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秋之季 夢中物語(上)

  時間已然入秋,樹葉紛紛轉黃落下,路邊的芒草叢生,變成與狗尾巴草一樣,成為了被小孩子摘下來甩的小玩具。夜晚的風更涼了些,將後院的水母風鈴吹得叮鈴叮鈴作響。
  突然間,風鈴的聲音驟停,人影打量了一下小孩子的玩具,伸入口袋中拿了個小東西,放入風鈴中,隨後又將它掛了回去。鈴聲清脆的響著,就跟平常一模一樣。
  紅葉落下,如此蕭涼美景,怕是只有此刻能好好欣賞吧。明月被烏雲悄悄遮擋,那人也在被發現之前,悄悄的隱入了黑暗之中。抬頭瞧著又隱隱露出來的明月,那人張了張嘴。
  「終究還是逃不掉,不是嗎?」
  總覺得……好亮……
  以為已經早晨的櫻雅緩緩睜開了眼,手拍了拍,卻發現所在的地方竟然不是自己柔軟的床鋪。發現這件事的她瞬間被嚇醒,然而看清四周後,卻發現所在的地方也不是她所想的。
  她所處在一片草原上,不遠處似乎有座森林,從普遍泛紅泛黃的景象來看,也挺像已經入秋的梁玖村。抬頭太陽高掛著,除去不明白這裡是哪裡以外,還真是一片祥和景象。
  「嗯——惡作劇?」
  雖然自己這樣猜想,不過櫻雅很快就自己推翻了這個猜論,馮姆因為之前的事情,不可能會做這樣的惡作劇了,更何況要趁自己睡著時,把自己搬到這裡來,那她是得睡得多死才能毫無感覺?
  總之先到處看看吧。這麼想著起身的櫻雅,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似乎也不太一樣。本來輕便的連身小裙子,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拖地的淡粉色和式長裙,裙襬處還有櫻花的圖案妝點著。
  腰部用大緞帶繞了一圈,在背後綁成了個大蝴蝶結,微微舉起手,寬大的袖子掛在手臂上。雖然覺得這套衣服似乎是自己很喜歡的樣式,但是這種誇張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還真有點害羞又難行動。
  看看四周,感覺最明顯的地標就是那座森林,所以櫻雅拉起自己的裙擺,走向了森林。一路走來,一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草原上的草其實長得很高,然而卻彷彿有生命似的,只要櫻雅移動,長草便會自動分開讓出一條路。
  如果前面只是懷疑,看到完全進入眼前的這座森林開始,櫻雅便開始嘗試閉上眼,希望睜開後能夠醒來。在心中默念了十遍醒來後,櫻雅先睜開了一隻眼,發現眼前的是還是餅乾軟糖樹,無奈嘆了一口氣。
  仔細一看,天邊的雲也不太自然,似乎是棉花糖?餅乾樹沒有真的餅乾那樣脆,還能調皮地晃呀晃,樹枝都擺向了同一個方向,好像是要叫櫻雅過去。這座糖果森林看著還是比較和諧的,時不時就會有軟糖樣的元祖動物蹦過去。
  走沒一會,櫻雅忽然聽見了其他聲音,聽起來是人的聲音。警戒的豎起了耳朵,一邊小心地前進,然而在仔細聽了一會後,櫻雅突然恍然大悟,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馮馮!」
  隨著一大片天藍色的果凍湖出現在眼前,櫻雅扶著餅乾樹,興奮的大喊。在湖中,果然看到那個用著黑色的雙翼,啪噠啪噠在湖中游來游去的熟悉人影,而且他居然邊游邊吃著水!
  「咦?櫻雅!妳也出現在我的夢裡啊?好厲害啊,這夢這有趣!欸?妳的衣服真好看耶!」
  馮姆向岸邊的櫻雅打著招呼,馮姆的話讓櫻雅懷疑了一下,難道夢這種東西還能共有的?但馮姆後面那句衣服真好看,立刻讓櫻雅羞的什麼都忘了,反射性蹲下身,彷彿這樣就能偽裝自己的衣服很正常。
  從湖裡飛起來,馮姆落在了櫻雅面前,還用手指沾下嘴邊的果凍,送入嘴中,露出高興的表情,看來這個果凍湖相當好吃。抬頭看著到哪好像都很安心的馮姆,櫻雅這時想到另一件事,東張西望的找著什麼的樣子。
  「怎麼了?有東西掉了嗎?還是妳在找還有什麼甜點?」
  「這種長在路上的甜點我並不敢吃……我只是在想,馮馮在這裡的話,哥哥會不會也在這裡……」
  聽了櫻雅的話,馮姆也四處張望著,找著他們的智匠兔子。然而四周聽起來完全沒有其他人的樣子,而馮姆此時才後知後覺的重新看向櫻雅,歪著頭,對著應該是自己夢裡人物的櫻雅問道。
  「咦?妳是櫻雅?不是我夢的嗎?」
  「……我該怎麼證明,才能證實我是有意識的櫻雅,而不是你夢出來的呢……?」
  兩人深深的思考了好一會,發現並沒有辦法找到任何方式可以確認眼前的人不是自己夢出來的,但看著眼前朝夕相處了好幾個月的夥伴——兩人同時伸出了手握住彼此,都當對方不是自己的夢了。
  櫻雅向馮姆推測了一下他們兩人在夢裡,而且似乎不是可以輕易醒來的,起碼自己試了好幾次都沒辦法,第一次遇到這麼真實的夢境,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嗯——欸?會不會像妳喜歡玩的遊戲那樣,我們去到指定地點就可以啦?」
  馮姆指的是櫻雅所玩的電子遊戲,雖然他們不太讓馮姆碰觸,不過偶爾還是會向他分享的。聽完這句話,櫻雅喃喃自語著要去哪裡呢?望著四周時,大樹們又分開了樹枝,為他們指引了方向。
  露出的空間中,遠遠的佇立了一座木造的城堡,樹葉搖動撒下金黃色以及銀白色的金平糖,彷彿在幫那座城堡做特效一樣。馮姆嘴饞的捧了一手,扔了一顆到嘴裡,跟櫻雅做得一模一樣,好吃!
  好吧,既然目標都這麼明確了,那就照著這些景物所指引的前進吧!但馮姆彷彿要去野餐一樣,提出在出發以前,應該要先準備好食物才對,顯然不想輕易離開糖果森林。
  「就算你想帶東西……也要有籃子可以裝啊……」
  「哪,拿去。」
  櫻雅才剛提出反對的理由,馮姆立刻就將她提到的籃子遞了過去,熟悉的樣子,內部一樣的野餐布,這籃子不就是她平常給馮姆帶點心用的野餐籃嗎?為什麼會在這裡?
  「咦?這是哪裡撿來的?」
  「樹下!喔——這蘋果居然是蘋果糖耶!好酷!」
  望向馮姆所指的方向,總覺得有點難以置信,因為櫻雅很確定方才那個地方是沒有籃子的!然而看著馮姆毫無緊張感的在蒐集甜點,櫻雅在心中掙扎了一下子,也撲向了自己最喜歡的奶油蛋糕了。
  喜歡的蛋糕、餅乾、糖果……他們翻著翻著還找到了果汁噴泉,甚至還有熱水、茶包以及保溫瓶藏在樹洞裡!一直到把野餐籃給塞滿,兩人才心滿意足地上路前往方才見到的城堡。
  「這樣吃路上的東西、實在是、喵喵,太危險了!」
  「櫻雅,妳不覺得吃著糖葫蘆的妳,現在很沒資格說這種話嗎?」
  從糖果森林出來後,又是一片大草原,不過這次倒是有路了。原本是黃泥路,走著走著突然道路上鋪了磚,而且開闢的大又平整,一路通向了城堡的方向。
  而隨著他們愈來愈接近,他們才發現城堡是位於一個較高的地方,在它下方的四周,似乎還有著城鎮。馮姆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建築,興奮的飛了起來想看得更仔細。
  櫻雅的眼皮跳了跳,有不安的感覺。馮姆本來還一直好厲害、好厲害的喊著,但忽然就安靜下來了,瞇起眼緊盯著前方。發現馮姆不再說話還停下不再飛行,櫻雅奇怪的正要開口,就看到馮姆飛了下來。
  「怎麼了?你不繼續看了嗎?」
  「啊啊啊!好像有很糟糕的東西衝過來啦!」
  「喵?」
  馮姆比手畫腳著想要說明自己在上面看到了什麼,然而櫻雅即使再怎麼努力,試圖從他的胡言亂語中拼湊出畫面來,然而結果就是她一臉茫然,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話。
  然而馮姆越著急的想要解釋,換來的就越是櫻雅茫然的表情,在馮姆崩潰之際,兩人都抖了抖耳朵,望向了本來要行進的方向。一陣沙塵揚起,很明顯有什麼在向兩人急衝而來。
  在隱隱要看出樣貌時,數道水壓向兩人襲來,只覺破風聲在耳邊響起,兩人皆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給嚇到了。櫻雅戰戰兢兢地回頭,馮姆則看出了是什麼向他們而來。
  一群頭戴全罩頭盔的人,騎著越野摩托車,單手拿著槍造型的東西向他們兩而來,與方才的水壓結合在一起,馮姆下意識認為那槍是水槍,鼓起臉頰不滿的跺腳。
  「什麼啊!一聲招呼也不打就射水過來?想打水仗也不是這樣!」
  「馮、馮馮……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是想打水仗……」
  櫻雅的聲音顫抖著,拉拉馮姆的衣袖,要他也轉頭來看水壓射中的地方。待馮姆轉過來後,映入眼簾的是幾個被射得很深的洞,而且是在路磚上。大事不太妙,兩人腦中冒出這句話。
  「這、這還是快點跑……」
  馮姆的話在櫻雅擔心的表情中噤了聲,說跑倒是很簡單,但櫻雅偏偏就是不能跑的體質,這點傳日還在他耳邊叨了好久,馮姆可記得不能在牢了。櫻雅本來還疑惑馮姆話怎麼說一半,但看他盯著自己的模樣,也立刻聯想到自己。
  櫻雅皺起眉頭,把還沒落地的馮姆往上推了推,乍看之下完全不像平常那隻膽小貓。對著還在發楞的馮姆,櫻雅著急地大喊。
  「馮馮,快飛走!我、我沒關係!你快點先逃!」
  沒有理由讓有逃跑能力的馮姆和一起待在這裡等死,櫻雅毅然決然喊馮姆先行離開,自己則用眼尾望著逐漸靠近的那群人,試圖在這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中尋找躲藏的地方。
  然而水槍又射了過來,這一回從櫻雅的臉龐擦過。真切感受到那股壓力,櫻雅的臉色變得慘白,回頭發現馮姆還猶豫不決的,櫻雅顫抖著再次喊人快點走,而那瞬間,馮姆似乎也下定了決心。
  「咦?咦咦咦!」
  「要是把妳丟在這裡,傳日會打死我的!而且我也不能接受!抓好啦櫻雅!我們——一定飛得走的!」
  馮姆突然一把抱住櫻雅就往上升空,隨著那句一定飛得走,他們很快就從那群人頭上飛了過去。因為是以面對面的方式被抱住的,所以櫻雅所面向的方向是森林的方向。
  人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還有點不好意思,更多的想法是——
  「馮馮你好厲害啊!帶著我也能飛這麼快嗎?」
  「是吧?我也覺得好神奇啊!一定是夢的力量吧?呀呼!」
  說著馮姆就興奮地拉著人在空中旋轉了三百六十度,期間伴隨著櫻雅的慘叫。頭昏眼花的櫻雅憑著意志力,確認了一下那些攻擊他們的人在哪後,回頭瞄了一眼越來越清楚的城市以及城堡,櫻雅的臉色不禁凝重。
  「不過好險只是一些奇怪的人冒出來攻擊我們!要是是更可怕的東西冒出來,那可就麻煩了啊!」
  「可怕的東西……例如……啊,還是不要說好了。」
  說到可怕的東西,又想到方才的糖果森林,櫻雅腦中立刻就冒出了一個世界級的災厄了。不過念頭才稍稍冒出,她立刻就把它給掐死了,因為要是真的出現的話,自己大概會嚇得靈魂出竅吧!
  然後,他們就都聽到了一個聲音,很像那種生物在移動的聲音……櫻雅再次刷白了臉,扶著馮姆肩的手不禁握緊,她戰戰兢兢地朝糖果森林望過去,兩根長長的觸鬚從森林中冒出來,下一秒——
  「不要、不要、不要!嗚嗚嗚——」
  「好痛!好痛!櫻雅,不要伸指甲啊!」
  肩頭被伸出來的貓指甲刺到,害馮姆的飛行一下變得不太平穩,然而面對這樣的不穩,櫻雅都沒有像剛才那樣尖叫,只是將頭埋在馮姆肩窩,啜泣聲中夾雜著好噁心的碎念。
  馮姆顯然不知道好奇心害死貓的俗諺,十分在意櫻雅究竟看到了什麼,別提早就變成飛機耳的貓耳了,尾巴都夾起來了。微微回頭望過去,在瞄到那東西的一瞬間,馮姆也整個頭皮發麻。
  那個超巨大的噁心生物是什麼啊——!即使到了現在依舊生存在世上的頑強活化石,生活在陰暗的角角落落,只要在家中發現一隻,就表示還有千千萬萬隻在等待著你的生物——
  雖然現在只有一隻,但那麼大一隻、看起來似乎比那座糖果森林還大隻?反正就這樣從糖果森林衝出來,用高速往他們疾奔!是個人都不能接受好嗎?就算馮姆本身並不怕蟲,但看到這麼大隻的BOSS,也只想多拍打幾下翅膀,看能不能離這東西能多遠就多遠!
  「馮、馮馮馮馮、馮!你、你不是不怕蟲嗎?想想想、想個辦法吧!」  
  「哇,妳舌頭都打結了,就別說這種話了,這麼大隻我也沒辦法啊!我只會被吃掉吧?」
  聽著那噁心的聲音越來越近,不只把臉埋在自己肩窩逃避的櫻雅要哭,真的在逃跑的馮姆也要哭了!啊啊——如果可以天降一支超大拖鞋把後面那東西直接拍死多好!
  ——啪!
  「嗯?」
  這聲音非常的大,大到感覺結束後,都還有餘音在繚繞。由於兩人在空中,所以沒有感受到伴隨著這聲巨響而搖動的大地,不過卻都有發現不再聽到那個地獄生物爬行的聲音。
  馮姆膽子比較大,偷偷瞄了一眼,然後發出了興奮的聲音,搞得不敢瞄的櫻雅滿頭霧水。馮姆歡呼的理由是,後面真的天降正義,一支大拖鞋把那隻大BOSS給拍的不見蹤影了!  
  「哇喔!櫻雅我跟妳說!有大拖鞋把那隻給拍死了耶!好想看看下面長什麼樣——」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看、我不想聽、我不想知道——」
  想也知道是可怕的樣子!搞不好還噴汁!想想都渾身起雞皮疙瘩!感覺櫻雅在發抖,馮姆也就閉嘴不繼續說了,畢竟對於會怕的人來說,不管旁人再怎麼覺得還好,當事人還是會怕啊!  
  當馮姆念著櫻雅真是膽小時,櫻雅抖了抖耳朵,逼自己睜開了一隻眼,便看到那群攻擊他們的人又出現了,只是手中的水槍似乎換了一個樣,正當櫻雅在思考時,他們又攻擊了。
  「馮馮,左邊!」
  「哇!」
  水彈從馮姆左邊擦過,要不是方才櫻雅提醒,可能已經射中翅膀了。超級糟糕啊——馮姆流下了冷汗,看著近在咫尺的城市,密密麻麻的水泥叢林,就像迷宮似的,馮姆立刻就做出了決定。
  「在上面太顯眼了,我們下去!」
  聽完馮姆的話,櫻雅也轉頭過去,望著逐漸靠近的街景,睜大了眼,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卻又抿起了嘴,面色凝重。
  怎麼回事……這裡……是哪?
  聽見了潺潺流水的聲音,睜開眼後,一朵黑色的小花在自己眼前搖曳。起身發現自己處於一座森林中央,四周開滿了長相相似,卻是黑白兩色的小花,而森林似乎還有可以過去的地方。
  傳日只愣了片刻,便猜想到自己可能在做夢吧。因為自己沒那麼缺乏警戒,連隔壁房的小貓跑出去都能察覺的自己,怎麼可能被那個不知輕柔為何物的蝙蝠神不知鬼不覺的丟出去。
  另外一個讓他猜測自己在夢中的理由是,這世界上沒有自然生長的黑色花朵,幾乎只有人工才能培育出來。而這裡卻像不要錢似的,長了滿滿一片,怎麼看都不真實。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在這個夢境中,自己的意識如此鮮活,不過傳日顯然非常鎮定。待了一會,發現這樣似乎沒法醒來,所以他便起身,朝向那唯一的路走去。
  一路走來,就是普通的森林步道,唯一有變得就是那潺潺流水聲愈來愈響,再走下去,幽暗的森林步道前方出現了一片光明,似乎是出口的樣子,加快了腳步走到那,卻又是另一個被森林包圍的小區域。
  漫天樹幕不知為何只在這裡留了一個能望見天空的洞,陽光從這裡撒下,落在中央的一座水池上,水池中央是一個不知道是玻璃還是什麼透明材質做成的心型雕像,映照著天藍色的天空。
  而水池邊,一名穿著深黑色拖地和式長裙的少女趴在那,面容上半部被黑紗布遮住,看不清楚她的樣貌。似乎是聽到了傳日的到來,她抬起頭,緊緊地盯著傳日,嘴微張著,愣了一會才緩緩開口。
  「——你怎麼會在這裡?」
#架空  #日常生活  #友情向  #獸人族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