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梁玖村》春之季 歡迎來到梁玖村!

  在夕陽的照耀下,一輛公車背著逐漸淡滅的光芒緩緩行進著。它花了整整一天,從大都市一路開到這個幾乎已經沒有人的鄉間路上。其實這兒一週內也只有這一天會有一輛公車來到,畢竟已經沒有什麼人會來這種偏鄉地區了。
  可平常都沒人的公車上,今天卻意外的有客人,而且還是兩個。帶著眼鏡的兔族少年靜靜的望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著那些綠樹從前方冒出又隱沒在後方。
  另一個人是貓族的少女,她抱著行李箱,隨著開動的車子前後小幅度晃動著頭,從閉起的眼可以知道她睡著了。就這樣靜靜的,只有車子的引擎聲,沒有半個人交談。
  「最終站,梁玖村到了。感謝各位旅客的搭乘。」
  一聲車內廣播打破了車上的寧靜。少年望向前方,已經漸漸可以看到村子的房屋了。而少女被突如的聲音驚醒,緊張兮兮地東張西望了一下,確認完自己周遭的情況後,也迷迷糊糊的望向了前方。
  沒多久,車子便在村子外的公車亭前停下了。這鄉下小村子的公車亭也連帶著簡樸,連個簡單的遮雨棚都沒有,就只放著幾個小木樁在站牌附近當作供人等車的座椅。
  少女從前頭的車門下車,她深呼吸了一口氣,一股與都市不同的清新氣息撲鼻而來,或許是體內祖先的本能作祟,令她的黑貓尾毫不掩飾的高高翹起,似乎相當喜歡這個地方。
  好奇地四處張望,少女注意到了從後方車門下車的少年。那人正看著少女的方向,以為這個看起來與自己年齡相近的少年在看自己,少女急忙鞠躬,對著少年結結巴巴的搭話了。
  「您、您好!這裡空氣真好呢。您也是從都市來的嗎?」
  然而少年只是淡淡地用眼神瞟了少女一眼,直接從少女的身邊走過,進入了村子。難得提起勇氣卻得到這種回應的少女,本來翹起的尾巴失望地垂下,她悄悄握緊了手中的行李。
  果然,還是遠離都市人吧。
  拍了拍自己的臉,少女重新打起精神,興致盎然地看著這座被森林包圍,純樸的鄉下村莊。村子放眼望去都是田,被黃昏的夕陽映照成金黃色的,看起來如夢似幻。
  這裡的路是被人們來來往往踏出來的黃泥地,沒有鋪上任何的柏油,所以道路兩旁不是人行走的地方,還能夠長出小小的雜草以及花朵。行李拖過,輪子還會在路上留下痕跡。
  少女望著即將消失在山頭另一端的橘光,獨自在田邊的小路上走著。之後該怎麼辦呢?一股腦地逃了出來,剩下的她什麼都沒有想。然而她一點都不後悔,這裡彷彿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地方,所有一切都讓自己的心情大悅。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嘛!總會有辦法的!他們的祖先不也是在野外靠自己的力量,一點一滴把文明發展起來的嗎?再說她又不是真的到了野外,沒有問題的!加油!
  這樣想著,少女在夕陽落下之前,總算在這片田野間迎來第一個人。彎著腰在田野間忙活的看起來是田鼠族的老婆婆,在少女發現她的同時,她也正巧直起腰,似乎準備收工了。
  四目相對,老婆婆慈祥地對著緊張地手忙腳亂的貓族少女微笑著點點頭,形成了本該是克制老鼠的貓,卻反而比老鼠還要害怕的奇妙景象。少女連忙鞠了個躬,朝老人的方向開口喊道。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可以住宿的地方嗎?」
  然而,少女鼓足勇氣喊出來的話,飄到老婆婆那邊時已幾乎微不可聞。沒聽清楚少女所言的老人愣了一下,慢悠悠的走道了田埂旁,對著順勢跟著蹲下身來的少女抖了抖大大的田鼠耳朵。
  「不好意思啊,小妹妹,妳剛剛說什麼我沒聽到啊!妳是來旅遊的嗎?畢竟我們村子裡好像沒有貓族的人,所以應該不是來探親的吧?」
  少女尷尬地抿著脣,猶豫的點點頭,底氣不足地承認自己是來旅遊,想要尋找可以住宿地方。查覺到少女地不對勁,老人四處張望了一下,並未發現任何像是少女監護人的存在。
  「……試煉!我、我在接受成年禮試煉,所以、所以一個人……」
  貓族少女似乎是感受到老人的懷疑,紅著臉解釋道。因為少女從一開始就是這副緊張兮兮的模樣,所以老人也分不出真假,只能點點頭說道著她真辛苦、以及沒想到有些族會有這樣的習俗之類的話。
  「住的地方嗎……我們村子平常也沒什麼人會來,所以並沒有旅店……啊,去那孩子家好了!你們年紀相仿,也能做聊天的伴,而且那孩子最近生活有些不順,如果有人可以陪他,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喵……?」
  沿著路一直走下去,穿過了村中心繼續直走,在森林邊的路上會有一棟與村中的小房屋相比,相對要來的大的屋子。循著老婆婆的話,少女站定到了這座三層樓高的獨棟屋前。
  獨棟的屋子在都市中本來就少,更別說這種木造的房屋了,連方才在路上見到的小屋,少女都產生了些許的羨慕之情,一見到這座屋子,她直接就發出了讚嘆,要是能住在這裡應該很棒吧?
  聽說這座屋子本來住著一位蝙蝠族的老婆婆和她的兒子、兒媳以及孫子。不過後來兩個青年到都市工作去了,只留下老婆婆和其孫子。但不久前,老人已經去世了,而那個似乎與自己差不多大的蝙蝠族少年,卻不願跟隨父母到都市去。
  一來是這兒才可能會有多出來的空房間、二來是希望那個失去親人的少年能有個伴,所以老婆婆才讓少女來到這裡。少女深呼吸幾口氣,緩住內心的緊張,往大門靠近,準備在此借宿。
  「所!以!說!你就留下嘛!這偏僻的小村莊,方圓百里內沒有比我家更好的地方了啊!」
  「放!手!我想住哪,你管不著吧?」
  但映入眼簾的並非是緊閉的大門,而是在拉扯的兩個人。蝙蝠族的少年一手拉著門、一手緊抓著另一個人的手臂,似乎是想把人往內拖進去;另一個人恰巧就是剛才與少女一起從公車上下來的那位兔族少年!他朝著門的反方向,不願意照蝙蝠少年所意,進到房子裡面去。
  貓族少女的手停在半空中,茫然的不知道該不該出聲打擾他們才好。而且兔族少年對她的冷淡她還心有餘悸,黑尾不安的晃了晃,她拉起行李拉桿,默默的轉過身去。
  還是去請婆婆收留好了!自己能睡地舖的!就算再糟,只要能遮風蔽雨就行!
  「你好固執啊——咦?貓?」
  一被點名,少女馬上就像是被點穴似的,繃直了尾巴、貼平了雙耳、全身的毛都炸了開來。第三人的出現暫緩了兩人的拉鋸戰,少女戰戰兢兢的回過頭,三人尷尬且沉默的對看著。
  「我、你、你們好……?」
  兔族少年鏡面下的眼瞳微微瞇起,瞪著第二次見到的少女。感受到那種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冰冷眼神,少女夾緊了自己的尾巴,努力縮起自己的身子,開始發起抖來。
  「旅人?旅人對不對?我們村裡沒有貓!是不是也在找地方住?那就住我家吧!我現在一個人住,好無聊啊!」
  「喂、喂!你這傢伙放開我!」
  蝙蝠少年回過神後,馬上拉著兔子少年衝到貓少女面前,睜著自己的大眼,一臉期待的看著少女。相較於兔子少年對自己有些敵意的眼神,蝙蝠少年這樣讓人反而困擾的期待模樣,卻恰好讓少女稍稍放心了些。
  「可、可以嗎……?那個、嗯……」
  「當然可以!想住多久都行!欸——啊!我叫馮姆,妳隨便稱呼吧!這個兔子也是新室友,但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叫他小兔子吧!」
  「好的、我叫作櫻雅,請、請多多指教!」
  「等等!我沒說我要住啊!」
  對兔子少年的各種拒絕話語,馮姆似乎已經當作了耳邊風,完全沒有想搭理他的意思。兔子少年咬咬牙,氣惱自己居然掙脫不了這傢伙.所以才跟他僵在這裡爭論要不要在此住宿!
  「不要任性啦小兔子!太陽要下山了,想住其他地方也得等早上再說唄!櫻雅妳快進來!我去弄空房間給妳!」
  「欸!我的眼鏡!」
  好不容易等到馮姆主動鬆手,正高興逮到機會可以逃跑的兔子少年,下一秒臉上的眼鏡就被人順手牽走。三步併兩步的,馮姆立刻就哼著歌,鑽進了房子內,留下敞開的大門給外頭的兩人。
  櫻雅還是很怕眼前的兔子少年的,再加上他現在用著一副隨時要爆炸的表情,對著大門的方向咬牙切齒。悄咪咪的遠離少年,櫻雅打算繞遠點,進到馮姆的家裡面。
  一步、兩步……他都沒出聲,沒問題吧?
  「喂,貓族的。」
  「喵!是的、對不起!什麼事情?」
  櫻雅一瞬間嚇的跳了起來,回頭盯著瞇起眼睛的兔子少年。她好害怕啊!都市人好可怕啊!為什麼這個人這麼兇呢?他們是第一次見面吧?難道自己做了什麼惹惱他的事情了嗎?櫻雅腦袋快速的運轉著。
「妳不是那些人派來的吧?」
  「……誰?」
  少年沉默了一會,似乎是在分辨櫻雅是在隱瞞還是真的與他自己所說的那些人無關。隨後嘆了一口氣,道了一聲沒事,也不再瞪著櫻雅。少了那針對的奇怪敵意,櫻雅比較不怕眼前的兔子少年了,她疑惑的看了他一會,轉身稍稍推開已經有些關上的大門。
  「等等。」
  「是!」
  又是反射動作,櫻雅繃直了尾巴,一驚一乍的,搞的她自己都覺得心臟要跳出來了!但櫻雅的反應,兔子少年其實並不清楚。他眼神不斷飄忽,黑白色的長耳朵折了下來,好一會才用手背遮著嘴,喃喃道。
  「能不能……幫我帶個路?沒有眼鏡,我幾乎什麼都看不清楚……」
  「咦?欸……」
  櫻雅猶豫了一下,喀啦喀啦的把行李箱拖到了少年身邊,緊張的請他握住行李手把。少年摸索了一下才觸碰到行李手把,雖然心中有點奇怪,但現在他還求助於人,不好發問。
  一人握著一邊,櫻雅將看不清的兔子少年帶進了屋子內,恰好遲遲等不到人的馮姆啪噠啪噠的從樓上跑下來,與剛進來的兩人打了照面。沒意識到拿了他人眼鏡給少年造成大麻煩的馮姆,左右看了兩人各一眼後,笑嘻嘻的指著二樓。
  「上來吧!櫻雅妳睡我奶奶以前的房間可以嗎?還是要睡客房?都可以喔,給妳先選,小兔子就睡剩下的!」
  「喂,眼鏡還來啊!」
  「欸——不要,還你的話,你又要說離開吧?我沒開玩笑,大晚上的,爺爺奶奶們很早就休息了,不要去打擾老人家啊。」
  馮姆的理由倒是把咄咄逼人的兔子給堵住了嘴,瞧小兔子被懟到默了聲,且是真的因為眼鏡被拿走感到困擾,櫻雅居然同情起這個明明方才自己還很怕的少年了。
  「馮姆,他好像真的看不清楚,你還給他吧……」
  「欸?嘛啊,是無所謂啦。」
  馮姆倒也沒什麼要把眼鏡留著的理由,爽快的就還給了兔子少年。拿回了眼鏡,小兔子立刻戴上了它,終於清晰的世界讓他總算安下了心,也把手從行李箱的手把上抽回了。
  「好啦,快上來吧——啊?櫻雅妳的行李是用手拖的啊?妳的念力空間放不下嗎?啊!痛!小兔子你打我做什麼?」
  「傻子!」
  聽到馮姆不經思考的問題,兔子少年終於忍不住還是動手,往那個腦迴路似乎與自己相差甚遠的人頭上敲下去了。雖然他與櫻雅並不熟,但好歹也受人幫助了,再加上家教教他要對女孩子好點,所以實在見不慣如此白目的舉動。
 念力是每個人出生就帶有的東西,每個人的念力強弱都不同,根據不同的強度,大家都能打開相應大小的念力空間,所以像櫻雅這樣手拉行李的人真的非常的少。
  只不過這個像是能力指標一樣的東西,一般人、尤其是在都市生活的獸人們並不會這樣直接問出口,畢竟有些人真的就是天生念力較差,對那種人來說,念力強度一直是他們的疙瘩。
  只不過當事人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行李,隨後勾起了一絲苦笑。抱著頭的馮姆看到那硬扯出來的笑容,再加上兔子打自己的舉動,總算是慢半拍的發覺自己好像是問了什麼尷尬的問題,連忙道歉後,主動幫櫻雅扛起了行李。
  「抱歉唷!原諒我吧?我這人說話太直了,要不妳也敲我一下唄?」
  馮姆吐著小舌頭,無辜的對櫻雅眨眨眼睛。櫻雅被馮姆給逗笑,連忙搖頭表達自己沒關係也不用敲他一下作為原諒。
  「沒事啦,說放不下也算事實吧,我東西有點多。」
  女孩子的念力空間放太多東西或許沒什麼問題吧,只不過櫻雅的說法很怪,兔子少年本能地感覺到櫻雅的話中有話,疑惑的看著準備跟上去的貓少女。感受到從背後傳來的視線,櫻雅回頭,對上了看著自己的眼。
  「對、對不起……?要不還是您先選吧?我、我睡哪都可以……」
  想太多了嗎?
  「不用。」
  櫻雅僵硬的轉過頭去,在不發出點聲音的情況下上了二樓。踏上二樓地面時,偷偷呼出了一口長氣。那個兔族,似乎是富有人家的公子,不論氣質還是家教,最直接體現的就是他的衣著,雖然不顯眼,但是料質很好。
  富貴人家啊……與他們的關連不大吧。
  「這邊唷——這邊是我奶奶的房間!」
  馮姆的聲音從走廊右前方的房間傳來,兔子少年也來到了二樓,各有心事的兩人互看了眼,在探頭出來催促的馮姆眼神下,並肩走向了房間,然後馮姆稍微帶兩人看完了右前方與左前方的房間。
  或許是因為馮姆一家是蝙蝠族,所以不論哪間房都有一個小陽台。房間擺設倒很普通,不大不小,一個衣櫃、一個書桌、一張床差不多就滿了。只不過與客房比起來,祖母的房間倒顯老式了。
  可偏偏櫻雅就喜歡這有點老氣還有點霉味的感覺,看到房間後彷彿眼睛會發光似的,不斷問著兩人自己真的可以選這間房嗎?馮姆很開心人願意住下,回道當然可以,兔子也沒興趣和女孩子爭房間,兩位外人的房間就這樣訂下了。
  「順便一提,我的房間是左後方那個,陽台面對的是後面的森林,很好玩喔!」
  「森林呀……」
  顯然森林對兩個都市人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兩人不禁往馮姆說的方向望了過去,不過礙於不熟,都沒有人提出想去看一看的意見。稍微給兩人整理一下行李,天已經完全黑了。
#友情向  #日常生活  #獸人族  #架空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