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春之季 笨蛋蝙蝠和高冷兔子

  「吶吶!小兔子!要不要吃晚餐啊?」
  從門外傳來了馮姆去敲對面門的聲音,櫻雅在聽見的瞬間,立刻關上了自己的念力空間,彷彿做賊一樣。她小心翼翼的將門打開一個縫,從裡偷看出去,看到了馮姆背對自己的身影。
  奪命連環敲還在繼續,馮姆有種才不管兔子要不要,就是要把人喊出來的架式。果然沒一會,小兔子就暴躁的打開門,惡狠狠地低聲吼出吵死了。然而面對兇巴巴的兔子,蝙蝠一點都不怕,還回以欠打的笑容。
  櫻雅還蠻佩服馮姆的,如果是她,稍微被那位小兔子瞪一眼,立刻就嚇得要當場下跪道歉了。默認兔子少年要吃晚餐,馮姆轉身打算去叫櫻雅,看到她已經探頭出來,友好的朝她揮了揮手。
  「嗨,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好!」
  櫻雅巴著門板,對馮姆露出了微笑。溫和的模樣讓馮姆轉頭看向兔子,然後憐惜的搖了搖頭。兔子少年意會到馮姆的意思,皺起眉頭抽了抽嘴角,反正就是明示他兇不是嗎?
  「啊,不過家裡現在只有泡麵喔!抱歉啦,我不會做飯,你們可以嗎?」
  櫻雅歪頭想了想,雖然自己並不喜歡吃泡麵,不過既然現在沒有食材,那就將就一下吧!所以點了點頭,表達自己可以吃的意思。但兔子眉頭皺的更深,側身一個響指打開了自己的念力空間。
  櫻雅瞬間縮回了房間,都有要把房門甩上的趨勢了;馮姆則發出了驚嘆,看著這個比自己的還要大的念力空間。小兔子的念力空間裡面有放冰箱,他打開冰箱,看向兩人。
  「吃泡麵不健康,作為寄宿的報酬,今天就破例為你們準備晚餐,要吃什麼?」
  居然會做飯!而且為什麼、為什麼身為素食愛好者的兔族的冰箱裡面會有鮭魚!被食材吸引的小貓又打開一點房門探頭出來。看到魚的貓族少女、以及鮮少吃到現煮食物的蝙蝠族少年,不約而同的嚥了口口水。
  見兩個人是無法自己做決定了,兔子無奈的道了句那就由自己發揮吧,然後先關上了念力空間。櫻雅見他要以做一頓晚餐當作住宿報酬,想到自己也該做點什麼才對,說了句等等後關上了門。
  關上門後沒多久,兔族少年的雙耳突然繃直,他疑惑的望向櫻雅的房間。方才在整理行李時也有這感覺,有一股奇怪的……還沒整理好思緒,讓他疑惑的感覺就消失了,接著櫻雅就用單手開了門。
  「那個,料理我雖然不太行,可是我喜歡做甜點……不介意的話,等等晚餐結束要不要吃草莓奶油蛋糕?」
  「咕!好!要!你們兩個太讚了吧?」
  剛才滿冰箱的新鮮食材、現在櫻雅手上的蛋糕,馮姆直接淪為食物的奴隸,巴不得兩人可以永遠住在這裡了。看見馮姆那麼高興,櫻雅鬆了一口氣,好險自己有做點心的興趣!
  「對了、那個……喊小兔子也不好,可以問您的名字……嗎?」
  櫻雅終究沒有馮姆那種厚臉皮,要她喊兔族少年小兔子,她目前還真的做不到。少年煩躁的推開馮姆一直搭上來的手,捏住了馮姆的臉頰,靠在他耳邊,回答櫻雅的問題。
  「可以,尤其是你這傢伙,聽仔細!我叫傳日,不准再叫我小兔子!」
  本來是沒打算告訴這兩個或許才相處一天的人名字的,可是馮姆小兔子、小兔子的,傳日是真的受不了了!跟他們說名字,總比被叫這個可笑的暱稱好!馮姆把臉頰扯回來,護住臉頰吐了個舌。
  「咧!小兔子小兔子小兔子小——兔——子——!」
  「你這傢伙……!」
  那兩個男生就這樣打打鬧鬧的下了樓了,櫻雅關上門趴在二樓的樓梯口看著轉進客廳的兩人,羨慕的摀著嘴。馮姆真是太厲害了!立刻就讓看起來生人勿近的傳日和他打鬧起來了!
  將蛋糕放進如他們所料果真空無一物的冰箱裡面,櫻雅偷偷望著在流理檯邊清洗許久未使用,已經有些長灰的器具。黑色的尾巴左右搖晃著,她想開口問有沒有自己可以幫忙的地方,但面對嚴肅的傳日,她問不出口。或許就是櫻雅苦惱地盯著自己的眼神太過強烈,傳日自己主動問出口了。
  「有事?」
  「喵!那個、那個……需要幫忙嗎?」
  「不用。」
  小貓的尾巴以及耳朵立刻就委屈且沮喪的垂下了,她就站在冰箱旁,留也不是、站也不是的。縱使是已經習慣對人冷淡的傳日,一時之間居然覺得自己莫不是說得太過分了?怎麼這人像被他欺負了一樣?
  「櫻雅啊,妳待在廚房做什麼呀?在小兔子做好前我們要不要來玩遊戲啊?我把奶奶以前跟我玩的玩具翻出來囉!有象棋、西洋棋、圍棋、還有這個把五個圈先連成一條就贏的遊戲,妳想玩哪個啊?」
  此時,方才說要去找點東西的馮姆就像救世主一樣的出現了!傳日忍著怒氣,又糾正了他一次稱呼,用眼尾偷瞄著剛剛抓著裙角,像被欺負的小媳婦一樣站在一旁的櫻雅。
  櫻雅聽到馮姆的問題,尾巴有點精神的晃了起來,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靦腆的指了馮姆最後一個提到的遊戲。
  「棋子跟博奕類的遊戲我都不會玩,玩這個吧……?」
  「妳不會呀?我下次教妳啊!小兔子加油啊!」
  「我說了!我叫傳日!」
  在你的飯菜裡加辣椒粉喔!傳日花了番力氣,才阻止自己把這句幼稚的氣話給吼出去。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希望櫻雅那不好意思的心情能分個一半、不!五分之一就好!分個五分之一的不好意思感給那個蝙蝠吧!雖說是他自己說這是報酬的,但馮姆也太心安理得了吧?
  在傳日廚房終於準備好煮菜的工具,拿出手機想查找要做什麼樣的晚餐,只不過收不到訊號,他只好憑自己的記憶來做了,好在以前的興趣是看食譜。另一邊客廳也開始了遊戲。圈圈有一紅一黃,遊戲規則就如同方才馮姆所說的一樣,雖然是個很簡單的遊戲,但還要預測對方的舉動,所以意外的燒腦。
  「嘿嘿!這邊!連成一線囉!」
  「啊,斜的線……我沒注意到……」
  雖說知道規則,但實際玩下去才發現好像沒有自己所想的這麼簡單。他們說好輸的那個要負責整理棋子,在櫻雅把混在一起的紅黃圈分開時,馮姆趴在木桌上,看了看廚房的兔子,又看了看眼前認真分圈的貓咪,不禁勾起了嘴角。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嗯?沒有啊!好了嗎?來吧來吧!再來一局!」
  櫻雅點點頭,也沒有多問,卻也沒有很認真地想要贏過馮姆,因為她對比賽這種事情壓根不熱衷,向來是佛系比賽,只要是屬於自己的勝利自然就會到來……
  一次、兩次……
  「咦?欸……」
  三次……四次……
  「啊嗚?呃……」
  五次……六次……
  「我放這裡,這樣、這樣、跟這樣,一共三條線,結束。」
  對著對面不敢置信的人,櫻雅露出了微笑。馮姆愣了一會,苦惱的抓頭,最後倒在桌上。這隻貓扮弱貓吃蝙蝠!大概從第三局開始,馮姆就沒贏過任何一局了!看馮姆戳著玩具的模樣,櫻雅才發現自己一不小心認真了。
  「對、對不起……一不小心就……」
  「呃,這樣說我好像不會比較高興……」
  「不是,就算她再怎麼聰明厲害好了,你是怎麼玩才可以玩到被三線出局的?」
  一直在廚房忙活的傳日端著兩道料理到桌旁,櫻雅趕緊把桌上的玩具收拾收拾,還沒等她主動請纓要幫忙放桌上,傳日已經將他們各自的晚餐擺到他們面前了。看到眼前豐富的料理,馮姆根本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
  「嘿嘿,一定是因為晚餐太香了,所以我分心了!」
  真是一個好藉口啊?一旁的櫻雅觀察了一下三人的晚餐,跑到廚房去拿了相對應的餐具,洗乾淨後拿給了大家。雖然給馮姆是直接交在他手上,但對上傳日,她就只敢先把餐具放在桌上,然後推到傳日面前了。
  「謝謝您的晚餐,辛苦了!碗盤、碗盤我來洗吧?」
  「不用……他洗。」
  「欸?」
  臉頰塞的像偷藏食的黃金鼠似的馮姆在被點名後,把快埋進碗裡的臉抬起來,雖然搞不清楚怎麼突然就被點名了,他還是比出OK的手勢,並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
  「我洗吧!你們負責做菜,我負責洗碗,OK、OK!真是明確的好分工!」
  「為什麼你說的好像我們要長居在這裡?」
  「咦?」
  被這麼一說,櫻雅才發覺自己已經潛意識認為他們要暫時成為室友了。先不論那個一直自說自話的蝙蝠了,為什麼旁邊那隻膽小貓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呢?傳日覺得頭很痛。
  「呀,不是、不是,你們居然都單獨來到這麼偏僻的梁玖村,還不是為了看親戚,難道不是想在這裡住下嗎?」
  因為說實在,梁玖村再過去就是未開發地帶了,就算是要來開發的,也不該是年紀這麼小的兩個人吧?對於馮姆的疑惑,櫻雅和傳日都低下頭默默吃著自己的晚餐。他們倆會來這,當然有自己的理由,然而理由與這村倒沒什麼關係,會選這,不過是因為這裡是他們現有的交通能到達最偏僻、最遠的地方而已。
  「我……如果馮姆不介意的話,我想在這個村子待一段時間。我也有些積蓄,可以付房租;也會做家事,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櫻雅放下手中的餐具,首先表態。然而這麼說著的她相當底氣不足,彷彿在喃喃自語就算了,頭根本不敢抬起來看馮姆。即使馮姆表現的很希望他們兩個留下,但她還是不免抱持著會給人添麻煩的恐懼。
  「不用怕啦,妳願意住我當然很開心啊!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一起玩了!」
  馮姆戳在櫻雅的臉頰上,抬起頭的櫻雅眼裡映入了露出了小虎牙笑著的馮姆。櫻雅從剛才起就覺得很奇妙,看著樂顛顛的馮姆,她彷彿就能感受到他的快樂,像現在一樣露出微笑。
  知道了小貓的心意,馮姆看向已經默默吃完晚餐的傳日。傳日斜眼望了他一眼,無奈的嘆口氣,明白現在該自己表態了。默不作聲倒也不是不想回答,只是他自己也需要思考一下。
  感覺如果待在這裡,生活肯定會被這個幼稚的蝙蝠搞得亂七八糟,可是自己的確需要一個不太可能被發現的地方,他就是做過多重考慮,才搭上那臺公車來到這幾乎與世隔絕的小村莊的。
  「……我的確也需要一個在這裡落腳的地方。作為交換,我可以準備料理。只不過……」
  「太好啦!歡迎你們!我的新家人!」
  「……聽我說完——!」
  在傳日說要住下來的一瞬間,馮姆立刻就朝人撲了上去,勾著他的肩儼然一副好兄弟的模樣,完全不管推拒的傳日,不知為何,反正櫻雅就是有種感覺——傳日那句只不過後面的話,大概永遠也說不出來了。
  「請多指教!馮姆……馮馮!傳日……哥。」
  「請多指教!」
  「嗯?」
  「沒、沒事!」
  櫻雅捂住自己的嘴,看來在擔心傳日會被馮姆搞到精神衰弱之前,她得先擔心自己了。馮姆對櫻雅給他的暱稱顯然沒什麼太大反應,但是傳日就有點不想接受的樣子,可是她……
  無法直呼那位兔子先生的名字啊!氣場太強了啦!
  「傳日哥、不,傳日做的晚餐真好吃呢!謝謝您的招待!大、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去拿蛋糕吧?」
  趕緊轉移話題!背過身的時候櫻雅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暗罵自己又把那聲哥給叫出來了,又不是在叫什麼黑幫大哥,冷靜點!說到蛋糕,才剛吃飽的馮姆又一臉期待了,但傳日反而輕輕皺起了眉頭。
  「雖然很不好意思,可是我不太喜歡吃甜的,所以……」
  想來如果讓別人幫自己切好蛋糕了再拒絕比較傷人,所以傳日還是先一步把自己不喜歡吃甜食的事情轉告櫻雅了。櫻雅停下手中切蛋糕的動作,睜著眼睛回頭望向傳日,隨後想想有人不愛吃甜食也是正常,急忙應了幾聲。
  可是這樣很可惜……
  「那、那不加糖的抹茶蛋糕呢?我有做!如果不喜歡的話我也可以自己吃掉,要、要不要吃那個呢?」
  瞧櫻雅那一臉就希望大家整整齊齊,一起和樂融融吃蛋糕的模樣,傳日說不出不用兩個字,只好默許了。得到傳日的同意,櫻雅還是很高興的,將草莓奶油蛋糕放在桌上,帶著小刀和空盤子小跑步到了樓上自己的房間去了。
  「咦?她是要開念力空間嗎?還特地躲回房間嗎?」
  「嗯……」
  一般人會在意自己的念力強弱是正常,但像櫻雅在意成那樣子,的確有些奇怪。不過既然他們都要當室友了,不要太過去探究他人的秘密,也是和睦相處的訣竅之一。
  沒多久櫻雅就帶回了一片蛋糕,傳日抱著一定覺悟嚐了一口,意外的真的很不錯。不像甜食一樣會令他感到膩,而且雖然像真的抹茶一樣苦,但久了還有回甘的感覺,能把甜點做成這樣,這技術也真好。
  「真棒!還有點心吃,太棒了~櫻雅妳以後還做嗎?」
  「如果有材料的話,我可以做給馮馮吃!」
  「太棒了!那我生日的時候給我做個大的吧!說起來你們多大呢?我十三歲吶,生日在秋季中!」
  沒想到話鋒一轉,突然聊起了生日來。三人看起來都差不多大,然而不排除有些種族比較晚熟,看起來比較幼齒之類的,反正馮姆覺得,傳日肯定是一個年紀比他大個兩、三歲的傢伙!
  「我、我也是十三,在秋季初出生的……」
  傳日本沒想加入兩人的話題,無奈兩個人一直盯著他看,搞得他渾身不對勁,只得把資料給報出去。
  「十三,秋季初。」
  「不會吧!你居然跟我同歲?我還以為你肯定已經十五以上了!」
  「為什麼啊?」
  那邊兩個人突然開始爭論起,十三歲像傳日這樣究竟是太過老成;還是十三歲像馮姆這樣實在太過幼稚的話題。一旁的小貓卻默默地思考起來,如果她和傳日都去上學的話,剛好是同一屆,有沒有可能,他還比自己大呢?作為總是班級最長的櫻雅,居然被這問題好奇的尾巴晃了起來,望眼欲穿的盯著傳日。
  「怎、怎麼了?」
  那期待的視線果然還是過於扎人了。櫻雅害羞地低下頭,慌張地四處摸了摸以後,突然站起走到廚房內,居然找出了茶壺茶杯以及茶葉!在廚房裡面沖好了茶後,帶到了餐桌上,給大家上了茶,還貼心地給馮姆放了幾顆方糖在旁邊給他自己加。兩人無言且不解地看她做完這一連串動作,她才終於在深呼吸了好幾次後,臉全紅的問出了自己的好奇。
  「您、您是……初秋何時、出生的呢……?我是十日……」
  還以為她要問什麼!其他兩人是真的被櫻雅的舉動搞無言了,馮姆默默的坐回位置上,把五顆方糖都加入了茶中攪至溶化,看好戲的望著傳日,看他該如何應對。要是傳日拒絕回答,以櫻雅的臉皮肯定不會追問下去的,可是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茶……
 「比妳……大三天……」
  傳日忽然覺得答應住下不是個好決定了,兩個室友好像都是他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得到預想中的答案,櫻雅高興的尾巴都翹直了。馮姆不太懂櫻雅高興的點,但也和櫻雅說了自己的詳細生日,換得了櫻雅比之前都要燦爛的笑容,還得到了一定會做一個馮姆想要的大蛋糕給他的承諾。
  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哥哥」呢!可是知道傳日似乎不想被喊哥的櫻雅,只是在心裡偷偷雀躍,然後在心裡把人家的稱呼改成哥哥了。
  於是乎在梁玖村相遇的少年少女們,開始了他們在一起,無聊又特別的生活。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