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八

  「……有些出人意料呢。」
  林祐以及韓嘉瑕終於到達了目的地,陽光在他們身後,已經開始微微泛橘。從腳踏車下來、停好後,林祐第一個動作就是拿出包裡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電子鐘的數字顯示為五點三十三分,在一會兒就三十四分了。
  將腳踏車停在眷村入口,兩人不約而同的一起回頭望去,實在很難想像他們生活了十六年的城鎮,居然還有這麼偏僻的地方,一路騎來,這裡就像是被遺忘似的,完全沒有開發過的痕跡,簡直就像穿越了一個時空似的。
  「這鬼地方也太偏遠了,要不是我到處都找不到琪密,不然我根本不可能相信琪密會自己跑到這破村子!」
  韓嘉瑕轉頭看向從外頭望進去,就感覺已經荒廢很久的景象,實在很不想相信妹妹會跑來這種看起來就很危險的地方;更別說他們方才騎的那麼快,韓嘉瑕卻還是感覺他們騎了一個小時左右,琪密一個人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是想要做什麼啊?
  「走?」
  「廢話。」
  韓嘉瑕打了頭陣,走進了被木柵欄圍起的村子內部,這兒真的是荒涼的不能再荒涼了,一點兒都沒有人近期在這居住過的感覺。韓嘉瑕湊到一棟屋子的窗旁,望進去裡面相當空曠,除了腐朽爛掉的木質建材掉落在地以外,就是些碎石子,還有些不好帶走的大型家具。
  這眷村的大路一眼望去,居然望不見頭,比韓嘉瑕所預想的實在大太多了。林祐拿著相機,也一起四處張望著,差點就要拿起相機做拍攝,然而在舉起鏡頭的瞬間,看到鏡頭內的韓嘉瑕後,又默默的放下了相機。
  他還沒跟韓嘉瑕說,自己也被委託來黃夕眷村的事情,這實在過於巧合,而自己也是莫名其妙找上韓嘉瑕的,就算林祐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真的不知道、不清楚韓琪密的事,然韓嘉瑕絕對會對自己感到更加懷疑的。
  「先沿著大路走吧。」
  總之先看看這個眷村的盡頭在哪,到時候在兩人沿著柵欄走一圈,最後再逐漸往內部限縮去搜索,這樣應該就不會有缺漏了。林祐點點頭,跟在了韓嘉瑕身邊,與妹妹以外的人並肩行走對韓嘉瑕而言是有些奇怪的事,但他更討厭林祐跟在自己身後的感覺,所以就忍了。
  韓嘉瑕一路呼喊著妹妹的名字,聲音大到聲音都盪在了牆與牆之間,可惜的是,回覆韓嘉瑕的,永遠只有近近遠遠的蟲鳴聲,女孩子的聲音一個都沒有,連人聲都無,到此,韓嘉瑕皺著眉看了林祐一眼。
  「你不是說要來幫我的嗎?現在跟個啞巴似的?」
  林祐聽見韓嘉瑕的質疑,收回來四處張望的眼神,看回韓嘉瑕的雙目,無辜的眨了兩下眼。但韓嘉瑕可不是溺愛林祐的那位匡學長,才不會看林祐的表情或行為就能猜測到這個人在想什麼,所以最後林祐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韓琪密、韓琪密……」
  林祐學著韓嘉瑕,呼喊了幾聲韓琪密的名字,卻惹得韓嘉瑕嘴角狂抽,最後乾脆的捂住了彷彿是小貓在叫,一點忙都幫不上,還害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那張嘴。
  「行了,我自己來吧,你仔細看看周圍,發現什麼跟我說聲……」
  居然期待這個奇怪的死面癱幫忙喊人,的確是自己腦袋抽了,所有人都知道新聞社的林祐是個安靜到像個拍照機器人、外加匡信嘉隨喊隨到的小學弟,讓林祐大聲喊人,確實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只不過又喊了一段時間,韓嘉瑕突然就安靜下來,甚至停下了腳步,皺著眉頭四處打量著周圍的景象。林祐自然是停下了他身邊,與韓嘉瑕不同,他只緊緊盯著一處屋前的破損花瓶。
  「我們走了那麼久,怎麼都還沒到達村底?」
  就算這條大路不是通往另一個出入口的,他們也該看到圍欄才對,這眷村應該沒有大到走了這麼一段時間都還沒到底的程度吧?韓嘉瑕都喊到喝了兩次水了,所以應該不是錯覺,他們真的走了一段時間有了。
  「……我們,好像來過這裡了。」
  林祐盯著花瓶,有些遲疑的開口。他覺得這個花瓶十分眼熟,似乎已經看到三次了,但一路上既沒有換過路、路也沒有轉彎,相當的筆直,完全沒有像是會繞回來的設計。只不過這個猜想太過超自然,林祐一直沒跟韓嘉瑕說,因為總覺得他也不會相信。
  「……那就測試看看。」
  意外的,韓嘉瑕居然沒有對提出這個猜想的自己說腦子壞掉,林祐有些意外的看著在拉身子的韓嘉瑕,後者被這麼瞧著,有些惱羞成怒,語氣不太好的解釋道。
  「先說好,我可不像你學長一樣相信這些啊!要是我沒回來你自己想辦法追上我跟你說。」
  把狠話丟下,韓嘉瑕才覺得舒暢一點,也不覺得林祐看著自己的眼神讓人彆扭了。林祐點點頭,似乎是表示自己會跟上,隨後就拿出了手機,似乎是想確認時間,要是韓嘉瑕過了一定時間都沒出現就要自己追上去。
  不過林祐在開電子鐘時,稍微愣了一下,抬起頭來想對韓嘉瑕說什麼的時候,韓嘉瑕已經準備好,看林祐注意到自己身上,說了聲出發,就這樣跑掉了。
  林祐呆呆的看著跑出去的身影,最後默默的撿起韓嘉瑕留在原地的包,韓嘉瑕只把裝了水的水瓶給帶走而已。以林祐的體力,想跟著韓嘉瑕一起去根本是天方夜譚。
  他們學校有個很奇怪的傳統,鄰近聖誕節的某一天,會來一個全校路跑的活動,林祐在那活動是中偏後段的,匡信嘉是中偏前,而去年的第一名,就是韓嘉瑕,只不過那時他就一直拒絕接受採訪,後來前任社長才會開玩笑的要林祐去跟蹤韓嘉瑕的。
  林祐乖巧的坐在空屋的門檻上,腳邊放著自己和韓嘉瑕的包包,抱著自己的相機一臉乖巧。想到現在似乎是個好時間來拍照,舉起相機就在附近開始拍攝起來。
  入迷的照了好幾張像,林祐差點就要走離這個區域了,只不過人的腳步聲讓他回了神,望向夕陽的方向,光芒讓林祐微微瞇起了眼,沒多久便看到一個人影往自己跑來。
  林祐還是有點警戒的退回了包包旁,但再稍等一會,便看清來人正是方才跑走的韓嘉瑕,可明明方才韓嘉瑕跑走的方向,就是與夕陽相反的方向,為什麼又會從夕陽處跑回來?
  終於跑到林祐身邊的韓嘉瑕,看著林祐眼神複雜,粗喘著氣,等氣稍稍緩過後,豪邁的灌了好大一口水,然後發出了十分不爽的嘖聲。雖然沒想真的把林祐自己丟下,但現在這個結果他更不想看到好不好!
  「……我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
  韓嘉瑕看著林祐,似乎是在等他再說點什麼,然而林祐只是捧著自己的相機,反而是在等韓嘉瑕說點什麼。韓嘉瑕無奈的擦去滑落的汗水,走了幾步,靠在了一旁的牆壁上。
  「你能不能說點看法啊?好歹你的直屬學長不是什麼神秘研究社的前社長嗎?你總會有些耳濡目染吧?」
  對韓嘉瑕的話,林祐微微皺起眉頭,倒不是因為韓嘉瑕隨意猜測自己因為跟匡信嘉好,所以也該懂這些;而是對於說說自己的看法,林祐是毫無想法。他微微垂下眼眸,嘗試組建一些所謂的看法,然而腦中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也許學長在的話,可以提供什麼幫助吧。」
  韓嘉瑕也沒真的指望林祐說出什麼,休息了一下後,韓嘉瑕拎起了自己的包,讓林祐跟上。這次韓嘉瑕往應該是他們來的方向,也就是入口的方向行去。
  這次沒有喊韓琪密、兩人也沒有交談,就是安靜的走著。韓嘉瑕其實心中隱隱有答案的,然而不親眼看到、不去嘗試一次,他不甘心就這樣接受事實。
  「……回來了。」
  林祐出聲提醒了韓嘉瑕,這是出發前韓嘉瑕唯一指派他的一件事,如果發現他們好像又走回了原處,就出聲告訴自己。韓嘉瑕皺起了眉頭,雖然猜測到了這個結果,然而他根本不想猜中好不好?還沒找到韓琪密,他居然先被困在這種鬼地方了。
  「該死,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
  韓嘉瑕暴躁的踹開腳邊的石子,石頭直接被踢出三米開外, 不難看出他把氣都都撒在了這顆無辜的小石頭上。想找韓琪密這件事,讓韓嘉瑕失去了冷靜,現在想想,那封信未免也太奇怪了,他怎麼就信了?
  林祐低著頭,現在被困在這裡,他一點解決辦法都想不到。如果匡信嘉在這裡,是不是就會有辦法了?就算沒有辦法,他一定也會指引自己,帶自己找到方法吧。
  「算了,亂發脾氣也沒用,快點找找有沒有路可以出去吧。」
  把湧上來的脾氣一腳踢走,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以後,韓嘉瑕冷靜了許多。他隨手找到了一處屋子旁,有一根已經斷裂的水管,樣子、長度都正好能給自己當武器。轉頭看到林祐發愣的模樣,韓嘉瑕皺了週眉頭,伸手就是對林祐的額間來一個彈指。
  「少一臉需要人指引的模樣了,自己想想該怎麼辦好嗎!你有沒有想法我們可以去哪的?畢竟你一路上都一直在打量四周不是嗎?」
  林祐無辜的摸了摸自己被彈的地方,韓嘉瑕根本沒有控制力道,估計都紅了吧。可是韓嘉瑕的話還是觸動了林祐,心跳動著,感到疼痛,有如拒絕匡信嘉的邀約時那樣。不能老是依靠匡信嘉,要問理由的話,他自己也不清楚。
  「那裡,有一處特別空曠,可以看看。」
  林祐沉默了片刻,指向了東方,也就是他們原本行進的方向。反正兩人目前已經被困在了這裡,完全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突破,就從林祐說的這個地方開始也行,韓嘉瑕豪爽的就說了一句帶路。
  「話說回來,我們進來一個小時有了嗎?怎麼天似乎沒有要暗下來的感覺?」
  韓嘉瑕詢問道,以體感來說,他總覺得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他知道林祐進村前有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所以才問林祐,林祐在聽見韓嘉瑕的疑惑後,立刻就拿出了手機,準備要開口的嘴,卻遲遲沒有動作。
  「……壞了吧。」
  「啊?」
  林祐收起了手機,因為電子鐘的時間停留在了五點四十四分,完全沒有要移動的意思。然而林祐每天都會把手機充飽電,通常到這個時間點,手機的剩餘電量甚至高達八十以上,根本不可能是因為電量的問題才導致這樣。
  雖然因為林祐不把話說完,總覺得心裡有些不爽,不過看林祐一瞬間的神情,感覺也不是什麼開心的事情,所以韓嘉瑕也懶得追問了。林祐帶著韓嘉瑕走了一段後,帶韓嘉瑕轉進了自己所說的空曠處。
  那並不是一條小路,嚴格來說是大路的分支,只不過兩旁的樹實在是過於茂盛,而且與他們原先走的路相比,這條路彎了進去,被樹遮住後就像是房子與牆間的死路。
  撥開了樹葉,印入眼簾的是被房屋陰影籠罩的半毀涼亭,林祐睜大了眼,沒有繼續前進。韓嘉瑕感到奇怪,走到林祐身邊撥開另一側的樹葉,自己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林祐大概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在顫抖,唯唯諾諾的開了口。
「學長……」
  「林祐。」
  匡信嘉站在涼亭前,在看到來人是林祐後,露出了溫和的微笑。比起林祐有如小貓叫聲的呢喃,匡信嘉不大的聲音柔柔的飄進了兩人的耳中,但林祐卻對此,低下了頭。
  「匡信嘉,你怎麼在這裡?」
  韓嘉瑕注意到了林祐的奇怪反應,想不透這兩人居然真的有心結啊?真想不到全校傳聞中感情最好的直屬學長、學弟也會吵架的。只不過,為什麼現在的情況,韓嘉瑕卻覺得更像是自己拐帶林祐被抓了個現行啊?匡信嘉對韓嘉瑕的質問露出了些許委屈的表情,敲著臉頰一臉疑惑的回問道。
  「我?我自然是來找被你帶走的林祐啊。學弟妹們很緊張的跑來通知我呢,你,可有欺負林祐?」
  匡信嘉微微瞇起了眼,臉上沒垮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韓嘉瑕不是很喜歡匡信嘉,就是因為這個人的笑容,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高高在上的態度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誰要欺負他啊?莫名其妙!現在都能不講道理亂扣帽子了?再說,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我們很快就離開學校了,你不可能是跟在我們身後來的吧?」
  韓嘉瑕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再次把皮球踢回去給匡信嘉,匡信嘉眼珠子轉了一圈,笑意更深,看向了林祐。林祐在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間,一驚,立刻就抬起了頭,對上了那雙自己看不明白的眼神。
  「……我聽陳陸仁說,你要到黃夕眷村拍攝,所以昨天還請他幫忙找資料了呢,你為什麼不找我呢?林祐。」
  林祐渾身寒毛直立,彷彿做壞事被抓現行的孩子,立刻就急的看向他一直想隱瞞這件事的韓嘉瑕。不出所料,韓嘉瑕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祐,不自覺的退後了一步。
  「……韓嘉瑕,我……」
  「……你現在老實說的話,我還可以給你解釋的機會。」
  雖然聽到林祐居然也有要來黃夕眷村的理由,讓韓嘉瑕內心有些動搖,可是林祐緊張的表情,對這個面癱來說實在不是能夠輕易偽裝的,要是真的是假的,林祐或許很適合去戲劇社,韓嘉瑕有些自暴自棄的在心中開起玩笑。
  「……我……的確有要來這裡拍攝的任務,但我也、想幫你,而且更想幫你……!我……只有在剛剛一個人的時候拍照,真的……!」
  林祐也感覺的出,自己的解釋相當薄弱,可是他的眼神很堅定,甚至主動拿下了自己當作生命珍寶的相機,交到了韓嘉瑕手中。隱隱約約有感覺這臺相機對林祐而言很重要的韓嘉瑕沒有推辭,接過相機翻看內容,像是要檢核林祐的心意一般。
  匡信嘉在林祐竭盡全力想要博取回韓嘉瑕的信任時,眼神不禁微微黯淡下來,他走到林祐身邊,伸出手想觸碰林祐的髮鬢,卻被林祐感覺到動作,只有髮絲擦過了自己的指頭,林祐睜著眼,映照著他的模樣。
  「林祐,我是不是做了什麼惹你不開心的事了呢?你好像在躲我……」
  匡信嘉的表情這次真的可以說是相當委屈了,有如被拋棄的小狗,林祐愣愣的搖了搖頭,卻只能低下頭,喃喃說道沒有。一旁的韓嘉瑕有點聽不下去兩人的情深深雨綿綿,咳了兩聲打斷了兩人,把相機的畫面轉給了兩人。
  「這照到的是什麼鬼?有人有頭緒嗎?」
  林祐的照片中,人形的黑影在不遠的地方看著鏡頭,一抹慘白在大概是臉的地方,勾起嚇人的笑。林祐愣愣的搖頭,他在拍照時根本沒看到這些,拍完後也還沒來得及檢查,接過韓嘉瑕還給自己的相機,他開始一張一張快速的檢查起相片。
  每一張、每一張,或多或少都有著人影在對著鏡頭笑著,有些甚至張開了大嘴,望進去深不見底,有如一座深淵;而沒有拍攝到可以佇足地方的照片也有些奇怪,本來殘破的建築,卻有著完好的景象殘影附在上面。
  「……我不知道。」
  林祐的心情反而隨著一張又一張詭異的照片平靜下來,沒有任何的想法、所以不會感覺到好惡,自然也就感覺不到恐懼,老實說這樣沒有任何感覺的空洞感,林祐反而比較安心。
  匡信嘉親暱的把頭湊過去看,但林祐卻反射性的縮了一下,本來安定下來的心又開始發澀,林祐望著靠過來的臉龐,搞不懂為什麼會對匡信嘉有這樣的感覺。
  匡信嘉因為林祐的退避,露出了沮喪的苦笑,和林祐保持了點距離,請求林祐把相片給自己看看。林祐乖巧的點了點頭,把相機的畫面轉給匡信嘉端詳。
  「嗯……我倒是有點猜測。」
  「喔?真不愧是前神秘研究社的社長?那就說說你的高見吧,學長。」
  「呵呵,我還得做點實驗。林祐,可以請你再拍攝一些照片嗎?嗯——就拍那個涼亭吧?」
  林祐瞄了韓嘉瑕一臉,後者微微點了下頭,算是默認匡信嘉的要求。林祐還要先看韓嘉瑕反應的舉動,自然也被匡信嘉收入眼裡,他掛著疏遠的微笑,沒有多說什麼,看著林祐舉起相機,拍了一張照。
  「嗯……果然呢,只有相機照的出來。」
  照片中,涼亭內坐著大大小小的黑影人,整齊劃一的似乎在看著他們一行人。這不現實的東西搞得還是挺讓人頭皮發麻的,又無法直接用肉眼看到預防、更不曉得這玩意兒到底會不會對自己有害,總之就是討厭。
  「這大概是隱世的生物吧。」
  「隱世又是什麼鬼?」
  韓嘉瑕皺了皺眉頭,他可對這些怪力亂神沒興趣,只不過現在似乎被纏上了,他不得不惡補一下這方面的知識了。畢竟他也不是死腦筋的人,現實就是他們被卡在這個村子出不去了,只要有一絲可以出去的機會,都不能放棄。
  「從頭解釋好了。傳聞中,在太陽將要落下的這個時刻,也就是黃昏,兩個世界,現世以及隱世有很高的機率會重疊,這段時間被稱為逢魔之刻。而現世指的是我們所處的世界;隱世呢,就是我們不熟悉的生物所居住的世界。」
  匡信嘉盡責的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識告訴了兩人,韓嘉瑕聽完後一陣沉默,這個逢魔之刻倒是挺符合他們現在這個時間點的,可是世界重疊,會是害他們出不去的原因嗎?
  「欸,現在我們完全出不去這個村子,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咦?出不去?」
  匡信嘉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進來找林祐,還沒嘗試要出去,所以並不知道這件事。反正誤打誤撞,他們現在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韓嘉瑕把他們在大街上的事,告訴了匡信嘉。
  「嗯……聽起來很像鬼打牆,但總覺得沒這麼簡單。要不我們先找找看,附近有沒有相關的資料如何?」
  「資料?這種看起來就廢棄很久的破村子會有資料?」
  雖然很懷疑,但現下他們似乎也只能朝這個方向去做了。可是想起林祐的相機拍到的東西,又讓人有點遲疑了。像是注意到韓嘉瑕在在意什麼,匡信嘉笑了下,提議道。
  「要不就先從這裡開始看看吧?看相片,那群黑影也只有坐在涼亭裡,我們不要走進去應該還可以吧。」
  說是這麼說,整個小空間裡面,看起來也只有石碑最可疑了,而石碑可離涼亭不遠,要靠近還真需要一點心裡建設。韓嘉瑕晃了晃手中的鐵管,向匡信嘉問道。
  「你說,那些東西能打到嗎?」
  只要能打到,就有機會可以牽制,如果能夠對對方造成影響的話,起碼就不會這麼無力了。面對韓嘉瑕充滿侵略性的問題,匡信嘉微微皺起了眉,畢竟他在對待這些神秘東西時,能不接觸或造成任何影響對他而言才是第一選擇。
  「不太好吧,畢竟也不知道黑影的情況,要是碰不到,攻擊它們的行為還被當作挑釁可就不好了。」
  匡信嘉給了韓嘉瑕一個還蠻中聽的理由,只不過這種未知的事情,完全沒辦法評價哪一方才是對的。不過韓嘉瑕還是聳了聳肩,似乎是暫時放棄了想直接對上那些詭異影子的想法。
  林祐左看看右看看,在兩人針對影子人做討論時,默默站到了石牌前。當那邊那兩人說完時,他已經把石碑上的東西看個七七八八了,只不過上面完全沒有任何有用的內容。
  「林祐,你有看到什麼嗎?」
  聽見韓嘉瑕的聲音,林祐轉頭回去正要開口,卻看到韓嘉瑕突然睜大了眼,看著自己。林祐疑惑的歪了歪頭,下一刻韓嘉瑕就朝自己跑了過來,突然的靠近讓林祐忍不住想後退,這時眼前忽然出現一雙半透明黑色的手。
  愣神的片刻,林祐感覺到手臂有一股拉力,下一刻他一頭撞進他人的懷裡,耳邊傳來什麼東西揮過的破空聲,只聽聲音就可以猜測到那力量之大,然後他就這樣,被拉著退了幾步。
  抬起頭來,拉自己的人正式朝自己跑來的韓嘉瑕,他瞪著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另一隻手舉著鐵管,還未放下。順著望過去,林祐看到了一個非常不明顯,但中間明顯被劃過一痕的黑影子,維持著要抱什麼的姿勢站在那裡。
  影子沒有再動作,頭部的地方有如木偶般,僵硬的晃了兩下,以一個奇怪的角度,幾乎平貼在肩上那樣的程度停止了動作。而雖然看不到眼睛、更看不到表情,但總覺得它正用著失望的感覺,死死看著林祐,直至身影消去。
  「林祐,你沒事嗎?」
  匡信嘉的聲音響起,同時韓嘉瑕也放開了自己,立刻就拉開了與林祐的距離,不過也同樣打量著林祐。林祐眨了眨眼,似乎還沒緩過神來,最後遲疑的搖了搖頭,好一會才望向了匡信嘉和韓嘉瑕。
  「我沒事,謝謝。還有,上面沒有重要的訊息。」
  不知該對那句道謝做回應好,還是對林祐在自己差點被影子人攻擊後的反應,居然是回答在那之前人家問的問題吐嘈好,韓嘉瑕無語的撇過頭,看起來倒有些像是不好意思的樣子。
  匡信嘉倒是對林祐的沒事露出了放心的微笑,習慣性的就朝林祐頭上摸了兩下,這次林祐沒有閃,也沒有露出躲避的樣子。只是在匡信嘉離手,對韓嘉瑕說話,沒注意自己時,手稍微碰觸了一下方才被撫摸的地方。
  「看來這裡真的並不安全,但漫無目的的亂竄肯定更危險的……相機、隱世……嗯……有了,可以用林祐的相機試試。」
  匡信嘉在思考了一會後,似乎是又想起了什麼,指向了林祐的相機。突然被點名的林祐趕緊收回了手,裝作自然的捧起了待在身上的相機,看著匡信嘉眨了眨眼。
  「傳說,相片能夠捕捉到人眼看不見的東西。而從方才的試驗來看,林祐拍出來的照片的確也與我們看到的不太一樣,或許用相機,我們能找到其他東西也不一定。」
  匡信嘉做了個簡單的解釋,韓嘉瑕半信半疑的看著那臺連做防身用具都嫌無用的脆弱貴重物品,挺難理解怎麼就這種東西,有時候卻比防身武器要來的有用多了?林祐聽了匡信嘉的話,點了點頭就又要朝石碑靠近,被韓嘉瑕先一步攔住了。
  「欸,你也過於心大了!就不怕剛才那東西再襲擊你嗎?」
  林祐是挺想回答不怕的,但最後他只是選擇看著韓嘉瑕,不發一語。韓嘉瑕受不了他一臉就彷彿是在問自己該怎麼辦的眼神,有些氣急敗壞的遮住了那眼神。
  「行行行!你拍快點,我幫你看著。」
  說著韓嘉瑕就帶頭往石碑靠近了,林祐緊跟在後,在林祐背對自己的那一瞬間,匡信嘉收起了一直和藹可親的笑容,冷漠的看著走在一起的兩人,大部分的視線都落在了韓嘉瑕身上。
  林祐忽然感到一陣心悸,轉頭看向了留在原地的學長,然在他轉過去的瞬間,匡信嘉早已又掛上了笑容,朝林祐空口說了聲快點回來,似乎是也擔心他在石碑前待太久,又會遇上危險的模樣。
  林祐這次沒有靠很近,快速精準的拍了三張石碑的照片後,就跟著韓嘉瑕一起退了回來。也不知道是因為行動過於迅速,還是影子人忌憚起了方才攻擊了它們的韓嘉瑕,這次並沒有任何黑影子的出現。
  「看來猜的沒錯呢。」
  三人一起湊在了小小的相機螢幕前,沒想到林祐拍攝出來的照片,居然正如匡信嘉所猜測的,寫著完全不同的內容,而且仔細看,這還是一張地圖,只不過寫得並不是黃夕眷村,而是叫做夕黃鎮的地圖。
  「夕黃鎮……跟這破村莊有關聯嗎?」
  「嗯……應該是有,如果不確定的話,要不我們做個實驗看看?」
  要實驗地圖能否使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照著使用了。這地圖還算貼心,標明了這座涼亭所在的位置,那現在就是挑一個看起來最明顯的地標了。匡信嘉看了一下,最後指在了地圖上的一個地點。
  「我們去這裡吧,夕陽廣場。」
#微BL向  #非現實  #劇情向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