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夏之季 旱鴨子小貓

  嘗試著將未著一物的腳放入映著藍天、蔚藍的湖中,足尖觸碰到水面,泛起了陣陣波紋,冰涼的觸感從指尖一路竄到腦中,腳的主人立刻把嘗試的腳收了回去,還挪動臀部退了一點距離。
  黑色的尾巴委屈地繞到了前面,櫻雅連同那根尾巴,把自己的雙腿緊抱住,看著眼前的湖犯難著。正當她盯著湖發愁時,一個身影從旁跑過,帶起了一陣微風。
  「呀呼!」
  「喵!」
  下一秒,大量的水花隨著那人的跳躍打到了岸上,淋了岸邊的小貓一身。櫻雅咳了幾下,水順著她被淋濕的長髮滴落,而害她淋濕的罪魁禍首則開心的游到了池中央。
  「湖裡超涼的喔!快點過來嘛!」
  馮姆朝著岸邊大喊,然櫻雅只是對那隻惡意跳水弄濕她的調皮蝙蝠吐了吐舌,鼓起臉頰擰著自己的長髮,好讓它乾點。才擰沒幾下,頭上就被放上了乾毛巾,不出意料的往旁一看,是傳日給的。
  傳日也換上了泳衣,脫去原本穿著的外套,安全第一的在做暖身操。櫻雅看看湖中那個,又看看旁邊這個,最後嘆了一口氣,起身走到一旁放著水和野餐籃的野餐巾上。
  「怎麼?妳不下水?在岸上挺熱的吧。」
  「嗯,你們玩!」
  櫻雅從水瓶倒出冰涼的檸檬汁,消消燥熱的感覺,看著放在一旁的一些充氣球、或是游泳圈出了神。那邊傳日在得到櫻雅的回應後,發出了一聲長長的疑惑聲,拋下了猜測。
  「不是怕水就是不會游泳囉,但我看應該是不會游泳。」
  「呃!」
  被說中的櫻雅差點倒翻手中的杯子,哀怨的睹了一眼那個戳破自己的大神通,咕嘟咕嘟的在杯中吐起了泡。馮姆從池中央游了回來,搭在岸邊,也聽到了傳日的猜想。
  「欸——可是妳也穿了泳衣,真的不下來嗎?」
  「這是為了防止馮馮你潑水!」
  馮姆聽完後指著自己,茫然的看向傳日,想尋求自己躺槍的安慰,然而傳日卻覺得櫻雅這理由說得特別好,畢竟她可真的被潑得一身濕,所以傳日非但沒安慰馮姆,還對他嘲諷的笑了下。
  「但是學會游泳我認為還是挺重要的……」
  本來都要準備下水的傳日走到櫻雅旁邊,彎下腰盯著她。櫻雅逃避似的撇過頭,然而她轉到哪,傳日就跟到哪,櫻雅最後受不了這個視線攻擊,放下水杯,舉高雙手投降。
  「我學!我學!」
  櫻雅欲哭無淚,貓元祖本來就不太喜歡水,所以她不想下水又有什麼關係嘛!可是傳日哥哥有時候真的很像傳日老媽,只要他認為對你好,而且你不會有太大損失的事,他就會看的你心虛,最後就會被迫答應。
  不情不願的一起到湖邊,馮姆看著好玩,也爬上了岸,學著帶著櫻雅做暖身操的傳日,三人一起熱身。完了,馮姆高興的跑去拿了游泳圈,又跳下了水,把來不及反應的兩人又潑了一身水。
  「馮姆!禁止跳水!很危險的!」
  「欸——」  
  傳日抹開黏在額上的瀏海,朝湖裡的馮姆大喊。馮姆雖然小小抗議了一下,但顯然沒有放在心上,搭著游泳圈開心的打起水來。櫻雅的尾巴一下一下的甩動著,就像元祖心情不太好時那樣。
  她完全搞不懂水有什麼好玩的!而且馮姆那對翅膀在水中阻力不大嗎?還是恰好像在風中一樣,可以划開水,所以意外的非常方便呀?不過看馮姆那玩法,比較像是用翅膀拍水……
  「想什麼呢?下來吧。」
  傳日也拿了個游泳圈,先行下了水。既然傳日都在催了,櫻雅再不想要也只能硬著頭皮了。拖拖拉拉的在水邊坐下,她猶豫的用足間碰了碰水又收回來,遲疑了好一會才把雙腳都放進去。
  感覺自己特別的努力而且厲害,小眼神立刻就朝傳日看過去,一臉快表揚我的模樣。然而傳日看著她的舉動,只是給了個妳快點的無言神情,算是給櫻雅澆了一桶冷水。
  櫻雅收回了小眼神,尾巴卻不安的大大甩了起來,雙腳在水中晃呀晃的,不管怎麼伸都碰不到底,感覺只要下去自己就會滅頂的恐懼感,使她猶豫不決,根本不敢真的下水。
  在一旁看了好一陣子,確認櫻雅不可能自己下水的傳日嘆了口氣,滑到她面前,朝著雖然很努力想要下水,一半身子已經準備探下來,但屁股還是不打算離開草地的櫻雅伸出了手。
  「哪,妳看,這裡還有游泳圈,而且我會看著妳,不讓妳沉下去的,下來吧。」
  櫻雅委屈巴巴,但在傳日眼神的催促下,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抓住傳日的手,一鼓作氣的下了水。雙腿無助的在水中晃了兩下,櫻雅發現自己根本碰不到底,急的都要哭了!好在傳日趕緊把泳圈遞給了她。
  櫻雅扒在泳圈上,貼平的貓耳以及炸成比平常還大一圈的貓尾,搞的她像是溺水似的,不願再離開游泳圈。馮姆在一旁自己玩得有些無聊,湊到這邊一看,沒良心的笑起了膽小的貓。
  「櫻、櫻雅,哈哈哈!妳是有多怕?」
  「超怕、超怕、超怕!馮馮你別笑了啦!」
  兩人搭著泳圈朝對方做著鬼臉,幼稚的不行。不過或許這樣剛好,反而讓櫻雅只顧著和馮姆鬥嘴,全忘了對水的恐懼。見櫻雅的情緒緩得差不多了,傳日老師立刻嚴格的打斷了兩人。
  「好了,接著,試著在水中憋氣吧。」
  想起自己下來是為了學游泳的櫻雅被拉回了現實,尷尬的看著傳日,哪怕一點點,也希望他心軟放過自己——然而全是癡心妄想,所以櫻雅只得抱著必死的決心,空出一隻手捏住鼻子,吸了一大口氣,把頭埋進水裡。
  一旁的傳日默默數著秒,在數到十三時,水面上漸漸浮出了泡泡,但櫻雅似乎沒有要抬起來的打算。傳日的手指繼續計數著,慢悠悠地補充道。
  「不行了就抬起頭呀,不用勉強。」
  此話一出,櫻雅立刻抬起頭,手指落在了八,正巧十八秒。櫻雅抓著泳圈大口喘著氣,差點沒把她給憋死!本就因為緊張沒吸多少氣,到下面後她才想到傳日沒說什麼時候可以起來,只好死命撐著,好險傳日在她沒氣以前終於發話了。
  馮姆在旁偷笑著,覺得看新手學游泳特別有趣。等櫻雅回過氣,傳日指指湖,意思簡單,要她再一次。反抗也是不可能的,那就順從吧,櫻雅再次憋氣把頭埋下去,這次馮姆也跟了下去。
   馮姆在水中睜著眼看著緊閉雙眼練習憋氣的櫻雅,湊過去戳戳像倉鼠偷藏食物那樣鼓起來的臉頰。被戳的櫻雅反射性張開眼想確認是什麼東西,但不習慣在水中睜眼的她,眼睛被刺激到,一不小心就洩了氣,反而比上一次早把頭探出水面。
  「咳!咳!馮馮!」
  「哎呀、哎呀~你們進水裡都不睜眼的嗎?」
  馮姆笑嘻嘻地轉頭問傳日,無視櫻雅敲在自己身上的拳頭,傳日倒是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撇開頭,推了推眼鏡。
  「聽說沒有練習過的人,沒有辦法立刻在水中睜眼,但是我在水中不帶蛙鏡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所以並不清楚真偽。如果櫻雅想要嘗試的話,無所謂,可以順便練習看看。」
  他們大概知道傳日可能是發生過什麼事,導致視力不好,所以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馮姆開始慫恿櫻雅試著在水中睜開眼睛。雖然有點小氣馮姆鬧自己,但櫻雅還是同意了他的要求。
  一開始當然不順利,就好像水跑進眼睛裡面一樣,睜開沒多久就會忍不住閉起來,也導致憋氣無法好好進行。不過想要完成挑戰的好勝心,卻意外地讓櫻雅反而自動自發的潛到水中去了。
  嘗試了好幾次,櫻雅總算至少能在水中待二十秒了,而且意外的收穫是,在櫻雅下去的同時,馮姆也會跟著潛下去,看櫻雅漸漸習慣了,馮姆竟可以開始在水中與她猜起拳來。
  「噗哈!剛剛馮馮輸了!你頭轉跟我手指一樣的方向了!」
  「沒有、沒有!那是因為我剛好要起來,轉到了而已!不算!」
  瞧著兩人的模樣,傳日點點頭,看來能將教學繼續往下了。讓櫻雅試著先做韻律呼吸,方才和馮姆玩了那麼會,已經讓櫻雅不怕下水了。因為一上一下得很快,所以兩人玩起了扮鬼臉遊戲,誰先笑出來誰就輸了。
  這種逗笑對方誰就輸的比賽,毫無懸念的是櫻雅輸了,作為懲罰所以馮姆開始朝人潑水。小貓不甘示弱潑了回去,一旁在想差不多可以習慣拿著泳圈踢水的傳日,就這樣莫名其妙被兩邊的水夾擊了。
  「……給個解釋吧。」
  水滴順著髮絲流下,鏡片反射了光芒,微微遮住了傳日的眼神。兩人覺得自己此刻特別渺小,搭著同一個泳圈退到岸邊,沒義氣的同時舉手指向對方,臉上的表情能裝多乖就裝多乖。
  最後,兩人都能妥妥的憋氣三十秒,不論任何情況。
  不過訓練還是進行到了下一階段,馮姆古靈精怪的,不論是怎樣的練習,總能想出些主意來跟櫻雅玩。一會兒比賽、一會兒干擾,不管是捉弄本人,還是捉弄教練,把小貓逗得哈哈大笑。
  不久後,櫻雅已經可以抓著游泳圈,微微的踢水前進了。只是不知道是因為體質問題,還是在水裡泡得有點久了,傳日注意到櫻雅的臉色不太好,在她回到自己身邊時,暫時喊停了。
  「休息一下吧。」
  「咦?」
  「妳要是體力不支,在水裡遇難就不好了。讓妳學游泳是希望妳不小心掉進水裡時,能學會自救,可別本末倒置了。」
  道完,傳日就先行上岸了。獲得暫時休息的指令,櫻雅喊了馮姆一起上來休息。端了杯水,開始喜歡上水的櫻雅披著大毛巾就在岸邊踢著水,期待起自己學會游泳的時刻了。
  傳日咬著櫻雅自製的營養餅乾,思緒卻被自己的話帶回了從前。被血染糊的視線中,只能依稀見到母親的身影。她對自己伸出了支手,似乎對自己說了什麼,然而只等他站穩了搖晃的身軀,一切就被大火吞沒了。
  如果自己當時有點危機意識、或是能夠自救的話,也許母親就不用浪費時間救自己,並且有機會逃出來了也不一定。他的心中一直有著這樣一個心結,但他並不想糾結在這種假設的事情上。
   所以為了不讓事情重演,為了不要再讓任何人為了救自己而死去,自己必須要強大到足以成為救人的人,並且讓自己珍視的人也能夠自救,為了不再有一樣的事情發生。
  補充完水分與熱量,顯然還沒玩夠的馮姆,高興的拿著一顆充氣球,詢問傳日大家等下要不要一起玩這個。可在神遊的傳日根本沒發現他,自然也沒把他的話聽進去。
  有些玩瘋的馮姆,見傳日不理他,把目標轉移到櫻雅身上。放下球,從傳日身邊經過,他躡手躡腳地走到櫻雅背後。只是抱持著純粹惡作劇的心情,他搭上櫻雅的肩,在發出聲音的同時也把人推下水去。
  「好啦!讓我們繼續練習吧!」
  「呀!」
  櫻雅的叫聲把傳日拉回現實,她剛剛在水中都是靠游泳圈浮著的,突然毫無防備被這麼推下來,讓她害怕的掙扎著,卻更加無法浮在水上。為了喊救命而張開的嘴,反而讓水跑進去,害她話說不清楚。
  沒有預想到的抱怨聲,馮姆這才睜開眼,發現櫻雅要因為自己的惡作劇溺水了,一時之間竟是不知所措。很想罵人,但是身子漸漸沉入了水中,再也沒機會開口了。
  那支逐漸隱沒到水面下的手,與回憶的片段重合,衝擊讓傳日回神,丟開了毛巾,直接從馮姆身邊擦肩而過,跳入了水中。沒吸到足夠氣的櫻雅,發現自己掙扎反而上不去,在水中不知所措。
  好險傳日即時下來,用動作示意她冷靜,趕緊將人拉上岸。到了岸上還是嗆到水的櫻雅咳著水,肉眼可及的發著抖,有一瞬間她都懷疑自己會不會這樣溺水而死。
  馮姆聽到櫻雅咳嗽的聲音裡都帶著哭音,明白自己這次的惡作劇真的過分了,幫櫻雅輕拍著背,滿臉愧疚的模樣。鬼門前走一遭的櫻雅當然是生氣的,但現在只想先緩過氣來,馮姆趕緊搶先道歉。
  「對、對不起啊櫻雅,妳還好——」
  「看樣子也知道不好吧?你在做什麼啊,笨蛋蝙蝠!玩笑能這樣隨便開的嗎?要是人真的怎麼了怎麼辦!」
  回答的不是嗆水的櫻雅,而是把人救上來的傳日。傳日憤怒地大吼完後,繼續喘著氣。兩人都被反應如此激烈的傳日嚇了一跳,望著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腦中的畫面一閃一閃的,傳日咬著牙閉眼一甩,起身站到了馮姆面前。
  「你明知道櫻雅還不會游泳的,你這樣推她下去,是想害死她嗎!」
  「我、我只是想鬧她玩……」
  「鬧?這種關係到生命的事情能開玩笑嗎?你想變成殺人兇手嗎?做事前先到腦子裡轉一圈再行動行不行啊!」
  或許憤怒的原因是,方才那畫面跟他記憶深處那個痛苦的回憶重疊了,情緒的不安定讓傳日難得的被引燃了爆點。或許是氣昏了腦袋、又或許是把馮姆當成了害母親死掉的自己,他對馮姆發著飆。
  然而突然被這樣兇的馮姆當然是十分不甘願,起身瞪了回去。他自己也明白做錯了啊!但也不至於說的這麼過分吧?而且他正在道歉不是嗎?一直不斷地被人戳著自己的錯誤,顯得好像自己沒反省一樣,馮姆討厭那種感覺。
  「至於說的這麼過分嗎?櫻雅都還沒說話,你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怎麼?難道只有櫻雅有資格指責你剛才的行為?還是一定要被你傷害了才能夠罵你?」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馮姆嘴吧拙,真的和傳日吵起來,根本想不到話語反駁,只能咬咬牙,委屈往肚裡吞。櫻雅看著這樣的場面,害怕的卻不管安撫哪一個都不對,無助地抓緊了自己的尾巴,試圖用微弱的聲音阻止兩人。
  「不、不要吵架啊……」
  「不是那個意思?那你想說什麼啊?想不出來的話,就不要硬要回嘴了,多看看書長長腦子吧,要不下次又做出一樣的行為,我可不是每次都能好好救到人,笨蛋蝙蝠!」
  「——笨蛋蝙蝠、笨蛋蝙蝠的,你不要太過分了!還真喊上癮了?我是對不起櫻雅沒錯,但我有這麼不可饒恕嗎?你為什麼要一直罵我啊!老是高高在上的,別人家喊你一聲哥,你還真把自己當哥了好不好!」
  櫻雅的聲音被越吵越激烈的兩人給蓋了過去,連遇到這麼恐怖的事情都只是泛淚的她,看著一發不可收拾的爭吵,恐懼的咬上了尾巴端,水珠從眼尾滑過臉龐,不斷喃喃說著。
  「別吵架啊……拜託,不要吵架啊……」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