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逝櫻》 三辦

  由於看的見元素是件大事,縱然夏空祐還只是個孩子,但有下代當家覺悟的他還是不敢怠慢這件事。與導師悄聲商量後,他們又一起對優千舞做了幾個測驗。
  光、暗、火、水、風、地、念……所有的屬性元素,優千舞都給予了不同的顏色形容,以及他們所知道的元素特性。在兩人震驚眼神下的優千舞坐立難安,眼神不斷飄忽。
  在她的眼中,被夏空祐以及導師聚集而來的元素們不肯散去,在自己的身邊飛舞著,親密的蹭著自己。她在沒人的地方會伸出手摸摸他們,但現在這個情況,優千舞彷彿被石化般似的,除了眼球,其餘地方都不敢亂動。
  「真是不可思議啊少爺!我們得趕快跟家主報告才行!」
  「欸?可是……」
  夏空祐有些猶疑,導師是因為年輕加上親眼看到,所以很輕易就相信了。可是夏荷語畢竟已經上了年紀了,而且又沒有看見,就算是由自己的兒子去說,夏空祐也不覺得他會相信。
  就算夏荷語相信好了,那是不是就代表優千舞會被特別孤立起來,進行什麼研究之類的?畢竟能看見元素這件事,可是前所未聞的!夏空祐瞄了一眼擔憂地望著自己的優千舞,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能、能看見也不代表什麼吧?需要向父親特別報告這種事嗎?」
  夏空祐把優千舞護在了自己身後,把她從導師的視線中隔開。導師愣了下,隨後想通了為什麼自家少爺這麼抗拒把這件事情通報上去,而後欣慰又有些內心複雜的拍拍夏空祐的肩。
  「少爺,這件事很重要,不管家主信或不信,我們都得報告上去。不過少爺您放心,只要你我向家主要求,不可以特別把小小姐給隔離開來,你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你怎麼能確信父親會答應?就像你說的,父親如果相信,肯定也跟你一樣認為這件事很重大,凡事情關乎公事,父親是完全不會顧及我的。」
  夏空祐認為自己可比外家的導師還要了解自己父親的,而導師也沒有反駁夏空祐,無情的點了點頭。然而在夏空祐鼓起臉頰,要開始撒小孩子脾氣時,導師又笑了。
  「但少爺,你忘了小小姐需要別人導引嗎?」
  「啊?」
  「從方才魔法測驗時就可以知道,要是沒有少爺在旁安撫、勸誘,小小姐根本不肯乖乖照做啊!」
  聽了導師的話,夏空祐睜著眼,回頭望向了優千舞。後者也對上了他的紫瞳,不知為何明白夏空祐此時轉過來,是因為導師所說的話,所以她就按著這個點,開了口。
  「因為祐……要我這麼做……」
  優千舞眼中沒有任何遲疑與迷茫,如此澄澈的眼神,夏空祐立刻就感受到了優千舞對自己的依賴,而且無法克制的,打從內心的感到了一股優越感,也得到了一絲勇氣。
  「好吧,那我們一起去跟父親報告吧!」
  看著因為一句話就充滿了信心與勇氣的少爺,導師跟在這小小身影背後,內心無比複雜。這到底該說是兩小無猜、小孩子間純粹且美好的友誼呢,還是該說是那該死的戀愛酸臭味呢?而且還是一見鍾情的那種。
  不出所料夏荷語依舊被一疊公文包圍著,只不過疼愛兒子的他,還是在聽到夏空祐的聲音時,讓人進來了。不過見到進來的人不只自己的兒子,還有他目前的魔法導師,再加上不認識的女孩,夏荷語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喔?這陣仗是怎麼回事呢?這孩子就是你的玩伴嗎,祐?」
  被打擾的夏荷語還是對兒子露出了和藹的笑容,優千舞看著這個與夏空祐一樣,都有著一頭顯眼的暗紅色頭髮的男人,雖然有一絲親切,但男人卻不像夏空祐一樣有著一雙漂亮的紫瞳。
  「嗯,她就是優千舞,我們是來跟父親說有關於她魔法測驗的事情。」
  「嗯?怎麼了?不論是否有資質,我想導師你都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對吧?」
  夏荷語的視線落到了導師身上,被家主這麼盯著,導師全身的寒毛瞬間都豎起了,有些緊張的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故作鎮定的欠了欠身,回答道。
  「不瞞家主,因為小小姐的魔法測驗出了件大事,與少爺討論後,我們認為應該稟報給您。」
  於是導師和夏空祐一同把優千舞引導水晶球內的元素衝破禁錮、以及後續對她的種種測驗後,所總結出優千舞看的見元素這件事情,都詳細的描述了一遍。全程夏荷語都聽得認真,但夏空祐自己也不是很確定,自己的父親究竟信不信這種事。
  「嗯——那麼說的話,千舞妳是依靠元素才進到花園的吧?可以展示一下怎麼做的嗎?」
  夏荷語聽完後沉思了一會,隨後向優千舞提出了要求。兩人所說的事情實在是超出了他的常識範圍,但是夏荷語明白不論是自己的兒子、還是自己家族的人,實在是沒理由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還打擾他的工作。
  夏空祐轉頭看向優千舞,被點名的她望著與夏空祐有著相似臉龐的夏荷語,漠然地眨了眨眼。相較於面對導師時的窘迫,優千舞在面對夏荷語上顯然比較不緊張,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兩人的血緣關係。
  「可以嗎?會不會有困難?」
  「……祐希望我照做嗎?」
  沒想到關心會反變成問題被拋回來,夏空祐一愣,看著變成注視自己的黑瞳,他朝對自己乖順的女孩輕輕點下了頭。回應夏空祐一般,優千舞也輕輕點下了頭,垂下眼眸,眼神漸漸澄澈。
  在沉默中,紙張開始颯颯騷動著。要知道為了避免文件被吹亂,夏荷語的辦公室可是終年關著窗,還因此使用了禁風領域。然現在元素彷彿無視了這個咒語,風開始在房內颳起。
  優千舞準確的望向了禁風咒畫置的地點,滋咧滋咧的,小小的火焰在咒文上燒起,將咒文就此給燒毀了。而一陣風吹過,然那一瞬後,就只剩下優千舞的身邊還微微有風動的跡象。
  但顯然優千舞並不懂得使用魔法這件事,只是天生擅長召集元素而已,所以並沒有因此飛起來。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發覺被吹得雜亂的小房間內好像沒有東西可以像牆一樣給她攀爬。
  最後她將眼神定睛在夏空祐身上,用小手輕輕在他肩上一按,便如同沒有重量般的被這股力撐高,而且只是緩緩地飄落而下。很顯然優千舞當初進來的方法就是利用風之元素使自己身體變輕後爬進來的。
  輕巧的落下之後,優千舞才發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於她身上,發覺自己把房間弄得一團亂的優千舞,緊張的縮到夏空祐背後,惶恐不安的解釋起自己做了些什麼。
  「對不起……因為橙光球們說那邊有東西讓他們很不舒服,所以我請紅光球們把東西處理掉了。把房間搞得一團亂,對不起……」
  沒有魔法知識的優千舞當然不知道自己請元素燒掉的東西是咒語,可先不提她能靠召集元素就影響物件,光是在這種被下了戒令的環境下,優千舞還能硬把被禁止的元素召喚而來,這件事就足夠令人震驚了。
  原本還有點半信半疑的夏荷語,在親眼目睹這個情況後,也不得不開始重視起來了。注意到父親的眼神變得犀利,夏空祐趕緊把優千舞整個擋住,直直對上夏荷語的赤瞳。
  「父親,我之後會替舞安排魔法課程,並且到場旁聽。」
  「祐?」
  夏荷語皺了皺眉,按照這個情況,優千舞應該要送到研究院,整個國家最有名望且公認魔法造詣最高的一群人那裡才對。這樣的特殊能力,再加上研究院的人對魔法無止盡的求知慾,肯定能讓整個國家的魔法知識更進一大步的。
  「舞,妳先回房間等我。」
  「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個長的與夏空祐相似的男人,突然用這麼嚴肅的眼神看著自己,不過優千舞現下對夏空祐還是言聽計從的,立刻就轉頭離開了房間,而外頭竟已有人在等待,準備帶她回房。
  把當事人支開後,目送著優千舞走出去的夏空祐轉回頭,就看到夏荷語正看著他,似乎在等著他給自己做出解釋。心裡卻不禁好笑,沒想到兒子才這麼小,卻已經胳膊向外彎,如此疼惜自己的小女朋友了。
  「……父親,我知道舞應該要送去研究院那邊才對,可是我認為,以舞的個性與情況,還是姑且先留在我身邊比較好。」
  夏荷語挑了挑眉,因為夏空祐之前來報備時,說是要把優千舞當玩伴,所以此時他解釋留在自己身邊比較好這種原因,聽起來比較像是小孩子不願玩伴離開自己身邊而已。
  不過夏荷語當然也看到了導師在一旁點頭覆議,所以夏荷語也讓導師發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畢竟夏空祐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肯定是得到了大人的支持,才趕來提出這樣的要求。
  「回家主,我認為小小姐的能力還不穩定,加上似乎對周遭的人不太信任,我覺得在小小姐有辦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之前,還是暫時讓少爺在一旁顧著她會比較好。再說,小小姐似乎非常地聽少爺的話。」
  從優千舞把測試用的水晶球給用壞時可以知道,當優千舞全心與元素交流時,她壓根感覺不到周圍起的變化。只不過優千舞現在只是召集元素,再怎麼樣也不會釀成大禍,可是要是以後學會了魔法,她還是這樣子無法顧及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難保不會發生什麼大事。
  「要是貿然把舞丟去一個新環境,恐怕舞根本不會按照要求行事,而且她根本不怕死,也幾乎沒什麼慾望,不管是威脅還是利誘肯定都不管用的。在她有自己的自由意識前,她大概只會聽從我跟元素的話。」
  說完,夏空祐自己也陷入了沉思。舞曾經說過,因為他們的要求,所以聽祐的話。所以要是優千舞並不能跟元素交流的話,自己是不是也跟其他人一樣,在優千舞眼中什麼也不是?
  夏荷語聽完了兩人的解釋,也明白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優千舞在情感上有所問題,而原因來自於他們所不知道的,優千舞的原家庭。夏荷語認真的考慮了許久,最後做出了決定。
  「行,那優千舞暫時由祐你來照看,每個禮拜都需要定期報告她的狀況,尤其是魔法方面的,當然指導她的導師也會幫助你。」
  聽見夏荷語的回答,夏空祐暫時忘去了讓他有些失落的想法,高興的都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高聲喊了句是,接下了父親派給自己的任務。這是他第一次被夏荷語委任,也是第一次在正事中,自己的意見被夏荷語採納。
  被認可的滿足感以及成功留下了優千舞的驕傲感,瞬間就彌補了他想通優千舞會聽自己的話,純粹是因為別的東西這麼要求她時的失落感。決定好了優千舞以後的處理方式後,三人又繼續討論詳細的計畫。
  這麼好的魔法苗子,讓夏空祐現在的導師來教是有點浪費,再說優千舞現下雖然是像人偶一樣,但總得來說還是比有些調皮的夏空祐來說,要來得乖巧得多了。
  然後因為夏空祐還要陪著優千舞一起上課,所以必須在夏空祐沒有排課的時間才行。看著自己的悠閒時間又被削減,夏空祐咬咬牙,為了自己的玩伴,他忍了!看著男子氣概都成長了不少的夏空祐,兩個大人內心感慨。
  不過最後魔法課也只有定每周兩次、每次兩小時而已,因為比起直接進入主題,現下優千舞對世界的無知比較棘手。她還能與別人正常溝通,現在想來還真是奇蹟。
  雖然無法親自教導可能是從古至今最有天賦的一位魔法師,讓導師心理稍微有點失落,但只要想到這個天才的發掘是經由自己,這件事就足以讓他和別人吹噓好一陣了——雖然優千舞的魔法能力,目前是機密。
等導師與夏空祐離開房間以後,在一旁沉默了很久的瀾漣發出了舒服的長吟,仰起頭來,似乎是在吸引夏荷語的注意。夏荷語搔了搔她露出的下巴,恭敬的詢問道。
「既然瀾漣妳醒了,也發表一下看法吧?」
「哼嗯~看不出來,你兒子很會撿東西嘛。那孩子的氣息讓人真舒服,難怪元素會這麼喜歡她。我看我以後不要睡在你這裡了,偷偷跑去那孩子房間睡覺好了,真舒服~」
瀾漣微微晃著尾,掩飾不住的高興。夏荷語討好般的摸著瀾漣,不過嘴上卻制止了瀾漣的想法,畢竟房間突然多出一隻貓,不知道那個像人偶般的孩子會不會做出什麼。
被制止的瀾漣哼哼兩聲,用尾巴甩開夏荷語的手,回味著那股舒適的氣息,又趴回去睡覺了。夏荷語微笑著收回了手,然腦中想法更多了。連瀾漣都對她讚不絕口嗎?這個孩子……真的不簡單啊。
        ……
  離開了夏荷語的辦公室以後,夏空祐立刻就直奔優千舞的房間,雖然敲了門,但完全不指望裡頭的人會給反應,所以也只是敲給人知道的。一打開房門,優千舞已經因為先前的敲門聲,轉頭看著門口了。
  她端坐在床邊,安靜、且面無表情地看著夏空祐把門關上,隨著他靠近自己,自然地抬起頭,保持望著那雙紫瞳的視線,彷彿是一隻小動物。夏空祐對這份特殊的順從感到喜悅,又對這份順從的來歷感到不爽。
  「我會被趕出去嗎?」
  因為夏空祐面色難堪且沉默地看著自己,所以優千舞主動開口了。她這麼問著,然而眼中卻沒有一絲擔心這種結果的慌亂,淡然的不行,不知為何看得人有點不高興。
  「當然不可能,妳是我的玩伴,不會有人把妳趕出去。」
  夏空祐深深的吸了口氣,直接坐到優千舞身邊,往後一倒、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就算不爽,但他還是知道,就算對優千舞表達不悅,也只會讓這個連自己的情緒都不會處理的女孩,感到非常困擾罷了。
  「我做錯了嗎?」
  感受到身旁的床墊陷下的感覺,轉頭過去,優千舞也側躺在了床上,一雙眼還是直直盯著夏空祐的雙眼。如此近距離,夏空祐能夠完完全全看見,那雙黑瞳中映著的自己的臉。
  「……妳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啊。」
  「是嗎?」
  垂下眼眸,優千舞不再盯著夏空祐,只是安靜的睜著眼,默默地與夏空祐一起躺在床上。她連呼吸都放的輕而緩,彷彿是要把自己的存在感壓到最低似的。
  「如果元素不曾要妳聽我的話,對妳來說我是不是就跟路人一樣?」
  將手撫上如人偶般的女孩,夏空祐還是把心裡的疙瘩說出來了。感受著頭上的觸感,優千舞試著思考、去想,這樣的沉默令人窒息,最後優千舞重新對上夏空祐的眼眸,眼中寫滿了困惑。
  「我不知道,這與現在發生的事情相反了。」
  因為這些都是假設,所以無法想像。夏空祐被她認真的疑惑給逗笑了,瞬間覺得自己真是幼稚的不得了,為一件現在已經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不高興,不管怎麼說,現在的結果就是優千舞聽自己的,自己就是優千舞的玩伴,所以管它那個不存在的如果做什麼呢?
  「是啊,妳說的對,妳真是個乖孩子。」
  眼中的夏空祐又露出了笑容,聽著那聲乖孩子,感覺心臟似乎重重的跳動了一下,有一股難受的感覺堵在心裡,讓眼酸酸的,所以優千舞選擇閉上眼,默默壓下這股感覺。
  這應該不是討厭,似乎是忘記的事情,好像叫做難過?可是又不太一樣,因為現在自己很開心,她喜歡被夏空祐稱作好孩子,就像她喜歡光球們稱讚自己做得好一樣。
  「好!由於之後要教妳魔法,在那之前,我可得幫妳把事前的預習都給做完才行!舞稍等我一下唷!」
  心情舒坦的夏空祐立刻就起身,開始準備起要給優千舞預習的東西,優千舞也慢悠悠的坐直,看著夏空祐的背影,在輕聲回了一句好後,對所見的背影、以及圍繞著那人的光球,不自覺的勾起了微微的弧度。
#架空  #BG向  #奇幻 
分類:心靈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