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春之季 開始的新生活

  早晨的客廳奶油香飄盪,廚房器具碰撞的鏗鏘聲在想睡的人耳中,也是最佳的催眠曲。櫻雅手中拿著小說,密密麻麻的文字在她眼中搖搖晃晃的飄忽著,也不知道她究竟看進了多少。果然沒多久,她就開始打起瞌睡了。
  「想睡的話就睡晚點啊?喝咖啡嗎?」
  「不喝……」
  櫻雅還在神遊,回答只不過是反射性。傳日饒有興致的喝著黑咖啡,靠在櫻雅對面的沙發上,看著這隻夜行性小貓在這樣的早晨,硬要撐在這邊不知道做什麼。
  「嗚……喵!啊……睡下去的話,會起不來……哈啊……所以寧可打瞌睡,也要起床……」
  作為到點起床的兔子,不是很能理解這樣的痛苦。叮的一聲,傳日在微波的東西好了,放下馬克杯進了廚房,過沒多久,櫻雅聞到了一股比咖啡更吸引她的味道,喜歡的她忍不住磨蹭起自己拿著的小說。
  「喝吧。」
  傳日將一杯熱牛奶放在櫻雅面前,因為神智不清,所以被看到在磨書,櫻雅難得的沒感到害羞。愣了一會後,她捧起熱牛奶,吹涼了以後才伸出舌頭小口舔著,露出了幸福得快融化的表情。
  「謝謝哥哥——」
  「嗯?」
  「欸欸欸!不對、我是說傳日!謝謝、謝謝你!」
  雖然很莫名其妙,不過櫻雅正式醒來了。傳日抿抿嘴,沒有多說什麼,走進廚房繼續去弄早餐。櫻雅小心的偷偷觀察著傳日的舉動,見他沒有對自己不小心說溜嘴的稱呼有太大的反應才安心下來。
  「早餐差不多準備好了,奶油烤土司。」
  「我喜歡!對了,不用叫馮馮嗎?」
「如果妳能喊他起床的話。」
  櫻雅分不太清楚傳日的意思,告知他自己去喊馮姆,傳日也沒有要制止的樣子。因為早餐聞起來很美味,櫻雅挺希望馮姆也起床一起用早餐的。抱著這樣的目的,櫻雅站到了馮姆的房間門口前。
  「馮馮、馮馮,吃早餐囉!」
  然而裡頭並沒有反應。櫻雅本來也想學馮姆昨天把傳日喊出來那樣的氣勢,然而叫到後面越來越沒底氣,敲門的聲音也漸漸歇了下來。也許馮姆沒有吃早餐的習慣吧?這樣說服自己,櫻雅無功而返。
  回到了客廳,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而她的牛奶又被重新添滿了。看著傳日如此貼心的舉動,櫻雅都忍不住心動,難為情的又道謝了。為什麼、為什麼傳日的舉動這麼像她心目中的完美哥哥呢?
  傳日像是早就知道櫻雅叫不醒馮姆似的,完全沒有訝異,安靜地吃著自己的早餐。櫻雅也坐到了放著自己那份早餐的位置上,小聲的道了句開動了,咬著烤得剛剛好的奶油吐司,露出幸福的表情,就這樣沉默的一起共度了早餐時間。
  當他們把桌子跟餐具都收拾好後,不約而同的都沒有回房,各自佔據客廳的一角看書,似乎心照不宣的在等著這棟房子的主人究竟什麼時候才會起床。好一會後,馮姆才打著哈欠下樓。
  「哈啊——早安啊!」
  「馮馮,早安!」
  「不早了。」
  看了看手機時間,他們差不多八點吃的早餐,這傢伙十點左右才下來,對傳日來說,這個時間點起床真的夠晚的了,而且不上不下的,根本不知道要吃午餐還是吃早餐。
  馮姆嘿嘿笑著,在傳日身邊坐下,整個人趴到桌子上,眨著眼看著家裡的新大廚,一副在討食的大狗狗模樣。
  「吶吶!有早餐吃嗎?」
  「哼!你去吃白吐司。」
  為什麼有種老婆在埋怨先生太晚起床,不想做飯給他吃的感覺?櫻雅躲在書後苦笑了一下,默默地翻過了一頁,心思卻早已不在書上。馮姆欸了一聲,轉頭問豎著貓耳在聽他們說話的櫻雅。
  「櫻雅,你們吃早餐了嗎?」
  「吃了,是奶油烤土司唷。」
  「欸?下次要叫我啦!」
  「她叫了,你不起來。」
  馮姆想了想,在舒服的睡夢中,好像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只不過實在是太睏了,而且沒一會就沒了聲音,他就全當自己在作夢了。眼珠子咕嚕嚕地轉了兩圈,馮姆提出了一個方案。
  「如果敲門沒反應就進來喊我唄!我沒起床氣的!」
  「咦?不、不行啦,我做不到……」
  又是進男孩子房間、又是打擾他人睡覺,這可把櫻雅給難倒了。馮姆也沒打算為難櫻雅,只是戳著傳日的臉頰,不斷問他好不好,硬是要人答應的樣子。傳日抽了抽嘴角,看著馮姆扯出了個可怕的笑容。
  「可、以!你就做好覺悟吧!」
  「太好啦!」
  櫻雅縮了縮雙腳,想把自己藏在書後似的,看到馮姆的笑容就知道他不知道大難臨頭,她也不好意思提醒他,傳日似乎另有意思。之後的早餐解決了,可現在還是餓,所以馮姆又再次喊起了早餐。
  「去吃白吐司!再過一會就要吃中餐了,我現在是不會再開火了。」
  那邊馮姆盧人,這邊傳日也有自己的原則,想要吃飯就定點到位,晚了恕不招待!見小兔子真的沒有鬆軟的餘地,馮姆還是留下了句期待午餐,起身跑進廚房叼了幾片吐司出來先墊墊胃。
  也沒有了看書的情緒,櫻雅拿出自己的手機,居然就這樣看起來了。昨晚試圖連網的傳日注意到了,不禁一直瞧著她看。還沒入神的櫻雅很快就注意到了,尾巴像是在出賣她緊張心情似的,晃來晃去。
  「怎、怎麼了?傳日哥、啊不,傳日你要看嗎?」
  櫻雅把手機畫面轉給傳日看,是很普通的甜點教學影片,不普通的是時間點是在昨天晚上,意思是就算影片是昨晚下載的,櫻雅也成功連上網了。正想開口,馮姆先一步擠到小小的螢幕前,睜大眼看著。
  「哇喔——這就是手機啊?因為我根本用不到,所以就算知道也沒怎麼看過呢,嘿嘿!」
  兩個生活基本離不開網路的都市人不約而同露出了驚異的表情。即便自認是電腦派的櫻雅,也因為手機的便利性,不得不屈服,無法否認自己也是個手機愛用者,但沒想到馮姆卻連手機都沒有!
  「非、非常好!請務必繼續保持!」
  「欸?可是我——」
  「嗯,這東西你不用也能活得好好的,不用知道。」
  「咦耶?但我——」
  馮姆見收回了手機的櫻雅和傳日一起撇過頭去,抓抓頭,繼續啃起吐司,放棄了解手機的打算。而兩個被科技洗禮過的少年少女,暗暗發誓不能讓這株未被汙染的幼苗受到汙染,堅決拒絕讓馮姆了解3C產品!
  雖然被馮姆突然打斷,但傳日可還沒忘記自己原本想問什麼。
  「妳能連網?這裡不是偏的念力都找不著網路線通嗎?」
  「對呀,但是有電話線呀!很久以前是靠電話線連網的,所以我透過電話線找到市區,然後再轉網路就能連上了。不過也因為需要電話線,所以只能在有電話的地方使用網路呢。」
  知道方法,傳日立刻就背對著馮姆立刻拿出手機嘗試了。馮姆當然好奇他們在說什麼,然而一問出口,就被傳日立刻表示不用知道,櫻雅也苦笑著說他一輩子都不知道也沒關係的,馮姆頓時覺得被排擠了。
  那邊在嘗試的兔子實際試了一遍才發現似乎沒有聽的那麼簡單,因為需要長時間的專注才能找到,他時常到一半就斷了連接。只不過傳日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說放棄的人,越難達成反而更容易激發他的鬥志。
  花了點力氣才安撫好生悶氣的馮姆,櫻雅這才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告訴傳日的是比較麻煩的方式。因為些原因她不想被查到自己在哪,才通過馮姆家的電話線去轉網路線;但如果不隱藏自己的話,連電話線就可以接通網路了,雖然訊號當然比不上去連網路線。
  「他在做啥,怎麼對著手機發呆?」
  「嗯……總而言之,在忙啦……」
  「嘛,那就不管他了。吶,櫻雅!我下午要去幫梅洛婆婆的忙,妳要不要一起去呀?妳坐在邊上陪我聊天也行唷!」
  馮姆就一臉希望櫻雅答應的樣子,臉薄如她自然說不出拒絕的話。本來下午沒事她也是看小說或是找款遊戲打發時間,所以馮姆的邀請倒也沒讓櫻雅多困擾,甚至還有點小期待,畢竟能做平常不會做的事情。
  馮姆和櫻雅在一旁聊起自己是梁玖村唯一的少年輩,剩下在這邊的不是爺爺奶奶就是大叔阿姨,小孩子幾乎都隨青年輩的父母離開了。所以在這個極缺年輕勞動力的鄉下,他就像炙手可熱的寶物,很受歡迎。
  馮姆說的意氣風發,櫻雅陪著笑,拍手稱讚他好厲害,然而笑容底下,有點同情沒有玩伴的馮姆。說到一段落,馮姆停下不再繼續說,趴在桌上瞧瞧一旁似乎終於連上網路,露出一絲得意微笑的傳日,再看看聽他說話的櫻雅。
  「現在多了你們倆,以後一定會更開心的!」
  留下是他自願的,所以馮姆是不會對此抱怨的,因此能遇到不曾想像會有的同齡玩伴,或許這是奶奶在天上給他的禮物?方才沒加入話題卻被點名的傳日有點矇,只能假裝沒有聽到,豎著耳朵點開了昨天一直想查的食譜。
  聊了些天又玩了幾場昨天的小遊戲,時間便來到中午了,吃完傳日做的午餐休息一會,終於明白馮姆是要出去幫忙農耕的傳日,在經過思考後也決定一起出去看看。
  馮姆說他時常去幫忙倒也不假,只見他讓倆人等了一下,回樓換了整套裝備才下來。邊告訴傳日下田裡會弄髒衣物,他要很在意這件衣服是否會髒最好去換掉,邊交給他兩層工作手套,因為傳日從沒做過農活,怕一層不夠。這邊說完,馮姆轉頭看向櫻雅,似乎有些為難。
  「櫻雅妳有長褲嗎?」
  「咦?沒、沒有……」
  如果說短褲的話還有,但長褲是真的沒有,冬天的衣物她是準備穿毛長裙以及褲襪禦寒的。但馮姆倒也沒苦惱太久,沒有就沒有唄,另外給櫻雅指派了一樣工作。
  「那就麻煩妳帶水、帶點補充體力的東西囉!我想吃吃看那個——曲奇對不對?反正就是餅乾!」
  「沒問題!請交給我!」
  雖然幫不上實質的忙有點失落,不過至少自己不是完全沒用的!曲奇有是有,但也放在念力空間裡面,所以櫻雅也跟去換衣服的傳日一樣跑回了房間,最後提著野餐籃和換了件運動服的傳日一起下樓了。
  全部準備好的三人來到了田裡,馮姆率先大喊,吸引了田裡的老人注意,老婆婆轉頭,發現是村裡的小開心果,慈祥的揮了揮手,然後同時與櫻雅一起驚訝的看著對方。
  「哎呀,是昨天的貓妹妹?」
  「您、您好!多謝您昨天指路,非常感謝您!」
  沒想到馮姆說的梅洛奶奶,居然就是櫻雅昨天遇見的田鼠婆婆。梅洛看著馮姆身邊兩個新夥伴,真心替宛如自己小孫子的馮姆感到高興。馮姆的來到意味著梅洛可以暫且休息,馮姆看了一眼,讓傳日開始一些比較簡單的工作。
  兩個男孩子在田裡忙活,被單獨留下與梅洛在一起的櫻雅有些緊張,明明是輕鬆的在旁邊,她硬是跪坐在路邊,背後還緊張地冒了汗,不斷的用眼尾偷瞄梅洛。
  梅洛笑呵呵的一邊陲著自己的肩,一邊提醒新手傳日該注意什麼,偶爾和馮姆說個家常。櫻雅看了一下子,猶豫的移到了梅洛身後,在那大大的田鼠耳朵旁,用著老人聽得清的聲音問道。
  「婆婆,我幫您按摩吧?」
  「喔?好啊,謝謝妳啦!」
  被需要讓櫻雅很開心,雖然她不擅長做這種事,然而梅洛像是感受到她的心意,笑的很開心,還順便關心起了櫻雅。
  「妹妹,妳嘴唇好白啊,還好嗎?住在小馮家有沒有什麼不便啊?小馮是個好孩子,但可能有時候太過粗心、不夠溫柔,妳可要多多包容啊!」
  櫻雅對梅洛說自己嘴唇白這件事愣了一下,隨後又掛起微笑,表示目前和新室友們相處得還不錯,感謝梅洛的擔心。不過梅洛也沒休息多久,就下田做事了。櫻雅坐在田埂旁,突然覺得自己相當沒用,如果可以用那個……
  「汪!」
  忽然,身旁放著野餐籃的地方傳來了聲音,櫻雅轉頭看去,下個瞬間貼著地板退離了幾公分。在那邊的是一條土黃色的狗,並非獸人中的狗族,而是還未進化成獸人,被稱為元祖的存在。
  基於體內貓元祖大部分都怕狗的基因,她本身又膽小,這麼近距離接觸狗,櫻雅瞬間嚇停了呼吸,不敢出聲,即使她恐懼得想大喊下面的人救救她。狗狗用鼻子嗅了嗅籃子,尾巴晃動著,下一秒居然叼起籃子把手,帶著野餐籃跑掉了!
  「啊,等等!不可以!」
  一想到那是要給大家的慰問品,櫻雅不能讓自己在這邊唯一的用處就這樣被叼走!馬上忘卻了恐懼,起身追了上去。黃狗突然被大聲喝斥以及被追,嚇得奔跑得更快,櫻雅一時昏頭,看著眼前模糊的畫面,手扶上了自己的頭。
  糟糕,起太快了,而且自己不能跑的……可是把東西拿回來的衝動,再加上多次的經驗,讓她沒有因為這幾秒鐘內的暈眩倒下,並追了上去。田裡兩個男生聽見櫻雅的大喊,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去。
  「阿黃!那調皮鬼又在做什麼?」
  「喂,櫻雅看起來怪怪的。」
  先是腳步踉蹌不穩的樣子,看她緩了一下後臉色卻隨著奔跑越來越差,只要激烈運動都會呼吸急促沒錯,但她的換氣卻異常頻繁且大口,彷彿是跑了好久,連氣都換不上來的人。
  「我去追阿黃,你去看看櫻雅!」
  道完,馮姆就地放下手上的工具,展翅飛了起來。用飛得很快,櫻雅用眼尾瞄到了追上去的馮姆,漸漸停下了奔跑的腳步,痛苦的一手摀著嘴,另一手緊抓著胸前的衣物,大口的喘起氣來。
  換氣中夾雜著咳嗽,還有些乾嘔聲混雜在裡面,因為生理上的難受,櫻雅眼角都被逼出了淚水。明明自己在大口呼吸著,卻彷彿什麼都沒呼吸到,像要窒息似的覺得沒有任何氧氣到達肺部。
  傳日在追上在半路上喘氣的櫻雅後,乾脆地脫去被泥巴弄髒的工作手套,輕拍著櫻雅的背,引導呼吸不順的小貓把呼吸調整回來。終於讓呼吸稍微回歸平穩的櫻雅抬起頭,朝傳日扯出一個笑容。
  「謝謝……」
  「東西我拿回來了,櫻雅還好嗎?」
  往上看去,馮姆抓著尾巴都夾在雙腿間的阿黃落在兩人面前,馮姆將野餐籃還給了櫻雅,櫻雅接過,緊緊的抱在懷裡,只能不斷向兩人說著謝謝,卻又懊惱自己什麼忙都沒幫上,還讓兩人擔心了。
  「哎呀,怎麼了?都跑過來了?」
  「啊,梅洛奶奶——都阿黃啦!一定是聞到好吃的,偷了我們的東西!」
  和傳日交換過眼神,馮姆鼓起嘴抱著阿黃去找梅洛告狀,傳日彎下腰,想去看把臉埋進籃子裡的櫻雅的表情。她咬著唇,把偏白的唇咬出了點血色,真的實在太丟人了。
  「過度換氣?還是氣喘?」
  「……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太能跑步,還有貧血。」
  都被發現了,櫻雅也只好把自己有的病史都給報出來了,也多虧傳日如此直白,要是他扯出一些慰問,櫻雅反而不好意思。呼出了一口氣,櫻雅決定把這些丟臉事兒都丟到後面去,鼓起勇氣想讓傳日不用擔心她。
  「沒關係,我現在沒事了!謝謝你哥哥……啊呀!不對!傳日、咳嗯!」
  剛要打起精神卻又口誤啦!櫻雅不想管了!她現在只想成為一隻土撥鼠,挖個土,把自己埋進去不要再出來了!傳日撇開眼神,沉默持續了一會,然後他緩緩開口了。
  「隨妳喊吧。」
  「咦?」
  傳日轉過頭去,難為情的臉上都浮上了一層緋紅,吐了一口氣後,才把話說完整。
  「妳不是老想喊我哥哥嗎?隨便妳吧。」
  每次喊自己,櫻雅都會慌亂的改口,他怎麼可能沒發現啊!櫻雅現在可真是興奮與羞恥同時湧上心頭,可是她真的很想——喵嗚嗚的發出了好一會毫無意義的呻吟後,她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哥、哥哥……?」
  「……怎麼了?」
  她死無遺憾了。櫻雅搖搖頭,一個人樂呼呼的,彷彿都能看到她身旁在冒著幸福的小花。不知怎麼,這樣看著……傳日恍然回過神,收回自己幾乎懸在人家頭上的手,尷尬的咳了兩聲,引來樂著的小貓的注目。
  「總之快過去那邊吧,事情還沒做完呢。」
  「嗯!那個啊,曲奇我也有帶不甜的咖啡口味,希望你們等下會喜歡!」
  兩人一起走向了朝他們揮著手的馮姆,等會兒休息,希望這居然香到還被狗偷走的慰問品,大家都能喜歡吧,這樣也不枉費自己這麼丟臉,而且也能代表自己有點用處了吧?
  就這樣,新生活開始的第二天,有些許日常、也有些丟人,但總歸而言,既開心又讓人充滿了期待呢。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