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夏之季 夏季來臨,夏日樂事

  「啊!好熱啊!」
  不知不覺,季節來到了夏天,馮姆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到客廳的電風扇前,把電風扇開到強風,任由風把自己的頭髮吹得亂七八糟,然後發出舒服的長嘆。
  方才出去送慰勞品的櫻雅跟在後面進來,看了下馮姆,把東西收好之後,跑到了居然難得在客廳看書的傳日旁邊坐下,把自己剛才順手洗好的蘋果遞了一顆給傳日。
  「謝謝。」
  「櫻雅我也要吃!」
  「好的,等我一下唷。」
  櫻雅拿著水果刀,將手邊的蘋果刻成了小兔子造型,傳日沒那個興致,直接連皮咬下,盯著櫻雅的手藝,心裡暗道她手還挺巧的,難道是做點心做出來的手藝?
  將每個小兔子好好擺在盤子上,櫻雅端到馮姆身邊蹲下,本想直接交給他,沒想到馮姆卻得寸進尺的張大嘴,一副要人餵的樣子。但或許是平常馮姆就調皮的像櫻雅的小弟弟,她在愣了會後,輕笑了聲,把兔子塞進他嘴裡。
  「放這裡囉!」
  「好~欸,小兔子!」
  「就跟你說不要叫我小兔子!」
  反駁歸反駁,傳日還是看向了馮姆,轉向傳日的他抓起了一個兔子蘋果,明明一口就可以吃掉的大小,馮姆硬是放慢速度,一口、兩口的慢慢把它吃乾淨,吃完還刻意舔了舔手指。傳日看出他在挑釁,輕輕挑了挑眉,轉頭對回到旁邊繼續削蘋果的櫻雅說話。
  「櫻雅,我晚上給妳做造型晚餐好了,蝙蝠形狀的怎麼樣?」
  「嗯?我是無所謂啦,哥哥做的都好。」
  傳日刻意報復馮姆,而被牽連進來的櫻雅倒是沒注意他們兩人的互相挑釁,只是直接、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反正傳日做的晚餐,她與馮姆根本都當作是晚上的驚喜,從不點餐、從不過問的。
  不過聽到傳日要做造型晚餐的馮姆立刻就跳起來了,在傳日旁邊哇啦哇啦的打轉著,然而在意的點居然不是傳日要做蝙蝠造型的晚餐,而是晚餐也想要造型晚餐。
  吃貨就是吃貨,自己先挑起的比鬥,一聽到吃的,就忘得一乾二淨。傳日無奈地咬下最後一塊果肉,令聲馮姆閉嘴,允諾也會做一個給他。所以說對付兔子哥哥,最好的方法第一就是乖,第二就是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一旁的櫻雅削完剩下的三、四顆蘋果後,起身走向冰箱,一臉愁容地打開後,對著被塞滿的冰箱輕輕嘆了口氣。大家一直塞給馮姆的水果要怎麼解決呢?每天都削水果吃嗎?還是乾脆讓傳日晚上別煮了,做水果沙拉吃吃算了?
  身為家中甜品管理者的櫻雅思索著,想找出一個比起製作水果蛋糕可以更快消耗掉一堆水果的方式,最後靈光一現,想起了丟在自己念力空間的一樣東西,轉頭看在雞同鴨講的兩位室友,決定給他們一個驚喜。
  「阿傳!今天怎麼是你來?」
  「櫻雅不知道在廚房忙什麼,抽不出空,請我來跑腿。」
  馮姆停下準備吃下慰問品的動作,睜大眼看著傳日,眼中彷彿閃爍著期待的星星。雖然每天都可以吃到櫻雅做的點心,但馮姆還是只要聽到他們兩人在廚房做什麼新東西,就會非常期待。
  傳日不想理馮姆的星星眼,將馮姆今天幫忙的土狗爺爺的點心交給他後,發現野餐籃裡面還有一份看起來就不甜的點心,他們一群人幾乎都能吃甜,所以櫻雅一直都只特別給傳日做不甜的點心。
  不知道是櫻雅貼心、還是早預計到自己會請人跑腿所以事先準備好謝禮,反正傳日還是將這份心意拿起來吃掉了,要是他熟識的人看到自己在吃布丁,肯定會嚇到懷疑自己是假的吧。
  「不過在這種大太陽底下還要工作,真是辛苦你們了。」
  雖然他與櫻雅兩個在都市生活過的人一致贊同梁玖村比都市要涼爽太多了,不過畢竟他倆只是待在屋子裡,所以吹吹涼風足以,可馮姆以及這裡的老人們卻是要在烈日下工作,所以每次看到回家都要坐到電風扇前吹涼的馮姆,其實傳日還蠻敬佩的。
  「老頭子我也在田野間工作大半輩子了,這點熱度早就習慣了,只要作物能好好收成就值得了!不過呢,自從你們來了之後,我更加期待小馮來幫忙啦哈哈哈!這麼精緻的甜品,只有我家那臭兒子回來時才有可能帶來呢!」
  「欸——不是期待我來幫忙,而是期待櫻雅的甜點嗎?爺爺你好貪吃!」
  「你有資格說別人嗎?」
  難得的男子會悠閒的過去了,本來打算等二位用完餐,就帶著空碗盤回去的傳日,硬是被馮姆拖住,以想早點回去以及不准傳日先回去偷吃等理由,把人留下來一起幫忙。
  雖說傳日有在鍛鍊、也有下田幫忙的經驗,不過這還是入夏以來,第一次跟著在烈陽底下工作。理所當然的馮姆跟爺爺也不會讓他做太難的工作,但還是足以讓傳日汗流浹背了。
  好不容易結束了今日的工作,看著早就脫到只剩背心馮姆,傳日是羨慕的,但誰讓他根本沒想到今天會來做事呢。一想到家裡有點心馮姆十分興奮的還主動幫傳日拿空掉的野餐籃,直喊著熱與累的傳日加快腳步。
  「櫻雅!妳在做什麼!」
  「呀!」
  一回到家,馮姆立刻就跑進客廳朝廚房的櫻雅大喊,縱使是已經習慣了馮姆的大嗓門,櫻雅還是因為這一聲嚇的炸了尾巴的毛。她看著還沒收拾好殘骸的廚房,不自覺的遮遮掩掩起來。
  「今天還不能吃……」
  她眼神飄向冰箱,說得倒也是實話。但聽到沒有新作品可以吃,馮姆發出了一聲失望的長嘆,櫻雅的貓耳立刻就委屈的貼平了,似乎是對給了馮姆期待卻又讓他失望感到抱歉。
  「妳不用對這傢伙感到抱歉,是他擅自亂期待的。還有你!不要隨便讓櫻雅自責!你看你的臉頰都這麼肉了,還想吃吃吃!你在這樣,早上晨跑我再多加半小時我跟你說!」
  「啊哇哇哇!阿傳老媽、住手!住手!會痛——」
  發現小貓心思的傳日一把捏住馮姆的臉頰念了一通,櫻雅看著他們無厘頭的互動,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看櫻雅笑了,傳日也不再捏馮姆的臉,後者一被放開就揉著自己的臉,唸叨著傳日媽媽好嚴格,然後在傳日的眼刀中裝沒事人的撇開頭。
  不過雖然櫻雅說自己東西還沒做好,傳日還是注意到了檯子上放著的幾罐東西,在徵求過櫻雅同意後,他將裝著不同顏色似液體又不太像液體罐子拿起來端詳了一下,最後打開瓶蓋,用小湯匙挖了一些吃看看。
  「水果果醬?妳自己做的?」
  「是、是的!馮馮帶回來很多原材料,所以做了很多!」
  不過這只能算是她作品的一部分,所以並不能算完成。馮姆也湊了過來,挑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水果口味也試吃了一口,有點像入口即化的水果果凍的口感,讓馮姆直接把果醬當零食的一匙一匙吃起來。
  「喂,不要直接吃啊!」
  「可是這真的很好吃欸,還有果肉,老爸跟老媽偶爾寄回來的那種都沒這麼好吃!」
  「謝謝……但是馮馮如果你現在吃完,明天我就不能完成點心了……」
  馮姆準備再挖一勺的手僵在半空中,在聽完櫻雅的話後,默默轉上了果醬蓋子,把東西放回原位。雖然很喜歡這東西,不過為了櫻雅準備了兩天的甜點,他願意等!
  但其實預計的點心也用不到整瓶果醬,晚點跟傳日說明天用這果醬給馮姆做果醬麵包好了。沒得吃的馮姆窩到了這幾天的電風扇固定席前,看著客廳打開的落地窗,忽然想起一件事。
  「小兔子!我們去整理後院吧!」
  「啊?」
  難得在扇風的傳日愣了。後院其實就是馮姆以及他父母陽台那個方向,雖然之前馮姆說過他都從那邊去森林玩,不過其實要先經過一個小庭院才能進森林。之前去看的時候已經很久沒打理,遺留著小鞦韆之類的小孩遊樂設施。
  整理是沒有問題的,但傳日想不透馮姆哪根筋不對了,突然要打掃?馮姆想與其口頭解釋,不如直接帶人去看,拉著傳日就來到了庭院。與後頭的森林比起,庭園當然空曠了多,但還是有種植幾顆相鄰的大樹。
  「你瞧!你不覺得在那邊掛吊床然後睡覺好像很好玩嗎?我從小就想試一次看看,但是一個人做怪不好意思的。」
  「原來你會不好意思啊?」
  雖然傳日對這個並不感興趣,然而他是無法抵抗馮姆的盧人攻勢的,所以傳日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恰好隔天馮姆沒有排工作,所以他們正好可以動工。來到雜草叢生的後院,男孩子們互看了眼,一同捲起了衣袖。
  一個先除草、另一個把廢棄的遊樂設施給處理掉。腐壞的鞦韆、小型的溜滑梯、甚至還有小型游泳池。看著不難想像它們都還完好時的模樣,然而馮姆丟得毫無懸念,似乎沒有一點留念的感覺。
  「那些是我爸的,我根本沒玩過,還不如蟲子來的親切!」
  馮姆接受到了傳日疑惑的眼神,鼓起臉頰用力把雜草拔起。他出生前這些遊樂設施就壞得差不多了,但是克齊和千賴也同時想為了給寶貝兒子更好的生活,決定搬到大都市去。
  馮姆他祖母一個老人家哪有力氣和辦法修這些玩意?所以這些廢品就一直擺在這裡接受風吹日晒雨淋了。傳日有些明白馮姆的怨念了,給了他一個同情的眼神。
  在蟬鳴聲中,他們總算把庭院清理的差不多,把昨天連夜洗好、剛才才曬乾的被單拿出來,兩頭系上麻繩,然後綁在鄰近的兩棵樹上。吊床很快就做出來了,然而兩個人看著,都不敢有所行動。
  「小兔子,你先上唄?」
  「不要,你提議的,怎麼不是你先上?」
  兩人都覺得就這樣綁著挺不牢靠的,根本沒人敢躺上吊床。此時兩人意外的有默契,乾脆繼續布置整個庭院,畢竟好不容易整理好,只擺上吊床未免有些可惜。
  為了整理庭院,他們還順便翻找了一下房內的倉庫,打開時那漫天飛舞的灰塵,更別提那害櫻雅嚇得直接從一樓蹦到二樓,攀在樓梯扶手上,不肯下來的那群節肢動物們了。
  雖然尋找過程讓有點潔癖的傳日有些頭皮發麻,但結果還是不錯的,將抹布擦過最後一根竿子,一張小桌子和三張椅子擺在了庭院中間,桌子中間還有個洞,只不過原本用來插在那的陽傘太破舊,已經壞掉了。
  馮姆突發奇想,找了個差不多大小的鐵管增加高度後,拆掉了一支傘的把手,將傘插進鐵管內,變成了簡易的陽傘。難得的創意點子還得到了傳日的讚許,樂的馮姆興奮了好一會。
  「哥哥、馮姆,你們整理好——哇!」
  櫻雅從門後探出頭來,看到原本像是恐怖遊戲才會出現的廢棄庭院,被整理成在都市只有有錢人才配擁有的那種小庭院,忍不住發出了驚嘆,在發現他們剛放好了小桌子,高興的請辛苦的兩人在這坐下,轉身又跑進屋內。
  「久等了!夏天到了我覺得還是要吃個冰吧,所以昨天用果汁做了些大冰塊,用帶來的剉冰機做了些剉冰,再淋上昨天做好的果醬,應該不會太難吃,吃吃看吧?」
  一手一個碗,櫻雅將紅色的冰放在馮姆面前、淡淡黃色的放在傳日面前,然後人就緊張地站在一旁,似乎是想知道兩人的感想。畢竟也吃了櫻雅的甜點三個月,縱使是不喜歡甜品的傳日,也很放心的沒有多加過問。
  「這個是西瓜吧!冰冰甜甜的,超讚的!」
  「這是,香蕉?」
  「都答對了!馮馮喜歡吃甜的,所以是做本身就挺甜的西瓜,但感覺還有點不夠,所以還加了些糖就是;哥哥的本來是想做你平常最常吃的抹茶口味,可是畢竟是解決水果才做的點心,感覺有點怪,所以我換成了相較起來比較不甜的香蕉,你覺得還可以嗎?」
  另外冰箱裡面還有好幾種水果冰淇淋,這就要等他們自己去翻冰箱時發現了!雖然一口氣把冰箱那一堆存貨給處理完,真得耗費了櫻雅大量的時間,但在這瞬間,她還是覺得非常值得的!
  「嗯,辛苦工作後吃到這個,挺開心的。妳自己的份呢?妳也忙到剛剛才好吧?」
  「為了試味道,我吃的有點膩,你們吃就好……」
  說著,櫻雅拉開了剩下的空椅子,累癱的倒在桌子上,貼著因為剛被擦乾淨,居然有些冰涼的桌面,滿足的傻笑著。既然如此,報答小貓最好的方法就是將眼前的冰吃得一乾二淨,不過兔子哥哥還是囉嗦的叮嚀了吃了一半的蝙蝠,吃太快會拉肚子之類的,又被馮姆調侃了一聲兔子媽媽。
  「對了,雖然你們都整理好了……但我也想掛個東西……」
  突然想起什麼的櫻雅又突然轉身跑回屋內,傳日抖抖兔耳,聽到她似乎上了二樓,估計是要開念力空間。即使櫻雅對待他們已經沒有剛開始那麼容易戰戰兢兢,但唯獨開念力空間這件事情,她一定得躲起來使用。
  沒多久櫻雅就帶了串東西回來,她小心翼翼地拎起來,那是一個白色為底、有著深藍色條紋的風鈴。風鈴做成了水母的模樣,只不過下方本是水母觸鬚的位置,好幾條被改成了掛著小鈴鐺以及貝殼。
  「這是我忍不住買的風鈴,但一直沒機會掛,能不能用呢?」
  櫻雅很少會提出要求,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很快就吃完剉冰的馮姆接過了風鈴,觀察了一下位置後,將它掛在一處吹的到風的地方當裝飾。風吹過發出了輕巧的鈴音,櫻雅似乎很喜歡,掛上後就一直待在那聽著。
  「話說櫻雅,妳要不要去吊床上躺躺看啊?」
  「咦?馮馮你們不自己試嗎?」
  馮姆心虛的轉過眼神,說著他和傳日已經試過了,但也想聽聽櫻雅的意見。本來看床只有一個,櫻雅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馮姆立刻又抓了傳日把剩下兩張吊床綁好,櫻雅一時之間突然沒了拒絕的理由。
  傳日知道馮姆是想讓櫻雅先測試看看,不過要讓櫻雅去做這個可能會受傷的事情,傳日是有些猶豫的,看櫻雅似乎有點不敢,本想和櫻雅說不用勉強,但她在三張床間走了走後,抬頭看看樹蔭以及陽光的感覺,挑了一張爬上去。
  搖搖晃晃地讓櫻雅很緊張,等到吊床穩住了一後,她才小心翼翼地倒下去。兩個男孩子站在邊上盯著她,讓櫻雅有點緊張,所以她嘗試把注意力集中在葉梢上。
  「怎麼樣?」
  「好像還挺穩的……」
  當然還是有點搖晃,不過那感覺有點像搖籃床,而她剛剛選過,陽光微微從隙縫間灑下,溫度也不會太熱。躺在這邊看著的景象,就是她所喜歡的那種夢幻的模樣。
  興許是先祖的血液作祟,在這麼暖洋洋的位置上,本來沒什麼感覺的櫻雅打起了哈欠,對於旁邊兩人在絮絮叨叨什麼已經完全聽不進去,無意識的應著聲,最後索性任由眼皮蓋上,縮成了一團。
  「櫻雅,櫻雅?」
  對於傳日的叫喚,櫻雅只是以貓耳抖了幾下作為回應,沒有打算睜開眼睛的模樣,儼然已經睡著了。馮姆好奇的戳了她臉頰兩下,被櫻雅用手撥開了,人還直接把臉埋了起來。
  給人的感覺,就像在睡覺不想被打擾的貓元祖一樣。兩個男孩子無言的互看了一眼,然後一起笑出聲。看來是可以用的,反正也把庭院整理乾淨了,不如就一起來午睡吧。
  各自躺上另兩張吊床,一個看書,一個吹著風,偶爾和還醒著的另一人隨口說個幾句話。風鈴叮鈴叮鈴作響著,夏天即將開始,但現在,他們要先度過這個悠閒的午後,之後的事情,再說吧!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