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思》四

  「夕黃鎮文史館。」
  眼前的文史館因為兩個世界漸漸重疊,呈現出如林祐之前拍攝建築物那樣,時實時虛的模樣,但看得實在讓人眼花。匡信嘉讓林祐拍攝三間屋子的門口,要看隱世的東西,還是這樣子最為清楚。
  三間屋子的入口,從左到右分別寫著「過去」、「現在」、「未來」,意義不明的讓三人還沒進去,便先在原地糾結起來。文史紀錄的應該是過去的東西,那麼現在以及未來這兩個門牌是什麼意思?
  「過去應該可以找到黃夕眷村還有人時的資料,現在可能就是荒廢後的,但是這個未來嗎……莫非隱世有可以預見未來的東西?」
  匡信嘉做出了推斷,韓嘉瑕朝寫著未來的門牌冷哼了一聲,似是對此不屑一顧,手腕一轉,用鐵管指向了過去的房門口,對兩人、或者該說是對匡信嘉說道。
  「未來這種東西,只有自己才能夠決定。你要找以前的資料吧?那我去過去那個屋子找找。」
  「唉,學弟你這急性子,還沒確定沒有林祐的相片,我們能不能看到隱世的資料呢。」
  「我看相片裡面拍到了許多書,望過去也是實際存在的,要是打開沒內容,拿出來給他照過便是。而且,匡信嘉,你自己說過的,要是再不快點不知道會怎樣,所以趕緊分開東西拿一拿出來比較好。」
  匡信嘉有點訝異的看著韓嘉瑕一會,驚異於他敏銳的觀察力、也訝於韓嘉瑕如此在意自己提過的兩個世界重疊的問題。不過就算是再怎麼不信鬼神的人,遇到他們所見到的情況,多少都要有點信了吧。
  「……好吧,你說的對。那我去現在,林祐你到未來去,好嗎?如果書裡面沒內容,就照韓嘉瑕說的,先拿出來就好。」
  聽從匡信嘉的安排。
  林祐乖巧的點了點頭,轉身就往寫著未來的那棟屋子走去,同時匡信嘉以及韓嘉瑕也走向了自己所選的屋子。沒有人喊、幾乎是同時,三人一起走入了房門。他們不約而同在跨過門檻時,都忍不住眨了一下眼,裡頭因為屋頂幾近全毀,光從上面灑下來,讓屋內十分明亮。
  也因為裡面本來就如此明亮,從外面就足以看清楚裡面的模樣,所以當眨了眼再次張開的他們見到眼前的事物,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驚訝。眼前哪裡是之前所看到的一片狼藉了?資料寫在牆上的石版、或是變成書,整整齊齊的放在架子上,他們有如穿越了似的。
  韓嘉瑕瞬間就想起了那些在路上不斷騷擾他們一行人的影子,緊張的四處張望。不過門外看起來還是現世的模樣,屋內也沒有任何的黑影人,這使他稍微安心了一點,卻始終不敢放鬆警惕,輕手輕腳的走到了書架前。
  韓嘉瑕一眼掃過去,有很多看不懂的名詞以及地名,一看就不覺得是他們世界的詞,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夕黃鎮,大致翻了一下卻只是隱世這個夕黃鎮的創建過程,一堆看不懂的專有名詞讓韓嘉瑕迅速掃過就把書塞回去了。
  第一個書架毫無收穫、第二個也如是,韓嘉瑕揉揉眼睛,決定先去看一下牆上的石版資料。乍一看又是那種官腔的、關於夕黃鎮的記事,可就在韓嘉瑕準備轉移視線時,讀到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這裡的的主要居民影人,在這裡服侍著神,等待著神的玩具蒞臨,那時它們將指引玩具,到達神的身邊?」
  這個神以及這個所謂的玩具,都是意義不明的存在。而上面還提到,影人會將不屬於玩具的存在給吃掉,雖然影人對此興趣不高,而且如果玩具在的話,它們更傾向先引導玩具。
韓嘉瑕嫌棄的轉過頭,總覺得自己看了個讓人心情很差的東西。韓嘉瑕討厭神,因為他討厭傳說中,那總是把人操控的團團轉,自己卻在一旁看戲、高高在上的存在,這麼辛苦生活的自己,憑什麼被人這麼當小丑對待?
  韓嘉瑕又開始看起了書架,這次是一些數據資料。相較於文字資料,這種數據資料讓韓嘉瑕舒服很多。迅速掃過每筆資料,再翻到其中一本資料時,韓嘉瑕皺起了眉頭。那是誤闖入這個世界,被吃掉的人的名單,因為每筆吃掉的食物旁,都附上了一張小相片。
  闔上書思考片刻,韓嘉瑕沒有把這本書放回去,又找了幾本書。很意外的,在書架的角落翻到了一本《黃夕眷村研究》的筆記本,外側被貼上了另一個世界的書籍,大概是意外掉落在這個世界的筆記。
  終於找到目標物的韓嘉瑕難得露出了笑容,轉身就準備帶著這兩樣東西離開這個屋子,腳在一步便能離開這個屋子時——
  轉個頭吧。
  韓嘉瑕回頭,對上了一面不知是不是原本就在那裡的鏡子,他睜大著眼看著鏡中的事物,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可韓嘉瑕不肯轉移視線,連眨眼都嫌浪費時間,直直看著那面鏡子所展示給他的一切。
  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能做的事情,也只有一個——少年的雙瞳漸漸被強烈的情緒給覆蓋,被這股情緒,佔據了思想。
  匡信嘉進入的是門牌寫著現在的屋子。張開眼後所見的景象,並非是在外頭所見的樣子。若不是抬起頭來,還能看見被染成橘紅色的天空,匡信嘉簡直都懷疑自己到了一個採光溫暖的小型資料展示館了。
    稍微確認了一下屋內並沒有之前所看過的黑影人後,匡信嘉便悠悠哉哉的晃到了書籍旁了。他經常閱讀大量文獻,所以練就了速讀的技能,匡信嘉繞有興致的翻著一本又一本書,感嘆自己身在寶山卻沒有時間容他確認寶藏。
  這裡有著隱世這個夕黃鎮現在訂定的規矩,是這裡的居民一邊在這裡生活,一邊等待著神的降臨時訂下的。那麼,神是什麼呢?書裡面並沒有詳細提到,只知道只要將神的玩具獻上,神就會出現,帶走自己的玩具的同時,也會難得憐憫的給祂的信徒們一次交流的機會。
  神的玩具似乎不是影人、或者是隱世的任何物種可以擔任的,要不這些神的信徒,影人,就不會特地留在夕黃鎮了。畢竟夕黃鎮不是個很好生活的地方,因為這裡空間脆弱。
  文史資料記載了,夕黃鎮會與另一個世界重疊,在每一天的黃昏時。或許是現世的人、又或者是隱世的人,其實兩邊都時常會有人誤入另一個世界。
  夕黃鎮的規矩清楚的寫了,不是神的玩具的,可以直接吃了。匡信嘉撫過吃了這兩個字,抿了抿脣,顯然是無法排除影人對他們的威脅性了,隨後又將書翻過了一頁。
  規矩中有一項特別重要的,就是如果神的玩具出現了,就必須引領他前往神的祭壇,其餘事情都沒有這項重要。看至此,匡信嘉看著神的玩具,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被神如此深愛的玩具、甚至被神的信徒視為重要存在的玩具,究竟什麼呢。」
  然後,匡信嘉將這本幾乎解釋了兩個世界發生什麼事的書,放回了書架上,匡信嘉遊走在書架旁,像在圖書館隨意看看的人般,手指掃過架上的書背,看到有興趣的書名,就拿起來看個幾頁。
  「嗯?這是……」
  此時,匡信嘉發現了腳邊有捲隨意扔在地上的卷軸,簡直就像是故意放在這裡的。但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匡信嘉還是將卷軸撿了起來,之間上面簡單的寫了兩個字。
  來了。
  是什麼東西來了呢?與文史館居然沒有看守有所關係嗎?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給了一行人一個很好的機會,不然他們大概無法這麼悠閒自在的在人家的地盤裡面搜刮人家的文獻吧。
  匡信嘉將卷軸捲好,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接著又像個專注的學者一樣,仔細的看著牆上石板記載的內容。匡信嘉神情凝重的看完所有內容,最後呼出了長長一口氣,神情有些悲傷,握著口袋中的符咒,喃喃自語道。
  「神啊,您會指引我的吧?」
  拍了拍自己的臉,匡信嘉像是在給自己打氣。轉身繼續翻找著書架上的書籍,雖然很想把一些隱世資料也帶出去,但是匡信嘉還是狠下心來放棄了。畢竟現在最重要的可不是做研究,而是逃出去。
  最後匡信嘉選了幾本簡單以隱世的角度介紹了現世的書、或是隱世的人對現世的紀錄之類的放在懷中,當作要帶出去的書籍。在他準備離開房子時,一道亮光被他的眼角瞄到,望過去是一面鏡子。
  鏡子中展示著什麼,匡信嘉神情專注的看著,最後勾起了感到有趣的笑容,一如他平常說到不可思議時那樣的笑容,將視線從鏡子上移開,心情愉悅的離開了屋子。
眼前的景象有如他看到照片時一樣,與他原本眼睛所見的完全不一樣。林祐眨了眨眼,除了剛進來時雙眼稍微睜大了那麼一下以外,他又恢復了平常的面癱臉,完全看不出來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林祐走到書架旁,雖然他未曾像新聞社的一些同學,有過為了寫出一則報導,幾乎駐紮在圖書館,恨不得在那裡打地鋪的經驗,可匡信嘉喜歡在茫茫書海中找一些與神秘力量沾邊的書籍,時不時就會邀請林祐一起參與這個活動,所以就如匡信嘉所言,他對翻查資料挺擅長的。
  只不過林祐再擅長,也要這裡有這樣的內容才行。查看了幾本書,都是在描述神的,而且這個神很奇怪,不是林祐、或是一般人所熟悉的那種神。這裡所描述的神,是一個非常類似研究員或是操偶師存在的感覺。
  神看著箱庭裡自己所放進去的人,可能做出干預、或是壓根不管,像是看表演似的一直盯著所有人的行為。 而被神看著的他們,基本上都感覺不到神的存在、甚至是不知道神的存在,也因此他們自認是依照自己的行為在行動的。
  然而感覺不到神的生命們不明白,他們的行為根本就是被神設定好的,只要神高興,甚至能隨意操控人的言行舉止。影人是一群知道這位神存在的族群,他們崇拜神、也樂於接受神給它們的設定。
但即使是這樣,它們也還是有想親自與神對話的渴望。這裡有很多書上,條列著究竟要問神什麼樣的問題,看來看去最多的,便是神創造這個看起來很有系統的世界做什麼?神所在的真正的世界又是什麼?神究竟是什麼?
  書籍上還提到了神的玩具,這似乎是神給影人的一道預言,說是這個玩具會讓神親自降臨關愛、也會讓神因為他而對這個世界做出什麼改變,其實看起來……是神認為這個存在會有很大的變數,所以才重點觀察著。
  只可惜這些對林祐而言都不重要。他腦中只有完成匡信嘉的任務這樣一個想法而已,所以看了一圈,完全沒有有關於逃出去相關內容書籍,讓林祐打算就這樣空手而回。
  當他把手中的書塞回書架上,抬起頭一看,眼前出現了一堵長牆,牆上貼著滿滿的鏡子,長長一條,就像是一條鏡子走廊。不過是順著路這樣看去再回頭時,身後已經沒有去路,林祐只有沿著路走的選項。
  前進吧。
  沒有猶豫,林祐筆直的往前走著。鏡子偶爾會因為被夕陽光照射到,反射出有些刺眼的光芒,可林祐也不太在意。其實長長的鏡子走廊上,鏡子似乎映照著什麼,但絕對不是林祐行走的身影那麼簡單的東西。
  林祐有用眼角注意到,然而他完全沒有停下腳步觀賞的意思,只是相當固執的,就只知道一直前進。甚至於鏡子發出了「咚咚!」的聲音,彷彿另一邊有人在敲打一樣,都還是沒能讓林祐停下腳步,連表情都沒皺一下。
  很快的林祐眼前便出現了那扇他進來的門,門的外面是他記得的景象,完全沒有懷疑,他踩在門檻上,再一步就會完全離開這棟屋子、離開這個古怪的空間了。
看一眼鏡子吧。
  在那一刻,林祐回頭望了一眼離出口最近的鏡子,上頭的景象倒映在他的眼瞳中,映照出來的是個相當意義不明的東西。
——你肯定還會回來的。
  就望了那麼一下,林祐已經完全離開了屋子,門後的景象又變成了他進去前的樣子,而不知道哪來的想法,他也覺得就算進去,大概也不是那奇怪的鏡子長廊了吧。
  他似乎是最早出來的,林祐站在中間的空地中央,抬頭仰望著橘紅色的天空。這與騎車回家時,經常會聽到學生讚歎的美麗夕紅似乎不太一樣,林祐覺得比起橘黃,這個天空似乎真的越來越紅了。
  林祐習慣性的看到這樣奇特的景象就想拍照,而他也這麼做了。說實話林祐會自己主動去做的事情真的不多,拍照就是他那為數不多的,會去做的主動行為。匡信嘉曾問過林祐是喜歡拍照嗎?而林佑回答,有人曾說過想看自己眼中的風景。
  是誰說的?
  忘記了。
  「林祐,你出來了啊,有找到好東西嗎?」
  匡信嘉的聲音拉回了林祐的視線,林祐誠實的搖了搖頭,雖然看他兩手空空的樣子,大概就能知道答案了。匡信嘉倒也沒露出失望的表情,畢竟未來這個充滿未知的名詞,實在很難讓人猜想出裡面會有什麼有用的資訊。
  「我看到了好多資料,只可惜不能全部帶走呢。」
  匡信嘉說的高興,有如踏入玩具店的孩子,只不過前一句話有多興奮,後一句話就有多失落,簡直就像是父母說,這麼多玩具你只能選一個那樣的感覺。
  稍微安慰匡信嘉吧。
  「沒關係,下次再來。」
  匡信嘉一愣,呆呆的看著林祐,從他的面癱臉中看出了他十分認真,也因為林祐是真的這麼想的,反而讓人哭笑不得,匡信嘉就忍不住笑出了聲,蹂了揉林祐的頭,好笑的回問道。
  「呵呵,這麼危險的地方,還打算要回來嗎?你要陪我嗎?」
  「可以。」
  林祐回答的很乾脆,毫不猶豫,反而讓匡信嘉的笑意平息下來了。注目著林祐的眼神十分溫柔,可是卻又深邃的好像暗藏著什麼,匡信嘉的手順著林祐的髮絲滑下,落在肩上,正想往手掌而去時——
  「——痛!」
  匡信嘉的表情突然疼的扭曲,啪的一聲,一本筆記在匡信嘉的背後落下。被擊中的地方是快靠近右肩的背上,雖然碰不到,匡信嘉還是下意識的用左手捂上了右肩,與林祐一起看向了本子扔來的方向。
  少年黑著臉,眼神如果能殺人的話,他大概已經將兩人身上給砍得都是傷痕了。那雙眼瞳黑的深沉,幾乎看不見任何光彩,被憤怒完全給遮蓋了神智,死緊的握著鐵管,兇狠的一步一步重蹋著地,緩緩靠了過來。
  「——會信任你們的我真是太愚蠢了。」
  「等,韓嘉瑕,你怎麼了?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了?」
  眼前這個殺氣騰騰的少年,讓匡信嘉忍不住護著林祐倒退了一步。聽見匡信嘉的問題,韓嘉瑕瞪上了他的雙瞳,盯著那張臉停下了腳步,久久不發一語,讓人不禁冷汗直掉。本以為這樣的安靜會是少年想通了什麼,結果他卻開始冷笑起來。
  「呵、呵呵……誤會……?不,不會是誤會。就算真的是幻象好了,肯定和你脫不了關係!」
說著,韓嘉瑕便拖著鐵管衝上來了。匡信嘉第一件事就是將林祐推開距離,之後立刻又盯向韓嘉瑕,韓嘉瑕針對的目標並不是林祐,而是匡信嘉,靠著推林祐的那股反作用力退後的匡信嘉,堪堪躲過了砸下來的鐵管。
  「還給我……你把琪密藏去哪了,快點還給我!」
  韓嘉瑕用鐵管指著匡信嘉,近幾瘋狂的吼道,匡信嘉盯著發怒的獅子,小心翼翼的拉開兩人間的距離,同時輕聲的安撫、或者是解釋著自己的清白。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記得沒錯的話韓琪密的年紀相當小,我們怎麼可能與這麼小的孩子認識呢?既然不認識,從何談起藏起一詞?」
  「——Kyoshinja,K大,琪密最喜歡的一位網友,琪密總嘮叨著這個人懂得很多、很了解這些怪力亂神的事。琪密那時候在那裡喊的人,是K大!」
  韓嘉瑕在匡信嘉提出質疑後,立刻丟出了自己的猜想來由,而他說的場景,則是那時候他在池水那裡看到的景象。然而除了韓嘉瑕以外,其他兩人根本沒看過那個畫面,而韓嘉瑕的猜想,也不能證明Kyoshinya等於匡信嘉。
  「韓嘉瑕,你冷靜下來,不論你方才在屋子裡看到了什麼,那都很有可能是隱世的居民為了誤導你,故意給你傳遞的錯誤資訊。」
韓嘉瑕的瞳孔一縮,又想起了在鏡子中看到的畫面,立刻就低吼著朝匡信嘉揮動了手中的武器。沒想到想要勸人的話語反而變成了導火線,匡信嘉狼狽的撲倒在地,滾了一圈閃躲砸過來的鐵管。
  「為什麼會出現那種影像,你不也是完全不能解釋嗎?你們跟那群黑影子都一樣,都一樣不可相信好嗎?誰是對的?我怎麼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啊——!」
  韓嘉瑕抱住頭,像是隻發狂的猛獸在原地嘶吼著,匡信嘉趁機爬起來,小心翼翼的往林祐那個方向退去。腦子像是被煮爛了似的,完全不能好好思考,混沌成一團,在這混亂不堪的思緒中,卻有著奇異的聲音清楚的響著。
  是真的,你所看到的影像是真的。
  如果他所看到的是真的,那所做得事情是對的沒有錯。可是,為什麼是真的?那明明那麼可疑,怎麼看都不會是真的啊?所以,那影像是假的?是為了挑撥離間用的?
  是真的。
  「煩死了、煩死了!你解釋啊!為什麼我會看到你跟琪密在一起?為什麼你跟琪密所喜歡的網友有這麼多共通點?為什麼——你們就偏偏選在這種節骨眼上,來到這個鬼地方了?」
  韓嘉瑕的問題簡直可以用無理取鬧來形容了,匡信嘉抿著嘴,怎麼樣都講不出一個最好的答案。這種事情,他到底該如何證明與自己無關呢?不管怎麼說,韓嘉瑕不願意相信,那說再多也都只是謊言而已。
  「只能說,是神的決定吧。」
——神。
  韓嘉瑕瞪大著眼,喃喃咀嚼著這個單字。因為是神的決定,所以他看到了那樣的畫面、因為是神的決定,所以匡信嘉與K大如此相像、因為是神的決定,所以匡信嘉與林祐在這時候,來到了黃夕眷村。
  「哈、哈哈……哈哈哈——神、神?不,這世界上沒有神!就算有,憑什麼你們、我們、我!要照著祂的決定而行動?能決定我自己想法與行為的只有我自己!不用任何神來干涉!」
……
  安靜。
  韓嘉瑕突然安靜下來,連他自己都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的呸了一聲。匡信嘉已經慢慢又走到了林祐身前,他靜靜的看著韓嘉瑕,眼中的情緒複雜的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聽話。
  聽話、聽話。
  聽話、聽話、聽話。
  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聽話——
  「——閉嘴、閉嘴啊!不要干擾我的思緒!不要干涉我的決定!滾開!」
  韓嘉瑕有如瘋魔的模樣,比他們至今所遇到的影人都要來的嚇人,林祐呆呆的看著似乎在抗拒著什麼的韓嘉瑕,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擔憂的神情漸漸淡去,他閉上了嘴。
  這時,手被人拉起了。林祐被動的被拉走,跟著前面的人開始跑了起來,兩個人一起逃出了文史資料館,混入了大街中,與又多了下半身的影人一起,隨人潮逐流。
  「我們可能無法跟韓嘉瑕繼續一起行動了。」
匡信嘉拉著林祐跑著,從前方的背影那,飄來了這麼一句解釋。林祐對匡信嘉的話點了點頭,雖然背對著他的匡信嘉,並看不見他的動作,又跑了一陣,他們彎進了小巷。
  匡信嘉靠在出口處,喘著氣,卻小心翼翼的注意著韓嘉瑕是否有追上來,只不過等了一會,都沒有跟來的跡象。緩過氣的匡信嘉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林祐,露出了苦笑。
  「你相信,被韓嘉瑕懷疑的我嗎?」
  相信。
  「我,相信學長,不論別人說什麼。」
  林祐的眼神很真誠,未參雜任何一絲虛假,匡信嘉在這雙眼瞳中,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微笑,輕柔的撫上林祐的頭,宛如在稱讚一個做得很好的孩子似的。
  「能相信我,真是太好了。」
#微BL向  #非現實  #劇情向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