來,出來問問我們的想法。
壹大哥贊同了莉雅姊姊的決策,看向了王座的方向,表示應該是要拿那個權杖去跟另一個換,不過那個拿起來應該也會有什麼陷阱觸發。不論哪一個,只要碰觸權杖都應該會出事.經過考慮後,我們決定由壹大哥和碧絲卡姊姊使用法師之手,拿取那個鐵權杖,讓莉雅姊姊拿去與棺木中的金權杖交換。
雖然兩邊都會出事,但在莉雅姊姊關上了棺材後,裡面的陷阱還是沒有要停下的跡象,所以我們不可能每個人都進去,因此我們不打算讓莉雅姊姊一個人面對拿取裡面那個金權杖的危險。
大家選好了各自的位置,準備好面對拿起鐵權杖時可能會遇到的各種危險,確認大家都準備好後,壹大哥和碧絲卡姊姊使用了法師之手將鐵權杖拿起,在鐵權杖被拔起後,整個空間突然天搖地動起來。
從十尺深的大坑中間,一個巨大的殭屍龍鑽了出來,導致底下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在下方預備的莉雅姊姊險些掉進更深的坑裡、而碧絲卡姊姊直接落入一旁裂開的縫隙中。
它看起來就跟我們對戰過的羽之王一樣強大……不過多洛爾,我這次並不害怕,因為我們也成長了許多了!再加上,或許是因為已經成為了不死生物,它雖然給人的魄力有如羽之王,但卻完全比不上牠。
一樣是在短短十幾秒鐘結束的戰鬥,但這次很明顯,我們比在對付羽之王時更加顯得游刃有餘!就算這隻殭屍龍吐出了兩隻殭屍來幫忙,也完全無用武之地。就是一旁畫畫們的殭屍意外的也沒有加入戰鬥,只是專注的在畫著它們的壁畫,讓我們都不好意思去打擾了呢……
重新用法師之手將鐵權杖拿來,壹大哥對莉雅姊姊說了聲麻煩了之後,把鐵權杖交給了莉雅姊姊。本來還在應答壹大哥的莉雅姊姊卻突然安靜下來,下一刻她突然又拔出了腰間的武器,作勢要攻擊我們……!  
莉雅姊姊彷彿聽不見我們的聲音,壹大哥立刻就判斷她大概是陷入了狂暴,所以會無差別攻擊我們所有人,得趕快將莉雅姊姊給制住才行。聽到這話,原本在一旁跟貝貝姊姊一起看壁畫的塵哥哥跳下坑,往莉雅姊姊身邊跑過去,同時嘴裡喊道。
「欸?我等很久了!來!妳終於瘋了嗎?」
……不,多洛爾,我真的不知道塵哥哥等什麼等很久了。總之塵哥哥直接衝過去,一拳將莉雅姊姊震懾住,也算是把莉雅姊姊給制服住了。壹大哥讓我去給莉雅姊姊施一個移除詛咒,但由於我在上面拍不到下方坑裡的莉雅姊姊,所以本來打算跑樓梯下去的……
不過塵哥哥讓我直接跳下去,他會接住我,所以我就直接跳到塵哥哥身上,幫莉雅姊姊移除了詛咒。魔法施放下去,莉雅姊姊的眼神立刻恢復了清明,放下了武器……隨後瞪了塵哥哥一眼。
「咳咳,至少證明情況危急時,我們不會自相殘殺呢。」
「壹先生你確定嗎?我剛剛好像聽到塵他說『我等很久了』耶?」
「不,莉雅妳要往好處想想,他說等很久,可能是指終於有可以解救妳的機會了……」
塵哥哥全程扭頭不做任何的解釋。雖然、雖然塵哥哥方才看起來超級躍躍欲試的,但我相信他真的是期待救莉雅姊姊很久了,因為、因為他還特地接住我,讓我幫莉雅姊姊移除詛咒嘛!
……大概吧,這兩個人總是鬥嘴,我有點分不清楚。總之莉雅姊姊拿起鐵權杖,再次進入密室裡面,數十秒鐘後,她變拿著一柄金權杖跟盒子出來了。打開了盒子,裡面放滿了珠寶,還有一條上面鑲滿紅寶石的項鍊,碧絲卡姊姊覺得上面有魔法,貝貝姊姊感覺到的塑能魔法大概就是從上面散發的,還有一炳鱷魚形狀的鑰匙。
之後我們繞了點路,回到了石門前,準備去探探那個下樓的樓梯。由於貝貝姊姊沒有感覺到魔法的氣息,所以由負責陷阱的莉雅姊姊上前去探查、並且解除陷阱。
只不過莉雅姊姊才剛走入通道,一顆大石就砸了下來,一路向前,轟隆一聲,大石連同莉雅姊姊都消失在通道中……壹大哥趕緊上前去,在底端有個十尺深的坑道,把莉雅姊姊拉了上來。
遠遠看去莉雅姊姊微微冒著煙,似乎是掉入了什麼有腐蝕性的液體之中,看起來相當狼狽,也渾身都是傷……但是我所剩的環位不多,現在沒辦法好好幫莉雅姊姊治療……
最後是貝貝姊姊跟壹大哥一起將莉雅姊姊治療的差不多的,我只能在一旁看著,如果我沒有做惡夢就好了,這樣就能幫忙莉雅姊姊治療了……不過莉雅姊姊還是盡職的又走回了第一位,這一次壹大哥跟了上去。
莉雅姊姊在被大石頭帶著跑的時候,好像發現那邊有寶箱,不過已經被大石頭給輾碎了,莉雅姊姊在殘骸中摸出了一個透明的東西,感覺這個形狀應該是一個鑰匙。
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其他陷阱的莉雅姊姊跟我們說可以跟上了。壹大哥點亮了流星的提燈,照進房間,房間裡有一個棺木,不停地變換著顏色,大家都跳過了那個深坑,進到了裡面。
我看著深坑裡面,害莉雅姊姊受了這麼重的傷的原因是因為不深的坑裡面,有滿滿一池的硫酸。這個硫酸池對大家來說不算大,練貝貝姊姊都能輕鬆跳過,可是這個寬度我有點……
在裡頭的塵哥哥看我在外面猶豫不決,跳出來把我抱著跳過去,塵哥哥把我放下來的同時,我聽到了艾珍大人的聲音。艾珍大人跟我說「等棺材變成金色時,嘗試把它打開,那是我最喜歡的顏色!」
我當即就跟大家說,然後大家聽完後,一齊說了:「了解了,金色時不要開。」如果現在摀上耳朵,艾珍大人應該聽不到吧……?不過仔細看一下棺材,它的確一直以藍、金、紫、綠、紅、黑這六種不同的顏色再變換著;另外,這次棺材上面畫的是鏈枷蝸牛的圖案,是最後一位神,恩赫大人呢。
莉雅姊姊聽完我說了艾珍大人的話,也告訴我們庫巴贊大人讓她嘗試去觸碰牆上的迷宮。這個房間整面牆都是迷宮的浮雕,循著路走上樓梯,上面那個平臺的空間的牆上也都是迷宮。
我認真地看了一下,但是連起點都找不到,根本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塵哥哥繞了一圈,覺得下面那整面有迷宮的牆都很怪,說著就摸上了一面牆,下一秒歷史又再次重演,塵哥哥又又又又又不見了……!
擔心塵哥哥的我首先也摸了一下塵哥哥消失前摸的牆,在眼前的景色變換前,我看到大家似乎也準備一起來,而且我以為進去後應該就能看到塵哥哥,所以本來並沒有害怕……
當眼前的景色轉換完畢,我的眼前是一條路,兩邊的牆上都有火把,所以我看的到路。雖然所處的空間不是一片漆黑,但是、但是……我的夥伴們全部都不在我身邊!
不知道前方會出現什麼,我有些害怕的顫抖起來,怯步的往前走,我大概知道了,這是一個迷宮,大家應該也是在迷宮裡。我走了好久好久,兩旁高聳的牆,讓我根本分不清自己在哪,其他的我不確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我一定是迷路了……
在迷宮裡迷路或許很正常吧,而且或許是我因為緊張,所以體感上時間很久,但我真的覺得自己在迷宮裡困了好久……多洛爾,我真的好討厭自己一個人,在迷宮裡時我真的好怕……
不知道前方的轉角會出現什麼、不知道出口在哪、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出去……塵哥哥曾跟我說過,迷路時不要亂走,我是不是當初應該站在原地不要亂走的?
直到腳邊踢到一個骷髏,我才停下腳步,那是一個小孩子的屍骨,身材大小跟我差不多……我不知道祂為什麼會死在這裡,可這彷彿是在暗示我的結局似的,我害怕之餘,也不忍祂一個人就這樣在這裡,把祂被我踢亂的屍骸給整理好後,我坐在這裡,希望有人可以找到我……
但等了一會,都沒有人。
不行、不能老是依靠大家……!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要求自己振作起來,我很害怕、可是或許大家也因為迷路在害怕啊!我跟多洛爾約好了,要做個普通的半身人,所以我得勇敢起來……!
不過就是個迷宮,我根本不用怕!如果多洛爾你在的話,你肯定還會覺得迷宮很好玩的!努力給自己加油打氣,我再次踏上了路途。而半身人的幸運終於來到,在一個轉角後,我眼前出現了人——是莉雅姊姊!
        ……說來慚愧,我才跟多洛爾說我要勇敢沒多久,但此刻見到莉雅姊姊,等我注意到,我已經緊緊抓著莉雅姊姊的手,就怕眨個眼莉雅姊姊會消失在我眼前,可是只靠我一個人根本走不出迷宮啊……!
而確實,與莉雅姊姊走了沒多久,莉雅姊姊就找到了一把紫色的鑰匙,同時我們兩個人被傳了出去,回到了恩赫大人的棺木前。這時候外邊只有貝貝姊姊一個人坐在棺木前,還有壹大哥站在牆壁前,看到我跟莉雅姊姊出現,朝我們揮了揮手,就又觸碰牆壁進去了,我好像還聽到他說:
「再進去玩一下好了。」
我訝異地看著壹大哥消失的位置,一邊走向貝貝姊姊,靠近後,發現在她的面前,放了紅、藍、綠、金四種顏色的鑰匙,再加上方才莉雅姊姊找到的紫色鑰匙,這裡就有五把了。莉雅姊姊也靠過來放好鑰匙,轉身就又要去碰牆壁,在碰牆前停下腳步,回頭問我:
「菲西,你不再進去嗎?」
「我可以……不要進去了嗎……?」
「呃,可以啊,沒有強迫你的意思……」
然後就立刻碰觸牆壁又消失了。莉雅姊姊疑惑我不進去、我還疑惑為什麼她和壹大哥還要再進去呢……?好不容易才走出來的……彷彿是感覺到我的疑惑,貝貝姊姊往我的方向挪了挪,靠在我耳邊說:
「他們很怪是吧?」
和貝貝姊姊交流了一下,大概得到了以下資訊。貝貝姊姊與我一樣,在迷宮裡面都很慘、應該說貝貝姊姊比我更慘……她遇到了牛頭人,而且還是兩隻,貝貝姊姊本來就體弱,遇到兩隻牛頭人實在是很危險,看她身上的傷,我就能感覺到當時在迷宮裡,貝貝姊姊肯定逃的很辛苦……
至於其他人……眼前這些鑰匙是大家放在這的,其中有兩把是壹大哥找到的、另外兩把是塵哥哥,兩人還在裡面繼續尋找鑰匙中。碧絲卡姊姊中途有出來過一次,但沒有拿到鑰匙,所以又進去繼續努力了。
連莉雅姊姊,方才那也是第二次回來了……貝貝姊姊說她覺得迷宮裡超危險而且恐怖的,看他們還想進去本來想拉住他們,結果發現他們臉上都帶著笑容,看起來躍躍欲試的,所以她就不管他們了。
而事實證明,好像真的除了我跟貝貝姊姊,大家都覺得這個迷宮非常的好玩,塵哥哥先一步比壹大哥找到黑色的鑰匙時,壹大哥還有些不甘心自己慢了塵哥哥一步……
……多洛爾,我們進的迷宮是不是不一樣……?
總之壹大哥猜測,應該是要用相對應顏色的鑰匙,開啟同顏色狀況下的棺材,壹大哥拿著塵哥哥找到的黑色鑰匙,打算開啟黑色時候的棺材,為了避免危險,讓我們都退開一點,所以我跟貝貝姊姊一起到了高處的平臺看著。
等了一會,棺材終於變成了黑色,壹大哥用黑色的鑰匙靠近,感覺到棺木打開的同時,壹大哥皺著眉看著自己的手,上面被刻上了惡魔的烙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影響……
壹大哥退到一旁檢查自己身體上有沒有什麼異狀,所以檢查棺材裡面的工作就交給了塵哥哥。一推開最顯目的就是我們曾賣過的鏈枷蝸牛的殼,感覺貝貝姊姊一瞬間眼睛都放光了,所以我喃喃唸了「那是恩赫大人的屍體唷」、「那個很大喔」、「那個相當重呢」……之類的話,不過貝貝姊姊現在也不會想要帶出去賣吧?
裡面除了蝸牛殼,還有一件一直在變換著顏色的法袍,另外塵哥哥還拿出了十條用蝸牛殼做成的手環。塵哥哥先將手環收了起來,隨後觸碰了法袍,果不其然那是恩赫大人所寄宿的道具。
只不過塵哥哥居然打算讓恩赫大人進入自己的身體!可是由於他的體內已經有帕帕佐特大人了,所以並沒有成功。只見恩赫大人的靈魂懨懨的鑽回了法袍哩,隨後塵哥哥捂著頭,氣急敗壞的喊著:
「為什麼你這隻傻鳥不出來!」
看來他跟帕帕佐特大人真的相處的很糟糕啊……突然之間,本來還算安靜的墓穴,傳來了許多的吼叫聲,感覺貝貝姊姊聽見這聲音都僵住了,然後從下面的迷宮牆裡,好幾隻骷髏牛頭人跑了出來!
大家立刻架好了武器,不過這些骷髏……我思考了一下,對大家說我搞不好能一次解決,可是需要到壹大哥的位置去。塵哥哥聽完,二話不說就跑到我所處的平臺下方,讓我跳下去,接住我後帶我來到壹大哥身邊。
接著我向尤拉格蘭大人祈求了摧毀不死的力量,而且成功地讓周圍的骷髏都粉碎了,這一瞬間我真的鬆了一口氣呢,我本來還擔心要是祈禱沒有成功怎麼辦,但我成功了,難得的幫上忙了,多洛爾!
打敗了骷髏牛頭人們後,大家聚在了一起,討論了一下,四樓也走得差不多了,是時候該到下一層樓去了。雖然大旋轉樓梯那裡已經沒有樓梯可以下去,但從四個石像鬼中間的大坑可以判定,下面是還有一層的。
而先前繞到小旋轉樓梯那裡時,小旋轉樓梯是還有繼續通下去的。從大旋轉樓梯那邊的坑洞跳下去,除了塵哥哥以外我們大概都會受傷,因為高度比我們所帶的麻繩都還要高。
所以大家又爬回了三樓,再從小旋轉樓梯一路下到五樓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越來越下層,總覺得空氣越來越悶,壓迫著心臟,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一下樓梯,東面有一扇門、南面有一個通到。
塵哥哥先往南面走了一下,在腳踩上一個軟軟有如爛泥的東西時,瞬間感覺到燒灼感,塵哥哥趕緊跳開,警告我們那團爛泥不要踩。我湊過去看了一下,這似乎是史萊姆的一種,只不過它沒有意識。
因為印象中大部分的史萊姆都怕火,所以我請碧絲卡姊姊把它燒掉,但意外的這種史萊姆似乎不怕火,火焰箭沒有起到任何效用。碧絲卡姊姊換成了凍寒之觸,這次倒是成功讓史萊姆消失了。
在我們處理史萊姆的同時,莉雅姊姊去看了一下東面的門,打開以後,門後是一個用木頭搭起的簡易小馬頭,馬頭還停靠著兩艘木船,不過通常遇到水,我們都是使用水上行走,所以船也不是很必要……
然後放眼望去,這裡似乎是一片類似地下湖的地方。湖的水相當的濁,看不清楚底下有什麼東西,但是依照大家身為冒險者的經驗,這樣的湖水裡實在很難不藏著奇怪的生物,例如庫巴贊的神殿前那片混濁的池水,不就藏了一隻蛙哈姆特嗎?
所以考慮片刻,我們還是暫且放棄了水路,繼續往南邊的通道走。南邊的一本道一直到轉過了一個彎,才遇見了分往南北的岔路。北邊的路又有史萊姆阻擋,所以碧絲卡姊姊又去那邊處理了,而不遠處有一隻七角形頭顱的骷髏,但我們沒有想理它的意思,轉眼間它就不見了。
趁這個時間,莉雅姊姊往南邊的通道去探查了一下。在南邊的路口,旁邊的牆壁上似乎是用血,寫了一句「尼帕卡醒來了」,出現了一個我們沒聽過的人名,所以我向艾珍大人詢問尼帕卡是誰?艾珍大人告訴我,那是歐姆的女王。
得知了這件事的我們不由得想起了上一層樓,莉雅姊姊提過的那位看起來像是睡著了的女性,難道指的是她嗎……?同時我們又看向塵哥哥,因為要是歐姆女王真的醒來的話,打死她女兒的塵哥哥一定會被找上吧?
不過這都只是猜測而已。走過那段文字後,路分往東西兩邊,整條走廊因為有火光,所以相當明亮。東邊的走廊底有一隻有些破損、四隻手臂的石像鬼,塵哥哥過去看了一下,石像鬼的臺座上面寫著。
我需要三個,
然後再三個,
最後要三個,
而後門開啟。
而石像鬼的四隻手,有一隻手已經握緊了,只不過我們還是不太懂它的意思。西邊的走廊底,塵哥哥走過去後,馬上就找到了隱藏在那邊的暗門。看了一下南面的牆壁,那邊雕著許多浮雕。
其中有一個浮雕很特別,一個鱷魚模樣的類人生物,手中拿著一個箱子,中間有一個鑰匙孔,壹大哥拿出了鱷魚樣子的鑰匙把它插進去,隨後那面牆出現了一條只有我能自如在裡面行走的窄道。
這種窄道我已經爬了好幾次了,不過因為只有我進去,所以大家還是叮嚀了我幾句遇到危險就趕快出來,我才自己進去。按照這個窄道的方向,感覺它應該通到的是暗門的後面,我小心翼翼的前進,直到眼前再次出現火光。
通道底是一個房間,裡面又有點著蠟燭,然後有一個巨大的、山豬的雕像,在雕像的前方,有一個拳頭這麼大的紅寶石,就連我這種對錢財沒什麼興趣的人,都能一眼認出來這個紅寶石很有價值。
但是我不敢隨便亂碰,所以就先退了出去,跟大家說明了裡面的情況。但應該是因為大家知道我對錢財沒什麼興趣,所以聽完後覺得我直接出來應該是不想拿,所以我們就慢慢的退出了走廊……
藉著這個機會,大家突然討論起了我們究竟喜不喜歡錢財,我才發現,原來……大家是想要紅寶石的呀?所以我停下腳步,跟大家說我可以回去拿,讓大家在走廊外等我就跑回去了。
……多洛爾,其實我知道的喔,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以至於我在去碰紅寶石前,還害怕得對自己釋放了一個防死護咒。但是呢,如果拿到了這個紅寶石,大家會高興,那我願意去冒險。
我真的……很喜歡大家,所以也想為大家做點什麼。
方才沒有進房間,所以覺得還好;真的靠近這個巨大的山豬雕像後,它的龐大壓迫得讓人都快喘不過氣了……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顆紅寶石,將它拿起的時候,眼前的密門打開了。
同時,整個走廊都彌漫了一股氣體,我抱緊了手中的紅寶石,然而意識卻因為吸入氣體而逐漸模糊。本能在叫囂著不妙,我感覺身後的東西,在我倒下之後絕對會將我壓扁的,但是我無法抵抗睡意……
……
再次醒來時,大家都圍著我,我嚇了一跳,趕緊確認紅寶石還在不在,好險我雖然失去了意識,但是寶石我緊緊握住了,我趕緊拿出來給大家;同時我注意到,塵哥哥好像受傷了……
在我昏倒後,我身後的那個石像變成了一個類似壓路機的車具,如果讓它直接壓到我,我可能就不會在這裡了……但是我身上並沒有傷,是塵哥哥趕緊衝進來把我救走的。
明明是想給大家幫忙的,結果卻又麻煩別人了……但我很高興,明明這麼危險,大家還是來救我了,有機會我一定會加倍返還的,我一定會再更努力,直到再也不會給大家添麻煩……
只不過南邊的走廊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反正我們應該不會再過去了,所以我們一齊往北邊的路走去。前方的空間突然變得遼闊,地上是一片的草地,抬頭望去,上面有個空洞,如果從四樓直接往下跳,應該就會落在這裡。
塵哥哥蠻關心?貝貝姊姊撿到的那隻蜥蜴的,所以問牠要住在這裡嗎?結果被態度不好的蜥蜴回說這裡又沒有食物,大概是因為被頂撞,塵哥哥不太高興地回牠可以吃草,結果塵哥哥反被蜥蜴回說可以吃土……
雖然塵哥哥還喃喃念著「沒、沒錢時就會吃了,不用擔心」什麼的,彷彿是不在意蜥蜴的回嗆,但總覺得……這一回合,是蜥蜴的勝利呢。這個房間的西北邊還有路,我們小心地跨過通路上的裂縫走進去。
那邊是跟種滿草的房間一樣的五角形房間,在五邊的牆壁上,有著一模一樣的龍的壁畫。只不過不管是擅長尋找暗門的塵哥哥、或是找陷阱的好手莉雅姊姊,甚至是放了偵查魔法的貝貝姊姊去看了一圈,都沒有感覺到這些壁畫有什麼古怪的。
於是我們只能繼續往西北邊走去,那裡是一個小房間,裡面有一個很奇怪的金屬桌面,上面有紅藍色的轉扭,上面有紅藍色的按鈕,旁邊還有一個頭是星星樣子的把手。
牆面上還有些圖案,三個五邊型相連在一起,總共有五組,差別只在於三個五邊型有通道的地方不太一樣,同時第三組五邊型下方亮了起來。大家研究了一下,這個房間應該是齒輪,按照上面的類型,應該可以讓房間通道那個我們沒看到的第三個房間。
同時塵哥哥有點不高興的說,帕帕佐特大人說紅色的按鈕最好不要按,所以我們應該碰藍色的轉扭跟按鈕就好。不過這樣看完,只有第一組有可能跟第三個、最東方的房間連接。
但是那個情況下,最西方與這個控制臺的房間都會斷了連結,變成一間密室,這表示一定得有人留在這裡操控。這樣聽完,貝貝姊姊說著自願到最中間充滿植物的房間等待,就自己跑過去了。
其實我覺得她留在這裡最安全的,但是又不好意思阻止貝貝姊姊,只好請團隊中最強的壹大哥也跟貝貝姊姊去,而一直唸唸叨叨在講解這個機關的塵哥哥,感覺就是想操控這個控制臺。
我擔心塵哥哥一個人留在這裡會出事,所以提出我跟塵哥哥一組在這裡,其他人則去中間的房間等待。可是分好了組以後,還有個問題時,我們該怎麼知道大家要回來了,然後把房間轉回來呢?
我的鬼靈言語沒辦法通訊這麼遠,通訊術又不能隔著牆,最後莉雅姊姊提出,每十分鐘換一次。這麼分完以後,我站在控制室的出口前,目送大家遠去,總覺得有些不安。
控制臺的塵哥哥轉動了藍色的轉扭,直到牆面上的燈在一的位置亮起,然後塵哥哥按下了藍色的按鈕。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出口的位置被一堵牆給擋住了,我也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我回到控制臺旁,與塵哥哥隨便聊聊,等待著這十分鐘過去,這期間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為什麼我有很不好的預感,所以一直在數著時間的經過,究竟跟塵哥哥說了什麼、還是一直安靜地度過這段時間,我也記不得了……
終於等到了轉回來的時間,我又跑到通道去,準備迎接大家回來,只不過在我眼前出現的他們,渾身都是傷……貝貝姊姊和碧絲卡姊姊明顯是被壹大哥簡單治療過,才勉強保持清醒的、而莉雅姊姊也的狀況也沒多好,可以說是重傷,我嚇得趕緊喊上塵哥哥去把他們都帶回控制室……
照這個樣子,今天也不能再繼續前進了,我們把房間的樣式轉成一,讓控制室變成獨立的小房間,這樣外面那些人應該就進不來了。讓坐騎待在進來房間前的通道,我們在房間打開了小屋。
壹大哥跟我們說,在房間轉動後,中間的房間上方連上了一個毒氣室,在毒氣漫進房間以後,從草地上爬出了敵人,那敵人並沒有到很弱,而且幾乎是直接出現在兩位後排身邊,所以貝貝姊姊跟碧絲卡姊姊才傷得這麼重。
……多洛爾,我有點後悔如果當時我也有跟著過去,情況會不會比較好呢?可是、可是……永遠沒有如果,對嗎?這種情況下也只能讓大家好好休息,所以大家各自又整理起魔法物品。
然後,就發生了壹大哥差點要把塵哥哥踢出小屋,去跟坐騎們一起休息的事了……塵哥哥那時候確認完了恩赫大人所寄宿的法袍是什麼以後,想起了糞金龜寶盒裡的那條也有魔法氣息的項鍊,所以想要同調一下。
結果他戴上去的瞬間,整個房間都發生了大爆炸,根本還沒得到好好治癒跟休息的碧絲卡姊姊跟貝貝姊姊就直接又被炸昏過去了,做為爆炸中心的塵哥哥當然也逃不過重傷,整個小屋裡的大家看起來都十分的狼狽……
那個項鍊似乎是火球項鍊,只不過因為它受了詛咒,所以塵哥哥戴上以後,詛咒發動,項鍊上的寶珠一次炸開,所以才有這麼大的爆炸發生。趕緊大致治療大家,然後讓壹大哥不要拿斬馬刀一副要砍了塵哥哥的樣子,我們總算是能好好長休了……
唉……多洛爾,雖然我們老是跟死亡擦肩而過,可是我們一定能出去的,對嗎?大家……一定會出去的對嗎?願尤拉格蘭大人保佑我們,並向尤拉格蘭大人祈求,你靈魂的安息,晚安。
DND
DND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十二
  • 下一篇
  •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