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春之季 百花綻放

  來到梁玖村也有好一段時日了,小貓趴在客廳的沙發上,明明是想早點起床以免自己睡下去的,但過於寧靜祥和,使她小說看著看著就倒頭,和周公下起第二盤棋來了。
  喀鏘。
  細小的聲音惹得黑貓耳抖了兩下,但用手背磨了兩下臉,她就不再去管那個聲音了。可緊接著的塑膠摩擦聲、還有重物放置地上的聲音,終於逼得她不得不睜開眼,茫然地盯著眼前的桌子。
  「櫻雅——啊,妳在睡覺嗎?」
  「喵?沒有……」
  雖然這樣回答,但又快閉上的眼睛毫無說服力。話說,方才跟她說話的是誰啊?這才想到要確認是誰的櫻雅揉了揉眼睛,爬起身來打了個哈欠,用手背抹了抹臉,看清了站在門口與自己說話的人是誰。
  「你們不是出去晨跑嗎?怎麼那麼多箱子……」
  「昨天送到的貨啊,已經寄放在收貨站那邊一夜了!妳醒了的話,要不要也過來看看呢?阿傳說好像有妳的貨!」
  「好——」
  話說剛開始,傳日說喊馮姆起床的代價,就是早上要一起晨跑時,馮姆一回來就抓著櫻雅抱怨傳日虐待自己,說他明明是一隻會飛的蝙蝠,為什麼要學陸地生物一樣用雙腿跑步?但現在看起來,馮姆已經完全變成晨跑真香的模樣了。
  玄關處,傳日正坐在那邊幫忙分類包裹,見櫻雅跟馮姆一起過來了,便把其中一疊包裹交給她,櫻雅道謝後收下,看了下包裹名稱,原來是之前訂的點心材料送來了。
  「話說回來,馮姆,寄給你的東西真多啊?」
  「那也不算寄給我啦。」
  平常不論如何都笑嘻嘻的馮姆,在看到那堆包裹時,少見的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似乎不是很喜歡那些送來的東西。馮姆居然會那麼沒精神,少有的模樣讓傳日都忍不住關心了他一聲。
  「不要說那個了啦!小兔子我肚子餓了!早餐~早餐~」
  傳日皺了皺眉,難得沒抗議那個小兔子的暱稱,不耐的說了句馬上就去做,然後抱著另一疊比較少的東西上了樓,並請櫻雅把分好的食物拿進冰箱冰,不喊馮姆去的原因單純只是因為他分不清什麼要放冷藏什麼要放冷凍。
  雖然櫻雅也挺在意馮姆怎麼了,不過他既然現在不想聊,那就算了。他們現在的生活方式基本已經固定下來。早上馮姆和傳日會一起出去晨跑,櫻雅則在家裡邊打瞌睡邊看書,他們回來後一起吃個早餐,然後各自、偶爾一起打發時間到中午。
  下午則就各自分開來了,馮姆通常都是出去去幫忙村人工作,傳日偶爾也會去,但現在更多時間是在房間自主學習,櫻雅也是在房間打發時間,時間差不多了就帶些慰問品去給馮姆。
  今天本該也這樣普通的過去一天,但就在他們一起吃完早餐後,馮姆向兩人發出了一項提議。
  「你們喜不喜歡花啊?森林裡面有一片花海,這時節應該已經開得差不多了,要不要一起去看?我們可以去野餐!」
  「花啊……我想看!」
  除了毛茸茸可愛的元祖動物,櫻雅為數不多的喜愛就是花了,只不過花時常伴隨著一種她很害怕的生物,所以喜歡歸喜歡,她從來都只是遠觀。賞花什麼的,偶爾做一些這樣的是傳日倒是無所謂——
  「但是坐在花上野餐,不太好吧?」
  但卻一本正經地說出了殘酷的事實。傳日的問題一出,櫻雅又開始猶豫了,想看花、但不想把花給壓壞了。不過馮姆瞇起了眼,露出了一抹笑,欣然接受詢問。
  「關於這點,你們儘管放心吧!那可是我完美的傑作呢嘿嘿嘿……既然你們沒問題的話,那我們明天去吧?我今天還有一些工作!」
  雖然傳日很想吐槽他還沒有答應,但瞧櫻雅都已經高興的在思考起要做什麼樣的點心帶去了,傳日也不好說些什麼掃興的話。看來今天也要撥點時間為明天做準備了,畢竟,野餐也不能只吃櫻雅的點心吧?
  隔日,到了差不多的時間,三人一起出發了。他們從屋子後方進入森林,抬頭可以望見兩個陽台,一個是馮姆房間的、一個是他父母的,看來馮姆時常從這裡出入森林。
  雖然樹林繁多,不過就連不適合在這裡飛翔的馮姆也因為是常來,所以走的相當熟練。話說櫻雅從進了林子裡開始,就一直保持著很緊張的狀態,從她微微炸起的毛得知的。
  「怎麼了?」
  傳日還是不放心地問了一聲,畢竟她有逞強自己過的前科。櫻雅嚇了下,頻頻搖著頭,眼神卻四處亂飄著,怎麼看都不是沒事的樣子。傳日皺皺眉頭,喊帶路的馮姆先停一下,一手放在小貓的頭上,微微出著力。
  「如果是身體上有什麼狀況,妳最好還是如實告知比較好,這樣我們才好做心理準備。」
  雖然傳日試圖以微笑讓自己不要給人壓迫感,可是在櫻雅眼中那就是「妳要不說清楚,我現在就讓妳投胎」的恐怖笑容,張著眼睛,啊哇哇的都快要被嚇哭了,結結巴巴的把自己在害怕的東西一五一十的給交代了。
  「我我我我我、我怕蟲!」
  是的,身為貓元祖最喜歡的自動式玩具,卻是櫻雅榜上有名,超級討厭的東西。語畢,前頭的馮姆忍不住笑了一聲,雖然很快就被他給憋住了,但聽力好的小貓是不會漏聽的。
  「我就知道會被笑……」
  「呀、抱歉抱歉!」
  對著鼓起臉頰生悶氣的櫻雅,馮姆連忙笑著賠不是。作為元祖大部分都會食蟲的蝙蝠,馮姆實在是不太怕這種小東西,甚至小時候還很喜歡抓來玩呢!超大獨角仙什麼的,大概就是小男孩的童年。
  其實本來櫻雅也沒現在這麼怕蟲,都要怪以前有隻不長眼的蟲,在她安安靜靜的坐在窗邊看書時,只聽見嗡的振翅聲,有隻蟲就這樣鑽進她的髮裡!什麼都看不到的她只覺得那隻蟲很大隻、很可怕,雖然之後有人幫忙把蟲取出了,但櫻雅也從此對蟲有著抹不去的恐懼感了。
  不過既然是小問題,那就好解決了。從野餐籃拿出一罐綠色瓶裝的噴劑,傳日讓櫻雅把手伸出來,在她手上噴了幾下。兩人抽抽鼻子,不約而同地一起道出這個味道的名字。
  「香茅!」
  「我是不怕蟲,但我不喜歡。」
  雖然不見得多有效,但能嚇走一隻是一隻。櫻雅顯然很喜歡香茅的味道,開心的在身上擦了擦,終於不再緊張兮兮的。馮姆調侃了一下兔子哥哥真貼心後,三人又繼續前行。
  其實從他們走的路可以感覺到,雖然是未開發地區,但是這裡似乎有人經常走過,可是最近似乎少了許多,所以即使草長的比其他地方稀疏、矮小,卻也還是有些妨礙行走了。
  「好癢喔……」
  沒有長褲的櫻雅自然只能穿長襪來保護自己的腳,雖然以防萬一她穿了兩層,但果然還是比穿褲子的兩位,更能感受到草直接搔到腳上的感覺。可說實話,在這天氣穿著兩層冬季長襪還不喊熱,兩位男孩子覺得這比較厲害。
  「嘛啊,奶奶走後我就很少來了,草都長這麼高了,不好意思啊!」
  沒想到馮姆會突然提到自己的祖母,兩人有些驚訝。雖然比起自己的父母,馮姆更喜歡提到和祖母的生活,可畢竟最喜歡的奶奶去世也沒多久,所以馮姆大多是不提自己家的事情的。
  「但是——嘿嘿!已經到了喔!」
  這麼說著,馮姆像是要揭開魔術布幕的魔術師一般,揭開了遮在前方的林葉。兩人睜大著眼,隨後櫻雅因為映入眼簾的景象,發出了驚喜的讚嘆。被森林圍繞著的花田!沒想到森林裡面居然會有這樣一塊地!
  森林的的中央不知怎地有著這樣一個圓形的空地,形形色色的花朵在這片小天地裡面綻放,然在最中間有一棵大樹遮蔭著,樹蔭下並無花朵,正適合他們在那邊野餐,而眼前的道路也正好指引他們到樹下。
  瞧瞧這人為感極高的地方,以及馮姆那得意到不行的表情,不難猜出這片花田的來由。
  「這弄了很久了吧?反正那棵樹感覺應該比你還大。」
  「嘿嘿,那個等我們到樹下再說吧!」
  到了樹下,兩個男孩子將野餐巾鋪開,在鋪好的餐巾布上,櫻雅將她與傳日昨天晚上一起準備的東西一一拿出來擺好。還溫熱的茶、冰涼的果汁;美味的三明治、精巧可愛的小糕點,再看看野餐籃內,沒想到馮姆連小玩具都帶來了,當然櫻雅也把這拿出來放了。
  走了段時間,大家不約而同的都選擇了自己喜歡的飲料下手,一同喝下然後在一起發出長嘆,隨著在一起的時間拉長,彷彿他們某些習慣也越來越像了。馮姆最快第二個出手,貪吃的他左手一塊餅乾右手一個三明治大吃特吃了起來。
  「喂,先吃正餐啊!」
  自從被櫻雅喊了哥哥以後,傳日有越來越往家裡的監護人這個趨勢發展中。不過就如同每日在家裡聽見傳日在念馮姆的結果一樣,馮姆只是口頭上說著好啦好啦,還是依舊我行我素。
  比起難管的小弟弟,小妹妹就乖多了,哥哥說要怎樣就怎樣,即使遇到不喜歡的菜,小兔子一聲令下,苦著臉都會吃下去。反正省心的櫻雅就在旁邊咬著三明治,看著眼前的家庭劇,她最近覺得觀察這兩人比小說還好看。
  抬頭,金光從葉間灑下,櫻雅挺喜歡這個畫面的,因為過於美麗、夢幻,嗅著清新的味兒,吹著涼爽的風,沐浴在溫度適當的陽光下,她能夠像元祖一樣就這樣睡一天。
  「這棵是櫻花樹喔!啊哈,剛好櫻雅妳名字裡面也有櫻!」
  一旁的馮姆也抬起頭來,現在已是晚春,自然沒有花綻放了,不過要是能夠在櫻花盛開的時候來賞櫻,應該也挺有趣的。不過就像傳日先前質疑的,這棵樹怎麼感覺也比馮姆大,可是這片花田又一定與他有關。
  「瞧你們迫不及待知道答案的表情!啊哈哈——其實吧,這片花田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
  巧合而吹起的強風將花瓣、落葉吹起,恰好給站起炫耀的馮姆加強了氣勢,傳日對這湊巧的演出效果感到有些想笑,但櫻雅是完全覺得好厲害了,一臉崇拜的模樣,讓馮姆得意的不行。
  「所以呢!我以前閒暇之餘會來幫奶奶一起打理這座花田,最外圈的花有些還是我親手栽下的,現在看起來似乎長得還不錯呢!怎麼樣,你們喜歡這裡嗎?」
  「很棒!我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花田!馮馮你們真是太厲害了!」
  雖然是馮姆自己邀功的,但看櫻雅這麼拼命的點頭贊成,且一點都不害臊的誇獎,他自己倒是不好意思地紅了臉,搔著臉坐下了。作為花園的小主人,他一一解答了櫻雅問他的每朵花,還送了傳日一些可以食用的花,要他回家做個花朵大餐。
  吃完了中餐就在野餐布上吃著櫻雅帶來的小甜點,喝著茶或者飲料,不會玩西洋棋的櫻雅在一旁看著馮姆被傳日電爆。一個新手一個笨蛋加起來,顯然還是打不贏隱藏大魔王,只見傳日連思考都沒有,贏了一局又一局,偶爾還得給他們講規則,讓他們把違規的棋步給收回去。
  西洋棋玩膩了就看他們玩起鬼抓人,其實鬼抓人的開始是莫名其妙的,不能跑的櫻雅就站在邊上喊加油,突然開始被馮姆鬼抓的傳日質疑是馮姆惱羞成怒,但馮姆反駁這叫做晨跑結果驗收。
  最後?最後小兔子被一個飛撲,倒地三秒,勝者是小蝙蝠!雖然那個飛撲很嚇人,不過見兩人都沒受傷,旁觀的小貓咪還是很不厚道的笑出來了,畢竟他們總是正經八百的兔子哥哥,現在看起來可說是超級狼狽了!
  「啊,差不多了,晚上還是不要在森林裡比較好……吶,你們要不要到樹上去看看?看的到梁玖村喔!」
  玩著玩著,時間也差不多逼進了傍晚。雖然只是天邊微微泛紅,不過馮姆還是決定帶兩人回去了。只不過在收拾野餐的東西時,卻又提出了要不要到樹上一看的提議。
  傳日和櫻雅互看了一眼,一起舉頭看這似乎真的是全森林最高的樹,運動小廢咖櫻雅不忍發出了遲疑的無意義呻吟。馮姆意識到兩人的窘境,說了句等等,突然張開雙翼飛了上去。
  沒多久,從樹上放下了繩梯,馮姆在上面揮手喊著他們快上去。既然邀請者都準備的那麼周到了,那麼他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因為櫻雅總穿著裙子,基於禮貌傳日只好先上去,但作為櫻雅心目中的理想哥哥,他果然不愧對這個詞,很注意櫻雅能不能順利爬上來。
  其實在櫻雅開始喊傳日哥哥沒多久,馮姆就有問過她為什麼傳日是哥哥?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櫻雅以前看過的小說,女主有一個很好的哥哥,從那以後她就很想要一個這樣的哥哥,而恰好傳日各方面又像她心目中的完美哥哥——反正馮姆聽得一愣一愣的。
   終於爬到了可以立足的樹枝上,櫻雅一上來就是抱住粗壯的樹幹,不敢再移動了。其實方才爬到一半,她就恐高的腳都在抖,但不想傳日擔心,所以她一直說可以、沒問題——但果然好可怕啊!
  傳日膽子比較大,不用馮姆說什麼就自己走到了樹尖,果然如馮姆所說看的到村子,而且他好像能明白為什麼馮姆堅持要他們上來了。馮姆見櫻雅怕的大概是不願再走一步,朝她伸出了手。
  「櫻雅,不怕!我牽妳吧!如果掉下去的話,我還可以飛嘛!」
  此等美景要是漏看可就太可惜了!看著馮姆誠摯地邀請,櫻雅猶豫了片刻,還是把手給馮姆了,但一邊發抖一邊說著絕對不能放手的感覺,簡直像是剛學騎腳踏車,要後面扶著的人千萬不准放手的樣子。
  戰戰兢兢小心地移動到可以看的見村子的地方,櫻雅瞬間睜大了眼。夕陽準備從梁玖村另一個方向落下,把他們暫時居住的村子照的金光閃閃,宛若海底的寶藏一般。
  她形容不出來,但這個畫面總是在她提起梁玖村時,不自覺地跳出來,那大概就是此生所能見到,最美麗的景象吧。
  從樹上下來的一行人沒有再耽擱,有說有笑地在天黑前離開了森林。不過可憐傳日就算他們今天玩了一整天,身為家裡的大廚他還是得給所有人做晚餐,而且馮姆還在一旁幸災樂禍,在傳日思考要不要給馮姆的晚餐加料時,家中的電話響起來了。
  由於這裡是馮姆家,除非不得已,傳日和櫻雅是不會去接電話的,所以馮姆也很自覺的把話筒接起來,慣例的說了些「你好~請問找誰呢?」之類的話後,肉眼可見的,馮姆本來高興的笑顏漸漸垮下。
  「沒什麼啊……我現在很好啊……所以我有說不用寄泡麵了……我知道,我明天會拿去給爺爺奶奶……剛才?我剛才出去玩了。困難?沒什麼困難啊,所以說我現在很好啊,在梁玖過得很開心啊。」
  馮姆煩躁地用手捲著電話線,眉頭皺在一起,看起來十分想掛掉電話。回答了幾個問題後,他閉起嘴,敷衍的隨意回應著電話另一頭的人。突然間他停下了捲著電話線的動作,睜大了眼。
  「為什麼要擅自決定啊?我說過我不要去了!我在這裡過得很好!不用你們多管閒事!你們明明連奶奶的葬禮都不來,現在還來管這麼多做什麼?愛怎怎地去!我一個人可以照顧自己!不要來煩我!」
  一股腦地吼完後,馮姆直接將電話給掛斷,咬著唇站在原地。兩人都因為馮姆的聲音,而擔憂地看著他。馮姆深呼吸了幾口氣候,轉頭裝作沒事一般,朝著兩人露出了笑容。
  「我先上去休息一下!等等晚餐要來叫我喔!」
  「好……」
  說完,頭也不回地回到房間,還能聽到他將氣出在門上,用力甩門的聲音。然而現在的傳日和櫻雅,只能沉默的各自回到自己先前做的事上,無法找到去關心那個開心果的理由與方法。
  因為當一個人不想將事情告訴你的時候,你是什麼也問不出來的。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