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冬之季 寒冬與自力更生

  掀開鍋蓋,一股難聞的氣味撲鼻而來,還伴隨著奇怪的黑煙。咳嗽著摸出了扇子,馮姆用力搧著風試圖把這陣黑煙給散出去,同時摸到了客廳,去把落地窗給打開,打開的瞬間,一股強烈的冷風就吹了進來。
  「馮!姆!咳咳、你在做什麼?」
  難聞的味道還沒完全散出去,還飄到了二樓其他兩個人的房間。傳日在聞到這股燒焦物的味道,立刻就下了樓,撐在客廳門口朝馮姆吼完後,扶著額,喘著氣。
  「呃、我只是想煮飯……」
  「不准!不要碰廚房的東西!」
  早在他們入住沒幾天後,傳日跟櫻雅就看清了馮姆廚房破壞者的本質,勒令他不准使用廚房裡面的東西了。馮姆被抓了個現行,無辜地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模樣。
  接著另一個碰撞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一起跑去發出聲音的樓梯口,只見滿臉通紅的櫻雅兩手扶著樓梯桿,滑坐在樓梯上並靠著桿子,似乎是因為無力才走到一半就坐在這邊。
  「櫻雅?妳不好好休息跑下來做什麼?」
  「咳咳……因為……我以為……失火……」
  櫻雅強打起精神,回答馮姆的問題。聽到櫻雅的回答,馮姆一邊扶起她,一邊躲著傳日充滿責怪的眼神射線。傳日現在自己也沒什麼力可以背櫻雅,而馮姆背上有翅膀,所以最後馮姆選擇把櫻雅直接打橫抱抱起。
  全身無力的櫻雅很不好意思的道了個歉,怪自己明明就沒力還亂跑,但害人家跑下來的罪魁禍首可不敢朝櫻雅說教,直接帶人回了房間,貼心的還為櫻雅蓋上了被子。
  「咳……所以……馮馮,你不可以再去開火喔……」
  櫻雅扯起了笑容,道出的話卻讓馮姆瞬間僵硬,苦笑著答應了她後。櫻雅又閉起了眼,因為鼻子塞住了,只能用嘴吧小口小口的呼吸著,時不時會發出幾聲咳嗽。
  輕聲地退到門口,馮姆把門帶上後,轉頭對上了靠在自己房門口等著自己的傳日。馮姆抓了抓頭,同樣靠在了櫻雅的房門口上。
  「好啦,我知道了,我把焦掉的鍋子洗起來後,就不會再碰廚房裡面的東西了啦!阿傳你不是也感冒了嗎?快進去休息吧!」
  馮姆說著就把傳日推進房間裡面,之前傳日把櫻雅背回來後,或許是因為兩人全身都淋濕了,又加上冬之季的來臨,兩人皆生了病。不過櫻雅可能是因為又加上之前就沒睡好,所以病得又更為嚴重。
  「話說你去開火該不會是因為家裡沒吃的了吧?還是我……」
  「不要啦!你雖然沒有櫻雅病的那麼嚴重,但還是病到四肢發軟不是嗎?不要勉強啦!快去睡覺!你們也得吃點東西啊,我會去想辦法的,總之你先好好休息!」
  把傳日推倒在床上,還幫他蓋上被子的馮姆瞬間驕傲的不行,彷彿自己取代了傳日的位置,成為了一家之主了。傳日看他得意的小表情,產生了很想給他巴下去的衝動,但還是壓制住了。
  「好吧,畢竟我也不希望幫你做餐點,反而害你感冒了。雖然有句話說,笨蛋不會感冒……」
  「你是想要我坦然接受,還是反駁這句話啊?」
  作為唯一一個沒有被病菌找上的人,如果真的是因為自己是笨蛋才沒中標,那馮姆真的不知道該哭還該笑才好了。離開了傳日房間後,馮姆關上了不斷灌進冷風的客廳落地窗,捲起衣袖刷起被自己搞得一團亂的廚房。
  其實自己餓倒還好,畢竟冰箱裡還有櫻雅之前做的甜點,再不濟還可以吃這些充飢,雖然事後肯定是要被傳日唸的。所以讓他真正想當一把大廚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那兩個病人。
  雖然馮姆長這麼大,說頭好壯壯一點也不為過,不過也不是完全都沒生過病的孩子。他的記憶中裡面還是有自己生病時,奶奶一臉擔心的守在自己身邊一整天,還做了粥給自己吃這樣的事情存在的。
  對因為生病而身體虛弱的人而言,吃點東西補充力量肯定是需要的,他只是想幫不方便的兩人做點事,沒想到反而適得其反了。帶了兩壺水,各自放到兩個病人的床頭櫃上方便他們取用後,馮姆穿上了一些擋風的衣物,悄悄地出門去了。
  他現在唯一想到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請人來幫忙了!跑到離自己家最近的一棟房子,馮姆敲響了木門。隨著一聲來了,沒多久眼前的門就被打開了,梅洛推了推老花眼鏡,看清了來人。
  「哎呀,是小馮啊?怎麼啦?」
  梅洛與馮姆的祖母感情不錯,以前馮姆時常被自己的祖母帶來梅洛家串門子,所以梅洛說是馮姆的第二個祖母也不為過。現下已是初冬.外頭的風也已經有些涼了,所以梅洛先讓馮姆近了屋,給馮姆熱了一杯牛奶。
  馮姆先是和梅洛閒話家常了幾句,關心一下一個人住的梅洛在冬天有沒有需要自己幫忙的地方,後捧著溫熱的馬克杯,似乎在想自己想拜託的事要怎麼說好。
  「怎麼了,小馮?愁眉苦臉的,又和朋友吵架了嗎?」
  「不是啦!上次讓櫻雅這麼擔心後,我跟阿傳都早餐吵、晚餐和了!」
  馮姆後來當然知道櫻雅在他們吵架時,找梅洛諮商過。他們之後還買了新的煙火還給梅洛,並且邀她一起看他們買回來要一起放的煙火,老小都玩得不亦樂乎。
  「其實是……婆婆,可不可以麻煩妳來我家啊?我的朋友他們……都生病了,我想弄點食物給他們,但妳也知道我的廚藝……」
  「啊啦?你炸鍋了嗎?」
  「……炸了。」
  馮姆很不好意思的摀住了臉,不過他的破廚藝也算是梁玖村裡家喻戶曉的事情了,而這都得多虧他最心愛的祖母,生前總老把這件事情跟自己的好友們說,樂此不疲。
  不過看到彷彿自己小孫子的馮姆都一臉困擾的上門求助了,梅洛當然很樂意去幫忙。而且想來馮姆兩個能做飯的朋友們都病倒了,他肯定也還沒吃東西吧?
  先穿戴好外套後,馮姆便帶著梅洛回到自己家。食材什麼的倒是不用擔心,因為傳日平常會用的材料還放在冰箱裡,米什麼的馮姆偶爾還是會幫忙洗起來煮的,雖然傳日如果真要人幫忙,寧可跟貓借支手。
  梅洛替樓上兩個孩子熬著粥,同時還給餓的肚子咕咕叫的馮姆下了一碗麵。沒想到梅洛非但幫忙自己給兩個朋友熬粥,還順帶解決了自己的一餐,馮姆感動的吃完了麵。
  「粥我已經煮好了,小馮你就端上去給朋友喝吧!婆婆先回去了啊。」
  「好!謝謝婆婆!要我送妳嗎?」
  「不用啦,你快點送過去吧,冷掉就不好了!」
  接受了梅洛的好意,馮姆也不再堅持,目送完梅洛出去後,馮姆先裝了一碗拿去給傳日,因為傳日的病比較輕。進房間的時候,傳日好像剛睡醒一段時間了,收起了自己看的書,嗅了嗅空中的味道。
  「阿傳~快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東西!」
  「少來,梅洛婆婆煮的對不對?我方才聽到她的聲音了。」
  馮姆嘟起了嘴,雖然早就知道傳日機靈的不得了,但既然都病了,就偶爾示弱一下嘛!不過嘴上不給馮姆得逞,傳日還是在接過粥時,低聲對馮姆特地為他們去找人做飯這件事到了個謝。
  隨後馮姆就露出了一臉怪笑,傳日抽了抽嘴角,用著沙啞的聲音把人給轟出門。馮姆連走帶蹦的又下樓裝了另一碗粥,進櫻雅的房間前先敲了敲門才進去,然而進去後發現櫻雅還沒醒。
  可是看她一臉不舒服,感覺睡的也不是很舒服,猶豫了一下,馮姆還是把櫻雅給搖醒了。淺眠中的櫻雅很容易就被搖醒了,然而鼻塞讓她也聞不出馮姆帶了粥來,只是勉強勾起笑,詢問馮姆什麼事。
  「那個啊,櫻雅,吃點東西吧?」
  「嗚……我、我不太餓……」
  說實話何止不餓,還有點反胃。看櫻雅的模樣,馮姆也感到很為難,然而不吃點東西真的不行,尤其是櫻雅現在這麼虛弱。注意到了馮姆也很為難,櫻雅最終還是決定不說這種任性話,撐起身子來。
  「給我吧,我會吃完的。」
  櫻雅慢條斯理的一小口、一小口吃下碗裡的粥,馮姆想跟她說什麼,最後還是全部吞進腹裡,拿起旁邊的水瓶說要去幫櫻雅換水後,便也順便到傳日房間拿了水壺去換。
  冬季本來就特別無聊,可以陪他的兩個人又都生重病,在去收碗時,馮姆特地注意了一下傳日交代的事。馮姆在幫櫻雅拉上被子後,手貼到了櫻雅額上,其實櫻雅平常體溫就比較高,可是這時似乎更燙了。
  「櫻雅妳現在有哪裡不舒服嗎?」
  「……很冷、也好熱……」
  那種感覺很奇怪,冷、是突然打從骨子感到的寒冷;熱、則是冷退去後,像是全身血液都在發燙那樣讓人受不了。如此矛盾的感覺讓馮姆很慌,只得先哄櫻雅睡下,趕緊去找他也病著的兔子軍師。
  混亂的口語加上肢體語言,傳日勉強的理解了馮姆想對自己說什麼,同時在混沌的腦袋中轉完訊息後,皺起了眉頭。  
  「不太好,聽起來應該是發燒了。你去弄一盆冰水和毛巾,把毛巾浸濕後擰乾放到她上,毛巾只要不冰了就重新一次這個動作。」
  收到指令的馮姆立刻就去動作,不過聽到這麼個形容,以前的記憶又悄悄回來了。以前奶奶也這麼著,就為了讓自己退燒,在自己身邊守了一整夜。把東西都備好後,馮姆還搬來了凳子,就這樣守在了櫻雅身邊。
  這個照顧的過程是很無趣而且很讓人著急的。無趣是因為其實沒什麼事情可做,當擰完毛巾後,你就只能一直盯著病人看;著急是看對方如此難過,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心裡急的慌。
  「馮馮……」
  「嗯?怎麼了,要喝水嗎?」
  感覺到有人在照顧自己的櫻雅努力睜開眼,隨後轉過身去咳嗽。馮姆幫她把在轉身時弄掉的毛巾重新弄冰,然後重新放在櫻雅額頭上。櫻雅咬咬脣,或許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只覺得內心一暖、鼻頭一酸,眼淚就掉下來了。
  「哇、很不舒服嗎?我能幫妳做什麼嗎?」
  看到櫻雅哭,馮姆整個人著急的不行,不過櫻雅搖了搖頭。她身體本來就差,在來到梁玖以前其實就時常生病、感冒,然而由於太常了,除非嚴重到發燒,否則通常不怎麼會去關心。
  久而久之的隱忍,她都忘記生病時有人照顧是什麼樣的感覺了。而現在又感受到被關心的溫暖,處於生病而心靈比較脆弱狀態的櫻雅,一直壓著的壓力就這樣爆發了。
  「沒事,馮馮你、咳咳!還是出去吧……傳染給你……就不好了。」
  不過即使自己再喜歡這樣的關照,櫻雅還是決定請馮姆離開房間,因為她並不希望自己害馮姆也得忍受這麼痛苦的感冒,一個傳日也感冒,已經害櫻雅很自責自己為什麼要跑出去淋雨還讓傳日擔心了。
  「……櫻雅妳知道嗎?」
  「知道……什麼?」
  馮姆在抿著嘴沉默了許久後,突然吐出了一個問句。櫻雅抹掉模糊視線的淚水,不解地看著馮姆。馮姆深呼吸了一口氣,彷彿要發表一件重大的事情,對櫻雅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聽說笨蛋不會感冒,而我似乎是個笨蛋,所以沒問題!」
  馮姆自信滿滿的樣子,讓櫻雅不禁睜大了眼,隨後因為馮姆自嘲的說法,連咳帶笑了起來。馮姆也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著,雖然在傳日那邊不太想承認自己是笨蛋,不過如果能讓櫻雅開心起來,承認倒也沒什麼不好。
  不再糾結那麼多,馮姆趕緊讓櫻雅繼續休息,晚點自己會喊起她再吃點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的舉動,讓櫻雅心情上或是生理上都舒服了點,這次看她的睡顏,似乎沒有那麼痛苦了。
  照顧了發燒的櫻雅一下午,馮姆又在傳日的指導下熱了梅洛中午煮的粥。由於想讓櫻雅再多睡一會,所以馮姆就先跟睡了一天,現在精神還不錯的傳日一起在客廳用餐。
  「……上次雨天,櫻雅跑出去前……咳,你有沒有注意到奇怪的地方?」
  「啊?」
  沒想到傳日會突然提起這件事,馮姆腦中一秒就閃過那時跟櫻雅道歉時,她看過來的那個冰冷的眼神。他當時雖然跟傳日說沒事,但如今傳日再次問起,他還是決定把這件事跟傳日說。
  「……這樣啊。」
  「怎麼了啊?你找到櫻雅時難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確實,傳日最近腦中的確是在想著那天在雨中對自己生氣的櫻雅,雖然與自己平常見到的櫻雅很不一樣,可是他總覺得自己好像曾經在哪聽過、感受過跟那時的櫻雅很像的感覺。
  「或許櫻雅她……算了。」
  想了想,傳日還是放棄了繼續猜測下去。還是那句話,不想去碰觸彼此的秘密。雖然這就像是怕破壞現在和平的假象,而選擇的不去作為、選擇的對逼近眼前的問題裝作視而不見並且逃避。
  馮姆雖然覺得傳日很奇怪,自己提起這個話題又自己說算了,不過還是貼心的沒有問下去,而是把手指貼在他皺起的眉頭上左右推平,笑嘻嘻地說著老是皺眉會長皺紋。
  「話說回來,這個冬天看來會很冷呢。」
  馮姆突然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並且看向了客廳的落地窗,隱隱可以聽到呼嘯的風聲。在剛初冬,他已經加了兩件衣服了,再加上最近老是下雨,看來他之前的猜測或許會成真。
  「好了,吃完就去喊櫻雅也吃點東西吧。」
  「好~交給我,你放心!」
  「就是交給你我才不放心。」
  兩個好兄弟在稍微鬥嘴完後,就各自分開該做什麼去做什麼了。而在黑暗的房間中,本應該閉著眼休息睡覺的櫻雅,此刻卻依著月光睜著眼,高舉著手,馬上就感覺到感冒帶給自己的無力感。
  身體的虛弱是確確實實的,將手甩在床上,她煩躁的嘖了一聲,卻不得不承認會搞到現在這樣還真是自己自作孽。自己半夜老是出去,導致身體無法好好休息。
  而那次又因為感覺到廣場雕像那的晶片,嫌麻煩而且心煩意亂的自己就這樣跑出去,認為這樣比較快速,而且想看看冰冷的雨能不能鎮鎮自己煩躁不已的心情。
  然而心沒有鎮到,反而還朝那隻兔子吼了一頓,還搞的櫻雅生重病,真是她做過最為愚蠢的一次操作了。雖然半夜跟那天雨天處理掉的晶片只有自己感覺的到,可是晶片可能會產生什麼效果她不想去想、更不想去承擔。
  所以她只好一感覺到就去把那東西給破壞,可是隨著信號越來越微弱,她都不禁懷疑這根本是那女人所做的一個實驗,而自己還愚蠢的真的照著她的實驗去做。
  一想到就終極煩躁。
  「櫻雅,吃晚餐囉!」
  隨著敲門聲響起,貓的雙瞳銳利的瞪向房門,她趕緊閉上了雙眼,沒多久櫻雅又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隨後馮姆就進來了。感激了下馮姆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倆一起祈禱著病能夠快點好。
  隨著馮姆把空碗拿出去後關上房門,櫻雅垮下了臉上的笑容,望向了窗外,看著又開始飄起毛毛細雨的外頭,也感覺到了初冬的寒冷,用雙手抱緊了自己,並將自己縮了起來。
  「看來……會是個寒冬……」
  也不知道究竟在意旨著什麼。
#架空  #日常生活  #友情向  #獸人族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