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春之季 見家長!蝙蝠家族

  像是默契一般,沒有人提到昨天那通電話的事,那就像一個不會有人記在心上一樣的偶發事件似的。馮姆像個沒事人一樣,該笑、該玩、該調皮搗蛋還是依舊,讓人完全看不出需要擔心他的地方。
  所以像平常一樣,在晚餐後小玩小鬧的他們,正在研究馮姆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來的對講機,並未想到突發事件來的這麼快。最先注意到的是在旁邊看兩個男孩子打鬧的櫻雅,聽到細小聲音的她抖了抖貓耳,望向聲音的來向,是門口的方向。
  下一秒,一個女人出現在客廳門口。
  「小馮!你居然掛我電話——啊啦?」
  三人望著突然出現的蝙蝠族女人,一齊呆滯住了,緊接著女人身後又出現了個蝙蝠族男人,他向客廳張望了一下,在與櫻雅四目相對時,微微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隨後又恢復了面無表情,微微點頭向傳日與櫻雅打招呼。
  「老媽……老爸……?」
  雖然早已推測出,但突然就這麼見家長,這氣氛實在是有夠尷尬的。傳日轉頭去看自己的受難同胞,不料櫻雅在回過神後,低著頭拼命把自己縮成一團,本就不太紅潤的臉,現在可以說是一片慘白了。
  然現在的情況讓傳日無法去關心櫻雅,雪上加霜的是,十分不待見兩人的馮姆開口了,但卻不是歡迎自己的父母,而是質問他們的歸來。
  「做啥?不是要工作嗎?」
  「不……小馮,你不該先介紹一下你朋友嗎?」
  「喔,兔子叫傳日、貓咪叫櫻雅,傳日、櫻雅這是我爹娘,克齊跟千賴。」
  彷彿吃炸藥的馮姆敷衍地做了個介紹,害他們四人只能尷尬的互道了聲嗨。千賴在聽到櫻雅的名字時,也訝異地看了她一眼,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她簡直撿到槍的兒子。
  「因為你不肯跟我好好談,所以我們就包車趕回來跟你當面說了!」
  反正也是自己家,千賴就不客氣的直接坐到馮姆對面了。克齊倒像個沒事人,只是跟著老婆坐下。可憐兩個寄住在馮姆家的小朋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後是櫻雅偷偷拉了拉傳日的衣袖,暗示廚房,兩個人才一起閃進去,美其名曰,準備茶點。
  「我說過了!我不要去、我不要去、我不要去!這裡就是我們家,為什麼因為你們工作的緣故,我就非得搬到大都市不可?之前我不也在這邊過得好好的嗎?我就要住在這裡!」
  「可是小馮,現在家裡只剩你一個,我們不放心啊!而且都市很好喔!又便利又多人,你可以在學校交到很多朋友、還能吃到很多美食、還有很多新奇的遊戲可以玩!」
  「然後再被你們單獨丟在房子裡,連可以跑跳的地方都沒有嗎?不用了!敬謝不敏!而且我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阿傳打聲招呼!他會做菜可厲害了,我可是頭好壯壯的好嗎?」
  被櫻雅推來送茶水和點心的傳日很憂鬱,家庭吵架為什麼要把他扯進來?他只是路過好嗎?克齊道了個謝,喝著茶,拍了拍少年的肩,與他對上眼神的傳日,彷彿得到了「你要堅強」的鼓勵……
  倒是千賴頓時被那句「再被你們單獨丟在」給說到啞口無言。見千賴無法還擊,馮姆將水一口飲盡,趁勝追擊。
  「明明之前怎樣都不肯回來,老是推託工作忙、工作忙!不論是新年、我的生日、甚至是奶奶的葬禮!你們都只知道忙於工作!現在你們有什麼資格隨意的就喊我走?憑什麼?」
  「馮。」
  覺得馮姆說的有點超過的克齊終於出了聲,微微皺著眉要馮姆克制點。馮姆縮了一下,哼的一聲撇過了頭。雖然他爸平時總是不說話,像他媽的跟屁蟲似的,然而馮姆還是比較怕他的。
  「可是、可是小馮……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想和你一起住啊……」
  「然後剝奪走我在這裡的一切?這算什麼啊!難道我所在乎的東西就不重要嗎?妳根本沒有想了解我過!」
  「小馮!」
  馮姆站起朝千賴大喊,隨後咬著唇,轉身跑出客廳,聽那聲音似乎是跑出家門了。千賴想去追,但克齊卻按住了她,搖頭。轉頭與聽到動靜探頭出來關心的傳日對話。
  「不好意思啊,馮現在大概不願意跟我們說話,但他看起來跟你感情很好,能不能請你去跟他說說呢?傳日同學。當然,不是希望你說服他,只是希望你能將他勸回來,畢竟晚上不太安全。」
  「……我知道了。」
  一來傳日也有些話想跟馮姆說,二來他好像也找不到理由拒絕。但當傳日要離開廚房時,櫻雅急忙拉住了他,頻頻的對傳日搖頭,好像要他不要把自己丟在這裡似的。
  傳日不明白櫻雅怎麼突然這麼恐懼,不管怎麼詢問她,她都不肯說明理由,只是說著她躲在這裡就好。但猜想到馮姆可能去了哪裡的傳日卻不太想將櫻雅帶去,只好拍拍她的頭,將丟在客廳的對講機其中之一給了她。
  「要是怎麼了,就用這個喊我,好嗎?我找到馮姆也會跟妳說。」
  「……我……我知道了……」
   其實是想說不要把我留在這裡的。可是最後她只是顫抖著,帶著哭音的同意傳日出去找馮姆。因為對不知道的傳日而言,是跑出去的馮姆比較需要先解決的,而莫名在害怕的櫻雅,再怎麼樣,也是沒有危險的。
  在傳日出去後,櫻雅還是縮在廚房牆後,緊緊握著未通話的對講機,彷彿這樣就能讓外面的兩個人忘記自己在這裡。
  「櫻小姐,您怎麼會在這裡呢?」
  然而克齊的問題,卻逼的櫻雅不得不出來面對。櫻雅咬了咬牙,最後還是站出來,走到了兩人面前。方才因為馮姆在,所以千賴也沒看仔細,看到真的是櫻雅,也忍不住驚呼出聲。
  「櫻小姐,您真的是離家出走嗎?那位大人似乎在找您呢!而且您不在,我們的工作都暫時停擺了!」
  「不要告訴她!拜託……我不想回去了……在這裡,和哥哥、和馮馮一起很開心,我不想回到那裡!而且、而且……」
  櫻雅眨了下眼睛,收了收著急到快要哭出來的情緒。她鎮定下來,聲音不再顫抖,強穩又帶了絲高傲,這樣的她彷彿才配得上元祖的貓主子稱號。而克齊注意到,櫻雅的眼瞳也變為了類似元祖那樣,細長型的瞳孔。
  「而且,要是讓她知道了,他們可能會有危險。」
  聽到會讓自己的兒子有危險,本來還想勸櫻雅回去的千賴捂住了嘴。雖然他們真如馮姆那樣都不回來,然而是真的喜歡這獨生子的,所以才希望這樣努力工作,可以給馮姆最好的,然而馮姆並不想要。
  「好了,比起我,更重要的不是二位的兒子嗎?嘛,他說你們都不懂也是情有可原啦。連櫻雅只是在這裡生活了三個月,都開心地幾乎不想回去,也難怪在這裡長大的馮姆會抗拒離開,畢竟這裡有太多回憶了。」
  奇怪的自稱、不親暱的稱呼、自信的口氣。這些其他兩位在場絕對會驚訝的奇異點,克齊和千賴似乎卻相當習慣。櫻雅直接在兩人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雙腿交疊,單手撐著臉,百無聊賴的玩著自己的黑捲髮。
  「這麼說來,克齊你不也是這個家長大的嗎?怎麼?你沒繼承那花園啊?櫻雅昨天到那邊去玩了,還說這小破村莊好看的很,像個寶藏一樣!你兒子不會也這樣吧?」
  「我想大概是這樣吧。」
  她斜眼看了下兩個大人,突然站起,往客廳門口走去。說實在話,她才懶得管這些人,只不過那些是櫻雅的願望,所以她才多嘴說個兩句。至於其他的,就不關她事。見少女要離開,兩人都沒有做出反應,因為與櫻小姐或許還可說上兩句;遇上櫻,最好不要多說一句。
  「對了,不要在那兩個傢伙面前喊櫻雅『櫻小姐』,也不要告訴那女人櫻雅在這。下次見到櫻雅時,不要和她說起今天的對話。這樣,對所有人都好。當然,為了櫻雅,我也不介意做些特別的事。」
  她從門口探頭,補充完這些,給了兩人一個令人背脊發涼、十分有深意的微笑後,留下手隨意地揮了兩下,便輕快地踏上了二樓,把自己關回了房間。關上房門,這令人懷疑是否還能使用的對講機就發出了聲音。
  少女嘖了一聲,輕輕閉上眼。再次張開,櫻雅茫然地看看四周,發現是自己在馮姆家的房間,安心的呼出了一口氣,隨後注意到在響著的對講機,連忙接通。
  「哥哥?這裡是櫻雅唷!」
  「嗯,我找到馮姆了,晚點就帶他回去……妳還好吧?」
  「嗯、嗯……你們要小心喔!」
  「好。」
  關上通訊器,傳日抬頭仰望這棵昨日他們才爬上去的大樹。只能說馮姆還是小孩子,會跑去哪實在太好猜了,不在房間自然就在自己的秘密基地。昨天的繩梯沒有收起來,也不知道是刻意的還是忘記,雖然傳日直覺是後者。
  爬上繩梯,晚風將傳日的髮給吹亂,也擾亂他的視線。葉子颯颯作響,在這寧靜的夜晚,人的哽咽聲還是很明顯的。傳日瞇起眼,他的視力是因為些事故變得不太好,但還是改變不了元祖也是夜行性動物的事情,很輕易的就在黑暗中找到那個孤零零的身影坐在樹梢。
  傳日沒有刻意隱藏自己,徑直走到馮姆身邊坐下,馮姆胡亂擦了擦臉後,吸吸鼻子,也不管傳日究竟看不看的到,指向了村子的方向。
  「你看,阿傳。雖然很多家都已經關了燈了,但梁玖村就在那裡,而那離森林最近還亮著燈的,就是我們住的家。我天天守在那個家裡,希望有一天他們回家時,我可以歡迎他們回來。」
  但結果實際的情況是,他表現得一點都不希望爸爸媽媽回來。馮姆雖然對於他們擅自決定想把自己帶去都市這件事情感到很生氣,但朝父母發完脾氣,獨自跑到這裡來後他又有點後悔了。
  如果能好好跟爸媽說,因為這裡有太多的回憶,他不想離開這裡,想接替奶奶、想幫助村裡的爺爺奶奶之類的理由,會不會他們就能理解,不再強迫自己離開,甚至願意留下來陪自己?
  傳日聽他又開始啜泣,把手放在馮姆頭上,難得對他溫柔的以此來安慰。其實沒有人是對的、也沒有人是錯的,只是站在的立場不一樣而已。馮姆是站在自己還被梁玖村需要,所以不能離開的立場;馮姆父母的立場,也只是單純想跟兒子在一起多點時間而已,誰都沒錯啊。
  「你的家人都還在,所以只要願意,還有機會補救的。」
  「……你呢?如果你和你爸媽吵架,要怎麼和好?」
  面對馮姆的問題,傳日張了張嘴,隨後又閉起,神情黯淡,但還是努力勾起了一個哀傷的笑容。但卻很快的轉移視線,也看著方才馮姆獨自一人時,看著的景象,喃喃回答。
  「我不太喜歡回答假設性的問題,但如果這能讓你高興點,我想我大概會直接道歉吧。但我連可以實踐的對象都不在了,也許還會有變數吧。所以有人會為你擔心、會因為你的話而難過,是很幸福的。」
  即使傳日說的很隱諱,但馮姆也猜到了傳日的意思。馮姆愣了好一會,才咕喃了一聲抱歉,畢竟失去至親這件事情,他之前才體會過,那真的很痛、很痛,是件不太想提起的事情。
  「……阿傳!你跟櫻雅,現在對我而言也是這麼重要的喔!」
  「……少噁心了。」
  兩個男孩子在樹上小打了一下,一起感受冷風撫在臉上的感覺。說也奇怪,緣分這種事情,當初傳日明明算是半被逼迫的才來到這裡,現在卻因為關心與自己並肩坐在這裡。
  「你散完心了就回去吧,櫻雅也擔心你呢。」
  「好啦,我知道……謝謝你來找我。」
  因為緣分很難說,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緣分,都該好好珍藏。一回到家的馮姆,直接跑到了客廳,與一直在那裡等候的父母道歉。傳日將躲在房間的櫻雅喊出來,兩人躲在樓梯口偷偷關心著。
  蝙蝠一家將各自的想法都攤開來說,還是有小小的爭吵,但更多的是想將自己的心情傳達給對方,最後搬家這件事情還是沒有結論,但他們說到了在家裡寄住的傳日和櫻雅,莫名其妙被點名還被花式吹捧了一番的兩人,默契的一同放棄偷聽,各自道晚安回房休息去了。
  聊到夜深也各自回房的三人,在進房前各自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馮姆先開的口,和許久未見的父母道了個已經好久都沒說的晚安。克齊難得的笑了,回道晚安,而千賴直接抓住他的寶貝兒子,不顧反抗在少年的額上親上一個晚安吻。
  「克齊,要不……就讓小馮留在這裡吧。他在這裡過得很開心,而且被那麼多人需要著,強制把他帶去都市,他搞不好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天真活潑了。」  
  床上,千賴向自己的老公提出自己的想法。她還是想跟馮姆在一起,但果然還是最想看到快樂的馮姆,如果想見兒子,那他們就包車回來好了,反正到都市去賺錢,不就是為了這個兒子嗎?
  「還有……櫻小姐的事,不如我們也別告訴那位大人吧?我挺擔心會波及小馮的,而且……櫻說的話……」
  「……沒關係,妳不用向我解釋這麼多,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永遠站在妳這邊。」
  「——老公你這個大木頭!不要總是不說話,一說話就說情話好不好?誰受的了啊!」
  房間內的夫妻壓低聲音打情罵俏著,除非刻意去聽,否則站在外頭根本聽不到。昏暗的走廊上,晚風從開著的窗吹進來,撩起了一縷黑絲,月光下,一雙狩獵者的眼瞳隱隱發著微光,撫在門邊聽著裡頭的對話。在月光被雲遮住時,那雙腳也悄悄消失在這片黑暗之中。
  嘎嘰——
  「咦?爸、媽,你們要走了?」
  因為晨跑的緣故,馮姆總算是習慣了早起,在傳日喊他沒多久,立刻就醒來並準備好出門,卻恰好在玄關與準備離開的克齊和千賴打了個照面。看到自家本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的兒子,在這樣的早晨居然如此有元氣,千賴嚇了一大跳,連忙握住一旁傳日的手,慎重的說道。
  「這孩子就拜託你了!」
  「呃……」
  「等等,回答我啦!」
  千賴調皮的吐了個舌,抱著自己的兒子蹭了個好幾下。在馮姆難為情的忍不住喊出快住手後才停下了動作,回答馮姆的問題。
  「是啊,雖然櫻……因為些緣故,工作現在比較空閒,但我們閒下來的部門還是要去幫忙其他部門去做研究,不能離開太久啊。小馮你在這邊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問題、有缺什麼就打電話給我們喔。」
  千賴的話中有一個很奇怪的轉折點,不過比起那個,馮姆在這句話得出了另一條結論——爸媽不打算逼他搬離梁玖村了!興奮之餘,卻還有一點失落,所以他的表情要笑不笑的,在千賴奇怪地喊了他一聲後,馮姆伸長手抱住了自己的父母。
  「這裡也是老爸、老媽的家!一直、永遠都是!所以你們一定、一——定——要多多回來喔!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們回家的!」
  把最想說的事情給喊了出來,馮姆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著那溫馨的蝙蝠一家,一旁的傳日無奈的笑了下,抬頭看了一下二樓的方向,瞄到了一抹黑在二樓樓梯口甩了一下,消失在那。
  正想靠近確認是不是這個時間點通常還沒醒來的櫻雅,馮姆卻先一步搭上傳日的肩,喊他一起去給克齊和千賴送行。說不過馮姆,傳日只好放下這件事情,和馮姆一起出門了。
  而在陽台窗邊目送那群人離去的身影勾起了滿意的微笑,寵溺的雙手交疊在心上,輕聲語道,彷彿在哄著孩子睡覺的母親一般。
  「——那麼,妳又能繼續放心的做著美夢囉。」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