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二十五

  兩人如臨大敵,韓嘉瑕在友方時令人安心,可是一旦失了心神,就會變成比影人還要危險的存在。才分開一下的時間,那個聲音就成功洗腦了韓嘉瑕嗎?雖然知道他聽到了聲音,可是沒想到這麼快……
  該怎麼做才能讓韓嘉瑕恢復正常呢?記憶中完全沒有解答,因為他們從未把這樣的韓嘉瑕重新喚醒過。而韓嘉瑕也不會等他們想好解決辦法才行動的,對付兩個小弱雞連戰術都不需要,直接打就是了。
  閃過直打下來的鐵管,它又馬上橫著追了過來,堪堪閃過了武器,沒想到韓嘉瑕又抬腳踢了過來。匡信嘉被踢翻在地,滾到了一邊,還來不及疼的乾咳,就被自己在偏一點就要掉下去的位置嚇得趕緊往內靠一些。
  韓嘉瑕沒有急著繼續對付匡信嘉,轉頭盯向了林祐,林祐不敢發聲,小心翼翼的往平臺內部靠近,被韓嘉瑕注目著的感覺,就像是被狩獵者盯著似的,讓人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韓嘉瑕,帶韓琪密來這裡的是我,你要,就針對我好了!」
  匡信嘉在韓嘉瑕對林祐動手前,先行捂著還在發疼的地方站起,開口吸引了韓嘉瑕的注意。顯然比起默不作聲的獵物,還敢挑釁的獵物更得獵手的注意,韓嘉瑕轉頭注目回匡信嘉身上,喃喃自語似的開口。
  「你們最後都要去陪琪密的,但你既然這麼迫不及待,我就先送你去。」
  說著,韓嘉瑕就又往匡信嘉攻了過去,雖然打不贏,但逃還是勉強可以的,林祐著急的看著兩人,得想點辦法才行,不然匡信嘉會被韓嘉瑕給打死的!眼角忽然瞄到祭壇的大門,林祐靈光一現,跑去推開大門,進入了祭壇內。
  匡信嘉知道林祐肯定是想到辦法了,所以才跑進祭壇內的,而那可能也是他們現在唯一可以讓韓嘉瑕恢復神智的方法,不過眼前這個狀態的韓嘉瑕真的相當棘手,匡信嘉有些懷疑自己能不能撐到林祐救援。
  遲遲打不中人,似乎也讓韓嘉瑕頗為惱火,他開始試著從一些奇怪刁鑽的角度進攻,匡信嘉只得用書包抵擋,從手收到的衝力來看,匡信嘉很確定自己只要挨到一招,肯定就爬不起來,只能任人宰割了。
  但韓嘉瑕像是忽然開竅似的,突然用手中的武器做了個假攻擊,聲東擊西的騙走了匡信嘉的注意力,但匡信嘉發現時,韓嘉瑕的腳又猛地踢在他身上了。
又一次被踢翻在地,好險這次是向內滾,痛的齜牙咧嘴的匡信嘉只得想點這種事,轉移身上的疼痛,韓嘉瑕走了過來,一腳踩在匡信嘉身上,匡信嘉沒忍住,痛呼了一聲。
  「抓到了。」
  韓嘉瑕冰冷的居高臨下看著匡信嘉,高舉手中的鐵管宣告狩獵結束,匡信嘉沒有掙扎也沒有絕望的閉上眼,他看著即將往自己的頭落下的鐵管,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他在笑什麼?
  「——哥哥!你在做什麼!」
  鐵管停在了匡信嘉臉前幾公分而已,從感覺到的風壓來判斷,自己的頭不被打爆也難逃頭破血流,不過匡信嘉還是很得意的,看著韓嘉瑕已經轉移了目光、夾雜著疑惑與驚喜的表情,他就知道林祐一定來得及。
  在祭壇的大門口處,約七、八歲的女孩兒站在那,雙手插著腰,嘟起嘴一臉不高興的表情,林祐站在她身邊,很明顯是他把女孩帶出來的,而這個氣呼呼的小女孩,可不就是韓嘉瑕一直牽掛的妹妹嗎?
  「琪密……!」
  鏘!韓嘉瑕扔下了鐵管,也不想理會抓到的獵物了,這瞬間,他自己也沒注意到,褲子口袋的地方,有光芒透過了布料,而韓嘉瑕腦海中也突然竄出了許多畫面。
  自己早就與林祐以及匡信嘉來過這裡好幾次了,而他也不是第一次找到琪密了,但是從未有一次是像這樣找到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有好幾次自己都被韓琪密給殺掉了,可是……
  韓嘉瑕猶豫的放慢了腳步,但隨後又害怕眼前的妹妹再次消失不見,還是上前緊緊的把韓琪密抱進了懷裡。即便又一次被韓琪密殺掉也罷,他終於再次找回了他的寶物,韓嘉瑕只想確認她不會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
  一被旁邊這位哥哥帶出來,就看到自己哥哥在欺負別人,那個別人還是帶自己來找神的K大。韓琪密以為韓嘉瑕是因為K大帶自己來這裡要揍人,而要罵哥哥濫用暴力時,韓嘉瑕卻突然跑來抱住自己,力道之大,她甚至感覺到哥哥在顫抖,一瞬間都糊塗了。
  韓嘉瑕的反應簡直就像是自己消失又回來了一樣,好像很害怕自己會再次不見。韓嘉瑕微微推開韓琪密,一雙大手在韓琪密傻住的臉上摸來摸去,好像在確認韓琪密的真實性。
  「真的是琪密嗎?妳沒事嗎?」
  「我、我我我——我該怎樣嗎?」
  聽著韓嘉瑕的詢問,韓琪密一臉莫名其妙,但是韓嘉瑕沒有打算跟她解釋什麼,搖了搖頭,只是在她耳邊唸著沒事就好。韓琪密眨了眨眼,總覺得不能在跟著哥哥的步調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揪起了韓嘉瑕的頭髮。
  「那就先不管那個。說!你剛剛拿著鐵管要對人家做什麼!不是說好不打架了嗎!」
  縱使打架所受到的傷可比這小朋友的拉頭髮疼的不知多幾倍去,但韓嘉瑕還真的被韓琪密的舉動給弄到頭皮疼,吸了口涼氣,想著要怎麼糊弄韓琪密時,忽然想通一件事,反而扳起臉孔戳了戳韓琪密的額頭。
  「妳還敢說我?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不准跟網友單獨見面,妳不但見了,還跟人家跑到這種偏僻地點,也不跟我報備一聲!妳知道我在妳不見時有多緊張嗎?啊?」
  韓琪密自知理虧,臉馬上就漲紅起來,支支吾吾的,抓著韓嘉瑕頭髮的力度也小了點。那邊韓嘉瑕在對韓琪密算帳,林祐在看到他恢復正常後,立刻就跑到了匡信嘉身邊。
  匡信嘉坐起身卻沒有站起來,因為被踢的地方真的很痛,然而看到在自己面前蹲下的林祐一臉擔心時,匡信嘉還是既逞強又耍帥似的,給了林祐一個要他放心的微笑。
  「……不要再自己冒險了。」
  然林祐看到這個笑容,卻沒有如匡信嘉所預想的安心下來,而是低下了頭,一瞬間,似乎看到了那寫滿擔憂的雙瞳泛著一絲光,可林祐不讓他看自己的表情,所以匡信嘉也無法確定,只能收起笑容,摸摸林祐的頭。
  「好,我不會再這樣了。」
  比起對不起,林祐更想聽的肯定是自己不會再犯的承諾。另一邊兩兄妹總算把帳算得差不多,雖然韓琪密前面毫不還嘴的任韓嘉瑕唸了一通,但當韓嘉瑕唸完後,自己也反過來被韓琪密唸了一通。
  兩人在理虧時都會默不作聲,只是漲紅著臉聽對方說教的模樣如出一轍,看得一旁的人自然的就不禁不再懷疑,平常陰沉的韓嘉瑕和活潑的韓琪密居然是親兄妹這件事了。
  韓琪密先對自己擅自跟網友跑出來,害哥哥擔心的事情道了歉,隨後就把韓嘉瑕給半拖半拉的給帶到了林祐和匡信嘉面前,現在該換韓嘉瑕道歉了。被韓琪密唸就算了,但遇到真的受害者,韓嘉瑕反而羞愧的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說到底都怪他意志不堅定,被那奇怪的聲音、還有那個怪異的韓琪密給影響,居然打算殺了這兩個人。韓嘉瑕咬咬脣,在匡信嘉看好戲的眼神下遲遲不開口,直到韓琪密不耐煩的在他手背上擰了一把。
  「嘶——!那、那啥……對不起……」
  韓嘉瑕逃避不了,眼一閉對兩人鞠躬道歉,林祐淡淡的無事還沒什麼,匡信嘉參雜著笑意的沒關係,可倒是讓韓嘉瑕的雙耳都整個紅了,畢竟匡信嘉可是真的差點就被自己殺掉,也不知道他是抱著什麼心情笑著說沒關係。
  總感覺嘲笑佔了大多數。
  「話說哥哥原來跟K大認識!太好了,我還以為哥哥在學校也都獨來獨往的呢!」
  「算、算是吧。」
  韓嘉瑕尷尬的握緊了韓琪密的手,一方面是因為她說的不算事實,另一方面,是擔心韓琪密會聽見那個奇怪的聲音。可這麼說起來,從他想起了記憶的那一刻起,一直在腦中的低語就消失了。
  「你……想起來了?」
  林祐有注意到韓嘉瑕口袋的光芒,看著它暗下去後,突然問了一句。韓嘉瑕有點嚇到,自己應該沒表現出想起來的樣子吧?但他還是對林祐點了點頭,林祐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竟不自覺的勾起了微笑,說了一句太好了。
  韓嘉瑕還是第一次看到林祐笑,衝擊還是挺大的,而且與記憶中的林祐相比,他真的一次比一次都還要有人性。要說在這不斷重複的過程中變化最多的,肯定就是林祐了吧?
  「……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我想並不是直接離開吧?」
  就算離開了,他們也可能再次輪迴,這樣一切就又會重來。韓琪密一頭霧水的拉拉韓嘉瑕的手,想要哥哥解釋一下,但是韓嘉瑕只是專注的看著林祐,等待他回答自己的問題。
  「你們,想起來了。接下來……該輪到我了。」
  雖然林祐從一開始就想起了所有的記憶,然而只有他目前還沒有被聲音找上,如果說聲音就是那所謂的神明的話,那麼……這只是林祐的猜想,可是他覺得不會有錯的。
  「祭壇下面的房間,還有機關。」
  林祐說完,兩人都心領神會了,看了他們最後的目的,就是那個連記憶中都沒有的機關了。可是如果只是這樣,林祐明明就沒有一定需要兩人的理由啊?
  「你們是……不可或缺的。」
  林祐帶頭走向了大門,又強調了一次兩人是不可或缺的,在兩人所沒有的記憶中,他早已嘗試過解開那裡的機關了,而巧的是自己身上居然也有鑰匙,只不過並不完整。
  顯然林祐又沒有要解釋的打算了,只得趕緊跟上林祐,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韓琪密被韓嘉瑕牽著,看著那位把自己帶出來的哥哥又走回了自己醒來的房間,忍不住又問了次。
  「哥哥,我們要做什麼?要去找神嗎?」
  「不,這裡……」
  「這裡沒有神。對不起啊,Kimi,是我搞錯了,這裡才沒有神。」
  沒想到匡信嘉搶了話,還否認了自己一直相信的存在,相較於還能與匡信嘉談笑說K大也會情報錯誤的琪密,就連在前頭的林祐都難免心裡的震驚,但是匡信嘉說的沒錯……那不是神,至少他們不承認,一直將他們當成笑話的那個存在是神。
  他們到了隱藏在地下的祭品間,與上面供奉人偶的祭祀間不同,這裡是專門放置祭品用的,所以當初匡信嘉才把韓琪密留在這裡。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韓琪密居然睡了三天之久,目前看起來,身體似乎也沒任何的不適。
  方才情況緊急,林祐在呼喚醒韓琪密後,只說了句幫幫韓嘉瑕,就把她拉去外面了。韓琪密撿起了還遺留在石臺上的小毯子,將它摺疊好後,還給了匡信嘉。
  「所以哥哥們到底來做什麼的呀?K大你什麼時候找兩位哥哥來的?我睡很久了?可是外面時間看起來沒什麼變啊!」
  幾人面面相覷,要跟韓琪密說她已經睡了三天了嗎?這樣的話,匡信嘉把她留在這裡的事情又要怎麼解釋呢?倒也不是要顧及匡信嘉的形象,只是韓琪密這麼喜歡匡信嘉,韓嘉瑕實在不好意思就這樣打破韓琪密心中對他的憧憬。
  「我們……要改寫未來。」
  最後是林祐做得回答,雖然聽起來很偉大很厲害,但是韓琪密還是聽不懂這與自己問題的關聯性,可是從哥哥們的表情裡可以知道,他們似乎並不想告訴她真相。
  「嗚喵,好吧!反正哥哥們是不會害我的!那琪密該留在安全的地方嗎?跟著大家會不會妨礙你們?」
  「不會,妳只要……好好跟緊我就好了。」
  韓琪密選擇不再繼續問下去,她相信當她能知道的時候,韓嘉瑕自然就會告訴自己了,所以還體貼的不想妨礙似乎要做什麼的一行人。只不過韓嘉瑕知道,韓琪密也是會被聲音影響的人,他實在不放心放著韓琪密一個人。
  其他兩人也沒有意見,他們心裡清楚,在這種地方唯有把韓琪密帶在身邊,韓嘉瑕才能真正安心下來,也或許只有在他們身邊,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沒有必要可以分開。
  林祐在祭品間的石臺上用手摸索著,終於在中間的位置找到一塊非常不起眼的正方形縫隙,用指甲從縫隙處把那一小塊扳開,石板下覆蓋著的是一個像是太極一樣的形狀。
  只不過一黑一白的水滴圖案中,分別各缺了一個洞,一直待在林祐身邊的匡信嘉在仔細端詳過機關後,馬上就知道缺少的東西是什麼了。他從包裡翻出了林祐在文史館時交給自己的黑色碎片,經過對比,形狀果然符合那個凹槽。
  想當然爾另一個碎片就是韓嘉瑕手中那一個了,因為有之前的記憶,所以匡信嘉記得這碎片算是自己找到的沒錯,可是這一次他是從林祐那裡拿到的,如果碎片一直留存在林祐身上,為什麼非要交給他們不可?
  「我無法使用,只有你們。」
  像是得知了匡信嘉的想法,林祐摸著上頭的凹槽解釋道,一旁的韓嘉瑕可搞不懂這些莫名其妙的,也把白色的碎片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來,對林祐詢問道。
  「怎樣都好啦,只要把碎片鑲進去就好了嗎?」
  「嗯。」
  依照對太極的理解,匡信嘉與韓嘉瑕各自將碎片鑲入了對應的位置,讓太極圖恢復成了陽中有陰、陰中有陽的模樣。當手離開後,太極圖詭異的泛起了光,幾聲有如電子音的滴滴聲響起,似乎在跑著什麼,然後他們都聽見了奇怪、無機質的聲音在房間響起——
……
……
……
Δ 警告:系統出現異常,無法對Hangyakusha 進行任何的操控以及對話! Δ
Δ 系統提示:Kyoshinja 與Hangyakusha 身份及指令確認,即將開啟大門。Δ
Δ 建議:即刻停止測驗。 Δ
  【No】/ 【No】
……
……
……
  將繼續進行測驗。
  祭品室的牆在那聲音道完「身份確認,開啟大門」後,一陣震動,居然開啟了個門。從外看進去,裡頭漆黑一片也不知道通向哪裡,牆上時不時有綠色的光芒快速的向前流動而去,整個透露出一種與他們所見過的任何建築都不同的違和感。
  也不知道通道會通向哪裡,這樣的未知感讓韓琪密緊張的抓緊了哥哥的手,縮在他身邊。林祐深呼吸了一口氣,拿出了時間早已停擺甚至變得支離破碎的手機,似乎是想以這杯水車薪的光源來視路。
  「我走前頭吧,我有帶手電筒。」
  匡信嘉攔住了想要打頭的林祐,從包裡掏出一支小型手電筒,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上學要帶這種東西,大概是什麼習慣或真有需要用到的情況吧。林祐其實並不想讓其他人走第一個冒險,畢竟前方有什麼,他們誰都不知道。
  要是前方又是一個通往死亡的陷阱,那麼他……就又一次帶著大家走向死亡了。看著林祐的表情,即使從沒聽過那個聲音對林祐的指責,韓嘉瑕也能明白他肯定是想多了,想到什麼不好的記憶去了。
  韓嘉瑕抬手敲了林祐一下,在他一頭霧水看著打自己的韓嘉瑕時,韓嘉瑕示意韓琪密跟在林祐身後,讓匡信嘉走前,自己殿後。看林祐還想說什麼,韓嘉瑕直接打斷了他,打碎他多出來的杞人憂天。
  「我們都是自願跟著你進去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都有擔起來的心理準備。跟你沒關係,所以你這弱雞好好的在後面躲好就是,礙手礙腳的,小心我真的會打你!」
  一股腦把話說完後,其他幾人的表情,尤其是韓琪密奇怪的笑容,立刻就害得臉皮薄的韓嘉瑕惱羞成怒起來,催促幾人趕緊進去、趕緊把一直裝神弄鬼的玩意兒給解決、趕緊離開。
  通道裡真的相當的黑,而且彷彿沒有盡頭似的,好在這裡是一本道,途中並沒有岔路會擾亂幾人。牆上流線形的光依舊如河流般,時不時便一閃過去,而他們就是隨著這流向逐流的魚兒,不知目的地為何。
  「為什麼……你們……不該……」
  「回去!快回去!」
  「該死!為什麼……門……」
  斷斷續續的,他們都聽見了有人在說話,而聽過這個聲音的幾人,立刻就確定了這就是一直不停干擾他們思緒的聲音。只是與聽見的時候不同,這次聲音並不是在耳中響起的,那是否表示他們愈來愈接近聲音的所在了?
  「系統……搞什麼!無法停止,也沒有應對措施嗎?」
  「權限、我的權限還剩下什麼?與那壞掉的人偶無關的!」
  「對、沒錯,還有她啊,與他們無關,這次就無法切斷權限了吧!」
  隨著聲音愈發清晰,韓琪密突然停下了腳步,在這樣的空間中,韓琪密穿著的小皮鞋非常容易在地面上敲出聲音,所以聲音一停下,走在她前面的林祐與匡信嘉也立刻就注意到了。
  「快滾回去!前面可不是你們這群傢伙能靠近的地方!」
  韓琪密暴躁的吼著,像是完全變了個人,韓嘉瑕眼神一暗,幾人都明白那個聲音找上了韓琪密,而且比對待他們的時候更絕,這近乎是直接附身在韓琪密身上了。
  「我們就偏不,能耐我們何?」
  「你……!該死!之前不是有刀的嗎?」
  「啊,Kimi身邊的刀啊,一直都是我那把刀呀,但我在文史館丟了,所以當然不在她身上。」
  「快點、離開她……!」
  三人一人一句的,哪有以前被聲音耍的團團轉的模樣,匡信嘉湊近了韓琪密,用手電筒的光照亮了她。雖然看起來相當生氣,但眉眼間的緊張怎麼藏也藏不住。
  「瞧你這樣,前面該是你的藏身處了吧?」
  瞳孔一縮,韓琪密故作鎮定的用沉默代替回答,然不回答就是默認,匡信嘉轉頭作勢要往前走去,韓琪密不動聲色,似乎是毫不在意的模樣,仔細瞧,沒有光照的臉龐上,竟些許得意的勾了起來。
  「啊,錯了,這裡才對。」
  匡信嘉有些浮誇的笑道,在韓琪密震驚的表情下,一旁的牆因為匡信嘉推開的動作,一道門就這樣被打開了。韓琪密尖叫著推開林祐就要去阻止匡信嘉繼續前進,韓嘉瑕先一步抓住了她,將她固定在了原地。
  「啊!啊啊!你們這些混蛋啊!明明只是、明明只是……!竟敢這麼囂張啊!」
  望進去,裡頭的房間裡有一面巨大的螢幕,密密麻麻的跑滿了他們看不懂的東西,所有綠色的光都通向了這裡,這也是匡信嘉發現這裡有門的原因。
  他們想過各種可能,但眼前的景象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情境,幾人走入了房間內,都睜大著眼看著這奇怪的空間,尤其是那個映照著他們模樣的黑色螢幕,這裡就是終點嗎?
  「喂,這是什麼?」
  韓嘉瑕直接詢問那個聲音,它哼了一聲,撇過頭去才不回答。想來是覺得韓琪密這什麼也做不了的身體,佔據了也不能做什麼,下個睜眼的瞬間,韓琪密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隨後感覺到被抓著的手腕上傳來的疼痛。
  「什麼、怎麼?發生什麼事了?」
  一發現韓琪密恢復正常,韓嘉瑕立刻就放開她了,揉著韓琪密被自己抓得發紅的手腕,雖然自己明白方才那樣粗暴的制止韓琪密的行動,一定會害這具身體受傷,但韓嘉瑕更怕那個聲音讓韓琪密去做一下傷害自己或傷害他人的事。
  在韓琪密恢復正常幾十秒後,螢幕的畫面出現了動靜,上頭的綠色字母飛快的清空,最後螢幕上跳出了一個以連身帽遮住自己臉部的人,他咬著自己的脣,透過屏幕感覺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不甘心。
  「這個世界應該要聽我的指示行動啊!這個系統Bug難道都不用修復的嗎!」
  雖然看不到眼睛,但林祐還是感覺到了那個人正在瞪著自己,隨著他憤怒的聲音,整個房間四周類似電線的東西,都像蛇一般活了起來,搖來晃去的,好似在威嚇眾人。
  「把你們都殺了就可以達到重置條件了吧?雖然不能動你這個奇怪的人偶,但其他兩個可沒有限制,我到時候就把他們刪掉,你就翻不起什麼浪了!」
  露出的嘴勾起了笑容,他毫不在意的說出要殺掉他們所有人,宛如只是要殺掉幾隻螞蟻那樣而已,而隨後那句什麼刪掉的,更是讓被暗指的兩人背脊發涼,那是一種整個存在都面臨著危害的感覺。
  「你就睜大眼睛看仔細吧!就是你的反抗,才會害得這些人都得慘死、都得消失!你既然要擅自記得所有測驗結果的話,就給我帶著這份悔恨直到消亡吧!哈哈哈——」
  電纜線朝幾人刺了過來,力道之迅猛,幾人堪堪閃過,然而看著地板都被刺出了一個洞的情況,面色都很難看。他們會死在這裡嗎?都走到這裡了,難道一切又要重來了嗎?
  重點是,這次重來,自己還能再見到他們嗎?
  腦中全是那個奇怪的人說,要把匡信嘉他們都刪掉的聲音,那種恐懼讓林祐幾乎無法動彈,本能的覺得這個所謂的刪掉比死亡,要來的嚴重太多了,而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首先,就先從那個最沒用的妹妹開始刪除吧。」
  說著,電線不再隨意的攻擊所有人,而是默契的全朝向了韓琪密以及護著她的韓嘉瑕方向攻擊。電線四面八方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閃過,韓嘉瑕根本沒心力去管螢幕上的那個神經病。
  「林祐!」
  匡信嘉拉住了林祐,這孩子看到眼前的情況居然想跑到韓嘉瑕兄妹以及電纜之間,根本是去送死啊!匡信嘉搖著他的肩,試圖讓林祐冷靜點,可林佑推拒著他,眼中映著面臨死亡的韓嘉瑕兄妹。
  「是我的錯、我不能讓你們又死一次……!」  
「林祐!」
匡信嘉怎能不懂,他是最了解林祐的人,他知道一遍又一遍的輪迴,肯定在林祐心上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傷痕,林祐不願意再看到他們死亡,所以才要反抗的;可是自己也……不願意他出事啊。
  所以明知道會被林祐怨恨,匡信嘉還是毅然決然阻止林祐靠近,就算林祐著急的甚至張口咬了自己,他也只是悶哼一聲,不肯鬆手。電線數量太多,而且自己還要護著韓琪密,韓嘉瑕身上不免開始出現了傷口,可是為了懷中害怕的韓琪密,韓嘉瑕未表露出任何害怕。
啪噠,血落在地面上,韓嘉瑕身上的紅色怵目驚心。
「不要……您殺了我吧……不要動我身邊的人……不要這樣……!」
「……笨蛋!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論發生什麼事,這都是我們做的選擇,跟你無關!不要隨便……想替人去死!」
本來聽見林祐的話,顯得很愉悅的神秘人,聽見韓嘉瑕的話後,不悅的皺起了眉頭。他不要玩了,就該讓這兩個討厭鬼現在就變成串燒!神秘人一揮手,電線們停止攻擊,卻都瞄準了韓嘉瑕跟韓琪密。
這不是喘息時間,大家都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只能感覺到空氣的凝結。果然,片刻停歇後,電線同時朝韓嘉瑕他們刺了過去。不管怎麼看都沒有縫隙可以逃,韓嘉瑕只能選擇最老套的作法,以身護人周全,伴隨著神秘人的狂笑,一切似乎又將往壞結局走去——
  滴答、滴答、滴——
  時間彷彿突然暫停了,神秘人的笑聲也隨著漸漸停下,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電線停在了兩人身前幾公分,韓琪密越過哥哥的肩,面無表情、甚至眼中沒有神采的回看著他。
  韓琪密揮了輝小手,電線便乖巧的趴下了,凍結的時間裡,除了神秘人與韓琪密,其他三人的動作都停在了原地。神秘人舉起了手,顫抖著指著韓琪密,妳了個半天,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這樣亂搞我的東西,膽子很大嘛。」
  「怎麼可能……!」
  「你說呢?就乖乖的,接受實驗結果吧。」
  韓琪密笑著,將臉重新埋到了哥哥肩上,那瞬間,三人的時間彷彿又被啟動了似的,重新有了動作。韓嘉瑕沒迎來該有的疼痛、林祐也沒見到預想中的死亡、匡信嘉自然也不用拉住想去送死的林祐。
  「結果……什麼結果……!不可能、不可能!你們一群被我操控的傢伙,能掀起什麼浪?哈哈、沒錯!肯定都是騙我的,我不可能會相信的!」
  神秘人的聲音將忽然搞不清楚狀況的三人拉回現實,他的臉上滿是自信,因為這群人是不可能脫離自己的控制的,就算離開了這裡也沒用,因為、根本就沒有未來的劇本!
  雖然神秘人相當篤定他們永遠逃不出這個死局,然混亂過後,幾人的腦袋漸漸清明,就好像有誰再告訴自己該怎麼做一樣。聲音……與這個人不一樣,更加溫暖且安心的……
「必須要脫離他的控制……」
  「你們是不可能離開我的。」
  「不能再被牽著走……」
  「你們本來就該聽我的話!」
  「不能再被他給影響……」
  「就一直隨著我的指示演下去吧!」
  堅定了神情,他們瞪向神秘人,其氣勢竟把神秘人給震的噤了聲。答案已經很明確了,他們所能做的、所要做的……便是自己寫出自己的未來,而不是跟著劇本走!
  「我們不會再繼續這個遊戲了!」
  「少來控制我們的人生,該滾去哪去哪!」
  匡信嘉與韓嘉瑕都朝神秘人低吼道,他們才不是什麼Kyoshinja 或是Hangyakusha 、才不是跟著劇本走的玩具;他們只是匡信嘉和韓嘉瑕罷了,是憑著自己意識,活著的人!窩在韓嘉瑕懷裡的韓琪密,勾起笑容,嘴動著,似乎說了幾句話。
  沒錯,從一開始,你就不是Ningyou,是能夠帶領大家突破框架的存在。
  林祐已經不是那個需要別人才能做決定的人偶了,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情感了,是林祐自己決定,不要再被神秘的神牽著鼻子走、不要再繼續演出這個笑話般的小丑劇的。
  是林祐,帶著他們選擇出這個結局的。
  「——我們,會自己活成自己的樣子,不需要任何指示了!」
林祐看向鏡頭,臉上的神情是從未有過的有朝氣,那一刻能明確的感受到,以前那個木偶般的少年,有如獲得了生命的皮諾丘一般,真的活了。與之四目相對的瞬間,林祐撿起了地上的重物,將一切畫面砸個粉碎。
——鏘!
#非現實  #微BL向  #劇情向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