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6

分享

【出版想想】教科書產業的「紅皇后效應」

「紅皇后效應」(Red Queen Effect)出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紅皇后:「It takes all the running you can do, to keep in the same place.」(你必須盡力奔跑才能留在原地),意指當相互競爭的甲方超越乙方,乙方的能力也隨之增強,因此雙方永遠處在相互超越的變動狀態,無人保有相對優勢;在《自由的窄廊》中也用此一效應解釋國家與社會的相互競爭關係。
出版 想法 書寫 產業 分享

It takes all the running you can do, to keep in the same place.

  

※免責聲明:出版新手之產業觀察,歡迎討論,不喜勿戰。
雖然在教科書產業還是菜鳥,但出身自父母都是老師的家庭,有些吐槽與其說針對「出版業」,不如說是長期觀察教育圈的無奈吧。

自從誤打誤撞進入教科書出版社,邊走邊學之下也看出一些端倪,對這個業界的生態與弊病有所了解,內心也開始按捺不住吐槽的衝動;尤其做為商業類科的編輯,最常被老師(aka常常耍機掰、最愛凹免費,但不能得罪的客戶)反應的問題不外如下:
「可以多加點新案例嗎?」
「我覺得你們比起XX家的案例比較少欸~」
「你們案例都沒更新欸,數據跟官網不一樣」
案例案例案例案例案例……是啊,我覺得很多學科都是講一百次定義不如直接show個案例,作為喜新厭舊的年輕人,我舉雙手贊成加新案例,而且老是在講那幾個例子我自己都哈欠連連;況且商業類科本就有求新求快的傾向,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學商的就是要跟緊潮流,對吧?
但是!!!
「快」與「新」就是跟教科書的本質相背啊!教科書一年只行銷兩次,跟高級訂製一樣錯過今年等明年;學生手上的書可不是兩個月前完稿、一個月前送印,而是半年前完成初版、送交國教院審核,來回修個幾遍,行銷期時就要印刷完成。至於行銷期是什麼時候?上學期(9月)的書在3、4月行銷,下學期(2月)則在9、10月行銷,也就是從印刷完成到學生拿到書,中間至少有半年的間隔欸?在教科書中要求「最快」、「最新」、「時事」是否搞錯了什麼?
此外,在這個網路媒體、Podcast和電子書普及,知識印在紙本書上都可能被嫌太慢的時代,教科書簡直是用樹懶的速度在更新,而商業案例每個月都在變動,上個月的黑馬可能這個月股價大跌;學生與其花時間看活在半年前的教科書,怎麼不收聽股癌(投資Podcast)之類的自媒體,甚至看各類商務媒體就好?

從上述狀況出發,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教科書的本質是什麼?或者,「一綱多本」的教科書真的是一個好教材嗎?誠然這是行之有年、許多現實因素拉鋸妥協下的產物,但從商業類科的角度來看,教科書「快/新」不起來出自幾個本質上的癥結。
1. 話語權問題:經典理論歷久彌新?
教科書本就受限於一綱多本,也就是要被國教院審核、認定為「符合課程綱要」的才可頒發證照,因此書本內容的話語權不在作者、不在出版社、甚至不在授課教師,而是「政府」身上。這種操作久而久之就會形成play safe的文化,因為新事物往往沒有什麼行銷教授、國際論文背書,放新的內容、用新的分類方式都容易被打槍,那不如就放些半世紀前的商業理論、1990年代的經典案例;我們不談數位行銷、不談社群操作、不談最新產業變動,因為審書的可能不會同意。
至於那些經典理論「歷久」是真的,「彌新」嘛……就很見仁見智了。至少,我以為學生選擇就讀高職應該是看中知識的實用性與即用性,而不是想來上商業發展史;況且商業理論往往都是後見之明──先出現資本社會,才有人定義資本主義(至今無統一定義);先出現線上交易,才有人歸納網路商業模式;先出了一個產業巨頭,才有人解析「這家公司為什麼成功」。
簡而言之,如果要被99%的人認定是「正確」,那這個知識想必已經過時了,也因此教科書內容永遠都在過時。當世界誕生出新變化,學生永遠學不到,因為「它」沒有大咖背書、不被保守的官僚與教師圈接受,而這些人掌握了「什麼資訊呈現給學生」的話語權;於是「它」10年之後才會出現在教科書上,而這些學生讀完出社會可能又過了3、4年,無怪乎你讀的書永遠不實用。
(當然,這又可以扯到我們的教育體制只接受「唯一標準答案」,而非讓諸多不同見解相互辯論、學生自己選擇相信誰的問題,這容日後再議。)
2. 成本問題: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當我做慈善膩?
雖然商業出版社一直在哭哭說通路商進貨折扣下殺太多、不敷成本云云,但教科書產業更是個伸手牌與免費仔充斥的地方──你真的難以相信老師們多‧愛‧凹‧免‧費。
即使為了規避上述的話語權問題,我們把最新案例、商業時事、最新數據……通通出成補充教材,也就是學生時代常見的,那些課本之外的習作、OO大補帖、XX即時通……等大小不一的本子;也不論即時更新與整理資料花費你多少心血(往往勝過萬年不變的課本),這些東西最後都會幾乎半價、甚至免費送出去。
對,就是免費。
搭配時事出的選擇題?免費給老師。
將各種商業媒體統整、抓脈絡、精美編排做成一本補充包?搭配課本只加50元。
「我們可以用訂閱制的方式,定期提供老師最新案例統整嗎?」「嗯……要他們付錢很難喔,不如免費送然後當作賣書的配套^^」
如果拼命追趕時事、努力更新數據、想辦法提升銷量,最後換來的就是通通免費放送(有些老師提到要錢還會給你一個attitude,內容有誤還會被挑刺)……我想我需要的不是商業才能,而是一顆慈善的心^^
(諷刺的是這些人教的是商科,卻往往有著最不商業的心態──使用者付費,huh?)
3. 定位問題:教科書是教材?還是自學用書?
最後,回歸到本質,教科書究竟是一本教材?還是學生自學用書?若是前者,教科書就應該定位為「資料庫」,並包含盡可能最豐富、最新的案例與資訊,老師再從中挑出適合學生程度的內容、自行編排與教學;若是後者,教科書就應該力求簡潔、重點、說明清楚,但內容豐富度與更新速度可能就差強人意。
然而教科書的現況是「兩者都不是」。說是教材,內容太少、案例不夠豐富;說是自學用書,對程度好的學校太簡單、對較後段的學校又太難──也就是兩邊不討好的尷尬存在。
此外,教科書到底應該塞給學生資訊(現行模式),還是做為一個引導、示範與框架,交給學生學習的模式與蒐集資訊的方法?這或許已經偏向教育現場的大哉問,但確實深深影響教科書的寫作與編排。至少,每次我在蒐集最新資訊時,常常有種荒謬的感受:怎麼會是我在學習與吸收第一手知識?而這些學生/教師卻僅僅在吃我反芻出來的次級品?

講這麼多倒也不是要否定教科書的存在價值,雖然我確實認為它應該要被時代淘汰;但作為職場人,我也明白許多事情「存在必有其道理」,以教科書而言,它是個無數勢力拉鋸、磨合並達成平衡的產物,因此顯得中庸而雞肋(跟我們的公眾教育一樣呢)。
回歸到我的核心質疑:作為教科書,我們到底應該給學生什麼樣的資訊?作為商科學習書,當我們告訴學生要「跟緊時事」,我們提供的內容為什麼卻反其道而行?課本即使年年再版,卻永遠慢時代好幾步,而作為編輯/作者,我也越來越有夸父逐日之感。這不就是「紅皇后效應」嗎?只是這次競走的雙方不是紅皇后與愛麗絲,而是「正確」與「新穎」孰輕孰重,是「收費」與「成本」的交互增長,更是資訊迭代速度與編輯的廉價勞力;你永遠追不上對方、遑論超越它,你只能盡量讓自己維持等速追趕,而整個產業的慣性還會往反方向抵銷你的努力。
舉例而言,當你生出一篇即時案例,明明可以用電子版發行,校對結束後老師可以在一兩個月內拿到電子版(即使只是簡陋的PDF檔),然後告訴那些懶得去看商業書籍的學生現在的世界發生什麼事;偏偏老闆要印成紙本配套(因為老闆的腦子停留在「紙本才能收費」),等學生拿到書籍已經是一年後的事情了。於是,所有的「最新數據」看起來都像笑話,甚至有的論點因公司經營不善而被推翻。
要改變這個狀況,大概要從結構上變革教科書產業乃至教學現場吧……但我也就是領人薪水的打工仔,目前也沒有拼上人生耗下去、跟整個產業對著幹的覺悟。其實,那些青春歡樂高職生大概也不想知道什麼最新趨勢,煩惱這些真是何苦又何必;但作為內容生產者,不斷感到筆下的內容是如何缺乏意義,畢竟是件很消磨熱情的事啊。
#出版  #想法  #書寫  #產業  #分享 
分類:藝文

教科書出版社菜鳥編輯/工作兩年小社畜/都市低端人口/台北遊牧民族。會看書但非文青,聽韓樂卻少追劇;雖愛幻想風花雪月,仍多煩惱柴米油鹽。時而自命清高,經常與世沉浮,一介俗人而已。

評論
上一篇
  • 3月讀書短評
  • 下一篇
  • 【Life Talk】About Minimalism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