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秋之季 夢中物語(下)

  少女的聲音有些耳熟,但傳日一時之間竟找不出究竟是他認識的誰。正想開口詢問這個好像認識自己的少女是誰,少女卻先一步做出了讓傳日噤聲的動作,喃喃自語著。
  「都在嗎?而且好像還有其他外來者……」
   下一瞬,兩人都一起瞪向了傳日過來的方向,傳日默默往水池的方向退,面紗底底下的雙眉微微一皺,卻只能壓下不悅的情緒,起身準備面對將到的不速之客。
  伴隨著黑與白的花瓣飛舞,五輛重機車衝了進來,繞著這區域圍繞,看起來就來者不善。看到花園被弄成這樣,少女似乎非常憤怒,舉起長袖向側一揮,一圈無形的力場直接把這群宛如耍寶猴子的車手都擊倒了。
  傳日在力場接觸到自己的一瞬間,下意識用手遮擋自己,然而他並沒有像那群人一樣受到什麼攻擊,只是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威壓。緩緩放下手,傳日睜著眼看著那名少女。
  「這裡是夢,也不是夢。你的朋友們也在這,而我也要去驅逐入侵者,雖然很煩,但請你跟我一起行動吧,跟他們會合,然後快點滾出這裡。」
  少女向傳日走來,口氣似乎有些嫌棄,說著聽起來很奇怪的話。不過傳日還是可以推測出,少女口中的朋友是指馮姆和櫻雅,而入侵者應該就是身邊這些倒著的人,那——
  「他們也有危險嗎?」
  少女沒說話,微微撇開頭的模樣似乎是默認了。雖然很在意為什麼少女能夠明白不在這裡的馮姆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但想想少女說此處是夢也不是夢的情況,那就當作是夢的力量吧。
  正想問少女打算怎麼做時,傳日發現了方才騎在機車上的其中一人搖搖晃晃,小心翼翼地靠近少女,準備擒抱住她。然少女好像沒有感覺到,所以傳日先行一步,在少女驚異的表情中,將少女拉過護住,同時抬腿給要偷襲的人一記迴旋踢。
  少女愣了下,推開傳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瞧見被傳日打倒的人,皺起眉頭,像是賭氣一樣,右手做了個起來的動作,所有人都被無形的力量提起,隨著少女撥開的動作,所有人都直接飛了出去。
  隨後她又勾勾手,一臺倒著的機車就這樣被扶正,來到他們面前。少女側坐到了後座上,指了指駕駛座的位置。傳日立刻就明白了少女的意思,皺起了眉,搖頭拒絕。
  「我還未成年,不能騎車。」
  「反正是在夢裡啊。」
  少女難得的勾起了微笑,瞧著那只露出半面的笑容,最後心系兩位友人的傳日還是跨坐到了駕駛座上,熟練地發動了機車。少女雙手緊握後面的把手,散發出了得意的感覺,真不知道她怎麼知道自己會騎的。
  「要去哪裡?」
  一聲響指,另一端本來沒有任何道路的樹林自動開了路,而遠遠的可以瞧見一座和式城堡,很明顯的那就是目的地。總而言之就往那裡行進了,隨著他們穿出森林穴道,出口也同時封住了,應該說整座森林都消失了。
  傳日收回偷瞄的餘光,專心騎車。少女抽出一隻手按著自己的長髮,面紗底下,琥珀色的眼瞳煩躁的翻了個白眼,下一秒鐘,方才那群人都騎著車追了上來。其中一個的車雖然被搶了,但在後座的他反而更方便拿槍對兩人攻擊了。
  那個高壓水槍在另外兩人那邊,速度又快、感覺被打到也很痛,但在少女帶有邪氣的微笑下,只見她手一舉,隨著她比出停止的動作,水柱立刻停住,在空中變成團水珠。
  然後再一揮,水珠立刻又化為水柱,只是變成往追擊他們的人攻擊過去。開槍的人嘖了一聲,其他夥伴也抽出手幫忙攻擊,然而再多的水槍射來,少女都輕而易舉地用著神奇的力量把它返回去了。
  沒有給前方兩個小孩造成任何威脅,這群開槍的人反而還被少女丟回來的高壓水柱弄的狼狽不已。與手忙腳亂的那群人相比,少女反而顯得無趣,一支手持續操弄著那股力量,而另一支本來握著後桿的手,現在則被感到無聊的少女移到嘴前,遮住她因無聊打哈欠張大的嘴。
  感覺到機車上少了點重量,眼尾喵到少女完全沒有抓緊機車,傳日無奈的嘆了口氣,直接拉住毫無防備的少女其中一支手,拉到自己腰上。被這股拉力牽引,少女愣著撞上傳日的背。  
  「小姐,坐車請抓好,好嗎?」
  「——多、多管閒事!我才不會因為這樣摔下去好嗎?你好好把我載到目的地就好了!」
  居然惱羞成怒的少女,第一次不再那麼高深莫測的說話了。她懊惱的不再逗弄追擊他們的人,一個響指下去,只見那群人突然就不見了。而她自己雖然對抓著別人的腰有點彆扭,但是想了片刻,還是沒有收回來。
  「妳真厲害呢,是因為夢嗎?」
  「囉嗦,有閒情跟我聊天,還不加足馬力給它催下去,有我在又不會翻車……不過說是夢也不為過,你們意念夠強的話倒也做得到,只不過呢,我是這裡的管理者之一,所以比較厲害。」
  雖然嘴上嫌傳日囉嗦,但少女還是回答了傳日的問題。從少女的話中注意到奇怪的重點,傳日思考了一遍,認為這可能是之後會需要用到的訊息,所以抓著這個點問下去。
  「之一?還有其他人嗎?」
  「……如果能意識到的話。」
  少女顯然被問到了不想回答的問題,只是喃喃自語了句不明所以的話,微微抓緊傳日的衣服,閉上嘴似乎不想說話了。沒想到自己就這樣把唯一可以問話的人給弄沉默了,傳日有些懊惱,卻也沒辦法,只是照這位小公主先前的要求,加快了速度。
  在加速行駛下,他們也逼近到了城堡下的城市,在看到這城市時,傳日也驚訝了一下。雖然並不是他以前所待的地方,但也算是挺有名的都市了,但周圍的情況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模樣的。
  這個夢如果是自己的,難道不該出現的是自己的待過的城市嗎?難道說這個不是他的夢,而是別人的,而他不過是闖進來的?這樣也能解釋少女在見到自己時意外的表情。
  這樣的話,那這個夢——
  「停下,這裡巷弄太多,用不著這個廢鐵。」
  少女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傳日的思緒。很想吐槽她,這個廢鐵載著她來到了這裡,但最後傳日只是乖乖停下了機車。少女跳下後車座後,又面朝天停了一下子,自顧自走進了巷道內。
  傳日跟上了她,奇怪的是少女感覺很著急,也盡可能快走著,但就是不跑,也不知道為什麼。少女熟練的穿過巷道,在轉過幾個彎後,傳日的耳朵抖了抖,聽到了不尋常的聲音。
  「呀!」
  這聲熟悉的叫聲讓傳日直接丟下了少女,往聲音的方向跑去。又轉過了幾個彎,他發現了被堵在死巷的馮姆和櫻雅兩人,以及將他們賭在那的拿著槍的人,與方才追他與少女的人很明顯是同一組織的。
  馮姆擋在櫻雅身前,展翅伸手護著身後跌坐在地的櫻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身上那件,明顯很難行動的衣服才害她跌倒的。在傳日從巷子竄出的瞬間,馮姆和櫻雅也發現到他了。
  「哥哥!」
  「阿傳!」
  兩人的叫喊讓拿槍的敵人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傳日,傳日一瞬間很想敲兩人,這時候不是應該不要出聲讓他偷襲比較好嗎?然而這念頭他也只是在腦中想想,身體則做出了行動。
  躲開那人朝自己發射的一計水槍,衝到那人面前先用手刀敲落了他手中的槍,隨後抓住了他的手臂,直接就是一計過肩摔。被傳日行雲流水的動作驚艷到,另外兩人立刻忘記了害怕,給予這精彩的動作掌聲。
  但還沒等傳日喘口氣,癱倒在地上的人突然飄起來,用力的往旁邊的水泥牆撞上,砸出了個大洞,還一路繼續飛著。傳日立刻用手遮擋住往自己飛來的小石子,遠一點的馮姆和櫻雅張大了嘴,看著這不可思議的畫面,震驚不已。
  「臭雜碎。」
  身後響起少女的咒罵聲,放下手後,便發現與櫻雅穿著相同款式衣服的少女,徑直走到了櫻雅面前。不知道是少女身上充滿了威壓、還是在她身上感受不到敵意,馮姆居然忘了阻止她。
  少女蹲下身,擔憂的看了看櫻雅全身,確定她沒有受傷後,勾起了個特別溫柔的微笑,摸了摸她的頭。櫻雅對眼前的人充滿了親切感,在她的觸摸下,舒服的瞇起了眼。
  「小笨蛋,妳該回的地方不是那個牢籠吧?不是還有更加溫暖的地方嗎?妳就帶著這兩個人一起快點回去吧,我會負責保護妳的。」
  寵溺的說完了這些話,少女將櫻雅拉起,帶她走到了被砸出的大洞前。馮姆這才回過神,但卻不敢靠近少女和櫻雅,而是跑到了傳日身邊,看傳日沒有阻止的意思,大概知道了少女是好人。
  少女用黑色的袖擺遮住洞口,再移開時,本來被砸的林亂的街區,不知為何變成了一片空白,只有條被踩的平坦的泥土路不斷向空白延伸而去。從有些刺眼的空間移開視線,櫻雅茫然地望向少女。
  「妳是……?」
  「不重要唷。」
  少女再舉手一揮,一旁看著的兩個男生突然被一股力量推進了洞裡,馮姆跌得很難看,傳日倒是即時保持住平衡了。櫻雅回頭想去關心兩人,卻突然被少女拉住手,臉貼的極近,彷彿能看到面紗布底下的雙眸。
  「記住了,想著那個妳想回去的地方就能離開了,去吧,櫻雅。」
  「為什麼妳會知道我的名字——咦?」
  「小心。」
  少女把櫻雅也推進了空間內,傳日趕緊扶住了櫻雅,才讓她避免跌倒。少女則再微微揮了揮手後,一抬手將通道封了起來。多多少少默認了這是夢境的三人沒有過多的驚訝,反而面面相看,似乎有千言萬語要醞釀。
  一起沉默又一起開口,三人都被這樣的默契給逗笑了。櫻雅和馮姆一起給傳日講述了自己這邊的情況,傳日則也告訴了他們自己和少女的事情。與那純白的世界一牆之隔,少女貼在牆上,神情複雜。
  一群腳步聲朝她靠近,她收起了哀傷的神情,瞳孔縮的細長,瞪向了人來的方向。隨著她的憤怒,一股強大的力場以少女為中心逐漸變大,被力場所碰觸之地,開始崩毀、消失,但地上卻馬上就長出了黑與白色的小花。
  她要把這些不屬於這裡的垃圾全部清空!敢在她的領域上搞出這些東西來,看來自己最近太過放鬆了啊?居然毫無察覺?彷彿是在回應少女的憤怒,四周都像被淨化似了,整個城堡與城市連同所有人都消失了,只留下滿地搖曳的花朵,整個世界又變成有如童話一般的世界。
  另一邊,把資訊都交流完畢的一群人看著一望無際的道路以及空白的世界,得出了站在這裡也沒有辦法的結論,並肩往道路的盡頭走去。本以為應該很快就可以看到盡頭,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景色從沒變過,還是因為這樣單純走路過於無聊,總覺得過了很久,卻還是看不見盡頭。
  「等一下啦!我們走了好久了吧?休息一下啦……」
  馮姆首先喊了出來,一屁股就坐在道路上,雖然他口中喊著休息,然而其實從他臉上並看不出疲憊,畢竟跟傳日早上的鍛鍊還是挺有成效的。他用眼神偷偷瞄著櫻雅,果然那隻不擅體力活的小貓已經有點微喘,臉色蒼白了。
  「好,休息一下吧。」
  傳日自然也注意到了,所以便順應了馮姆的貼心,喊大家原地休息。終於可以休息的櫻雅坐下後,望著看不到邊的道路,感到有點心慌。要是就這樣走不出去的話,會不會他們就無法醒來了?
  想甩掉腦中這種壞想法的櫻雅自己搖了搖頭,在思考著路還有多遠時,旁邊的馮姆癱倒在地上,看著潔白的天,想起了那隻大BOSS被拍死的事情,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你們說,這夢會不會受到咱們意志影響啊?例如咱們都一起想著想到哪裡去,這前方就會出現那個地方了!搞不好就能醒來了?反正既然那個少女是好人,走這條路總是對的。」
  馮姆這席話,倒是讓櫻雅想起了少女對自己說的,想著要回去的地方。她如果該去的地方並不是那座城堡的話,那自己心中真正想回去的地方……傳日和馮姆也沉默的思考著,然後緩緩開口。
  「說到想回去的地方……」
  「果然只有那裡了吧?」
  「……我們的家。」
  想快點回到那個地方,他們一起住了大半年的家,回到自己暖呼呼的被窩裡,好好的睡上一覺。不用多說什麼,三人都起身了,心中皆想著那個有著他們許多回憶的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受到他們的思念影響,只覺得眼前的景象越來越亮,在幾乎快睜不開眼時,終於發現了他們心中所想的那個地方,而道路就一直這樣延伸到家門口。
  按耐不住興奮的情緒,少見的連櫻雅都小跑起來,三人在家門口,一起握上了門把。停頓了一下後,他們對彼此點點頭,由手在最下方的櫻雅轉動了手把,在推開門的瞬間,伴隨著刺眼的白光,她忍不住高興地喊道。
  「我們回來了!」
  睜開眼時,便很明顯地感覺到現在過於明亮了。絲毫沒有那種一大早醒來會有的疲倦感,往一旁的櫃子摸去,拿起了時鐘一瞧,差點從床上摔下去,急急忙忙的下床準備,在打開門的一瞬間——
  「睡、睡過頭了!怎麼這麼晚了?」
  「糟糕睡過頭了!」
  「啊啊啊!阿傳不會叫過我了吧?我不會叫不起來他生氣了吧?」
  三人的聲音同時響起,急忙從房裡出來的三人在見到彼此時,很明顯都愣住了。而三人房間內的時鐘也喀地一聲,來到了十點十分。睡過頭也不是很奇怪,但大家一起睡過頭也太神奇了吧?
  這時大家腦中都一閃而過那個奇怪的夢,三人似乎都從彼此的眼神中得知了這個訊息,都對著個神奇的夢感到了驚奇。難道感情好了,連夢都是紮堆一起做的嗎?有點嚇人了。
  總之雖然晚了一點,但是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梁玖村迎來了秋季,而他們,也已經正式住在一起超過半年了!他們誰都沒有想過,能和毫無血緣關係的人,現在如此親密的住在一起吧。
  「哥哥、馮馮,早安!」
  「早安啊!今天早餐吃什麼啊?」
  「吃什麼早餐,都能吃午餐了好嗎?」
  希望這樣的生活能繼續下去就好了!
  深夜冷風吹拂,卻少了水母風鈴的叮鈴聲。
  從碎裂的風鈴碎片中取出了個異樣的小東西,它散發著的波能不是一般人能輕易察覺的,但對於能追蹤這股能量,然後發現這東西藏在這裡的人來說不是事兒。
  但縱使如此,自己這些個月來還是太過放鬆了,居然讓人都潛到家裡附近、安裝了這種垃圾,卻直到事情發生了都還沒發現。勾起了一抹冷笑,隨著手中力場的扭曲,小機械在這人手中粉碎。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會好好守護的,敢來這裡搞鬼,到時候被抓到可就別怪自己無情!冷哼了一聲,打算回去的人影卻在關上門前停下了腳步,勾了勾手指。
  風鈴的碎片浮了起來,並且重新組成了風鈴的模樣掛回了原位,完全看不出上一秒它是碎裂的。人影滿意的勾起了微笑,那個可是櫻雅的寶貝,可不能讓她發現東西壞了呢。然後闔上了門,一切就如平常的夜一般,寧靜。
#架空  #日常生活  #友情向  #獸人族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