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二十,人偶(中)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林祐也成為了一名高中生,憑藉著讀書是自己為數不多的興趣,林祐讀的是鎮上最好的高中。這所高中有名在它讓學生們自由的發展社團活動,不過以林祐的個性,或許不會參加吧。
  即便這些日子過去,林祐不論是在情感理解、或是說話上都大有進步,但是和一般人比起來,還是很容易就可以感覺出林祐的異狀。雖然說高中生已經是個小大人的年紀了,但是在新生訓練前,媽媽還是擔心的抓著林祐,說了好久好久的話。
  相較於耳提面命,要林祐好好保護自己、不要被別人欺負卻傻傻不知道的媽媽,爸爸只是拍了拍林祐的肩,語重心長的說了句,如果小祐能交到朋友就好了。
  因為林祐這奇怪的、也不知道算不算病症的情況,一般人能別不排斥林祐就不錯了;願意慢慢與林祐交好的人,除了爸爸跟媽媽以外還真的沒有,畢竟跟一個感情淡薄的人來往,很容易感到心寒。
  到了學校、到了新班級,自然是一連串的新生活動,林祐沒有剛到新環境的緊張或興奮,團體要做什麼他便跟著做什麼,自我介紹時他只簡短的說了個林祐,任由著空氣尷尬,老師急忙幫林祐解釋了一下他的情況。
  即便收到全班奇怪的視線,林祐也沒任何感覺,在老師說可以離開後,便徑直走回自己的位置上了。發課本、各式帶領新生認識校園的活動、健康檢查……新生活動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直到幫忙的學長姐給每個人都發了一張寫著字的卡紙,上面寫著地點以及一個不認識的名字,還寫著這個人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講臺上,學長姐們說接下來要讓大家,各自去跟自己的直屬學長姐見面。
  沒想到這個學校還有這樣的安排,身旁的人都躍躍欲試,好奇負責自己的人是什麼模樣;也有人非常懊惱,不知該如何跟陌生的學長姐相處才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奮或不安。
  在這之中林祐就顯得過於平靜而不合群了,不過他一直一來都是這樣,也有人投來幾個好奇的目光,但想想老師說過的話,最後還是沒有人來跟林祐搭上一句話。
  林祐看著自己眼前的卡片,寫著匡信嘉三個字,身上帶著一顆小型骷髏頭,在中庭的涼亭裡等著自己。一般人在看到骷髏頭時,大概就會開始緊張起自己的直屬究竟是個怎麼樣的怪人了吧?
  不過林祐只是回想著方才介紹過的,學校的中庭該怎麼走,在腦中確認好位置以後,便自己悄無聲息的出發了。路上都是在等、或尋找直屬的人、以及已經相認正在尬聊的人,整個校園好不熱鬧。
  到了中庭的林祐看見其實在這裡等直屬的人還不少,林祐一一掃視過去,在涼亭中央總算看見了一個手上抱著小骷髏頭的學長。林祐從背後靠近他,伸手拉了拉似乎在想事情的學長。
  「請問是匡學長嗎?我是林祐。」
  匡信嘉回過神,笑容反射性的就要勾起,但那雙眼在映出了林祐的模樣時,他很明顯的愣了一會,下一刻便整個人都笑瞇了眼,朝林祐伸出了一隻手,回道。
  「是,我是匡信嘉,你的直屬學長,我等你好久了,林祐。」
  林祐乖巧的回握了一下匡信嘉的手,對他說的那句等你好久了,耿直的道了一個歉,讓匡信嘉不禁輕笑了聲,說道自己只是開開玩笑,不用真的道歉的,林祐點點頭,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兩人間頓時剩下沉默。
  「我想我們坐著聊吧,跟我來吧。」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匡信嘉彷彿知道了林祐似乎是本來性子就冷,沒有對那陣沉默有太大的反應。林祐再次點頭,跟著匡信嘉走,匡信嘉一邊帶路,一邊稍微解釋了一下,他們現在要去神秘研究社,而自己是那裡的社長。
  「林祐覺得這隻小骷髏可愛還是可怕呢?」
  匡信嘉忽然回過頭,笑眯眯的把手中的骷髏頭湊近林祐面前,林祐看著,用雙手捧住了骷髏頭,匡信嘉順勢就給他了。林祐一邊繼續跟著匡信嘉,一邊仔細打量骷髏頭,可愛或是可怕他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做工很好。」
  「喜歡的話可以送你唷。」
  「不用。」
  匡信嘉對林祐幾乎秒答的拒絕也只是笑笑,不過暫時沒有要拿回來的意思,來到了神秘研究室的社團教室,打開門的匡信嘉替林祐拉起內裡裝飾的紫色布簾,紳士般的邀請林祐入內。
  神秘研究社的教室被各種深紫色的布以及星形的裝飾給覆蓋著,讓教室內顯得整體陰暗。除去一般會員平時活動的位置,最裡邊還有個獨立的位置,靠著書架,匡信嘉指指那裡,便率先走了過去。
  這個獨立的位置,桌上擺著許多筆記本,從神話到鬼故事、從西方星相占卜到東方風水學……舉凡許多沒有科學根據的東西,幾乎都會有一本相關的筆記本,而桌子邊緣,立著一個寫著「社長 匡信嘉」的小立牌。
  「好奇的話都可以拿起來看看喔,不過還是先坐下吧。」
  匡信嘉說著,將林祐帶到了應該是社長的椅子上坐下,而他自己則去搬了客人用的座椅,放到了林祐身邊。林祐的視線在筆記本上來回看了幾眼,但要說好奇,他倒也沒有,所以只是乖巧的坐在位置上,睜著眼看著匡信嘉。
  「那還是來說說話吧。林祐你有沒有什麼想問的呢?例如學校的事啊、課業的事啊、老師的事啊、社團的事啊,或者……我的事?」
  林祐搖了搖頭,因為那些事,他都會自然而然的知道,並不需要問。一般人會對不知道的事情有好奇甚至恐懼,所以才會想從別人那裡多少知道一些事實,好讓自己不會杞人憂天,可是林祐並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這樣啊,那換我詢問林祐可以嗎?」
  完全被林祐拒絕的匡信嘉倒沒有氣餒,臉上的笑容更是連片刻都沒有因為林祐的態度,而有任何掛不住的樣子。林祐點點頭,同意了匡信嘉的要求,而匡信嘉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了最想問的問題。
  「林祐是不是不喜歡說話或與人交流呢?我這樣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在說到後一句話時,匡信嘉終於變了表情,皺起眉頭,看起來很苦惱的模樣。林祐先是搖搖頭,但想想好像光憑這樣無法回答兩個問題,微微垂下眼眸,用著自己奇怪的句子回答。
  「學長不煩。我說話不好,不常回應。」
  聽到那句學長不煩,匡信嘉安心的又掛起了笑容,本還想再問問是不是有什麼不好的回憶,所以才不擅長說話,但想想這才剛認識,這樣似乎有些過了,所以匡信嘉作罷了這個想法,換了個問題。
  「那……林祐介意我以後也找你說話嗎?」
  林祐眨了眨眼,通常初認識的人,大概與自己說了三次話以上,就不指望他會回話了,而且還會盡量避免與林祐說話,因為對林祐不丟直球,他根本聽不懂暗示,更別提要從林祐那個奇怪的文法中聽懂意思有多難了。
  所以對林祐來說,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詢問介不介意找自己說話,對林祐而言重點或許不在於被匡信嘉找,會不會覺得煩或尷尬;而是林祐根本沒遇過、也根本不明白要介意什麼。
  「不介意。」
  「那太好了,林祐你也不用勉強一定要回我喔,你願意聽我說話就很好了,如果想要回應再回應就可以了。」
  匡信嘉得到林祐的允諾顯得相當高興,不過他還是說了但書,希望林祐不要把自己找他這件事,當成一件會有壓力的事情。林祐雖然不知道匡信嘉心裡想的,但是匡信嘉所說的,正好符合他平常與爸媽相處的方式,對林祐而言那也是比較放鬆的相處方式。
  「那麼可以和我交換聯絡方式嗎?這樣我比較方便找你。」
  聽完匡信嘉的要求,林祐直接把手機翻出來交給了匡信嘉,雖然這臺手機對林祐的用處並不大,但爸媽還是覺得有必要,所以給林祐買了一臺。如今這臺幾乎只被林祐當作手錶使用的手機,總算迎來了新的聯絡人。
  匡信嘉將自己的號碼輸入了林祐的聯絡人裡,順便詢問林祐的手機號碼,不過從來沒用過的林祐自然是不知道,不過匡信嘉也只是笑笑,自己找出了林祐的手機號碼,將其紀錄在了自己的手機裡,然後隨手就拿了張便條以及筆,寫下了兩串數字。
  「上面這一串是林祐你的手機號碼,下面這一串是我的。雖然手機很方便,能紀錄下這串數字,但如果你願意自己記起來,那我會很高興的。」
  匡信嘉只是說說,並沒有期望林祐真的會記下自己的手機號碼,不過林祐雖然沒有表示,還是將便條小心的收了起來,朝匡信嘉點點頭,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然後匡信嘉就開始如先前說的,自己對林祐說起話來,從普通學生會想知道的課業到社團、或林祐並沒有問,但匡信嘉自己想說的,關於神秘研究社的事情,他像是有數不盡的話題,總能信手拈來。
  而且匡信嘉是有在觀察林祐的,他會注意林祐的表情,只要林祐有稍微露出一點點疑惑的神情,匡信嘉就會依著那個點做詳細的解釋。林祐此時,也因為匡信嘉這貼心的小舉動,而不自覺的專心聽著匡信嘉的話。
  「嗯……差不多到時間了,該帶你回教室了,畢竟你們後面還有別的事要做。走吧,我送你回去教室。」
  看了下時間,匡信嘉有些可惜的宣布今天兩人的聊天就此結束了,林祐點頭回應後,也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眼時間,看著時間有些出了神,直到匡信嘉的聲音再次響起,他才收起手機,跟上匡信嘉的步伐。
  這還是林祐第一次,和父母以外的人交流超過一個小時。送林祐到了教室後,匡信嘉一直到看著林祐回到位置上才離開,坐在位置上的林祐沒有拿出先前在閱讀的新課本,而是將自己收起的便條攤開,看著那兩串號碼,默默記了起來。
  回到家後,家人自然是問林祐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好確認他們的寶貝兒子是否還適應新學校。雖然有跟班導師提過林祐的情況,並請老師多注意一下林祐,但他們也知道,老師不可能一直顧著林祐的。
  林祐像是在報告一般,將今天在學校的事,幾乎是鉅細靡遺的列數著,在提到直屬學長時,巧合般的林祐的手機發出了一陣提示音,而且還不是手機預設的提示音。
  在爸媽驚訝的視線中,林祐暫時停下敘述,伸手拿起手機查看,果然是匡信嘉傳來的訊息,內容是很普通的問候,以及一些匡信嘉貼心的建議,並且想約林祐明日放學去學校的圖書館看看,因為他覺得林祐應該喜歡書。
  「小、小祐,是別人傳訊息給你嗎?是誰呢?」
  「直屬學長。」
  林祐沒有任何想隱藏的意思、也覺得這沒什麼好隱瞞的,直接回答了媽媽的問題,但這個回答還是令爸媽兩人很訝異。就算是出自於直屬關係,有人願意同這樣的林祐互動,對他們而言都是一件不知該喜該憂的大事。
  「學長知道你的情況嗎?」
  林祐搖搖頭,除非對方問,否則林祐自己是不會想到要跟別人說自己對情感很遲鈍這件事的,或許也是因為這樣,大部分的人都以為是林祐天生冷漠、不喜歡與人有任何交流。
  雖然有人願意與林祐交流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但媽媽還是擔憂林祐的這位學長,如果不知道林祐的情況,可能之後兩人還是無法好好相處,所以眼神一直看向林祐的手機。
  「……小祐,你願意讓爸爸跟媽媽和學長說說你的事嗎?」
  爸爸注意到了媽媽的舉動,自然明白媽媽的想法,即使知道問林祐他肯定也是直接允諾,爸爸還是形式上的問了,因為爸爸並不想過分把林祐當成是一個特殊的孩子來對待,而林祐不出意料之外的,依舊是毫不猶豫的就將手機遞給了這麼問的爸爸。
  「小祐,你也應該問問學長願不願意喔。」
  爸爸提醒道,他可不希望這個難得會對林祐這麼好的孩子,因為對方的父母突然找他,而嚇得對林祐感到害怕之類的。林祐乖乖照做,傳了訊息給匡信嘉,出乎意料的是,沒多久林祐的手機直接響起,匡信嘉打了過來。
  林祐接起電話,聽著對面的人說了幾句話,簡單的應了幾聲後,就將手機遞給了爸爸。猜測大概是林祐的學長打來的,正要接過手機的爸爸也不禁覺得這位學長真是勇敢而直接,聽到直屬學弟的父母想跟自己說點事,居然就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不過媽媽先一步說了聲我來,代替爸爸接過了手機,自我介紹道是林祐的媽媽後,便聽見手機傳來了彬彬有禮的少年音在問候後,也向媽媽自報了姓名跟身份。聽聲音感覺匡信嘉是個挺溫柔的孩子,讓媽媽稍微放了點心。
  但媽媽很快又嚴肅起來,與匡信嘉表示要跟他說說林祐的事,然後便將林祐從小情緒就很淡薄,甚至可以說是沒有的情況告知了匡信嘉,但在最後也表示,林祐的情況有漸漸在變好了,希望匡信嘉多多包容照顧林祐的心情不言而喻。
  「我明白了,謝謝伯母特地告訴我這件事,我會在學校多照顧林祐一些的。請別擔心,我覺得林祐是個好孩子,林祐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我的友好,我覺得我有感受到。」
  匡信嘉輕聲的回答道,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只有聽聲音,媽媽卻彷彿感覺到了手機另一端的匡信嘉,肯定正掛著一個溫暖的微笑。媽媽說完了拜託學長後,心中的一塊大石總算放下了,將手機還給了林祐。
  匡信嘉似乎和林祐又說了點什麼後,才掛斷了電話,方才媽媽在和匡信嘉說自己的事時,林祐雖然看起來不在意的在一旁看書,但實際上只有林祐自己知道,其實他也有在注意媽媽與匡信嘉的對話。
  拿回手機後,匡信嘉只是對自己說了聲以從今以後多多指教,剩下便是囑咐林祐早點休息之類的問候了。總之林祐在學校有這麼一個直屬學長照顧,也算是讓爸爸跟媽媽可以安心許多,希望林祐這次真的能交到一個好朋友吧。
  生活中突然多了一個人的身影,匡信嘉幾乎是把關心林祐當成了每日任務在做,等到林祐意識到時,與匡信嘉一起做什麼,已然變成了一種習慣。有空時便一起吃午餐、放學時一同到圖書館讀書、或是到咖啡館聽匡信嘉說話,一切都這麼正常且自然。
  社團作為這個學校最為有名的一大特色,匡信嘉自然也是要帶林祐好好瞭解一下的,即便林祐最後可能根本不會加入任何社團。雖然匡信嘉知道只要向林祐要求加入自己帶的神秘研究社,林祐肯定二話不說就會加入。
  但匡信嘉還是選擇好好為林祐介紹完每個社團,把選擇權交給了林祐。可是林祐其實一直以來,都很不會自己做決定,在匡信嘉問自己想加入哪個社團時,林祐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了想讓匡信嘉幫自己決定的念頭。
  但眼神一飄,林祐看到了自己收在書包裡的相機。這臺相機是他的寶貝,即便爸爸跟媽媽說過把這麼貴重的東西帶到學校相當危險,林祐還是無法不貼身帶著它。要是當他好不容易遇到那個人時,相機卻不在自己身邊,那就太糟糕了。
  雖然林祐已經想不起來,當時那個男孩的模樣了。但是想要給那個人看到自己的相片這件事,他一直惦記在心中,不敢讓它像那個孩子的模樣一樣被淡忘。這麼一想後,心中似乎也有了答案,林祐將自己的寶貴相機拿了出來,因為他信任匡信嘉。
  「……想讓個人,看照片。所以,想去新聞社。」
  讓自己的照片刊登在這個有時有名到還會上新聞的校刊上,這是林祐能想到,最能在茫茫人海之中,讓那個他壓根記不起樣貌的男孩,看到自己眼中景物的最好辦法。
  雖然讓林祐自己選擇去哪個社團是匡信嘉自己決定的,但聽見林祐的選擇,匡信嘉還是驚了,因為他心中完全沒想過林祐會選擇新聞社。不過匡信嘉很快就淡定下來,看著林祐擺在桌上的相機,好奇的詢問道。
  「林祐你喜歡拍照嗎?我可以看看嗎?」
  「可以。喜歡……不知道,只是……有人說,想看我眼中的景象。」
  匡信嘉眼神微微一暗,喃喃道了句這樣啊,不過在打開林祐拍攝的一張張照片後,他整個人便被這一張張美如畫的景象給吸引了。林祐眼中的世界,搞不好真與一般人都不一樣,要不為什麼,他能夠拍出如此美景呢?
  「林祐,這些照片好美,我好喜歡。」
  這不是客套話,匡信嘉長到如此歲數,由於天生的優秀,早已對一帆風順的人生感到習慣甚至無感,根本沒去注意過,自己身邊那些看起來與平時無差別的景象,既然也可以如夢一般如此不真實。
  林祐聽著那句毫不客套的喜歡,竟第一次無法直面匡信嘉的笑容,淡淡應了一聲,並沒有抬起頭來。小心翼翼的將這聲喜歡記在了心裡頭,因為它給了自己一種不熟悉的感覺,雖然現在不懂,但林祐覺得以後會懂得,而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他不討厭這個感覺。
  只不過雖然入社容易,但是要能被注意到就需要費一番心思了,以林祐的攝影水準,匡信嘉認為林祐只要能讓自己的相片刊登在校刊上,就一定能吸引到他人的注意。
  但問題就是該如何讓林祐的照片,自然的出現在校刊上呢?依靠林祐去主動參與社團的取材拍攝那是不可能的了,先不說林祐本身就很難與人交流,一個幾乎不在社團活動中發言的社員說要負責拍攝,一般人都會考慮再三的吧?
  自林祐加入新聞社也有段時日了,匡信嘉自然都有關心林祐在社團的情況,而且也相當不出乎意料的,林祐在社團裡就是一個小透明,幾乎沒有人明白林祐為什麼會加入新聞社。
  雖然林祐依舊看起來毫不在意的樣子,但匡信嘉還是決定要幫林祐一把,算算時間,新聞社的校刊應該差不多要出了。這是一年級第一次參與校刊製作,還是挺重要的一次社團活動。
  「林祐,幫我一個忙吧?我想要替神秘研究社寫一篇文章投稿新聞社,你可以幫我拍文章要用的照片嗎?」
  某日在咖啡館中,匡信嘉突然向林祐提出了請求。林祐無法從社團內部打入,那就換個方式,先讓社團的人注意到他的閃光點吧。校刊畢竟是校刊,是接受學生投稿的,匡信嘉對自己的文筆還挺有自信的,重點是要寫怎麼樣的內容,才能讓林祐的特點被發揮。
  林祐答應了匡信嘉,對林祐而言,這是匡信嘉第一次拜託他一件事情。匡信嘉平常總是這麼關照自己,林祐即便感情再淡薄,也是感覺的出來的,也算是報答,林祐總覺得自己絕對不能出錯,一定要幫匡信嘉拍到最完美的照片。
  不過匡信嘉說要先將資料整理好,才會將集合地點以及時間傳給林祐,所以回到家後,林祐一直不自覺的在注意手機有沒有收到訊息。林祐在簡訊音響起的一瞬間,便放下了手中的書,立刻查看了簡訊的內容,並回覆過去。
  匡信嘉約的時間是假日,所以林祐得跟爸媽知會一聲,在聽到林祐說假日要出去時,爸爸跟媽媽先是感到驚慌的,在確定是與那位直屬學長一起時,又感到了欣慰。雖然晚了很久,但林祐終於開始像個一般孩子一樣,會與朋友出去玩了。
  一直希望林祐能像普通孩子一樣長大的爸媽,自然同意了林祐與匡信嘉一起出去。說實話,自從認識了匡信嘉以後,兩人都明顯感覺到,林祐似乎過的越來越開心了,當然林祐自己大概沒感覺,可作為父母,兩人當然看得出林祐自己都不知道的變化。
  與某個人經常在一起,一起做各種事,即便都不是什麼非常要緊的事,卻還是會感到充實,而且會不自覺期望下一次還能在一塊去做點什麼,甚至連假日都會一起度過……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自己是不是交到了「朋友」了呢?將方才在閱讀的童書抱緊,在無意識中,那張萬年一號表情的面容,在嘴角輕輕勾起了一個微微的弧度。
  林祐的學校離家裡有一段距離,但又不到需要搭車那麼遠,所以林祐一直都是騎腳踏車上學的。這次匡信嘉約的目的地就是學校附近的鬧區,所以兩人在學校會合之後,便直接一起騎過去。
  假日的市區相當熱鬧,到處都是在逛街或有其他目的的人們,匡信嘉讓林祐將腳踏車停在了市區一個停放腳踏車的地方,兩人步行前往目的地。
  人潮雖說不上擁擠,但匡信嘉還是選擇與林祐並肩行走,似乎是怕他走丟。兩人走的並沒有多久,很快就被匡信嘉帶進了個小路,逐漸遠離繁華的市區了。
  走到巷子盡頭,竟是一座已經荒廢的公園,面對的是一座大埤塘,而不遠處林祐看到了他們學校的圍牆。沒想到學校附近有這樣的地方,雖然能從學校高處的地方注意到這片埤塘,但林祐卻不曾注意過到有這個公園。
  公園的中央有座魚的雕像,當林祐在這個廢棄的公園走動,尋找拍攝的好景象時,匡信嘉就在邊上與他說這個地方的傳說故事,就如匡信嘉平常最喜歡做的那樣,末了,也按照慣例詢問了林祐的聽後心得。
  林祐每次關注的點都很奇特,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匡信嘉這次在忍不住笑出來之後,拍了拍林祐的頭,表明道方才說的全是自己編的。雖然林祐分不出哪個故事更好,但是他知道不管匡信嘉要寫哪個故事,一定都能寫得很精彩。
  倒是自己拍攝的照片,足不足以配上匡信嘉精彩的文章,林祐對這點感到擔心。在給匡信嘉檢查拍攝好的照片時,他一直感到有些坐立難安,使他在匡信嘉看完照片後,準備開口前,先一步道出。
  「如果不夠好,我可以再拍。我……希望學長的文章能夠被大家喜歡。」
  匡信嘉稍微頓了一下,隨後又勾起了林祐所熟悉的溫暖微笑,淡淡的,或許只是好奇的回問了林祐一句。
  「呵呵,你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呢?」
  為什麼……林祐怕是自己也從未想過這個問題。林祐本以為這次匡信嘉也會跟平常一樣,像是會讀心的,明白連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的,自己話裡想表達的意思;但匡信嘉這次卻是回了個問題給他。
  「我好像,對情感很笨拙,大家都受不了。可是學長很包容,所以我想……盡我所能,回報……」
  即使自己答不出來,匡信嘉也不會逼自己的吧?但林祐在沉默過後,給了匡信嘉答案。就像因為明白爸爸跟媽媽對自己很好,所以努力去學著理解那些自己不懂的情感那樣,林祐也想為如此包容自己的匡信嘉做點什麼。
  「我知道了,林祐,你拍的很好喔,大家一定會喜歡的,就像我很喜歡你所拍攝的照片一樣,所以請期待文章刊出來的時候吧。對了,難得一起出來,要不再去別的地方逛逛吧?」
  匡信嘉給予了林祐的照片肯定,又一次說了喜歡他的相片,然後拉起了林祐的手,往市區的方向走去。雖然得到了匡信嘉的肯定,但是林祐並不放心,而他也相信匡信嘉應該感受到了自己的不確定。
  但是匡信嘉卻沒有再次提及的打算,帶著林祐在市區轉悠了一圈,幾乎把平常一般好友會一起做得事情都給做了個便。也不知道是自己天生就沒什麼感覺的緣故,還是因為心裡一直惦記著替匡信嘉拍攝的照片的事,林祐到最後,表情幾乎都沒變過。
#劇情向  #微BL向  #非現實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