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老屁股-06. 德德克斯的乞求

沈魏 老屁股 生活 職場 小說
 妳是我的星辰,我的寶鑽,
 是我悲慘生命中,絕美的象牙石,
 我將永遠愛妳,不分晝夜;
 是妳,是妳給了我勇氣,
 讓我能夠,不再憎恨自己。

  厚重的金屬防爆門「嗖」的一聲向兩邊敞開,小鼻駝著一隻頹軟無力、滿臉病容的雌性古魯諾人焦急地走了進來。這隻古魯諾人雖然面容消瘦,神態虛貧,但長相卻是十分標緻;她有著象牙色的絕美外殼,以及弧度、大小都堪稱完美的鼻形,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她都是一隻美麗的生物。
  牠們進入的地方,是一處建造在地底石穴中的生物實驗室,除了研究設備與儀器之外,四方的牆面,室內的桌椅全都是由藍紫色的岩石所造,裡頭十分乾淨、寬敞。
  「窩…窩…們…一…一定…會…會…會…治…治好…妳…別…別…放…放…棄!」小鼻焦慮的喊道,聲音裡滿是害怕與痛苦。
  可雌性古魯諾只是虛弱的攤在他背上,閉著眼睛一言不發。
  小鼻急壞了,雖然牠瘦小的身子已經瀕臨體能上的極限,卻還是奮力的邁步跑了起來;牠喘著大氣,覺得肺部快要炸裂,雙腿也痠疼的不得了,就像肌肉都要撕裂了一樣,但這名瘦小的古魯諾人依然咬緊牙關,拼命地跑向實驗室的另一頭,衝進下一扇防爆門,進到了一間由銀色岩石所構成的休息室,然後繼續向前奔跑,可突然間,牠感到腳下一軟,整個人隨即往前撲摔了下去。小鼻馬上用所有的手護住背上的「女士」,任由自己的臉和大鼻子重重撞擊在岩石地板上。
  「快…快到…快…到…了!」小鼻強忍著疼痛大聲說道,牠一邊護住背上的女士,一邊撐著身子爬了起來,在喘過幾口大氣,稍稍調節好呼吸之後,便又繼續拔足狂奔。但牠的速度已經明顯比剛才慢了很多。
  小鼻越過這銀色的房間,跑進下一扇防爆門,進到一間由純白礦石所建成的醫療室。醫療室的中央坐落著一張半圓形的科技維生床,十幾台灌滿琥珀色營養液的大型培養槽圍繞在房間四周,而每一個培養槽裡,都裝著一隻陷入深度昏迷的活體生物,其中也有人類與古魯諾人。
  小鼻衝到那張科技維生病床旁側,將背上的雌性古魯諾小心翼翼的卸下,然後非常、非常輕柔的將她放進軟墊的正中央。
  「再…再…忍…忍耐…一…一…一…下…就…就…好…這…這次…一…一定…會…會…會…成…成功!」語畢,小鼻便轉頭跑向一張滿布研究儀器的長形實驗桌,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到桌前,焦急的拉開小冰櫃。
  「3…3374…3…3…3379…」牠焦慮的在十幾排擺得整整齊齊的試管中找尋,一邊叨唸著號碼,一邊急躁的喃喃自語:「窩…窩記…記…得…在…在…這…這裡…九…九排…左…左…左…有…有了!」
  小鼻從冰櫃裡抽出了兩根試管,裡頭分別裝著黃色與灰色的液體,牠將那兩根試管小心的握在右手中,接著關上冰櫃,拿了個燒杯放到面前,並拉出一面計時用的懸浮螢幕來。
  「拜…拜託…成…成功…吧…」牠絕望的小聲祈求道,接著就拔掉試管塞,將黃色的液體小心倒入燒杯裡,同時點下了懸浮螢幕上的計時鈕。
  「一…二…三…四…」牠望著螢幕上跑動的碼表,一邊跟著讀秒數,同時又轉頭看了看維生床上的雌性古魯諾人。
  十秒之後,黃色液體開始慢慢發青,並傳出一股嗆鼻的甜味,小鼻立刻拔開灰色試管的封口,將裡頭的液體穩定、緩慢的倒入燒杯裡,可牠用來控制流量的手卻一直微微的顫個不停。
  「古…古魯…諾…的…屁…屁眼啊!」小鼻惱怒的咒罵了一聲,立刻抬起另一隻手抓住自己的手腕,制止了顫抖,「絕…絕對…要…冷…冷靜。」牠堅決的對自己說。
  灰色液體在小鼻的控制下不停的注入燒杯,開始和裡頭的黃青色液體產生了化學作用,不停地冒著泡泡,刺鼻的甜味也逐漸減弱。
  「很…好…很…很好。」小鼻望著開始淡化的液體,看著它逐漸轉變成清翠透明的碧綠色,牠將剩餘的灰色液體全部倒進燒杯裡,然後緊張的觀察液體的變化,「古…古洛…古…古魯…岩…岩…石…至…至…高…之…之靈…請…請保…佑…我…成…成功。」牠將雙手交疊在鼻子前方,喃喃地祈求道。
  在小鼻一遍又遍的祈求聲中,燒杯裡的液體逐漸凝固,硬化,然後變成了黏稠的糊狀。
  「不…不!!」小鼻沮喪的大喊,一把擎起燒杯,開始用力晃動,然後貼到眼前仔細查看,但翠綠的糊化體沒有再產生任何變化,就只是死氣沉沉的癱在燒杯底部,像一坨爛掉的綠色果醬。
  小鼻轉過身子,絕望地看著維生床上的女士,顫抖著掉下了眼淚。
  「最…最後…的…一…一批…也…司(失)…司敗…了…」牠咬牙切齒的擠出這幾個字,聲音裡充滿了悲痛與自責。
  可倏然間,燒杯裡的糊狀物開始散發出一陣陣濃密的白煙,並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泡泡,接著就像被煮沸一般的翻滾了起來,但燒杯卻一點也不會燙。
  小鼻吃驚的看著燒杯裡翻滾的糊化物,那些黏稠的翠綠色醬糊開始褪色、稀釋,逐漸轉化成更為透明的溶液,幾秒後,液體停止了翻滾,變成了如純水般清澈的溶液,冒煙的狀況也逐漸停止。
  小鼻目瞪口呆的望著手裡的溶液,傻楞楞的笑了出來,牠立刻抹掉臉上的淚水,衝去拉開冰櫃門,從裡頭抓出一根裝著亮銀色液體,上頭貼著「拉咯麗娜」標籤的試管來,然後快步走回到實驗桌中央。
  「培…培養…皿!顯…顯微…鏡…模…模…模四(式)!」牠急促的喊道。
  下一秒,一面圓形投影鏡片就在距離桌面十公分的地方自動顯現,一支機械手臂立刻鉗了個培養皿移動到下方,不偏不倚的擺在投影鏡片的正中央。
  「滴…滴管!」小鼻邊喊邊伸出手,機械手臂立刻夾了支滴管過來,放進牠手中,小鼻接過滴管,拔開亮銀色試管的塞口,將滴管伸進裡頭吸了一些液體出來,然後點了一滴在培養皿裡頭。
  小鼻一邊轉頭查看維生床上的雌性古魯諾,一邊又向機械手臂要了另一支滴管,牠吸出燒杯裡的透明溶液,然後將滴管對準了培養皿中的那滴銀色液體。
  「拜…拜託…」牠暗自祈禱著,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將少量的透明溶液滴入亮銀色的液體中,接著立刻放大鏡片的倍率,開始觀察培養皿內的狀況;一堆密密麻麻的銀色細胞滿布在牠眼前的鏡片中,但每一顆細胞上都附著了黑色的條狀腫塊,細胞也都萎縮的很嚴重,看來像是被什麼致命的病菌給侵害了一樣。
  小鼻安靜的等待變化,但那些細胞卻依舊是一個個萎靡不振的衰弱模樣。
  「拜…拜託…拜…託!」小鼻急得直跺腳,兩隻手也不自覺的用力抓緊了桌緣,牠再次轉頭查看維生床上的雌性古魯諾,以確認她的身體狀況。她的嘴角正淌著銀黑色交雜的鮮血。
  小鼻急得又要哭了!牠紅著眼眶轉回來查看鏡片下的細胞,整張臉因為痛苦而揪成了一團,可下一秒,牠就整個呆住,然後驚喜的瞪大了雙眼。
  銀色細胞上的黑色腫塊正在逐漸分解、消退!
  「成…成…成功…了!寶…寶寶!窩…窩們…成…成…功…了!」小鼻充滿希望的放聲大喊,並趕緊拿了根注射器,開始將燒杯裡的透明溶液吸進針筒中。
  「窩…窩…一…一定…要…要…救…救…活…妳…妳!再…再撐…一…一…下…不…不…要…放…放棄!」小鼻一邊汲取著燒杯裡的溶液,一邊回頭對維生床上的雌性古魯諾喊道。牠感覺自己的手又開始抖了,於是趕緊做了幾次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可就在這時,防爆門突然「唰」的一聲向兩側滑開,只見老毛急急忙忙地衝了進來,臉上滿是恐懼之色。
  「快點抱起拉咯麗娜咩!偶棉被發現了!維安隊已經攻進大廳!再不跑就來不及了咩!」老毛慌亂的吼道,並直直的衝向維生床上的雌性古魯諾,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可…可四…窩…窩…」小鼻舉起手中裝滿了透明溶液的注射器,死命的指個不停,由於情況發生的太快、太突然,一時之間牠竟無法將事情給解釋清楚。
  「德德克斯!先跑再說咩!里那根先帶著咩!」老毛吹鬍子瞪眼睛的朝小鼻吼道。
  但話才說完,一支電擊針就擊中了老毛的手臂,下一秒,強力的電流就將牠給放倒在地,讓牠在維生床邊不停地抽搐,而拉咯麗娜自然也就隨著老毛一同摔在了地板上。
  「拉…拉…咯…羅!寶…寶寶!」小鼻驚慌的對著老毛和拉咯麗娜大喊,並拔足朝牠們狂奔過去。
  可下一秒,小鼻就被某種硬物重重撞擊胸口,四腳朝天地摔在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咳!」小鼻劇烈的咳個不停,眼前的天花也不停的上下晃動-剛才這一下可摔的不輕-牠覺得胸口好像壓了一塊巨岩,又像被車子給撞了一樣,幾乎要沒辦法呼吸,牠拼命的喘著氣,頭昏眼花的扶著地板,試圖要讓自己先坐起來,但隨即就被一隻腳給踩住胸口,重重的壓回了地上。
  「身分掃描!」小鼻聽見了雄性古魯諾人的聲音,接著就看見一隻維安隊的古魯諾拿著掃描器對準了牠的臉,紫色的光束立刻掃過牠的雙眼。這突如其來的強光實在太過刺眼,導致小鼻馬上瞇起了眼睛。
  「身分確認!生物科技與能量機械學博士,德德克斯。」踩住小鼻的維安隊員朝著遠處揚聲說道,另一隻雄性古魯諾人的聲音也回報道:「報告隊長!這邊也已確認,人造基因學博士,拉咯羅,雌性的是牠的血親妹妹,拉咯麗娜。」
  「失蹤的人也都找到了,全都被關在這些培養槽裡頭,有些已經死亡。」遠處又傳來一位雌性古魯諾人的低沉報告聲。
  「天哪!你們這兩個喪盡天良的變態!盡然狠心到拿自己的妹妹和配偶來做實驗!」一個熟悉的雌性古魯諾聲音憤怒又悲痛的喊道;接著,一隻身披灰色實驗袍的「女士」就走到了小鼻面前,以憎惡的神情居高臨下的望著牠。她的外殼是暗沉的土灰色,還有著諸多大小不一的黑色圓點,長相十分精明,也算好看。
  「樂…樂蘭…蒂…蒂蒂?」小鼻望著那隻雌性古魯諾,臉上掛滿了錯愕的神情。牠的胸口仍然又悶又疼,因此說話還十分吃力。
  「沒錯!就是我!我不能再繼續包庇你們做這種泯滅古魯的實驗了!你們兩個已經瘋了!」樂蘭蒂蒂用力的皺著臉,憎惡的望著小鼻。
  「咳!先…先讓窩…窩…幫…幫她-咳咳咳!注…注瑟(射)…成…成功…了…藥…藥-咳!咳!藥…有用!」小鼻一邊咳,一邊向踩住牠的維安隊長及一旁的樂蘭蒂蒂懇求,並高高舉起手中那管裝著透明溶液的注射器,希望牠們能夠看見。
  「石頭腦袋才會相信你!你這個畸形的變態!絕對不會再讓你注射東西到我好朋友的身體裡面!」樂蘭蒂蒂指著小鼻厲聲罵道,接著就滿臉厭惡的掉頭離開,快步走去關心拉咯麗娜的狀況。
  「德德克斯博士,你和拉咯羅博士被樂蘭蒂蒂助理研究員指控犯下綁架、誘拐、濫用違禁麻醉藥物、長期監禁、執行非法的致死性活體實驗、觸犯星際和平條款第4231條第六款-蓄意種族傷害罪、綁架他族成員,以及致死罪,經由樂蘭蒂蒂助理研究員所提供的文件、影像證據,以及現場諸多確鑿的罪證,維安隊將在此對你們執行逮捕,請你好好配合!」說著,維安隊長一把搶走小鼻手上的注射器,將之轉交給身旁的隊員。那名隊員立刻將注射器裝進證物袋裡封存。
  此景令小鼻狂亂的叫喊了起來:「不…不!咳咳咳!她!她-咳!要…要…立…立刻!」牠激動地指著倒在遠處的拉咯麗娜,並死命的扭動身子,想從踩踏之中掙脫出來。
  「叫你好好配合聽不懂嗎!?你這個噁心的怪胎!」維安隊長生氣的罵道,接著就舉起步槍,將一根電擊針打在小鼻那過長的畸形鼻子上。
  小鼻感到一陣強力的電流灌進牠的鼻腔,瞬間遍布到全身的每一個角落,恐怖的劇痛也隨之在牠體內炸開,牠感覺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尖叫,失控的抽搐個不停,意識也開始迅速地模糊;牠拚盡最後一絲力氣,將視線投向被維安隊和樂蘭蒂蒂抬上浮空擔架的妻子。
  可牠最後看到的景象,是在擔架上被帶走的,已然氣絕的拉咯麗娜。



感謝您的閱讀,
若您喜歡這則故事,
再麻煩幫我按個讚,追蹤我,並把故事分享出去,
謝謝。
#沈魏  #老屁股  #生活  #職場  #小說 
分類:生活

紗窗裡的光景,是回不去的歲月,隔著朦朧的灰,我看見了童年。

評論
上一篇
  • 王的樣子
  • 下一篇
  • 老屁股-07. 哨站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