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十五,狂信者(下)

  學校即將迎來園遊會,這除了是慶祝學校生日,全校一起熱鬧的日子以外,也是每個社團的一個重要的日子。如果說新生招募是新一代社團幹部的初試,那麼園遊會就是期中考,最後還會有一個社團發表會的期末,而都結束以後,就要將社團交給下一屆了。
  新聞社當天通常只是在社團教室中展示每一屆的校刊,同時把今年度最受歡迎的文章、照片給特立出來,供人欣賞也外帶當作一種表揚。匡信嘉想,他跟林祐一起投稿的那篇文章大概就會被展出來吧。
  比起表演跟擺攤,新聞社那天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們當天要蒐集整個園遊會發生的事情,並用這些內容出一期校刊。由於這算是變相在紀錄每個社團的期中成果,要是做不好其他社團會抗議的。
  之前文章的事,讓新聞社的人總算注意到了林祐,雖然高興林祐終於可以融入社團裡,但匡信嘉現下還是有些對此感到不開心了。匡信嘉用著手中的叉子,俐落的將眼前的布朗尼切成小塊小塊的,再放入口中,動作既迅速又優雅。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匡信嘉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坐在匡信嘉對面的林祐喝了口茶,有些疑惑匡信嘉是不是在不高興,但卻也沒有任何表示,在回答完匡信嘉的問題後,林祐就又再次開始沉默。
  其實匡信嘉也不是在生林祐的氣,因為他根本就不會生林祐的氣,而且林祐看不出他人的情緒這件事,匡信嘉老早就感覺到了,更不可能因為這一點,而像個小女孩一樣不開心。
  「……所以那天,林祐你都得到處拍攝,排不出一點休息時間了嗎?」
  「嗯。嗯……」
  還能為什麼不高興呢?自然就是為園遊會那天,林祐的行程了。社團裡有這麼擅長拍攝的人才,新聞社的社長自然是不會讓林祐像以前一樣,當個透明成員的,一定會指派林祐去拍攝校刊上要用的相片。
  這些道理匡信嘉都知道,而且也有做好心理準備的,只不過他還是擔心,林祐會不會就一整天都埋進社團裡的工作,連一點享受園遊會的時間都不給自己?畢竟林祐其實是個有點不知變通的孩子,答應別人的事,除非做到好,否則他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作休息。
  而從林祐的回答裡聽起來,林祐這次就是打算這麼操勞自己了,匡信嘉有些無奈,可是這麼死腦筋的地方,確實也是他可愛的學弟一大特色了,最後匡信嘉還是只能又嘆了一口氣,把想邀請林祐一起逛園遊會的想法吞入腹中,對林祐加油並且要注意休息。
  「學長呢?」
  「嗯?你是問我園遊會當天要做什麼嗎?神秘研究社要擺攤唷,所以我會待在攤位上,你要是好奇的話可以過來看看喔。」
  雖然自從林祐出現後,匡信嘉幾乎都把心力放在林祐身上了,不過他畢竟還是神秘研究社的社長,為了完美學長的人設,還是要好好當這個社長的,這次園遊會,他也在社團上花了許多精力,所以才要邀請林祐來咖啡廳放鬆一下,心靈上的放鬆。
  「……沒打算去逛逛嗎?」
  「林祐不也沒打算去逛逛嗎?」
  「學長有時間一起逛,就會去逛。」
  林祐說著,又喝了一口茶,匡信嘉說著這樣啊,隨後才發覺林祐說的話好像不單純,眨著眼看著一臉平淡的林祐,匡信嘉有些在壓抑自己情緒的,小心翼翼的問道。
  「咦?意思是,想跟我一起逛園遊會嗎?」
  「嗯,朋友或感情好的人,這時候會一起,不對嗎?」
  林祐疑惑的皺起眉頭,他跟爸爸討論出來的應該沒錯吧?匡信嘉知道這是林祐在試圖改善自己的一環,不過林祐會想跟自己做這樣的任務,表示自己被林祐當成感情好的人吧?匡信嘉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呵呵,沒有不對啊。我之後確定排班表後再把時間給你,我們一起去逛園遊會吧?」
  「好。」
  看著匡信嘉的笑容,林祐不自覺的低下頭躲閃,因為總覺得過於耀眼了。但匡信嘉實在是太高興了,畢竟本來以為要告吹的邀約,居然反被想約的對象邀請了,是個人都會偷著樂吧?
  是啊,就像一般人一樣,這種對未來有所期待,不是每件事情都在自己預料之中的感覺,就是匡信嘉一直想要的。果然有邀請林祐真是太好了,這下自己真的感覺身心靈被治癒,肯定能為社團想個好的擺攤方式吧。
  人類無法解釋的事情相當多,不論是靈異還是傳說中的魔法,只要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就幾乎都是神秘研究社的業務範疇。雖然大部分的人也會覺得這些很有趣,但真的像匡信嘉一樣如此喜愛且認為是存在的就不多了。
  像平時社團活動那些說故事或實際去探索的活動,是不可能拿來當作園遊會的擺攤內容,給一般的人參與的。不過他還是有其他的東西可以擺出來,而且社團也有許多這樣的人才,依他對一般人的理解,應該會受歡迎的。
  越臨近園遊會,校園內躁動的氣氛也讓學生們難以好好上課,許多老師知道浮動的學生們也不太想上課,甚至讓學生在自己的上課時間,準備班上的佈置或排練表演。
  匡信嘉也為了社團擺攤的事,只要一放學就會被社團的社員們拉去社團教室,他們的社長偶爾出現在社團教室,平常雖然會有覺得要是那天遇上社長,感覺就會有好運的小確幸感,但是為了園遊會那天的擺攤順利,現在實在需要他們博學多聞的社長好好教導他們!
  匡信嘉心裡是比較想與林祐在一起的,但是社團的請求也不能無視,這還是第一次匡信嘉有點煩自己選擇的這個社團了。不過好在,學生們心心念念的園遊會終於到來了。
  「社長、社長!我們也能來社團找你占卜嗎?」
  「呵呵,之前練習的時候不是占卜過了嗎?占卜太多次可就不準了哦。」
  「可是社長你今天看起來實在是太像一名高深莫測的占卜師了,顏值極高的那種!」
  「別鬧,我們該準備開始了。各位加油吧,祝我們今天生意興隆。」
  匡信嘉微笑著打斷了社員的話,他們中有幾個人都披著一樣的黑色斗篷,就像是故事中會出現的占卜師或魔法師那樣,這就是他們神秘研究社所準備的攤位內容。
  塔羅牌、靈擺……一些常見的占卜方式,匡信嘉都會,而且據社員們所言相當的精準,匡信嘉還挺喜歡做這些占卜的,因為這是他最接近神的時候,只不過神從來不會回答他與林祐有關的問題。
  除了西方的占卜,面相、手相,由於爺爺在這方面也有涉獵,所以匡信嘉也能看個一二。社團中也有些人有鑽研這些,所以他們便決定,在賣些占卜道具或幸運物品之類的東西之餘,也做個幫人占卜的服務。
  雖然有預料到應該挺多人會對占卜有興趣的,但也不知道自己的社員究竟如何宣傳的,開始營業後,排隊要給匡信嘉占卜的人便絡繹不絕,而且就是聽聞匡信嘉算的準,一定要找匡信嘉占卜的那種。
  再加上由於他都把解讀卡牌的內容之類的知識都記得相當牢了,身邊不需要放像其他社員那樣,一本以備不時之需的解讀書,又幾乎提供的每種占卜服務都會,所以更使得匡信嘉看起來十分專業厲害。
  過於專心的匡信嘉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值班了多久,畢竟他的客人幾乎沒有停過,一直到他在整理塔羅牌時,感覺到有人站到自己的桌子面前。在他說準備好了之前,負責管理隊伍的社員是不會讓人過來的,所以匡信嘉立刻就抬頭看是不是自己的社員有事找自己。
  「——!林祐?」
  「嗯,嗯……辛苦了?」
  沒想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林祐,匡信嘉連忙注意時間,才發現原來已經到了自己休息的時間,瞧他都忙到忘記了,好險他有向社員吩咐,如果林祐來了就讓林祐來找自己,同時幫他先停止接客。
  林祐其實是先在神秘研究社的攤位上稍微取了一下材,才被神秘研究社的社員發現並請進來的,他看著開始整理東西,不好意思的和自己說著稍等一下的匡信嘉,想了想後,從包包裡掏出了一袋東西。
  「班上的,送學長。」
  林祐給匡信嘉的是一包手工餅乾,匡信嘉一愣,滿心歡喜的收下了。隨後也整理好了物品,與社團的人說了一聲,與林祐一起離開了神秘研究社的攤位。
  整個校園充滿了熱鬧的氣氛,人群來來往往的,不只學生、相當多外頭的人都來到了校園內,一起參加這個盛大的園遊會。匡信嘉一直都在忙,也是現在才知道有這麼多人在逛,也難怪自己的客人一個接一個了。
  「林祐,你都大致走了一圈了,有沒有特別想去的攤位呢?」
  「……那就,先去買食物,學長不餓?」
  林祐眼神撇開,看著地面回道,雖然乍聽起來好像是林祐因為自己肚子餓了,才想先去賣食物的攤位,但熟知林祐的用詞、語句有些詭異匡信嘉,立刻就不好意思的笑了,因為林祐其實是在擔心自己餓了啊。
  匡信嘉坦率的接受了林祐的好意,雖然不知道占卜這種事,究竟會不會消耗什麼精神力或魔力的,但他覺得這真是件很消耗體力的事情,被這麼一問,肚子還真的有些餓。
  買了些學生做得簡單餐點用完後,他們也一起逛了些遊戲攤子,雖然旁人看起來,林祐就像個完全沒有反應的冰一樣,永遠都一號表情的,讓人懷疑是不是因為遊戲不好玩?
  但一旁的匡信嘉卻總能從那張幾乎沒有變動的臉上,看出林祐因為聽不懂規則而困惑、或是因為成功小遊戲而開心,並為這些小心思笑得心花怒放,把林祐所造成的尷尬都給融化了。
  之後他們一起去了美術班擺設的鬼屋,坐在門口的人用破布蓋在身上,臉上帶著一個醜陋的面具,桌上放著一盞燈,就像是在守著什麼的門衛那樣,見到進來的人,並給與相應人數的螢光棒供顧客使用。
  收下螢光棒後,這人似乎還有東西要給他們,匡信嘉要先把螢光棒弄亮,就讓林祐先拿。只不過低頭一瞬,他便聽到那人詭異的怪笑,然而抬頭,只聽那人的笑容漸漸尷尬,安靜之後,林祐將手上的東西好好的還給了對方。進去後,匡信嘉終是沒忍住好奇心,問道林祐。
  「他給了你什麼呀?」
  「假蟑螂。」
  語畢,匡信嘉也能理解為什麼那人會尷尬了,想來前面有很多人,就算沒被假蟑螂嚇到尖叫,也至少都抖了一下把蟑螂扔了。可是林祐卻平靜的不行,沒有收起蟑螂更沒有驚嚇,還默默還給人家了。
  「呵呵,是我不好了,還以為他要再給些過關道具,可有嚇到?」
  「應該害怕嗎?我沒有,下次會記得。」
  「沒關係,這本來就是因人而異的。」
  畢竟只是學生做得鬼屋,也不可能會有什麼機器可以輔助嚇人,主要還是依靠極暗的視野、以及突然的聲音或冒出個鬼嚇人為主。不過林祐這種沒什麼反應的還好說,就是有人不怕還要玩,滅扮鬼者威風的人。
  但匡學長,你這種在看到些東西後,就講一個有些關聯的鬼故事的操作是什麼!美術班的學生很難過,這組人壓根不怕的,還說到一些扮鬼的女同學毛到,不想再待在鬼屋裡的。
  很快就將黑到幾乎什麼都看不到的鬼屋逛完的兩人,沒有再繼續去逛攤位,而是去校園的涼亭中稍作休息。附近也有許多人逛累了,在這休息用餐的,所以他們倒也不會太奇怪。
  「抱歉啊林祐,最近因為忙社團的事,很少找你。最近可有什麼有趣的事,或是有什麼麻煩事需要我幫忙的呢?」
  「沒什麼麻煩事,不過……」
  林祐的話還沒有說完,神秘研究社的社員便先找來了,可憐兮兮的,只差沒有抱大腿要他們的社長回去坐鎮了。匡信嘉朝林祐苦笑了一下,無奈他的人設並不能放著有難的社員不管,所以心裡雖然有些煩躁,他還是要回攤位去了。
  「如果林祐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來我們社團玩玩喔,我會讓社員給你插隊的。」
  這句話馬上就引來了社員哀號般的抗議,想要社長占卜的人多到嚇人,他們要是讓匡信嘉最寵溺的小學弟走後門,其他人會抗議的!只不過這真的也只是匡信嘉的玩笑話而已。
  因為他自己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算出跟林祐有關的事情,至少他自己想算時,是完全算不出來的。而林祐最後也並沒有去,大概是去忙社團的工作了,只不過匡信嘉之後才知道,那時候林祐沒說完的話,是那麼的重要……
  園遊會結束了,出乎意料的是,神秘研究社居然獲得了人氣第一名的殊榮,他還是有些太小瞧這些神秘的事情對一般人的吸引力了;另外就是林祐意外的在園遊會結束後,居然還有社團的事情要忙碌,這就讓匡信嘉有些無奈了。
  正在想今日要不要邀請林祐去咖啡廳坐坐,但又擔心林祐今天還是要忙的匡信嘉,思緒忽然被一陣吵鬧聲打斷。教室的門口有一群學弟妹,似乎很緊張,想找自己的樣子。
  對應的同學皺了皺眉頭,對這些吵吵鬧鬧的學弟妹有點不高興,畢竟他們只嚷嚷著要找匡信嘉,卻又不說要做什麼。在同學發怒之前,匡信嘉靠了過來,和善的詢問這群人有什麼事。
  「匡學長,不好了,你快到中庭去啊!林祐和韓嘉瑕吵起來了!」
  韓嘉瑕這個名字,匡信嘉有些耳聞,似乎是一年級中一個比較偏麻煩分子的孩子,雖然很疑惑林祐怎麼會惹到這種人,但擔心不擅言語的林祐會被欺負的匡信嘉,還是立刻就趕到現場去了。
  「——還給我!」
  那是匡信嘉第一次聽見林祐如此激動,語氣不像平常一樣平淡,帶上了焦躁,在他的眼中,那個幾乎要被自己寵上天的存在被人給粗魯的推倒在地,匡信嘉此刻也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是憤怒,但他卻只能握緊拳頭,緊張的跑到林祐身邊將他扶起,而不能對欺負林祐的人有任何肢體動作。
  「有什麼問題應該動嘴就可以了吧?林祐你還好嗎?有受傷嗎?」
  「你誰啊?我們的事與你無關吧?」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匡信嘉,韓嘉瑕不悅的瞇起眼瞪著他,不過匡信嘉還是更心繫林祐,著急的檢查著他身上有沒有傷。林祐見到匡信嘉趕來還是有些驚訝的,但他很快又看向韓嘉瑕,死死的盯著他手中的東西。
  「還給我!」
  「哈?說什麼傻話!你用這個偷拍我吧?我怎麼可能還給你!」
  韓嘉瑕憤怒的吼完,作勢就要將手中的東西摔壞,匡信嘉這時才看清楚,那是林祐最寶貝的那臺相機。要是相機被摔壞,林祐得有多傷心?匡信嘉可不想讓林祐露出那樣的表情。
  「請稍等,肯定還有其他解決方法,學弟,可以請你不要衝動嗎?」
  「所以你誰啊?一直替他說話,你是這傢伙的監護人嗎?」 
  「我是林祐的直屬學長,匡信嘉。林祐在交流上有些不便,還請讓我參與討論解決方法。」
  匡信嘉擋在林祐身前,說著,他摸摸林祐的頭,給他一個放心的笑容,林祐稍微冷靜了一些,但還是焦急的看著自己被奪走的相機,只要不拿回到自己手中,他就無法安心。
  「那個很有名的爛好人學長啊?那好,你自己聽聽你的小學弟都做了什麼吧。」
  韓嘉瑕暫緩手中的動作,雖然真的氣到,但是要摔壞他人的貴重物品,他還是有些猶豫。匡信嘉點點頭,轉頭溫柔的要林祐把他們發生爭執的原因說出來,但林祐的雙瞳睜得老大,似乎也不明白為什麼。
  韓嘉瑕見狀,皺了皺眉頭,還以為林祐想裝無辜,好在匡信嘉立刻意識到是自己的問法不對,畢竟林祐的情感與常人不太一樣,可能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惹人不悅了,所以趕緊換了一個方式問他。
  「在你們發生爭執前,林祐你在做什麼呢?」
  「跟蹤韓嘉瑕。」
  這回林祐倒是很快就回答了,誠實的讓韓嘉瑕都有些錯愕,因為林祐太理所當然了,彷彿自己沒錯似的。不過這倒讓匡信嘉疑惑了,林祐怎麼會去跟蹤一個與自己無關的人?
  「為什麼要跟蹤他?」
  「社長說,採訪韓嘉瑕。」
  「那件事你一個月前問我時,我就拒絕了好嗎!」
  「嗯,社長還說,可以的話,跟蹤拍攝韓嘉瑕的大秘密更好。」
  這話足以讓人無言了,這很明顯就是一句玩笑話,但偏偏林祐居然當真還去做了!韓嘉瑕先是腦中閃過這人是不是傻子後,立刻意識到這表示自己被跟蹤了整整一個月,而自己居然都沒有感覺,瞬間感到毛骨悚然。
  「咳咳、不是吧!你、你當真了?」
  沒想到新聞社的社長正好在人群中,聽見林祐的話,不好在躲在裡頭,只好站出來,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祐。林祐聽到社長的聲音,回望過去,誠摯的點下了頭。
  「我都明白了,那麼韓嘉瑕,讓林祐以及新聞社的社長與你道歉,以及刪除所有拍攝你的照片,你可否能將林祐的相機還來呢?」
  沒想到事情的起因,居然是因為新聞社社長的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匡信嘉也是感到一陣無力,可是林祐就是這樣,分不清楚玩笑話,根本讓人怪不起來,而且匡信嘉根本不會去責怪林祐。
  「他跟蹤了我一個月,就想這樣解決?」
  「喔?不然你想怎樣?是要精神賠償還是要揍他們兩人一頓?要不我們去請教官來吧?」
  這還是匡信嘉第一次在人群前展現如此咄咄逼人的樣子,他雖然還笑著,但很明顯可以感受到匡信嘉的不悅,讓人不禁發現,原來這個好好學長還是會生氣的啊?
  匡信嘉自己也不明白,面對這個學弟,他就是本能的感到不喜歡,再加上他針對林祐,護犢子的匡信嘉也就對他不客氣了。韓嘉瑕聽了匡信嘉的話,抿了抿嘴,最後將相機交給了林祐,他有不能將事情鬧得更大的理由,再不爽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快點刪掉!我要檢查的!」
  終於拿回相機的林祐像是拿回了珍寶似的,緊緊將相機抱在了懷中,不過他還是很快的將所有有關於韓嘉瑕的照片全部刪除了,給韓嘉瑕檢查完後,林祐與社長一同給韓嘉瑕道了歉。
  「聽好了,要是被我發現新聞社把我的事情拿出來報,我一定會去找你們討說法的,所以最好不要給我這麼做。另外,這傢伙以後不許再跟蹤我,你們最好也不要找我,不然我可不保證事情還能這麼簡單的解決。」
  韓嘉瑕扔下這句話,便脾氣不好的離開了,走之前他與匡信嘉對上了眼神,從那雙眼瞳中,匡信嘉好像感受到了那人同樣也對自己產生了些許排斥感,世間就是有這麼一回事吧?有那種天生就合不來的人在。
  「呼……林祐,你下次要做什麼,記得要找人討論過再去呀。而且為什麼要去搶回相機呢?即使這在重要,你應該也很清楚這樣拿不回來的吧?嗯?」
  唸完了事件源頭的新聞社社長,匡信嘉把林祐帶到一邊,即便再寵溺林祐,他這次還是忍不住唸了唸他。林祐還是緊緊抱著手中的相機,低著頭,像個在乖乖聽父母說教的孩子。
  「……這是、跟那人的……而且,學長說喜歡,喜歡我的照片,所以,相機很重要……」
  雖然不知道林祐口中的那人是誰,但是匡信嘉很明顯的聽到了,相機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自己喜歡林祐的相片。聽著林祐有些委屈的聲音,那股甜到心裡都有些慌張的感覺又一湧而上,這讓他怎麼唸的下去林祐?
  「……傻孩子,你更重要啊。可是謝謝你,因為我而這麼珍視這臺相機。」
  林祐因為匡信嘉的摸頭,瞇起了雙眼,仿佛小動物一般。在高興過後,匡信嘉的笑容卻漸漸消失,他不斷的思索著自己所說出來的那句話,林祐更重要?重要的……到什麼樣的程度?比哪些東西還重要呢?
  當意識到時,自己似乎已經投入太多感情了。
  「——!」
  從夢中驚醒,匡信嘉捂著隱隱發疼的心,咬了咬下脣。最近他總是夢到,林祐露出了悲痛欲絕的神情,正當自己感到憤怒,想找出是誰欺負林祐時,匡信嘉看見了那雙黑瞳中,映出了自己冷漠的模樣。
  匡信嘉,你忘了嗎?隱瞞著自己的目的,靠近林祐的正是自己啊,如果想要見神的話,定要欺騙林祐對自己的信任,帶他去到祭壇啊。那個看似冷酷卻內心柔弱的孩子,要是知道自己被最信任的人給欺騙了,會多麼傷心呢?
  要不、要不別這麼做了吧?不,不可能的。記憶力強大的匡信嘉怎麼可能淡忘那時在文史館內看到的資料,所有的一切都是神決定的,林祐是一定會到黃夕眷村的,他一定……會踏上祭壇的,就算自己幫著林祐,也逃不過命定的。
  沒有辦法、沒有任何方式了嗎?
  不知不覺對Ningyou產生情感的狂信者,陷入了焦躁中,明明這就是他所曾期望過的,生命中的不幸,然而此時他卻不希望,這樣的不幸降臨在Ningyou、林祐身上。
  那是他想了好幾年想見到的人、他相處了整整一年的可愛學弟,早就不是一個叫作Ningyou的陌生人了。有沒有什麼辦法……匡信嘉一愣,忽然注意到一件事。
  其實就如同當年的未來展示了好幾個一樣,他的夢境內容也不全然一樣,那究竟是無數個可能性,還是……那其實是不同的結果?在超自然的領域中,有個說法,平行世界。
  既然神設置了一個未知數,那肯定是把這個世界當作了一個實驗盒,用來觀察未知數會如何變化的,那麼就表示一切不可能只經過一次,意思是……林祐要痛苦無數次?
  被自己的想法弄到心裡一寒,可匡信嘉越想越覺得可能,既然這樣,要怎麼樣才能改變林祐的未來呢?只能——倚靠神明了吧?只有見到神,求祂不要再讓林祐經歷這些,這樣一個作法。
  然而他見不到神,想要見到神唯一的方法,只有將Ningyou獻給神。匡信嘉將脣咬出了血絲,深呼吸了一口,眼神漸漸平靜,像是在唸什麼咒語一樣,喃喃自語著。
  「創造往往伴隨著毀滅,若想創造幸福的未來,必須先……毀滅、嗎?」
  為了那孩子,必須見到神;為了見到神,必須傷害那孩子。如此矛盾卻又是唯一的解法,匡信嘉勾起笑容又垂下,反反覆覆幾次後,終於將嘴角掛起了一定的弧度。
  「親愛的神,我一定會去見您的,所以拜託,請您一定要實現我的願望,我願意當您最虔誠的信徒,只要您願意給我指引,給我……見您的機會。」
  所以,他成為了狂信者,不是因為對神近乎瘋狂的崇拜;而是因為,為了自己重要的事物,他瘋狂的做出了與自己的目標背道而馳的選擇,期望成為神的信徒,並從根本去改變,讓結果導向他所希望的。
……
……
……
  嘻嘻,聰明又愚蠢的狂信者啊,你能將人偶,引導至何處呢?你真的能讓寶貝的人偶脫離這場戲劇嗎?我,拭目以待。
#微BL向  #非現實  #劇情向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