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神秀的漸修之道

福田 真悟 祖位
有一天,五祖弘忍大師召喚門人弟子,齊聚一堂,說道:「我們活在這世上,生死事最為要緊,而你們整天只知道求福田,卻不懂還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出離生死苦海,迷失了自性,福報如何救得了呢?」
「諸位各自回寮觀看自己的智慧,擷取自心本性中的大般若,各作一首偈頌呈送給我看看。如果體悟了本來面目的意趣,就傳法予他,授予他袈裟,為禪宗第六代祖師。」
「火速回去,不要停頓遲疑,一落入思量分別心,是沒有用的,那不是真悟,明心見性的人,當下就能見道。能夠悟道的人,就算奔赴戰場,刀劍架在脖子上,也不會失去菩提本性,這才是真功夫!」
大眾聽到五祖的囑咐之後,互相談論著這事:「我們大家不用竭盡心思去作偈頌,呈給和尚端詳,不會有什麼用的,神秀上座是我們的教授師,我們的學問與修行都沒有他高,祖位必然是非他莫屬!如果自作聰明的撰寫偈頌,只是枉費心思,徒勞無功。」
大家聽到這話,便打消了作偈的想法,紛紛都說:「我們以後就依止神秀上座就好了,何須再煩心寫偈頌呢?」
神秀暗自思惟:「大眾不願意呈送偈頌的原因,想來必是我為他們的教授師,對我不好意思,我應該要試著作偈,恭敬呈給和尚,如果不這麼作的話,和尚怎麼會知道我心中對法的體悟與見解是深是淺呢?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以偈頌請師父為我印證,出發點是良善,絕非是為了妄求祖位,這是大惡啊!如若是為了奪取祖師的聖位,那和凡夫的名利心,有何不同呢?可是如果不呈送偈頌,就得不到師父的印可,終究得不到法啊!唉!我太難了!」
五祖大師的堂前,有走廊三間,原本預定請當朝的供奉官盧珍來作畫:《楞伽經》變相圖和五祖血脈圖,流傳後世,瞻仰供養。
神秀寫好偈頌,好幾次都想呈送給師父,走到堂前,躊躇了好半天,流了滿身大汗,依然沒有勇氣進去,就這樣來回走了四天,總共十三次,就是不敢呈送偈頌。神秀心想:「不如寫在迴廊的牆壁上,師父會看得到,如果讚許的話,就站出來禮拜,說是我作的,如果說偈頌不行的話,那就枉費我在山上這數年來,受人禮拜,還修什麼道呢?」
於是在半夜三更之時,不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秉燭照明,書寫偈頌在南邊迴廊的牆壁上,用以呈上心中的見地境界。偈頌是: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神秀寫完之後,三步併作兩步,趕緊走回寮房,沒有人知道這首偈頌究竟是何人所作。神秀心想:「如果明天師父看見偈頌,甚是歡喜的話,那就表示我和祖師心法有緣,假若說是尚未開悟入道,就是我的宿世的業障深重,不夠資格得大法,聖人的意境難以測量啊!」就這樣在寮房裡左思右想,坐臥不安,一直到五更天。
五祖老早就知道神秀,雖然入門已久,卻尚未悟道,不見自性。天一亮,五祖就請盧供奉來寺,在南廊的牆壁上作畫,忽然看見這首偈頌,於是對盧供奉說:「供奉!不好意思,看樣子不用畫了,勞您大駕跑這一趟路了!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既然有此偈頌,就留著讓人持誦,依此偈頌修行,不會墮落三塗惡道,依此偈頌修行,實有大利益啊!」於是叫門人焚香禮敬,好好的持誦這首偈頌,因緣成熟也能見性的,門人競相持誦,咸皆歡喜讚嘆,善哉善哉!
三更時,五祖喚神秀到法堂,問道:「偈頌是你作的嗎?」
神秀回說:「確實是弟子所作,不敢奢望求得祖位,還望和尚慈悲,看看弟子是否有少許智慧?」
「你這首偈頌,還沒有見得本性,只到門外,尚未進到門內,還沒徹見祖師心法。這種見解,想要覓得無上菩提,還差得遠,了不可得。無上菩提在當下這一念中,識自本心,直接了當的認識本然清淨心,不假造作,自性是不生不滅的。一切時中,每一念都是清楚明白,萬法盡是圓融無礙,沒有絲毫停滯不通,能夠見此一覺性靈明的真相,那麼一切皆是真理,萬法自是如如,平等不二。如如不動的心,即是真實不虛的本性,如果能看見如此真相,沒有分別心,沒有生滅相,那才是無上菩提的自性啊!」
「你且先下去,這一兩天細細思量,重新作一首偈頌來,我再看看境界如何,如果已經入到門內,確實已經開悟,我會傳法於你,授予你袈裟信物。」
神秀作禮而退。經過數日,神秀被師父這麼一記悶棍,實在是想不出任何偈頌,心裡頭慌亂無主,精神思想完全靜不下來,就好像夢中人一般,行住坐臥都不得安寧。
74神秀的漸修之道2021/4/11
#福田  #真悟  #祖位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獦獠的佛性
  • 下一篇
  • 五祖的弦外之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