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五

致好友多洛爾:
多洛爾,拜託你,如果你能與尤拉格蘭大人對話的話,求求你幫我請求尤拉格蘭大人,救救塵哥哥吧!我怎麼樣都無所謂,請讓我們一定要能平安救回塵哥哥……
若是我足夠謹慎、或是再勇敢一點、甚至是再強一點的話,現在塵哥哥肯定就不會變成石頭了!我本來以為就算是死亡,只要解決了這次事件,依我現在的能力也不算真正的永別了……
但原來……我跟那個夜晚,什麼也做不了的菲西羅斯沒有任何區別,面對身邊人的受傷,依舊無能為力……!  
        ……
我們那天晚上,在那名人類青年,阿特斯、還有奇怪的類人生物,龍餌的幫助下,成功躲到了庫巴贊的神殿。阿特斯先生他們不但救了我們,還主動說要幫我們守夜,讓我們先安心度過這一晚。
隔天我們稍微跟阿特斯先生聊了一下,阿特斯先生是來歐姆,想要打到帶領這群蛇人的頭目,拉斯尼斯的,或許也是從薩珈恩巴薩大人那裡得到的任務,而據他們所說,昨日對我們的小屋使出解除魔法的那個蛇人,便是拉斯尼斯。他不知道用了什麼轉話儀式,變成了一位惡咒蛇人。
在阿特斯先生問我們今日有什麼打算時,我們將在剛進入歐姆時,在空屋牆壁上看到的那些刻字告訴他們,並且表明因為根據這些文字上提到九個神殿、和我們昨天從庫巴贊的神殿中拿出來的,上頭有著那個青蛙怪物圖案的方塊,可能會是什麼的鑰匙,所以我們打算去找其他神殿。
聽了我們的話,阿特斯先生打算幫助我們。我們和他們提到,岩漿那邊似乎也有一座神廟,只不過我們還沒想到該怎麼過去,阿特斯先生便對我們自信一笑,說那裡交給他們。
因為不太明白他們打算怎麼穿越那片岩漿,所以我們在約好晚上再次在這個神殿碰頭後,便半信半疑的目送他們離開了。在離開前,阿特斯先生再次叮囑我們小心蛇人、以及,在歐姆中有一隻比遺跡還要大的恐龍,他這麼一提醒,總覺得先前確實有瞄到過那隻巨大的恐龍。
之後根據奧維克斯先生提供的線索、以及在高處時所看到的,我們直接前往可能疑似神殿的地方。在之前有大量紅袍人士屍體的那棟建築的東方,我們找到了另一個神殿。只不過那個神殿看起來已經有人來過了,入口又是大量的屍體、而且又是那些紅袍人士。
我們小心地檢查了一下屍體,發現他們身上都是爪痕與咬痕,似乎是被什麼野獸襲擊死掉的。小心的走進去,莉雅姊姊發現在東邊的樹蔭下,有兩隻曾經在叢林裡面見過,脖子上長著蛇的豹。
麻許瑞伯導遊說牠們是一種叫做「康俄鄧」的生物,莉雅姊姊隨後繞到了神殿後方,打算檢查一下,但沒多久就身上帶了一道抓痕,快速的跑了回來,還時不時往回張望。
她在神殿後方發現一車的康俄鄧幼仔,所以不小心被保護幼仔的康俄鄧攻擊了,好在牠們好像沒有想要追上來的樣子。在莉雅姊姊去探查後方的時候,我檢查了一下在神殿前的方尖碑。
方尖碑頂有著康俄鄧的石雕,然後上頭刻著一串古歐母語,我們照例請奧維克斯翻譯出來,意思是「莎甘比教導我們以榮耀與邪惡奮戰」,依舊是一段有些不明所以的話,還話著一張康俄鄧站在懸崖上,看著朱特戰士訓練的圖片。
隨後我們靠近了神殿的大門,門已經被打開了,裡面也是一堆的屍體,而神殿內兩旁,有四具巨大的朱特戰士雕像,手中拿著長矛以及盾牌。貝貝姊姊用了一個偵查魔法,長矛上都帶著召喚學派的魔法光芒。
而神殿的地板中央,有一個四方型的洞,被一根又一根的鐵欄杆切成方格,其他人可以鑽過那些小縫隙,而我一不小心,就會直接掉下去。再過去,有一個石檯,它開了一個小孔,但裡面空無一物。
而神殿的地板上也有七、八具紅袍人士的屍體,這次是一些穿刺、或揮砍類型的武器導致他們死亡的;而中央的那個正方形空洞裡面,屍體更是滿滿的,感覺裡面曾經發生過一場慘烈的戰鬥。
再更後面有一個向下的通道……壹大哥認為這座神殿已經被紅袍人士給解決了,所以應該不需要再探查了,但我擔心這裡還會有什麼殘餘的人、或是有什麼東西遺留這裡,想再去下面看一下。
塵哥哥自願替我下去看看,他總是第一個打頭陣,總是……我擔心所以也跟了上去,那個通道是通往下方那個慘不忍睹的競技區的。塵哥哥在進去想看看那些屍體的一瞬間,通道與那個區域降下了鐵柵欄,將我和塵哥哥分開了。
我錯愕的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事情發生,是的,就跟現在一樣,我都……嗚……在塵哥哥對面,四個石像走了出來,聽說上面的石像手中的長矛在那瞬間不見了,應該是跑到塵哥哥對面的那些石像手中了。
塵哥哥一個人是對付不了這些石像的,但好在,在上面的碧絲卡姊姊丟下了繩索後,塵哥哥立刻靠著繩子,從上面的鐵柵欄縫隙中逃跑了。再塵哥哥離開的時候,那些石像也退了回去,上面的石臺也縮回去了。
塵哥哥似乎有點可惜,因為感覺只要把下面的屍體清掉,就可以安全的休息了,不過上面的空間也挺安全的,應該也可以用來休息。看見塵哥哥平安,我也趕快跑回了上面,跟大家會合。
離開莎甘比的神殿時,我頻頻回頭,因為我並沒有時間可以安葬那些屍體……現在也不重要了,建造墳墓是希望死去的生命靈魂安息,可是多洛爾,我害怕啊……我其實很害怕製作身邊人的墳墓啊……以前說什麼會替他做一個符合勇者的墳墓,我也是認真的,但、那時候我跟大家並不熟啊……
……
總之……莉雅、碧絲卡、還有貝貝姊姊三人到神殿南方看了一下,不過她們懷疑的建築並不是神殿,所以之後便回來了。等待的期間,我們在東北方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吼叫聲,那應該便是阿特斯先生提過的巨大恐龍了。
之後,我們向北邊前進,想依靠一根倒塌的樹幹,越過河到另一邊,但塵哥哥在靠近樹橋旁時,感覺到有人正拿著箭矢在瞄準那個方位,似乎只要誰敢踏上樹橋,就會被他射擊。
塵哥哥試著跟他表達我們沒有惡意,但是對方毫無反應,塵哥哥以為他是因為聽不懂通用語,所以才不想回應,於是塵哥哥讓奧爾維斯先生用當地的語言表達我們沒有惡意的意思,不過對方還是毫無回應。
面對這樣的情況,大家覺得沒有必要為了過去,硬是要和人家起衝突,畢竟從方才的聲音聽起來,那隻巨龍正在城市的東北邊,我們此時過河,其實挺危險的,不如呆在這個西半邊,先探查完這邊的神殿。
這麼決定以後,我們便向北邊繼續前進了。話說,我在離開時順便看了岩漿地帶那邊一眼,當時有點好奇阿特斯先生他們該如何到那邊的神殿去,結果我看到他們做了一座冰橋,很愜意的直接走了過去……
他們……很強,或許……
……在到達另一座神殿前,我們先經過了一塊廢棄營地。這個營地已經棄置許久了,不過莉雅姊姊還是在這裡找到了一封信,她也立刻就分給我們一起看,信上面寫著的內容如下:
魯,戴夫林一定是有札爾特克之眼的眷顧!
那個老山羊在北邊發現一個方尖碑豎立在九神之墓前,而我們要尋找的那顆眼一定就在裡面!不過入口的門被魔法鎖上了,不過我們認為開門的秘密一定就藏在那些神殿裡,所以我們正要前往那些遺跡探索。
願神保佑,我們今晚能平安回來。
對了,這附近有拉斯.尼斯的蛇人在徘徊,當心點,如果你遇到了麻煩,吹響天鵝號角兩次,我們就會馬上衝回來的。
為了輝黃旗幟。
布里斯頓爵士
這封信裡雖然有許多我們看不懂的名詞,但大概可以總結出,有個地方被上了魔法鎖,而鑰匙就在神殿裡,或許就是那個有圖案的立方體。至於輝皇旗幟,據麻許瑞伯導遊跟奧維克斯先生所言,是之前挺有名的冒險團,不過在一年前左右,他們就已經沉寂了。
想想應該也沒其他線索,我們便離開了營地,繼續尋找神殿。接連找錯兩處,路過了兩個廢墟以後,我們終於到達了另一座神殿。神殿前按照慣例佇立著兩個方尖碑,這次方尖碑頂上的石像是獨角兔。
我再次檢查了方尖碑,果然上面也寫著文字,奧維克斯先生幫我們翻譯出來,上面寫著:「艾珍教導我們走最意想不到的路」這麼聽到的塵哥哥,開始在神殿四處尋找,大概是想找有什麼洞可以進去吧?因為那挺「意想不到」的啊,不過他只找到幾隻獨角兔,而且因為一靠近就會驚擾牠們,所以也不敢靠近那些獨角兔。
壹大哥那時候說就直接交給塵哥哥就好了,聽到這句話,塵哥哥發出了疑惑的哀號,壹大哥聳聳肩繼續說道:「因為我覺得,你總是做出我想不到的事情」讓旁邊的大家都笑了……
就像我從未想過你會對是敵人的我伸出手,對於這樣腦迴路與常人不同的你們,我其實……很羨慕。因為你們總是……看起來很快樂,多洛爾。
        ……
總之既然沒有找到隱藏路口,也只能直接推開大門進去了。這個石門很重,至少需要壹大哥和塵哥哥一起才能打開。進去之後,前方是一排有圖案的石板拼接成的道路,橫排有四個、豎排有八個,總計四十八塊石板。
石板上畫著動物,總共有八種不同的動物,分別是:「兔子、老鷹、蜻蜓、猴子、豪豬、長頸鹿、老虎、斑馬」,由於這個神殿似乎與獨角兔有關,再加上「艾珍教導我們……」所以本來以為,應該是要踩著兔子圖案走過去。
然而當塵哥哥踩到第二塊兔子石板,就被幾根帶毒的飛鏢攻擊了,可他迅速的閃開、或抓住了射向自己的飛鏢。發現思路錯誤的塵哥哥尷尬地站在原地,我們又開始思考起其它思路。
再仔細看了一下地板上的圖案,在我想通方法的同時,壹大哥已經直接行動了,他非但跟我想的一樣,還已經直接找到了路線——他選擇了最左邊的道路,一整條都是不同動物圖案的道路。
壹大哥很快的就直接走了過去,一點事都沒有。只不過當他想回來時,飛鏢就射出了,雖然幾根飛鏢扎到了他身上,不過方才踩上第一個石板時,有受到了什麼護佑,所以壹大哥其實毫髮無傷。
而當莉雅姊姊想跟著壹大哥一樣的路線過去時,才剛踏上第一塊,飛鏢就攻擊了莉雅姊姊,害她受了傷。看來不但在解開謎題前,不能走回頭路,也不能走一樣的路線……
依循著這樣的規則,我們都到了石板路對面。在前面,我們所面對的是像左跟向右的道路,似乎是要走迷宮的樣子。大家躊躇了一會,便決定分成兩隊去探索。
左邊是我、塵哥哥和莉雅姊姊;右邊是壹大哥、貝貝姊姊和碧絲卡姊姊。相較於剛走進去沒多久,就被莉雅姊姊警告有陷阱的塵哥哥,當我們還在猶豫要走哪條路時,便聽到壹大哥的聲音在迷宮外響起,他們居然已經到達終點,拿完立方體出來了……
莉雅姊姊立刻就轉身出去了,塵哥哥倒還有點不甘心,想要走完迷宮,但想想自己對陷阱完全不行,還是只能跟著打道回府了。要不是我們所處的地方很危險,不然其實多待一會也無所謂……
        ……如果知道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當時讓塵哥哥把迷宮破完,能讓他多開心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
這次拿到的立方體上的圖案,看起來就是一隻兔子,但並非是獨角兔,因為它頭上並沒有那明顯的角。本來壹大哥想放入我的次元袋,想說這樣可以避免弄丟、甚至是偵查魔法,但是那個方塊一靠近,我立刻就感覺到不妙的感覺,要是方塊放進來,不是方塊出事、就是我的次元袋出事,所以我們大家打消了把方塊放進來的念頭。
而出來後,時間也接近了傍晚,想到昨晚的蛇人包圍,我們小心的開始隱藏自己,潛回了與阿特斯先生他們約好的地點,庫巴贊神殿等待他們,沒多久就看到他們回來,手中也揮舞著一塊立方體。
阿特斯先生手中的方塊,上面的形狀是一條蛇。我們交換了一些情報,阿特斯先生在通過岩漿時,有注意到有另一批人馬正在尋找神殿的樣子,那些仁穿著紅袍……我們今日去的第一個神廟,那裡的立方體應該就在他們手中。
或早或晚,我們都要跟那群紅袍人接觸吧。
隨後我們開始討論晚上的紮營地,雖然在莎甘比的神殿我們沒有任何收穫,但跟庫巴贊的神殿比起來,感覺那裡更加適合休息——由於內部空間的關係,我們只能躲在庫巴贊神殿的圍牆內;可如果是莎甘比的神殿,我們就可以睡入建築物裡,應該會更加安全。
這麼決定以後,我們便帶著阿斯特先生以及龍餌……先生?一起前往莎甘比神殿了。隔天,塵哥哥告訴我們昨天在守夜時,好像有人來到神殿,但是看到我們以後就立刻跑掉了。
但他沒有黑暗視覺,實在不知道是什麼,我們也只能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能之後又得要換地點紮營了。道完,阿特斯先生他們又與我們分開,分頭去尋找神殿了,塵哥哥委託他們往東北方查,雖然那邊之前似乎有巨大恐龍出沒,不過阿特斯先生他們還是應諾了。
而我們經過昨天剛解決完的艾珍的神殿,繼續向北找去。經過一處充滿瘋猿熱毒霧的房子,繼續往北,我們又找到了一座神殿。這次的方尖碑上面是那個似猴但更像不死生物的生物——魔物蘇,奧維克斯先生替我們翻譯了一下上面的文字,上面寫著:「當汪苟的朋友比敵人更好。」
越過方尖碑進入圍牆之中,這次的神殿不太一樣,它有五個入口,但只有中間的路可以通行,其它的都被鐵柵欄阻擋,然而鐵柵欄太密了,也看不進裡面有什麼,但總感覺或許會有什麼東西從裡面跑出來。
塵哥哥有些緊張的踏入神殿內,小心地確認過眼前這條長長的走廊沒事後,才直接走到了走廊盡頭,在他的眼前,是一隻巨大的猴子、應該說是魔物蘇的雕像。
它的姿勢相當奇怪,它的手掌跟腳掌都是朝上的,露出了獠牙,好像在威嚇著人似的。房間的四方各有一種動物的面具,一個是獅子、一個是野豬、一個是斑馬,最後一個是禿鷹。
最深處還有一個石碑,但是塵哥哥看不懂。為了讓奧維克斯先生放心,我們幾乎所有人都進去了,奧維克斯先生到處翻譯,最重要的是石碑上的話:「汪苟的朋友知道要往哪注入清水。」
而面具下也有一串文字,奧維克斯先生還提醒我們,面具眼睛的部分是個孔,似乎可以透過那裡看過去,面具下的文字如下。
獅子:「我吃了野豬兩個朋友中的其中一個。」
野豬:「禿鷹很幸運能活著。」
斑馬:「我唯一的朋友餓死了。」
禿鷹:「大家都有朋友,除了牠們之中其中一個。」
在我們思考這些謎語時,壹大哥從面具的眼睛看了進去,據壹大哥所說,看過去之後,光會透過鐵柵欄,照射在中間那個雕像的部位上。獅子是右手、禿鷹是左手、野豬是左腳、斑馬是右腳。
原本我在猜想是不是要找出「誰在說謊?」或是「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一輪推論下來,發現這樣跟魔物蘇,也就是汪苟的關係並不大,所以便換了一個方向……這應該,是要找出汪苟的朋友是誰?
按照獅子的話,可以知道野豬的兩個朋友中死了一個,另一個按照野豬自己的話,應該是禿鷹;而斑馬唯一的朋友已經死了;再按照禿鷹的話,這裡的動物都有朋友,除了其中一個,已經可以知道禿鷹有朋友野豬,所以沒朋友的應該是獅子……
「我覺得是禿鷹。」
我、壹大哥還有塵哥哥同時說道,因為沒人規定朋友只能有一個,所以唯一還有可能有一個有汪苟這個朋友的動物,只剩下禿鷹。塵哥哥花了好一番力氣,跟其他三位隊友解釋我們得出來的答案。
不過比起推論出來的過程,最重要的事推完之後的要怎麼做。因為石板上面是說,汪苟的朋友知道要往哪裡注入清水,所以壹大哥就把自己的水袋放在了對應禿鷹的左手上。
壹大哥放完後,立方體就出現了,壹大哥碰觸時愣了一下,下一刻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與你的子孫們對抗」,隨後取下了方塊,對一臉疑惑的我們解釋道,他方才聽到有個聲音問他,要背叛伙伴讓他們代替自己接受詛咒、還是與他的子孫對抗。
壹大哥告訴我們這些,提醒我們準備戰鬥,結果就在這瞬間……我變成了野豬、塵哥哥變成了斑馬。大家看著我們傻眼,我們兩個也一臉疑惑,明明選擇與汪苟的子孫對抗,我們卻受到詛咒了。
可以感覺到自己變得比以前還要弱小,也發不出人類的語言,而且因為改變了種族,鬼靈言語也無法使用了。最後壹大哥才尷尬的說,可能在那些魔獸蘇來到之前就取下方塊,就代表要接受詛咒了吧……
        ……我自己倒無所謂,可塵哥哥,真的是……一直都很倒楣。
        ……
看著被變成動物的我們,還無法溝通,貝貝姊姊、尤其是莉雅姊姊對變成斑馬的塵哥哥一番戲弄,在他氣得要踹人之前停手了;至於我,反而沒什麼受到戲弄……或許,是因為平時晚餐都是依靠我的創造食糧?
因為我們變成這副模樣,也不好在繼續探索了。壹大哥推測這個詛咒應該也不是永久的,所以找個地點休息,等待詛咒解除比較好。我們打算回到莎甘比神殿去,畢竟我們早上在分開前,與阿特斯先生他們傍晚約在那裡見面。
莉雅姊姊跟壹大哥兩人在門口守望時,注意到了一個躡手躡腳的身影,他在被壹大哥他們發現時,立刻就轉身逃跑了,可是壹大哥還是發現了,那是一隻狗頭人。
基於我跟塵哥哥現在的狀態可能不適合戰鬥,所以我們決定換個神殿,又回到了庫巴贊神殿。在那裡,我們很意外的居然直接與那群紅袍冒險者直接撞上了。
場面一度很尷尬,但奧維克斯先生立刻就很興奮的告訴我們交給他來處理,很快的奧維克斯先生就化解了他們對我們的敵意。不過雖然如此,我們雙方都還是挺警戒彼此的。
紅袍人詢問我們是來做什麼的,猶豫了一下,我們決定說實話、但不說清楚,表達我們就是受人雇傭,來這裡尋找死亡詛咒的解除辦法的。結果很意外的,他們直接向我們提出了合作,並且告訴我們他們已經解決了兩座神殿,說著就拿出了應該是在莎甘比神殿內拿到的方塊,因為上面刻著一隻豹。
壹大哥詢問這個方塊的作用,紅袍人說這是鑰匙,可以進入死亡詛咒源頭的地方。意外的他們雖然警戒,但對我們並無惡意,所以我們決定合作。各自收集完後,到城市的西北方,那裡有一座很大的方尖碑,就在那裡集合。
我們交換了一下已經攻略的神殿地點,除了我們已知的三個,他們攻克的神殿一個是莎甘比神殿、另一個則是在東北方,已經被水淹埋的另一座神殿。處理完了這些事,碧絲卡姊姊詢問了他們是否有人會解除詛咒。
最後壹大哥用拉斯尼斯的外貌情報,幫我換來了解除詛咒的機會,在他們還想要其他情報的表情下,我自己去幫塵哥哥解除了詛咒。雖然好像被鄙視、嘲笑的感覺,但因為這個遭遇,我們可以再做點事,所以我們決定去渡過上次沒有渡過的河。
只不過剛到樹橋那裡,我們沒遇到射手,倒是看到阿特斯先生以及龍餌先生非常匆忙的從河對岸衝過來,看到我們便喊著「快走、快走!」本以為是那隻巨大恐龍來了,我們立刻轉身就要聽話的逃跑,但定睛一看,追著阿特斯先生他們的是兩隻巨人。
巨人怒吼著什麼,不過我們聽不懂,塵哥哥倒是聽懂了,疑惑地向阿特斯先生問道他們偷了人家什麼東西,剛說完就被壹大哥吐嘈不一定是阿特斯先生他們拿了東西吧。
但是巨人的步伐比我們大,就算我們逃掉了,阿特斯先生他們大概也會被追上;而就算要依靠會巨人語的塵哥哥與他們溝通,看巨人如此憤怒的模樣,他們大概也不會聽。
基於阿特斯先生他們之前救過我們,我們停下了腳步,塵哥哥、莉雅姊姊和壹大哥轉頭朝巨人衝了過去,我們決定直接與巨人開戰。阿特斯先生見我們選擇留下來幫助他們抗敵,也泛起了一地的冰霜。
從巨人揮舞的巨斧風壓、砸過來的建築物,可以感覺到要是被他們攻擊到,我們一定會重傷,體質最弱的貝貝姊姊甚至可能會直接死亡。但在前排的三人很好的吸引了巨人的注意,並且用靈巧的身手閃過巨人相較之下感覺相當笨重的攻擊。
在大家全力的攻擊下,兩隻巨人沒有傷到任何人,就被我們打敗了。帶著阿特斯先生以及龍餌先生回到庫巴贊神殿,他向我們道歉道,以前跟巨人有點糾紛,沒想到在這裡與他們遇上,所以被追趕,沒有拿到立方體,不過他們有找到一座神殿。
我們向阿特斯先生詢問了神殿的位置,雖然很在意他們究竟做了什麼,要被巨人追殺,但是見阿特斯先生並不想主動說的樣子,壹大哥也搖搖頭讓我們別問,我們就這樣安靜的渡過了一夜。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原來就算是像阿特斯先生這樣的好人、強大的人,也會有無法坦率訴說的過去,能夠讓這樣的人都難以啟齒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呢?我的與之一比,大概為不足道吧。
可即使如此,我依舊無法原諒自己當時的……
        ……
隔天,與阿特斯先生他們約好了傍晚集合的的點以後,我們便前往了昨天阿特斯先生他們所看到的那個神殿。神殿就在我們昨日與巨人戰鬥的那條街上,離河並不遠。
這次神殿前面的方尖碑上是鏈枷蝸牛,看到這個當初帶來大筆財富的蝸牛,貝貝姊姊好是興奮。奧維克斯先生慣例為我們翻譯神殿提示給我們的謎語,這次是:「恩赫鼓勵我們在行動前先想過所有選項。」
庭院內,除了神殿的主體以外,還有一個小遺跡,並沒有門,看進去牆上是滿滿的鑰匙,鑰匙的樣式大致相同,但下方的鎖齒長的不一樣。而神殿的門就只是單純的石門,大家把它推開後就可以進去了。
神殿最中央是一個巨大的鏈枷蝸牛雕像,四周牆壁有六個小平臺,上面放有一把鑰匙,正北方有個我們熟悉、用來放置立方體的小檯子,不過現在立方體並不在上面,取而代之的是那裡有個鑰匙孔。
很明顯應該是要找到正確的鑰匙去打開,由於想到庫巴贊神殿那個立方體一拿起來就觸發機關,我有點擔心的從外頭的小遺跡隨便拿了六把鑰匙才回來,如果有什麼問題就可以用這個替代了吧。
不過這樣的擔憂倒是多餘的,我開始檢查神殿內六把鑰匙,與外面小遺跡的鑰匙樣式一樣,不過鎖齒不一。由於看過去可能下一個就忘了,莉雅姊姊索性把它全部拿下來,一字排開。
才剛排放在一起沒多久,壹大哥突然就轉頭離開,去小遺跡找鑰匙了,我們還滿頭問號,大說十分鐘左右,他便帶著鑰匙回來,直接插入小檯子的孔內,立方體就從檯子內升出來了……
看著壹大哥行雲流水的操作,我們其他人莫名陷入了深深的打擊,因為仔細想來,幾乎所有的、所有的陷阱,都是壹大哥破解的,而現在,我們還沒有弄清楚要做什麼,壹大哥已經把答案解出來了,根本是智力上的輾壓。
有些沮喪的我們……壹大哥除外,繼續前往下一個神殿——如果可以,我們不要走到這裡來就好了——這次神殿的方尖碑上,是那種像是無尾熊的生物,祖爾伯。
往裡頭看進去,神殿的周圍種滿了樹,神殿幾乎被陰影覆蓋著,祖爾伯躲在樹下,發現我們便兇惡的齜牙咧嘴著。奧維克斯先生再次幫我們翻譯神殿的提示,上面寫著:「歐柏拉卡教導我們小心的前進,並待在光明裡。」
這次的神殿又是厚重的石門,但大家合力便能把它推開了。進去後,裡面是還蠻明亮的通道,走進去,發現走道兩旁都有火把。由於我們一進來火把就是燒著的,而且這就只是普通的火把,所以碧絲卡姊姊檢查了一下,發現火把座都有魔法的氣息,讓火把不會燒完。
沿著路繼續前進,在通道底是一座門,塵哥哥小心地將門給推開,裡面雖然相較外面而言稍微黑暗,但稱不上黑暗。裡面有一座井水,井底有一個月亮的圖案,抬頭望上去,天花板上有個太陽對映著月亮的位置。
莉雅姊姊在跟著走到這裡後,覺得依照房間的構造以及神殿的大小,應該有暗門,壹大哥讓莉雅姊姊去入口那邊找找,果然在那裡有暗門,不過並打不開。而塵哥哥看著水井,最後一馬當先的跳了下去,消失在水井裡。
我想了想,跟貝貝姊姊借了一根火把,請她在上面拍了亮光術,跟隨著塵哥哥過去,這樣就算對面沒有光,應該暫時就不會有問題了吧?我從水裡出來,塵哥哥「還」平安無事的在那裡。
天花板上有月亮,這個房間雖然昏暗,但也算是有光。塵哥哥推開了房間可以看到的門,那邊又是昏暗的走廊,所以我把那個用亮光術發著光的火把交給了塵哥哥。
而後面,壹大哥跟莉雅姊姊也跟來了,他們在房間的下方找到了一個暗門,但是他們並打不開。所以我跟塵哥哥決定繼續先往昏暗的走廊繼續走,前面是一個大房間。
那邊有個石臺,石臺再過去有一個基座,上面便是我們心心念念的立方體,奇怪的是旁邊有一個石像,正做著觸碰方塊的姿勢。然後方塊四邊,整體而言相當黑暗。
在那個房間的四周,上面是火把座,數了一下,總共八個、與外頭走廊的火把數量相符,我們立刻就猜測應該是要把外面的火把插滿這個房間。莉雅姊姊立刻就說她去拿,但是她帶回來的火把都濕透、且熄滅了……
我們不管怎麼點都點不著,放在房間的火炬架上也沒有點燃,我們尷尬的又把火把收回來,穿過水池回去前面的走廊,重新插回那些火炬架上,火又重新點燃了。
看來並不能通過水池過來……大家開始各自找方法想要打開暗門,我則回到我們通過水池的房間,其實這個地方的牆上與先前那個房間不同,這裡畫著壁畫……其中上面有個人,他的手中拿著鑰匙,由於那個鑰匙的樣子很奇怪,我戳了下去,旁邊的暗門打開了。
注意到門打開了,壹大哥通過暗門進入了那條滿是蜘蛛網的走廊,從那裡,我們成功把燃著的火把運到了中間的房間,房間瞬間變得相當明亮……明明、明明就該這樣結束的……
或許是因為插入火把後,什麼動靜也沒有,我與壹大哥一起看著方塊,都不敢行動。最後壹大哥選擇先離開,或許是想到先前恩赫的神殿我們那打擊的模樣,打算把最後交給我們吧?
如果這個時候我勇敢點、如果這時候我把方塊拿起來就好了,只要這麼做,後面就什麼也不會發生了……
        ……壹大哥出去後,貝貝姊姊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她請還在裡面的莉雅姊姊拿一根火把出去,她想做個實驗。莉雅姊姊聽了,便拿走了一根火把,與恰好進來的塵哥哥擦肩而過……
我明明知道的、明明猜測說要把所有火把都插著,應該才能碰觸方塊的我,卻只是看著、看著莉雅姊姊把火把拿出去,沒有出聲或做什麼……就像那天一樣,我還是旁觀著,什麼都沒有做……
然後、然後……發現缺了一根火把的塵哥哥索性也拿了一根火把,走到了方塊旁邊……或許是覺得方塊拿起來的時候,火焰會突然熄滅,整個房間變得一片漆黑,只要這樣,我們兩個就還能保持在光明之中……
塵哥哥在觸碰方塊前,還拉了我一下,將我拉到自己旁邊;似乎要是發生了什麼事,他能確保第一、第一時間……帶我離開……而我居然天真的以為,最慘、不過是旁邊那尊石像會動起來襲擊我們……
被保護的安心感,讓我選擇只是看著、看著塵哥哥就這樣,伸手觸碰方塊,然後……變成一尊不會動的石像。我又、我又……我明明可以做點什麼的,我明明……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拿起方塊?為什麼不阻止?為什麼又不出聲?這樣豈不是就跟那一天一模一樣嗎?我什麼都、沒做……又一次,害了……對我好的人……
        ……壹大哥後來處理殘局,也差點變成了石頭,然而他及時放開了立方體、以及抵抗住了石化,最後是重新把火把插齊了,才成功將立方體給拿起來,什麼事也沒發生的……
然而就算是如此萬能的壹大哥,面對石化的塵哥哥也一籌莫展……
我討厭我的沉默、我討厭我的弱小、我討厭……我自己……我救不了多洛爾、我此刻也救不了塵哥哥……是我……害了你們……哪怕我有做出一絲一毫的反應、出聲,你們都不會……這麼慘……
尤拉格蘭大人,我有罪……不論以什麼為代價,要我的命也行,求求您……不要再把我的朋友帶走了,我不要再失去……多洛爾了……就算要因此一個人,也無所謂,請還給我……請還給我……
        ……多洛爾……對不起……對不起……我又沒能……保護你……
DND
#DND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西羅斯的圖畫日記】《湮滅之墓》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