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逝櫻》楔子

  「櫻花?」
  女孩伸出手接住了緩緩飄落的粉色花瓣,仔細端詳了一下手中的小花瓣後,她抬頭沐浴在這陣櫻雨之下。這個景象很美,在死前能記住這麼一個景象也算是值得了。
  她的眼中沒有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有的神采,破舊的衣服以及瘦小的身子,都暗示著女孩之前所處的環境不太好。這棵櫻花樹長的非常茂盛,且枝葉粗壯,女孩手撫上樹幹,緩緩撫過,似乎是在用手記著它的觸感。
  將臉貼上樹幹,女孩望著樹稍,開始爬起了樹。她瘦小的身子就如同看起來的一樣,似乎沒什麼力,不長的一段距離爬的異常艱辛,氣喘吁吁地扶著一旁的樹木,她伸手觸碰還未掉落的粉櫻。
  被觸碰的花,花瓣紛紛落下,如雨一般。女孩的手在碰落花的瞬間便收了回來,看著不斷飄落、如夢似幻的畫面,她卻為那些被自己給弄落的花瓣感到惋惜。
  離開了庇護的花似乎會就此死去,雖然它終將凋零,可是也不該是由她使其殞落。而在女孩沉浸在淡淡的哀傷時,樹下傳來了稀稀疏疏的聲音,循著聲音望去,她對上了一雙紫色的瞳目。
  雙目的主人也被樹上的人嚇了一跳,漂亮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將女孩的模樣都給倒映進那如紫水晶一般的雙瞳裡了。那人很快就回過神,皺起了眉,稍許稚嫩的男聲不太高興的傳了過來。
  「妳是誰?櫻花妖精?但我想應該不是吧,畢竟妖精可不會像妳一樣,穿得這麼破破爛爛。」
  說著,男孩轉移了視線,繞到了櫻樹另一邊。那兒有個石碑,他蹲下後在石碑前放下了手中的花束,雙手合十並且閉上了雙眼,只不過嘴並沒有因此停下,繼續與女孩說著話。
  「這裡可是私人領土,妳這樣已經算是私闖了,還爬到我母親生前最喜歡的櫻樹上,如果是要吸引注意,那還挺成功的。」
  男孩的語氣並不好,甚至還感覺得出他的不耐煩,然而女孩沒有對他針對性的話語有任何反應,縱身一躍恰巧在男孩身後落下。男孩感覺到她跳下的氣息,反射性的往後一瞧,與輕然落下的女孩再次四目相對。
  毫無神采的黑瞳依舊沒一點光輝,雖然看進了男孩的樣貌,然而毫不猶豫就轉開頭的女孩,讓男孩覺得她似乎根本不當自己在這裡似的,而女孩接下來的行動更是直接印證他的想法。
  沒對男孩道歉,甚至半句話都沒說,女孩邁開自己的小腿就往牆邊走。這裡似乎是誰的花園,所以被人趕走只不過是她預想中的事情,她只是想在死前,近距離看看這個透過小窗可以見到的櫻樹而已。
  但想要離開的自己被一股力量拉住了,手腕上的力道把她固定在原地,女孩試著抽了抽手,但營養不良弱小的她那點掙扎,根本微不足道。女孩不得不回頭,正視從方才開始就一直自己講得很開心的男孩。
  「什麼事?」
  「妳是平民嗎?怎麼進來的?圍牆有漏洞鑽進來的嗎?」
  「不知道,不想說,不是。可以了?」
  面對男孩的疑問三連,女孩也是乾脆的冷淡三不,男孩皺了皺眉,微微加大了力道,但女孩連眉毛也沒抽一下,反倒幾十秒後,男孩覺得自己像在欺負人家似的,又放鬆了。
  「妳要知道,夏家可是四大貴族之一,妳擅闖進來是很嚴重的,我要是把妳交給大人,他們可不會對妳這麼溫柔。」
  「我不知道,反正我都要死了,怎樣都無所謂。」
  她毫無波瀾的說著自己要死的話,眼睛連眨都沒眨,似乎是這麼如此堅信的。而男孩倒是有些驚訝,就算平民通常沒錢讀書,但絕對不可能不知道包含他的家族在內的四大家族的,為什麼眼前的人不知道?而且這人說話的感覺……就像是不常與人說話一樣,雖然她說的每個字,自己都聽的懂,但是很明顯的可以感到一股偽和感。
  「怎麼了?為什麼妳要死了?」
  被這麼一問,女孩輕輕歪了歪頭,目光瞄向了櫻樹上的花。
  「離開了樹,落下的花是不是就死掉了?」
  「是,可是它們會化為養分,繼續滋養著養育它的大樹。」
  「所以我也會回到塵土裡,變成大地的養分。」
  女孩的視線又定睛在男孩身上,被女孩的詭異回答給驚訝到的男孩直直盯著她,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平民孩子,做什麼這麼悲觀、這麼堅持著去死呢?他抬起手的想拍拍女孩的頭,然而靠近的手卻被她反射性躲開了。
  這個反應似乎是在懼怕人的靠近,據自己所學,普通的孩子不會有這樣反應才對。於此同時,男孩注意到在那些破爛的衣物底下,那瘦小身子上的瘀青看起來十分怵目驚心。
  「……這次就算了,我帶妳回去吧。」
  看到女孩身上的傷痕,他心軟了,放柔了語氣,打算帶女孩回去,而且在心裡打算著,要是女孩是被自己的家人給打的,那就用家裡的權力幫幫這個比自己弱小的人吧。
  「不需要,我沒有回去的地方。」
  然而女孩並不領情,垂下眼眸,又嘗試抽回自己的手,然而男孩還是緊抓著,不讓她有這個機會。看著似乎很堅定想死的女孩,男孩嘆了一口氣,將人往宅邸的方向帶。
  「那好吧,妳就來我家吧。」
  「……為什麼?」
  「沒為什麼啊,不能放一個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小孩隨便去死而已。我叫夏空祐,妳知道嗎?」
  「不知道。」
  在男孩背後的女孩看不到,男孩對女孩那句乾脆俐落的不知道勾起了淺淺的微笑,而且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其實撇去女孩過於冷淡以外,這樣還算聽話、誠實,什麼都不知道的個性,倒還挺對他的喜好。
  「現在知道了。妳呢?妳叫什麼?」
  名字……女孩愣了半晌,才從腦海中想起那個不常被叫出口的名字,有些猶豫且小聲地回道。
  「千舞……優千舞。」
  他們從各式植物旁穿過,宛如在走過一條植物隧道,她第一次知道在破舊的屋子之外還有這樣的地方,這一切都像在做夢一樣,就跟眼前這個有著漂亮紫瞳的男孩一樣,都不真實。
  「那舞,今天起妳就是夏家的人了。」
  終於穿過了層層植林,隨著夏空祐的話,他推開了一道看起來過分巨大的大門,富麗堂皇的房間在優千舞面前出現,再次讓這個平民女孩感到了驚訝,呆呆地望著這一切,好一會才找回自己的神,疑惑的回答。
  「……為什麼?」
  她完全無法理解夏空祐的行為,也無法知道,此次的相遇,將給自己的生命帶來多大的轉變。
#架空  #奇幻  #BG向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