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十九,人偶(上)

系統建構中,載入人物資料。
…………
…………
…………
  資料確認,是否要確認人物「人偶」的資料?
  【Yes 】/ 【No】
Yes。
  請等候,載入「人偶」的資料中。
  林祐是個不一般的孩子,除了剛出生那會,有短暫哭了一下以外,父母似乎就從未聽過、見過這孩子哭了;別說哭,甚至沒有笑過,他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就坐在原地發呆,給他的玩具,也只是碰個兩下就不玩了。
  本以為林祐可能患有自閉症之類的,但是林祐是會對他們的話語有反應的,而且雖然不太會說話,但他是願意回答他人的。真要說林祐有哪裡很奇怪的話,就是他的情感很薄弱吧?不論是自己的情感、還是感知別人的情感。
  林祐不會生氣,亦感受不出他人的氣憤;林祐不會高興,亦感受不到別人的興奮;林祐不會難過,亦感受不到旁人的悲傷。當媽媽因為自己沒有情緒而哭泣時,林祐會看著他的媽媽,一聲聲唸著對不起。
  但那不是因為林祐知道媽媽很悲傷,而是因為他知道媽媽在哭,大概是為自己在哭,可是具體是為了什麼,林祐並不知道。不過他在童話書上看過應對的方法,所以他學著書本上的方式,對媽媽道歉,可是為什麼媽媽的眼淚卻沒有停下來呢?
  林祐自己無法理解情感,所以他唯一能想到的方式,就是去學。不斷的閱讀書籍、詢問他人自己應該要有什麼感覺,林祐用這種方式,嘗試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般有感情的孩子一樣。
  只不過他拙劣的演技,讓人一眼就看得出來,那只不過是林祐裝出來的而已。日子久了,其實人也就習慣了,林祐也不過是情感過於淡漠了些、並且不會看人臉色,還連帶有點溝通障礙而已,除此之外,林祐很正常。
  雖然稱不上是資優生,但林祐很乖巧、聽話,智商也在水準之上,起碼在讀書上、生活上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而且林祐也並沒有排斥與人交流,甚至爸媽也感覺到了,總是安靜看書的兒子,似乎也對自己讓兩人傷心想做出改善。
  或許林祐不是學不會情感,而是比起其他人,他必須用更多的時間去體會,甚至他自己已經有那種感情了,可是他自己並意會不了吧。林祐其實比外表上的冷漠,要來的更加溫暖一些,即便他是需要人帶領的孩子。
  只不過雖然家裡的人漸漸能夠理解林祐了、而聽話的林祐也不會惹出什麼麻煩,對老師而言也算省心的孩子,但這些都只是大人對林祐的理解、包容、甚至可以說是同情。
  心思敏感的小孩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一開始還會有好奇的孩子接近林祐,但漸漸就會因為他奇怪的說話語句、以及感覺就沒有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感覺,給氣得不想再與林祐玩了。
  雖然林祐並非刻意的,但不懂情感這件事,還是對他的人際造成了麻煩,到最後,幾乎沒有同儕想與他交流。只有愛欺負人的孩子會來糾纏林祐,但因為林祐不會害怕更不會哭,冷漠的樣子更加嚇人,欺負人的孩子們也通常很快就會悻悻然的離開了。
  畢竟不管怎麼捉弄都沒有任何反應,那跟個娃娃有什麼兩樣?而且林祐還不是真的娃娃,會受傷、會流血、會自己行動,是個像是娃娃又不是娃娃的存在,也是非常奇怪了。
  話說一年一度的生日又快要到了,每次爸爸都會向林祐詢問想要什麼樣的生日禮物?可是因為林祐沒有喜愛的事物,所以他回答不出來;而且就算真的收到了禮物,林祐也不會感到開心的情緒。
  雖然爸爸說不知道也沒關係,對自己露出了微笑,但林祐已經漸漸能夠讀出了,父母在感受到自己的異常時,還是會不自覺流露出來的悲傷,林祐覺得,自己應該要像書上描寫的一樣,為自己造就出來的悲傷負責才對。
  林祐最近時常待在學校附近的小公園裡,當然沒人陪他玩,不過這裡經常會有孩子來遊玩,這些孩子臉上總是會帶著笑容,是高興的象徵,林祐覺得在這裡,或許自己也能找到可以讓自己高興的事情,這樣就能跟爸爸說了
  不過爸爸跟媽媽其實並不喜歡林祐一個人到公園玩,因為林祐很容易在這裡受到欺負,只不過不知害怕為何物的林祐,就算被欺負了,也不會留下一點心裡陰影就是。
  所以在自己生日快到來的最近,他每天都偷偷趁著放學來到公園待著,直到爸爸跟媽媽快下班了,才回家去。可今天不知怎地,小孩子像是約好一起去別的地方玩的樣子,公園冷冷清清的,居然沒有人。
  林祐站在入口片刻,之後便找了個地方將自己的包放下,現在公園只有他,所以每個遊樂設施也都是他的,現在或許是時候可以試試看,那些小孩會搶到吵架的遊樂設施有多好玩了。
  林祐坐在鞦韆上,鞦韆因為他坐上去,所以微微晃動著,但僅僅如此,林祐試著用腳蹬了下地板,就像記憶中其他孩子做的那樣,鞦韆因為這個力,帶他稍微靠近了天空,但很快又遠離了。
  林祐的眼中全是那乎遠乎近的那一片天空,直到視野中的天空位置穩定下來,他才發現鞦韆已經不再晃動了,然而他還是沒感覺到鞦韆有趣在哪?沒有再試一次,林祐離開了鞦韆。
  他爬上了溜滑梯,坐在滑梯頂,但因為他沒往前,所以他並沒有滑下去。可林祐也不知是沒注意到,還是現在不太想溜滑梯了,他就坐在那,又開始看著藍天中的白雲發呆。
  也不知看了多久,林祐才微微一傾身,滑下了滑梯,那短短一瞬的下滑便是孩子們喜歡的地方嗎?坐在滑梯底,林祐顯得有些茫然,一會後他便站起身來,不再玩這個設施了。
  單槓他這個小身板,雖然試著去抓住了竿子,但是林祐並做不到把自己撐上去;小型的攀岩牆,他也爬到中途就上不去了;站在上面可以旋轉的圓盤,林祐意思意思轉個兩下,也就跳下來,不給它機會了。
  最後林祐坐到了沙坑中,用手捧著沙、再放開,把沙子漸漸疊成一座小山丘,雖然他很疑惑,明明別人玩起來,都會變成一座小城堡之類的,但他的沙子只會一直一直從四周滑落並散開,不太好疊起來。
  「快看!這個小怪胎居然自己在這裡玩沙欸!」
  當沙子好不容易疊了一定的高度時,一隻腳卻無情的踩下來了,沙堆瞬間只剩下一個鞋印在那,要是一般的孩子都要開哭或生氣了吧,但林祐只是眨了眨眼,抬頭看向說話的小孩。
  林祐在見到是這些人後,默默地將身子蜷縮起來,是這個公園裡愛欺負人的孩子團,他們也算是時常有交集了,他們就是讓爸爸跟媽媽不太放心林祐一個人來公園的原因。
  孩子團們有個目標,就是要讓林祐這個又不哭又不笑的小怪胎有點反應,他們把林祐圍起來,這種壓迫感本來就很容易讓小孩感到害怕了,他們還不斷諷刺著林祐。
  沒有表情的機器人、只會聽大人話的乖寶寶、沒有任何朋友的怪胎……他們喊著小怪胎你快哭啊,也不知道是想做什麼,林祐完全不懂他們這樣是在做什麼,蜷縮起來也只不過是方便他們把自己圍起來而已,自己挺貼心的。
  反正再一會,他們又會切一聲,說著小怪胎超無趣,自己一個人玩到天荒地老吧之類的,自己走掉吧,林祐開始看著人與人之間的風景,放空了腦袋,反正他們說什麼,他也都沒感覺,不聽也沒差。
  「好痛!哪個傢伙拿東西丟我!」
  忽然罵聲停止了,林祐回過了神,只聽孩子團緊張的交頭接耳著什麼,很慫的對對面的人喊了幾句話,又被懟了回來,最後像群喪家之犬,急匆匆的跑掉了。
  倒是比預期中的早離開了,那群人。林祐拍拍自己身上,被那群人弄上的沙子,趕走了那群孩子的人走到了自己身邊,但一直到他開口說話,林祐才抬起頭看他。沒看過、有些髒兮兮的孩子叫他給點反應,所以林祐照著媽媽說的,收人幫助就要道謝,對他說了聲謝。
  「我不要謝謝,那不能吃。有吃的不?吃的,可以填飽肚子的,知道嗎?」
  原來是肚子餓了嗎?這個人很幸運,因為自己今天沒有把午餐吃完。林祐起身去拿了自己的午餐,回來給小孩,然後就又開始嘗試堆沙,堆著堆著,他又被天空或遠處的景象吸引了目光,盯著那處久久無法轉移視線。
  光照射的角度、雲飄過時的模樣、天空明明都是藍色,卻藍的不一樣、花草樹木搖動的模樣……林祐特別容易被這些東西吸引目光,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看著,彷彿這樣他能將這個畫面給記起來似的。
  「餐巾布就給我啦,話說你……如果沒有自保能力就還是別一個人在這玩了,可不是每次都有人能來救你。」
  小孩又一次出聲喊了他,男孩把餐盒裡的布打包帶走,並把餐盒還給林祐,然後就要離開了。林祐不是很在意,說到底他們也只是萍水相逢,以後也不會再見、就算見了也不會打招呼吧,不過在離開前那孩子對他又說了句。
  「反正就這樣,快回去吧。」
  林祐看著跑掉的身影,歪了歪頭。那個小孩,說了跟爸爸媽媽類似的話,那是在關心自己嗎?為什麼要關心對他而言是陌生人的自己呢?林祐沒有想出答案,也沒有繼續想下去,便離開公園了。
  隔天,林祐又到公園去了。今天還是沒有小孩在這裡玩,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有什麼更好玩的、或是都集體有事不能來玩吧?林祐一樣把包包放在了昨天的位置,徑直走入沙坑中,坐在中央又堆起了沙。
  昨天還沒成功就被人給打斷了,所以林祐今天才直接從昨天被打斷的地方開始,找找有沒有一絲興趣,可以讓他告訴爸爸想要什麼樣的生日禮物。林祐堆沙的過程相當的緩慢,因為他老是分心,抬眼盯著某一處就開始發呆。
  這樣反反覆覆的,沙子總算堆得比昨天還高了,但林祐還是不知道這沙坑有趣在哪?把沙子堆成沙丘有什麼意義嗎?是自己堆的還不夠高嗎?於是林祐繼續往上加著沙子。
  「喂,你在做什麼?」
  忽然有別人的聲音響起來,不覺得是跟自己說話的林祐,一直到了手中的沙子流盡,才想起來今天公園只有自己,所以抬起頭來,果然看到一個男孩站在眼前,看著自己,似乎在等待他回答問題。
  「……玩、沙子。」
  「有你這麼玩沙子的嗎?」
  「沒有……嗎?」
  林祐聽完,立刻就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原來是因為自己用錯了方法,所以才感受不到沙坑的樂趣嗎?男孩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林祐說些什麼,但停下動作的林祐,什麼也沒做,氣氛十分尷尬。
  最後還是男孩先在林祐身邊坐下,提起了話頭,打破了沉默。他問林祐昨天在這被欺負,怎麼今天又一個人在這裡玩了?難道都不怕嗎?林祐在疑惑他應該害怕嗎的同時,也才想起來這個人就是昨天與自己要吃得做謝禮的那個男孩子。
  林祐對了又把自己的問題丟回來的男孩,說了自己不了解情感的事,彷彿是希望男孩能給自己一點想法,好解決生日願望究竟要許什麼。但或許是林祐的字句實在是過於破碎,他想說的意思,在男孩耳中也只是一段牛頭不對馬嘴的字句而已。
  所以男孩非但沒有回答他,反而還開始自己說起來了,聽起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自己說話。林祐難得的沒有無視他人的話,耐心聽男孩說完,還就著自己不懂的點回問回去。
  林祐以為男孩和自己一樣,在尋找自己感興趣的事物,結果男孩一瞬間就站起來,朝自己說了自己早就有了。果然自己還是和別人不一樣啊,林祐沒怎麼把男孩後面的話聽清楚,因為他說的話很奇怪。
  自己喜歡、感興趣的東西,是只會牽扯到自己的,又沒有要求自己喜歡的東西、人也要跟自己有一樣的想法,為什麼會因為人家不需要,那就無法成為自己重要的東西呢?
  林祐照著自己的邏輯,簡短的回應男孩,居然讓口舌比他厲害的男孩安靜下來了,而此時林祐也恍了神,被天邊的晚霞吸引了目光,連一旁的男孩似乎想通了什麼,起身要離開了都不是很在意。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看看你究竟看到了什麼,怎麼可以看著某個地方那麼久?是你看見了什麼我看不見的東西還是景象嗎?總之,那啥……謝啦。」
  但沒想到男孩在離開前又跟他說了話,林祐聞聲望過去,只看到他跑走的身影,可是在聽到了那句話後,林祐眼中出現了點點光彩,反覆咀嚼那句話,忍不住喃喃。
  「我……所見的……?」
  為什麼?難道他們見到的景象不一樣嗎?林祐的確時常被人問在看什麼,但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看那個做什麼?又沒有什麼好看的,可是林祐還是很容易就被映入眼簾的畫面吸引目光,而且就這樣凝神看好久。
  「小祐!你果然又一個人跑來這裡玩了!」
  女人的聲音打斷了林祐的思考,抬眼是媽媽在喊他,媽媽徑直走來,直接將林祐抱了起來,拍著他衣服上的沙子,同時在查看自己的寶貝兒子有沒有受傷,嘴上也問著林祐有沒有被人欺負?
  林祐當然是搖頭,但其實媽媽也無法確定林祐究竟是因為真的沒有而搖頭,還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遭遇的事情是人家在欺負他所以搖頭。媽媽嘴上繼續唸著林祐,跟他說明明讓林祐不可以一個人跑來公園玩的……
  「媽媽,我們、看到的……不一樣嗎?」
  「嗯?嗯……可能不是完全一樣的吧,怎麼了?」
  林祐搖搖頭,媽媽還是很好奇林祐的問題,但林祐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下去,媽媽也只好作罷,將林祐放下,牽著他回家。林祐看著被染紅的天空,腦中竟全是那個人說的話,他眼中所看到的東西跟大家可能不一樣嗎?
  回到家的林祐在做完作業後,便會縮在沙發上看童話書,即使他已經看了一遍又一遍,連書中的內容都會背了,但林祐還是時不時就看一次,因為這是他學習情感的一種方式,但向來看書認真的林祐,今天卻有些看不下去。
  「……爸爸,怎麼、把……我看到的,給其他人看?」
  林祐最後還是選擇闔上了書,手腳並用的爬到了窩在沙發另一邊的爸爸身邊。難得林祐會找過來,爸爸有些驚訝的放下手中的報紙,把林祐抱到自己的雙腿上,認真的思考起兒子的問題,媽媽聽到林祐又說起了這個話題,也好奇的靠了過來,坐在爸爸旁邊。
  「小祐今天被我從公園帶回來時也說了類似的話,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媽媽有些擔心,雖然她已經不像前幾年,會覺得林祐這樣子,會不會是因為自己的錯,而進入自我嫌惡;但是她還是很容易覺得不擅情感的林祐,一定很容易會受到他人欺負,而且還不知道自己被欺負了。
  「沒事的,妳看小祐難得有疑惑了,就算真的是被欺負才產生的想法,也算好事啊。」
  爸爸伸手拍拍老婆的頭,同時把人攬靠近了自己。相較於杞人憂天的媽媽,爸爸就有些樂觀過頭了,不過或許也是因為爸爸足夠樂觀,才沒讓媽媽繼續因為林祐的情況而自責下去吧?
  「不過小祐,你想要給人家看你看到的東西嗎?啊,有了,爸爸知道了!」
  聽到爸爸的話,林祐立刻就抬起了頭,兩位家長瞬間就感覺到了,他們那總是平靜到不行的兒子,眼裡此時竟有了期待。可是爸爸並沒有告訴林祐,只是說了驚喜會留到生日那天,要林祐好好期待。
  雖然媽媽看林祐似乎有些失落,想要丈夫趕快告訴林祐,但林祐自己搖了搖頭,眼神也恢復了平淡,用著不熟練的話語,告訴父母會期待生日的,就又拿起童話書開始看了,其實這樣也好,林祐本來就是想要解決生日禮物,才去公園的,誤打誤撞的,還真的解決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距離林祐的生日也越來越近,可是這孩子平淡的態度,依舊讓雙親摸不清林祐究竟期不期待自己生日那天,可以知道自己那天想知道的事情。
  然而也只有林祐知道,他從那日之後,每一天都會看著月曆上,被圈起的自己的生日那天好久;每天都會特意路過那座,又像以往熱鬧景象的公園,在入口站好一陣子才離開。
  等到生日那天,按照慣例吃了一頓大餐,點燃了蠟燭唱完了生日快樂歌後,爸爸送給了林祐一個盒子裝的禮物,就像每年生日那樣。林祐淡淡的說了聲謝謝,然後拉開了緞帶。
  爸爸和媽媽屏氣凝神著,就怕錯過兒子高興的神情,林祐自己也莫名的感到心情有些浮動,這樣的感覺對他而言很陌生。打開了盒蓋,裡面是一臺黑色的單眼相機,對孩子而言,這絕對是一個相當昂貴的禮物了。
  「這個叫作相機喔,能夠拍攝下小祐你所看到的景象,像這樣……」
  雖然林祐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卻還是露出了同樣少見的疑惑神態,爸爸立刻就拿起了相機,教導林祐該如何使用這個禮物。林祐透過小小的鏡頭,雖然跟用眼睛直接看還是有點不同,但林祐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喜歡的景象,照爸爸教的按下了快門鍵。
  然後爸爸又教了他怎麼查看自己拍攝的照片,林祐照著,在那小小的螢幕中,呼喚出了自己方才照下的景象看了好久,久到爸爸媽媽都有些尷尬,在想林祐是不是不喜歡時,他抬起了頭,雙瞳睜得大大的,就像個一般的孩子似的,充滿了活力。
  「……我、很喜歡……!謝謝……」
  林祐往年也都會說喜歡,但那彷彿只是客套話一般,是林祐學來為了不讓爸媽難過的詞句;但這次他們明顯感受到了,林祐話語中難得一見的激動,林祐在說完後,緊緊抱緊了相機,似乎那是一件寶藏似的。
  「哈哈!小祐你喜歡就好!這很貴重喔,所以小祐你一定要保護好,知道嗎?」
  「嗯……!」
  有了這個,不只是那個人所說的,而他真的可以做到,把自己所見到的事物給保存下來這件事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心裡現在這股奇怪的感覺是什麼,想多用一下這臺相機、想跟那個小孩說自己可以給他看自己眼中的景象了。
  然而他卻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孩子了。林祐拍了很多照片,也一直到那個公園去等那個小孩,但公園的人來來去去,就是再也沒看過那時候眼神有些兇惡的孩子。
  林祐是不會感到失望的,所以他只是一直一直惦念著這件事,即便自己已經漸漸淡忘那個,當時並沒有細看的孩子的模樣,林祐還是一直記著,他跟那個人有個約定。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對這個約定的執念在心裡生了根,林祐隨著拍攝的照片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想離開自己的相機。珍視,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感覺吧?林祐在看了無數本童話書後,才給自己對相機的感覺定下了結論。
  他很喜歡,喜歡能夠將以前那些總是讓自己分神的那些景象,像現在這樣拍下來。爸爸跟媽媽偶爾也會讓林祐把相機拿過來,大家一起看看林祐都拍了些什麼。
  他們偶爾會露出驚訝的神情,不敢相信這是林祐拍出來的畫面、或是那是林祐每一天都會經過,毫無特別之處的街景。林祐那時候問的那句,我們看見的東西不一樣嗎?透過相機,彷彿得到了應驗——是的,不一樣。
  他拍攝的相片一張又一張,多的爸爸還給他買了全新的記憶卡,讓他可以拍攝更多的照片,林祐便這樣一直收集著,因為等再次見到那個讓他找到自己的興趣的男孩時,他要讓男孩看看,自己眼中的光景。
#劇情向  #微BL向  #非現實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