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逝櫻》二瓣

  魔法測驗的時間,夏空祐安排在三天後,所以在自己上課之外的空檔,夏空祐就會拿著小時候的學語書,整天待在優千舞的房間裡面,教導她識字。這天推開房門,毫不意外的又換上一件新的黑色洋裝的優千舞,又默默的坐在床邊,像個洋娃娃似的一動也不動。
  看著優千舞慢慢把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有時候夏空祐真的很懷疑她有沒有自己的意識。雖然昨天讓她吃完飯後,優千舞就不再說出要離開之類的話了,但也讓她更為安靜了。
  上課前先稍微驗收了一下昨天教的內容,本來覺得優千舞能記住一半就不錯了,不過當看到考卷時,夏空祐驚訝地發現自己昨天教的東西,這個孩子全部都記起來了。
  「我不在的時候,妳自己把這些都記起來了嗎?」
  「嗯,因為你說重要、要記起來。」
  沒有小孩努力達成要求就是為了邀獎的感覺,優千舞平平淡淡的語調,彷彿這件事就像是呼吸,沒有任何原因,記起來、做就對了。夏空祐的心情有點複雜,開心自己的話被人當作聖旨一樣尊崇、又對優千舞這彷彿只要是指派給她的事情.她都會乖乖照做的行為不高興。
  「祐?」
  「欸?妳剛剛喊我祐了嗎?」
  「不對嗎?我應該像大家一樣喊你少爺嗎?可是你說,下次要叫你祐。」
  優千舞微微的皺起眉來,因為要聽夏空祐的話,所以昨天夏空祐離開後,她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把他教的這些東西都記起來,雖然也多虧於此,讓優千舞完全沒有時間以及心力去想其他事情。
  「沒有,妳叫對了!來吧,我們繼續來學字。」
  瞧眼前男孩樂呵呵的模樣,優千舞也不再糾結,望向了夏空祐打開的書本。雖然只是普通的童書,不過為了找這些書,夏空祐也花了好大的力氣,畢竟這種給小朋友看的書,他早就不看了。
  為了讓優千舞熟記文字,所以是讓她指著字,一個一個唸出來的方式看書的。不得不說她毫無抑揚頓挫,還不太流暢的讀字方式,讓夏空祐才沒專注幾頁,忍不住就開始打起瞌睡了。
  本來還會有人幫忙翻的,不過漸漸就沒了,優千舞也沒在意,自己翻了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自己將讀錯的字重新念一遍正確的,明明幫她聽的人都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但優千舞就是能知道自己念錯了。
  將書本給闔上,優千舞看著基本已經睡著的夏空祐無所適從,好一會才猶豫的推了推他。被推醒的夏空祐慌張地看了看四周,對上望著自己的黑瞳後,反射性地用手擦過了嘴角,好險沒有流口水。
  「我讀完了。」
  「啊、喔,有什麼想法或想問我的嗎?」
  優千舞搖了搖頭,即使她並不能了解,動物根本就不會說人的話、更不會用雙腳行走,為什麼這本書裡面的動物卻將這些行為做得如此自然。夏空祐看到她搖頭,思來想去,最後把這本連同其他書都放到了一邊。
  「舞,妳知道我現在教妳這些、讓妳看這些書要做什麼嗎?」
  「我不知道,我只是照要求,聽你的話……」
  照著他人的話去活,她只知道這麼做。如果讓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她只知道讓自己走向終結,因為這是最簡單也是不需要用到任何思考的一條路,其他的,她不知道怎麼做、為什麼要這樣做。
  「要求?誰要求妳的,我?」
  「不是你,是……」
  優千舞閉上了嘴,不想說出來。小少爺嘟起了嘴,怎麼這棟宅邸裡面出現了比他與優千舞跟親密的存在,他卻不知道是誰的?低垂的眼眸中閃過幾道光,被光引領的優千舞看到了夏空祐的不悅,張了張嘴.回答。
  「……不是人,人的話只有祐會對我好……我、不……」
  然而解釋了幾句,優千舞就閉上了嘴,還有些害怕的縮了縮,不自覺的抱緊了自己的雙臂。夏空祐自然聽到了她的解釋,那句話信息量很大,然而優千舞現在表現出的害怕表現,讓他無暇在意那個。
  「妳怎麼了?會冷嗎?」
  關懷的把手伸了過去,然而這次沒有順利碰觸到那縷黑髮,而是被優千舞下意識地閃躲掉了。看到夏空祐有些錯愕的表情,優千舞也有點緊張,搖了搖頭,雙唇微微顫抖。
  「媽媽討厭我說他們的事,我不能說,不然你會生氣……」
  優千舞的恐懼原因很輕鬆地就找出來了,只是夏空祐無法推斷出她口中的「他們」是什麼樣的存在。如果是鬼魂的話,那他覺得有點恐怖,是真的不太想知道。
  「我不會生氣,但妳可不可以稍微透露一下,他們會不會對我有惡意啊……?」
  然而身邊要是有人看得到這種東西,還是會止不住的好奇想知道啊!在夏空祐再三保證不生氣的發言下,優千舞張望著四周,對著空氣點了點頭,再次望向夏空祐。
  「一般來說不會。而且你昨天也有……」
  「嗯?」
  「不,沒事……」  
  優千舞這樣話說一半,反而讓人更加好奇,好像一隻小貓在那邊撓。可是聽到與自己真的有點關係,夏空祐還是有些嚇得不想知道了,趕緊把之前丟到一邊的話題撿回來。
  「話說回來,我教妳讀書寫字,是希望妳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我有。」
  「想死嗎?」
  優千舞坦然的點頭,似乎沒覺得這有什麼錯。夏空祐突然發覺這個孩子不但冷,還有點死腦筋,無力的扶了一下額,卻更有自己要當個哥哥,好好照顧這孩子的決心了。
  「可是世界上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啊!妳要學著想為這些事活下來,並且去完成它們才行。」
  「什麼是有趣的事情?」
  「例如——妳翻牆爬到人家院子裡面的大樹上,被人家的少爺給撿回家,從此有了新人生?」
  這個可有趣了吧?這種事情不論是貴族、還是平民的大姊姊們,絕對都是在夢想排行中前幾名的事!咳,當然這不是他刻意去知道的,只不過國內圖書館是夏家在負責的,裡面除了魔法藏書還有一般書籍。
  「這是有趣的事情嗎?那我再去找別人家的樹爬……」
  「別!」
  這孩子果然是死腦筋!完全不覺得是自己比喻太爛的夏空祐,好說歹說終於讓優千舞把這個想法從腦中刪掉,並且兩人終於達成了共識——對優千舞重要且有趣的事情,總有一天會隨著學習的事情越多,而不知不覺找到的。
  「說起來除了一般常識,我也得先教妳一些關於明天魔法測驗的事情才行呢。」
  小時候做魔法測驗的事情,夏空祐自然是不記得了。不過夏家畢竟是負責擬定魔法相關規則的貴族,要找到這些資料,對夏家下任繼承人的夏空祐來說,自然也不是什麼難事。
  翻出了寫著魔法測驗相關規則筆記的紙張,才看第一條,夏空祐就不禁皺了皺眉。這上面寫的東西,知道的人看著自然是很簡單,但他要怎麼跟一個完全沒有魔法常識的人說明啊?
  優千舞不解地望著盯著紙條在發愁的夏空祐,順著他的視線也望上了紙條。夏空祐的字還是挺好看的,至少不至於像是些大人的字如同鬼畫符般,就算原本看得懂也被寫得看不懂。
  「測試對元素的敏感力與親和力……?」
  「啊,也是啦,我都教妳認字了。對啊,明天就是要讓妳做這個,就是把手放在一個水晶球上,位階高點的魔法師會看妳跟元素的親和度如何,而妳要跟他說妳感覺到什麼。」
  優千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眼神望著紙條更下方記錄著的,有關於這種屬性的基本介紹。她的確不懂魔法啊、元素啊之類的東西,可是上面寫得東西,如果她理解沒錯,感覺好像似曾相似。
  「我能做到嗎?」
  「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唷,就算妳不適合學習魔法,也不會有人把妳趕出去的。」
  夏空祐摸了摸優千舞的頭,雖然手剛碰上的瞬間,優千舞還是縮了一下,但漸漸就不再感到害怕,還眼神炯炯的看著夏空祐。優千舞宛如小狗一般的模樣,逗得夏空祐忍不住輕笑。
  「妳喜歡摸頭啊?」
  「摸頭?」
  「對啊,就是現在這樣,安慰或是稱讚人時我們會做這樣的行為。」
  然而通常是大人對小孩啦,不過夏空祐才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呢。優千舞歪了歪頭,雖然明白了,但她不覺得現在自己有做什麼會被稱讚、或是需要被安慰的事情。
  本想提醒夏空祐的,不過她忍不住瞇起了眼,不自覺得表現出了自己喜歡這種行為,耳邊傳來了夏空祐念著紙條內容的聲音,她似懂非懂地聽著,腦中又想起了夏空祐說的,希望自己學習了這些後,會有除了死亡以外的想法。
  他們是不是跟夏空祐一樣,希望自己學會這件事呢?
  到了隔天,上完魔法課後,夏空祐就去把優千舞從房間帶到自己原本上課的房間去。其實這是優千舞第一次去自己與夏空祐房間以外的地方,不過她還是保持一貫作風,低著頭被別人帶著。
  「導師,我把人帶來了!」
  直接打開了門,一個看起來頗年輕的男子彎著腰,在房間裡布陣。筆看起來剛拿起,要是夏空祐再早一秒,這個法陣可能就會有畫壞的可能了。導師乾咳了兩下,無奈這是夏家的小公子,只能和氣地請兩個小孩先到一邊稍等,等他把東西備好。
  說到這個導師,其實他也不是真的魔法很厲害的人,只是夏空祐還沒進入要學習高階魔法的地步,比起知識淵博的大法師,找一個有足夠體力應對這個小魔王的年輕法師當導師還比較實在。
  「導師你畫好了沒啊?」
  「少爺,請您稍等好嗎?您也不希望我偷工減料,害得您的玩伴測驗不公正吧?」
  聽到事情關乎優千舞,夏空祐在看了眼依舊沒什麼情緒的女孩後,難得乖巧的不再說話。沒想到平常逮到機會就要損自己的小霸王居然沒說話,導師有點怕怕的,畫完一小部分就要回頭確認。
  然而每次回頭就看到夏空祐拿著自己的魔導書,親密的與旁邊的女孩靠在一起共同看書的內容,那畫面還真是讓母胎單身至今的導師,羨慕得牙癢癢的,暗道上蒼不公。
  「咳咳,久等了,少爺我們現在可以開始測驗了。」
  其實導師更早之前就準備好了,但礙於那兩小感覺不容打斷,硬是等了十分鐘他才出聲。而且不出所料,他還是收到了小少爺送的一記不悅的眼刀。怎麼要他快點好的是少爺、不想好的也是少爺,讓他怎麼做人啊?好難。
  「只要把手放在水晶球邊,專注感受有什麼感覺就好了。」
  導師坐在水晶球、也就是優千舞對面。水晶球裡面被魔法封住了基礎的六種元素,若是有使用魔法的資質,就能夠喚醒元素,也能順便測驗出是與哪個元素親密。
  只不過就算能喚醒,若感覺不到元素的存在,那也會被評定為沒有使用魔法的資質。看著導師把雙手放在水晶球兩邊,坐在對面的優千舞遲疑了一會,學著導師的動作把小手也懸空放在水晶球邊上。
  本來導師也沒期待會有什麼反應的,畢竟除了夏家的血統,一般貴族能讓水晶球有點反應就很厲害了,像霜家的少爺魔法資質就挺差的。而一般的平民基本連讓元素有反應都沒辦法。
  安靜地一起看著水晶球快一分鐘都沒有反應,導師都準備遺憾的宣布優千舞並沒有魔法資質時,突然產生了變卦。眼前的女孩眼中本來還有些許茫然,然而眼神漸漸變得如同水晶球般澄澈。
  從那雙黑瞳映照出來的水晶球,開始散發了耀眼的光芒。在導師注意到這件事的同時,圍繞著水晶球的法陣竟同時發起光來,在外圍的夏空祐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這法陣他有所聞,據說是為了防止測試人的元素操控力太強大,害水晶球無法承受時會有所反應的魔法陣。然而幾百年來,就連他自己在測驗時,這個法陣都從未發過光。
  「小小姐!請快點停下!」
  導師也被這情況給嚇到了,他感受的到水晶球內所有的元素都活化起來了,這表示優千舞對所有的元素親和力都很高。然而對於導師的話,優千舞彷彿沒聽到似的,眼神空洞的繼續看著水晶球。
  水晶球的光芒愈來愈強烈,讓其他兩人都不得不用手遮掩,撇開頭轉移視線,只聽見了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強光漸漸暗下,法陣也失去了效力。將視線轉回優千舞身上的兩人,只見她看著桌上碎成碎片的水晶球,緊張地轉頭對夏空祐投以求救的眼神。
  「舞!妳沒事吧?這豆腐渣工程沒害妳受傷吧?」
  「我、我沒事……」
  夏空祐拉起優千舞的雙手,確定水晶球的碎片並沒有四散並弄傷自己的玩伴後,才看向翻著水晶球碎片,一臉不可思議的導師。毫無尊師重道的精神,夏空祐鼓起臉頰,氣憤的捏住了被奇妙景象吸引的導師。
  「導師,你最好解釋一下喔!」
  「啊!痛痛痛!少爺你輕點!」
  被夏空祐放開臉後,導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眼神盯上了還有些驚嚇的優千舞。被這麼盯著,優千舞下意識地往會護著自己的夏空祐身邊靠,眼神不安的停留在水晶球上。
  「我想在我解釋之前,還是先讓小小姐說說感受到了什麼吧?」
  夏空祐自然是知道優千舞現在是害怕的,然而這就是魔法測驗的順序,所以夏空祐只好安撫優千舞,讓她把在測驗時感受到的事物說出來。優千舞抿了抿唇,在夏空祐的不斷鼓勵下,才小聲地開口。
  「他們、之前跟祐說過的他們想出來……所以我按照他們的要求、幫助他們……他們說只要我強烈想著,希望他們出來就可以了……」
  水晶球碎裂後看到大家的表情,優千舞敏感的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什麼壞事,再加上是以前只要提到就會被罵的東西請她幫助的,所以優千舞才會這麼緊張害怕。
  聽著優千舞的話,夏空祐腦中有點亂,可是腦中好像逐漸理出了一條思緒,但這個結果讓人難以相信。導師更快就猜測到了,但身為大人的他更難相信這種神奇的事,最後還是小朋友的夏空祐問出口的。
  「妳是不是……能看到元素?」
  「元素?」
  想起直接說這種抽象的東西,彼此都無法好好溝通,夏空祐直接身體力行,召喚了光元素聚集在手邊,舉著手問道。
  「我手邊有什麼嗎?」
  「白金色的……光球……他們聚集在一起會讓人感到很安心。」
  雖然夏空祐從未看過什麼白金色的光球,不過優千舞說的事情,的確是聚集光之元素後的效果。經過此簡單的測驗,他們好像不得不相信自己腦中得出來的結論,導師猶豫了會,說出了事實。
  「小小姐非常受元素青睞,不只如此,似乎還有能看到元素、甚至與元素溝通的能力……」
  導師的話說完,整個房間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縱使是整個夏家,也從未出現過這樣的存在,看著眼前的女孩,夏空祐忽然發現,自己似乎撿了很不得了的存在回來了。
#架空  #BG向  #奇幻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